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令淳擔任西江區委書記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早在廖永濤到寧陵和黃凌交換了意見之後,黃凌就在到省城辦事之際抽時間和趙國棟聚了一聚。黃凌、尤蓮香加上趙國棟三人就商討過西江區委書記人選,趙國棟不可能在回去擔任區委書記,誰最合適來挑起這副擔子,趙國棟和黃凌都覺得曾令淳目前是最合適人選,尤蓮香覺得曾令淳性格偏軟,但是目前也提不出更合適人選。

只是當時就西江區代區長人選三人沒有正式討論,沒想到當趙國棟回去參加常委會時,宗建這個傢伙已經獲得了黃凌、舒志高和嚴立民的一致首肯,也不知道這個傢伙走動用了哪路通天人馬說服了黃凌,讓對宗建並不十分感冒的黃凌最終點頭。

「嚴立民為了宗建到西江區可是費盡了心思。黃書記,喳叭舊秘口,都是前天黃書記才和我說起讓宗建到西江區

尤蓮香躺在水中,原本盤起的一綰青絲也取下髮網讓它浸在水中,如漂浮在水中的墨線,雪白滑膩的玉肌裸露在兩件套式的泳衣外一大截。胸、腹、肩,兩相映襯,黑白分明,炫目奪魄。

「讓宗建到西江區也是好事。要不簡虹怎麼能接任市委辦主任?」趙國棟笑了笑,瞅了一眼一直在尤蓮香身旁含笑不語的簡虹,「簡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我看其他兩位副秘書長也是眼巴巴的瞅著那位置呢,好好把尤姐討好一下。要不就替尤姐按摩按摩,讓尤姐出面替你到黃書記面前去爭一爭

「去去去,國棟,好好說話也沒個正經,該我努力我知道怎麼做,不過簡虹到市委資歷實在太淺了一點,未必能成,那兩個可是在市委裡邊打磨了多年的,萬一黃書記覺的他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去說也無用。

。尤蓮香白了趙國棟一眼,隨手拿起浴巾披在肩上,遮住趙國棟灼灼目光逡巡所在。

「尤姐,你說錯了,黃書記這人性格不是那種喜歡求平衡求團結的好好先生,他用人首先要看你是不是最合適的,用你能不能把工作做的讓他最滿意,簡虹在市委裡邊話少了一點,但和她資歷有關,但是我看把該她作的工作都處理愕井井有條,我看黃書記也能看得見趙國棟搖頭表示不同意尤蓮香意見,「大家都以為他會學祁予鴻那樣先來寧陵熟悉一段時間,不會有大動作。結果如何?他根本就不在乎你這些人怎麼看,因為你這些人阻擋不了他,連舒市長現在不也是暫避鋒銳么?」

說到最後一句趙國棟已經壓低聲音,這裡雖然是獨池,但是這一連串的岩池如破碎的珍珠灑落在這一處谷地里,一連串有十幾二十個池子。每個池子邊上都有一幢木屋。然後用帷幕將池子簡簡單單的圍起來。頗有些仙家福地的氣息,所以頗受高端人群歡迎。

趙國棟他們一行人來時雖然沒有多少人,但是那會兒還沒有到高峰期,而且好多池子也是被人預定包下,趙國棟提前打招呼也只能選一個比較偏遠僻靜的所在,但是難免有人從帷幕旁邊小徑路過,雖然看不見什麼,但是聲音卻能隱約聽見。

旅遊開發公司也加大了對溫泉的開發力度,尤其是淘出了多個大小不一的岩池並加以小幅度的整修。遍及整個谷地的岩池多達幾個個,大的足以容納幾個人,小的也能容納兩三人,將溫泉水巧妙的進行引流。形成這樣獨具匠心的風格,很快就在國內喜好泡溫泉的高端群體中引起了轟動。

來麒麟觀囫圇山享受自然美景之餘還可以盡情體味並不遜色與日本北海道溫泉的純天然溫泉,也使的這裡在節假日期間是人滿為患。提前一個月也未必能夠預定到,也只有在尋常時間還能預定到個置。旅遊開發公司也在進一步向玄陰冷深處開發,以求能聳開發出更多的岩池來滿足國內外客人的需要。

