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咔嚓!」

滔天玄焰內,金龍神獅四隻巨爪,帶著骨裂聲,將玄焰獅鷲胸膛內的骨骼,硬生生扯斷後血淋淋的勾出了體外!

「啊!」玄焰獅鷲發出了哀嚎聲,猛然甩動著長長的頸部,鋒利的鷹喙朝金龍神獅左眼啄去!

「吼!」金龍神獅擺動頭顱,張開血盆大口,想用獠牙撕咬住玄焰獅鷲的頸部,無奈,玄焰獅鷲的脖子著實太靈活了,根本無法咬住!

雖然玄焰獅鷲躲過了金龍神獅的撕咬,但一時之間,也無法啄瞎金龍神獅的眼睛!

「撲哧撲哧……」

金龍神獅光禿禿的雙翼,猛然揮動,雙翼上那鋒利的金色骨刺,不停地刺入玄焰獅鷲體內!

兩大龐然大物,顯然打出了真火,渾身妖力滾滾,從深淵上空扭打到了深淵內,打得山崩地裂,塵土瀰漫,血液四濺!

儘管玄焰獅鷲胸膛數根骨骼,被金龍神獅用爪子扯斷,可目前來看,它依舊占著上風!

烈火依舊從玄焰獅鷲體內澎湃而出,焚燒著渾身金色妖力覆蓋的金龍神獅。

金龍神獅獅吼震天,巨瞳中瀰漫著倔強、堅毅之色,毫無膽怯,絲毫未有退縮之意!

反觀玄焰獅鷲的眸子里,流露出深深地震驚與驚悚,它怎麼都想不到,自己堂堂四階初生期實力,居然會被一隻三階生長期的妖獅所傷!

……

同一時間,譚雲解除了鴻蒙屠神劍陣,施展鴻蒙神步才,朝虛空中六百餘頭烈焰獅鷲殺去!

「嗡嗡——」

「呼呼呼——」

烈焰獅鷲們不死心的噴出一股股火蟒,轟擊在了譚雲身上,令它們驚慌而迷茫的是,自己的火焰依舊無法傷害到渺小的人類!

「雜毛畜生,老子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火焰!」

譚雲凌空一滯,祭出飛劍后,右手朝二十丈外一頭烈焰獅鷲隔空推出!

溘然,高達十二丈、通體紫色的鴻蒙火焰,貫穿了虛空,撲在了一頭三階初生期烈焰獅鷲的身上!

那烈焰獅鷲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呼吸間,在虛空中被焚未灰燼后,鴻蒙火焰又朝其它烈焰獅鷲們張牙舞爪的飛去!

眾烈焰獅鷲發出了惶恐的鳴叫聲,頓時,一鬨而散,分散在譚雲四面八方,戰戰兢兢的凝視著譚雲,一雙雙燈籠大的眸子里,充斥著難以遏制的懼色!

它們想不通,自己引以為傲的烈火,乃是自己最為強大攻擊手段,為何對面前的人類無效!

且人類的紫色火焰,對自己有著致命的威能!

「一群扁毛畜生,你們倒是來啊!」譚雲怒嘯之際,高達十二丈的鴻蒙火焰,自虛空消失,下一瞬,籠罩著譚雲紛紛燃燒起來!

譚雲足踏飛劍,朝烈焰獅鷲飛射而去,烈焰獅鷲們便恐慌逃竄!

霸道總裁野蠻妻 「吼……」

「砰砰砰……」

這時,一道痛苦的獅吼聲,伴隨著一陣陣巨響從深淵深處傳來。

譚雲猛然回首,釋放出靈識,朝深淵深處延伸二百里時,發現金龍神獅被體型比它大兩倍的玄焰獅鷲按在地上,用巨大的鷹喙,不停地將金龍神獅啄的遍體鱗傷!

此刻,金龍神獅顯得岌岌可危!

「大塊頭,你堅持住!」譚雲厲吼一聲,當即足踏飛劍騰空而起,進入了深淵上空無盡的翻滾黑霧中,在黑霧中凝神屏息,朝深淵內極速穿梭!

六百餘頭烈焰獅鷲紛紛扇動雙翼,猶如一團團巨大火球,沖入黑霧中朝譚雲緊隨而至……

這時,譚雲由於心繫金龍神獅安危,他並未察覺到,一股股黑霧正朝他懸挂在腰間的靈獸袋內滾滾湧入!

當魔霧般的黑霧湧入靈獸袋后,隨著弒天魔猿的呼吸,湧入了它鼻孔之中。

如今,原本四階成年期的弒天魔猿,身軀已由一百八十丈,達到了恐怖的三百丈!

它之前渾身紫色長毛,此刻,徹底變成了紫黑色,這時,它蜷縮著的龐大身軀,微不可察的抖動了一下,顯然有蘇醒的跡象!

而它此刻的氣息,正在四階成年期,與四階渡劫期之間紊亂的交替著……

毫無疑問,一旦蘇醒,便會達到四階渡劫期!

