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歐洲國家有辦法製造麻煩。

根據戰後公布的信息,月舊日。也就是雙邊磋商還在進行的時候。法德意就通過駐瑞士大使向美國與加拿大傳遞了與共和國6戰隊即將在北美大6登6的情報,而這份情報在轉遞過程中曾經落入瑞士官方手中。雖然這份情報的信息非常有限。既沒有提到詳細的登6地點,又沒有提到準確的登6時間,甚至沒有提到登6部隊兵力,以及登6作戰的起方式等等基本信息,但是由歐洲國家出的警告自然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對美加兩國進行反登6準備有很大幫助。

顯然,談判不會取得任何結果。

萬幸的是,北美洲大6東部海岸線並不崎嶇,而且適合登6的海灘並不少。更重要的是,共和國海軍6戰隊已經進入立體登6作戰時代。登6作戰受地理因素的影響非常加上以海上基地為依託,甚至不需要佔領前進基地。對被動防禦的美加兩國來說,要在長達數千千米的海岸線上設置防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說,在收到警報后,美加兩國只能有選擇性的加強某些地區的防禦。

這其中,自然包括卡伯特海峽南北的新斯科舍半島與紐芬蘭島。

因為新斯科舍半島連接著布倫瑞克省,而布倫瑞克省就挨著美國東北的緬因州,所以美加當局先防備的就是新斯科舍半島。當然,紐芬蘭島只是一座島嶼,即便北面距離魁北克省非常近,共和國6戰隊在紐芬蘭島上岸之後,仍然得進行二次登6,才能踏上北美州大6,也才有可能進軍加拿大,美加兩國當局都認為共和國6戰隊登6紐芬蘭島的可能性不會過新斯科舍半島,因此部署在紐芬蘭島的防禦兵力遠不如斯科舍半島,甚至比不上聖勞倫斯河北岸地區。

當然,美加軍隊的行動沒有能夠逃過共和國的監視。

因為共和國在進軍美國的時候,戰略打擊先對付的就是美國的航天能力,所以到共和國6戰隊準備登6的時候,美國已經喪失了制天權。對共和國天軍射的航天器的威脅降到了最低限度。正是如此,在勁3年的時候,共和國當局加強了航天射,並且在月份之前搭建起了基本的軍事衛星網路。也就是說。即便不出動偵察機,共和國天軍也能準確掌握美加兩國東海岸地區的情況。

受此影響,談判更加不可能有任何收穫。。「軍事偵察影響最大的壞是登6作戰行「※

明刀日,在談判無果的情況下,共和國當局主動提出結束談判。

從戰後公車的資料來看,歐洲談判代表在接到終止會晤的消息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聯繫美國駐瑞士大使,把消息了出去。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共和國6戰隊將在數個小小時后登上北美洲大6。

事實上,直到明刃日,登6作戰才正式打響。

原因無二,原本計共在月據日上午進行登6作戰行動因為突然變化的氣候,不得不推遲到羽日,最後延遲到刃日,直到北大西洋上的風暴有所減弱,能夠讓垂直起降運輸機安全起飛與降落之後,登6作戰行動才正式開始。

共和國6戰隊的上岸地點不是新斯科舍半島,而是紐芬蘭島。

顯然,這與美加軍隊的預料截然相反。

問題是,這才只是個開始。

就在美加軍隊向聖勞倫斯河北岸集結,準備對付在魁北克省上岸的共和國6戰隊的時候,共和國6戰隊以最快的度起了二次登6,而且登6地點不是魁北克省,也不是南面的新斯科舍半島,而是位於聖勞倫斯灣中央的安蒂科斯蒂島。

