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渦水刃就算了,那是形態變化的究極忍術,威力在S級中也是頂尖的,但需要強大的掌控力,白露對於自然能量的掌控還沒到那種程度,水斷波已經是他能勉強控制的極限了。

不過純粹的自然能量所施展的仙術也完全不是查克拉的忍術所能相提並論。

艾斯德斯美眸露出一抹訝色,她沒想到這個少年會有這麼多花樣,著實令人意外,而且對於水的應用也別具一格,她麾下也有使用控水帝具的軍官,但是並沒有這種提高水流運動速度的攻擊方式。

高速運動···切割力嗎!?

艾斯德斯在在思考的同時,手上的動作也不慢,面對前所未見的攻擊方式,直接在身前樹立了三面厚實的冰牆,在想明白后,立刻伏身從另一側衝出冰牆,面對這種強力攻擊,一個失誤就有可能重傷。

而且這種直來直去的攻擊方式很好判斷攻擊方向和目標,所以不需要躲避,反應夠快,拉近距離戰鬥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白露看到三面冰牆之後則是微微偏頭,然後甩頭,控制著高壓水刀從側面斜切了過去,高壓水刀最強的是切割力,而且範圍大。

自然能量轉化的水遁不是吃素的,能凍碎鋼鐵,自然比鋼鐵更堅硬的冰牆如同切紙一樣被輕鬆一分為二,不過白露也看到了艾斯德斯繞過冰牆向自己沖了過來,比艾斯德斯更快的是數十枚寒光閃爍的冰梭。

剎那間,白露的瞳孔收縮幾次,仙術改變!

高壓水刀突然斷裂,從白露口中噴吐而出的冰水落地噴涌,繞著白露升起環形水牆擋下了所有的冰梭,下一瞬水牆變化一條盤旋的白色巨龍,貼著地面沖向了艾斯德斯,巨龍所過之處,地面被犁出一條覆蓋薄冰的壕溝。

艾斯德斯腳下一條冰柱將她推起,單手對著下方衝過頭正在仰頭張開大嘴向自己咬來的巨龍虛按。

咔咔咔···

密集的脆響聲中,巨龍的動作從頭部開始禁止,化作白色的堅冰,最後在後續龍身的慣性衝擊下寸寸碎裂,只留下一個比較完整的龍頭落在地上滾了兩圈。 「不瞞道兄,在下此次來並不是為了道兄而來的,而是為了道兄的道侶而來的!」

牧余也沒有隱瞞她來的目的,畢竟,這可是自家老祖吩咐的。

而且,她也已經確定了自己面前的那一個小女孩真的是和自家老祖同一種體質,萬靈體。

但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女孩身邊的這一個男子,雖然是一個半步聖人之上上的強者。

看起來兩人關係也十分的不簡單,只有可能兩人便是道侶。

原本對於老祖口中的那一些警告,沒有放在心上的她,見到林牡過後也不由得開始警記於心了。

畢竟,她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聖人顛覆,還沒有到達半步聖人之上,而眼前的這個男子,確實已經達到了那樣的地步。

在這個聖人之上的那一些強者不出世的時代,這樣級別的強者,這是諸天萬界當中最為強大的人了。

所以,她才會放下他作為諸天萬界當中最為強大的幾個勢力的掌門人心中的傲氣。

如果,林牡只不過是一個小世界當中的一個普通修鍊者,就算她記著自家老祖來之前對自己所說的那一些話,也絕對不會給她什麼好臉色。

可現在就不同了,這個男子完全是和自己站在同一級別,甚至還要比自己高一級別的存在,說話的語氣自然就變得有一些客氣了起來。

「為了安亦而來?」

林牡聽到這話之後出現的一絲疑惑之後,然後瞬間的就反應了過來。

「據說貴派的老祖也是一位萬靈體!」

林牡在內心當中已經放下了大部分警惕,看來這一次並不是什麼危險,相反對於安亦來說,而是一場莫大的機緣。

林牡現在已經有一些猜測,萬靈閣的那一位老總在一次偶然之下發現了安亦竟然是和她同一種體質,不由的生出來了一絲愛才之心。

所以才會把堂堂的萬靈閣的閣主給派出來親自來找安亦。

「道友可不簡單啊,在諸天萬界當中知道萬靈體的可沒有幾個。」

牧余聽到林牡的話之後頓時就睜大了雙眼,她沒有想到林牡竟然連這個都知道,而且看起來早就已經看出了他身邊的那一位道侶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體質。

