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雲初嘴角微扯,「壽將軍還是叫我宋安好了,這一聲軍師,在下可不敢當。」

她不過是藍鷹的軍師,慕容淵授命之下的藍鷹軍師,不是壽忠的軍師。

壽忠卻是不應蘇雲初這番話,只繼續道,「原本我一直以為,公子只是王爺麾下的謀士,如今看來公子多得將士尊重,是軍師一職,果然,真人不可貌相。」

蘇雲初聽著,對於這番話,只當做是壽忠的感嘆罷了,並不接著下去。

只是,微微抬頭看了一眼蠻空星斗,「壽將軍,今夜,可以讓將士們適當放鬆了,北梁,不會襲營。」

壽忠看向她,面上有些不解。

蘇雲初抬手指了指星空,並不多說什麼,便轉身離開了。

只是離開之前,最後看了一眼慕容淵會領兵而來的方向,微微皺眉,懷清,但願你我想的是一樣的。

只是壽忠看著蘇雲初離開的方向,面上仍舊是不解的,再次抬眼看了看天空,以為蘇雲初說的是什麼佛偈。

只另一旁,顏易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城樓之上,「壽將軍,今夜夜色太好,軍師的意思是說,太過亮堂,北梁不會來襲營了。」

壽忠一噎,說不出話來。而顏易山只朗笑著離開了。

這一夜,北梁的確沒有來襲。

然而,北梁大營之中的甘承,卻是幾乎一夜無眠。

藍鷹的變化,還有那嫻熟的射箭,還有那個身後詭異的少年。一切的一切,有太多疑問。

此時的慕容淵,帶著全部部隊和兵力,正在往玄門關而來,玄門關的戰報,這一路上,都他都能收到,包括北梁大營的糧草被燒毀,包括昨日藍鷹到達玄門關,他全部知道,只是,恰恰是因為知道,所以心中才擔憂,如此下去,甘承必定痛擊玄門關,可是,他們幾十萬的兵馬,還有一段路程需要走。

而在藍鷹到來的第三日,天尚未亮,北梁就已經來破關,此次,來破關的是北梁全部的兵力,而玄門關的兵力,加上藍鷹,人數仍舊是是十萬還都不曾到達。

這場以少對多的戰役,只能硬撐,在絕對的人數,絕對的力量面前,藍鷹施展開,能夠解救的不過是杯水車薪,也許藍鷹能夠以一當十,各個都是勇猛之士,但是,仍然是不夠。

整個藍鷹列隊在城牆之上,對著進犯的北梁士兵射箭,但是,北梁士兵在無數的箭羽之中,一個倒下了,還有另一個站起來,攻勢猛烈而又恐怖。

蘇雲初知道,這是甘承最喜歡的作戰方式,他會讓你覺得可怕,就像一隻隨時隨地都能夠突然向你進攻的猛獸一般。 第一場,近海馬家提供的港口碼頭一處,靈船十搜!馬家選擇魂識境一戰,有想法的家族可以出手了。

馬家就是附屬曲家的一個家族,也是曾經去啟靈大陸跟隨曲海的那兩個兄弟的家族,如今他們家族魂識境正好有一天才人物,而且修鍊到了巔峰層次,有很大機會為家族爭取一項資源。

「李家主,你們家那魚塘是不是應該換換主人了!」其實很多參與這種大比的勢力,平時都有摩擦,這也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方法,這不馬家家主直接就嘲諷李家了。

「哼!既然馬家主願意送個港口給兄弟,我就不客氣了!」李滄波看了一眼自己的後輩,他們家今年也有合適的人選,而且天賦也相當不錯,取勝的機會很大。

「小月,你看那邊的少年是不是咱們碰到的那位,好久沒看到過他們了,竟然來參加海域的勢力大比,真是不自量力!」李鴻雁此時也到了這個會場,站在墨小月身旁,四處打量周圍人的時候,就看到了湯辰他們。

「還真是小弟弟呀!」說起來自從回到宗門成功進入核心弟子行列,墨小月都快把湯辰給忘了。

感受到有人看他,湯辰抬起頭望向遠處,發現竟然是許久未見的墨小月,小姑娘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漂亮。對著人家微笑了一下!

