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人生,知己難求!向來緣淺。奈何情深,你轉身的一瞬,我孤獨的一生,」這段歌詞被凌雪飛演繹得讓人心顫,讓張青雲剛剛平靜的心亂成一團。

「可以喝了嗎?」凌雪飛突然道。張青雲愣了一下,點點頭,兩人開始品茶。

宜紅的厚重是張青雲最欣賞的。但今天只感覺到其澀中帶苦,難以下咽。凌雪飛目嚨,流轉,道:「怎麼了?感覺你心情不太好啊?。

張青雲一口將茶飲盡,忍不住問道:「剛才這歌詞是誰寫的?」他話一集口,覺得有些不妥當,忙道:「哦,算了,我只是隨便問問!」

凌雪飛櫻口微微一張。也不做聲,張青雲躺在沙上,感覺頭有點暈。他不得不承認剛才這歌震撼了他的心,原本一肚子的話全被壓抑在了心中不好開口。

一股馨香入鼻,張青雲還沒來得及躲避,便被凌雪飛摟著了胳膊,張青雲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從手臂上傳來的**。

緊接著額頭一涼,凌雪飛纖纖玉手輕輕的按了一下道:「怎麼了?不舒服嗎?」

張青雲搖搖頭,緩緩睜開眼睛。 呆呆總裁萌萌妻 還沒來得及開口,凌尊飛一雙手就環抱了過來,道:「為什麼這麼多天都不過來?我一個人在家裡怪沒意思的。」

張青雲深吸一口氣,終於穩定住心緒,一咬牙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讓凌雪飛仔細考慮自己的未來。自己和她終究只能是朋友云云」

他一開口便沒有停,從兩人最早認識開始,一直說到現在,仔細闡述了自己的觀點,目的當然是讓這丫頭要懸崖勒馬,不要越陷越深。說完這些,他長吁一口氣,感覺心神一松,終於說出來了!!

抬眼再看凌雪飛,卻見她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張青雲忍不住問道:「你看啥?我臉上有花?」

凌雪飛格格一笑,身子突然啟動撲了過來,張青雲在毫無防備這下下意識一伸手,凌雪飛便坐在了他的身上,雙手勾著他的脖子,嘴唇湊得很近。

張青雲感受到了威脅,呼吸粗重的很多,凌雪飛的執迷不悟出乎她的意料,讓他措手不及!

「多!我就知道你的心思是這樣。」凌雪飛嬌聲道。吐氣如蘭,張青雲努力的想將她放下來,可是丫頭倔強得很,硬就保持這種姿勢,道:「青雲,實話實說。你對我真一點感覺都沒有?」

張青雲點點頭,坦然承認這丫頭有魅力。凌雪飛嫣然一笑,顯得很高興,道:「那就行了!我願意跟你在一起,就這樣!」

說到此處,她眉頭一皺道:「你不要把我想得太有前途,我只比你小一點點你知道嗎?我的閱歷不比你少,見得也不比你少。這麼多年見多了,我也看透了,我根本就不想結婚,也不想找什麼歸宿!

我的歸宿是我自己,而我的依仗卻是你!我做決斷比任何人都要小心,我不想成為男人的附屬,我也不想像倪秋月那樣嫁給一個太監

張青雲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背上冷汗直冒,這丫頭瘋了,高謙的事她竟然知道得如此清楚,倪秋月和凌雪飛這兩姐妹究竟關係到了何種程度?,, 法雪飛不葉不快,終千和張青山說了很多知心讓奴一公見識了她從一個。孤兒成長為萬人矚目明星的心路歷程,實話實說凌雪飛很不容易,其成長的心酸和曲折一度讓張青雲很動容。

按照人性本惡的觀點,這個世界上不懷好意的人太多了,尤其像凌雪飛這種禍國殃民的尤物,她每天經歷的騷擾和誘惑絕對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張青雲總覺得其隱瞞了一些什麼,因為張青雲不相信憑她一個柔弱女子真能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混了這麼多年,還守住最後的底線。

但這些都不重要,宴要的是凌雪飛現在的思想狀態,她顯然是纏上自己了,這是最頭疼的問題。

「青雲,其,實我和倪姐並沒有你想象的那般關係好!」凌雪飛抬眼道,身子又靠攏過來,頭綺在張青雲的胸膛上,很是小鳥依人。

「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沒錯,但是倪姐心機太深。這麼多年雖然她在我背後擋了很多風雨,但我回報得也不少,我想擺脫這種狀態,我想獨立」。凌雪飛斬釘截鐵的道。

