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認,波斯人非常驍勇善戰,而且在伊朗政府這麼多年的宣揚下。變得極有民族榮譽感。更重要的是。二十多年前,他們讓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嘗到了苦頭,對自己的實力空前自信。」李存勛笑了笑。說道,「在此情況下,別說美國出兵,就算我們與美國聯合出兵,也不見得能夠佔領伊朗,最多更換伊朗政權。更重要的是,不管是我們還是美國,只要直接出手,損失都不會小到哪裡去。」

裴承毅點了點頭,表示認同李存勛的觀點。

「美國吃了一次虧,加上我們在一旁虎視眈眈,肯定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李存勛提示了半天,裴承毅猛然反應過來,說道:「你說的是庫爾德人?」

「看來,我的提醒還是有作用。」李存勛呵呵一笑,說道,「除了庫爾德人,還有亞塞拜然人。」

裴承毅猛的一驚,說道:「你是說,除了美國,還有

「當然,關鍵還是美國。」李存勛朝裴承毅面前的文件指了一下,說道,「只要牽扯到庫爾德人的問題,就不僅僅是伊朗的問題,還是伊拉克的問題。

也就是說,只要美國那庫爾德人做文章。就能達到一箭雙鵰的目的。只不過,涉及該問題的不僅有伊朗與伊拉克,還是土耳其。」

聽李存勛這麼一說,裴承毅才拿起文件。

毫無疑問,裴承毅肯定無法在吃晚飯的時候與家人團聚了。 「我現在想要見你。」

「老地方。」

「好,我這就過去。」

陸武緊緊攥著手機,原本慌亂無助的眼神忽然間變的無比堅定,他知道現在必須做出取捨。要說這嵐烽市中還有誰能幫助到自己的話,眼前這個人絕對是排在首位。

他相信沒有什麼事是他想做而做不成的,當然他更加明白,想要讓這個人出力,尤其是幫忙做這事,要是說不挨狠狠宰的話根本不可能。但挨宰又怎麼樣?只要能將兒子才救出來,只要能確保他安然無恙,再大的犧牲再大的代價都值。

所謂的老地方說的就是嵐烽市市郊一個農場。

這個農場不像是國內常見的農田一樣,而是完全和米國農場一樣,除了面積稍微小點外,其餘的全都是照搬過來的。

在這個農場中,你能看到綠油油的草地,看到馬場,幾匹膘肥體壯的馬兒就那樣隨意的四處奔跑。即便現在是有點炎熱的中午,都沒有能夠阻擋住駿馬歡快的步伐。

而當你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不用多想,腦海中肯定會浮現一個人名,那就是楊隆。

偌大嵐烽市夠資格能擺出這種牛逼哄哄譜的人,唯有楊隆。

不是誰都能夠經營起來這種根本不以盈利為目的的農場,不是誰都能夠在農場中圈養優質馬匹,這可不是養個阿貓阿狗,都需要用沉甸甸的票子砸出來的,而這就是楊隆的一處休閑場所,也就是他口中給陸武所說的老地方。

楊隆身穿一身做工精緻的藏青色的騎士服,騎著馬兒在草地上馳騁奔跑,迎面吹來的風吹動著馬鬃。映襯著他越發顯得剛毅的面頰。難怪有人會喜歡大叔,要是大叔都像楊隆這般的話,這個世界上哪裡還有什麼小鮮肉的活動市場。

要錢有錢。

要權有權。

要模樣有模樣。

如此大叔,絕對屬於女孩們的搶手貨。

楊隆很滿意現在的生活狀態,能夠這樣一輩子的享受到老享受到死,他已經是比很多人幸運。既然擁有這種幸運。他就必須要牢牢守住,就要誓死捍衛這一切,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從他手中將這種享受的權力奪走。