這也是即將更名為星浪旅遊的開發公司急切的想要募股增資的主要原因,一方面加大時麒麟觀一囫圇山風景區的進一步開發,另一方面也要對滄浪縣的滄浪谷和滄浪湖進行開發,以求最大限度的控制更多的旅遊資源。

「國棟,你小小子對黃書記鑽研得挺透徹啊?」尤蓮香瞥了一眼趙國棟,平靜的道:「這一次焦鳳鳴可能要進常委,史來禾又失手了。」

「哦,老焦最終還是把史來禾給咔嚓了?」趙國棟怔了一怔之後道:「尤姐,別用這樣眼光看我,不是我的錯,和我無關。」

「不是你的錯,但怎麼能和你無關?。尤蓮香嘆了一口氣,有些感觸的道:「老史也是命悖,和你爭奪常委,被你一腳踹下來,和魯能爭奪副市長失手,這一次眼見到金永健走了,你如果接金永健班,又得空一個常委出來,沒想到焦鳳鳴又搶先佔住了位置,這一步踩慢,那就是步步皆慢,老史在祁書記任上沒能起來到,黃書記對他不大感冒,這一耽擱下來不知道他這一輩子還能不能有機會再上進一步了。」 趙國棟無言以對。

史來禾自打和自己競爭市委常委失手之後,就像是失去了狀態,原來有祁予鴻在還看不出啥,但是黃凌來之後就明顯對曹集縣的花架子表現出了不滿,無論是招商引資還是上業經濟發展都不見起色,不見亮點。

先前喧囂的潮水退去,只剩下猙獰的礁石,光環褪盡,曹集中草藥基地建設陷入停頓狀態,三九葯業因為各種原因,一直沒有正式投入對中草藥基地的建設,這使得曹集的龍頭產業受到很大影響,而如今新任市委書記到來,曹集在黃凌心目中地位一降再降,甚至還排在了花林和聖陽二縣之後,史來禾眼下的處境可謂艱難無比。

「尤姐,這不能說怪我,老史自己也應該檢點自己的工作思路,我覺得條陽老焦的思路就比老史的路子要靈活寬泛得多,老史的思路就,一直定格於中藥材產業,這是不錯,但是一個藥材產業就能振興偌大一個曹集經濟?再看看條陽,雖然引進幾個大項目都沒有能成功,但是我看鳳鳴書記和如懷縣長並沒有氣餒,而是把目光放在中小項目上,條陽今年一年中小項目進入不小二十個,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奎陽經濟這兩年發展和他們兩人的這個思路有很大關係。」

鬼夫大人太生勐 趙國棟好好琢磨了一下言語,他知道尤蓮香和史來禾關係也很不錯,見到這一次焦鳳鳴上位又把史來禾給擠掉了,也有些感觸,但是史來禾路子不多,眼界不寬,再這樣下去,只怕他在曹集縣委書記這個位置上也坐不穩。

,所以你就竭力推薦劉如懷到開發區接替你的位置?」尤渾香也覺察到自己情緒,適時改換口吻。

「我推薦李澤海,黃書記不置可否,顯然不太滿意,我再不懂事兒也知道該換換湯頭了,劉如懷這人性格雖然不是很強勢,但是很善於團結同志,在奎陽縣政府班子中很有威信,和焦鳳鳴也是處得相當好,我在上一次黨校加快發展專題班時接觸過他,的確是個值得一交的同僚。」趙國棟並不掩飾什麼。

「國棟,我看章天放這個組織部長應該由你來當才對,你來寧陵才幾年,就能對寧陵幹部了解得這麼多?」尤蓮香瞪了趙國棟一眼,「噢,你推薦的幹部個個都是人才,你看不上的都是庸才?」

「咦,尤姐,你這話大帽子可扣得太重了,我是那樣的人么?劉如懷為人如何略加接觸不就知道了,陸蕊,劉縣長,噢,不,現在該叫劉書記了,劉書記到開發區這麼些日子了,你感覺怎麼樣,好好給尤姐介紹介紹。」趙國棟隨口問坐在尤蓮香一旁默默不語的陸蕊。

籃壇K神 ,剎書記啊,他這人很溫和,和趙書記您作風不大一樣,但是我覺得他分析事情很細緻準確,而且也能找到點子。」陸蕊在趙國棟和士蓮香兩人的目光注視下,有些緊張,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看見尤蓮香和趙國棟臉上都忍不住露出笑意,才知道二人不過是鬥鬥嘴開開玩笑。蒼