張清雲眉頭微皺,狐疑的道:「你說啥?你是說倪秋月控制你,讓你幫她做事?」

「那到不是凌雪飛搖搖頭,「只是她喜歡干涉我,錢方面我倒不在意,她現在也不是很在意了,可是我不想生活被人干涉

張青雲若有所悟的點點頭,腦袋中勾勒出一拜景象,兩個一起長大的女孩,一個。飛出雞窩變鳳凰了開始以大姐自居。她幫助凌雪飛成名。同時自己也獲得一些好處,這期間她保護這個妹妹,卻也管制著妹;讓她只能按照自己的意願辦事,個中詳情張青雲不了解,但憑腦袋想估計就是這樣。

一念及此,他也明白為什麼凌雪飛能挺過來,倪秋月的心機手腕,又嫁入了高家那樣的大家族,自然可以保證讓凌雪飛不走尋常路。想來這兩人關係還真有些複雜,誰是誰非兩人各執一詞,外人是難以分清楚的。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便是兩人有矛盾了,而且聽凌雪飛的口氣。兩人的矛盾還不淺,不然凌雪飛也不會說這種過頭的話。

「你和秋月姐是什麼關係?她怎麼提到你就罵人呢?」凌雪飛抬眼道。

張青雲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問攪的心神有點亂,臉上有些不自然,道:「我和他不同路,這些是政治上的東西,你不懂。對了。你問這個幹啥?」

凌雪飛臉色一紅,不說話,張青雲看得心頭一盪連忙避開,誰知這丫頭突然將一雙小手伸進張青雲的內衣摸向他的背部道:「反正我喜歡你!這比什麼都重要。做我們這一行的,有幾個能有好歸宿的?所以我也看得透!秋月姐不想讓我和你走近。我偏要和你走近,還要做你的情人,看她能把我怎麼的?。

張青雲腦袋「轟。一聲,心神瞬間動搖,似乎明白了這兩人的矛盾根源。想想自己和凌雪飛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而自己和倪秋月的關係也不是短了。

肯定自此開始,倪秋月便警告凌雪飛遠離自己,估計這也不是自私。只是覺得自己可能真不適合她。

可是站在張青雲的立場上卻不能如此想,這兩個女人,都和自己有關係,最荒誕的卻是因為自己反目。這種感覺極其複雜,心中不知是苦是澀!

而凌雪飛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越來越肆無忌憚,頭埋在了張青雲的胸膛上不住的摩擦,張青雲只瞅一眼便心火上撩,內心的**被迅點燃。

張青雲不是柳下惠,也沒有那份定力,而凌雪飛顯然也是故意為之。其性感妖嬈的一面展露得很徹底,張青雲終於忍不住頭埋下去兩人迅吻成一團。一個是養精蓄銳很久,一個是初經人事食髓知味,這一番親熱註定了空前的激烈,很久才**收歇。

完事之後,凌雪飛如小貓一般依偎在張青雲的懷中,眉宇中春意依舊。張青雲的內心則無法形容,兩人就這般擁抱溫存,都不說話。

「青雲,我跟你,而且只跟著你!我喜歡這種感覺!」良久,凌雪飛呢喃道。

張青雲嘴角抽*動了一下,想掏只煙出來,可是身子被凌雪飛八爪魚似的纏著根本沒法動作,凌雪飛突然抬頭道:「你是不是很有負罪感?對趙總?。

張青雲身子一僵,在凌雪飛胳肢窩撓了一下,趁她鬆手的機會將她放了下來,凌雪飛一點也不惱反而格格的笑,道:「我說你也不算是正人君子嘛!你對趙總負罪,難不成就不對我負罪?嘿嘿。」她伸手撫摸了一下張青雲的手臂繼續道「你有負罪感,我有

張青雲渾身一激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他第一次覺得這丫頭就是個妖精,心思細密得讓人吃驚。套男人的手段沒人教,卻好似無師自通。都不知道跟誰學的。