「略懂略懂。」

林牡謙虛一笑,自然不可能把這都是系統告訴他的說出來。

寵妻成癮:腹黑老公請放手 「沒錯,我家老祖在一次偶然機會發現道友的道侶竟然是諸天萬界當中無數年都難得一見的萬靈體,而且和我家老祖是同一種體制,我家老祖不要再生出了一絲愛才之心,所以老祖才會派我親自來找這位姑娘!」

牧余見到林牡已經猜出了她來的目的,也沒有隱瞞什麼,直接的把一切都說了出來。

「不知姑娘是何意願!」

牧余說完之後別看向了安亦。

「對了,忘記和姑娘說了,我萬靈閣是諸天萬界當中最為強大的幾個勢力之一,在我閣當中有一位聖人之上的老祖親自坐鎮,而聖人之上便是諸天萬界當中站在了金字塔巔峰存在的人,就算是姑娘你的道侶離聖人之上還有很大的一段距離。」

…… 「而這一次就是我家老祖看上了姑娘的天賦,願意收姑娘為徒。」

「到時候姑娘一定會得到老祖的盡心儘力的培養,億萬年之後,姑娘也有很大的機會突破到那聖人之上,極為的強者站在金字塔的巔峰。」

牧余對著安亦介紹著。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況且道友你應該也清楚,在整個諸天萬界當中也只有我家老祖才能夠教好這位姑娘,別的人就算是另一位聖人之上的級彆強者,也沒有那個可能能夠教好姑娘。」

說完之後,彷彿還是有一些不放心,轉頭對著林牡說道。

按牧余看來,林牡現在也是處於朱天萬界當中最為強大的那一層次的人,對於萬靈閣那些特殊性,他應該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以這樣說,在整個諸天萬界當中再也找不出來第二個突破到聖人以上級彆強者的萬靈體。

「安亦,諸天萬界的概念我也和你說過,而那聖人之上級別的強者就是站在了諸天萬界的金字塔巔峰,哪怕是現在的我也還沒有摸到那個層次。」

「而現在諸天萬界當中一個聖人之上級別的強者,對你起了惜才之心,而且還是和你同樣體質的聖人之上級別的強者,有他的教導,你一定能夠突飛猛進再回來甚至能夠突破到聖人之上那樣強大的境界。」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而且,在我的考慮當中,就是過一段時間我就去厚著臉皮求那個萬靈閣的老祖,但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親自送上門來了。」

林牡看了看現在還在猶豫的安亦,在內心當中也知道她現在正在猶豫著什麼。

安亦現在並不想和自己分開。

自己可以算得上是安亦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成人的也是他唯一的依靠。

但是,自己對於安亦的體質並沒有任何的辦法,而且,自己在未來還會遇到無數的強敵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把安亦留在自己的身邊,這絕對是對他的不負責任,只要自己稍不注意安亦就極為有可能的隕落。

畢竟,他這個級別的強者大戰,安亦這樣這存在根本沒有多少可能能夠存活得下來。

而且,在諸天萬界當中除了萬靈閣的那一位老祖之外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教導安亦了。

再加上,有了一位聖人之上級別的強者的庇護,對於安亦來說,也是一件極為穩當的事情。

在這諸天萬界當中,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去動一個有著聖人之上強者庇護的人。

「可是,我還是有一點捨不得離開你。」

安亦何嘗又不知道呢,這些年以來,林牡也和她科普過關於諸天萬界當中的知識也知道了,聖人之上級別的強者在與諸天萬界當中,到底算得上是一種什麼樣級別的存在。

但是,到了這樣的時候,她內心當中還是有一些捨不得,捨不得和林牡分開。

「考慮的如何了!」

許久之後,牧余有些輕笑道。

她有的極為濃郁的自信,在昨天完成當中,還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拒絕一個聖人之上級彆強者收徒的意願。

…… 艾斯德斯沒有為那顆栩栩如生的龍頭轉移半分注意力,半蹲在冰柱上縱身一躍,來到了白露頭頂的上空,打了個響指,冰山墜落。

嘭!

