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二三日吧。」

司馬防微微頷首,便已經有了打算。

三日後…………

溫縣前往洛陽的道路上,一輛馬車慢悠悠的走著,一點都不著急,裡面坐著的書生一點都不像是求功名利祿的書生。

「公子,真的不用加快速度?」

天子夢斃的消息已經傳遍大江南北,洛陽城已經是混亂一片,城中陰雲密布,殺機遍布,稍有不慎,踩雷了,這條小命就有可能會命喪黃泉。

「不急。」

「哎….」

駕駛著馬車的中年人嘆了一口氣,他也不曉得自個的老爹咋就給自己找了這一份這樣的差事,雖然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家主和老太爺都非常喜歡,甚至把他看做自己的子嗣。

只是…

他畢竟不姓司馬啊…..

「靈帝劉宏對自己可真的夠狠的!」

坐在馬車內的陳歡喃喃自語,外界傳聞,天子寢宮之內一片冰冷,冰窖中的藏冰消化的速度遠超以往,綜合這一點,陳歡就知道劉宏估計下令冰封自己的屍身。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利用何進牽制天下各個地方的諸侯主,同樣的也用張讓等人牽制何進。

一環扣著一環!

「接下來,就有好戲看了,兄妹反目?」

「哈哈哈~~~」

馬車內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剎那間把駕駛馬車的車夫給嚇了一跳,隨後,就在默默的感嘆自己命苦,咋就攤上了這樣的一位主。

溫縣司馬府邸中

「父親。」

「人走了吧。」

「走了。」

司馬防站在司馬儁的身後,輕輕的為其父揉捏著肩膀,說話的聲音都是輕聲細語的,生怕打擾到他的父親。

「這孩子機靈,做事沉穩,看事也看的夠清楚,德操算是後繼有人了。」司馬儁靜靠在太師椅上,眯著眼看向外頭刺眼的太陽:「這孩子今後是一個人物,正如他所料那樣,何進兄妹二人要反目成仇,建公,派人立即把洛陽城內司馬家的人全部抽回河內,斷然不能留在洛陽。」

「父親,這是為何?」

新帝繼位,洛陽城亂歸亂,但這個時候卻是謀求利益的時候,此時此刻退兵,司馬防有點看不懂其父司馬儁這一步下的是什麼棋了。

「天下要亂了,建公啊這麼多年過去了,難道是權勢讓你蒙蔽了雙眼,叔弼這孩子就看懂了,也嗅出了味道,所以他去了洛陽。」

「這…..」

「哎,何遂高不過是一介屠夫,何氏又不過是一介婦人能有什麼手段,至於張讓趙忠等人用的手段往往是見不得人的手段,難登大雅之堂。建公,你說說看要是有朝一日棋手變棋子,會落得什麼下場。」

一語驚醒夢中人,司馬防瞬間恍然大悟,當即讓其子司馬朗過來。

「伯達,你速速把洛陽的人手抽調回來,不能有一刻的停留。」

公子白臉紅眉,狹長的睫毛,挺高的鼻樑,颯爽的英氣,朝朝蓬勃很快的就感染了眾人,起碼司馬儁覺得自己精神了不少。

「稟祖父、父親,數日前,孩兒已經讓人把身處在洛陽的人手抽回河內,算一下日子,今日應該到了。」

司馬儁頗為欣慰的笑了,而司馬防則是楞了一下,隨之捋著鬍鬚得意的笑了起來,有子如此,司馬家安矣。

「伯達,可是叔弼告知與你?」

「祖父,叔弼只是曾與我講,帝王之道在於制衡,今靈帝夢斃,留一個幼兒與婦道人家在世,著實危險,如此,孫兒心裡便已經有數。」

司馬朗抬起頭與司馬儁雙眸對視,絲毫沒有半點的遮掩。

坦蕩!

君子坦蕩蕩!

「好…好!好啊!!」

笑了!

