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有耐心的等待了。等待的滋味既是難熬的,又是令人興奮的,尤其是想到消息傳遞過來,劉喬這個時候已經和他們分開了,似乎那一男一女想要走了。

遠遠注視著花園飯店門口的陳翰鋒坐在車後座里,俄羅斯軍用高倍率要遠鏡足以讓他在這裡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黑色皇冠車終於出現在眼帘中,就像被打了雞血一般,陳翰鋒猛地坐了起來,望遠鏡鎖定車牌,沒錯就是那輛車。

趙國棟和劉若彤都沒有把劉齊的警告放在心上,在他們看來,像陳翰鋒這樣已經是副廳級幹部的角色。再怎麼離譜出格也不至於喪心病狂的兢視法律而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什麼事情來,也許拖上幾天自己就離開滬江,難道對方還能追到寧陵來幹啥?

不過他們都有些忽略了人在走火入魔的狀態下往往會把自己的能力本事高估,而把別人視為土雞瓦犬,任他蹂躪。

當一前一後兩輛黑色的桑塔納四突然毫無緣由的斜插上來想要堵住剛剛拐上茂名路的皇冠時,劉若彤和趙國棟就意識到出狀況了,兩個人的反應都是異常的靈敏,趙國棟是天生而成,而劉若彤則是對這種事情條件反射而做出的反應。

「大曹,別停,甩開他們!」趙國棟沉聲利喝。

正欲停下車準備大罵對方理論一番的大曹是在駐滬辦開了多年的老司機了,滬江話他也能學個大概。尤其是車上還有大老闆兩口子,出了啥事兒也有大老闆紮起,所以根本就不怕。

但是聽到老闆突然怒吼讓他加油門離開,老曹心中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出事了!

來不及多想,老曹右腳已經下意識的狠狠踩了下去,保養得還算不錯的動機出沉悶的怒吼,方向盤兇狠的向左一打,差之毫厘的避開了猛踩剎車的桑塔納功后尾,險險從對方豐尾側處戈過,徑直將對方剛剛來得及掀開的車門活生生撞掉。

後面那輛桑塔納四顯然也沒有想到對方反應竟然會如此迅捷,簡直堪比電影鏡頭中的剪接片段,對方也是老手,桑塔納油門一轟迅即追上來。

國慶期間車流如梭,茂名路這一段更是車輛密集,要想擺脫對方實在太過危險,後面的桑塔納顯然有些鬥氣的成分在裡邊,頻頻向左閃燈。示意對面來車閃開。

「糟了,趙書記,前面堵上了。」老曹汗流如注,前面一片紅燈閃耀。要想越過去,那可真的就只有飛身撞開柵欄上人行道了,那可真的就成了電影特技鏡頭表演了。

「停吧。」趙國棟已經撥打了。o報警電話,而且這樣光天化日之下,他就不信陳翰鋒就敢雇兇殺人不成?

劉若彤也覺得奇怪,先前以為對方是雇傭殺人,但是現在衝出去這麼遠,前端就是滬江最繁華的鬧市區。巡警和交警崗亭隨處可見,滬江社會治安就混亂到這種境地?不太可能啊! ?色桑塔納干成功的將皇冠逼到了路旁。眾凡絡稀旭周圍人的關注。

畢竟一輛沒有車後門的桑塔納竟然瘋狂的追趕上來,顯然是出了什麼狀況,而這是在滬江鬧市區。巡邏警察的警車也已經「嘎」的一聲剎在了一旁,如臨大敵一般的撲了下來。滬江的巡警們還是專業素質和敬業心還是值得讚譽的。

老曹有些冷汗涔涔的望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老闆,老闆兩口子臉上似乎並沒有什麼懼怕神色,反倒是有些好奇的表情,這讓他也有些拿不準究竟安生了什麼事情。

滬江不比安原,這可是龍蛇混雜的滬上,全中國還有幾個滬江?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下來的幾個襯衣男子顯得有些氣急敗壞,顯然都是從來沒有遇上過這種情形,氣勢洶洶的普了上來。

而巡警們也都被對方兩外幾個同伴隔在了一旁,解釋著,還遞給了對方大概是證件一類的東西,巡警們核實了對方證件之後,很快就用對講機呼叫了總部,大概是在彙報情況。

「國棟,看來今天咱們可是要看一出西洋鏡了。」劉若彤原本已經繃緊的身體又放鬆了下來,瞅了一眼有些無奈苦惱的趙國棟,這個傢伙似乎很不願意遭遇這種事情,但是誰又喜歡碰上這種事情,還不是這個傢伙招來的麻煩?