白露發揮怪力技巧,腳下堅硬的凍土被踩出一個大坑,身形幾乎瞬間橫移躲開了冰山的範圍,準備好的水斷波緊隨其後發動,向著艾斯德斯橫掃而去。

艾斯德斯在身側製造了一面表面光滑的弧形冰遁,擺成一個特殊的角度,居然讓高壓水刀打滑,沒能第一時間切開冰遁,反而被艾斯德斯借力加速落地。

白露額角有一滴冷汗留下。

這真是個戰鬥經驗豐富,戰鬥本能也異常可怕的將軍,僅僅見過一次水斷波,就拿出了有效的應對方法,而且特別膽大,特別自信,如果剛剛的應對出現一點失誤,鋒利的高壓水刀就會在瞬間連盾牌帶人都一分為二!

異界好可怕,我想回老家!

白露在心底吐槽,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戰鬥什麼的,他才不虛嘞。

艾斯德斯看到白露的笑容,滿意的道:

「很好。」

說著手中軍刀橫斬,砍向了白露的脖子。

一塊冰塊悄無聲息的被鋒利軍刀一分為二,斷面光滑如鏡。

替身術!

白露和之前水龍被冰凍的一部分殘軀作交換,移到了艾斯德斯身後,身邊水汽凝結成一顆顆雨滴大的水珠飛了出去,在半空中拉長,形成密集的水針,看似纖細,實則破壞力十足,打穿人體輕而易舉!

水遁·天泣!

艾斯德斯頭也不回的在背後製造了一面冰盾,密集的噗嗤聲在下一秒響起又結束,艾斯德斯此時已經轉過身來,掃了一眼幾乎被打穿,外面跟篩子一樣的冰盾,一刀揮下。

白露的萬花筒瞳孔一縮,橫跨一步,原本站立的位置出現了一面高達數米、薄如蟬翼的冰層,從艾斯德斯腳下一直延伸到數十米外的地方,冰盾分成兩半落在地上,大地都被切開,出現一條明顯的白線。

薄如蟬翼的冰層居然沒有碎裂也沒有倒下!這層冰到底有多堅硬有多冰冷可想而知!

這一手,玩冰,或者說玩低溫玩的出神入化,直接依附在了無形無質的斬擊之中,防不勝防,

如果不是萬花筒明銳洞察力看破,白露絕對中招,未必會死,但絕對不好過!

白露深呼吸了一下,腳下一跺,堅硬的凍土因此炸裂,而白露的身影一個閃爍逼近了艾斯德斯,揮拳砸下。

轟!

厚重的冰牆直接被打穿,白露沒有停手,拳頭用力一握,手臂上的肌肉繃緊膨脹,生生將冰牆崩斷。

雖然身體在神力強化之後,肌肉、骨骼、血管都更加堅韌強壯,解放力量出現體型變化化解身體負荷的現象,但是堪稱恐怖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

時隔多年,白露再次,也是第一次主動展現『小型尾獸』的破壞力,完全解放的力量還有怪力加成,硬度超過鋼鐵的超低溫冰牆不堪一擊,逼得艾斯德斯不斷凝結冰牆阻擋和躲避,完全沒有反擊的時間。

艾斯德斯暫居劣勢,卻沒有絲毫緊迫感,反而帶著某種期待的笑意,看著白露狂暴的力量摧毀他的冰牆,在堅硬的凍土大地上砸出一個個大坑和縱橫交錯的裂縫。

很快的,艾斯德斯帶著白露繞了一大圈,被砸碎的冰牆碎塊更是鋪了一地。

附近一片區域的溫度也在迅速下降中,白露噴出的鼻息都能在空中形成細小的冰屑,寒冷異常。

艾斯德斯冰藍色的美眸微動,笑意更多了一些,第一次改變招式,沒有凝聚冰牆防禦,而是直接在白露腳下製造冰牆,將正在橫衝直撞的白露頂飛到了半空,同時另一根冰柱也從她腳下升起,卻是斜向的,迅速拉開了她和白露的距離。

艾斯德斯伸手按在冰柱之上,在白露即將落地的時候,冷冽的喊道:

