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

一聲巨響。

倒並不是從膠囊試管的內部傳來的,而是從外面傳來的,跟著很多的阻礙,聽起來悶悶的。

「李東,不要在裡面亂動啊……」博古紋的聲音從通訊器裡面傳來,十分的慌張,匆忙之間,居然連李東的真名都叫出來了,並沒有叫雷克雅這眾所周知的名字。

李東一開始隔著液體,沒有聽得太清楚,到後來仔細聽下去,才知道到底發生了怎麼一回事。

原來,李東在膠囊試管,也就是駕駛艙裡面一動,所在的那台生物機甲也在外面做出了相應的動作,而且,那力度,可不是李東在裡面那樣讓自己的太陽穴微微發痛而已,外面的博古紋和鄭教授等人只見生物機甲轟的一拳擊中了自己的頭部,差點嚇個半死。

那一拳的力度之大,讓人以為生物機甲會被自己的一拳打爆了頭,光是產生的水波震蕩,就讓外面那層經過高度強化后的玻璃罩衝擊不堪重負之下,顯露出了蜘蛛狀的裂紋,浩藍色的溶液正一滴一滴的往外滲出來。

如果生物機甲真的這麼一拳就打爆了自身,這可能就會成為機甲歷史上一個大大的笑話,流芳千古。

前無古人,後面的來著估計也趕不上了。

還好,顯然這台機甲的強度上,並不像他外表表現出來的那樣的瘦弱。

「你如果再不聽指揮的話,我就%%……¥%」鄭教授很難得的暴跳如雷,從他嘴裡面居然飆出了一大坨的髒話,夾雜在接下去的威脅裡面。沒辦法,這是他一生的夢想,半生的心血,他可不想因為任何人為的失誤而使其付之一炬。

李東發現雖然自己被整成了一團刺蝟一樣,但是隨著那種深入骨髓內髒的痛楚漸漸的消失,至少在感覺上來說是好多了。對自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雖然他的座右銘是「小人報仇,從早到晚」),自己想要擺脫這裡的束縛,還需要外面腹黑大叔和神經質的老伯幫忙呢,先順著他們一點。 接下去,李東就按照兩位科學怪人的指導,當玻璃罩中的溶液被排空,而玻璃罩也被撤了之後,就進行最基本的測試——機甲直立行走。

一開始並不順利,不是那種新型機甲操作的不適應,而是李東只覺得整個人身體和生物機甲有了一定連接之後,驟然的一軟,外在的表現就是外面的那台生物機甲雙腿一軟,整個兒跌坐在了地上。

他這一跌不要緊,整個地下裝備實驗室都為之一振,就好像發生了小型地震一樣。

「喂喂喂,集中精神,集中精神,現在你就是整個大傢伙的大腦,你必須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好像你自己就是這台生物機甲一樣……」鄭教授在喋喋不休的說著。

「卧槽,就算我想要走,我至少也要能夠看到才行啊!這裡的電子屏幕在哪裡呢,我怎麼都沒有看到啊?」李東抱怨聲,打斷了鄭教授的指導。

博古紋和鄭教授這才發現,眼前這台生物機甲的眼睛,居然還沒有睜開!這可以說是他們的失誤,因為內心充斥著興奮,所以居然剛剛沒有發現這個情況。

「雷克雅,這台生物機甲,並沒有你所熟悉的那些歸屬於舊式機甲的很多東西,其中就包括電子屏幕。這樣,你在駕駛艙裡面,試著閉上眼睛,想象你就是這台機甲本身,感受,試著去感受你的神經連接……」博古紋不愧是專攻人體結構學的,利用類似催眠的語調,輕柔緩慢的一步步誘導,「現在,你對於眼睛部分,有什麼感覺?」

「我感到腦子有些痛,而兩個眼皮他娘的就像是掛著一個鉛球一樣,不,是兩個!」我現在最大的感覺,就是出來之後,也讓你們這兩個傢伙知道我現在的感覺。

「這樣就對了!」博古紋打了一個響指,「現在,聽我的指揮,用你最大的努力,心中默數,3,2,1,睜眼!」

隨著一聲睜眼,身處駕駛艙中的李東並沒有睜眼,但是在外面的那台生物機甲卻睜開了他一直緊緊閉著的雙眼。

眼皮緩緩的被抬起,沒有眉毛,沒有睫毛,只有一雙翡翠一般綠瑩瑩的眼睛,純粹,又好像深淵般混沌,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那些站在平台上、包括鄭教授和博古紋在內的工作人員。