與此同時,共和國海軍的2支主力艦隊與支火力支援艦隊從卡帕特海峽進入了聖勞倫斯灣,並且用猛烈的炮火打垮了好幾支正在轉移的美加軍隊。

到這個時候,美國當局不得不相信。共和**隊的日的地不是華盛頓,而是涯太華。

進軍涅太華的最佳路線肯定不在6地上,而是沿著聖勞倫斯河北上。也就就說,共和國6戰隊在紐芬蘭島與安蒂科斯蒂島上上岸的主要目的是引開美加軍隊,讓躲在堅固防禦工事裡面的敵人暴露在炮火之下。再用艦隊炮火殺傷美加軍隊的有生力量。這樣一來,等到共和國艦隊逆流而上的時候,就不會受到兩岸守軍的威脅。受此影響,6月日,也就是共和國6戰隊上岸的第三天,美軍不顧加拿大當局的強烈反對,炸掉了聖勞倫斯河上的數座大壩,並且將2o多艘被堵在河道里的大型船隻拖到魁北克的河口處,以自沉的方式堵死了河口。為了加強防禦,在隨後的幾天之內,美軍還在河道里部署了數萬枚水雷,並且在河道沿岸設置了多處爆破地點,只要共和國的艦隊逆流而上,美軍就將以爆破的方式。用數億噸泥沙堵死整條河流。反正美軍的目的只有一個,阻止共和國艦隊進入涯太華,也阻止共和國艦隊進入五大湖。

問題是,這種瘋狂的舉措並沒有任何實際效果。

美軍忘記了一點,即共和國6戰隊完全不需要沿河道行動,在垂直起降運輸機的支持下,能夠以立體突擊的方式攻打方圓上千千米範圍內的目標。也就是說,共和國海軍只需要將海上基地部署在聖勞倫斯灣。就能讓6戰隊攻打涯太華,佔領加拿大東南部地區,而這也是加拿大最達與人口最集中的地區。

事實上,共和國6戰隊確實是這麼做的。

兩次登6之後,共和國6戰隊沒有急著起第三次登6,而是以規模突擊消耗美加軍隊的戰鬥力。協助艦隊打擊美加軍隊的遠程炮兵。

6月4日,第一座海上基地進入聖勞倫斯灣。

接下來的數日內,又有座海上基地進入聖勞倫斯灣。組成了海上基地群。

直到這個時候,共和國6戰隊才開始考慮登6北美州大6。

問題是,在進攻目的上,6戰隊與最高統帥部有著完全不同的看法。

最高統帥部的意思很明確,即6戰隊應該選擇涯太華,佔領加拿大的都。雖然這不見得能夠使加拿大承認戰敗,但是加拿大不是美國那樣的國家,這個人口剛剛過億的國家也就不可能像美國那樣,選擇另外一座城市作為都。更重要的是,濕太華所在的東部地區是加拿大的核心地區,全國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在這一地區。也就是說,只要共和國6戰隊證明有能力打下涯太華,加拿大人就會做出理智選擇。

聳然,6戰隊並不這麼看。

在6戰隊眼裡,攻佔涅太華,只能使加拿大人同仇敵愾,進行更加猛烈的抵抗。即便退一萬步,加拿大當局願意投降,美國也不會讓最後的盟國墨西哥已經在心年底宣布脫離西約集團,並且永就這麼退出戰爭,肯定會想方設法的讓加拿大繼續打下去,所以會挾持加拿大政府,甚至有可能扶持一個愧儡政權。

受此影響,6戰隊認為應該用一次大縱深突擊攻入美國境內!

當然,到底怎麼打,還是得看實際情況!

替新書《亂世英雄》求2月月票。以及各位兄弟。月的保底月票。兄弟們,讓我們在,2月一起戰鬥吧! 白雅心中的疑惑還是沒有解除,要是不能知道葉惜的真實身份,她會接連幾天都處於胡亂揣測的狀態中。

所以在車內她就忍不住好奇的詢問道:「爸,您剛才對葉惜怎麼那麼客氣?貌似沒有這個必要吧,她不就是蘇沐的未婚妻嗎?至於您那樣對待嗎?還有後來怎麼冒出個葉總,我還以為您是和葉錦俐說話,沒想到還是葉惜。盛世騰龍又是怎麼回事?這個和葉惜有什麼關係?」