「穿上衣服小心感冒了!」張青雲瞪了她一眼道。

凌雪飛做了一個鬼臉,抱著衣服往浴室跑,臨進門來了一個迷死人的回眸道:「要不要一起啊?。

張青雲心猛一跳,妖精,真妖精啊!連忙扭頭過去,浴室里傳來格格得意的笑聲。張青雲聽得煩躁,邪火又上來了,衝進去拉開浴室門。「啊」。一聲尖叫。

「你真來啊?你,你不害羞?你,」

張青雲嘿嘿一笑,凌雪飛終究是個小丫頭片子,動動嘴皮子可以,真要走動了真章心中就開始虛了。

凌雪飛的浴缸很大,但不夠兩個人用。不過兩個人抱在一起就不一樣了,在水中**終究不強烈,兩人也只是靜靜的依偎,並沒有意外的事故。

凌雪飛開始很拘謹,漸漸放開。開始像小孩子一樣跟張青雲澆,水。玩得有些不亦樂乎。張青雲只是不理她,靜靜的欣賞著面前這具近乎完美的**。

「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張青雲心中第一次有了這種感覺,雖然這種感覺不是很強烈,但是任何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后,關係不更進一步是不可能的。

興許是玩累了,凌雪飛終於安分了起來,俯在張青雲的身上像條美人魚,吐氣如蘭的道:「其實我覺得不錯,至少比秋月姐好很多我至少有個男人,她卻沒有!永遠都不會有」。

「咳!咳!」張青雲被嗆了一下。心中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從來就沒見過兩人女人如比較勁的,忙道:「雪飛!不許再這樣說,你既然知道這事,那也是倪秋月跟你交過心。你怎麼能肆意亂說?」

凌雪飛吐吐舌頭也覺得自己有些過了,不過嘴上卻不依不饒,道:「我跟你才這樣說,我高興才這樣說,就像你說的歸宿一樣,我比她更有歸宿!」

張青雲眉頭皺了皺,一時竟然無法反駁,不得不承認凌雪飛是個奇特的存在,世間女子有誰願意去做別人的情人?又有誰願意和別人分享男人?這在張青雲想來是絕對的事情,可是凌雪飛為什麼不如此看呢?

張青雲一眼窺破了其本職,凌雪飛其實也逃不出這種思想,只是她有一個很好的參照物,那便是倪秋月。她是孤獨的。她的身份估計也不會有什麼貼心的女性冊友。唯有倪秋月兩人從小長大,她知道倪秋月的處境,知道倪秋月的尷尬。所以雖然自己的狀況不太好。但只要比倪秋月好她便心滿意足。這是一種小女人的自私,如果是以往張青雲會厭惡,但是現在他卻沒有這種感覺,自己有厭惡的資格嗎?跟凌雪飛比,自己只是個混蛋!

省里掛職幹部的事情終於塵埃落定,組織部劉進然在部務會上力挺張青雲,基本都是按照張青雲的意思將考察材以部門的名義遞交到了常委會討論。

常委會討論的結果竟然也**不離十,最終名單下來張青雲自己都吃一驚,陳琳更是眼珠子都差點滾出來了。這段時間他一直心神不定。沒睡個安穩覺,主要原因就是這次幹部考察報告寫得鋒芒太露,他擔心得罪人。

現在到好,不僅沒得罪人,好像常委會還非常認同這次組織部的工作,不然為什麼常委們討論的結果和組織部的意見如此契合呢?

他還清楚的記得自己乘電梯碰到部長,部長笑眯眯對鼓勵自己。說工作做得不錯,還讓自己跟張部長多學習這類的話。

陳琳不是傻子,當然明白部長對這個張副部長很器重,不然話不會說得這麼露骨。他想不通其中的原委。可看張青雲的眼神更是敬畏他覺得這個。張部長簡直帶有了神秘色彩。自己看上去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手上竟然就成了妙招,這不是神秘是什麼?

不過不管怎樣,陳琳現在是打定主意了,無論如何要跟張部長近一點,辦事更不可拂逆其意思,在工作中盡量是少問多做事,不然人家現在如此走紅,想捏死自己還不是小菜一碟?