這時,譚雲悄無聲息的穿梭三百后,頭顱探出了烏雲般的黑霧,俯視著下方二百里,滿目瘡痍地面上,正在按著金龍神獅的玄焰獅鷲!

「嗡——」

譚雲渾身金色靈力極速旋動,渾厚的靈力朝右手中的神劍火舞內瘋狂注入,旋即,雙手高舉神劍火舞,施展鴻蒙神步,朝下方垂直閃爍而下!

「嗖嗖嗖……」

他速度快到了極致,每閃爍一次便跨越了三百丈距離!

當他身影閃爍九十八次,出現在身負重傷的玄焰獅鷲上空數百丈時,雙手高舉的神劍火舞,轟然綻放出一道一百五十丈的劍芒,朝下方正在按著金龍神獅的玄焰獅鷲,立斬而下!

劍芒所過之處,虛空中浮現出一道道長達數百丈的纖細空間裂縫!

「卑微而無知的螻蟻,就憑你還想偷襲我?哈哈哈哈!真是可笑!」

玄焰獅鷲發出刺耳的嘲諷之音,它頭也不抬,長達三百丈的右翼,帶著滾滾強悍的妖力,朝上空拍去!

「轟隆隆!」

四階初生期妖獸的一擊何其強大,當右翼拍中一百五十丈的劍芒時,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劍芒當即潰散於空,那右翼順勢而上,朝譚雲拍去!

譚雲偷襲不成,倉促朝上空逃去躲閃不及,左臂被玄焰獅鷲的右翼邊緣拍中!

「咔嚓!」

立時,譚雲整條左臂爆炸開來,化為漫天四射的碎渣!

「殺!」譚雲口噴鮮血,臉色蒼白,目光堅定,不退反進,右手緊握神劍火舞,立時,身體貼著右翼俯衝而下,朝玄焰獅鷲的右翼根部斬去! 「不知死活的小東西,我要活活燒死你!」玄焰獅鷲陰森森的口吐人言,頓時,獅背上噴出了高達三百丈的玄焰瞬間將譚雲吞沒!

那高達千米的火焰溫度之高,可將極品寶器輕而易舉的融化,玄焰獅鷲自負,那該死的人類在火焰中,定然飛灰湮滅!

就當它認定譚雲必死之際,譚雲卻完好無損的持劍,在火海中俯衝而下,右臂高舉,揮劍朝玄焰獅鷲的右翼根部,傾盡全力斬下!

「撲哧……嘎嘣!」

血液噴濺,一丈長的神劍火舞,深深地斬進了右翼內,卡在了骨骼縫中!

「啊!」玄焰獅鷲發出了疼痛的嘶吼聲,它未想到自己的玄焰居然沒有將譚雲燒死!

「卑賤的人類,你居然傷了我!」 豪門獨寵:總裁不要太過分 玄焰獅鷲怒火中燒之際,譚雲足踏其背,右手拔出神劍再次全力斬下!

「咔嚓!」

血液如虹衝天席捲而起時,譚雲一劍將玄焰獅鷲的右翼斬落!斷翼根本,股股血液恐怖的噴射著!

「我的翅膀!」

玄焰獅鷲刺耳的哀嚎中,渾身是血的譚雲瞬間出現在其背左側,持劍斬在了其左翼根部!

這一次,神劍火舞依舊卡在了左翼根部的骨骼內!

玄焰獅鷲一雙巨瞳中瀰漫著怒焰,雙翼就如同人類的雙腿,若雙翼被斬斷,今後它便失去了飛行能力,除非邁入五階化成人形后,才能凌空飛渡!

但它目前才是四階初期,若想晉陞五階,至少也得上千年之久!

這麼久的時間,若它被其他強大妖獸攻擊,很有可能便會喪命!

它怎能不怒!

「我要殺了你!」

玄焰獅鷲咆哮如雷,龐大的身軀扭動間,那長達五十丈的巨尾,帶著一道道長達數百丈的空間裂縫,呼嘯而上,朝譚雲閃電般抽去!

「鴻蒙神步!」

譚雲衝天而起躲過後,渾身金色靈力旋繞,炮彈般俯衝而下,大吼一聲,拚命的用力,右腳朝玄焰獅鷲的左翼根部跺下!

「砰!」

沉悶的巨響中,玄焰獅鷲的左翼根部傷口開裂,內部被神劍火舞即將斬斷的骨骼,傳出咯吱聲響!

「給老子斷!」

譚雲接連跺了三腳,「咔嚓!」玄焰獅鷲的左翼根部猝然斷裂,左翼脫離了身體!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嗖!」

失去雙翼的玄焰獅鷲,徹底陷入了暴躁之中,獅尾抽向譚雲後背!

「斷!」

失去左臂的譚雲,厲吼間,身體一旋,帶著一道劍芒斬斷了甩抽而來的獅尾!

「咻!」

玄焰獅鷲憤吼之際,不完整的尾巴,陡然如棍,狠狠地擊中了譚雲右胸膛!

