于飛穩住身體,周身銀光閃耀,數不盡的玄寒之氣瘋狂湧入體內,轉化為了真罡補充他的消耗。

同時,于飛還施展出吞天魔功,結合自身特點,開始真正吞噬天地,讓虛空中飄散的真罡全都湧向自己。

屠天宇揮手驅散迷霧,怒視著囂張的于飛,吼道:「休要得意,這才剛剛開始,稍後我會親手宰了你。」

于飛譏諷道:「就你這點能耐,也不怕閃了舌頭?」

于飛左手背負,右手隨意抖了抖,整個天空都在顫抖,一朵朵晶瑩如玉的雪蓮花出現在四周,開始遍布蒼穹。

屠天宇哼道:「雕蟲小技,你以為這就能嚇唬我?」

一道道紫電環繞在屠天宇身外,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頃刻間千百道紫電遍布蒼穹,形成一座紫電鎖仙陣,把于飛困在其中。

于飛演化的雪蓮花上凝聚出了一道身影,千萬朵雪蓮花就有千萬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面容相同,身姿萬千,正是于飛的化身。

這些身影相互關聯,構成了錯綜複雜的一張網,蘊含陰陽五行之力,融合精神層面,物理層次兩方面的攻擊,展開了全面攻擊。

大戰爆發,于飛和屠天宇各展所能,打得虛空破碎,蒼穹悲呼,大地都被打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屠天宇的拳頭橫掃蒼穹,擁有開山裂岳之威,堪稱無堅不摧,融合他一身所學,已經達到了一種隨心所欲,返璞歸真的程度。