楊隆騎馬回到原點后,早就有人上前將馬匹牽走,他看著早就等候在這裡的陸武,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笑容,「老陸啊,不是我說你,你現在心已經亂了。沒想到就因為星才的事,感覺你整個人都像老了好幾歲。我說你至於這麼拚命嗎?俗話說的好,兒孫自由兒孫福,你這樣為他操勞,難道說真的想要一直操勞到死才行嗎?」

陸武臉上露出一種無奈神情,望著楊隆的眼神多出一股揮之不去的憂傷,只是這種憂傷很快就被堅定的神情取代。

「楊總,我只有小才這麼一個兒子。他是我的命根子,為了他我願意付出一切。只要你能保證他的人身安全。我就願意拿一切東西來換。我現在已經是沒有任何辦法,我是走投無路。我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被判死刑,但哪怕是坐牢,我都不願意他去面對。我寧願他在外面流浪,都要比蹲監獄要強。」陸武沉聲道。

「老陸,你倒是夠看重你這個寶貝兒子的。來吧,咱們邊走邊說。」楊隆招呼著陸武,兩個人向不遠處走去,在那邊就是嵐烽市最重要的靡落河,而這座農場原本就是建立在靡落河源頭的。

河邊就是一片樹林。在這裡擺放著海邊才有的遮陽傘套裝,楊隆隨意坐下后,端起早就泡好的茶水,沖陸武微笑著端起來,輕輕的喝了一口后,他慢條斯理的說道:「唉,舔犢情深果然是咱們天朝的傳統,沒有誰能逃避過這樣的輪迴,即便是陸武你這樣的副市長都沒有辦法做到,也罷,誰讓我這個人就是見不得這種生離死別的悲傷。再加上咱們又是多年的老朋友,因此哪怕是你不提出來這個幫忙的要求,能幫你做到的,我都不會有任何推遲。這事你說吧,想要我做到什麼地步?」

「多謝楊總,我想要讓楊總想辦法為陸星才開脫,只要他能安然無恙,不必坐牢就成。」陸武緩緩抬起頭,眼神灼熱,臉上的無奈神情隨之消散幾分后,滿懷期待道。

「你說的要是走正規途徑的打官司,我可以告訴你,這根本沒辦法辦到。」楊隆當場回絕。

「那楊總的意思是?」陸武遲疑道。

「陸武,我想有些話咱們就沒有必要遮掩什麼,你知道的我都知道,玩弄什麼花樣,提出來什麼過分要求,就是看輕你我之間的情義,也是對不起你我的智商。星才做出這種蠢事,根本沒有辦法通過法律途徑解決掉。即便現在蘇沐不追究,這事都沒有可能成功。這沒辦法,誰讓他實在是太過荒謬,蓄意謀殺一個正廳級的幹部,還是嵐烽市的市長,你認為他有可能逃脫掉這個罪責嗎?」

「不要說蘇沐,單說這裡的司法體系便絕對不會饒恕他這種行為。你是當官的,應該知道所謂的民不告官不究是不可能成立的,只要是違法事件,只要一經發現,都肯定會追查到底的。更不要說是這種性質相當惡劣的,因此陸星才是肯定會被依法宣判的。」

「因此我現在能給出你的辦法就是,在宣判之前我想辦法他救走,然後安排他出國。只要他能出國,相信就會天高任鳥飛了吧?」楊隆雙手放在桌面上,隨意敲擊著,每次敲擊下,說出來的話就帶出一種擲地有聲的決然。

還是只能走到這步嗎?

聽著楊隆的這番話,陸武心中悲傷成河,他當然知道這是最佳解決辦法的途徑,因為靠著法律手段,是根本沒有辦法實現自己的目標。

他能過來找楊隆,不就是因為知道楊隆能做到這樣嗎?既然說心裡早就有數。既然說心裡早就有所期待,那麼陸武也沒有多少吃驚的神情。只要能讓陸星才活著離開嵐烽市,做了。

想通這些后,陸武眼底劃過一抹斷然,沉聲道:「好,就按照你說的去做。楊總。我知道你的辦事風格,很清楚你既然開出來這樣的條件,就必然是要有所回報,說說吧,你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絕對不會還價。哪怕是我做不到的,我都會想方設法的為楊總你完成,開出你的條件吧。」

