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可能不在乎。不過,我可是很珍惜生命的。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殺了我,你也阻止不了計劃的進行,你只不過是在浪費力氣而已。天網不是你一個人就可以對付得了的。你要是想有生之年有一番作為,我覺得你加入我們倒是不錯的選擇!」

「我只想告訴你,你們的計劃是絕對不會成功的。」陳青雲寒著臉回答。

化傾城微笑不語,突然手起落下,一股白煙在他的身前冒起。等煙霧消失,化傾城已經不見了蹤影。

陳青雲沒有去追,因為正如剛剛化傾城所說,就算他能留下對方,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這不是他想要的。為了一個還不知道具體身份的天網人員,還不值得。

別墅內恢復了安靜,陳青雲走進別墅檢查了一番。對方做事果然非常的嚴謹,在這裡沒有找到絲毫的線索。

不過,在茶几上,他倒是找到了一張人皮面具,做得十分的精緻。

這可是個好東西,見識過妖王易容的厲害,陳青雲自然不會放過這東西了,將東西收起來後走出了別墅。

坐在車上,他就在想公孫無極和公孫香會去什麼地方了。很顯然,他們用假的公孫無極引開自己的視線,然後真的公孫無極一定是去做什麼重要的事情。這將是事件的一個關鍵點。

如果剛剛不是他剛剛對開車人的技術發現有了很大的明顯變化,他也不會察覺出公孫無極是假的。發現了這個疑點后,陳青雲立刻就開車往回趕。不過還是慢了一步,別墅裡面只剩下化傾城了。

妖王和公孫無極,公孫香都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

開著車回到了馮殿祥的家中,才知道自家的老頭子已經到了,而且就住進了馮殿祥的家中。

「乾爹,你出去一趟了。打你電話也打不通,都擔心死我們了。」馮果果看到陳青雲回來,立刻帶著撒嬌意味的說道。

「你乾爹是那種容易出事的人嗎?」陳青雲笑著說道。

冉甜甜走上前,幫陳青雲脫掉了外套,說道:「爺爺在書房,你去見他吧!等著你呢。」

「恩,好的。」

來到書房,敲了兩下房門走了進去。

房間裡面有四個人,馮殿祥,陳蒼天和閻邦國,還有水虎。四位大元坐在裡面,氣勢立刻感覺不同。

四個人正在品茶,臉上沒有絲毫的緊迫感,反而帶著笑意。不得不說,這幾個老頭子的心可真夠寬的。龍京都亂成這個樣子了,他們居然還喝得下去茶。

「哈哈,我的孫女婿回來了。快過來,嘗嘗這茶,味道非常的不錯。」水虎笑著說道。

「爺爺,您也跟著來了。」陳青雲笑著打招呼。

水虎點頭道:「我當然要來了。只不過早來一天而已。你的眼睛沒事了?」

「沒事了。全好了,讓爺爺擔心了。」

陳蒼天放下了茶杯,問道:「時間緊迫,把你知道的情況都說一下吧!我們也做一個詳細的分析。」

陳青雲無語,還時間緊迫,時間緊迫你們就坐在這裡喝茶啊!不過他可沒有敢說出口,否則非得挨抽不可。

喝了一杯茶之後,陳青雲把這些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把自己的猜測也說了出來。

聽完陳青雲的講述,眾人的臉上總算是出現了凝重的神色。在來之前,他們就已經開始懷疑有人試圖在這次換屆的問題上搞鬼,沒有想到的是天網居然也參合進來了。而且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已經參與到其中了,而且似乎還佔據了主動的位置。否則,他們斷然不會對馮殿祥下手。

「把你的扳指給我看看。」陳蒼天對陳青雲說道。

陳青雲拿出了扳指交給對方。如果不提及這件事情,他也是要詢問的。

陳蒼天拿過扳指仔細的瞧看了一番,確認無誤后交還給陳青雲。

「老首長,扳指之前我也看過了。的確是真的,不是假的。您說上官邪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馮殿祥問道。

陳蒼天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是很清楚。那老頭做事風格,你們也不是不知道,想要摸透他內心真的很不容易。他這一走就是幾十年,從來沒有回來過一次。一回來就給我們一個大大的問號啊!」

「怎麼說你們以前也是最好的戰友。而且兩家的二代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也許是他喜歡青雲這孩子吧?」閻崇分析道。

「管他那麼多呢?總之我孫女婿得到實惠就行了。如果不是我沒有這種特權,我倒是也想把權力一股腦丟給他得了。看看以後誰還敢欺負我孫女婿。」水虎的性格比較粗狂,對這些小細節並不在意。