「你難道不知道盛世騰龍嗎?」白修明雙眼微閉,閉目養神。

「知道啊,我怎麼能不知道盛世騰龍?」白雅撅嘴道。

白修明沒有想要揭穿白雅,笑著道:「小雅,如果有可能的話,盡量和葉惜搞好關係,這對你的將來是有好處的。不說葉惜對你照顧不照顧,就說你要是能從葉惜身上學到點東西的話,對你的事業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也就是你現在經營的公司還不錯,要是真的有困難,我倒想要讓你跟隨葉惜後面磨練一段時間。」

「不是吧老爸,你就這麼看不起你女兒啊,我也算是女強人哦!」白雅摟抱著白修明手臂不依不饒道。

「這個還真的不是看不起你的問題,是我對葉惜太過重視。你不知道葉惜的盛世騰龍到底有多大嗎?我這麼和你說吧,要是盛世騰龍落戶國內任何一個省份,都能將這個省份的經濟發展往前推動至少十年。假如說落戶咱們西都省的話,咱們省的經濟指標更是會大踏步前進。盛世騰龍作為一個大型跨國巨鱷,在國際上做出來的幾次漂亮商業狙擊案,兼并案,都可以用來堪當典範教科書。」

「你根本就不清楚葉惜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到底擁有著什麼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能力。你老爸是省委常委不錯。但你知道嗎?葉惜所結交的人全都是國外總統級別的。你真的認為我在她面前就該有多少優越感嗎?單單以蘇沐未婚妻身份出現的她,是沒有必要讓我如何重視。但要是說化身為盛世騰龍總裁,作為一個執掌著如此金錢帝國的女皇般人物,你說我不該對她重視嗎?」白修明微閉的雙眼,在說到這些時猛然張開,迸射出兩道奪人精光。這刻的他像是一頭下山猛虎般氣勢如虹。

而且葉惜還有個身份白修明並沒有提,她老子可不僅僅是省委常委,而且還是省委書記呢。

「梁濱,上班后請遠東市長過來一趟,同時讓招商局局長也過來,帶著相關招商資料。這次是咱們天州市的一次機會,不管是以什麼樣的理由和身份得到這次機會,既然得到就要抓住。」

「是。」

白雅早就震驚的無與倫比,腦海中始終沒有辦法將剛才溫柔可人的葉惜和威風凜凜的女皇聯繫起來?難道說這就是做女人的差別嗎?白雅從來都不認為自己缺錢。有時候反而認為是很有錢。

只要有錢就說明她是成功的企業家,但現在看來,自己這個所謂的企業家和葉惜根本就沒有辦法相比,連給人家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葉惜,你到底是什麼樣的龐然大物?

市區一家四星級酒店中。

既然是來天州市玩的,那就要好好的玩。中午怎麼說都要找個休息地方不是?所以說蘇沐就帶著葉惜和葉錦俐來到這家就近的酒店中。這對姐妹一起去洗澡換衣服了,蘇沐則在客廳候著。

他現在最在乎的就是葉惜的心情好壞,至於說到其餘事。對他而言都是無足輕重的,而現在葉惜的心情明顯是不錯的。這就夠了。

叮鈴鈴。

就在蘇沐靠沙發上,隨意翻閱著一本雜質的時候,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誰打過來的后,他趕緊接通,那邊傳來的便是葉安邦有些緊張的聲音。