除了鄭教授興奮的全身發抖,口中不斷低聲呢喃之外,其他被這雙巨眼看到的人,都心中一震,彷彿這是一個異種生物闖進了他們作為小人國的世界,小人們百感交集,有害怕,有恐懼,有好奇,而博古紋感覺自己全身就如同瞬間被丟進了冰窟之中,冰冷,徹骨的嚴寒。

沒有錯,夢中,這個怪物就是這樣的看著我,沉默,有著食物鏈頂端生物高高在上優雅姿態,淡然,冷漠,下一刻,他就能夠把我撕成碎片,就像是一個爛番茄一樣,合著我的血肉吞下去……

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博古紋的夢,還是他內心最深層次的恐懼,反正,這一切並沒有變成現實。

反而,一個懶懶的,帶著一點猥瑣的聲音,震得所有工作人員耳膜發痛,只見生物機甲張開了自己的嘴巴,低頭,用李東特有的流氓語調說道:「太丟臉了,剛剛在下面看的時候還不覺得,原來我,哦不,是這傢伙,居然沒有小JJ!」

所有人眼角都出現了數道黑線,嘴角抽搐,冷汗直流。

這個世界,已經阻止不了李東這傢伙無處不在的耍流氓了。

「……」

「哈哈哈哈哈……」忽然,博古紋笑彎了腰,笑得直不起身來,好像就這樣要把自己笑死一樣,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因為測試開始比較成功,博教授相對比較的激動。沒有人看到,博古紋的眼角還閃爍著晶瑩的色澤。

這台怪物,確實應該交到這個沒心沒肺的小子手裡。也只有這小子,才可以讓這台生物機甲作為一柄帝國對外的長劍,而不是切入自己小腹的利刃。

希望,我這個研究,能夠為帝國帶來實質性的益處。博古紋心中嘆道。「喂喂喂,雷克雅,我讓你走直線,不是讓你瘸腳鴨子跳舞,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剛剛說的話!」

「卧槽!死老頭,你不停的在我耳邊喋喋不休的說話,一直說一直說,我哪裡知道你說的哪一句是你覺得最重要的啊!混蛋,你說話有沒有邏輯性啊!」

「小子,我告訴你,你如果敢把這事情搞砸了,我就*(*%*!」居然敢說以為科學家說話沒有邏輯!

「死老頭,我也告訴你,我現在真想要一口口水把你淹死你信不信!」

「切,就你這個操作,你倒是能吐得准才行!」

「卧槽,老傢伙,接招,啊呸!」

接下去的測試,就是在興奮到瘋癲了的鄭教授和沒羞沒躁的李東之間你來我往的對罵之中磕磕碰碰的進行的,如果說有什麼成果的話,就是鄭教授已經恢復了末汗族的本色,這麼大年紀了,一口氣一分鐘吐出5000多個罵人的辭彙還不帶重樣的,而李東的成功就更加的顯著了,不說他駕駛機甲走路的姿勢是多麼的彆扭,就是單單被他吐出的口水砸到的地方,就有不下十處,這可不像一般的隨地吐痰啊,吐到的地方簡直就像是被洒水車好好的噴過了一樣,濕嗒嗒黏糊糊的,看著就讓人大倒胃口。那些工作人員中女性都紛紛用手中的電子屏幕沿著口鼻,而男性也露出了有些不堪重負的表情,倒是鄭教授越罵越給力,一眨眼就飆出了一竄帶「媽」的字辭彙。

「老頭子,看到沒有,我的中指,大吧,小心我放進你的菊花里,讓你欲仙欲死,或者說你本來就很享受這樣的尺寸……」李東駕駛這台生物機甲走路奔跑比較不靠譜,但是做這種他從小熟悉無比的動作,可以說到了嫻熟的地步,對著看台上的鄭教授就豎起了一根碩大的中指,就好像一根電線杆一樣。

李東正得意,為自己這個姿勢感到很雄起很霸氣的時候,只聽「砰」的一聲,只見鄭老頭居然肩膀上扛著一個火箭筒正往後倒,而射出來的導彈卻冒著淡藍色的火焰,直愣愣的就向著自己奔過來了。

「卧槽,死老頭,你罵不過我居然就無恥的用導彈……」太沒有品了啊!