于飛以玄冰九裂為根基,融合吞天魔功、禁魂奪魄斬、**磁旋千重界、殺戮之光在其中,變化萬千,防不勝防,絲毫不比屠天宇遜色。

于飛越打越強,屠天宇越打越驚,雙方眼下勢均力敵,但整體而言屠天宇略佔優勢。

于飛有著太多奇遇,多方融合雖然抵擋住了屠天宇,但是在修為境界,力量運用等方面還明顯存在差距。

當然,即便這樣,于飛的戰鬥力也已經堪稱恐怖,讓屠天宇都感到不安與驚駭。

雙方的戰鬥持續了十多分鐘,于飛一直想要搶佔上風,但都始終被屠天宇壓制。

這個過程中,于飛學到了很多經驗,領悟了許多技巧,綜合實力在不斷提升,一身所學在不斷磨合,有了實質性的收穫。

屠天宇的情況恰恰相反,他雖然一直壓制著于飛,但憑藉的是他九重天巔峰境界的修為與經驗,技巧與戰術。

屠天宇不是一般的九重天高手,在同境界中他足以以一敵五,堪稱絕世奇才,千年罕見,否則也不會被列為與穆桂英、嚴明宇齊名的曠世高手。

然而于飛更是恐怖,他在同境界中可以以一敵十,敵二十,甚至更多。

目前于飛被壓制,那是因為修為境界的差距。

屠天宇號稱九重天巔峰,那是後天九重的最高層次,達到了一種極致,力量的運用於變化絕對是數一數二。

若飛這個原因,屠天宇要想壓制于飛也不容易。

反之,于飛現在想要戰勝屠天宇也很難,除非他能禁錮一方天地,讓屠天宇失去藉助天地之力的優勢,然後憑藉肉身不朽的優勢,方有獲勝的機會。

眼下,于飛把屠天宇當成了最好的試金石,認真的磨練自己。

這段時間,于飛除了與八重天獸王激戰外,很少與人類高手交鋒。

像屠天宇這種級別的高手,以往從未遇到過,堪稱後天九重的極致強者,自然是可遇而不可求。

滿天冰雪散開,露出了于飛和屠天宇的身影,雙方快若驚鴻,在半空中激烈交鋒。

此前,兩人的交鋒注重威力,打得驚天動地,迷霧遮天,根本看不清楚具體情況。

而今,雙方改變了策略,威力有所收斂,精妙變得更加有看頭。

這方面著重考驗修士的運用與技巧,經驗與戰術。

屠天宇自然不用說,而于飛也擅長這一領域的成就,所以雙方打得異常精彩,棋逢對手。

遠處,姜山老人看著雙方的戰鬥,動容道:「于飛已經成長起來,同境界無敵,跨級挑戰也少有人可以抵擋得住。」

「我覺得于飛哥哥還有所保留,不過這傢伙也確實厲害,是我見過最厲害的高手,估計不比穆桂英姐姐遜色。」

龍蘭香道:「于飛潛力無窮,這是他的優勢,無人可以比擬,但聽說晉陞速度比一般人要慢很多。」

老人道:「潛力越大,需要累積的東西越多,所以晉陞就越慢,這是必然的。」

正說著,天空中突然傳出一聲住手,清脆悅耳卻充滿了威儀。

聲音出自聖女凌傲雪之口,她顯然是被雙方的激戰所驚動,所以才會出現在這。

屠天宇一閃而退,眼神不甘的瞪著于飛,充滿了嫉妒之色。

于飛看著突然現身的凌傲雪,俊朗的臉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你可來得真及時啊,是不是怕我被他打傷了,你會覺得心痛?」

凌傲雪怒視著于飛,罵道:「你住口!」

于飛哈哈大笑道:「怎麼,害羞啊?沒關係,他們誰要是不服,我就把他們的腦袋砍下來當夜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十干攜樟來說。(讀讀吧www.dudu8.net)幾年以束,有關干真理之門的事件凡經經四,好幾次。對於那些古古怪怪的果實也已經有了聳多的認識,引誘人吃下去之後靈魂附體一樣的將人變成怪物,後來拜託珊瑚進行過一些調查,雖然的到的信息不多,總也知道真理之門不是什麼好東西,甚至很有可能,連人都不是。

怪物也好異類也罷,九九年與六條御息那個奇怪女人的戰鬥之後,他就再未有接觸過有關異能界、真理之門這些事情,此後經過兩年的系統鍛煉,到得現在,力量到底到達了一個怎樣的層次,一來對於異能界還不熟悉,二來未曾經歷過戰鬥的檢驗也是很難說,但無論如何,這時的藍樟心中也明白,目前的自己。只要謹慎一點,大概是無需害怕太多的東西了。

如果要說天下無敵了,當然也不可能,異能這東西的確讓人有些尷尬,目前來說他仍然是害怕子彈的。而沒有經過大量戰鬥的鍛煉。就算一個普通殺手,如果拿著槍偷襲恐怕都能將自己擺平,但另一方面。如果是在異能者當中,自己的力量應該算是很強的,像是珊瑚說過的操控精神、甚至有可能存在的可以操控時間空間的變態異能者還未曾見過,但在一般的情況下,自保應該是沒有問題。與真理之門也打過這麼久的交道了,陡然感覺到這股氣息,他便皺了皺眉,朝著那氣息散的方向走過去了。

那是坐落於江邊的幾棟樓房,行人不多。有的門面也開門亮著燈,但總體來說,由於修建的地點不好。道路的變更使得這一片處於了偏僻的角落上,附近還是顯得有些蕭條,越往裡走,行人便少了,裡面的兩棟樓大概還沒能賣出去多少,路燈也顯得孤零零的,一個小廣場上堆放著建築裝修用的河沙、水泥,樓上寥寥的幾個窗口亮著燈,下面也不見人,走進兩棟樓房間的黑色巷子,他便看見了正在蠕動的黑色身影,空氣中隱約飄來了血腥氣。

藍樟皺著眉頭站在了巷口,那邊的黑色身影彷彿也感覺到了這邊的人。陡然停止了動作。黑暗中看不清東西,藍樟垂在身側的手指勾了勾。一根木棒刷的從幾米的後方飛了過來,直拋向巷子的深處。