能讓葉安邦如此態度。事情肯定不小。蘇沐沒有敢遲疑,急忙洗耳恭聽。

「蘇沐,小惜和你在一起的吧?我剛才給她打電話沒有人接聽。」

「嗯,葉叔,在呢。她和錦俐正在洗澡呢,因為看她最近心情不好,所以說我帶她出來散散心的。」蘇沐趕緊說道。

「葉錦俐也在嗎?那更好,等到她們兩個出來后告訴她們,尤其是告訴小惜,不要想太多,我現在已經動身趕往京城,讓她也馬上過去。」葉安邦聲音低沉道。

「葉叔,難道說?」一個不好的感覺湧上蘇沐心頭。

「是的,就在剛才我接到電話,小惜她爺爺這次恐怕是沒有辦法扛過去,凶多吉少。這或許是她能見到爺爺的最後一面,她爺爺點名想要見她和你,你也跟著她一起過來吧。」葉安邦竭力控制著自己不安的心情,讓聲音保持平靜狀態,但他卻沒有辦法做到真正的心如止水,要是說蘇沐在葉安邦身邊的話,就能發現一向強勢冷靜的他,如今手指都在哆嗦。

「好,您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了。」蘇沐趕緊道。

咣當。

就在這個手機掛掉時,從門口處忽然間傳來一道清脆的木梳落地聲,葉惜滿臉獃滯的站著,在她身邊是同樣神情的葉錦俐。

這對姐妹就那樣默默站立,誰也沒有開口說話,但她們的嬌軀都開始有所顫抖,能看出來她們心情是如何激動。猶然沒有擦乾的頭髮,一滴滴水珠順著髮絲向下掉落在地,摔得粉碎,宛如她們此刻的心情。

「剛才是我爸打過來的電話嗎?」葉惜顫抖著問道。

「是的,剛才就是葉叔叔打過來的電話,說讓咱們現在就起身趕往京城,葉老恐怕是不行了。」蘇沐走上前,將葉惜擁抱在懷中輕聲說道,手掌拍著她後背竭力安撫住她波動不安的情緒。

葉惜就是因為沒有辦法面對葉南山,所以說才跑到蘇沐這裡尋找安慰,誰想到還是沒有能躲避過去。原本以為今天是能好好的玩玩,將這樣的壞心情徹底宣洩掉,誰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葉安邦已經動身趕往京城,難道說葉惜能不去嗎?難道說葉惜還要留在這裡不成?難道說葉惜的心會那樣堅硬似鐵嗎?

她要真的那樣,就不會來找蘇沐。

「我和你走。」葉惜手指顫抖道。

叮鈴鈴。

就在同時葉錦俐的手機也刺耳般的響起來,當她接通后,那邊傳來的是她母親的聲音,有些急促焦慮的音調,聽著就讓人感覺發慌,「錦俐,你現在在哪裡?你這個孩子怎麼能突然離開京城呢?趕緊回來,我不管你在哪裡,必須馬上回來。你爺爺他恐怕是不行了,你要是再不回來的話,恐怕就真的要看不到他最後一面了。」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動身回去。」葉錦俐急聲道。

「你們兩個不要著急,不要慌亂,先做下來定定神,其餘的事由我來安排。」蘇沐將葉惜從懷中扶起來后,盯著她雙眼沉聲道。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聽話,聽我的話,咱們去京城。以前的事情不必再說,要是說咱們現在不動身過去的話,我相信你會後悔一輩子的,這種事情咱們不做。錦俐,照顧著小惜先衣服吧。」

「好。」葉錦俐拉起葉惜的手,兩個人就走進卧室開始穿起來衣服。

就在她們兩個人穿衣的時候,蘇沐這邊已經是開始忙活起來。雖然說葉惜是有專機,但再有專機都沒有可能說你現在想要飛就能飛的,是必須要將航線提前通知的。

還有就是葉惜這次來嵐烽市,她不是坐著專機來的,蘇沐這邊就開始訂票,事情不能著急,再著急都沒有辦法將時間和距離拉近。

當葉惜和葉錦俐從房間中出來后,蘇沐就開始帶著她們離開,坐進早就在外面等候的專車后,車子就開始風馳電掣般的向著機場前進。幸好他們都在天州市距離機場比較近,要是說在外地的話,比如說在嵐烽市的話,就比較緊迫了。

蘇沐就這樣安靜的陪伴著葉惜和葉錦俐,他知道現在說什麼話都是沒有用的,這兩個人是肯定聽不進去的,既然如此說就不如不說,保持沉默和安靜就行。

「姐,你說爺爺這次能扛過去嗎?」葉錦俐忽然問道,她的手心裏面全都是汗,緊張的她,現在都不知道說什麼為好,只是問出來這種聽著就很好笑的問題。

「不知道。」葉惜搖搖頭,她能說什麼?

