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一聲輕微的響動傳來,似乎是齒輪轉動的聲音。

卻是慕尚情的手,摁在了巨石一塊凹陷處的黑灰色突起物上。一系列的響聲,便是它引出的連鎖反應。

閻宸警惕的觀察著聲音的源頭,雖然知道慕尚情不會弄錯了,可小心謹慎一點,以防萬一還是很有必要的。

不過並沒有出現什麼不好的事,只是在巨石的下方,露出了一個不到50公分的洞口和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階梯。

「別看了,先下去。想要知道什麼,一會兒再問,我慢慢的告訴你。」

閻宸也知道事有輕重緩急,不再拖沓,直接向著入口的階梯走去,慕尚情緊隨其後。

當兩人都進入那個打開的洞口時,慕尚情的手,摸索著牆壁。也不知是在哪一處微微用了一下力,「咔嚓」的一聲清響過後,那個打開的洞口又合了上去。

從外面看就能發現,巨石周圍看不出一絲破綻,就彷彿那裡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洞口。

「尚情小心點兒,這裡太黑,注意腳下,別踩空了。台階有些高,向下邁的時候千萬要注意。」

完全透不過光線的通道內,那可是真的伸手不見五指。走在前方的閻宸預警著危險,同時也也擔憂著身後人的安全。

「噗!放心走吧。既然弄出這個地方,裡面又怎會什麼準備都沒有。食物和水就別想太多了,但是光亮還是有的。」

「啪嗒。」

燈在慕尚情的說笑中,一盞盞亮起,雖然度數都不大,使得長長的通道里顯得有些昏暗,但好歹算是有個亮了。

看起來慕尚情對這裡還真的很了解,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嫻熟的操作了。

「這是石階是通向哪裡的?怎麼我以前沒有聽說過野石坡存在這樣一處地方?」

聽著一說話迴音四起,閻宸判斷這通道很長。但這可是京城,一條太過長的地下通道,又怎麼會允許出現。

「這條通道存在的時間很久遠了,若要細講的話,怕是要追溯到千年以前戰亂的時候。只是在後來的時候,這裡又修整了一下,被通了電。不向外公布的原因,相信你也應該能想到。」

「為了以防萬一?可這裡連個守衛都沒有,安全隱患做的是不是有些太鬆懈了。」

從大家族出來的閻宸,自然聽出來慕尚情這番話的潛在意思。可連個看守的人影都沒有,太兒戲了吧。

別說什麼這裡可能不重要,如果這通道真的是四通八達,那它可就是整個京城的安全隱患。

如果再往大了說,那也可以說它是整個天龍帝國的安全隱患。

重不重要?

「鬆懈?這裡確實是沒有生命體,可並不代表如此就真的像表面上看到的這麼安全。現在不是古時候了,科技的發展,就是在於很多時候它無聲無息就能要了人的命。

我們天龍帝國是世界之強,靠的可不單單是人力,還有這些人類的第二大腦。比拼實力,我們可是在任何一方面都不輸於其他國。」

「可有的時候,這些科技始終不如人的大腦靈活,而且還是有可能會出現微小的失誤。一個人都沒有,全靠它們來支撐這裡,會不會有些太大膽了?小心,這裡向下的走勢變大了。」

就算聽得很認真,可閻宸的關注點,永遠都是慕尚情為先。

「我沒事,對這裡的情況還是很熟悉的。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用科技來控制這裡,既然敢這麼用,自然就是有把握的。」

「但高科技發達同時,懂得入侵這種高技能的科技技術性人,也是不少的。真的能做到百分百?」

篡改指令這種事情,他的屬下不是沒有做過。 直死魔瞳 對方的武器瞬間變成了幾方的利器,那可比一兩個人反水的殺傷力要大得多。

「這裡許多系統和指令都是分開的,它們連接的並不是一個主腦,不過卻又各有監控。一旦被監控者發現有異常,會立刻採取行動,它所有的運行便會被即刻停止。

而這裡將會進入警戒,從低級別A級往上升,S,SS一直到最高級三s級。提到雙S級便是對所有有生命體,無生命體,無差別攻擊。而三s則是一種毀滅系統,一旦啟動,除了最高掌權人,沒有任何人能停止。」

