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她曾經敗在他手下嘛。

「你知道什麼?」離挑著眉頭問道。她也同樣不喜歡紅衭——因為,大概是因為她這麼大把年紀了還總是扮可愛吧。

「我什麼都知道。」

「知道你還問?」

「我喜歡問不行啊?」

「白痴。」

「你說誰白痴?」

「說你。」

「你才是白痴。」

「你是。」

「小心我下蠱毒死你——-」

「一刀把你殺了——–」

———-

一個白衣白裙,一個黑衣黑褲。

一個嬌媚可愛,一個俏麗冰霜。

這兩個女人吵起架來還真是夠讓人頭痛的,耶穌眼不見不凈,假裝口渴跑到另外一個房間泡茶去了。

「這種事兒,交給秦去處理吧——他擅長。」耶穌捧著茶杯看著電視機屏幕,暗自在心裡想道。

「好了。你們倆別吵了。」秦洛出聲喊停。「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思吵架?」

「那你還賭牌?」兩女異口同聲的質問。

前妻,請留步 紅衭和離都沒想到兩人竟然問到一塊兒去了,彼此對視一眼,一個冷哼一聲,另外一個直接把腦袋轉了過去。

「我是環境需要。」秦洛無奈的解釋著。「而且我贏錢了。」

擔心兩女還抓著他賭牌的事情不放,秦洛趕緊轉移話題:「他們不願意交換人質,我們就只能繼續等著————就這麼等著也不是辦法。耶穌,過來。咱們一起商量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耶穌捧著茶杯過來,說道:「雖然他們不敢和皇帝對抗,但是,買個消息應該沒問題。」

秦洛從口袋裡摸出銀行卡交到耶穌手上,說道:「這些錢放在你這邊。你負責聯繫他們,無論花出多少錢——想辦法找出姑姑的下落。」

在暗黑世界,有種職業叫做信息提供者。只要你能出到足夠的錢,他們就能夠幫你打聽到伊麗莎白女王的底#褲顏色——-

「我知道怎麼做。」耶穌看著桌子上的銀行卡,笑著說道:「你就不怕我拿錢跑了?」

「你不會的。」秦洛說道。他還真沒擔心這個問題。

「可是你應該明白——情況和以前不同了。以前跟在你身邊吃香的喝辣的,還有各種各樣的美女看。日子輕鬆舒適,我自然不會跑。現在我們是要和皇帝拚命,我們隨時都可能死。」

秦洛正視著耶穌的臉,笑著說道:「你可以帶著一千萬美金走。我不怪你。」

然後他轉身看著離和紅衭,說道:「一直以來我都忘記問你們一個問題——–正像耶穌說的那樣。我們現在的情況很糟糕,也很危險。我來,是因為我不得不來。我要救回我姑姑。你們卻沒有一定要來的理由——-義氣重要,生命也很重要。現在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你們可以離開,帶著一千萬美金——-如果你們三個同時離開,這張卡你們帶走,每人一千萬——-算是感謝從認識以來你們為我做的一切。」

「我倒是想找。解藥呢?」紅衭冷笑著說道。「不給我解藥,你死了,我也活不了。

秦洛立即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白瓶子,拔開瓶塞,倒出一顆灰色藥丸給紅衭,說道:「這是解藥。」