「嘻嘻,小弟弟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呀!開心!」墨小月這邊的小動作被她父親發現,瞪了她一眼。

「認識?」

「嗯,碰到過,小弟弟很可愛!」這種小事,墨家家主也不多問,看了一眼湯辰,一個少年而已不值得他關注。

「啊!我想起來了!」李鴻雁突然大喊一聲,嚇了墨小月一條。

「鴻雁你幹什麼,嚇死我了!」

「他!他!有曲海的靈舟!」時隔半年之久,再次相見,李鴻雁突然記起了那個曾經風度翩翩的公子曾經使用過和湯辰一模一樣的靈舟,他不會記錯的!畢竟曾經曲海也是如此耀眼和引人注意!

「胡說什麼,曲海都死了!閉嘴!」墨小月瞪了她一樣,可愛中蘊含威嚴,上位者的氣息暴露無遺!

「好吧!」嘴上雖然答應,但是李鴻雁心中可是不斷在曲家眾人和湯辰身上徘徊!

整個會場就像是地球上個體育場一樣,觀眾席在四周高處,下面空地設有保護陣法,用來天才人物比試。

馬宋今年15歲,自從他兩個堂哥失蹤之後,他就受到了家族的特殊關照,而且去年順利進入了景陽宗外宗修鍊,乃是中級先天靈體長刀,三大刀魂全部選擇了火屬性靈魂,戰鬥起來非常狂暴,而且刀法精湛,能夠調動天地火屬性與之共鳴,長刀揮舞之際,烈焰滔天,焚河斷海!

「李其,動手吧,聽說宗門內的師兄弟們都認為你比我強,如今真是你證明自己的時候,不要認慫!」馬宋在宗門裡面就看李其不爽,而且他們兩家積怨頗深,彼此仇恨很正常。

「狂妄,讓你知道我李家的厲害!」李其的靈體竟然也是一把長刀,而且同樣修行火屬性,怪不得周圍的人總是拿他們兩人相互比較!看起來更直觀一點!

現在啟靈大陸上的一眾靈王境高手也學會了凝練自身的靈體和力量,不再是追求大小,畢竟那樣破綻太多,碰到高手,可能一劍穿心,躲都沒有機會。不過變大的時候對付低境界的比較有利,可以造成大面積傷害。

同等境界戰鬥,力量越凝聚,攻擊力就越強大,而且靈活多變!操控起來得心應手!

「外公,伯父,你們仔細觀察,多學習學習,回去后還要好好教育咱們啟靈大陸的孩子們!」湯辰現在說話有點老氣橫秋,但是身邊的人卻感覺就是如此,一點沒有不適!

「是!」兩人聚精會神的觀察,赤血虎王修為越高,反而變化的越小了,如同小貓一樣趴在湯辰腳下,也如同人類一樣盯著下面的戰場!

馬宋和李其兩人上來就打出了真火,長刀直接化為烈焰,激烈碰撞,火焰紛飛,盪起陣陣漣漪!兩人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打得難解難分!整體實力相差不大,就看誰先堅持不住了!

「李其,告訴你個消息,衣眉知道今天我要出戰,昨天晚上特意陪我飲酒賞月!」聽到這句話,李其明顯楞了一下,馬宋抓住機會,全力辟出一刀,火焰刀氣瞬間降臨,李其防禦不及時,直接被擊飛了出去,受傷不輕,再無戰鬥之力!

「呵呵,剛才騙你的,不過這次比試我勝了,衣眉答應陪我飲酒賞月!李家的二傻子!呸!」馬宋不懈的看了李其一眼,計謀也是取勝的關鍵!

噗!一大口鮮血噴出,李其直接氣暈了過去!

「馬家之人好不要臉!」

「哼,彼此彼此!」兩位家主的火氣更大了,不過有景陽宗監察誰也不敢生事,只能按照規矩來。

李家戰敗,魚塘歸屬馬家!