「姐,我知道你心中對爺爺肯定還是有偏見和恨意的,其實我也和你差不多。我的婚事就是因為爺爺而變成這樣的,要不是爺爺,我相信我也不會變成這樣。我的人生能說完美嗎?絕對不能說,甚至只能用失敗來形容。但再怎麼說他都是我們的爺爺,是我們葉家的主心骨,是維繫著葉家的根本。只要爺爺在,咱們就都是葉家人。要是爺爺去世的話,咱們葉家還是葉家嗎?」葉錦俐的心情已經非常沉重,牙齒咬著嘴唇,臉色蒼白,眼眶開始紅潤。

面對這樣的話題,蘇沐是不會插話的,這是葉家的內務,他只要沒有和葉惜結婚,就不會多說什麼。即便是結婚了,能不攙和的話也不會攙和。他要做的就是聽從葉惜的態度,葉惜說如何,蘇沐就會不加猶豫的去做。

「葉家還是葉家嗎?現在的葉家就是葉家嗎?」

葉惜臉上流露出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澀笑容。

今日今日,葉家早就不是葉家。(未完待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和國當局既然在動地面戰爭的問題卜做出了讓步。墨守成規,將進攻涯太華作為登6作戰的最終目的,妻少不會在違背現實環境的情況下,不顧一切的讓6戰隊向加拿大都進軍。

從某種意義上講,共和國6戰隊不得不在紐芬蘭島與安蒂科斯蒂島登6,並且以此為跳板進軍北美洲大6,本身就是由現實環境決定的。說得簡單一些,既然歐州可以拿加拿大戰敗投降做文章,也就可以在美國做文章。如此一來,就算共和國6戰隊攻佔了涯太華,並且迫使加拿大當局承認戰敗,歐洲也不會就此罷手,反而有可能在適當的時候出兵美國,導致美國當局向歐洲投降。

結果可想而知,歐洲將成為最大受益者。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共和國當局別無選擇,只能想方設法的加快戰爭進程,趕在歐洲做好出兵準備之前擊敗美國,而要達到這個目的。最直接有效的辦法就是在美國動一場地面戰爭。

也就在這介。 變成吸血鬼是什么體驗 時候,共和國當局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6月中旬,共和國以集約集團核心成員國的身份,招集朝鮮、馬來西亞、泰國、印度尼西亞、越南、緬甸、印度、巴基斯坦、哈薩克、伊朗、伊拉克、敘利亞、蘇丹、奈及利亞與阿根廷等主要成員國,舉行了一次非常關鍵的網路峰會。這次非見面會議的主要遺體只有一個;即在出兵美國的情況下小集團各成員國所應承擔的責任與義務,即各個國家打算投入多少兵力。與以往一樣,共和國當局並沒要求各個成員國參與正面作戰行動。

按照共和國當局提出的建議,正面作戰行動仍然由共和**隊承擔。各成員**隊的要任務是保護好後勤補給線,並且維持佔領區的治安工作。因為戰爭已經到了收尾階段,所以共和國當局還提出了一介。折中的解決辦法,即不願意出兵的國家,可以以軍事物資、戰略資源與戰後重建工作來抵償作戰行動。

說白了,就,是這場仗不能由共和國一家來打,大家都有份。

不管怎麼說,戰爭還沒有結束,而且各成員國都指望著能在戰後愕到共和國的大力援助與扶持,獲取最大的利益。雖然在要不要出兵美國的問題上,集約集團內部的意見從來就沒有統一過,但是在共和國擺明了態度,做出了出兵決定之後。這個矛盾就不那麼突出了,至少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在這個敏感問題上與共和國對著干。