「呼」的一聲,火光在那棒子上亮了起來。

幾乎是在火光綻放的瞬間,遠處那身募陡然起步了,「吼」的一聲低吼,帶著火光的木棒在空中旋轉著,那身影衝來,驚人的高。

在藍樟的目光與腦海中,一切都變得極為緩慢,一看清那東西,他就有些迷惑地皺起了眉頭,那黑色的身影接近三米,極其壯碩,全身毛聳聳的,頸上長的是,,一顆猙獰的狼頭。

狼盧升

腦中轉過了這樣的念頭,那如同巨狼一般的身影也在充滿力量感的奔跑中越過了幾十米的距離,碰的一下打飛了帶火的木棒,光焰與火星飛濺中,它接近了藍揮,巨大的身影轟然飛撲在空中。

若從側面看來,當撲起在空中,這巨狼足有藍樟的兩倍之高,壯碩的軀體充滿破壞與力量的感覺,而在其下方的少年就那樣站著,仰頭看著這飛撲過來的巨獸,遮擋了巷子那邊火把的光芒。

巨爪轟然擊下。

巷子里的風呼嘯四射,那火把在牆壁上反彈了幾下,掉落在地,照出了盡頭處一具被撕碎的屍體,下一刻,在那巷口,巨狼出了「吼」的一拜

它的身體轟的一聲,被打飛出了十幾米遠,在長長的巷子里翻滾了好幾下,方才四肢著地做出了戒備的姿態,緩緩後退。

前方,少年皺著眉頭朝這邊緩緩走了過來。

對於藍粹來說,純粹依靠蠻力的敵人已經沒有威脅了,那巨狼撲過來看似兇猛,如果是一輛小車恐怕都會被那雙巨大的爪子撕裂,但在他來說,只用單手便掐住了對方的脖子。至於那兩隻爪子,根本連周身的能量罩都拍不進去。

「你是,,什麼東西?。他皺著眉頭問了一句,那巨狼卻彷彿在瞬間理解了雙方力量的懸殊,陡然轉身,跳上了牆壁。

這巨狼雖然身軀龐大,但四肢壯碩。 帝後世無雙 雙爪鋒利,撲上那大樓外牆,便如同攀岩一般朝著上方飛奔而去,無數瓷磚與水泥、石屑簌簌而下。轉眼間就上了三四層樓的高度。藍樟雙腿一蹬,飛了起來,像是炮彈一般直接朝那巨狼撞了過去。

碰的一下,巨狼的身體在空中翻滾出好幾米的距離,撞上巷子另一邊的大樓牆壁,那狼人也是反應迅,雙腿轟的一蹬,在兩邊嘭嘭嘭的連續借力,在藍粹注視的目光中,直接衝上了這房屋的樓頂,隨後,朝著靠江邊的那一側狂奔而去,到了那一邊,直接從二十多米高的大樓上一躍而下。

藍樟就這樣跟著,看著它跳進了那滾滾江水之中,當他也飛下去時。那狼人已經在江岸的一處巨大的城市水道排污口失去了蹤跡。略想了想,藍樟飛上天空,看著下方的的形,思考起這件事情來。閱讀最新童節就洗澗書曬細凹姍)小說齊傘察貨得有此突不。眾狼人到底是什麼東西也謊不清楚仁始他就反應了過來,並沒有打算真的去破壞什麼東西,否則那狼人恐怕在第一下的接觸就死了,哪裡還能跑得了那麼遠。 我的私家星球 歸根結底。那狼人身上有奇怪的果實的味道,但另一方面,那個好像被吃掉了一半的屍體身上也有。