博古紋汗。

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好不好,問題的關鍵是鄭老哪裡來的火箭筒。心中震驚歸震驚,但是博古紋還是上前一步,把被火箭筒反震之力震得向後跌的鄭教授扶住了,同時焦急的問道:「鄭老,好好的,你這是干什嗎啊!」你難道要毀了這台生物機甲不成?

沒想到這時候鄭教授的臉上非但沒有被怒氣沖昏了頭腦的憤怒神色,反而眨了眨眼睛,笑道:「還能幹什麼?自然是測試啦!」

這邊正說著,而導彈可也一點都沒有等待發射人員收回成命的意思,速度飛快的向著李東所在的機甲就襲了過去。

「卧槽,死老頭!」李東痛苦的咧了咧嘴,終於看清楚了,老頭子並不是開玩笑,自己都清楚的看到了導彈的彈頭,並不是那些空彈或者彩彈,而是實實在在的,軍中最常用的反機甲導彈。

老子這台機甲,一沒有外甲,二沒有能量罩,三自己還沒有熟悉性能沒把握能躲避。死老頭,你這是作死啊!

月影胡歌:秦迷未央宮 李東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危急性,因為沒有任何的防禦設備,所以,面對飛過來的導彈,習慣性的伸出了右手,那感覺,就好像人類面對飛來的箭支伸手一樣,總是企圖阻止即將襲來的物體。

「咔嚓!」 「砰!」

原本想要閉眼、不想看到慘劇發生的眾人,最後卻瞪大了眼睛,一副震驚到恨不得把自己眼珠子掏出來擦擦乾淨放回眼眶再看的表情。

不敢相信,實在是不敢相信,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只見那枚即將要接觸到生物機甲伸出來手掌的導彈,在距離目標大概還有幾米的位置,出現了金色的多邊形,而且不止一個,大小不一,大的套著小的,層層疊疊的有好多層。

導彈就像是撞上了一堵無形的牆壁一樣,呈現出的情況和啟動了能量罩一樣,但是在場的眾人知道這個不是能量罩,事實上即使是能量罩,也只能防護能量武器,譬如激光槍激光炮之類的,對於導彈金屬子彈一類的實體武器,機甲通常是通過厚厚的合金外甲來防禦的。

「成功了,居然真的能夠出現AT力場!」博古紋緊緊的抓住鄭教授的雙手,興奮的說道,而後者驚喜之餘,帶著驕傲的神色,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那當然了,如果沒有這個AT力場的存在,這款機甲的威力可是要減少一半以上啊!不過即使是減少一半,還是要比那些墨守成規的機甲設計來的更具有想象力、創造力,也更具有戰鬥力、破壞力。

導彈最終就好像倔強的小孩找不到發泄的出口,憑空爆炸了。

「轟隆!」

還好,工作人員和爆炸點之間還是有一段距離的,除了一些被導彈爆炸產生的風暴颳倒之外,並沒有實質性的傷亡。

在場,最驚訝的要數作為機師的李東了,他張大了嘴巴,看了看手,有伸手摸了一摸剛才出現金色套合多邊形的半空中,也就是被博古紋和鄭教授成為AT力場的地方,以為那裡一定被兩個科學怪人放置了什麼透明的防禦性設備之類的東西。

結果,當然是沒有。

什麼東西都沒有。

空空如也。

「大叔,老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啊,你們剛剛做了什麼?新武器?」他忘記了剛剛鄭教授突然對他發起攻擊,問道。

鄭教授清了清喉嚨,一副矜持的驕傲,說道:「剛剛不是我們做了什麼,而是你做了什麼。」小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一開始伸手就能夠使出AT力場,不負我的期望!

李東咧了咧嘴,眾人之間那台五官醜陋的機甲好像在扮鬼臉,又好像在對他們擠眉弄眼,接著低頭,看了看自己機甲的下身部位,然後用很「小聲」的嘟囔道:「沒有啊,我和超人還是存在本質區別的。」莫特先生筆下的超人是內褲外穿的,而我,確確實實是連內褲都沒有穿啊!