會議進行得很順利,這些國家都承諾承擔責任與義務。

解決了集團內部問題后,共和國當局才正式做出了出兵美國的決定。當然,作戰行動仍然落到了6戰隊的肩上。按照最高統帥部批准的戰爭計」6戰隊登上美國本土,並且在美國本土東北地區站穩腳跟之後,6軍的作戰部隊才參與作戰行動。而「站穩腳跟」的標誌就是控制一座吞吐能力在億噸以上的大型港口。雖然美國東北部地區不缺乏港口,但是吞吐能力過,億噸的港口屈指可數。只有波特蘭、波士頓、紐約與卡姆登,另外五大湖區的布法羅、以及屬於加拿大的多倫多與哈密爾頓也是吞吐能力在,億噸左右的大型港口。等到6戰隊佔領了這些港口,恐怕也沒有6軍多少事了。

對於最高統帥部的這一安排,6軍也很無奈。

原因無二,海運力量掌握在海軍手中,兩棲艦隊聽從6戰隊的調遣。即便6軍有一支規模不小的航空兵,擁有數千架垂直起降運輸機,能夠同時向前線投送幾個戰鬥單位,但是這些運輸機都是戰術級別的,航程非常有限,不但無法直達美國本土,甚至連跨洋飛行的能力都沒有。也就是說,只要海軍與6戰隊不肯鬆口,就算6軍有再大的力量也使不上,因此只能讓6戰隊衝鋒在前。

定下基調后,6戰隊在月底拿出了詳細的作戰計戈。

7月初,進攻美國本土的作戰計經過總參謀部審批之後,作戰行動在7月7日正式開始,登6地點選在了新罕布希爾州的撲茨茅斯。雖然撲茨茅斯只是一座海濱城市,除了有一條供遊艇停靠的碼頭之外。並沒有成煩模的港口,但是6戰隊在此上岸之後,北上可以攻打波特蘭,南下則可以進軍波士頓。也就是說。6戰隊為接下來的進攻行動上了雙保險,不管是打下波特蘭,還是佔領波士頓,只要在一個方向上達到目的,完成了作戰任務,就能獲的一座足夠大的港口,確保重型裝備與作戰物資能夠上岸。

毫無疑問,6戰隊是在為全面戰爭做準備,而不是僅僅打一場登6

戰。

以當時的情況,如果局限於攻佔美國東北地區,要不要攻佔港口都沒有太大的影響。

原因很簡單,美軍已經喪尖了戰鬥力,盤跪在外海的共和國海軍艦隊能夠為6戰隊提供精準猛烈的炮火支援,部署在海上基地與航空艦隊上的航空,幾能參與作戰行動。因為6戰隊對重型裝備的需求並不大隻識士沒有必要向前沿部署炮兵。當然,6戰隊擁有的各類能夠用垂直起降運輸機空運的裝甲戰車足以應付所有地面戰鬥。作戰物資方面,當時前沿部署的4座海上基地群上至少有4o四架垂直起降運輸機,這些運輸機不但把6戰隊送上了美國本土,還能在接下來的作戰行動中,每天為6戰隊提供力萬噸以上的作戰物資,而個6戰消耗的物資不虹萬噸而已。因此僅戰術空運力量就能保證個6戰旅作戰。而部署在前沿的6戰隊大約只有,半的部隊執行作戰任務,因此可以支撐舊個6戰旅。如果算上戰略空運力量,即空軍的空運平台提供的支持,讓刃個以上的6戰旅在美國本土執行作戰任務也不是什麼難事。

弱個6戰旅,相當於的萬兵力大戰期間,6戰隊的作戰部隊多次擴編,到大戰快要結束的時候,6戰旅的規模已經相當於戰前的6軍戰鬥單位,即作戰人員在2萬人左右。當然,這個時候6軍的戰鬥單位也全面擴編,即便是普通戰鬥單位的兵力都在3萬以上。而主力戰鬥單位的兵力全部虹萬,有的甚至接近萬,相當於以往的一個主力野戰軍。如果僅僅為了攻佔美國東北部地區,就這的萬6戰隊就足夠了,根本沒有必要出動6軍的作戰部隊。也就沒有必要急著誇取港口。