三天轉瞬即過,一直沒有碰到合適的選擇,湯辰他們安心觀看比賽,戰鬥非常精彩,各種靈體層出不窮,幾乎重複的很少,特別是來自四大家族的天才人物,確實非同一般,幾乎都是高級先天靈體。

啟靈大陸人口接近一億,初級靈石礦脈數十條,分配掌控權!聚靈境之戰,有意向的勢力或者家族可以出手了!

「切!竟然是聚靈境界之戰,還真是弱小的土著世界,沒有拿得出手的人物嗎?」台上一片噓聲!

項屯按照指示走進了下面戰鬥場地,站在那裡十分顯眼!

「項屯!怎麼可能是他!曾經項氏一族的後代!」看著如今具有聚靈九層修為的項屯,很多人都把目光對準了秦家,似乎在詢問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麟鴻島應戰,具有中級靈石礦脈的小型島嶼一座!

這個麟鴻島距離啟靈大陸算是最近的島嶼了,他們控制著周圍幾十座島嶼,由七個家族共同組成的聯盟勢力,稱為麟鴻盟!

「很好!」湯辰會心一笑,那個島嶼他收了,還是中級靈石礦脈,距離也不算太遠,如今分身也是在組織人手開發沿海沙灘,建立啟靈大陸的港口,打造船隻!湯辰還特意從系統裡面兌換了初級靈船的打造圖紙和相關陣法,花費了接近十萬國運值!

同樣是進入了景陽宗外宗修鍊的人物出戰,年僅十三歲的季華音,靈體是一根玉簫!擅長音律攻擊,往往出其不意,能夠直接影響他人靈識!

兩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季華音一身白衣,乃是翩翩美少年,是很受女孩子喜愛的類型,項屯則是個人形怪獸,看上去就是充滿力量,強壯的四肢,胳膊都比季華音的腰粗!

「項兄弟,聽我吹奏一曲可好!」季華音對著項屯略施一禮,聲若空谷,婉轉空靈,不愧是玩簫的。

「好吧!」項屯看人家都行禮了,也不好意思拒絕,就在那自己做好準備,看看前面這個文質彬彬的傢伙要干哈!

絕頂峰攢雪劍!

懸崖水掛冰簾!

玉簫吹起,簡直就是非同凡響!一柄柄雪劍憑空而生,一道道冰簾懸挂四空,竟然是罕見的冰屬性攻擊,而且玉簫靈體附著一把冰劍!

吹奏出來的曲調讓人不寒而慄,如同身處冰山絕巔!

項屯的身體變得遲緩了起來,開始結冰,凍得他直哆嗦!不過也並無大礙!

「季兄,你生了個好兒子啊!要給咱們給咱們麟鴻盟長臉了!」

「好說,好說!你們幾個家的孩子也都不差!拿下這啟靈大陸,咱們再好好培養幾個好苗子!」麟鴻盟的幾位家主已經開始互相吹捧了,他們認為項屯那樣的傻大個,竟然給了季華音發揮的時間,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了!

「不好聽!煩死了!我要出手了!」項屯聽的耳朵難受,刺耳,他忍不住要出手了,不斷有尖銳的聲音刺激他的識海,讓他非常煩躁。

戰技!戟亂中原!

一桿金光閃閃的,聖氣升騰的大戟被項屯握在手中,大戟長約三米,揮舞之下帶起陣陣金光,而且金光逐漸驅散周圍的音符!掃蕩一切!

此戰技可是天階戰技,景陽宗外宗弟子是沒有修行資格的,麟鴻盟也沒這種級別的戰技,隨著項屯的揮舞,一股揮師北上,逐鹿中原的氣勢油然而生,他就是那戰場上最強大的將軍,軍中之神!百戰百勝!

必勝的信念,破陣的氣勢,一往無前!

一點金光閃耀,隨後戟破中原!

大戟勢大力沉,氣勢恢宏,擅長音律,走靈巧之路的季華音根本不能抵擋,強橫的氣場直接打斷了他的音律,遭到反噬,一口血噴了出來!

「太強了吧!還沒有直接攻擊,那個季華音就敗了!」周圍看台的人也沒想到結果是如此,這個項屯的天賦還真是非同一般啊,還有他使用的戰技似乎級別很高啊!