他對於真理之門成員的感應僅限於果實,還沒有被人吃下去的果實。或者像是小東那樣剛剛被果實侵佔了身體的人,如果對方已經真的融合,他也是感應不出來的。眼前的事情有可能是真理之門的自相殘殺。但更可能的,就是那具屍體之前吃下了果實,然後被這頭狼人給獵殺了。那麼這頭狼人到底是好是壞,他也很難說得清楚,這是從一開始就留手的原因。

真理之門的情況非常複雜,按照珊瑚搜集的情況,真正有關這個組織的內情。屬於她也沒辦法破解的信城基地真正核心的資料,但是所謂「真理之門。」那一扇門恐怕是真有其事的,天堂、地獄、另一個世界,到底是什麼,他也不清楚,但信城基地聚集的不僅僅是什麼物理學家化學家,更加聚集了大量的哲學家,常常會討論有關「兩個世界的融合邏輯融合規則改變」之類的命題,有的藍樟能夠想象,大致猜測一下那到底是什麼,有些就真覺得是太複雜了。

在他來說,也實在不想參合到這種事情里去,如果遇上真理之門幹壞事,出手阻止,舉手之勞,若是遇上什麼狼人跟真理之門打起來。又不知道誰好誰壞,若是還要深入調查,鑽下水道什麼的」好奇心他是有,但在這方面,藍粹也基本上是個懶人,事情不關自己,那就高高掛起吧。

他是這樣想著,回憶一下今天過來見張阿姨,除了遇上這起莫名其妙的事件,實際上什麼事都沒做。不由得也有點沮喪。這一邊過去一點便是一處沿江風光帶,入夜不久,那邊燈光怡人,散步的人也有很多。藍樟在那附近降下,決定稍微走著玩一會兒。

結伴的情侶、夫妻,在草地上聊天的人們,隨著音樂聲扭秧歌的中老年婦女,奔跑的孩子,藍樟一邊走。一邊在江邊望向上游,距離狼人消失的那個排污口並沒有多遠,看著這麼多的人,藍樟便不由得在心中想,要是這傢伙突然了狂,衝到這邊的風光帶來,快三米高的體型。兇狠殘暴,說不定連汽車都能撕開,那種情形,哇」一定跟電影大片一樣,,

心中邪惡地和一番,走出不遠,徒然看見了坐在江邊欄杆上的一名

子。

這一片正在放著音樂,一些中年女人在燈光下隨著音樂在練習跳舞。而在那旁邊,一名穿著灰色烈裙裝的年輕女子就坐在欄杆上一邊悠閑地吃著花生一邊看跳舞,身邊的石墩上不僅有放鹵花生的塑料袋,還有一瓶打開了的灌裝啤酒。

藍樟看了好幾眼,才終於認了出來,這個女人就是方小雨的母親張語默,當然,雖然樣貌沒什麼大的差別。但與蒲江在見面時的氣質卻並不相同,好在今天聽了那些老人的說話,他心中也早有準備,一個女人跑到江海來打拚,會有不同於平常的一面。那也是可以想象的了。

心中是這樣想,但一時間想要上去相認。藍樟又有些猶豫,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對方此時表現出來的那股氣質,看起來悠閑地坐在那兒喝啤酒。吃花生,但整個人,也實在有一種拒人千里的孤傲。微微猶豫了一下,那邊倒是先看見了他,先只是將目光掃了過去,片刻,女子微微蹙起眉頭,再望過來時,才露出了一個有些驚喜的微笑。

「寶紳」

未待藍稀回答,她用手輕輕按住了額頭,微微有些抱歉,「啊,你已經到了小雨打電話也是說這幾天,我差點忘記她似乎有些累,或許是因為藍鋒出現得有些意外,那笑容中帶著些許在極不經意下流露出來的慵懶的意味,有些低迷的燈光中,這笑容令得藍樟心中莫名的一顫,這是屬於獨立而成熟女子特有的風情。