已經年近七十有餘的司馬儁拍手大笑,本來他以為他的大孫兒這輩子只能當個守成之主,如今想來卻是他看走眼了,不僅是守成之主,亦是開疆擴土的人才。

「我司馬家興矣!」

「百年之後,老夫就算到了九泉之下也可以向列祖列宗交代!」

大孫子已經鋒芒初露,二孫子也是神光內斂,這二人已經讓司馬儁看到司馬家興盛強大的希望!本來在他的設想中,他用著餘生來培養二孫子司馬懿,把司馬家交在二孫子的手上,好讓司馬家更進一步,列為金字塔的頂端。

司馬朗的成長對於司馬儁而言完全是一個意外,只不過這個意外,是意外之喜。

「阿醇吩咐下去,老夫要大擺宴席三天!」

「諾!」

人逢喜事精神爽,垂垂老矣的司馬儁一瞬間精神抖擻,拍著司馬朗的手背,心中大感欣慰。

「建公,讓孔明一同過來吧,這兩年辛苦他了。」

「諾!」

後山中,胡昭聽聞老太爺司馬儁要大擺宴席,思緒一下子飛到了不知道何處,腦海中有的只有當日與他並肩而立的青年的身影。

「孔明可是念叔弼了。」

「是啊,也不知道他如今到了洛陽沒有。」

胡昭微微頷首,就這樣倚欄而靠,慢慢的陷入沉思中。

月余前

他與陳歡就站在這裡,那時他曾聞陳歡,今後可願意與他為鄰,做一閑雲野鶴,不理這世事俗事,專心研究儒家經典,好今後著書立作,功成名就。

那時他就站在哪裡,望著外面的風景,笑道:「不求名留青史,只求聞達於諸侯,名傳與天下。」

聞達與諸侯!名傳與天下!

「建公兄,你說人的追求不一樣,心態就會不同?」

驀然間的回頭一問,倒是把司馬防問的一愣一愣的,隨後,司馬防捋著鬍鬚道:「這是自然。」 幸干科洛西莫和他所領導的墨加哥黑幫來說,再想反嘉忖億穴在太晚了。

8年7月,o日,美國芝加哥歷史上最大的黑幫火併開始!

是夜,青幫2oo餘人開始掃蕩科洛西莫的大本營。

在這,聚集了科洛西莫大約八十名的得力幹將。

青幫大舉出現的時候,科洛西莫和他的同黨根本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一直等到槍聲在外響起,科洛西莫和他的同黨這才匆忙應戰。

但是,左輪槍和少量步槍組成的火力,卻根本無法阻擋住青幫的進攻!

看著夕。面的一切,科洛西莫目瞪口呆!

這哪裡是黑幫火併?自己簡直就是和一群軍人作戰!

對方什麼都有,從手槍到步槍、從步槍到卡賓槍、從卡賓槍到機槍。甚至,科洛西莫還聽到了一聲聲手榴彈的爆炸聲

坐在遠處轎車裡的杜月笙,微微閉著眼睛,似乎正在享受著這美妙的音樂

感謝芝加哥警察的大力協助。這才能讓自己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摸到了科洛西莫的老巢,把他們來個一窩端!

小四走到了車窗前小心冉了句:「杜先生,要留活口嗎?」

杜月笙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把窗戶搖了起來

青幫不斷的攻了進去,科洛西莫的手下傷亡慘重,節節敗退!

而這個時候,科洛西莫居然想到了一個荒誕,也許即便躲過這劫也會讓他永遠抬不起頭來的主意:

報警!

黑幫尋求警察的保護!

電話直接打到了比斯利局長的辦公室,謝天謝地,局長還在!

當科洛西真把全部情況報告完畢,並且請求比斯利儘快出動警察之後,局長大人只懶洋洋的說了三個字:

「知道了!」

然後,電話就掛斷了科洛西莫最後的希望也徹底破滅,他決心拋棄自己的手下,逃命!

當科洛西莫從後院跑出來的時候。忽然現對方有幾個人正在後面緊緊追趕。

科洛西莫慌不選路,竟然跑了了一個弄堂。

上帝保估!科洛西莫竟然看到了一輛警車!