「承讓!」項屯看到季華音受傷,就停止進攻了,收起了大戟,等待景陽宗長老宣布結果!!

還在互相吹捧的麟鴻盟眾人直接楞在了那裡,好不尷尬!周圍的人似乎在嘲笑他們,真是丟臉丟大了!

大湯王朝勝!獲得中級靈石礦脈島嶼一座! 玄門關內所有將士,全部迎敵,從尚未天亮開始,藍鷹的防護已經進行了將近兩個時辰,而北梁卻是一步步逼近玄門關。

這一次,蘇雲初站在城牆之上,看著下邊的廝殺,她做了一個決定,回頭對著壽忠道,「壽將軍,讓北梁入關。」

壽忠睜大了一雙眼睛看著蘇雲初,覺得不可思議,「宋安!」

他幾乎是怒吼,眼睛泛著血絲的紅色。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蘇雲初面上並無其他表情,「封鎖西門,東門,分派五千將士守住南門,讓北梁入關!」

蘇雲初面上篤定,並不看壽忠,緊緊抿住的嘴唇表達了堅定的決心。

壽忠本能地想要拒絕,「宋安,你說過,玄門關萬萬不能失守!」

蘇雲初回頭看了他一眼,「不這樣做,玄門關便會立刻失守!」

壽遠面上怒氣橫線,不執行命令,蘇雲初看著他,只喊了一聲,「顏將軍。」

顏易山隨即出現,「我立刻領兵去南門。」

說著快步離開。

壽忠看著眼前這一切,只覺得怒從心頭起,這等時候,他已經想不起,曾經壽遠告訴過他的,要聽從宋安的安排,此人不可小覷。

後邊的甘承,只高坐馬上,看著自己的士兵,終於在將近一個月的攻打之後,玄門關將士不敵,而他們北臉,轟開了玄門關的城門,進入了玄門關的關內,他面上是自信的笑容。

只是,看著那個已經消失在了城牆之上的白色身影,稍作停留,看著自己的士兵湧進了玄門關之後,他面上的表情,卻是突然變了一個色。

而在北梁士兵逐漸湧入玄門關的時候,蘇雲初同樣在與北梁士兵廝殺,東門西門全部被鎖死,被毀滅,只有南門,南門是一個生命口,這一處絕對不可以讓北梁的士兵控制住,因為,慕容淵的援兵,要從此處而來。

蘇雲初已經進入了戰場之中廝殺,整個玄門關內已經打亂一團。

就在戰鬥到了白熱化階段,南門幾近失守的時候,隨著一聲聲馬鳴呼嘯的聲音,他們知道,慕容淵到了,比預算的時間,整整提前了一個時辰的時間。

還在城門外的甘承,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可是,看著三分有二的士兵全部進入了玄門關,一切已經來不及,玄門關內的聲音卻是更大了,城門突然之間,被落下,他大驚失色。

的確是慕容淵來了,通過打開的南門,南門之外,慕容淵便看到了那個在與北梁士兵廝殺的人,他無需去確認,那一襲白衣,只有他的阿初才能配得上。

蘇雲初在斬殺了一個北梁士兵,鮮血噴射那那一瞬,回過頭來的時候,便看到了那個穿著玄色衣袍的男子當先領馬,往關內而來。

然而,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她重新斬殺了另一個北梁士兵。

慕容淵帶兵進入了關內,策馬直直通過南門,不看熱切期盼滿臉鮮血的顏易山,也不看正在拼殺的慕容澤,直直往蘇雲初而去,一雙大掌,將蘇雲初直接撈起放在身前,周身的北梁士兵頃刻之間,全部被斬殺。

慕容淵來了,那雙帶著標誌性的藍色的眼睛讓整個玄門關內的北梁士兵在那麼一瞬間是惶恐不安的。

被撈起的蘇雲初沒有多與慕容淵多說什麼,「懷清,東西北三門全部被毀,玄門關內,有三分之二北梁將士。」

慕容淵面色嚴肅,「我知道,阿初,接下來,一切交給我。」

蘇雲初鬆了一口氣,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玄門關內血流成河,慕容淵帶來的士兵,並沒有長途跋涉的疲憊之感,反而是有一種見到敵人的興奮之感。

