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萬。」話音剛。加價聲立即就響了起來

「九千萬。」這次人直接提了兩千萬。也可以看出很多人對這種消息還是很重視的。

「一。」繼續有人出聲提價。

「一億一千萬。」還是出聲提價。人用最低提|來競拍。

「一億三萬。」-次有人一下子提了兩千萬。在誰也不知道這個提價的人是不是剛那個人。

「一億五千萬。」吳庸對著話筒發了27再次微微一愣。隨即去給吳庸倒了杯清心的綠茶來27的存在就是為吳庸服務的

「滴。」

鈴聲開始起。而且這就是著響。不到五分鐘。價格已經飆升到了兩億美金。

一件拍賣品再次突破了兩億。拍賣師臉上的笑容更濃了。如果最後一件拍賣品也能拍到兩億以上。他可以舒舒服服的好好生活上幾年了。

「兩億五千萬。」一道聲音再次響起。一直不斷的鈴聲突然中斷。好久沒響。

「兩億五千萬一次。還有沒有出價比兩億五千萬更高的。來買下這份絕密的信息。」拍賣師開始大聲叫了起來。吳庸猶豫了一下。最後拿起了話筒。

「兩億六千萬。」這是吳庸的出價。

「三億。」

一道聲音再次響起。一|子漲了四千萬讓大家都明白了。有人對這件拍賣品志在必的。一份機密文件。也就是一個絕密消息就值三億美金。

「億美金第一次。」

吳庸搖晃了一下。后還是放下了話筒。這個信息對他來說是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的費不著花那麼大的價錢來購。吳庸對後世的世界大事都有一定的了解。也算是提前知道一些吧。

「三億美金第三次。恭喜這位拍主。獲的這份絕密文件。」

拍賣師定了錘。吳庸也不在去想這分機密文件的來歷了。躺在椅上開始慢慢思考這份文件內容會是什麼。「打阿富汗是在911之後。不是今年。在之前。就只有北約轟炸南斯拉夫的事情了。」

吳庸眼睛猛然睜開。沒錯。具體什麼時間吳庸有些記不清。但吳庸記事情發生在99年。因為南斯拉夫華夏大使館被炸的時候。吳庸上輩子正好送一個兄弟回部隊。 https://tw.95zongcai.com/zc/61981/ 那兄弟咬牙切齒的要到部隊申請去和美國干仗的樣子給吳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好在沒買。估不是這件事也**不離十。柯林頓看來被逼急了。」吳庸嘴角露出了一笑意。

歷史上柯林頓是頂不住彈壓力向軍火商服軟才動的北約對南斯拉夫空襲。不過歷史已經被吳庸改變了不少。柯林頓因為非洲的事情現在的壓力比原來更多。難不保這場戰爭也會提前。

「下面。是今天拍會的最後一個拍賣品。這是一件高級物品。一件代表著身份和榮耀的物品。四十年代英國著名珠寶大師喬治親手設計製作出來的愛爾蘭之光」

拍賣師大聲的喊著。同時張開雙。兩個美麗的|姐共同推出一輛小車走了出來。車子上有一個小玻璃罩。裡面放置著一條項鏈。在燈光的照耀下這條項鏈散著迷人的光彩。

「這就是英國最著名的珠寶之一愛爾蘭之光。她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華貴。項鏈的鏈墜。乃是一枚10拉的巨大極品鑽石。單單這枚鑽石就已經讓無數的人瘋狂。」

拍賣手指著那枚華麗的項鏈。些歇嘶底的喊道:「愛爾蘭之光起拍價九千萬美金。每次提價最低一千萬美金。拍賣正式開始。」 會議和餐會一同進行著。

夏目的左側是那個紅髮女人,身穿m.h.r.r.制服的女書記,來到這裡的她是基於歷史再現,以『馬丁.路德』的身份成為改派的助力。

而在右側,則是武藏的副會長等人,他們似乎依舊在通神上聊得火熱的樣子。

隨後,夏目抬起頭,看到了就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馬德堡的市長,居里克。

拿起一杯咖啡的他對著眾人說道

「因為餐點需要一些時間,就準備了一些紅茶和咖啡,請慢慢享用,相信不會幹擾到這次會議。」

「tes。」

「jud。」

夏目本多.正純一起回應,後者看了一眼通神之後有些困擾用一個手刀將其關閉。

知道在場的所有人都準備好之後,居里克放下了手中的咖啡,作為主要會議成員的他率先說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現在這個時候並不是什麼交換情報,所以情報和信息的價值問題無法體現,因此先說和后說沒有多大的區別。