「尤姐,趙書記,你們倆就別鬧彆扭了,我看如懷書記進入狀態很快,和盧主任相處得也不錯,有趙書記打好的底子,開發區肯定能夠很快走上正軌。」簡虹笑著插言。

「還是簡虹善解人意啊,不過話說回來,以現在開發區的態勢,如果劉如懷都還不能趁勢好生運作一番,我看他這個黨上委書記就有些不稱職了,走其是有這個電力設備和材料製造基地名頭罩著,現在每個月至少都有多家沿海企業來考察,我看他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優化調整結構,有選擇性的發掘一些具有發展潛力、能上規模、科技含量高的企業來作為種子培養,力爭讓這一個產業優勢帶來的輻射作用覆蓋到全市,這才是最重要的,我也專門和他就此交換過意見。」

趙國棟話鋒一轉,落在認真傾聽自己話語的陸蕊臉上,,陸蕊,如懷書記和勉陽主任人都不錯,對你印象也很好,你自己要好好把握機會,我原本覺得如果說你在開發區那邊幹得不順心,可以讓尤姐幫你一把調到市委辦,但是現在我覺得其實你可以在開發區多鍛煉磨礪一段時間,這對你的成長很有幫助二」

「你自己也應該有意識的抓緊一切機會提高自己,除了招商引資方面之外,我覺得你應該更關注企業入駐開發區之後的後續服務工作,這是培養企業對開發區認同感的關鍵,但是我們很多幹部卻往往忽視了這一點,覺得企業已經落定,無法再搬家,賓主之勢易位,就忽略了對他們的後續幫扶支持和服務,這是一般開發區的通病,寧陵開發區想要和拉近與其他開發區的距離,那就必須要特別在這方面做出不一樣的表現。」

不僅僅是陸蕊,甚至包括尤蓮香和簡虹似乎都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別樣的含義,尤蓮香和簡虹都還在琢磨思索趙國棟怎麼會有這樣類似於道別的口吻,而陸蕊卻更是驚奇,「趙書記,您這番話應該和劉書記或者盧主任說也許更好,他們」

,陸蕊,我把這個話告訴你,就是希望你能夠在日常工作主動向領導提出這個觀點,這對於寧陵開發區發展很重要,當初我提出打造開發區和西江區軟環境,軟環境的核心就是無微不至的全方位服務意識,如果意識不到軟環境對於發展的重要性,那麼發展的就無從談起。」趙國棟加強了語氣,並且明確告知陸蕊這一點要由她來做到。

沒等陸蕊反應過來,士蓮香身體已經坐起來,甚至連浴巾落在水裡都沒有注意,飽滿浮凸的胸脯粉嫩如雪,肉光放放,看在趙國棟眼中似乎連周圍溫度都高了幾度。

,國棟,你好像話里有音啊,我聽你這口吻像是交代後事還是咋的?」尤蓮香鳳目含威,直視趙國棟。

「走姐,別這麼刻薄行不?」趙國棟苦笑,士蓮香和簡虹都不是一般化的敏感,自己話語里稍稍流露出一點味兒來,她們就嗅出了味道。

「哼,啥事兒對你士姐還瞞著掖著不成?」濤蓮香沒有理睬趙國棟的話頭,徑直問道:「有啥變故告訴我們!」

,不,不,真沒啥,不過我有一種預感,你們都在吆喝說我可能要接任金永健的工作,但是金永健已經到省環保局上任一個星期了,這個常務副市長也沒有明確,我還是這個寡人常委,嘿嘿,我就在琢磨是不是省裡邊另有考慮。」趙國棟在三人面前也沒啥好隱瞞的,「另外我也想了一想,經此一遭風波,省裡邊大概也覺得我這人有些頭角崢嶸,個人風格太突出,在寧陵這邊得罪人也不少,有些時候退一步也許更適合。」

,國棟,你這雲遮霧罩的說了半天,我都沒有聽明白你真實意思,是不是你不會留在寧陵,要走?」尤蓮香不耐煩的直接道:「不在寧陵,你要去哪兒?」

,這我哪兒知道?我只是有一種感覺而已,而且我在寧陵一呆就是快四年了,書記市長也換了兩茬兒,算算這常委裡邊,雖然我進常委時間最短,但是看看在常委里絕大部分都是從外邊過來的,也許組織上會覺得換一個環境有利於我的成長。」