「我的條件嗎?」

楊隆抬頭看向不遠處,在樹林的後面就是靡落河。而在河上的山峰中間,其實還有一個建築,這個建築就是整個嵐烽市最有名的景點之一,也是關係到嵐烽市所有土地灌溉的源泉,糜落水庫。

「其實我想要什麼,你應該知道的,我以前就曾經給你提起過,但你卻從來沒有當回事。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以為我是在開玩笑,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當時不是在開玩笑,我真的就是那麼想的。」

「你說的莫非是?」

陸武順著楊隆的眼光望向遠處,心裡猛然一驚,難道說楊隆想要真的是那個東西?

「怎麼樣?這就是我開出來的條件,相信你也已經猜到我的條件是什麼。只要你能幫我做成這事,我就願意幫你將陸星才救出來。至於說到我為什麼會要這個東西。其實你不必多想,我還沒有你想的那麼不堪,我只是感覺有點好玩,想要研究研究而已。你以前是分管城建的副市長,你以前還是主管糜落水庫的副市長。這事對你來說相信再容易不過吧?」楊隆淡然道。

陸武身體已經開始打顫。

你楊隆真的是因為好奇心作祟所以才會索要那個東西嗎?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別有用心,我還沒有愚蠢到相信你的地步。你說出這樣的話,肯定是假的,肯定是在欺騙我的。

但那又如何?我已經淪落到這種局面,只有楊隆才能幫助我。孫如海將我捨棄,黃門雀不顧同僚之情,蘇沐往死的收拾我,想要讓我絕後,整座嵐烽市都好像只看到我陸武的壞處,從來沒有誰惦記著我的好處。既然你們已經將我捨棄,我又有什麼必要關心你們的死活。

一股戾氣就這樣從陸武心底冒起。

陸武垂落的雙手五指緊攥成拳,青筋暴起,不再有任何遲疑,「你要的東西我會給你準備好,但我要見到我兒子能活著離開嵐烽市才行。楊總,相信你也知道這東西的價值,所以說這次我不但要讓陸星才活著離開嵐烽市,我還希望你能安排好他在國外的生活,能夠給他一筆足夠花銷下半輩子的錢。」

「成交。」楊隆微笑著應道,連絲毫遲疑的意思都沒有,這種果斷越發讓陸武感覺心裡沒底兒。

「那我就走了。」陸武起身就準備往外走去,只是腳步剛邁出幾步,身後便傳來楊隆有些別樣味道的話語。

「陸武,其實整個世界拋棄你的時候,你也就沒有必要為這個世界再哭泣。人這輩子圖的是什麼,無非就是家庭和睦,能夠安然的享受天倫之樂,總比你去追求什麼所謂的理想要強的多。」

「人啊,始終是活著才能說別的,要是死掉的話,一切就便沒有任何價值,這麼簡單的道理,相信不用我說,你都應該懂的,好自為之吧。我的耐心有限,你將東西準備好后就通知我,只要我見到東西,我可以暫時不拿,立馬就安排陸星才離開嵐烽市。」

陸武身體一顫,卻沒有轉身應答,而是步伐不再蹣跚,大踏步離開。

楊隆望著陸武的背影,端起茶杯把玩的同時,面頰上笑容愈發神秘。

「呵呵,陸武,你終究還是落到我的手心中,只要我楊隆想要的東西就沒有說搞不到手的,只要抓住你的弱點就成。沒想到啊沒想到,你的弱點竟然是陸星才,有點意思。只是這事後,你的這條性命恐怕就不能留了。放走一個陸星才,給你陸家留下點血脈傳承,也算是對得起咱們之間的交情吧?」(未完待續。。) 與庫爾德人有關的問題。肯定不是小問題。