「下來吧,兩位?難道還要我們請?」一名男子靠近了車窗,自動玻璃緩緩降了下來,劉若彤清麗脫俗的面容在午後的陽光下顯得如此明媚燦爛。「對不起,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嗬,撞壞了我們的車。難道你們這公母倆就打算一拍屁股一走了之?」對方氣不打一處來,本以為對方兩個安原來的鄉巴佬,那還不是手到擒來,沒想到還會撞上這樣一樁倒霉事兒,還好反應得快,收手縮腳,要不沒準兒就得變殘廢了。

「哦,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呢,車禍么?那該交警處理,該誰的責任誰負責就行了,那是司機的事情劉若彤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很顯然對方看錯了對象,錯把蛟龍當草蛇了。真是遺憾,會讓幕後人失望了。

「噢,撞壞車的事情自然有人來處理,另外我們有事兒找你們倆協助調查,請配合我們工作另外一個年齡略略大一些的男子有些不滿的瞅了一眼同伴,隨手拿出自己的證件。晃了一晃,既讓劉若彤和趙國棟看清楚了證件封面的內容。又沒有給兩人過多詳查的機會。

「對不起,我沒有看清楚你的證件。我們也不明白你們要調查什麼。

」這類事情時於劉若彤來說簡直是小兒科,她淡淡的回答道:「我拒絕。」

「你拒絕?」。年齡稍大一點的男子尚未開腔,旁邊那個年輕一點的男子已經怪叫起來,「你能拒絕么?由得了你么?」

「那能把你們的證件拿給我們夫妻仔細看看么?這年頭。啥東西都可能仿冒劉若彤不想多和對方廢話浪費時間。

年長男子制止了年輕男子有些激動的行為,他感覺到了今天這事兒恐怕是遇到燙手止芋了。

雖然翰鋒把情況介紹得很詳細。但是他還是怕出諷漏,所以專門核實了一下,的確沒有問題,對方是來自安原,車也是安原下邊一個地級市的駐滬辦用車,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再尋常不過的自色了。

隨便尋個由頭,把對方帶回去審查一番,花園飯店是日資管理,外國人很多,本來也是魚龍混雜,這種情況下,不說要把對方幹個啥,但是要找出一點沾得上邊的事情來審查一番,扣上出小時,絕對沒有問題。頂多就是最後來一個答覆涉及國家安全案件。例行調查,請勿外傳。

他小心的打量了一下車中兩人。司機已經是戰戰兢掛,但是這對男女卻是不驚不詫,能在這種情況下做到如此不動聲色的表現,不是陳翰鋒撒了謊,那就是自己碰巧遇上了大魚了,但是後者可能性實在微乎其微。該死的陳翰鋒!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撤了。別說臉丟盡,底下人壓不住,陳翰鋒那裡自己也不好交待,最起碼也得說出個,子丑寅卯來才算是回事兒。

「這是我的證件,請你看清楚。」此時年長男子已經冷靜下來,這場危機看來還得隨機應變,看看對方究竟是何方來路。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國家安全部??劉若彤眉毛一挑,陳翰鋒居然能把這幫傢伙請出馬,看來還真有些道行嘛,劉若彤倒是對陳翰鋒高看了幾分,不過滬江國安局這幫傢伙的水準看來很一般的形象似乎在這幫傢伙身上有些視色,劉若彤」心了讀此傢伙身份心中反而踏實了,他們不敢有什麼出格敢」頂多也就是藉助威權想要把自己夫妻倆給弄回去,尋個理由審查一番替陳翰鋒張目罷了。

「這個小姐,現在可以走了吧?」男子望著劉若彤,正主兒坐在靠右邊的位置一直沒有說話,而眼前這個女子似乎也不好惹。

「很遺憾,我們還是不能跟你走。除非你出示法律手續,而我想你恐怕不會隨身攜帶這些東西。」劉若欺淡淡一笑。

「可我現在是臨時想要請你協助調查呢?」男子心中一沉,果然是個難纏的角色,可是警察就在一旁,一臉狐疑的望著這邊,如果想要硬來,既非他所願意。也絕不合適。

「許先生,我看了你的證件。屬實,那我也告訴你我的身份,我是總參二部的,這裡有電話號碼,我建議你通過你們系統內部和我的上司聯繫,核實我的身份,你無權在不具備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向我了解任何情況,有什麼問題你可以和我上司接洽。」劉若彤冷冷的道,隨手遞給對方一個電話號碼。