……

接下去的測試,既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也可以說是在期望之外。

除了一開始的時候,鄭教授又發出了一發能量炮,再次被李東用AT力場擋了下來之外,等到李東用幾乎瘋狂的速度學會了正常的走路甚至是奔跑之後,再也沒有能夠成功的使用出AT力場了——因為,他的第一反應和大多數正常的機師一樣,面對遠程的攻擊,選擇的是躲避,而不是使用那種在他看來十分不靠譜的AT力場。

「喂,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讓你用AT力場啊!」鄭教授在啟動了數十枚各式各樣小威力的導彈打擊,卻被李東利用機甲幾乎堪稱變態的速度一一閃避過去之後,終於忍耐不住,暴跳如雷的吼道。

「切,這麼薄薄一層,就好像那個什麼膜一樣,一捅就破,多不靠譜啊,剛剛是運氣好,沒看到後來只能夠出現一層金色多邊形了嗎?死老頭,技能cd啊,你懂不懂的!」李東狡辯道。事實上,他發現,每一次出現那種AT力場的時候,他體內的來源於駭客人的那種原力就好像開水一樣沸騰了,自覺自主自動通過身上的導線,涌到生物機甲全身的各個部位。

如果是沒有穿越過宇宙之門,經歷過原力枯竭帶來的痛苦的李東的話,一定會樂此不疲的嘗試,但是對現在的他來說,原力這種神奇的東西,就是一個定時炸彈,指不定什麼時候因為用完了就爆炸了。他只有在性命交加的關鍵時刻,才會主動的調用一小點點,平時都當做不存在這種東西一樣。

他就像是一個刻薄吝嗇的守財奴一樣,兢兢戰戰的使用著原力。

反正,任憑鄭教授如何的威逼利誘,李東就是不妥協不退讓,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而一邊的博古紋也沒有插嘴,沉默,不知道在想什麼。

最終,鄭教授頂著一頭被他煩躁的撓成了鳥巢的頭髮,宣布暫時休息一下。

聽到這個好消息的李東簡直就如同聽到了仙樂一樣,雖然目前來看身上還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但是他實在是想看看到底有什麼辦法擺脫全身上下那一根根的倒刺。

只聽「啪啪啪」的幾聲輕響,那些倒刺並沒有被拔出來,而是在他皮膚表面與之的交界處折斷,而那些傷口,也迅速的癒合,一眨眼的功夫,新長出來的肉和皮膚就覆蓋在上面,如果不是看起來粉紅色的新肉,李東自己都可能不會相信,剛剛這裡還插著一根根的尖刺。

「你們這樣就算成了?」李東從注射槍的小門中出來,第一句話就是對於博古紋和鄭教授的質問,同時掄起了手臂,手指指著上面剛剛還插著倒刺的部位,「那些東西在裡面,我的肌肉可是會壞死的啊!」顯然,就算沒有感覺到異物處於體內的感覺,但是單單就是看到了這個情況,也讓李東心中有一個疙瘩。

「放心,那些東西都是經過我們精心研製的,不阻礙血液的運行,不會在運動的時候造成什麼摩擦和損傷,更重要的一點是,」鄭教授看李東有不依不饒的架勢,已經有些應付這個流氓經驗的他微微一笑,說道,「你以後駕駛這台機甲的時候,總不想每一次都像剛剛那樣的疼痛吧。」把那些深深置於神經系統的連接線取出來,不但會很痛,而且下一次,你還是要再疼,來來去去,不是活受罪嘛!

李東無語望天,默默無語兩行淚。他娘的,照他的意思,這東西居然還和那個處女一樣,第一次總是會痛的,那麼是不是我以後還會high翻了不成!我說,能不能再也不用駕駛你設計的這款機甲啊?

當然,他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不說眼前兩位科學怪人不同意,就是投入了國庫大量資源的國王陛下,也不會同意的。

李東清楚地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異常的垂頭喪氣。

小白鼠的人生,這是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了。 「到底什麼是AT力場啊?」李東覺得自己還是雨里霧裡的,一開始他只是單純的認為生物機甲之所以能夠擋下導彈和激光炮的攻擊,應該都是自己的原力在作怪,但是後來一想又不對。自己的原力,從來沒有能夠當成防彈衣能量罩來用過,而自己下了機甲之後,那種調用原力組成金色多邊形護盾的能力也隨之消失了,即使他冒險嘗試,結果也是一樣的。

對於這個問題,鄭教授可是最有發言權的了,只聽他興奮的說道:「所謂的AT力場,就是AbsoluteTerrorField,也可以翻譯為絕對恐怖力場,簡稱AT力場。」

看李東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鄭教授繼續解釋道:「光,你知道吧?就是陽光啊燈光啊的那種光。」

李東點點頭。廢話,我當然知道了,你以為我是白痴啊,老子可是憑真本事考上了帝國理工大學的天才啊!