其他幾人一笑,也幸虧水虎沒有這特權,否則他還真的很容易干出這種事情來。

「爺爺,上官邪跟我們家到底有什麼淵源?我怎麼以前都沒有聽說過呢?」陳青雲詢問道。

他感覺兩家之間似乎有很深的淵源。有友情,似乎還有很深的矛盾。

「也罷,既然你問起了,那我就說給你聽聽好了。這也是塵封在我記憶裡面的一段回憶了。真是不願意提起啊!」

其他三人立刻站起身。

「老首長,你們聊,我們先出去了。」

陳蒼天點點頭,待幾人出去后,繼續說道:「我們兩家的淵源,說起來比較話長,要從五十年前說起了。那個時候還沒有你,也沒有你爸爸。」

這個故事還真是夠長的,陳青雲想要了解上官邪這個人,那麼就得耐心的將故事聽完。

「我跟上官邪可以說是這輩子上最好的朋友。想當初,我們兩人在戰場上,所向披靡,讓敵人聞風喪膽。而且,他還救過我兩次。如果沒有他,也就沒有你的爸爸,就更加不會有你在這個世界上了。所以說,他應該是我們家的恩人。」r 第0803騙:二老會面

陳青雲怎麼想也沒有想到,上官家居然是陳家的恩人。如果按照陳蒼天的說法,兩家人應該好得跟一家人一樣才對。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這麼多年陳蒼天並沒有提及呢?

「後來國家沒有戰亂了,我們的生活也開始平穩起來。我們兩人也沒有因為地域的原因而生疏,時而還會聚在一起,兩家人好像親戚一樣。當時我們就定下,如果雙方有了兒女,那麼就結下親家。如果都是男孩,那麼就皆為兄弟,反之也是一樣。」說到這裡,陳蒼天的嘴角露出了一點笑意。

陳蒼天已經陷入了回憶,陳青雲也沒有打斷對方,認真的聽著。

「後來,他生了一個兒子,取名上官遠。而你爸爸也在這個時候出生了。所以,他們兩個就成為了異性兄弟。因為都是軍旅家庭,你爸爸小的時候,我就定下讓他從軍的人生計劃。而上官邪也是有著同樣的打算。他們兩人長大進入到軍隊后,果然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成了好兄弟,而且成績斐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績。」說到這裡,陳蒼天的表情開始變化。

陳青雲知道,兩家的轉折點恐怕就出現在自己的老子身上了。

「我們兩家的關係一直很好。可是,當你母親出現時,我們兩家的關係出現了裂痕。」

陳青雲是真的忍不住了,問道:「呃……不會那麼狗血吧!他們兩個兄弟為了我老娘翻臉了?」

陳蒼天點頭道:「是的。」

「…………」陳青雲無語,女人在什麼時候都是最厲害的武器啊!什麼原子彈,氫彈的,都抵不上一個女人的真正威力。一個女人可以讓國家滅亡,這是目前任何武器都做不到的。

「說起來這件事情要怪你爸爸!當初他們兩人認識了你媽媽之後,兩人就偷偷的開始追求。他們兩人雙方卻不知道,而你母親也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還以為他們雙方都知道。就這樣,過去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你媽媽把兩人都叫到了一起,最後公布選擇了上官遠。你爸爸惱怒,怪上官遠之前並沒有告訴他真相。不過在你媽媽的勸說下,總算和解了。不過兩人之間卻留下了隱患。事情剛剛過去一個星期,上官遠就把你媽媽給拋棄了,沒有任何原因。結果你爸爸大怒,就跑過去跟上官遠打了一架。你爸爸略勝,失手之下,將上官遠給打死了。」

「啊!」陳青雲瞪大了眼睛,自己的老子當年還有這麼熱血的一面啊!不過,熱血歸熱血,殺了自己最好的兄弟,老爹也一定非常的悔恨吧?