用曾經在伊拉克戰爭期間處理過伊拉克民族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的話來說,庫爾德人問題是中東地區最大的民族問題,牽扯範圍與解決難度郗過了巴以問題,庫爾德斯坦地區是中東的火藥桶。

導致庫爾德人問題分外複雜的主要原因就是牽扯了多個國家。

庫爾德人是西亞床爾德地區的游牧民族,屬歐羅巴人種印度地中海類型,主要分佈在才皓羅斯山脈和托羅斯山脈地區,主要聚集地東起伊朗的克爾曼沙、西抵土耳其的幼拉底河、北至亞美尼亞的埃里溫、南達伊拉克的基爾庫克、還有部分在敘利亞的阿勒頗,該地區的刀多萬庫爾德人中。近眈在土耳其、近彌在伊朗、近2夠在伊拉克、近鰓在敘利亞、還有少數散居在黎巴嫩、阿富汗、約旦與俄羅斯等國。按照人口數量計算,庫爾德是中東地區僅次於阿拉伯、突厥與波斯的第四大民族,也是中東地區最古老的民族。兩千多年來,庫爾德人一直生活在庫爾德斯坦的山區。過著簡單的游牧生活。

從某種意義上講。庫爾德人是中東地區最不幸,也是最堅強的民



作為擁有上千萬人口的大族群,庫爾德人卻沒有自己的國家。歷史上,在阿拉伯帝國後期。庫爾德人曾經建立了幾個封建王朝。其後,突厥、蒙古數日侵入庫爾德人聚居區。從打手弛紀到舊世紀,庫爾德人在奧斯曼帝國的統治下保持著半自治狀態,成為土耳其與伊朗兩國間的緩衝地帶。由於奧斯曼帝國崩潰,庫爾德人分屬數個國家。雖然在咄年簽訂的《塞夫爾條約》規定建立自治的庫爾德斯坦。但是該條約始終未獲批准。3年後。《洛桑條約》取代《塞夫爾條約》。但是沒有提到庫爾德斯坦和庫爾德人。懈年,伊拉克爆了兩場庫爾德人爭取自治與獨立的戰爭。受政府冷遇,土耳其的庫爾德人甚至被稱為山地土耳其人。伊朗的庫爾德人不但受到政府的壓迫,還得忍受什葉派的宗教迫害。相對而言,伊拉克的庫爾德人受到的壓抑反而比較少。慨年,兩伊戰爭還未結束,伊拉克政府就開始鎮壓庫爾德人,導致上百萬伊拉克庫爾德人湧入土耳其與伊朗境內。直到這個時候。庫爾德人謀求自治與獨立的鬥爭才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

真正將庫爾德人問題變成國際問題的還是引世紀初的伊拉克戰爭,因為美國扶持的第一任伊拉克總統就是庫爾德人。

冉題是,庫爾德人的問題遠非一個縣家的問題。

因為薩達拇執政期間,採取了一些極端民族政策,所以伊拉克境內的庫爾德人僅勁多萬。只佔庫爾德人人口總數的糊左右。

事實上,就連西方國家對庫爾德人的剔情也很複雜。

歷史上,曾經將個字軍打得落花流水的薩拉丁尤素夫阿尤布、即埃及阿尤布王朝的開國君主就是最富盛名的庫爾德人。他對歷史的最大影響就是奪取了耶路撒冷,使穆斯林與基督徒在這裡的鬥爭生了轉折性的變化。

母庸置疑。西方人忘不了這段歷史。

引世紀初,美軍殺入巴格達、推翻了薩達姆政權、把一個庫爾德人送進伊拉克總統府的時候,好萊塢的福克斯公司拍了一部飽受爭議與非議、名為《天國王朝》的電影,該電影講述的就是被稱為「耶路撒冷捍衛者」的法國鐵匠巴里安的故事,而在該故事中充當「反面角色」的就是庫爾德人薩拉丁。因為公映的時候,美軍陷在伊拉克,面臨各種各樣的社會矛盾與民族矛盾,所以該電影不但在伊斯蘭世界遭到禁映,還在其他很多國家受到抵制,甚至被很多人認為是在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製造矛盾。

問題是,穆斯林與基督徒的矛盾需要製造嗎?