她站了起來,隨後的半個晚上以及此後很長一段的時間裡,藍樟都再未見過她露出這樣的表情。

開車帶著藍鋒去附近的飯店吃了一頓晚飯,隨後回去那小區的家裡。說起了小雨網到美國這幾天的事情。甚至還打了個。電話,隨後問起藍樟的學校,目前的住處,等等等等,雖然張語默的身上還有著她在江海、在商場上的那股氣質,但對於藍樟。還是頗為親切的。這個中規中矩的見面之後,藍樟拒絕了張語默開車送他回學校的提議,對方便將他一路送到了公車站。

「我會去學校找你,沒事多過來玩,如果有急事,一定要記得打電話給我。」

「嗯,張阿姨再見。」

幾天後,軍開始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由九月初開始,一所所學校開學的熱鬧到如今也已經漸漸平息下來。雖然在月初下過兩場雨,但此後一直過來的十多天里都是晴天,日曆上早已入秋,不過氣候仍舊如同夏季一般,每日里上午中午氣候炎熱。到得傍晚,熱浪才漸漸降了些。落日金黃,連帶著條條街道上開始落葉的梧桐樹,才終於有了絲秋天的氣息。

東湖區在江海市又常常被稱為大學城。江海市的大學半多聚居於此。每日里到了這個。時候,街道上行走的便大都是年青人的身影,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則是男女朋友結伴。也有開了小車來學校門口接人的,若是中年商人與稱得上「校花」的美女之類的老少配,便多半會被認為是包養情婦之類的事情,各條街道邊的店鋪也大都以服務這些大學生為目的,這段時間裡,大一的新生多半被曬得全身皮膚黝黑,因為軍刮還沒完,他們每天的課程,也就是整日里在太陽下曬著而已。

猛粹同樣也已經被晒黑了不少。

貴女 這個時間點上他正拿著飯盒從學校側門出來,不算高大的個子卻也看不出多少軍后疲累的痕迹,對於他來說,這樣的練並沒有什麼難度可言,一天下來甚至汗都不會出的。這也使得最近幾天老有人問他參不參加什麼體育社團,不過藍樟這人不怎麼合群,雖然悟性不高,但平日里喜歡的卻是科幻啊、神秘學啊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主要是因為跟自己有切身關係而感的興趣,這一點上,大概與當初的郭瑩也差不多。

一方面考慮著異能的事情,另一方面考慮著自己身上錢也已經不多了,大概得找個地方打份工,大學才剛剛開始,他也只是略略感受到了學校里的氣氛。芥末隔兩天就過來找他,考慮到省錢,旅遊景點什麼的倒也沒去,就在周圍逛啊逛的,這些天下來,都還沒有逛完東湖區。

,萬

藍樟常常在校外吃飯,側門這邊進出的學生遠沒有正門那邊的壯觀。各種攤位店鋪也少,但每天中餐晚餐都有個阿姨推了車子賣自己煮的飯菜,過來吃的多半是在這邊擺攤的小販,價格跟學校食堂是一樣的。便宜而且味道也不錯,也有一些高年級的學生知道這邊,偶爾食堂里飯菜不對胃口就出來吃的,藍粹則是因為在這裡打了飯就可以直接回宿舍樓,因此每天都在這裡吃晚飯。午飯則多是在學校食堂。

今天出來得早,只是下午四點左右。推著小車的阿姨還沒過來,藍樟也就先回宿舍。老舊的宿舍樓在陽光之中顯得安靜,只是在門外的街道上停了好兩輛看起來很名貴的小車,門房裡老爺爺正在看報紙,走上二樓,穿過安靜的樓道開門時,可以看見隔壁房東小姐的房門打開著,裡面傳來急促的說話聲,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或許是聽見外面傳來響動,有一個穿著西裝,很帥氣的男人到門口看了藍樟一眼,藍樟連忙開門進去,耳聽得那邊的交談聲隱約又響了起來。