「你沒騙人?」

「事到如今,我還有欺騙你的必要嗎?」

紅衭盯著秦洛的眼睛看了一陣子,確定他應該不會給自己假的解藥后,這才把藥丸喂進了嘴裡。

耶穌拿起秦洛的銀行卡,看著紅衭問道:「你要不要走?」

「為什麼不走?」紅衭笑嘻嘻的說道。「我才不想死呢。」

「你呢?」耶穌又看向離。

離對他們的行為相當的鄙視,在聽到他們要離開后,表情就陰沉的可以擰出水來。

鬼夫大人太生勐 聽到耶穌問話,離冷冷的說道:「我不走。」

既然要死的話——那我就陪他去死! 蘇魅這次前往昀光神殿,並沒有見到自己想見的人,因為男人正在閉關中。

男人的傷比蘇魅更重,不是短時間內便能恢復過來的。

蘇魅在禁地外駐留了好一會,感應到男人就在裡面,她並沒有打斷對方。

「小傢伙,他不會有事的。」

跟著蘇魅過來的風流塵,見她怔怔的站在那裡,眸中明顯多了些什麼,胸口不由得一陣發緊。不過他沒有多說什麼。

「嗯。」蘇魅聞言,輕輕的嗯了一聲。

他雖然傷得極重,但並不致命,自不會有生命危險。

可就算知道這一點,在沒有親眼看見他或者感應到他的氣息之前,她總歸是不放心的。

怔怔的望著前方,少女內心不由得生出了一絲惆悵來。

短時間內,他們應該是碰不上面了。

玄冰神主與神木神主還留在昀光神殿內。二人將男人護送回來后,並未立刻離開。

眼下整個神境都亂得很,二人駐留此地,一是為了防止出現什麼意外;二也是為了方便療傷。

時隔大半月,六位次神齊聚一堂,再次會晤了一次。這次除了他們,昀光境的幾位長老、神將和蘇魅也都參加了。

會議除了商談神境接下來的布局外,也重點關注了蘇魅的需求。

不得不說,男人之前的話對眾人起到了不小的影響。

主神的消失對於整個神境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眼下他們不得不將希望寄托在了這美得不似真人的少女身上。

因而當眾人問起她有什麼需求時,蘇魅想了想,當即便道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要八階之上沒被契約過的超神獸,數量越多越好。」

聽到這消息,眾人皆愣住了。

八階之上的超神獸,還越多越好——

她不是已經有了兩頭高階超神獸么,還要這些幹什麼?!

蘇魅要閉關修習星河神訣,暫時沒有時間去尋找更多的高階超神獸。事到如今,她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將這任務交給大家,以這麼多人的力量,自然能完成得更快一些。

當然,對於蘇魅的這一要求,眾人並不理解,不過當知道她是要契約這些超神獸,且契約后還能增加神識之力時,眾人再次呆住了。

他們從未見過有人能同時契約多頭超神獸的,更沒聽說過契約超神獸還能增加精神力。

見眾人紛紛難以置信的看向自己,蘇魅當著大家的面喚出了十多頭超神獸。

看見殿內十幾道明顯不是正常人類的身影,眾人極度震驚之餘,才不得不接受了這一事實。

「混沌之體,果然不凡!」

「昀光神主說得沒錯,主神消失,今後恐怕唯有聖雷少主才是我們最大的希望了!」

眾人怔怔的望著少女,難掩震驚的感嘆到。

眾人從未聽說過混沌之體,也就不知道它究竟有多特殊。不過看見這一幕,大家才終於體會到了這種體質究竟有多逆天。

「只希望小少主在魔祖捲土重來之前,便能成長起來。」

震驚過後,有人輕嘆了口氣。

聽到這句話,眾人皆沉默了下來。

會晤結束后,幾人沒有耽擱,立刻出發去往了神月一族。

陪同蘇魅前往神月一族的,除了四位次神外,還有神月族的人。 第1049章、白痴都不會這麼做!

耶穌和紅衭走了,拿著那張裡面存著三千萬美金的銀行卡走了。

這間每天需要一萬兩千美金的豪華套房突然間變得空蕩蕩起來,滿室奢侈,卻無人填充,讓秦洛有點兒不太適應。

———早知道就不租用這麼貴的房間了。

「忘恩負義。」離一屁股坐在秦洛身邊的沙發上,盯著關閉的房間門惡恨恨的說道,好像耶穌和紅衭還站在那兒是的。

「我對他們即沒有恩又沒有義——–這和忘恩負義沒有關係吧?」秦洛自嘲的說道,心態卻有些失衡。

怎麼說呢?

雖然他努力裝出一幅滿不在乎的模樣,可是,心裡還是不太好受。有些許悲傷,更多的是那讓人渾身無力的酸澀。

可是,他卻沒有任何阻攔的理由和借口。

他和耶穌之前是對手,耶穌想殺他,結果反而被他和大頭用計拿下。後來自己用人面蚊病毒威脅,他才受命於自己。最後為了逃避劍客的追殺,這才『委曲求全』的成了保鏢兼任司機。

後來,他們的關係是相處的不錯,秦洛也把他當做朋友對待,而耶穌也表現的盡職盡責。好幾次的死裡逃生也是因為他的出手幫助。

可是,那又怎麼樣?

即便他是你的朋友,你就有權力拉著他一起死嗎?

即使是自己的親密愛人——-親密如林淙溪厲傾城,自己遭遇危險的時候,難道就有資格拉著她們陪葬?