毫無疑問,庫爾德人就是夾在這兩股龐大實力間的可憐鬼。

庫爾德獨立鬥爭黨的宣言說得最直接:庫爾德人的未來不能依靠其他人。

不管是美國、還是來勢洶洶的共和國、想在中東地區插上一腳的俄羅斯小心謹慎的歐盟。都沒有把庫爾德人問題當成問題,也就沒有真正花力氣解決。歸根結底,是因為庫爾德人問題牽扯太廣,不管是哪斤。國家,真要真心實意的解決庫爾德人問題,就會得罪好幾個國家。淚書吧甩凹咖廠告少,夏斬由,夏多

如果按照庫爾德人的政治訴求,最終解決辦法就是成立庫爾德斯坦,也就是在庫爾德人聚居的地區成立一個庫爾德國家。因為地理概念上的庫爾德斯坦跨越了土耳其、伊朗、伊拉克、敘利亞與亞美尼亞等國,所以政治概念上的庫爾德斯坦也要跨越這些國家,也就要從這些國家分出部分土地。

涉及到土地問題。任何國家都沒得商量。

更要命的是,這幾個國家幾乎牽扯到了中東與近東地區的所有實力,甚至牽扯到了幾乎所哼哼影響力的大國。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土耳其不用多說了。因為「脫亞入歐」受希臘」罰響沒有成入歐明的希望宗倉破滅。所以不得不抓紫羽曰從某種意義上講。土耳其也是美國在中東地區最重要與最穩固的盟友。受此影響,土耳其還是唯一與以色列保持緊密關係的伊斯蘭國家。更要命的是,薩達姆執政期間,聚居在伊拉克北部地區的庫爾德人遭到血洗。除了上百萬庫爾德人神秘失蹤之外,還有上百萬庫爾德人湧入土耳其境內。由此產生的直接後果就是,土耳其成為了庫爾德人最集中的國家,近半數的庫爾德人在土耳其。也就是說,如果美國當局支持庫爾德人獨立建國,當其沖受到影響的就是土耳其。以土美兩國的關係,特別是伊朗戰爭之後,必須竿牢控制住十耳其,與以色列成犄角之勢,才能有效控制中東地區的情況下,美國當局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庫爾德人問題上做文章。受此影響,伊拉克戰爭期間由美國扶持上台的庫爾德人總統也就只當了一屆,隨後就在大選總被趕下台了。從某種意義上講,讓什葉派控制伊拉克,都比讓伊拉克變成「庫爾德人獨立運動的搖籃」好得多。

事實上,美蘇冷戰期間,美國為了拉攏土耳其完成對蘇聯的戰略包圍,就在庫爾德人問題上搞雙重標準。當時。土耳其當局為了消滅庫爾德人獨立運動,不但稱庫爾德人為山地土耳其人。還強行改變庫爾德人的民俗傳統,殘酷鎮壓庫爾德人的自治與獨立運動。根據大赦國際做的調查,力世紀沁年代期間,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就減少了近打手刃萬,其中只有少數流亡到伊朗、敘利亞與伊拉克等周邊再家。從某種意義上講,薩達姆殘酷對待庫爾德人,就是在效仿土耳其政府,當時國際社會也沒有拿薩達姆怎麼樣。