年長男子怔了一怔,接過電話號碼。馬上吩咐旁邊的年輕人立即核實。目光卻又落在了旁邊趙國棟身上。「這位小姐,你所說的我會馬上」

「他是我丈夫,和我不是一個系統,但是許先生,我感覺你們並非因為公事,你不用否認,我知道你們能找出很多理由來對這件事情進行解釋,我無意干預你們工作,花園飯店也是敏感地帶嘛。但是我提醒你不要踐踏法律,你們是國家執法人員,超越法律我想傷害的只會是你自己。」劉若彤目光清冽,落落大方。直刺對方有些閃爍不定的目先,中。「他是**安原省委委員,寧陵市委書記,同時也是黨的**代表,我希望你考慮清楚你所做的一切可能帶來的後果。」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年長男子心中一陣沒來由的煩躁。攤上了一個總參二部的內伙子不說,而且還遇上這樣一個燙手人物。如果沒有這個總參二部的女人夾雜在其中,都還要好說一點。有這個女人在其中,那麼對方的身份幾乎就沒有什麼懸念,市委書記雖然算不上個啥,但是**代表,這不一般。

如果說自己是正常履行公務。那一切都不存在問題,但是現在,,陳翰鋒害我,但這何嘗不是自己釀的苦酒?

空氣似乎變得凝固起來,周圍的警車巡警也有些狐疑的看著這邊。很顯然這樣不尷不尬的場面竟然就這樣維持下來,老曹已經按照對方的要求將車靠了邊,現在就該死對方了結紛爭的時候了。

很快那個羔齡較小的男子臉色奇異的飛奔過來,在年長男子附耳說了幾句,中年男子臉色複雜的將紙條遞迴給了劉若彤,似乎是在下什麼決心,最終還是艱難的吐出一句:「對不起,劉小姐,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這是一個」

「誤會,我們知道,沒關係。只是不好意思撞壞了你們的車。」趙國棟見劉若彤柳眉倒豎欲待發作。接上話平靜的道:「這件事情本來就與你們無關,只想請你們以後三思而後行,不要濫用國家賦予你們的權力,否則。 https://tw.95zongcai.com/zc/62318/ 也請你轉達給那一位,請他好自為之。」

年長男子臉色有些難看又有些羞赧,默默點頭。揮手示意放行。

車頭有些破碎的皇冠車轟然啟動,鑽入車流中。

「為什麼?」汽車匯入車流,劉若彤才蹙眉問道。

「加…嘻,沒有必要刨根究底了。我們都知道不是?這位許先生其實不錯,很冷靜也很理智,我想他也應該有他的苦衷,何況他們並沒有做什麼,得饒人處且饒人。」趙國棟將頭靠在靠枕上淡淡的道。

「哼,你沒有想過你如果落到他們手中…」

「不至於,這位許先生有分寸。我相信你也注意到了一些細節,他其實也就是想要敷衍而已,我想那一位當時就在一旁看著,現在這個結果他可以大大方方交差了,我注意到這位許先生甚至有些高興。」趙國棟微微一笑,「這是個有趣的人,比哪一位可強了太多。」劉若彤輕輕哼了一聲,不再言語。

老曹鬆了一口氣,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認真開車上,老闆這兩口子可真是有意思。

氣沉丹田,吐氣開聲,大清早求月票嘍!大伙兒看在老瑞如此敬業的份上,難道就不該多給兩張月票么,刺激一下老瑞吧!。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下午趙國棟要和趙長川和趙德山幾兄弟聚一聚,同時晚上也要和在滬江的喬輝吃頓飯,這個假期名義上是度假,但是實際上趙國棟感覺到事情還挺多。

另外霍雲達也會在三號飛抵上海,尋找招商引資機會,而這也需要趙國棟利用原來的老關係為其牽線搭橋。

隨著福田集團落戶寧陵,大規模建設已經展開,這樣龐大的一個汽車生產項目必定會引來無數配套體系建設,而這是東江工業園區的機會。

雖然重要零配件福田會引入自己的合作夥伴負責生產,但是一台汽車涉及零配件方方面,無論哪家企業也不可能包攬全部,分工外包在汽車產業是常態化現象,所以在市計發委和招商局的協調下,霍雲達也主動和福田方面進行了聯繫溝通,希望和福田方面合作,引入汽車零配件產業進入東江正在興建的工業園區,作為工業園區的主導產業,為福田服務。