也許又是房東小姐家的親戚。藍樟心中想著。

住進來已經半個。月的時間,據說住在隔壁的那位房東小姐,也已經見過好幾次了,大概與自己的年紀差不多,很安靜的女孩子,有時候放學回來,能夠看見她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坐在路邊的椅子上往筆記本上寫些什麼東西,她每天也是在外面打盒飯;拿著一隻很簡單的鐵飯盒,藍粹跟她遇上過兩次,她說話的嗓音很好聽,不過只是簡單的說幾句,打好飯菜后就拿著走了,藍樟甚至有些懷疑她是不是知道自己住在她隔壁。

事實上,藍揮很難講房東這個稱呼與所見的這個女孩子聯繫起來,她顯得太安靜,又太年輕,而作為「房東」這給人的第一感覺或許就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了。不過,前些天有一批看起來很有家世很有錢的人過來找她,雙方在房間里聊了半個多小時,藍棹心中才大概有了些猜測。

在他想來,這多半是一位很有錢的人家的女孩子,或許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死啦,爭不到很多的遺產。就被分了一套舊房子配到這裡來了。嗯嗯,看她也是爭不到遺產的樣子,可憐蟲,受氣包,或許還有人想得寸進尺,連這棟舊房子都拿走,當然也會有人同情她,所以房子別人暫時還是拿不走的。

心中這樣想著,他坐在窗邊翻著新的大一課本等吃飯,隔壁還是隱隱約約的說話聲,有時高有時低。但具體說什麼還是聽不清楚,時間過了五點,藍樟出了門口準備去另一邊窗戶看馬路上的情況,這才聽那邊房間中房東小姐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要不,,你們弄死我吧。」

那語氣顯得輕柔恬淡,彷彿真是在做一個再正常不過的議題,然而整個房間卻在徒然間安靜了下來,藍樟微微抽了抽嘴唇,停了一下,不知道那邊是什麼情況,依舊站在門口邊的西裝男徒然探出頭來,看見了他:「你看什麼看!」

藍樟聳了聳肩,轉身就走,片刻,那房間里傳來笑聲:「哈哈哈哈。說笑了說笑了,明小姐真是說笑了」

原來她姓明。藍粹心想。

那句話雖然聽起來嚴重,但事情前後都不清楚,當然也夠不上英雄救美的標準,藍粹心中想著吃飯,走向了樓梯間的窗口處。另一邊的房間里,在藍揮心目中理應處於弱勢,憑空賺得許多同情的房東小姐正淡淡地看著對方的大笑,神情自然而和煦,令人分不清楚方才那提議到底是玩笑還是真心話。

無論如何,到她說出那句話后。對方也沒有了多坐下去的理由,一邊大笑著說「下次談下次談」一邊準備離開了,這時候房間里的客人一共有四名,為的是一名留有鬍鬚,看來頗有威嚴的中年男人,而除了藍樟見到的那名脾氣不太好的西裝帥哥。(讀讀吧www.dudu8.net)另外還有一男一女,男的穿皂白色休閑裝,女的就是一身火紅,看來有些非主流的樣子,胸圍也格外火爆。

說了幾句下次吃飯的客套話,為的中年男人轉身要走。其餘的兩男一女臉色明顯有些不爽,但也沒有說什麼。

明素心將他們送到門口,藍樟正一路小跑回來,看了幾人一眼,回自己房間了。

四個人一路下了樓,中年男子還跟門房裡的老爺爺打了聲招呼,待到離開宿舍樓的大門,那西裝帥哥才面色陰沉的吐了一口口水,扭過頭去看二樓的窗戶。

「媽的,弄死她」真以為我們不敢啊。」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笑了出來:「你敢什麼?」

「。,她現在是擺明不給我們面子,當初老黃在這裡的時候都沒有像今天這樣說過話吧,,媽的,仗著界碑撐腰什麼二世祖都敢在江海亂來了她啊,照著我的脾氣,看她身無四兩肉的樣子我當場捏