這條是通八達的通道,安全係數可是極高的。裡面包含了很多,但卻不是現在的閻宸能知道的。

而且有很多的事情,是現在的她都沒有許可權去了解的。

探秘的心理她很少,好奇心更是沒有。會下來這裡,也不過是想借用這條通道,來躲避那些已經瘋了的雇傭兵罷了。

在聽過慕尚情的這些話,閻宸也不再多問什麼。在任何地方去了解事情都是有許可權的,何況是偌大的天龍帝國呢!

「慕尚情,代號「天火」啟動三/級許可權。目的,去小型休息室休息。」

行者中的慕尚情對著空氣發著指令。自言自語的模樣,給人的感覺像是不正常。

不過她的話音剛落,另一種充滿質感的聲音,便在這空洞的通道中響起。那是一種帶著冰冷的機械聲音。

「姓名慕尚情,代號天火,核查,檢測,正確。許可權為三.級,已確認,可以啟動。」

「咔嚓咔嚓……」

「歡迎您的到來,我是您此次的機器人協導員,貝拉。接下來的行程,將由我來帶領您完成。

嗯……資料顯示為女,怎麼會是個男的?滴滴……貝拉提起申請,向系統申報核查。」

「咳,我在後面呢,麻煩你在掃描的時候能否認真一點?前面這是我的家庭成員,丈夫閻宸,已經備錄在案了。」

後面與閻宸身影重疊的慕尚情開了口。對於這些負責帶路的小機器人,慕尚情對於它們的呆板,還真是沒什麼可說的。

「對不起,是貝拉的工作失誤。不過對於兩個人的情況,您並沒有在通報時特意提起,所以貝拉的這個失誤,也是可以被理解的。」

機器人貝拉用略顯生澀的聲音做著回答。誰說冰冷的產品就一定是呆板的?看看這貝拉,已經會為自己找十分合理的理由了。

「這裡有熱感,有影像呈現,還有DNA記錄分析……等等一系列的身份核查。我不覺得不說,會成為你不知道他在的理由。」

不就是阿宸剛剛懷疑了它們會不好用嗎?別以為她想不到這點原因。主腦聰明,可聰明不也是人腦設計出來的。

……貝拉的一對電子眼睛暗了暗。

好聰明!

…… 兩個人被貝拉帶著七拐八拐的往前走著。大概行進了六七分鐘左右,貝拉才停下來。

「臨時休息室到了,您們請進。由於您的先生並沒有符合的許可權,所以請您們進入休息室時,請不要在出去四處走動,以免造成不便,增添意外傷害,謝謝配合。」

這話每一個字聽著都很正常,可組合在一起卻讓人覺得怪異。

慕尚情算是瞧出來了,這個帶路的貝拉就是看著閻宸不順眼吶!誰說機器人就沒有感情所以是沒有脾氣的?看這脾氣不是很足嗎!