福田對此也十分感興趣,地方政府能夠主動提出為他們解決零配件配套生產的事情足以說明地方政府對他們這個項目的重視,而且還請他們提出一些行業技術性的規範要求,以便東江工業園區能在招商引資上更具有針對性,這讓福田方面也再度領會到了寧陵在招商引資和親商護商方面的服務體系完備性,對寧陵的投資環境也更是看好,甚至他們還向他們的一個合作夥伴——福耀玻璃推薦了到東江工業園區投資建廠建議,這個項目也已經正式簽約,這也也是正在建設中的東江工業園區獲得的第一個投資項目。

整個汽車生產所要涉及的配套產業實在太過龐雜,福田方面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夠在幫助他們建立較為完備的零配件生產體系上發揮其作用,而地方政府也很樂於為此效勞,這樣有助於地方政府可以更主動更合理的對整個地方產業的布局。

就像在西江區臨港工業區和東江工業園區之間的選擇一樣,兩邊固然會各自競爭,但是市裡邊也可以發揮協調功能,重要核心零配件生產企業主要以西江臨港工業園區為主,而邊緣零配件和技術含量不是很高的零配件則可以安放在東江工業園區內,當然這不是絕對的,主要還是要以企業意願為主,這樣也可以形成競爭和配合相結合的良性體制。

江浙一帶是汽車配件產業最為發達的地區,而且民間資本也向這個產業投入很大,最耀眼的莫過於萬向集團,以一家修配廠起家,鑄就民營企業的輝煌代表,昔日北禹南魯,一時風頭無二,現在萬向集團已經成為民營製造業中的扛旗企業,也是趙國棟最為欣賞看好的企業,他也一直希望能夠也將萬向集團引入寧陵。

這一次他來滬江除了要利用他原來在江口建立的一些與江浙這邊汽配廠商的關係外,也希望通過劉喬的人脈和關係能夠在江浙一帶聯絡一下,能夠為寧陵的汽車零配件產業引入多股清泉活水注入,推動寧陵作為一個綜合性工業基地的建設。

「我去方便么?」劉若彤似笑非笑的問道。

「你覺得不方便么?有你這位總參二部的大人物,我心裡可才踏實呢。」趙國棟瞅了一眼對方,也是一臉壞笑,「要不你那位前任姐夫如果呆會兒又請出fbi或者國際刑警組織來抓我,我該怎麼辦?」

劉若彤噗嗤一聲笑出聲來,趙國棟這個傢伙太壞了,在車上一直不吭聲不出氣兒,想看猴戲一樣看著自己表演,最後關頭卻又來充好人,可以說壞事黑臉都是自己作自己演,好人人情他來接著,聽得趙國棟這樣打趣陳翰鋒,她實在是忍俊不禁。

***************************************************************************

陳翰鋒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不可一世的國安也會吃癟?而且電話里對自己的態度也是大變,認為自己是故意設套害他們,這是哪兒的事啊?!

總參二部?怎麼又會鑽出這樣一個狠角色來? 惑亂風塵 男的還是黨的**代表,市委書記,這可能么?那個傢伙看上去怎麼看也只有三十歲左右,難道中國的幹部年輕化在中西部地區就開展得這麼好?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他還想和對方解釋一下,再聽聽具體情況是怎麼一回事兒,但是對方顯然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丟臉,根本不願意多談,只是說對方來頭很大,總參二部的,當然不一般,國內一般的執法部門根本就無法動他們,只是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他被這一遭弄得有些發懵,本想好好洗刷一下上午的屈辱,卻未曾想到精心策劃之下卻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尾,甚至連真實原因都不知道,這口惡氣,他咽不下去,但是咽不下去並不代表他就沒腦子,要不計一切後果的亂來,這不是他陳翰鋒的作風,人與人,命不同,至少他陳翰鋒現在過得挺滋潤,為什麼要冒那些不必要的風險來做些給自己添亂的事兒?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急,慢慢來,陳翰鋒竭力的安慰著自己,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現在需要搞清楚的是那一堆公母倆究竟是什麼來頭,一個市委書記,一個是總參二部的,聽起來簡直就像是一部電影情節的設計,他有時間來慢慢查清楚這一切底細。