趙國棟並沒有說假話,蔣蘊華已經在上個星期正式到通城擔任市委書記,大概也像通過戈靜的關係提出考慮調任自己到通城任職的想法,只是這跨市調整甚至可能要升上一格,哪怕是個常務副市長,那也需要得到省委主要領導的點頭,戈靜就算是很願意幫蔣蘊華,但是也需要尋找合適機會。

尤磐香稍一轉念,立即醒悟過來,你要到通城去?常務副市長?蔣蘊華招你去?」

趙國棟苦笑起來,這個女人果然厲害,啥東西稍稍一聯想就能琢磨出味道來,蔣蘊華和自己關係雖然不錯,但是也已經離開寧陵兩年了,但是尤蓮香隨時關注著全省人事的調整變化,蔣蘊華一出任通城市委書記,就引起了她的關注二

,也有這個可能吧,我在黨校學習時,蔣部長和我聊起過,當時基本上明確他要去通城了,他對通城經濟發展也很擔心,希望能夠找一個搭得上手的幫手去幫幫他,不過這得看省里的意思,一切都有可能。」

趙國棟這話一出立時引起了尤蓮香和簡虹的艷羨,黃凌看好他,這邊蔣蘊華也對他拋出了繡球,這小子還真夠吃香啊。

,國棟,你讓尤姐羨慕得眼睛發紅啊二」走蓮香站起身來搖搖頭,頗為感慨的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尤姐不服不行啊,不過不管你到哪兒,尤姐都支持你,你也記得還有士姐就行了。」

,走姐,我哪能忘了你,何況這事兒結果究竟如何也不知道,沒準兒我還真留在寧陵了呢。」趙國棟望著尤蓮香有些傷感迷離的眼神,笑了起來。

尤濤香披上浴巾起身出池,很隨意的敲了一下趙國棟的頭,略帶嬌嗔的味道道「記住你的話,日後尤姐又要你幫忙的時候,可不準推諉。」

尤蓮香白暫豐碩的臀肉就在池子台階上方頗有韻律的扭動起伏,漸漸消失在帷幕後。

向目標挺進,2200,……一」 趙國棟接到蔣蘊華電話時辦在床上賴著沒有起床他很少有這種現象不過在黨校學習即將結束時想到又要回到寧陵甚至還有可能是更偏遠的通城他心裡就說不出的鬱悶通城離安都雖然比寧陵距離安都遠不了多少但走路況卻遠不如引5國道開車少說也得六

個小時以上而且還得把你顛得七葷八素不可

於是乎昨夜和掣韻白狠狠瘋了一場加上中午又和徐春雁好生纏綿了一番雁姐那豐腴的**讓他這一場十八層樓高的電梯公寓歡愛真的如高空享受了一番**滋味難以自拔

國棟你在哪兒?蔣蘊華的聲音似乎有些低沉趙國棟感覺到對方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我在安都蔣部噢蔣書記您在哪兒?趙國棟一骨磚從床上爬了起來從睡夢中被驚醒過來的徐春雁正欲說話卻被趙國棟一手捂住嘴示意她不要做聲

我也在安都和戈部長在一起過來坐坐吧嗯有事兒蔣茁華語氣平和中有些抑鬱趙國棟一聽有戈靜在頓時來了精神自己黨校學習結束在即一直還沒有那準兒自己究竟會到哪兒這會兒突然得到蔣蘊華這樣一個消息簡直比吃了興奮劑還來勁兒

好蔣書記你們在哪兒?我馬上過來趙國棟伏在徐春雁豐腴的**上一隻手握住雁姐胸前那一隻**羊脂玉般的孔肌和紅莓一點惑人難捨趙國棟一邊內心嘆息一邊回答道

我們在錦江大廈二十二樓上的瞰湖閣你進來說一聲找我就行了蔣蘊華聲音略略高了一些

趙國棟連忙應道掛下電話有些亦戀不舍的又在雁姐的豐臀上扭了陰把這才起身徐春雁也知道對方肯定有重要的事情也不多言起身披著睡衣替趙國棟著衣整理趙國棟告訴她晚上要回來讓她吃了一驚她跡以為對方中午過來了晚上多半就」有事兒但是愛郎能來