「我家的我會看著,就不用你們來操心了。你的工作是負責帶路,和提供我許可權以內可以提供的服務。」

慕尚情的心情不是很美麗,說出的話漠然中帶著氣勢。看得一旁閻宸忍不住想要發笑。

沒有生命的一個機器,這麼較真做什麼。為此來生氣一點也不值當,對方既不可能知道,也沒法感同身受。

完全是在浪費自己的心情。

機器人貝拉一雙紅色的眼睛不停的忽明忽暗,幾秒后又陷入沉寂。

「貝拉對話的許可權不夠,不能基於這個話題往下接。我此次的工作是看護好要求啟動許可權的對象,祝你們有個愉快之旅。」

貝拉說不出太多範圍以外的話,畢竟它的智能設定是帶路和提醒,而不是回答問題解決困惑。

慕尚情他們前面的牆壁緩緩打開。明明沒有任何痕迹的石面牆,竟出現了一道門。

裡面更是瞬間亮起了燈光,和外面的灰暗,有著很強的對比。

「這些東西雖然智能不錯,但智商明顯和人不在一個層次上。一旦碰見一些什麼事情,就需要設定和許可權,否則就沒辦法進行。說是智能,但呆板依舊是存在的。」

隨著慕尚情進了打開的石室,說話的閻宸向四周觀望了一圈。這是對陌生地的一種警覺,在危險下養成的習慣。

「要不說怎麼,它們和人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呢。而且由於一些安全因素,也不可能放任它們自主。這個形態既放心又安全。」

智能完全放任化,這個是不可能的。一旦出現意外,那後果可不是誰能承擔得了的。

「這一點倒是真的。」

這夫妻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閑談著,完全不顧旁邊還站著一個被談論的目標。

貝拉一雙機械的紅眼睛不停的閃爍著,裡面全都是傳回他主腦中的數據。其實即便不分析,它的智商也完全明白這兩人說的是什麼。

「請問,當著機器人的面,直接就說它的壞話,這個樣子真的好嗎?」

兩人的對話中間,貝拉參言了進去。它是一個活生生的機器人,所以無法保持沉默。

「我這個人一向光明正大,不喜歡在人的背後說三道四。所以這當著你的面說,還可以直接錄入系統,以後想聽就可以拿出來聽,這不是很好。」

能說出這樣話的,也就只有慕尚情。就算對方是個智能機器人,不順眼的也懟。

「我們在被生產過程中,設計的第一程序便是忠誠。一旦出現被入侵,控制,的情況,隱藏系統將會瞬間自毀,並且在同一時間發出警報。

所以說我們雖然是智能的,但我們絕對是安全的。」

貝拉不得不為它們這些同類正名。它們有絕對的安全保證,沒有負擔,沒有外在的被脅迫,從這二點上,安全性甚至比人都要好。

「貝拉,我需要一個小型顯示器,要看看外面現在的情況。聯繫趕往這裡負責安全的人看,看什麼時候會抵達。」

「好的,您稍等。」

聽到慕尚情合理的指令,貝拉立刻行動。

一個小型的監視屏出現在了牆上,裡面播放的正是外面的實施情況。那些雇傭兵現在正在外面亂轉,企圖尋找到已經沒有蹤跡的兩個人。

打開所有視角,野石坡的整個景象出現在了屏幕上。

怪石林中是瀰漫著的散不去的硝煙。裡面沒了錯落如同陣法般的景緻,碎石遍地,一片狼藉。

幾個彪形大漢,穿著黑色的武裝,手拿**在裡面四處的轉著,尋找著忽然失去蹤跡的目標人物。

「這些人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到底是隸屬於一個組織,還是只被人雇傭過來,只拿錢辦事的?

貝拉,你可能分析出他們是來自哪個國家的人?可有隸屬的組織。要是能分析出更具體的就更好了。」

慕尚情凝神看著外面的情況。仔細的查找了一下人物,那群人到現在只剩下4個了。

想起這些人消失如此快的原因慕尚情,一陣氣悶。

被人「肉」彈追的滋味可不好。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啊!

這要是在最開始時,這群雇傭兵便不怕死的用人「肉」彈這招,那場面光想想就不怎麼美妙。

真是在天龍帝國內呆久了,被和平熏陶的已經忘記了硝煙的滋味,完全丟了危險意識啊!