他不是古時候的帝王,更沒有那麼冷洌狠毒的心思。

他來,是義氣。

他走,是常理。

現實社會的寫照,一場大病就可能讓你絕了所有的親戚。因為擔心被借錢,所有人都和你疏遠關係。更何況是這種生死關頭的選擇?

耶穌走,他理解。卻很難接受。

「再說,是他們對我有恩有義。」秦洛咧嘴笑著。伸手摟著離的肩膀,這個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很脆弱,想要找個人靠一靠。

離的身體變得僵硬,卻像是能夠理解秦洛此時的心情是的,竟然沒有掙扎,也沒有甩刀子——

「他們在我身邊的時候幫了我很多。現在走我也能理解。屁股決定思維,我們也要站在別人的立場上想一想不是?其實今天這個問題在來美國之前我就應該問他們了——-我還是太自私了。只想著自己救回姑姑,卻沒想到我這樣會把更多與此無關的人拖進火海。我來,有不得不來的理由。他們為什麼一定要跟著?」

離沉默了,好像被秦洛的話給說服了。

接著,她惡狠狠的說道:「你就不應該給那個女人解藥。」

那個女孩兒被她故意說成『那個女人』,女人的妒忌是無處不在啊。

「與人方便,自己方便。人家想走,你留也留不住啊?」

「為什麼留不住?不給她解藥,看她還敢不敢走。 總裁一吻好羞羞 要走的話也行,咱們死了,她也活不了。」

「———」

「你這麼恨她?」

「我只是討厭。」離坦白的說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她就是看紅衭不順眼。

之前兩人打的不可開交,也不知道秦洛是用了什麼辦法竟然把她給折服了。

「何必呢?」秦洛笑著說道。「其實——-她也不是壞人。」

一個壞人怎麼可能把自己所有的錢都投入苗疆?一個壞人怎麼願意接受自己的任務安排而所得的報酬竟是對族人生活環境的改善?

這樣的人,就算她壞一些,秦洛也是願意和她交朋友的。

「那是我小氣了?」離生氣的叫嚷道,像是一隻被踩到尾巴的貓咪。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耶穌和紅衭離開后,她的心裡雖然很不愉快,也很生氣,可是,卻無端的變得輕鬆一些——她還是不適應和陌生的人相處在一起。如果只有她和秦洛的話,她就會自然許多。

這就像是一個淑女在外人面前要笑不露齒吃飯要細嚼慢咽走路要蓮步輕移一樣,可是,如果沒有外人的時候,她就可以哈哈大笑可以抱著自己喜歡的吃食狼吞虎咽可以蹦蹦跳跳——當然,離和淑女沒有什麼關係。可是,她在秦洛面前確實更加輕鬆愉快一些。

「沒有沒有。」秦洛連連否認。他還在恍神當中,不知道自己哪句話戳到了離。趕緊解釋著說道:「這不是小氣。而是耿直善良。表裡如一。」

「那你是表裡不如一了?」離眯著眼睛笑了笑。秦洛並沒有戳到她,她只是——想急一急秦洛,想聽他討好自己,想要在沒人的時候撒嬌一下。

秦洛笑,說道:「我也如一。就是我這個『一』沒有你那個『一』那麼筆直。」

離也跟著笑,好像都忘記了眼前的困境,語氣輕鬆的問道:「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怎麼辦?」

秦洛摸摸腦袋,說道:「不怎麼辦。」

「什麼意思?」

「你也走吧。」秦洛說道。

「你瘋了?」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秦洛問道。

「暫時沒有。」

「不救你姑姑了?」

「救。」

「那你還讓我走?」

秦洛苦笑,說道:「耶穌和紅衭在的時候,雖然絕望,但也不是沒有一點兒信心。有耶穌可聯絡他的同伴收買消息,有紅衭讓人防不勝防的下毒種蠱能力,有你的飛刀——-有我居中調停。而且咱們手裡還有玉女這個人質——-總是可以拼一拼的。」

「現在他們倆走了,我在美國是兩眼抓瞎,連語言都不通,他們說什麼我都聽不懂——-」秦洛看著離如墨汁般的眸子,說道:「現在我一點兒勝算都沒有了。我不能讓你跟著我送死——」

「誰說沒有希望?」離生氣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沒希望?少了他們我們就做不了事情了嗎?還有你,還有我,還有人質——還有軍師。軍師足夠抵得上他們倆個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