只是先說的話,可能會給他人一種『因為先說了所以不會扯謊』的感覺。

作為馬德堡的市長,居里克率先說出的是官方式感謝言辭。

「我代表馬德堡的市民感謝各位的援助。」

然後是——

「關於在這一次歷史再現上,『馬德保的掠奪』一共可以分為四個階段。而這四個階段中,無論任何一個階段都是十分重要,畢竟要保護的除了人民之外,還有這座城市。」

「jud。」

本多.正純有些無奈的打開了通神,她一邊滑動極東式的表示椊一邊說道

「而將這場戰役分為四個階段也是存在著理由吧,不只是羽柴那邊,m.h.r.r.的改派也是,都想要在分成的階段中取得優勢,以此來完成掠奪或者是假裝『被掠奪』。」

「jud。」

這回是武藏的書記涅申原。

「有關『馬德保的掠奪』相信各位都很清楚吧。這場戰役中更著名的情景在於城市投降之後。由於之前守軍和市民的頑強抵抗,當城市最終被佔領后。征服者出於報復或發泄心理將城市洗劫一空。在數天內屠殺了幾乎所有城市居民或俘虜走女子作為戰利品,將城市焚燒成一個巨大的廢墟。受害者大約有20000,另有10000婦女被帶走,而躲藏過浩劫的倖存者僅400餘人。因此。在歷史再現最末尾。是這邊的逃離和殘餘士兵的反撲。」

涅申原看著自己的通神,他的表情變了一下,將目光放在居里克身上

「這場馬格德堡之戰。成為了三十年戰爭中軍隊暴行的縮影,自這場災難之後,雙方軍隊愈加無所禁忌而瘋狂,或出於互相報復心理,以為受害者報仇為名義洗劫對方的人民。不管是舊派還是改派,紛紛指責對方是馬格德堡大火的決定原因,但無論如何,作為戰役勝利者的舊派一方,其洗劫罪行是無法開脫的。閣下的改派,也將成為未來悲劇的創造者啊。」

這是對,我等舊派所提出的一種『指責』嗎?居里克頓了一下,他在稍作思考後才回答涅申原

「tes,你說的沒錯,可是我們絕對將這場悲劇重演,也不會讓其發生在其他國家身上。」

居里克知道,對方之所以這麼說,是由於站在『拯救末世』的立場上,要是幫助了這邊而導致其他地區在日後遭到攻擊的話,『救世主』的立場未免會遭到影響。

這也就是,對未來的預想和防範嗎?

居里克看著武藏的人,果然,都不是什麼普通人吶。

就在這時,金髮全*裸突然從桌子上站了起來。

夏目將身前的咖啡一飲而盡,在苦澀的味道尚未退去的時候,他問道

「且不提武藏的行動,也先不去管對岸那群m.h.r.r.舊派的士兵,我想問問,現在的馬德堡,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是指?」

夏目指著上空的六護式法蘭西旗艦『狩獵館』。

「除了我們之外,你這邊要需要關心的是對聖聯的交代哦。」

就算現在聖聯在忙著進行戰後的恢復,但是絕對不會放鬆對這邊的監視。

對於聖聯側來說來,作為領導國家的k.p.a.italia若是想要尋求盟友的話,支持身為舊派的m.h.r.r.的羽柴再好不過。

除了可以獲得以為盟友之外,還能夠接著m.h.r.r.來針對p.a.oda採取相應行動。

雖說目前p.a.oda和m.h.r.r.是處於協同關係,可是作為一個擁有織田.信長,一個擁有羽柴.秀吉的兩個國家來說,為了完成歷史再現,不可能一直保持著協同關係。