這可不行,如此下去會出大問題的。

看著眼前的畫面,慕尚情卻陷入了沉思。她一向是那種居安思危的人,何況現在已經感覺有危險臨近了。

被動等待,向來不是她處事風格。

主動出擊,才是她一貫的手段。

竟然把自己當成為盯住的獵物了,只是最後誰是獵人,還有未可知呢……

「他們都是全副武裝還戴著面罩,所以分析不出具體的身份。但是從監控下記錄的一些簡單對話中分析,貝拉初步斷定,這些是尼塞力國的人,是否有組織還待詳查。

但從這些人的對話中,查尋到他們的對話中,有被叫出過一個同夥的名字,齊尕。還有便是,從這些人說話時透露出的一些信息中,分析他們來這裡既出於自願,也是出於被迫,原因不知道。除了以上這些,就再沒有其他的信息了。」

貝拉盡職盡責的調運存儲在信息庫內的儲存資料,並做出有理智的分析。雖然沒有給出太多有用的東西,但這些對慕尚情而言,卻已經是個大概方向了。

知道這些雇傭兵是來自哪一個小國家,還知道了一個人名,查起來要方便很多。

自己先前決定去野石坡,還真是個正確的決定。不然想要把這些調查清,也要費些人力物力的。

「齊尕?尚情,這個名字我好像是在哪裡聽到過,不過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

聽到貝拉給出的分析結果,閻宸在沉思事情的同時,也對那個被提到的名字,有一股熟悉感。

他相信自己的記憶,既然熟悉那就一定聽過。但記憶模糊到似有似無的程度,那說明這個交集應該僅限於聽說。

「有印象?不著急,慢慢想就好。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我們可以調查的。不過既然聽說過,那就說明這些人在黑暗帝國的圈子裡,離我們並不是很遠。

如此一點,範圍還會再縮小一些,搜尋起來,也能更容易一點。」

「貝拉已經和負責這裡安全的人聯繫上了。此次來的人,是同樣有著這裡三/級許可權的驚蟄。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在迅速的趕過來,那支隊伍是隸屬於您的,領頭人是錄過備案的奎。」

「嗯,來的還不算晚,這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跑掉。抓住了,應該還能審出些更深層的內容。只是希望別是些個嘴硬的死口,不然就沒什麼用了。」

看著鏡頭內晃動的幾個人,慕尚情神情漠然的說著。有人敢對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動手,這次說什麼也要給那隻爪子揪出來剁了。

「狐狸尾巴竟然露出來了,又怎麼可能還藏的回去。線索已經越來越多,將幕後黑手找出來,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而那個時間,相信用不了多久了。」

閻宸的人,也都在全力調查。對他們有威脅的存在,一律是應該被連根拔除的。

由於慕尚情越來越慣著的緣故,現在的閻宸「狼子野心」越來越明顯了,獨佔欲在不斷的攀升。

對人的安全方面,簡直可以算得上是明目張胆的參與。性格與以前的小心翼翼截然不同,順從的羊皮下,開始顯露狼的爪子。

那是以前在慕尚情的面前,從來沒有露出過的一面。不過那隱藏的一切,都是在對外,在面對慕尚情時,頂多是一隻大型犬,還是一隻智商欠費的。

「查這些人的身份倒是不著急,人手這麼多呢,慢慢來就好,反正我們又不趕時間。不過還好這些人會挑地點,在這個地方向我們動手,倒是省去了我們行動不便時,他們會逃掉的這個可能。」

在京城這個國之重心的地方,很多時候都不能搞出太大的動靜來,否則影響將會是十分惡劣的。

搞不好不僅會滿城風雨,還會被有「心」人利用,進行一些有辱帝國體面攻擊。

有些事,有些時候會很無奈。

老話講,天要亡你是什麼意思?解釋起來很簡單,就是沒「死」找死。就像這波追殺慕尚情他們的雇傭兵。

萬峰林這個風景區,可以說是整個地方全方位的都在監控的覆蓋區。

在這個地方動手,別管成與不成,他們這群雇傭兵事後能逃跑的幾率,可以說是近乎於零的。也就是說在動手時便註定了,他們會團滅在這裡。

還在野石坡轉悠的,僅剩下的幾個雇傭兵若是知道這些,一定會把當初制定計劃的那個人,拖出來鞭屍。

只可惜,他們沒機會知道這些,而就算是知道了,也沒機會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