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攻略嗎?

抬起頭,躲在陰影中的夏目看向了站在廢墟中央,巨大的鋼鐵巨刃肩膀上的少女。

毫無表情的她似乎在尋找什麼,像是迷茫在世間一樣,雖然單純卻也並非單純。

她在渴求著什麼,在希望著什麼,那是自己也曾經需要的東西。

或許這一刻,他又一次了解到了對方的想法。

了解到了被人稱作魔女的,化為精靈的,c.c.的想法。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四百六十三章微服私訪

美國紐約。輛普消的轎車快速行駛在寬闊的街道!中山杜卓后的一個中年黃皮膚的人正凝神注視著窗外的自由女神像。

時間已經走到了八月初,經過十幾天的準備,趙大海終於踏上了美國的國土,黑手黨這次的行動雇傭軍已經全部清楚,所有的事情完全是甘比諾一個家族做出來的,但是為了雇傭軍的軍威,為了減少以後的麻煩,這一次的行動必然要除掉整個黑手黨。

甘比諾家族在紐約已經名存實亡,除了莫西和少數旁系家族成員外。大部分人都已經隱姓埋名散於世界各地,他們分散的地方連莫西自己都不知道在哪,為了就是保存甘比諾家族的血脈。

雇傭軍新成立的情報處已經在秘密探查著甘比諾家族子弟的隱居地點。按照吳庸的要求,甘比諾家族的所有成員一個都不能放過。

莫西自己的心裡最清楚這次事情的結果,雇傭軍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現在的雇傭軍已經不是以前的雇傭兵軍團,就算是強大的美國也無法阻止他們的報復。黑手黨和雇傭軍的仇怨已經達到了無法化解的程度。雙方肯定要有一次碰撞,最終倒下一個,現在看來,先倒下去的極有可能是他們黑手黨。

趙大海的車子開進了一個不起眼的街道,最後卑靠在一棟不大的三層建築面前,事實上這條街道已經被雇傭軍偷偷佔領,整條街有三千雇傭兵隱藏在這裡。

「將軍。針對黑手黨五大家族的行動已經完全準備好,隨時可以發動襲擊!」

名穿著便衣的警衛對趙大海敬了個軍禮后慢慢的說道,黑手黨在美國勢力很夫,直系和旁系成員就多達十幾萬,想要全部剷除他們也不是件輕鬆的事情。

趙大海點了點頭:「好,特戰隊準備的怎麼樣?」

「已經全部就像,只要黑手黨的三個特戰隊出現我們的特戰隊就會出動」。

「好,就讓我們比一比,看看究竟是誰的特戰隊最為厲害!」

趙大海眼中閃過道寒光,又抬頭看了看遠處只露出一角的自由女神像。在明亮的月光下自由女神像顯的無比莊重。

華夏,鄭州。

處理了朱建成和朱家的事情之後吳庸難得的有了兩天的清閑時光。趁著這個機會吳庸和李曉珠一起回了鄭州。這次國家還有吳家對吳庸的處置方式都很滿意,儘管朱建成最後還是吳庸私自處死的,但他總算是經過了法律的程序,比以前有了很大的進步。

這次吳庸回鄭州來純粹是陪著李曉珠來看他的姐姐,順便在回公司看一下,吳庸這個不負責任的大股東,現在很少回到自己的公司來看看。

「老闆,確定不先通知李董他們一聲?」車上,志明小聲問了一句。他們馬上就要到康師傅集團的總部了。

神花洛 「不通知,我這次要微服私訪!」

吳庸使勁的搖著頭,臉上還帶有一絲興奮,似乎對微服私訪很敢興趣。

「那好吧,我們現在只能祈禱門口的前台是認識我們的人!」志明無奈搖了搖頭。

吳庸微微一愣,愕然的看著志明。志明這個提醒很重要,康師傅集團總部管理的非常嚴格,外人特別是陌生的外人根本進不去。吳庸這幾年回公司的次數非常少,每次還都是李志成或者張志國陪著,恐怕那些前台根本不認得自己,難不成他這個大老闆微服私訪的計戈打手,竟然要夭折在自家公司的門前。

「志明,你有沒有不暴露身份又能光明正大進公司的辦法?」吳庸瞪著大眼睛看著志明,志明再次苦笑,看來大老闆微服私訪的心還是很重。

「我想一想吧,實在不行我們把石總叫來,讓他帶我們進去」。

志明搖著頭說道,康師傅連鎖超市的總部也在鄭州,不過沒和集團總部在一起,石磊經常回集團總部來開會或者辦事,大家都認得這個目前集團公司最大子公司的掌舵人,讓石磊帶他們進去自然一點問題都

有。

「不錯,好主意,現在就給石磊打電話,記得要他為我保密」。

吳庸微微點頭,有個熟人帶著就能進去,這麼簡單的辦法他剛才居然沒想到。

康師傅連鎖超市的總部大樓和康師傅集團總部並不遠,收到吳庸親自打來的電話石磊立即放下手上的工作讓司機開車送他回集團總部,

車上,石磊露出了一絲微笑輕輕的搖著頭,這斤。打手,卜老闆所做的成就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可是畢竟年輕。居然還要自己替他保密,幫他偷偷潛入自己的公司。