那麼,目前的情況就可以很容易理解了,聖聯的k.p.a.italia才是馬德堡應該注意的對象,而不是此刻的羽柴。

聽到夏目這麼問,居里克沒有很快的回答出來。

從對方的提問來看,是要讓馬德堡確定六護式法蘭西的立場吧。

那麼——

「這個不需要擔心。」

回答這個問題的,不是居里克,而是本多.正純。

話語被打斷,居里克對著本多.正純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jud,本多.正純的長發飄轉,目光落在夏目身上。

「六護式法蘭西的全——總長閣下,是擔心聖聯出手干擾這邊的連同行動嗎?」

「tes,對於聖聯的k.p.a.italia的來說,m.h.r.r.的羽柴完勝才是最佳結果。」

「jud,的確如此,誰都不想要一個沒落的國家當做盟友,可針對這件事情,還是存在著突破點的,六護式法蘭西除了『輔助參與三十年戰爭的歷史再現』之外,還存在一個大義名分。」

那就是,本多.正純臉上露出了笑容。

「以上一任宰相,黎塞留鋪下的基石建造出前進的道路,六護式法蘭西擁有一個讓所有國家都無法反駁的理由。」(未完待續。。) 庸總算是見識到了富豪們對這種奢侈品的追捧,一個居然拍到了三億七千萬美金的高價。吳庸對最後一件拍賣品無動於衷倒讓27感到有些惑,按道理來說像吳庸這樣的年輕人應該對這種東西是最有興趣的。

三十六件拍賣品拍完,拍賣會也結束了,27拿起桌子上一個通話器按下了密碼說了幾聲,隨後便掛上了電話。

「先生,半個小時后我們會離開,您是兩個人一起來的,要不要一起回去?」

「一起吧!」吳庸想了一下,又接著說道:「我的東西什麼時候可以拿!」

「如果您現在能夠把貨款打進我們的賬戶內,今天晚上您就可以將您拍下的物品帶走!」27笑了笑,彎身說道。

「今天晚上有點了,明天吧!」吳庸搖了搖頭,兩億不是小數目,這麼晚了也不好去辦理。

半小時后,27帶著吳庸離開那小包廂,在外面的迷宮式建築連續轉了幾圈,就把吳庸領到了農莊的外面。

外面已;等著好幾十個人,於鎮海和張良他們帶著一些雇傭兵保鏢正焦急的等待著吳庸,他們沒想到吳庸會進去這麼長時間,若不是一直有人對他們解釋恐怕都要打進去了。

「老闆!」

見吳庸出來,幾十個人總算舒了口,於鎮海急忙湊上來,趙大海不在,貼身處理吳庸身邊瑣事的就變成他了。

「我沒事。赫力呢?」

「赫力先生已經在門外他剛才打了您地電話說是會在外面等您!」

「好。我知道了!」吳庸回過頭對又對27伸:了手:「謝謝你今天晚上地服務!」

27~微微一愣然是沒有經歷過樣地事。吳庸手伸出十多秒才急忙把自己地手遞過去:「為先生服務是應該地!」

吳庸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支票。唰唰地寫了一串數字「這個給你先走了。以後有緣再見!」

吳庸帶著自己地人離開了農莊力比他出來早一點。不過之間也沒相差多久。農莊有四個門。所有參加拍賣地人員會有裡面地人在不同時刻不同地門送出去。也是為了方便保密他們地身份。另外有一些人是特意用直升機接送地。

「怎麼樣,吳庸先生,買到什麼好東西了沒?」赫力熱情的和吳庸打著招呼,從自己的車上下來,一屁股又鑽進了吳庸的車裡。

「還行,收穫不錯!」想到那個皮袋子吳庸不由自主笑了笑。

「我也拍了一些,不過最後那個項鏈沒有拍到,可惜了!」赫力搖頭笑著,臉上還真露出一副遺憾的樣子。

「這種拍賣會不是一年一次嗎,以後還有機會!」吳庸哈哈笑了一聲咐於鎮海開車,車隊緩緩的離開了農莊。

第二天上午,吳庸便將兩億一千萬美金打進了拍賣場提供的賬號內多出的幾百萬是裝甲車剩餘技術的訂金,吳庸已經訂下了那種裝甲車全部的技術資料。

一個多小時后吳庸便秘密收到了昨天晚上拍下的東西,吳庸所要的東西居然是由這家酒店的老闆轉交的乎老闆根本就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對那兩份技術資料吳庸看都沒看,直接交給了張良讓他發給朱奇,此時吳庸已經完全被那件兩億美金買來的皮袋子給吸引住了。