直到近力年後。當薩達姆落入美軍手裡的時候,美國當局才以薩達姆在北部地區搞種族滅絕,犯了反人類罪,判了個死刑。

伊朗也不用多說。幾個年來,伊朗政府一直沒有放鬆對庫爾德人的鎮壓行動。雖然伊朗當局從未公布境內庫爾德人人口數據,但是根據外界估計」吶年伊斯蘭革命之後。到凹年的的年間,伊朗境內的庫爾德人從最多時的近燃萬減少到了勁萬。事實上。在伊斯蘭革命前的巴列維王朝時期。因為伊朗是美國在中東地區最重要的盟友地位甚至在後來的土耳其之上。當時美國把才網研製成功,自家還沒有用上的打手化「雄貓」戰鬥機先賣給了伊朗,而且也只賣給了伊朗。可以說,如果巴列維王朝沒有垮台,土耳其在美國全球戰略體系中的重要性將大打折扣,所以由美國主導的西方國家就對伊朗當局迫害庫爾德人的行為睜一眼閉一眼。按照比較公允的說法,在如萬,後來流亡到世界各地的庫爾德人中,就有半數以上來自伊朗。

雖然伊朗早就成了美國的死對頭,但是在無法向土耳其當局施壓的情況下,美國不可能拿庫爾德人問題來對付伊朗。事實上,以美國的處事原則,在到處用人權問題抨擊其他國家的時候。美國從來沒有對伊朗當局迫害庫爾德人的行為加以指責,就足以說明美國在這個問題上的尷尬處境。

因為伊拉克在伊朗戰爭后擺脫了美國的控制,所以伊拉克也不是庫爾德人的天堂。淚書吧甩凹咖廠告少,更斬由,更多

敘利亞、亞美尼亞等國境內的庫爾德人並不多。

英鍵是,伊朗與俄羅斯關係密切、敘利亞與共和國關係密切,亞美尼亞更是獨聯體成員國、是俄羅斯的盟國。

由此可見,庫爾德人的問題複雜到了極點,沒有絕對必要,誰都不想惹上一身騷。

問題是,現在有這個必要了。

用李存勛的話來說,伊朗政局不穩,總統與最高精神領袖鬥法,導致原本鐵板一塊的伊朗出現了裂縫。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團結一致的時候,美國拿伊朗沒有辦法,只要出現裂縫,美國就有辦法製造問題。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毫無疑問,直接下手的風險太大,而且收效不明顯。

技照裴承毅的判斷,因為伊朗堅持了的多年的反美路線,「反美」已經成為伊朗人的基本意識形態,所以美國直接干預伊朗內政,反而會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即讓原本為政治體制改革而產生分歧的伊朗人再次團結起來。

不死戰神 美國能夠採取的辦法只有一斤」那就是間接破壞伊朗的社會穩定。

為了獲得插手伊朗事務的機會,美國當局必須製造一個適當的理由。

結合這兩點。製造民族衝突自然是最佳選擇。

「冉題是,美國不見得能夠插上手。」

李存勛笑了笑。示意裴承毅繼續說下去。

「誰都知道。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就算借庫爾德人問題把伊朗的民族矛盾鬧到國際社會上去,再以維護庫爾德人的生存為由出兵伊朗,也輪不到美國。更重要的是,有我們與俄羅斯在,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安理會通過類似的決議,從而使美國的行動失去合法性。這樣一來,美國一意孤行的話。只會惹火燒身。到時候,就算我們不出手,也能利用伊朗人的反美情緒讓美國當局吃著走。如果美國知難而退,等於白忙活一場。把好處乳小一給了我們跟俄羅斯。」

「你說得沒錯,確實是讓給了我們跟俄羅斯。」

裴承毅愣了一下,立即明自了過來。

「雖然新上任的共和黨總統確實不怎麼樣,但是能夠住進白宮的都不是一般人,不可能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看不明白。」李存勛呵呵一笑,說道,「就算美軍十拿九穩,只要美國不想拿幾萬億、甚至幾個萬億到上萬千米外的地方打一場大規模地區戰爭,那麼美國大兵就不會出現在伊朗街頭。