中年男人搖了搖頭:「界碑出來的。不簡單,真動起手來,就怕被人扮豬吃老虎

一旁穿皂白色休閑裝的男子低聲道:「以前沒有她動手的資料,聽說有上面譚家的關係,才放來了江海,估計不會厲害到什麼程度。」

「不管怎麼樣。別想著弄死她之類的事情,界碑在江海頂多四五個,人。要做什麼我們自己做,現在老黃走了,她一個小丫頭弄不清楚這些事情的,既然她不給面子,我們就當她不存在小河,知不知道?。

「伙。」西裝男聳了聳肩,「那我泡她。然後在床上弄死她,行了吧」其實這種類型挺對我胃口的,哈哈,」

他笑著回頭看看,佳然間,又看見了在樓道間看見的那個少年人,正拿著飯盒站在後方看著他們,頓時氣又不打一處來:「看什麼看!你看什麼看!找打啊

,可

「沒有,但是你們擋住我了」藍樟拿著飯盒,有些無奈地指了指前方不寬的道路。

「媽的!」

「小河!」

眼看根本是個普通人,那小河脾氣一就要衝過來,隨即被中年男子拉住了手,拽著他讓開了一條道,藍粹有些無奈地過去之後,中年男子才瞪著他:「你幹什麼?。

那河安靜下來,換上有些陰鷙的臉色:「嘿,他住在這棟樓里,那個明素心的隔壁,說不定就是界碑的人,我想試試他而已。」

「有什麼好試的,住在這棟樓里的人,要麼是絕對有問題的,要麼是絕對沒問題的,你試了又怎麼樣中年男子搖搖頭,「走了。」

倒霉,遇上狂躁症病人,」由於之前男人的挑釁,藍樟心情有點不爽,不過片刻之後,看見同樣拿著飯盒過來的房東小姐時」里也就平衡了,畢竟平日里要跟這種狂暴症打交道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這個,很文靜的女孩子。或許是因為之前在樓道中看了一眼,彼此也算認識了。今天在打飯的人群中,目光交錯時,對方淡淡地向他點了點頭,藍樟自然也就點頭回應。

雖然之前跟狂躁症患者打過交道。但少女看來心情還不錯,打過了飯。她便捧著飯盒坐在路邊的椅子上吃起來,落日的餘暉中,那抹身影看來安靜而唯美,藍樟捧著飯盒回去的時候還忍不住回頭看了好幾眼,一路到舊樓的門外時,卻見一名男子背著背包站在那兒朝周圍看,手上拿著一張紙條,似乎是在對著地址。藍樟遲疑了片刻,沖那男子多看了好幾眼。隨後,對方也現了他。

「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啊?」這男子脾氣看來也不是很好,但話語雖然不善,表情卻並不是之前那人那般倨傲,一身風塵僕僕的樣子,看來只是開玩笑一般的說話,藍樟抓了抓頭:「你是」

「什麼你是我是」整個東南亞都知道我」

「短笛哥?」

「耶,」藍粹說出那個稱呼之後。對方反而愣了愣,「你真認識我?呃」他想了想,隨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壓低了聲音,一臉的神秘:「以前難道在基地見過面。看你的確很面熟的樣子,但是」呃」顯然記不起來了,他哈哈笑著拍了拍藍樟的肩膀。藍棹也笑了起來,正要自我介紹,忽然有些皺眉。

不知道該自稱藍粹還是自稱謝寶樹好,之前在豫陵生了那麼多古怪的事情。也不知道警察是怎麼調查的,周圍的人肯定都問過,自己突然跑了,又改了名字,他如果問起來,該怎麼解釋呢。思緒一轉,撇了撇嘴:「呃,我認錯人了

那短笛哥愣了愣,隨後又笑起來:「了解,了解,不談論這些事,不談論這些事,那麼,朋友,這個地址沒錯吧?」他說著,將那張紙條遞了過來,藍樟看了看,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