「救命!救命!」科洛西莫大聲叫了起來。

警察注意到了他,科洛西莫現,對方竟然是自己的老熟人費根隊長!

「救我,救我!」科洛西莫跌跌撞撞的跑了過去。

「科洛西莫先生,您怎麼了?」費根滿臉驚訝的扶住了他。

「有人,殺我」科洛西莫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但就在這個時候。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費根隊長,狠狠的一槍托砸在了科洛西莫的腦袋上。

科洛西莫昏了過去一

小四帶著人沖了過來,看到昏迷在地上的科洛西莫,笑了下,揮了揮手,很快上來兩個人,把科洛西莫裝在了一個麻袋裡

「隊長,你們可以去了,在科洛西莫家中,藏匿著大量的武器,酒。當然,還有一萬美元的現金。小四特彆強調了「現金」這兩個字酬

次日,芝加哥警察局宣布芝加哥黑幫大火併,在火併中,有四十八個人身亡!

在介紹案情的時候,比斯利局長特別著重介紹這是一次黑幫之間的內鬥!

在內鬥中,芝加哥當地最大黑幫頭子科洛西莫的屍體被現扔在了一個垃圾場中。而同時,局長還躊躇滿志地宣布。警方在科洛西莫家中查獲了武器。以及私酒,為此立下大功的,是費根隊長!

當然,沒有提到那一萬美元的事」

科洛西莫的幫派,就這樣被徹底剷除了!

隨後,在杜月笙和青幫的壓力之下。芝加哥的那些小幫派一起召開了會議,會議最後表決,芝加哥屬於青幫,屬於杜月笙!

一切在芝加哥進行的交易,都必須通過青幫!

一個新的芝加哥國王誕生:

杜月笙!

芝加哥新的秩序建立了,從現在開始,芝加哥將成為美國最「乾淨」破案率最該,最適合居住的城市。

因為這座城市,將處於青幫和杜月笙的保護之下

「讓我們用美國人最友善的掌聲,歡迎中國大總統蕭天!」

國會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不少議員起立歡呼,目送蕭天緩步走上講台。

「謝謝議長先生,謝謝眾位議員。」蕭天微微點了下頭:

「很高興這次能有機會在美國國會言,這次我出訪的最後一戰,但希望不是最後一次出訪…」

議員們出了笑聲,蕭天說道:

「眾所周知,中美兩國之間之前雖然有過摩擦,但心正在循著良好的道路前國是第個講行庚午盤家。對於這一點我表示讚賞。

世界大戰已經結束了,在這場戰爭中,中國和美國為協約國取得最後冊利,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甚至可以說,沒有中國和美國。也許現在戰爭還在繼續進行著。

戰爭結束了,新的秩序應該建立了。我認為在遠東,應該由中國來領導新的秩序,在西方,這個新秩序的領導者則應該是美國」

議員們全體起立,以最熱烈的掌聲送給蕭天!

等到掌聲停止,蕭天說道:「那麼對於東西方的兩個領導者來說。需要更加密切的配合,更加緊密的合作,才能維護世界新的秩序。

我們彼此的經濟代表團已經在北京進行了會談,從今年開始,一年內中美雙方的貿易額保守估計將會到達八億美元!

議員們,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能夠解決大量的工作問題,起碼,當美國人知道后,外面罷工遊行的隊伍會減少很多,也許對我的歡迎會更加隆重一些…」

這次,所有的議員響亮的笑了起來。

誰說中國人不懂幽默?

美國方面這次因為全國性的罷工遊行問題,沒有舉行盛大招待會迎接蕭天,和英法相比實在寒酸了些。這讓美國人的心裡未免有些不太舒服。

不過,蕭天的話卻巧妙的化解了這一尷尬。

蕭天的聲音再度在議員們的耳邊響起:

「中國正在進入一個全展的時期,美國也是。中美關係的意義和影響遠遠出雙邊範疇,世界的展離不開中國和美國的合作。

要合作,不要敵對和競爭,中美間的彼此競爭,只會讓其它國家有可趁之機,這點是我們雙方都不願意看到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