***************************************************************************

「嫂子,夠勁兒,我趙德山除了我哥,從來不服人,但是今兒個我的把我佩服的人名單里添上一個你。」趙德山原本已經被趙國棟遇襲的事兒激怒得如一頭擇人而噬的豹子,來回在房間里走動,直到聽到劉若彤以這樣以一種方式解決了問題,才算是稍稍安靜下來:「我哥就是這樣,有時候當爛好人,國安又怎麼?國安就可以無法無天,那這個國家還要法律幹什麼?現在是法治社會,……」

趙德山還沒有發揮完,就被趙國棟沒好氣的打斷:「滾!要你這個比法盲好不了多少的人在我面前普及法律知識么?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認得幾個國安就了不得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趙德山氣焰頓時為之一窒,聲音也低了幾度,「哥,你不會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算了吧?不管那個陳翰鋒是幹啥的,我若是弄不翻他,我就跟他姓!」

「閉上你的嘴!我的事兒啥時候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趙國棟瞪了對方一眼,沒有理睬趙德山,而是很平靜的道:「我警告你,這些事兒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牽扯到背後很多方方面面的東西,我倒是希望對方能夠理智一些,當然如果對方不肯善罷甘休,我也會讓他明白,有些高壓線是碰不得的。」

劉若彤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暗示的意思,心中也是有些喟然,雖然趙國棟表面上很低調,但是骨子裡卻是倨傲無比,隱含的意思也很明白,他是不想讓劉喬難堪,也就是說不想把這事兒給弄得不可收拾,當然如果劉喬甚至是劉家處理不了這件事情,那麼也許就該他來用他自己的方式或者說力量來解決這件事情了。

趙長川倒是不太在意這樁事兒,在目前國內的政治生態下,任何人企圖用這種方式來對付一個廳級官員無疑是愚蠢之極的,這一次只是對方不清楚趙國棟的真實身份而已,真正了解到趙國棟的真實身份,只怕對方就不會愚蠢得出此下策了,即便是真有殺父奪妻之恨,也只能採取其他方式來解決。

「哥,這事兒不值一提,那個陳翰鋒既然是你們體制內的人,這一遭之後如果聰明的話肯定會收斂,當然愚蠢的話也許還會生事兒,可以看一看,如果真的沒有人能治得了他,我相信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了,我們犯不著和這種垃圾鬥氣。」

趙長川語氣很陰柔隱晦,但是卻讓劉若彤心中一凜,趙德山是粗中有細,而趙國棟這個三弟卻是謀定後動,而且是一擊必中的性格,他這樣說也是心中早就有對付對方的辦法了。

「夠了,這件事情就此打住,暫時還不需要你們插手,尤其是德山,你給我老實一點。」趙國棟也知道這種事情不宜擴大化,最好的辦法還是讓對方自己夾著尾巴滾蛋。

兩兄弟都是交換了一下眼色,知道自己兄長還有些其他顧忌,所以也不多言,但是都打定主意要好好摸摸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的底。 ;午趙國棟要和趙長」和趙德山幾克弟聚聚,同時晚凹牲腫在滬江的喬輝吃頓飯,這個假期名義上是度假,但是實際上趙國棟感覺到事情還挺多。

另外弈雲達也會在三號飛抵上海,尋找招商引資機會,而這也需要趙國棟利用原來的老關係為其牽線搭橋?

隨著福田集團落戶寧陵,大規模建設已經展開,這樣龐大的一個汽車生產項目必定會引來無數配套體系建設,而這是東江工業園區的機會。

雖然重要零配件福田會引入自己的合作夥伴負責生產,但是一台汽車涉及零配件方方面,無論哪家企業也不可能包攬全部,分工外包在汽車產業是常態化現象,所以在市計委和招商局的協調下,霍雲達也主動和福田方面進行了聯繫溝通,希望和福田方面合作,引入汽車零配件產業進入東江正在興建的工業園區,作為工業園區的主導產業,為福田服務。