「我知道這件事情后,把你爸爸的腿給打斷,丟在上官邪家的門前任憑處置。可是上官邪閉門不見,直到第三天他才出門,並沒有追究。不過當眾宣布,兩門兩家恩斷義絕!後來我怎麼上門求見,他都不肯見我。我理虧,既然對方不願意見我,我也不能總去煩他。只能順著他的意思,所以很多年我們都不曾相見了。今天他把這枚扳指送給你,到底是什麼含義,我也猜測不出來。可能他還是念及我們之間的感情,無兒無女,只能便宜你了。」陳蒼天苦笑了一下,說道。

無兒無女,這麼大的好處就落到自己的頭上,似乎有些勉強吧?不過,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解釋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也許上官邪想開了也說不一定。

「後來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在你生下來不久之後,你爸爸就走了。說起來,你爸爸的死,我也有責任。」

「為什麼?」

「你爸爸的腿留下了隱患,行動上有些影響。否則,他擁有不次於你的身後,又怎麼會輕易的犧牲。你爺爺這一輩子做了很多的錯事啊!」陳蒼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爺爺,這都是上天註定的。我老子如果今天還活著,他一定不會怪您的。我還有一件事情想問問您。您現在所在的位置,當初沒有引起你們矛盾嗎?」陳青雲問道。

「如果不是他的殺氣太重了,做事風格實在不適合處在這個敏感的位置上。別人根本沒有機會。對此,他雖然有些怨氣,但還是顧全大局,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做過多的文章。」陳蒼天說道。

「那當年競爭的時候,您沒有跟他站在對立面上?」陳青雲問道。

「有。不過為了國家的未來,我必須站出來。面前國家與兄弟兩難選擇的時候,我只有拋棄兄弟。可能這麼說你會覺得爺爺是個冷血的人,但是作為一個領導,任何一個決定都有可能決定很多人的生死。上官邪的確不適合坐在這個位置上。」談及國家大事,陳蒼天的態度立刻有很大的轉變。

這些老一輩為了國家,可以說付出了很多東西。有的人拋棄了家庭,有的人拋棄了兄弟。很多人不理解,也只有真正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才會明白。

「那這次換屆,您馬上就下來了。上官邪這次來的目的您也清楚了。這次您的決定呢?」陳青雲問道。

這兩個老哥們搞不好會因為這次的事情鬧得更僵。如果陳蒼天要是力挺馮殿祥的話,那麼馮殿祥勝出的機會還是非常大的。

「看情況而定吧!這也是我知道消息后第一時間趕過來的用意。我已經讓小馮去聯繫他了。一會你跟我去見他。」

陳青雲咧嘴道:「這個時候他會見您嗎?」

「如果不見,那就說明他的心性還沒有改變。我是不會將這麼重要的位置交到他手上的。」

「呃……爺爺,你真狠!」

知道了上官家與陳家的淵源,陳青雲對上官邪的印象倒是好了一些。這老頭雖然血性,但絕對是一個敢說敢做的牛人。

雖說知道了經過,但是也讓陳青雲找到了一個疑點。那就是當初上官遠為什麼剛剛得到老娘的放心就甩了呢?會不會是上官邪在其中做了什麼手腳?

自己的老娘出身貧民,在部隊也只是在衛生隊的一名普通的士兵。而且模樣只能算是一般,也不像是那種禍國殃民的主啊!怎麼會就讓兩兄弟反目成仇呢?

看來,有許多謎題陳蒼天也不知道,真正知道的人,只有上官邪一個人了。

出了書房,陳青雲就看到馮果果端著醫藥箱站在門口。

「嘿嘿,乾爹,跟我來。給你處理傷口。」

陳青雲低頭看了一下,只是皮破了點,並沒有什麼大礙。現在已經血凝了,只是衣服被劃破了許多口子,看起來有些可憐。

「傷口不用處理了,沒事。你幫我弄一套衣服吧!我一會還要出去一趟。」

「都這麼晚了,還要出去啊!」馮果果問道。「昨天晚上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今天還出去,會不會太危險了?」

「好了。知道你關心乾爹,但是有些事情就是再危險也要去做。」

這時,冉甜甜已經捧著一套衣服走了上來。

「果果,趕緊給你乾爹處理一下傷口。如果感染就遭了,衣服已經拿來了。」

說完,冉甜甜拉著陳青雲走進了卧室,馮果果端著醫藥箱跟了進去。

本來就傷得不重,很快就處理好了。換上了新衣服,陳青雲再次變得容光煥發的,神采奕奕。

半個小時候,在二十多輛的車的保護在,陳青雲陪著陳蒼天前往軍工招待所。

軍工招待所進去並不難,畢竟以陳蒼天的身份,到哪裡都不會受到阻撓。不過,上官邪能不能見他就不好說了。所以,他也沒有直接進去,讓陳青雲下車去傳話。

門口的守衛小跑進去通報,很快就跑了出來。

上官邪並沒有拒絕,而且在守衛的後面走了出來。

「老陳,好久不見了!」上官邪面帶笑容的大步走到近前,握住了陳蒼天的手。

「上官大哥,好久不見了!」陳蒼天略微有些激動的與對方緊緊握住了手。

這個場景,還真是意外。如果按照之前的猜測,理應吃個閉門羹才對。畢竟兩人的職位雖然不同,但是身份卻是一樣的,上官邪一點也沒有比陳蒼天低。從某種程度上,還要更高一些。