(對此,博古紋表示不敢苟同。)

「所謂的光,有一種特性,就是光的波粒二象性,在一定的條件下,它能夠顯示出波動的特性,而有些情況下,它又能夠顯示出粒子的特性。」

說著,鄭教授指了指已經被工作人員遠遠拿開的火箭筒和激光炮(工作人員都有些怕這個瘋狂的老頭會做出什麼恐怖的事情),說道:「簡單的說,AT力場就有些像光的特性。要知道,能量罩之所以能夠對激光武器進行防禦,不是像防彈衣那樣把金屬彈頭擋在了外面,而是對作為能量波形式的激光進行了中和,就像是兩道相同的波,一個正弦,一個餘弦,只要以恰當的形式相遇了,就能夠把兩者都抵消掉。這時候,AT力場表現的就像是能量罩,而它之所以能夠抵擋住實質性的打擊,是因為它的粒子性,就像粒子噴射器能夠推進機甲一樣,它能夠產生出實質性的防禦,抵擋住一切物理的打擊。」

「卧槽,那不是無敵了!」李東對於那些什麼「波粒二象性」的東西完全連聽的興趣都沒有,只是聽到鄭教授最後一句「抵擋住一切物理的打擊」,頓時興奮了。這苦沒有白吃,能量打擊無效,物理打擊免疫,一句話,縱橫沙場,天下無敵不是夢!

就是想想也興奮啊!

「那是自然的!」鄭教授很驕傲的說道,「理論上是這樣的,除非一種特殊情況……」

「先不說這個,」博古紋打斷了鄭教授繼續說下去,看了看手中的電子屏幕上顯示出來剛剛的測試數據,說道,「現在這台生物機甲想要做到那種地步,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說到底,這才是測試第一階段的試驗機甲而已。」

「對對對,我們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說著鄭教授就開始趕人了,就像是人販子一樣,催著趕著誘導著讓李東趕緊往坑裡面跳。

而後者只好牙咬,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這是王八啊),只要堅持一下,安慰自己趕緊結束這個操蛋的測試試驗吧。

再次進入,並不用通過注射槍這樣龐大笨重的儀器,李東只是簡單地的從機甲後頸的脊椎處,那裡正好露出一節膠囊試管,能夠讓他從小門中進入。進去后,作為駕駛艙的膠囊試管,也會自動縮回到生物機甲的體內,只露出一個小小的空洞,不仔細看還不會注意到。

而再次坐上操作椅,事實上也正如鄭教授剛剛所說的一樣,很簡單的就連上了那些如同觸角的尖刺,就像是插上插頭一樣,並沒有多大的痛苦。

其實,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機甲都如同剛剛一開始一樣,進入程序複雜,連接過程痛苦的話,就只能永遠呆在實驗室裡面了,說穿了,機甲作為一種戰場上的武器,需要的是簡潔易用,而且最好能夠批量化生產。

不過,想要成功通過第一次試機而不死的,估計也只有像李東這種經過博古紋人體強化實驗后且腦域強大的人類了。

接下去的測試,並不是太好。李東雖然已經盡量配合了,但是依然還是無法自如的展開AT力場,就像是莫特先生筆下的古代末汗族王子一樣,無影劍氣總是時靈時不靈的,如果不是李東反應夠快,這台生物機甲速度也驚人,在發射過來的導彈和激光要打到的最後一刻及時避開了,後果不說機毀人亡,機毀是一定的了,人亡就要看李東的運氣了。

再說機甲的其他物理方面的測試,在李東終於能夠勉強駕駛這台機甲的時候,問題也出現了。

協調性,或者用科學的稱呼為同調率。

每一種生物,都有和它體型相匹配的大腦,而這款可以看成一種人造生物的新型機甲,作為大腦的其實是李東,或者說是李東那顆人類的腦子。即使以他超過常人兩倍多的腦域,面對生物機甲高達十幾米高的身體,也顯得有些無力。

所以,這裡面就存在一個同調率的問題。李東行動的神經衝動,未必能夠引起生物機甲的運動,不但要精神高度集中,而且還有謹慎,否則就可能發生一開始李東想要摸自己太陽穴,生物機甲卻變成了給自己腦袋一拳的情況。

「哎,還是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啊!」鄭教授看著眼前生物機甲的表現,以及電子屏幕上實時顯示出來的數據,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其實也是有心理準備的,但是面對這些看起來略顯平凡的數據,他就覺得,這樣的表現,實在是配不上自己設計的這款新型機甲啊。

博古紋笑笑,安慰道:「鄭老,你不是經常和我說嘛,科研,就是要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的往前走嘛!」