皮袋子一出現,吳庸的心臟就不由自主的加快跳動,胸前的熱流也重新出現。

「你們,你們都先出去!」

吳庸把所有的人趕出自己的房間,鎖死門,才從特殊包裝袋中將那件皮袋子給拿出來。皮袋子出現在吳庸眼前的那一剎那間,吳庸突然有種心臟快要跳出來的刺痛感,險些暈厥過去。

心臟的痛感還在加劇,已經變成了絞痛,吳庸腦門上也冒出了冷汗,在快要承受不住的時候吳庸終於把皮袋子扔了出去,扔的遠遠的。

癱坐在地上,吳庸大口喘著氣,小心扒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胸膛心臟的位置。

「哦,天哪!」

吳庸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那個紅色的印子居然變成了紫色,而且還微微向外凸起,彷佛要從吳庸的體內蹦出來一般。

「這到底都是什麼鬼東西!」吳庸無奈的看著自己心臟的位置,這個印記曾經救過他不止一次,可從沒想到還會害他。

「好奇心害死人那!」吳庸此時反而後悔買下那個皮袋了,無力的整理好衣服,吳庸才用最大的聲音對外面喊道:「於鎮海!」

好在人都在外面,吳庸這不大的聲音被於鎮海立即聽到了,幾人敲門沒人應後果斷的撞開了房門,見吳庸倒在地上立即把他送進了醫院。

重生之神的十萬年 到醫院之後,吳庸胸前的印記已經變回了紅色,並且縮回了體內,吳庸也沒有了那種心臟絞痛的感覺了。醫生

胸前的匕首印記也沒有在意,很多人身上都有著稀奇記的,他們已經把吳庸這個印記當做了胎記。

………………………………………………

華夏鄭州,一間普通的民房內,一個老人突然站起人瞪著大眼睛看向西方。

「劍鞘歸位,神劍入鞘,不過好奇怪,為什麼突然又分開了?」

良久,老人才嘆了口氣:「這個人皇到底是誰,怎麼四處亂跑,一跑都是萬里之外讓我老頭子找都找不到!」

………………………………………………

在醫院檢查了一圈,吳庸身體也沒什麼毛病,補了些營養品之後便離開醫院返回了酒店,不過吳庸已經吩咐張良去把那皮袋子先收起來,那簡直就是自己的剋星。

吳庸回到酒店,剛才的事情還心有餘悸,張良已經帶著兩個億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吳庸才算是好一些。

「我們準備回國,讓張良帶著東西先回去,恩回去之後讓張良找個銀行先存起來,回頭把鑰匙密碼都給我!」

吳庸想下才頹廢的說道。

這樣一個東西,一接近就能讓吳庸臟絞痛快死的感覺,說是他的剋星也為錯。反正這東西如果落在了吳庸敵人的手裡,對他就是個災難。

吳庸不是沒想過毀掉,可一想起自己胸前這個印記的秘密又猶豫了雖然皮袋子會給他帶來很大的痛苦,不過吳庸還是相信一點,那個皮袋子和他身上的印記有著莫大的關係。

想到最後,他也只有把那東西先封起來以後在做打算了。

1998年3月5號,吳庸終於結束了第一的法國之行,希拉克親自派出飛機護航吳庸飛機險些被炸的事情已經是個國際新聞。

回到華夏,吳庸才一掃法國之行的鬱悶心情,不管怎麼說,那兩份技術資料吳庸都用得著,對非洲雇傭兵軍團幫助很大算是小有收穫了。

回到公司,先是詢問一下上次的事情,對方在陷害張志國計劃失敗后一直沒有採取什麼行動過暗流現在更急了,趙強已經把吳庸吩咐的事情做到了三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