「老陳,你過來了,還跟我弄通報這一套。好了,我們裡面聊。」上官邪拉著陳蒼天的手就往裡面走。

兩個老者的會話,陳青雲一個小輩沒有插嘴的份,乖乖的跟在後面走進了招待所。

進到房間內,陳青雲坐在一邊候著,兩位老人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

「上官大哥,你變了。我以為你還在怪著我。」陳蒼天說道。

「呵呵,那都是陳年往事了,不要再提了。想起來,當初我因為小遠的離去而有些過激了,才說出那番話。你也知道我就在乎這張老臉。這些年一個人待在西藏那鬼地方,漸漸的也想明白了。你沒有怪我,我就已經很高興了。」上官邪笑著說道:「現在我信這個,心性也好了許多。」

上官邪上有一串烏黑的佛珠,看起來應該是個值錢的玩意。

「上官大哥,請速我冒犯,你怎麼會把扳指那麼重要的東西交給青雲,他實在是太年輕了。恐怕會有人說閑話的。」陳蒼天問道。 夢幻西游之重新來過 ro 「額……」東方冰兒被一個魔影擊暈在了地上。

「冰兒……」

柳清瑤看著東方冰兒竟然就這麼的被擊暈在了地上。大為的焦急。但是兩女此時是自顧不暇了,根本就無法去幫助東方冰兒。

接著,柳清瑤、和藍可欣也陷入了重圍之中,在這麼多根本難以傷害的魔影的圍攻下,兩女漸漸的有些支撐不住了。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一道人影從虛空中閃現了出來了。持著寶劍,如虎入羊群的一般。如果說先前的兩女的攻擊對那些魔影根本就造成不了傷害的話,這人卻是一劍一個,那些靠近的魔影在瞬間被其消滅殆盡。

這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進入禁地苦苦的尋找三女的秦浩天。秦浩天在和小龍尋找了一陣,可是仍然無法找到三女,秦浩天本來有些的失望,但是他沒有放棄。三女對秦浩天無比的重要,他無法再承受失去三女的打擊。是以秦浩天仍然堅持著尋找。果然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秦浩天的堅持下,秦浩天很加就找到了三女。此時正是三女最為危險的時候。

看著那隻領頭的魔影,秦浩天凝起了眉頭。手中的吞噬之劍劃破了虛空,向那魔影飛擊了過去。

那魔影的速度雖然快,但秦浩天的速度卻是比其更快。那吞噬之劍如長虹破日一般的向著那魔影沖了過去。

「撲哧!」的一聲,那劍狠狠的破入了那魔影的身體之中。

瞬間,那魔影煙消雲散了。

吞噬之劍在那魔影煙消雲散后,在虛空中饒了一圈,將那魔影爆發出來的能量完全的吞噬了。還打了一個飽咳。

秦浩天怕那吞噬之劍會露出破綻,連忙的將那吞噬之劍給收了回來。

藍可欣,柳清瑤兩女,看著秦浩天,有些吃驚。

「秦天……」

秦浩天連忙的撲到了兩女的身邊,關切的看著柳清瑤和藍可欣問道:「你們如何了?」

「我們沒事!」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剛才進來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我們去那。」秦浩天對著兩女說道。

秦浩天在對兩女說完,起身抱起了東方冰兒,在前面帶路,和兩女一起離開。

在一處禁地中的洞穴中,這裡比起先前東方冰兒、柳清瑤隱身的地方是大了許多。

秦浩天拿出一顆丹藥,放入東方冰兒的嘴中。然後站起身來。

「如何?」柳清瑤和藍可欣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著兩女淡淡的說道:「沒事,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覺的兩女的目光有些怪怪的,秦浩天皺了皺眉頭,笑道:「我的臉上難道有花么?」

「我們在絕嶺是不是你救的?」柳清瑤的目光凝視在秦浩天的臉上。

「額……」感受到兩女的目光,秦浩天覺的,自己似乎一個回答不好,是會很麻煩的。

「究竟是不是……你認真回答我們?」藍可欣也跟著問。

秦浩天深深的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再也無法迴避這個問題。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好……果然是你……你什麼都看見了?」藍可欣踉蹌著身子退了一步,臉色有些蒼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