求月票,月票!保底月票爆一下!《布衣》到現在上架這是第五個月了,五個月從未有一天斷更記錄。南華自認為是竭盡所能,希望兄弟們能多幫襯點,把這月保底留下,也算是鼓勵吧!,如欲知後事如何,凶比,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差職幹部公示出來后,組織部網站點擊率連創新高,如行圳話職幹部似乎得到了更多的關注。

其實也不難理解,隨著江南各派勢力平衡格局打破,各方勢力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暗地裡卻是在較勁兒,而這個,時候幹部的提拔、升遷,尤其是高級幹部的提拔升遷,當然更是引人矚目。

而這次掛職幹部名單的塵埃落定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再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衡水副市長之爭,最終以郜曉平的勝利而告終。

這個結果另郭周群和鄒曉平雙方都很驚訝,郭周群認為板上釘釘的事情,結果卻如此出人意料。他打電話給占書記問情況,不僅情況沒弄清楚,而且還被狠狠的了一頓。其中提到一句便是「不積極、不作為。」他開始沒明白什麼原因,後來覺得不得勁,動用手頭關係一打聽。原來這六個字是張部長在考察報告中對自己的核心評價。

一聽到這個消息他人都快瘋了,很想扯著那個毛頭小子去論理。可是他也只能這樣想想,而且他也理解了張青雲根本不是毛頭小子,現在這傢伙在組織部勢力大得很。

據說這次掛職幹部名單基本都是按他推薦擬定的,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不然上次吃飯時他絕對不敢如此做派,郭家的優越感是虛的。只有手中的權利是實在了。很多人吃郭周群的那一套。顯然張青雲不吃這一套。

郭家究竟意味著什麼郭周群冷暖自知,在這樣的家族如果沒出息,那還比不上普通人,所以對這個副市長他是非常重視的。

不過他顯然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時張青雲這個人重視不夠。總認為只是個。分管領導,根本無傷大雅。現在看來人家很有話語權,而且這個人連省委書記都不懼,敢於直言。事情至此,又還有什麼辦法呢?

而另外一個意外的人便是部曉平,他在省委上班,而且是在秘書處。消息當然靈通。他聽到自己的事情搞定后的第一反應便是邱省長在常委會上爭取的。

可是很快他便清楚不是那麼一回事。邱省長回來笑眯眯的對部曉平說了一句話:「組織部的張副部長不愧是黃書記提起來的人,性格很像。敢於直言吶」。

部曉平當時就愣了,邱省長的話他當然能聽明白,那是在說這次掛職幹部張青雲發揮了關鍵作用。

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老婆做了那種事,張副部長竟然沒有追究?又想起張青雲跟老婆說的話:「不要以為是官太太就可以為所欲為,少做讓你老公為難的事情!」

他心下豁然,看來「勿因人廢事」這個道理張青雲有這個境界知道老婆的糊塗跟自己沒有關係;體制內的高級幹部,即使要買官,那手段自然也不會那樣幼稚。

一念及此,郜曉平甚為感動,晚上回到家,童小麗早聽到消息了,張羅了一桌子菜在等他。他一進門童小麗便道:「恭喜你,郜大市長,我早說過這樣的大事還得看邱省長,那個什麼張部長得罪了就得罪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部曉平本來很高興,一聽這話臉立夯變得嚴肅,道:「今年過年你要記得,我們要去給張部長拜年。厚禮」。

「啥?」童小麗一驚,「為什麼?你們有不是一系人,而且他職位也不比你高,為啥跟他拜年?」

部曉平皺皺眉頭,感覺自己這個老婆做生意挺能的,可是官場上這套咋一竅不通呢?

「這次常委會通過的提議基本都是張部長擬定的,在幹部考察材料中他對我評價不錯,而對郭周群措辭比較嚴厲!不然你認為邱省長能幫我?。郜曉平道。

童小麗一愣,道:「怎麼會這樣?我」,我都犯了那麼大的錯誤。他還對你評價不錯?」

「知道犯錯誤了?。郜曉平哼了一聲道,童小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郜曉平笑笑繼續道:「人家看得很清楚,你是你,我是我!他明白你的那些錯誤跟我沒有關係。所以沒有追究!!」

童小麗訕訕一笑,心中對張青雲的看法也大為改觀,沒想到張部長年紀輕輕,做事卻是如此客觀、公平。讓人心服口服啊!

「行!我們得好好謝謝他,不過老部。飯菜都冷了,快吃吧!都是你喜歡的菜,我親自下的廚。」童小麗道。

她說完一抬頭,卻見丈夫怔怔入神,忙道:「你想啥呢?」

「哦,哦沒想啥!」部曉平擺擺手道。他剛才和老婆一聊,仔細又琢磨了一下張青雲,覺得不對勁。

常委會上討論的東西都是組織部的集體意見,無論哪個,方面前應該是劉部長起關鍵作用才對啊?