「冰河時代!」

空氣直接結冰,一座前所未有,不規則的特大號冰塊憑空出現,直接將白露封鎮,僅僅是厚度便超過了十米,白露此時就好像被封在琥珀中蟲子,動彈不得。

艾斯德斯輕笑出聲,她的反擊從未停下,如果不是為了活捉白露,她才不會這麼麻煩。

白露想要掙脫,但身體不能動,僅僅靠肌肉繃緊的振動是崩不開這座巨大的冰塊,不禁苦笑,他也是被力量沖昏了頭,畢竟那種洶湧澎湃的力量感覺真是太好了,就好像拿了個鎚子,不管看什麼都想用砸的方式來解決。

嘛嘛,就這樣吧,任務完成!

白露對著冰塊外笑起來別有風采的美女將軍,計謀得逞的笑了笑,身上的顏色緩緩退去,變成了人形木雕。

在之前用水陣壁無死角防禦的時候白露就分出了木分身,本體則是用變身術變成了一個不起眼的冰梭混跡在艾斯德斯射出來冰梭當中,之後木分身狂暴攻擊時,誰會在意四散紛紛的冰牆碎片中的某一塊飛(被木分身丟)到哪裡了呢。

白露本來就不想打,而且不管什麼理由,他跑進人家軍帳,也不怪人家攻擊,雖然那位美女將軍特別好戰的樣子,但白露也沒什麼不滿,留下木分身拖延時間,順便滿足一下美女將軍戰鬥欲當做誤闖軍帳的賠禮,本體趁機直接逃之夭夭。

艾斯德斯見狀頓時知道自己被白露的把戲騙過了,並沒有惱怒,戰鬥中用任何手段都是正常的,只是暗道自己大意,回想了一下戰鬥經過就知道了怎麼回事。

這樣的分身她用冰塊也能做到,但是戰鬥力不到她的一半,而且需要在一定的距離內實時操控。

「真是狡猾的少年。」

艾斯德斯輕笑一聲,她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很期待能夠捕獲白露···很久沒有遇到能夠讓她感興趣的獵物了。

隨手打了個響指,所有大體積的冰塊崩潰成細小的冰屑消失在空氣中,完好的留下了白露的木雕,隨意的掃了一眼,意料之中,並沒有看到白露的身影。

在冰圍牆外整齊列隊,做出戰陣包圍圈的士兵們看到艾斯德斯孤身一人,頓時槍尾頓地發出巨響,振奮的大喊道:

「將軍萬勝!」

——————

PS:連續幾天大爆發,稍稍休息一下。 聖人之上已經是諸天萬界當中最為強大的力量了。

在諸天萬界當中,還從來沒有任何的存在能和聖人之上的強者去抗衡。

而一旦成為了聖人之上的弟子,那他就可以在諸天萬界當中橫著走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去動她,畢竟一位聖人之上的怒火可不是那麼輕易能夠承受得了的。

牧余才會如此的肯定,安亦是絕對不會拒絕這個要求的,就算這個女孩拒絕了她身邊的那一個半不聖人之上的存在,也絕對會替她答應的。

這位道友一定知道一位聖人之上的強者在諸天萬界當中到底是處於何種地位的

「考慮的如何了!」

牧余露出一絲笑容,對著還再有一些猶豫的安亦問道。

「答應吧,只要這樣你才能擁有強大的未來,而你的體質再也不會成為你修鍊路上的障礙,甚至還會成為你的幫助。」

「再說,在諸天萬界當中聖人之上的強者,已經是最為強大的存在了,說不定在未來我還要藉助你的名頭來作威作福!」

林牡有些開著玩笑的對著安亦說道。

這個時候答應下來對於安亦來說是極為正確的辦法。

在未來,安亦再也不用為了自己的體質而擔心。

「好,我答應!」

醫路坦途 安亦考慮了許久之後銀牙一咬,答應了下來,縱使在耐心當中再捨不得和林牡分開,但是她也知道,這一次自己答應下來,那些對自己最有利的辦法。

只有答應下來,自己在未來才有可能和林牡站在同一個位置,而不像現在這樣處處要他的守護。

所以,安亦才會如此決定下來,哪怕這是離開林牡一段時間,也要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起來,在未來才能站在他的身邊而不是只能遠遠的看著他的後背。

」好!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