吳庸和志明坐在車上看著宏偉的集團總部大樓,這聊代樓是新建浩的,今年才投入使在的康師傅集團開幾「舉五百強前十的大集團,大企業,單單總部就已經擴建佔據了一條街道,目前最新的總部大樓有六十八層之高。是鄭州市最高的建築。

「老闆,石總來了!」

志明突然對在車內正打量自家大樓的吳庸說道,石磊網從自己的專車上走下來,身邊還跟著公司為他配備的四個保鏢,現在康師傅集團所有的高層身邊都有安保公司安排的保鏢。

「老石來了,走,我們下去!」吳庸精神猛的一震,不等志明幫他開門就自己打開車門走了下來,對著遠處的石磊揮著招呼。

「老闆,您怎麼搞的神神秘秘?」

石磊也看到了吳庸,快步跑到了吳庸的面前,苦笑著對吳庸說道。

「這怎麼能叫神秘,我不過想看看公司平常的樣貌罷了,順便給志國他們一個驚喜!」

吳庸笑呵呵的搖了搖頭,臉上還帶著一點興奮,李志成和張志國看到自己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肯定會大吃一驚。

吳庸的樣子讓志明和石磊都微微搖了搖頭,吳庸今年只有二十三歲。有些孩聳性也屬於正常,平常的吳庸根本都不像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有了石磊帶路,吳庸和志明還有他們的保鏢都順利進入到了康師傅集團總部,跟在石磊身後的吳庸饒有興趣的看著總部一樓大廳。寬廣的大廳里人並不多,多走進出的公司員工,這棟大樓就有近萬名員工在工作。

幾個認識石磊的員工都恭敬的和石磊打了聲招呼,石磊帶著吳庸上了電梯,只有志明跟著,石磊的保鏢還有吳庸的保鏢都被留在外面等著他們。

進了電梯,主導人就變成了吳庸。吳庸特意進了幾層普通員工的辦公地點查看,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忙碌著自己的工作,很少有人抬頭看他們這三個不速之客。

「不錯,不錯,志國的辦公室在幾樓?」

看了幾層之後,吳庸不住的點頭,對普通員工的觀察吳庸總算失去了興趣。

「張總和李董還有您的辦公室都在第傷樓!」

石磊急忙回答道,傷樓是保衛最森嚴的一層,同時也是公司的重中之重,要乘坐專門的電梯才能上去。

好在石磊跟著,不然電梯吳庸恐怕都上不去,康師傅集團之所以採取這麼嚴格的保安制度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吳庸在外面得罪的人太多,加上康師傅集團樹大招風。安保規格高一些也是正常。

想到所樓必須乘坐專用電梯,有石磊跟著他們也很順利的到了所樓。巧樓的電梯和樓梯扣外都有幾個吳庸送過來的雇傭兵保安把守著。好在這些雇傭兵都認得吳庸,沒有任何的阻攔。

傷樓裝修的非常豪華,出了電梯就是一道豪華的走廊,石磊帶著吳庸向前走了沒幾步便停在了一間門很大很闊的辦公室門前。

指著這間辦公室,石磊為吳庸介紹道:「這間就是張總的辦公室,網,才我問過了,張總現在就在辦公室里工作!」

「好,我們進去!」

吳庸迫不及待的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不過並沒有看到張志國,進了這間辦公室首先是個大房間。總裁秘書辦公室就是這裡,張志國的八個專用秘書就在大廳內辦公,旁邊還有再間小辦公室,那是兩位總裁助理的辦公室。

「你們,是,吳少?」

張志國的幾個秘書都驚訝的看著突然闖進來的吳庸三個人,石磊苦笑搖了搖頭,還好這些秘書中有認識吳庸的,不然他們拉響了警報可就不妙了。

「呃,志國呢!」吳庸臉上也露著驚訝,他這才想起現在的張志國和集團公司都不在是最初的那樣,張志國的辦公規模高一些也屬於正常。

「張總在辦公室內,要不要我幫您通報一下!」

個秘書急忙站起身走到了吳庸的面前,眼前這今年輕人的身份他可知道,這才是集團公司真正的大老闆。

「不用,我自己進去就行了!」吳庸嘿嘿笑了一聲,立即向著中心的那間辦公室走去,張志國目前正在裡面辦公。

輕輕的打開了門,果然,張志國正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前低頭看著文件,在張志國秘書們驚愕的眼神。吳庸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臉上還帶著惡作劇般的笑容。

志明和石磊再次搖了搖頭,他們都留在外面的秘書處,沒有跟著吳庸進去。) 一般來說,喜歡上別人這種事情難以理解,畢竟將自己的感情付出出去,實在是得不償失。

那麼,為什麼會有人喜歡上別人呢?