她更是求之不得

趙國棟到了錦江大廈直接上了觀光電梯直奔十二樓

錦江大廈位於北湖與寧江之間是城北老地標性建築幾年前這幢十八層的高樓剛剛建起時在這一片也算是鶴立雞群不過這幾年高層建築日益增多三四十層的高樓大廈比比皆是這幢二十二層的大樓就有些不起眼了不過作為老資格五星級酒店錦江飯店還是在安

都頗有名氣的

趙國棟在吧台境一詢問身著一身旗袍的小姐帶著趙國棟繞過外面大廳的揚琴演奏現場徑直走進面臨北湖的p處包間

房間里是蔣蘊華和戈靜兩家人蔣蘊華的老婆趙國棟比較熟悉現在已經調到了安都市計生委而戈靜的支夫趙國棟還是第一次見到一番寒暄之後趙國棟這才知曉戈靜丈夫楊述清是廣州分區後勤部副部長一個貨真價實的少將

趙國棟很快就知曉了蔣蘊華招自己來的目的戈靜帶來一叮說不上好壞的消息

在上周的碰頭會上已經確定要對一些地市的班子進行微調像金永健這些甚至已經提前進行了調整寧陵市委書記黃凌向省委提出了由趙國棟任寧陵市人民政府常務副市長而蔣蘊華原本希望通過戈靜的路子能夠讓趙國棟到通城任常務副市長通城現任的常務副

市長即將擔任通城市委副書記

但是這個意見似乎遭到了省長應東流的反對應東流以趙國棟的優異表現為例向寧法提出應該多將省直機關職能部門一些副廳級幹部或者雖待提拔的處級幹部交流下掛到下邊地市去任職而且最好是一定三年讓這些幹部能夠在基層腳踏實地的幹些工作打磨鍛

煉提升綜合素質和能力

寧法似乎被應東流說動了心要求組織部對這方面要做一些調研準備對於像寧陵和通城這樣的偏遠地區寧法也贊同從省直機關下派幹部去而對於趙國棟的那排燕然天也提出了看法認為以趙國棟今年的表現和近期的一些風波建議趙國棟可以異地交換使用以便

更好的鍛煉成熟領導幹部

戈靜拿不準燕然天的態度究竟是什麼意思異地交換使用這個含義很複雜這一次雖然名義上是微調涉及地區卻很多但都不涉及主要領導也就是說在常委人選和政府副職里調整趙國棟作為寧陵市委常委調整到其他地區如果說也擔任一名普通常委比如兼任紀委

書記或者政法委書記抑或是市委秘書長這一類的職務意義又不大起碼也應該擔任常務副市長才算是不枉調整一回

但是縱觀其他地市需要調整的對象除了寧陵又通城以及懷慶之外而大多是以非常委副市長和常委中相對偏門的職位而懷慶市常務鼾市長據說寧法心目中早已經有了合適人選但是一直沒有明確所以戈靜也有些看不準燕然天打這張牌是啥意思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寧陵和通城似乎都沒有了趙國棟的戲通城和寧陵這私偏遠地區按照應東流的建議應當在省計委又省經委或者省財政廳這一類主管經濟財政這一類部門選拔優秀幹部前去任職

戈部長這麼說我現在也還處於待定狀態?趙國棟笑了起來笑聲爽朗動聽下周黨校學習就結束了我現在也是兩眼一抹黑還不知道我回去幹啥嘿嘿我還真沒有聽過一叮乾乾淨淨的常委啥職務不兼啥工作不分管這未免也太便宜我了吧光享受待遇不盡義務我怎麼

承受得起這樣的厚待?

我看等不到你黨校學習結束了星期一我就要到寧書記那裡去估計也就是兩三天之內的事情就要研究這一次人事變動我只在考慮你到哪兒更合適

戈靜恬靜的笑道:我聽蔣書記說你比較適合從事經濟工作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可以勝任寧陵或者通城的常務副市長工作而且蔣書記也很希望你去替他撐場面沒想到東流省長突發奇想而寧書記又被說動了心所以

見戈靜搖頭趙國棟忙道戈部長你不需要太過擔心我這人啥都干過屬於石頭下的野草扔哪兒都能生根發芽去不了通城和留不了寧陵我都不介意真的

呵呵國棟你有這份心就好我就是擔心你太失望不過以我的感覺這一次寧書記和東流省長對你的看法都不錯甚至連老燕都對你在抗洪救災中的組織協調能力讚不絕口我倒是感覺你會有一個更好的去處才對戈靜笑了起來顯然對趙國棟的心胸十分滿意

直到戈靜兩口子離開之後蔣蘊照的臉色才算是陰下來國棟真是不順啊去了通城一個星期才算是深刻感受到弱中更有弱中手的含義

被蔣蘊華這一句篡改了俗語逗得忍俊不禁趙國棟笑著道:怎麼通城讓你失望了?