事實上,要想實現美國利益。不一定要採用軍事佔領的形式,甚至不一定要給美國帶來任何好處。大國博弈,幾乎都是零和遊戲。在很多時候,削弱對手,就是實現自身的利益。對美國來說,之所以在伊朗戰爭之後仍然死死盤在中東的區。並且時不時的敲打伊朗幾下,就是因為某個時候可以借伊朗削弱我們。你開始已經提到了,如果伊朗生動亂,我們與俄羅斯肯定會有所作為。伊朗才多大個地方?就算搞分治,也得有一條自然疆界吧。說直接點,只要我們跟俄羅斯都想在伊朗有所作為,美國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坐收漁翁之利。」

「看來,我把問題想簡單了。」

「不是想簡單了,是想複雜了。」

裴承毅笑了笑,表示明白李存勛的意思。

「當然,我們不是什麼都沒準備。實際上,好幾年前!我們就知道美國會想方設法的利用伊朗對付我們,不然也不會在伊朗搞經濟改革之後。想方設法的把那麼多好萊塢大片免費贈送給伊朗。當時元就說了,美國不跟伊朗提知識產權問題,並不是美國當局幫助伊朗人民改善文化生活,而是想在伊朗搞和平演變。」李存勛笑了笑,說道,「關鍵是,我們也很樂意美國這麼做。」

「也就是說,元當時就開始做準備了?」

「不僅僅是準備,從某種意義上講,伊朗現在的問題,就是我們與美縣相互作用的結果。」

「相互作用?」

李存勛點了點頭,看了眼裴承毅手上的文件,示意裴承毅繼續往

看。

裴承毅沒多問,翻到了文件的下一頁。

「也許你不會相信,但是很多時候,最難相信的反而是事實。」

李存勛說這話的時候。裴承毅確實嚇了一跳,因為他正好看到了讓他完全無法相信的東西。

「真要說出去,肯定沒人相信。」李存勛呵呵一笑,說道,「在伊朗的政治改革中,雖然總統與精神領袖對最終目標的認識都一樣,即在伊朗建立不受宗教影響的世俗體制,也就是類似於土耳其的政治體制,但是兩人對改革的具體步驟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認識,支持一步到位是精神領袖,反而是總統堅持分步驟的進行改革。」

「確實很難讓人相信。」

「表象讓人驚訝,只要了解了實情,你就不會感到驚訝了。」

裴承毅知道李存勛肚子里有貨,擺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一步到位,意味著伊朗社會將在一段時期內動蕩不安。對於一個深受宗教影響的國家來說。當國民現人生失去目的的時候,肯定會設法從宗教中得到安慰。毫無疑問,這樣的改革將進一步鞏固精神領袖的地位,從而使伊朗的政治改革成果大折扣。更重要的是,就算伊朗成為世俗伊斯蘭國家,精神領袖也可以變著花樣控制國家。也就是說,搞到最後,伊朗的政治改革很有可能以失敗告終。」

「也就是說,我們將支持伊朗總統?」

「事實上,美國也想支持伊朗總統,只是沒有這個機會。」李存勛呵呵一笑,說道,「是個人就知道,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在想方設法的破壞改革,而伊朗總統拼了命在推動改革。如果美國不能推翻伊朗政權,最理想的選擇就是搞和平演變,也就是所謂的顏色革命,讓伊朗變成一個對美國沒有威脅的國家。問題是,伊朗總統採取的改革措施都走向我們學的,加上伊朗民眾的反美情緒,美國根本不可能支持伊朗總統。」

「如此說來,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護伊朗總統?」

「我們肯定會做出努力,不過現在看起來,恐怕我們做什麼都來不及了。」李存勛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針對伊朗的國內局勢,我們早就與美國情報機構做了交涉。亮明了底牌。說直接點,如果伊朗總統有個三長兩短,哪怕在院子里曬太陽的時候被雷劈死了,我們也不會認為這是安拉的安排,而會認定是某些人或者組織蓄意所為,並且會以最嚴厲的手段進行報復。」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覺得李存勛這番話很耳熟,好像在哪本里見到過。

「既然要報復,就得有報復對象。伊朗總統完蛋了,再搞死精神領袖,肯定會失去控制,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可言,所以報復對象不可能是伊朗當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