當然,奪取港口,也不僅僅是為了地面作戰行動。

之前的戰爭早已證明。在進攻敵國本土的時候,後勤保障的壓力並不完全來自作戰行動,特別是在注重戰略打擊的情況下,後勤保障的主要壓力實際上來自敵國的國內局面,即由戰爭造成的社會動蕩。

說得直接一點,進攻的目的是佔領。而要佔領,就得維持社會穩定。

對共和國來說,最有代表性的一場戰爭就是力石年的印度戰爭。

在印度戰爭爆之前,共和國當局就充分考慮到了口億印度人造成的影響,所以在準備了墜萬主力野戰軍的情況下,還調集了上百萬的後勤保障部隊,可是實際情況仍然遠遠過了共和國當局的預料,佔領印度的壓力比想像的大得多。結果是。戰爭還未結束,共和國當局派駐印度的佔領軍就過了凹萬不包括作戰部隊,另外幾個盟國還出動了數百萬軍隊,才勉強控制住局面。當然,起到關鍵作用的,仍然是緊急運往印度的數以千萬計的糧食、藥品、帳篷等基本物資。可以說。如果沒有這些物資,就算共和**隊佔領了整個印度,也只會與口億印度人為敵,而不可能控制印度。更不可能幹乾淨凈的撤出印度。更重要的是,為了運送這些基本物資。共和國當局不得不讓刃萬主力野戰軍在更加艱難的情況下作戰,從而產生了較為巨大的傷亡。

大戰期間,共和**隊也經歷過一次類似的佔領行動,即在針對澳大利亞與紐西蘭的戰略轟炸之後,出兵佔領這塊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大6。

因為轟炸過於徹底,所以佔領澳大利亞實際上就是拯救億多絕望的澳大利亞人,讓他們脫離苦海。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將澳大利亞人最需要的生活物資、生產物資與建設物資送過去,讓他們能夠填飽肚子、能夠有事可做、也能夠動手重建家園。因為戰爭爆前,澳大利亞有大約刃。萬華僑早在凹年,華裔就成是澳大利亞第二大族群,到大戰爆的時候,華裔僅比佔位的白人少佔四萬。雖然在澳大利亞當局跟隨美國的步伐向共和國宣戰之前,大約有,勁萬華裔以各種方式離開澳大利亞,其中半數回到共和國,另外半數前往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新加坡與泰國等東南亞國家,還有少數去了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亞國家,但是留在澳大利亞的華裔仍然接近四萬。因為澳大利亞當局沒有在戰爭期間迫害華裔,也沒有採取限制華裔自由的行動,所以在戰略打擊結束之後,也就是澳大利亞當局宣布投降的時候,共和國當局就做出承諾,不但會承擔起,勁萬華裔的遣返費用,還會幫助澳大利亞進行重建,並且在年之內讓澳大利亞恢復到戰前水平。這一承諾,最終幫助華裔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大族群,佔到了澳大利亞戰後人口總數的4沈,而白人所佔比例則降低到了王以下,所以在援助澳大利亞的行動上,共和國當局非常積極。為此,在短短半年之內,送往澳大利亞的各類物資就過了引乙噸,而且以戰後重建所需的鋼鐵、水泥等建設物資為主,糧食等生活物資反而不是很多。這也很好理解。澳大利亞本來就是產糧大國,而且人口數量不是很多,加在自然栽種的糧食作物的成熟周期都在半年左右,而工業化生產的糧食作物的成熟周期甚至不到3個月,所以在半年之內,澳大利亞有能力生產出足以養活下」真大利亞人的食物。大戰期間,澳大利亞的業基礎設覽皿引徹底破壞,所以澳大利亞最需要的是工業產品!