福田對此也十分感興趣,地方政府能夠主動提出為他們解決零配件配套生產的事情足以說明地方政府對他們這個項目的重視,而且還請他們提出一些行業技術性的規範要求,以便東江工業園區能在招商引資上更具有針對性,這讓福田方面也再度領會到了寧陵在招商引資和親商護商方面的服務體系完備性,對寧陵的投資環境也更是看好,甚至他們還向他們的一個合作夥伴一福耀玻璃推薦了到東江工業園區投資建廠建議。這個,項目也已經正式簽約。這也也是正在建設中的東江工業園區獲得的第一個投資項目。

整個,汽車生產所要涉及的配套產業實在太過龐雜,福田方面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夠在幫助他們建立較為完備的零配件生產體系上揮其作用,而地方政府也很樂於為此效勞,這樣有助於地方政府可以更主動更合理的對整個地方產業的布局。

就像在西江區臨港工業區和東江工業園區之間的選擇一樣,兩邊固然會各自競爭,但是市裡邊也可以揮協調功能,重要核心零配件生產企業主要以西江臨港工業園區為主,而邊緣零配件和技術含量不是很高的零配件則可以安放在東江工業園區內,當然這不是絕對的,主要還是要以企業意願為主,這樣也可以形成競爭和配合相結合的良性體制。

江淅一帶是汽車配件產業最為達的地區,而且民間資本也向這個,產業投入很大,最耀眼的莫過於萬向集團,以一家修配廠起家,鑄就民營企業的輝煌代表,昔日北禹南魯,一時風頭無二,現在萬向集團已經成為民營製造業中的扛旗企業,也是趙國棟最為欣賞看好的企業,他也一直希望能夠也將萬向集團引入寧陵。

這一次他來滬江除了要利用他原來在江口建立的一些與江淅這邊汽配廠商的關係外,也希望通過劉喬的人脈和關係能夠在江淅一帶聯絡一下,能夠為寧陵的汽車零配件產業引入多股清泉活水注入,推動寧陵作為一個綜合性工業基地的建設。

「我去方便么?」劉若彤似笑非笑的問道。

「你覺得不方便么?有你這位總參二部的大人物,我心裡可才踏實呢。」趙國棟瞅了一眼對方,也是一臉壞笑。「要不你那位前任姐夫如果呆會兒又請出陽四或者國際刑警組織來抓我,我該怎麼辦?」

劉若彤噗嗤一聲笑出聲來,趙國棟這個傢伙太壞了,在車上一直不吭聲不出氣兒。想看猴戲一樣看著自己表演,最後關頭卻又來充好人,可以說壞事黑臉都是自己作自己演,好人人情他來接著,聽得趙國棟這樣打趣陳翰鋒,她實在是忍俊不禁。

陳翰鋒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不可一世的國安也會吃癟?而且電話里對自己的態度也是大變,認為自己是故意設套害他們,這是哪兒的事啊?!

總參二部?怎麼又會鑽出這樣一個狠角色來?男的還是黨的**代表,市委書記,這可能么?那個傢伙看上去怎麼看也只有三十歲左右,難道中國的幹部年輕化在中西部地區就開展得這麼好?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他還想和對方解釋一下,再聽聽具體情況是怎麼一皿事兒,但是對方顯然件事情有此丟臉,根本不願意多談,只是說對方來山鑲咒,總參二部的,當然不一般,國內一般的執法部門根本就無法動他們,只是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他被這一遭弄得有些懵,本想好好洗刷一下上午的屈辱,卻未曾想到精心策戈小之下卻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尾,甚至連真實原因都不知道,這口惡氣,他咽不下去,但是咽不下去並不代表他就沒腦子,要不計一切後果的亂來,這不是他陳翰鋒的作風,人與人,命不同,至少他陳翰鋒現在過得挺滋潤,為什麼要冒那些不必要的風險來做些給自己添亂的事兒?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急,慢慢來,陳翰鋒竭力的安慰著自己,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現在需要搞清楚的是那一堆公母倆究竟是什麼來頭,一個市委書記,一個是總參二部的,聽起來簡直就像是一部電影情節的設計,他有時間來慢慢查清楚這一切底細。

「嫂子,夠勁兒,我趙德山除了我哥。從來不服人,但是今兒個我的把我佩服的人名單里添上一個你。」趙德山原本已經被趙國棟遇襲的事兒激怒得如一頭擇人而噬的豹子,來回在房間里走動,直到聽到劉若彤以這樣以一種方式解決了問題,才算是稍稍安靜下來:「我哥就是這樣,有時候當爛好人,國安又怎麼?國安就可以無法無天,那這個,國家還要法律幹什麼?現在是法治社會,」