失望是早就有的現在是快要讓我絕望了蔣蘊華苦中求樂的打趣著:你走在通城街上你就會發現原來寧陵城裡和安都市裡的土氣落在通城街上那就是洋氣了

就這個就讓蔣書記心如死灰了?趙國棟意似不信的反問道

當然不是這個還是你說的那幾點幹部觀念和基礎設施這兩個問題幾乎就是貧困地區的通病前者是主觀原因後者是客觀條件而主觀原因決定客觀條件反過來客觀條件又讓主觀原因變得更突出惡性循環難怪通城始終跳不出這個怪圈

蔣茁華似乎被沉重的壓力壓得老了幾歲雖然大背頭依然梳理得油光閃亮但是眼角的疲憊和皺紋卻證明他去這一周里就已經深深感受到現實困難的嚴峻性比起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這叮職位通城市委書記這個位置的確不那麼讓人愉悅雖然它也的確能給人帶

來一份榮耀

本想讓你和我一起去扛一扛這個擔子沒想到東流省長覺得讓省直機關來個佔優秀幹部來通城唉優秀幹部這年頭能稱得卜優秀的角色有幾個?鍍金走人的倒是不少國棟你們這一批當時采我們寧陵的有三個吧其他兩人我都完全沒有印象了我記憶中那兩人幾乎

割沒有在他們掛職所在地留下什麼印痕這也算是優秀?蔣蘊華苦笑著道

蔣書記別一竿子把人全打死而且我覺得應省長這個人做事作風也相當細緻我估計這一次選拔所謂優秀幹部恐怕不想上一次我們那樣絕大多數人純粹就是為了下去鍍金我看既然是應省長提出的這個意見就算是沒有你這個因素在其中只怕在人選考慮上戈部長

也得花些心思要不應省長那裡不好過關啊

兌現諾言目標直指2300 「我覺得在趙國棟同志的工作上安排上,不要囿於近前,趙國棟同志雖然年輕,但是工作能力和政治素養有目共睹。我翻閱過他的簡歷,很豐富嘛,公安局干過派出所長,也當過開發區管委會的副書記、副主任,又在省交通廳當過高速公路建設辦公室的常務副主任。

寧法安詳的坐在橢圓形會議桌的正央,語速很慢。

「浩然,我記憶沒錯的話,安桂、安渝兩條調整公路引進外資全資修建就是這個小伙的一大創舉,當然好像因為沒有申報直接和和黃以及其他幾家外交財團聯繫,還受到了批評,但是事實證明,這一創舉有力的促進了我們安原交通條件的極大改善,當然這不是趙國棟同志一個人的功勞,但是他這一在當時算得上是有些僭越的行為突破了我們的慣性思維,尋找到了一條嶄新的融資途徑。這也證明這位同志在工作思路上具有相當難得創新意識,而恰恰現在我們缺的就是這樣的幹部。」

寧法很少就一個地市的副職做這樣的點評和建議,這讓常委們都有些驚訝,固然趙國棟在抗洪救災表現卓越,贏得了央的表彰,但是寧評點的主題卻是他在日常工作的表現,特別是提及了安桂、安渝兩條高速公路的建設,這倒是很多常委們不知曉的。

泰浩然點頭表示有這麼一回事。

「在寧陵掛職三年多四年時間。嗯。後面都已經不能叫掛職了,四年三進步,不簡單啊,縣長、縣委書記再到市委常委,每一項工作上都做得很出色,我看了看組織部門對他的評價,也是工作作風鮮明,個人風格突然,踏實肯干,銳意進取,缺點是年齡和資歷上不足。」

「這個年齡和資歷上不足,我的理解是他太過於年輕,我覺得不少同志覺得年輕似乎就是一種不成熟不穩重的言外之意,我不這樣認為。年輕有朝氣有闖勁,更能創造性開展工作而不用背包袱,這就是優勢,嗯,資歷不足,我看了看,不能算資歷不足吧,從副縣長一步一步干到縣委書記,而且帶動了一個縣的城市面貌改變和經濟的騰飛,這樣的答卷難道還不算合格?」