落下的北門,玄門關內廝殺的聲音,已經讓甘承知道了是怎麼回事了,慕容淵來了,他所有已經進入了玄門關內的北梁將士,唯有一死。

南下的蹄鐵還未踏過玄門關,他就已經損兵折將。

旁邊的小將看著這一幕,艱難開口,「將軍?」

甘承嘴唇緊抿,腦海之中回憶了一下城門上最後的一抹白影,眼睛微眯,只一揚手,「撤兵!」

當玄門關的城門再次打開的時候,一切已經恢復死寂一般的沉靜。

打掃戰場的事情,自是被慕容淵交給了顏易山,此時,壽忠看著慕容淵的到來,與慕容淵共乘一匹的蘇雲初,不顧心中升起的怪異之感,方才明白蘇雲初是先前的引兵入關的戰略是為何故,而他同樣為自己的不配合感到一陣羞愧。

他去迎接慕容淵,「末將見過王爺。」

慕容淵只淡淡點頭。

他看向蘇雲初,「宋公子,先前是我急了,不能領會宋公子的戰略,是我魯莽了。」

蘇雲初只淡淡而笑,「無礙,總歸此時已經塵埃落定。我也沒有與壽將軍說得明白。」

只慕容淵聽著,大概想到了是怎麼回事,看著壽忠的臉色卻是一沉。

壽忠聽著,只雙眼灼灼看著蘇雲初,「公子果然好膽識,今夜,我去公子的賬中與公子暢飲!」

蘇雲初正要拒絕,然而,卻是首先發覺了自己背後某個人身上的溫度驟然下降,慕容淵淡淡看了一眼壽忠,不見任何情緒,「玄門關內諸多事還需壽將軍解決,壽將軍去將顏將軍替換回來吧。」

說完,他已經毫無情緒地策馬離開了。

然而,他涼涼的聲音,讓蘇雲初覺得好笑,然而,還不待她出口打趣,卻是聽得慕容淵在她耳邊咬牙,「阿初,今夜看我如何收拾你!」 當日下午,景陽宗長老抽到了秦家提供的分配資源,位於近海海域,靠近東方大陸位置的一塊涵蓋納靈鐵礦礦脈的島嶼!

納靈鐵礦乃是鑄造初級靈器最基礎的礦石,需要提煉出納靈鐵,然後鑄造成型,刻畫陣法,再輔助其他礦石,才能夠形成靈器,是不可或缺的戰略資源!秦家從項家手裡搶過來的資源,為了顯示他們的強大,所以此次也是頗為豪氣,允許法隨境以下任一級別挑戰,他們秦家都會安排天才人物出戰!

很多人一看是秦家的資源,直接就放棄了,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反正也打不贏,就連其他同為四大家族的墨家等人也選擇了觀看,因為今年秦家的各個境界都有領軍人物!

「項屯,你出手!」現在能拿回點利息也不錯,湯辰安排項屯再次出戰,剛走到他身邊還沒有做下的大個子,再次返回場地,冰冷的目光盯著秦家方向。

「終有一天,我會取回項家的一切,派人一戰吧!生死勿論!」項屯下場之後,直接喚出了金色大戟!直指秦家所在的位置!

「有好戲看了!如今項屯也不知道哪來的底氣,竟然開始主動找秦家麻煩了,他不知道隱藏自己么,真是愚蠢!」認識他的人都在互相私語,認為項屯的行為十分不明智,既然展露了天賦,就應該學會隱忍!

「很好,大湯王朝!項屯!」秦家今天在這邊坐鎮的是大長老,老祖吩咐的很多事情請他都知道,沒想到時隔半年,項屯竟然在大湯王朝一個土著勢力的幫助下,成長了起來,既然他們秦家暫時得不到,也不能讓別人得到。

「練蒼,殺了他!」大長老看向身邊自己的孫兒,乃是秦倚虛失蹤之後,秦家的最強天才,雖然才11歲,而且只有聚靈九層,但是不影響他的天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