趙德山還沒有揮完,就被趙國棟沒好氣的打斷:「滾!要你這個比法盲好不了多少的人在我面前普及法律知識么?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認得幾個國安就了不得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趙德山氣焰頓時為之一窒,聲音也低了幾度,「哥,你不會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算了吧?不管那個陳翰鋒是幹啥的,我若是弄不翻他,我就跟他姓!」

「閉上你的嘴!我的事兒啥時候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趙國棟瞪了對方一眼,沒有理睬趙德山,而是很平靜的道:「我警告你,這些事兒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牽扯到背後很多方方面面的東西,我倒是希望對方能夠理智一些,當然如果對方不肯善罷甘休,我也會讓他明白,有些高壓線是碰不得的

劉若彤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暗示的意思,心中也是有些渭然,雖然趙國棟表面上很低調,但是骨子裡卻是倨傲無比,隱含的意思也很明白,他是不想讓劉喬難堪,也就是說不想把這事兒給弄得不可收拾,當然如果劉喬甚至是劉家處理不了這件事情,那麼也許就該他來用他自己的方式或者說力量來解決這件事情了。

趙長川倒是不太在意這樁事兒,在目前國內的政治生態下,任何人企圖用這種方式來對付一個廳級官員無疑是愚蠢之極的,這一次只是對方不清楚趙國棟的真實身份而已,真正了解到趙國棟的真實身份。只怕對方就不會愚蠢得出此下策了,即便是真有殺父奪妻之恨,也只能採取其他方式來解決。

「哥,這事兒不值一提,那個陳翰鋒既然是你們體制內的人。這一遭之後如果聰明的話肯定會收斂。當然愚蠢的話也許還會生事兒可以看一看,如果真的沒有人能治得了他,我相信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了,我們犯不著和這種垃圾鬥氣

趙長川語氣很陰柔隱晦,但是卻讓劉若彤心中一凜,趙德山是粗中有細,而趙國棟這個三弟卻是謀定後動,而且是一擊必中的性格,他這樣說也是心中早就有對付對方的辦法了。

「夠了,這件事情就此打住,暫時還不需要你們插手,尤其是德山,你給我老實一點趙國棟也知道這種事情不宜擴大化,最好的辦法還是讓對方自己夾著尾巴滾蛋。

兩兄弟都是交換了一下眼色,知道自己兄長還有些其他顧忌。所以也不多言,但是都打定主意要好好摸摸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的底。

清晨更新,唯有求票! 滬躍軍心中微微一凜。秦省長話里似乎有話,一時間他瓚一小汗接腔。

秦浩然也覺察到鍾躍軍的尷尬,微微一笑:「你和國棟關係如此默契,東流書記和我都有目共睹,也很高興,寧陵經濟能有此展勢頭,這也是寧陵市委市府班子團結一心的表現,躍軍,你和趙國棟的表現很讓省委省府滿意,希望你和國棟兩人能繼續保持這樣的狀況,給省里其他兄弟地市起到一個模範帶頭作用。」

鍾躍軍這才鬆了一口氣,放下心來,斟酌著言辭:「秦省長,您是我的老領導了,我在這裡也不疇您,趙國棟這個人並非完人,也有一些缺點,比如在做事用人之時有些獨,而且性格有時也有些太過霸道,一些生活小節方面也不太注重,當然這和他的年齡和經歷可能有些關係,尤其是年齡原因,在某些方面和黃凌有些相似。」

秦浩然點點頭,用目光鼓勵鍾躍軍繼續說下去。

「但是我個人看法趙國棟和黃凌在本質上是完全不同的,趙國棟雖然有些獨,但是不是普遍現象,只是某個具體問題或者事情上他認為是合適或者正確的,就有些獨,聽不進其他人意見,但是總體來說我所提出來的不同意見基本上沒有遭到過他的否定,對於我的意見他還是相當尊重,但是對於班子里其他人他這方面就處理的不那麼好,當然這與班子里其他成員都不敢大膽和他正面爭論有些原因,我也準備在下一次民主生活會上準備提一提這個問題。」「嗯,很好,躍軍,市委書記雖然是一把手,但是你作為市委副書記、市長,你還有一個責任,就是監督和制衡,防止出現一言堂現象!」秦浩然字斟句酌的道:「民主集中制原則在很多地方都淪為形式,黨委一把手一個人說了算的現象在相當程度上都存在,這也是我們黨一直在科正的一種不良傾向,如何做到既尊重市委書記權威,同時又要揮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優勢,這將是一個長期的工作,我希望你能夠在寧陵做得更好,這對於國棟來說也是相當有益的,這可以防止這位年輕幹部養成不良習氣,有利於他的成長。」

鍾躍軍努力的體會著秦浩然話語中的含義,他感覺到秦浩然似乎對趙國棟有些看法,這讓他有些看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如此?是單純因為自己是市長而趙國棟是市委書記,他更看好自己,而應書記看好趙國棟。還是原來再人就有隔閡?