寧法抬起目光,環視了四周一眼,常委們都意識到這大概是這位省委書記要對這個問題定板了。

「剛才然天書記對趙國棟同志的政治素質和作風給予了高度評價。我呢,對這個同志歷年的工作表現也有所了解,東流省長提出的意見很好,給年輕同志挑重擔不怕,是好事,只有不斷的給他們壓擔,讓他們熟悉更複雜的環境,他們才能在荊棘負重前行,才能在重壓下堅實成長。」

常委會終於結束了,燕然天和戈靜留了下來。

「然天,戈噬,既然常委會已經形成了一致意見,那就請你們而為儘管安排布置件下發,聽說這一批副廳級幹部培訓班就有不少在這一批涉及異地交流和調整的同志,你們要搶在培訓班結束之前,把這些工作安排下去,爭取讓他們儘快熟悉新環境,利用春節前這一作、檢查和會議最多的上他們多些機會熟悉自己新崗位。」

只剩下三人時,氣氛顯得寬鬆許多。

「寧書記,懷慶情況現在較為複雜,而且地處安都周邊,這些年經濟受到各方面因素影響,滑坡趨勢很明顯,我聽說和十州、通城一道列為我們安原省的三架破車,這個書面亟待改變。但是我感覺雖然他們市委書記、市長都到位大半年了,但是工作好像始終沒有打開書面,沒有太大起色,前段時間我去懷慶調研黨建工作,就專門和英祿同志交換過意見,他感覺壓力也很大,照成同志也是如此,所以我原本認為可能派一個政治成熟經驗豐富的同志去那裡協助工作。趙國棟同志能否用途這個位置我有些擔心啊。」

燕然天並不是掩飾自己對趙國棟的擔心,雖然已經在常委會上形成了意見,但是他作為分管黨群組乾的副書記既有責任也有義務向一把科闡明自己的觀點。

「然天,你的感覺和我一樣,我覺得他們兩們現在還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怎麼樣理順現在懷慶市縣兩級班關係的這團亂麻上,我覺得得他們的工作方向有些問題。」寧法點點頭,「懷慶窩案已經告一段落。工作重心應該轉移到發展主題上來,過分糾纏于于理清人事關係那是在舍本求末,你把重心轉移到發展上。站的高度不一,你就可以分清楚下邊幹部哪些是想要真心實意工作的,還是想地渾水摸魚博得你好感求官的。說一句難聽一點的話,你想求上進想當官,那你也得做出一點成績來不是?你得讓地方老百姓贊同你支持你擁護你不是?只知道為當官而當官。為謀私利求虛榮而當官,這種人絕不能用。」

「至於說趙國棟同志的任用上,然天你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我看這樣也好,把趙國棟放在這個位置上讓他去闖蕩一下沒有壞處,眼下懷慶幹部情緒低迷,死氣沉沉,缺乏昂揚向上的活力和朝氣,有些場合市委書記和市長不太好出面開炮。我覺得讓趙國棟去當一條鯰魚,攪活這一潭死水,未嘗不是好事。」

燕然天見寧法態度這樣堅定,也就不再多言,寧法又叮囑兩人做好日程安排,尤其是到通城和懷慶任職的幹部最好由戈靜親自去送一程,這有些超出規格,但是也足以顯示省委對這兩地的重視。

趙國棟萬萬沒有想到等來等去卻等到的是這樣一個結果。

不讓自己留在寧陵,不讓自己去通城,卻讓自己去懷慶,原因何在?

不是說懷慶好,從某些方面來說是太好,但從另一些方面來說就不好。

相比於寧陵和通城來說,懷慶經濟基礎那不可同日而語,作為安都周邊城市,懷慶的地理條件和交通狀況元勝於寧陵和通城,市轄縣兩區外加一個工業開發區,懷慶市委市府駐地所在的懷州區距離安都市區僅有七十五公里,最西端的歸寧縣縣城距離安都市區僅五十僅是,而懷慶距離安都太平國際機場也只有五十七公里。