有了這些經驗,在進攻美國本土的時候,共和國當局自然會有更加充足的準備。

要知道,在此之前,共和國當局並沒打算進軍美國本土,至少沒有想過要在戰爭結束之前進軍美國本土,所以在勁3年上半年,特別是在4月份之後,隨著後勤保障力量的投入加大,戰略打擊行動得到了充分保證之後,共和國當局就開始向大西洋的區運送用來維持社會秩序與進行戰後重建的物資,而這些物資的最終目的地都是美國,即在戰爭結束之後運往美國。

也許有人會說,沒有必要向大西洋運送物資,畢竟可以讓這些物資在美國西海岸地區上岸,再運往美國各地。如果在和平時期,自然應該這麼做,因為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完善當最達的國內交通網路,不但擁有世界上里程排第二的鐵路網,還有世界上質量最為優越的國家級公路網,另外還擁有上百座大型機場與幾十座大型港口,而這些交通基礎設施能夠確保數十億噸的物資順利周轉。問題是,大戰期間,共和國的戰略打擊摧毀了美國的國家交通基礎網路,洛基山裡的所有大型橋樑都被炸毀,如果把物資送到美國西海岸,很難通過6路送往美國其他

可以說,共和**隊進軍美國。先就得確保物資及時運送到位。

如此一來,就非常有必要儘快奪取一座、甚至幾座大型港口。

要知道,美國東北部地區、也就是常說的新英格蘭地區是美國人口與城鎮最為密集的地區,也是美國最達的地區。暫且不說工業,美國排名前四位的大學中。在該地區!根據美國聯邦政府在歷年做的人口普查因為美國聯邦眾議院的議席是由各州人口數量決定的,所以美國很早就立法,規定每口年進行一次人口普查。到刀刃年,隨著社會展加快,普查間隔時間縮短到年,在7億勸萬美國人中,有引乙生活在北起緬因州,南到北卡羅來納州的新英格蘭地區,而在緬因州到新澤西州之間美國東北部地區的人口就過了引乙!要知道,這幾個州的面積加起來都比不上加利福尼亞州。受此影響,就算共和國當局知道進軍美國本土是不可避免的。也一直在竭力迴避東北部地區,而是把重西哥灣地區。可以說,如果不是歐洲當局一意孤行。想在加拿大身上做文章,迫使共和國不得不出兵加拿大,恐怕到戰爭結束的時候,共和**隊都不會冒著與乙白人作戰的風險攻入這一地區。要知道,歷史上,新英格蘭地區可以說是美國的老巢,不管是獨立戰爭中的十三個州,還是南北戰爭期間的北方聯邦,新英格蘭地區都是美國的心臟,即便在引世紀中葉,該地區也是美國的精華。也許邁阿密的拉美人不會拚死抵抗,也許新奧爾良的黑人不會殊死搏鬥,但是新英格蘭地區的白人肯定會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拿起武器與入侵者作戰!

在這種情況下,麵包與黃油肯定比機槍與大炮更加能夠解決問題。

事實上,在極端情況下,麵包與黃油也只能淡化矛盾,而不能完全化解矛盾。

很快,共和國6戰隊就在戰鬥中體會到了「全民皆兵」的恐怖之處。

在進攻撲茨茅斯的戰鬥中,共和國6戰隊的2個旅用舟天時間,才打下這座人口不到力萬的小城市,並且為此付出了近o四人傷亡的慘重代價。根據戰後公布的資料,在進攻撲茨茅斯的戰鬥中,共和國6戰隊的半數傷亡官兵都是由武裝平民造成的,而美**隊造成的損失反而更小一些。

這一情況反應上去之後。迫使共和國最高統帥部啟用緊急應對措施。即前線作戰人員可以在任何情況下向持有武器的平民開火,而不是像之前規定的那樣,只有在平民向軍隊開火之後,軍隊才能進行還擊。

可以說,這一措施的根本目的是確保6戰隊官兵的安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