這讓他有些作難,說實話。他現在和趙國棟關係處得很不錯工作中難免有矛盾和不同意見,但是鍾躍軍覺得現在都還是屬於可控範圍之內。還不至於上升到讓省里領導來干預的地步,先前幾句話秦省長似乎對自己和趙國棟的配合還比較滿意,怎麼後面幾句話就有點針對性了。

「秦省長,我覺得趙國棟和我兩人在配合上還是相當默契的。現在咱們倆已經基本上互相摸著了各自的脾氣,在各項工作中我們倆大的意見基本上都能取得一致,這在我工作這麼多年裡,搭檔這麼多,算是比較難得的了。」鍾躍軍有些艱難的道:「寧陵能夠在前幾個月里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增長度,我覺得他功不可沒。」

秦浩然臉色微微一僵,但是馬上就恢復了正常,「那就好,黨政班子齊心協力能更有力的推進一地經濟展,希望你們倆在這方面能做

鍾躍軍注意到了秦浩然神色變化,他嘴裡有些苦澀,有些時候,不經意間說實話也會傷害到一些微妙的感情,秦省長對自己很器重,但是自己似乎有些脫離了他的軌道。

兩人又談了一陣,秦浩然一直興緻不高,鍾躍軍也意識到今天再繼續說下去。效果也不會很好了,所以也就主動告辭。

望著鍾躍軍離開的背景,秦浩然也有些神色複雜,這個鐘躍軍似乎有些被趙國棟給徹底招撫了一般,怎麼就一個勁兒的說起趙再棟的好話來了?

想到這兒秦浩然也有些啞然失笑,自己的心胸怎麼也會變得如此狹隘了?覺得應東流提拔的人千得熱火朝夭,而自己提拔的褚良不爭氣,心裡就不暢然,連帶著對鍾躍軍和趙國棟倆工作配合默契也有些不自在起來,想到秦浩然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搖搖頭,算了,還是選個時候安撫一下躍軍。

劉若彤和劉喬去了虹橋友誼商場。購物是每個女人難以拒絕的天性,無論是總參二部的高參還是投資界的高手。

喬輝現在已經成了空中飛人,即便是翟韻白重新進入天乎工作,他現在也有些覺得吃不消了。

房地產市場火爆程度讓每個人都忍不住想要投身於其中,滬江天乎已經成了滬江地產界舉足輕重的角色,從最開始的高端花園別墅項目向下延伸到精品公寓洋房,滬江天乎的胃口更像是惡性膨脹一般迅擴大,拿地的步伐和手筆都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大,滬江土地市場上的一波接一波的新地王出現少不了滬江天乎的身影。

作為天乎地產拿地和融資的主要推手,著輝一方面精力要著重關注滬江和京城,一方面也要兼顧諸如安都、杭州、天津以及海南這些二線市場。

拿喬輝的話來說,在京城和滬江兩地,現在只要能拿到地,不管啥價格,只要找路子尋辦法捂上一兩年,僅僅是土地增值那筆錢就比你做兩個項目都還能賺得多,當然你如果有資金進行開,等到開出來,比照周圍土地的樓板價,當時拿地時的樓板價你會覺得簡直低廉得可憐,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讓你賺得缽滿盆肥,甚至不好意思。

「輝哥,不管你多累,但是想到那白花花的銀子往你兜里滾,我想這都是值得的,不是?」趙德山有些艷羨的瞅著喬輝,「我弄了一套你們滬江天乎的江南御府,敲得我肉痛啊。「德山,你別在這兒叫喚,我馬上加價百分之五十回購回來,怎麼樣?」喬輝瞥了一眼對方,「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江南御府的價位現在翻番,那地段,那口岸,那環境,有的人比么?看看你的鄰居,你就覺得你住在裡邊絕對物有所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