鄭教授點點頭,但是還是掩飾不住臉上的苦澀。

最終,兩位教授的決定,在李東,甚至是其他工作人員看來,還是瘋狂的,直接進入到第二階段的測試,冒進的——讓李東把這台生物機甲,測試機1號帶到中間星系的戰場上,用戰火來考驗他的性能,顯露出他或者機師的不足之處。

「你這不是考驗這台機甲,你這是在把我放在火上烤!」李東忍不住吐槽道。老子上戰場,本來就是水裡來火里去的,你還嫌我死得不夠快,居然交給我一台用滿滿的信用幣堆砌起來的大傢伙,我這是要用它來保護我自己呢,還是要我用身體來保護它啊!擦掉一塊皮,老子都賠不起啊,混蛋!

…… 可惜,最後還是兩位教授拍板決定了,臨行之前,鄭教授和李東來了一個深深的擁抱禮。

「小夥子,放心大膽的去駕馭吧,不要怕,我們這裡除了這一台,還有好幾台後備的測試機呢!」說完,大力的拍了拍李東的後背,差點把他的內臟給拍出來。

鄭教授沒有告訴他,不只是他的測試機,就是夏娜和徐工的,研究室這邊也有數台測試機甲,正翹首企盼著他們的回顧呢。

「記得到了那邊,每天給我們定時發送測試數據。」這是鄭教授最後的交代。

博古紋也很矯情的和李東做了一個擁抱。

「之前你有什麼想要問我的事情?」博古紋笑問道。如果沒有,我想就算用十台機甲拖著你,估計也拖不回來的吧。

李東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借著擁抱的姿勢,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夠聽得到的聲音問道:「你在我之前或者之後,有沒有給除了夏娜和徐工之外的人做過人體強化?」比如,神武帝國的國王陛下之類的。

博古紋一愣,隨即搖頭:「沒有,一個都沒有。這是絕密項目,你看這邊的安保措施就應該知道了。」疑惑,你為什麼有這麼奇怪的問題啊?

他的回答,不但沒有讓李東心安,反倒胸口一緊,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那麼,桑德拉三世眼中那和自己如此相似的銀色交叉十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呢?當李東再次回到後方軍區的時候,下了艦艇,倒是把他嚇了一跳——下面黑壓壓的一大片的人在那裡,而且全都是荷槍實彈的軍人。

他的心裏面直打抖啊!莫非,老國王忽然看他不爽,派人來了?或者,三王子聽說了自己手上擁有半數可開發能源礦土地的事情,見財起歹意了?

忽然,人海中被強行的擠出了一條小徑,只見陳哥、半臉還有猴子三人,在山一樣的雷柏德前面開路,蚊香不情不願斷後的陣勢下,屁顛屁顛的向著李東這邊跑來了。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可是想死我了!」陳哥三人組一聲喊,就要對著李東來一個熊抱的時候,聲音忽然戛然而止了,倒不是後者威脅的表情,是因為李東身後的長槍短炮——沙碧妮帶領的攝製組面對這樣難得的場面,自然是要大拍特拍的了。

「老大,你實在是太……」了不起了!陳哥等人都在心中,暗暗的為自己的「淫長」豎起了大拇指。什麼叫做風騷,這才叫真正的風騷。上次剛來的時候,就敢帶一千嬌百媚的長澤醫生,現在倒好,一個還在後面的醫院呆著呢,又立刻帶了一個精緻的OL御姐。以後一定要緊跟雷克雅淫長的步伐,圍繞在老大的旗幟周圍,踏踏實實學習淫長的泡妞技術。咱也不求左擁右抱,只要有那麼一兩個瞎了眼的水靈妞能看上咱就可以了!

正在幾個人意淫YY的時候,李東終於忍不住打斷了他們的白日夢:「這裡……這麼多人,不會都是來迎接我的吧?」迎接我帶著槍,你們這是要搶劫還是要搶劫啊,混蛋!

對李東總是態度惡劣的蚊香馬上切了一聲,不屑的回嘴道:「就你那點破事,能夠讓整個軍營的人用這麼大的陣勢迎接你,你以為你是誰啊?國王陛下?星盟總統?」

李東對於蚊香這種不痛不癢的諷刺一點感覺都沒有,反正逮到機會,自己就可以收拾他,要剝削他勞動力的時候,這小子也不敢不做,心中倒是好奇:「不是我,難道三王子駕崩了?運屍體呢?」

眾人紛紛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