部曉平不知道其中的微妙,現在組織部劉進然在力挺張青雲,像常委會這種機會,他當然會巧妙施壓,目的就是要把張青雲塑造成一個,優秀、公平的組織幹部,一來可助自己。二來也是在打一張平衡牌。

當然,郜曉平畢竟也是官場的老油條。內情雖然不知道。但是他也隱隱感覺到了張青雲這人手上的權柄很盛,而且也能感覺得到其在組織部內面的威望肯定不錯。

想通這一環節,他更加不敢大意,因為自己一旦掛職衡水,從次就是地市政府班子成員,以後的考察、調動、升遷基本都是張青雲的分管範圍,這尊菩薩自己以後萬萬要小心恭敬,將關係拉近才好。

訃麗,以後張部長去漢勇酒店,你給我恭敬點!不要搞打折免費那一套,你可懂?」部曉平吃了一口菜道。

童小麗點點頭示意自己明自。其實她哪裡明白?現在對張青雲她從內心有些膽怯,不願意見他。可是看老公一臉嚴肅,她又不愕不答應,不送東西、不優惠,單單隻是恭敬、客氣。那定然是要多接觸,這便是矛盾啊。

而此時的張青雲並沒有想太多,目前的形勢看他基本滿意。劉進然近來對自己的態度是絕對的改觀,組織部到處都在盛傳,說下次換屆自己就能更進一步擔任常務副部長。

對這些議論張青雲是壓制的,倒不是矜持,而是他知道內情。對劉進然這老狐狸看得透,也知道這老狐狸現在的難處。不過為官掌權的人,說到底還是希望很多事情能貫徹自己的意志,而在這一方面,張青雲目前基本沒問題,諷刺一點的說法,現在張青雲和劉進然也算是度一段蜜月吧!「張部長,部長請你去辦公室!」小夏進來道,這小伙最近很有主貴仆優的架勢,在組織部一幫秘書中那是昂首挺胸,天天去食堂吃飯、走廊抽煙他是最活躍,隱隱在秘書這個***中混得開。

其實他參加工作沒幾年,選調生過來下去鍛煉了一年多才進組織部的。像所有新人一樣,他網進來都是夾著尾巴做人。開頭幾年也算是很不得志,後來被調來給張青雲做秘書,他也沒覺得這走了不起的機會。

可是機會總在不經意間出現。;卜夏能履行好職棄,張青雲沒有換他。這樣一來,隨著張青雲在組織部內的權柄越來越盛,平時應酬多了起來,他這個以前無所事事的秘書現在變成了香饃饃。

秘書對領導的作用就不用說了,平常的日程、文件、會客都是秘書出面安排,想跟張青雲拉關係,小夏這個秘書必須要巴結好才行,這也是這小子滋潤的原因。

不過和陳琳一樣小夏對張青雲非常敬畏,偶爾吃點便宜飯、抽點便宜煙沒問題,但是涉及送禮的事打死他都是不敢收的。他很清楚。自己離開了張青雲狗屁都不是。人家巴結自己根本就不是沖自己來的。

而和張部長接觸了這麼久。張青雲的性格他大致也知道一些,他對送禮的事情一向敏感,領導尚且如此,何況自己只是個秘書?

劉進然的房間,他今天很有長者之風。張青雲一來他便把氣氛控制的很好,一副關心晚輩的樣子。對付這種場面張青雲當然遊刃有餘該捧的捧,該拍得拍,氣氛是越來越融洽。

「青雲,有個事情我要跟你說!」劉進然道,「現在青干工作越來越重要,你也知道以前青干處一直和公務員管理處合署辦公。現在我準備將其獨立出來,讓你來主抓這一塊,你看如何?」

張青雲目光閃動,其實青干工作張青雲一直在管,但是劉進然的意思是管得有些不夠,要獨立出來?