「咔嚓!」

清晰的骨裂聲中,手腕粗的尾巴攻斷譚雲右胸膛肋骨,帶著噴薄而出的血液,從譚雲後背洞穿而出!

「噗!」

譚雲口噴鮮血,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卻是玄焰獅鷲舞動著尾巴,帶著譚雲凌空旋轉后,狂暴的朝地面砸落!

「轟隆!」

大地龜裂、塵土瀰漫,譚雲狠狠地砸落在地!

「砰砰砰……」

緊接著,玄焰獅鷲舞動巨尾,極速將譚雲數次帶起后,重重地砸落在地,譚雲渾身劇振,接連噴出數口血液!

眼冒金星的譚雲,渾渾噩噩中睜開了眼睛,右手一揮,神劍火舞便將洞穿自己胸膛的巨尾斬斷!

「砰!」

慣力之下,譚雲身體炮彈般被甩出上百丈,還不待落地,這時,虛空中黑霧內六百餘頭烈焰獅鷲,帶著刺耳的嘯叫聲,朝譚雲俯衝而至!

「都給老子滾開!」譚雲星眸中瀰漫中滔天殺意,身體凌空一旋,右臂一揮,鴻蒙火焰衝天而起,頓時,烈焰獅鷲們驚慌逃竄!

「嗡!」

失去左臂、遭受重創的譚雲,遏制著傷痛,空間如水漣漪中,再次出現在玄焰獅鷲上空,左手猛然朝下方推出,「鴻蒙冰焰!」

登時,那三階巔峰足以將極品寶器化為虛無的鴻蒙冰焰,化為一隻冰藍色的十丈巨掌,猛然籠罩出了玄焰獅鷲的鷹頭!

剎那間,極速化為厚達數丈的寒冰,覆蓋在玄焰獅鷲腦袋上!

「滋滋——」

寒冰在玄焰獅鷲的玄焰中,帶著滋滋聲極速融化時,譚雲傾盡全力,垂直飈射而下,持劍從玄焰獅鷲的後頸深深刺入,從頸部下方洞穿而出!

「啊……該死的人類!」玄焰獅鷲頸部一振,一股妖力便轟擊在譚雲身上!

譚雲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在虛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重重地砸落在三百丈開外!

「吼!」

被玄焰獅鷲按在地上的金龍神獅,驀然發力,將玄焰獅鷲頂起的瞬間,終於撕咬著住了玄焰獅鷲長長的頸部!

「嘩啦啦——」

玄焰獅鷲頸部血液如瀑,從金龍神獅的獠牙四周噴洒而出!

玄焰獅鷲高達二百丈的龐大身軀,猛烈扭動,長長地頸部狂暴的甩動著,一邊想掙脫金龍神獅的撕咬,一邊用蹄子暴力的踢打著金龍神獅!

「砰砰砰!」

玄焰獅鷲的每一次踢打,便將金龍神獅身體踢爆一塊血肉,可縱然如此,金龍神獅也沒有鬆口的意思!

「快給我一起上殺了它!誰敢退縮,我殺了誰!」玄焰獅鷲掙扎中,暴怒命令。

頓時,六百多頭烈焰獅鷲,紛紛從天而降,開始用蹄子踩著金龍神獅傷痕纍纍的身軀!

「吼!」

「砰、砰砰……」

金龍神獅依舊未鬆口的撕咬著玄焰獅鷲的頸部,它怒吼驚天動地,舞動著金色巨尾,將一隻只烈焰獅鷲抽爆開來,頓時,一塊塊偌大的碎肉,伴隨著滾燙的血液,灑落在地面上!

僅僅眨眼間,便有上百頭烈焰獅鷲慘死!

這時,活下的烈焰獅鷲,嚇得瑟瑟發抖,不敢再攻擊金龍神獅!

「都愣著幹嗎!給我上啊!」被撕咬著頸部的玄焰獅鷲,口吐人言,口吻焦慮!

就在這時,失去左臂、胸膛噴血、七竅流血的譚雲,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聲嘶力竭的怒喝道:「烈焰獅鷲你們聽著!」

「你們的王者,已經失去了雙翼,它現在只有死路一條! 總裁,我要離婚 沒有雙翼的玄焰獅鷲,根本就是廢物,沒有資格統領你們!」

「你們現在立即滾!否則,你們也得統統去死!」 譚雲知道,這些二階渡劫期、三階初生期的烈焰獅鷲,已經擁有了少年、成年人的靈智,它們會知道該怎麼抉擇!

事實果真如此!

四百多頭烈焰獅鷲,聽聞譚雲的怒喝后,眸子里流露出猶豫之色。

旋即,其中一頭三階初生期的烈焰獅鷲,對著其他烈焰獅鷲不知叫喚了些什麼,便率先扇動著翅膀朝深淵內飛去。

其他烈焰獅鷲,正欲跟隨時,被金龍神獅撕咬著脖子的玄焰獅鷲,發出了虛弱的咆哮聲,「誰都不許走!我才是你們的統治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