很簡單,因為喜歡上了,所以喜歡上了。

原本在這個世界『**』的自己從某人那裡得到了幫助,得到了理解,得到了認同,得到了讚美,內心的縫隙被填滿,從而就會喜歡上對方。

戀愛本身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如何開始戀愛。

有時候會有人以為人出生之後就意味著有了家人、朋友以及親戚,然而實際上不管你如何解釋,你都是『孤身一人』。

並非環境上的孤身一人,而是精神上的孤身一人。

正因為和家人距離太近,所以才不會被察覺到精神上的縫隙,所以才不會被填補,獲得救贖。

因此,尋求救贖之人,期望得到理解之人,便戀愛了。

當然,這也不是指戀愛就是為了解決精神上的『孤獨』,說到底,這只是一個方面罷了。

為此需要的是尋求其他方面,比起填補對方精神縫隙,更加快速的攻略方式。

正如gal遊戲一樣,不同的路線會造就不同的結局。

令人絕望的結局;

令人痛苦的結局;

令人傷心的結局;

令人歡笑的結局;

令人欣慰的結局。

這些結局,都可以讓遊戲玩家自己來創造,通過自己的選擇和判斷,得到最根本,最正確的結論。

就是這樣,戀愛大師(暫定)夏目開始了行動。

在那之前,在開始行動之前,夏目有件事情需要確認。

「自己是否擁有,和五河士道同學一樣的再生能力呢?」

「誰知道呢?」

「…………」

太不負責任了!

與其是說是不負責任,不如說是沒有辦法吧。

畢竟想要明白自己是否擁有那樣的能力。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事……

「死一死就知道了,雖然想要這麼說,但是希望夏目你還是不要亂來,哥哥之所以擁有那樣的能力也是因為本身的因素,如今的你沒有封印任何精靈的力量,也就說你是完全的普通人,即便可以封印精靈,但是**、生命力都是普通人,一旦遭受致命的傷害的話……」

就會死。

不需要琴里說出來,夏目也知道最後的結果到底是什麼。

此刻的情況。是比起其他世界都還要糟糕的情況。

為什麼呢?因為這一次。是夏目本色出演。是夏目以自己著幾乎沒有運動過的稱得上瘦弱的身子進行戰鬥。

和精靈約會就是戰鬥,即便對方曾經和自己相遇過,從此刻的情況來看,她也應該不認識自己了。

那麼錄那個笨蛋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的起始攻略。的異常生存,的殺害,的鎮壓,的戰爭,還有的死亡……】

現在,又是約會的戀愛嗎?

經歷了所有不幸之事,幸運之事就可以得到的毀滅這個盒子的力量,如此認真思考起來,還真是一個超現實的情況。

不過拉弓已經沒有回頭箭了。站在這裡的夏目,決定出擊。

就算對方是活了數百年的魔女所變成的精靈,只要按照步驟來的話,就存在著攻略的可能性。

【那麼開始商量打招呼的第一句話,哥哥那邊決定完畢了。現在就是夏目這邊。】

聽到了另一邊傳來的聲音,夏目靜待指示。

其實比起聽取他們的選擇,自己臨場發揮反而更加有效率。

【什麼來著,第一個選項竟然是『請問今天你胖次的顏色』?這是誰寫出來的……】

【報告艦長,是我,其實這種十分直接的搭話說不定可以通過反其道而行之的方式瞬間攻略,不是有些人喜歡直接而又強硬的嗎?】

【好噁心……】

【夠了夠了,你們別吵,那麼第二個選項『你喜歡香川的烏冬麵條嗎?』這個有什麼理由。】

【突然肚子餓了……】

【給我認真一點啊!】

看來根本無法得到他們的幫助,夏目認為剛才一瞬間期待的自己還真是愚蠢。

躲在廢墟之中,既然頭頂的那群人完全不靠譜的話,就只有自己想辦法行動了。

曾經自己理解過魔女,那麼此刻她所懷抱的心境是否跟那個世界一樣呢?還是說減弱,亦或者是加強了。

不清楚,惟有接觸了才可以明白。

所以夏目從廢墟的殘垣破瓦之中站了出來,悄悄接近站在空間震破壞中心的代號為〈zero〉的魔女。

可剛一走出去,就聽到了來自於佛拉克西納斯的司令,也就是五河琴里的命令。

【剛才已經確定了最終的選項,因此,夏目,你就以『請問今天你胖次的顏色是什麼』來打招呼好了。】

「別把這種問題當做『早上好嗎?』來看啊!!一旦提出來了肯定會被那個魔女殺掉的。」

【魔女?】

「不,沒有什麼,總而言之給我說說第三個選項。」

【我看看,啊,是『我有愛情旅館的折扣卷,要一起去嗎?』。】

………………

沉默了。

「你以為是『電影折扣卷』? 美麗俏佳人 誰會把那種地方的折扣卷交給陌生的女孩子!為什麼我的選項這麼奇怪?」

古武狂兵 【大家都想看看gal大師是如何解決死亡flag的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