青干工作聽上去好似很普通,但是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部門。

青年幹部的吸納、升遷,棄干處是要發揮很大總用的。

就江南省而言,每年省委機關新晉人員就要上三位數,而且全省各機關每年的選調生、新晉公務員更是一個驚人的數字。而這些一般都是青干處主導的。

選調生考試、面試,公務員考試、面試,所發的相關文件落款基本都是組織部青干處,雖然具體參與可能有人事廳,單位人事處,但是最終權柄在青干處手中,所以青干處是給黨遴選後備人員的重要部門。 汪過和劉進然番詳細溝誦「張青雲終干明白了他的意毆小刁進然的意圖很簡單,就是給張青雲送一份禮。

現在青干處和幹部管理處合署辦公。要獨立出來必然涉及到一批幹部的提拔,劉進然把這個許可權下放。實際上算是放權,進一步鞏固張青雲在組織部的地位。

這對張青雲來說當然是好事。但是他頭腦依舊很清醒,知道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免費的午餐,劉進然接下來要提條件了。果然,劉進然抿了一口茶開始嘆氣,良久方道:

「青雲,這次常委會佔書記對武陵幹部制度改革又有了新的要求,認為單單派個副部長去盯還不行,所以我先跟你打個預防針,你要做好卸擔子的準備!」

張青雲神色一動,雖然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但他還是有些黯然。從內心深處他是希望能參與這次改革的,但占書記這個提議無可挑剔,張青雲也無奈。

他看出了劉進然的黯然不是裝出來的,估計他自己也感覺得到占書記已經給了安排了一條路,這只是個剛剛的開始,後續的手段會連

劉進然好像察覺到了張青雲的情緒。道:「青雲,有些東西是需要歷練的,這次幹部制度改革是省委大事。我親自來抓也無可厚非,現在有個重要的工作,那便是我們部門要增補至少一名副部長,暫定一名。

你跟下面各甲打個招呼,看他們有沒有推薦,蕭部長負責跟省機關打招呼,多琢磨一下吧!」

張青雲點點頭,劉進然現在是在用拖字訣,全省十幾個市,加上省城機關,附和條件的人一大把,讓他們推薦,那候選人該有多少?

他覺得劉進然在出昏招,對權利的敏感太過了,增補副部長這樣的事情一向是組織部自己主導,然後報常委會批准,占書記不可能在這上面做文章。

張青雲雖然不知道這盤棋後面會怎麼下,但是占書記肯定是有了想法。在武陵他故意製造所謂自己搶話的由頭,現在自己又配合他以牙還牙,將姓郭的副市,長提名給一刀砍了。

表面上好似自己將這個占書記的罪定了,實際上張青雲敢砍郭周群卻是理解了書記的意圖。現在一步步自己在組織部權利越來越大占江暉究竟在打什麼算盤呢?

辭別劉進然,張青雲下樓沒有直接回辦公室,而是站在走廊上抽煙。他總覺得組織部增補副部長跟自己有關,而且增補暫一位是什麼意思?

「我是一顆菠菜」手機彩鈴響起,張青雲接聽,話筒里傳來武德之的聲音:「張部長,沒打擾你上班吧!」

張青雲連忙從思考中回過神來,道:「沒,沒!你是一縣父母官,平常忙得不可開交,今日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武德之笑得很暢快,好似遇到了什麼喜事,道:「張部長,我一直想啊,退休以後是不是在雍平養老,老實說這柳水河我還真捨不得。不過你既然如此嚴格要求,非要給我這副老骨頭加擔子,我也暫時只能打消這個念頭了」。

張青雲一愣,感覺完全是莫名其妙,武德之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個」你」張青雲網一開口。心頭倏然一動,明白了原委。提拔!上面的幹部掛職是一部分。下面幹部提拔也是一部分,武德之面臨提拔?

張青雲手的了一下,怎麼這麼快?不是要下半年嗎?

「那個」武書記,話不可以如此說!你我都是組織上的人,一切服從安排,你說是嗎?。張青雲道,雖然他滿腹疑惑,但是還是穩住心神道。

他有一種荒著的感覺,武德之這電話分明是來感謝自己的,可是自己竟然蒙在鼓勵。地市黨政班子的大調整一般都在下半年地方人大會議期間,現在武陵方面顯然是在提前做這個工作了。

按照流程從處級提拔副廳,市級黨委形成決議,上報省委組織部,省委組織部幹部處對候選人進行考察。然後省常委會通過,走人大常委會流程然後任命。

實際上這種情況在省一級往往都是流程,因為下一級黨委會推薦過來的人,這是整個班子的意見,這種推薦分量很重,很少有不通過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