懷慶曾經是安原乃至全國的機械設備工業基地,南重型機器廠,安原床廠,南鍋爐廠,安原石油鑽米設備廠,南冶金機械廠,號稱懷慶五朵金花,其工業產值在八十年代曾經一度僅次於安都市,但是進入十年代之後,懷慶經濟就處於緩慢下行狀態,由於多種原因。懷慶經濟在十年代期就滑落到了第三梯隊,不但被後起之秀綿州和建陽遠遠甩在後面,就連花果山和賓州也迅速超越了懷慶。

尤其是在前幾年古耀華執政時期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幹群關係惡化。懷慶經濟增加增速一直在全省末尾徘徊,最後古逃亡華翻般導致懷慶官場地震,使得懷慶善更是雪上加霜,眼下懷慶市委書記陳英祿是從藍山市市長調任,而市長何照成原來是懷慶市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也是懷慶窩案唯一一個敢於大明其道站出來自稱絕對清廉沒有沾染其的廳級幹部。

雖然懷慶窩案已經過去了近一年。但是懷慶窩案的影響是深遠,短時間內很難消除,從熊正林那裡趙國棟也得知由於懷慶窩案涉及人員太多,紀律在處理懷慶窩案問題上也是頗感棘手,尤其是難以區分那種正常的迎來送往逢年過節時的一些紙包問題,不少幹部查出經濟問題時。都以過節或者辦喜喪這種人情紅包作為解釋,這讓紀律在認定上也頗感頭疼,先後有多名處級幹部先期被定性為行賄受賄,但是後期卻又難以認定,只能以違紀論處,處理起來也是相當困難。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加上這個窩案曝光之後引起了廣泛關注,省紀律在處理這起案件時也是輕不得重不得,花了大半年時間,仍然還有相當遺留問題沒有得到妥善處理,這也嚴重的影響了懷慶地方幹部的工作積極性。

現在陳英祿和何照成二人仍然有相當大精力被牽在處理善後事宜。所以這大半年來懷慶經濟情況不但沒有起色,反而有繼續下滑跡象。初步預計懷慶今年經濟增長位列全省最後已成定局。

但是這並非說懷慶就一無可取之處,懷慶工業基礎較好,交通便利。雖然經濟經歷了多年的萎靡不振,但是良好的經濟基礎和教育基礎條件擺在那裡,尤其是安原理工學院和安原建築工程學院兩所頗有名聲工業工程類院校在懷慶,對於懷慶經濟發展有很大的助力。

問題在於自己現在去趟懷慶這一塘渾水有必要麼?陳英祿和何照成兩人現在都在懷慶舉步維艱,就像戈部長告訴自己的情況,自己將作為一條鯰魚丟進去,可以攪活整個潭水。可是自己這條鯰魚會不會被死水窒息死亡呢?

衝刺,衝刺! 趙國棟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來安慰自己。

省委組織部文件明天就將正式下發。包括自己在內的多名副廳級幹部將在這一次交流調整中一次到位,而明天也就是黨校培訓結束之日,明天上午省委副書記、省委黨校校長燕然天將出席畢業典禮,然後也許下午自己就要回寧陵準備徹底移交,然後就要到懷慶報到。

常務副市長,聽起來很好聽,但是趙國棟心情卻好不起來。

寧陵人熟地熟,三年多時間的工作也讓自己初步建立起了一個人脈圈子,這不是結黨營私,而是純粹因為工作原因能夠說到一條路上的志同道合者,最起碼也屬於能夠相互支持的同僚。就算是去通城也比懷慶強,至少蔣蘊華這個市委書記在那裡擺著,有這樣一個強力靠山,自己要在通城打開局面的難度也要小許多。

但是懷慶呢?

懷慶市委書記市長趙國棟都沒有任何印象和交道,也就是說純粹是路人,現在自己去又是擔任副職,也就是說還得像自己初到花林時那樣從頭開始,甚至比初到花林時情況還要惡劣,畢竟那會兒自己只是一個掛職副縣長,一般說來不會引起其他幹部領導的注意或者說敵視,而現在自己幾乎是虎口拔牙獨佔鰲頭。取了這個常務副市長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著瞅著這個位置,沒想到卻被自己這個外來戶拔了頭籌。

花林時還有一個意氣相投的縣委書記羅大海給自己紮起,現在懷慶呢?陳英祿和何照成從無交道,為人如何,性情喜好,工作作風,思維觀點,所有這一切他都一無所知,而且這兩位之間關係現在如何,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