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成長還能有你這個絕世天才快?」太史桀哈哈一笑:「不過能有幸成為你的導師,恐怕也會是我這輩子的榮光。」

眾導師也都紛紛點頭,其實能帶出學霸就是一種榮耀,至於軒轅無命這種超級學霸,那以後跟其他導師說起都臉上帶光。

導師群里也只有公孫策表情顯得最尷尬,畢竟當初導師群里,最不看好軒轅無命的就是他,還時常為難軒轅無命,可是現在,他除了傻站著乾笑外,還能做什麼? 連最擅長的算學都不是軒轅無命的對手,公孫策除了名譽上是軒轅無命的導師,卻什麼都教不了他了。

也就在人越來越多的時候,突然無盡殺獄外沿再起波瀾。

「看,那是誰?」

「天啊,是恨炎將軍!」

「連他都來了么?看來這真的要成為近年來我學府的一大盛事啊。」

軒轅無命心頭大動,他目光看過去,就見到一個身著赤色鎧甲,身材雄壯,黑髮蓬鬆如獅的中年男子。

更吸引軒轅無命目光的,是這中年男子胯下的一頭火紅色的虎獸,跟腦海中的一些資料迅速結合在一起,軒轅無命驚異的發現,這竟然是一頭三品妖獸吞炎珀睛虎。

北堂恨炎,北堂家近百年來最有天賦的子弟,也是蒼山學府百年來天賦最高的學子,二十歲評定學霸品級為二品,五十歲不到的武神,北堂家最希望成為武聖的存在。

如今的北堂恨炎,還掌控著蒼山域最強大的軍團鎮山虎軍團。

毫不誇張的說,北堂恨炎代表著北堂家未來三百年的輝煌。

不管是北堂恨炎出於一個蒼山學府畢業學子的心思,代表他個人,還是代表北堂家,他今天的到來無疑都有極其特殊的意義。

要知道,如今很多學子,可都把北堂恨炎當成偶像,這樣一偶像級的人物到來,自然將今天這場學霸評定直接頂到了一個新的熱度。

感受到北堂恨炎那精芒閃爍的雙目正遙望著他,軒轅無命朝他微微欠身,這是一個學弟對於學長的一種尊敬。

軒轅無命的知禮還是讓北堂恨炎頗為欣賞,他也輕輕點頭致意。

這也就算是一種交流了。

軒轅無命收回了目光,收斂了下心神,做好接受接下來挑戰的準備。

他知道,今天的學霸評級其實對軒轅家也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三年前,他被夾谷清臣評為不世出的天才,就足以讓軒轅家受許多家族追捧,甚至讓少師綾羅和北堂孤的報復行為都強忍了三年。

如果他今天真的被評了二品學霸,甚至一品學霸,那麼其他各個家族對於軒轅家族的價值無疑都會重新定位。

就昨天九方皋的意思,他今天要接受的無盡殺獄挑戰跟平時並不一樣,這讓軒轅無命有些小期待。

當巳時的鐘聲響起時,九方皋、宗政淵源和另外一個麻衣老者聯袂而至,三人在看到北堂恨炎時顯得並不太意外。

在飛過去跟北堂恨炎寒暄了幾句后,九方皋和麻衣老者便飛到無盡殺獄這高塔之下,來到了軒轅無命所在的待命台。

「師叔!」軒轅無命朝九方皋施禮,然後順帶也朝這個陌生的麻衣老者欠了欠身,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可肯定是師者長輩無疑。

「嗯,無命,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西貝耘導師!」九方皋向軒轅無命介紹道。

「見過導師,不過恕學生孤陋寡聞,西貝這姓好少見。」軒轅無命再次欠身。

「的確少見,因為大周武國本就沒有這個姓氏,西貝耘老師他來自遙遠的東方國度東漢帝國。」九方皋解釋道。

西貝耘也溫和一笑:「其實老朽原名賈耘,東漢帝國的姓都是單字,不過老朽已經在大周武國幾十年了,入鄉隨俗,也便將『賈』字拆成兩個字,向人介紹都自稱西貝耘。」

軒轅無命恍然,然後他猛然想起耳東靖仇,這耳東之姓在大周武國也是沒有記載的,那麼完全也有可能本來是姓……陳?

見軒轅無命思緒有些飛揚,九方皋笑道:「無命,想什麼?是不是在想東漢帝國在哪?」

軒轅無命點了點頭:「是的,在我們國家最常聽到的就是銀月帝國和戎蠻武國,這東漢帝國的確很少聽到。」

「東漢帝國位於滄海之東,需要橫跨數十萬里遙的海域,十分遙遠。因為大海深處高階妖獸頻繁出沒,海運極其不方便,因此貿易來往也極少,每年也就是幾艘海輪,還都是高級血金武裝團護衛才能安然往返。」

軒轅無命恍然,貿易來往少,那麼人口流通自然更少,見到的人少,自然也少有人談及。

「你若對東漢帝國有興趣,等你突破到武神后,能夠飛行,就可以相對容易地去看一看了。」西貝耘眼中帶著幾分追思:「東漢帝國很大,比大周武國還大,物產豐富,人文武道都頗為發達,如若不是特殊情況,我也不會背井離鄉來這裡的。」

軒轅無命心頭微動,看來這個西貝耘也是個很有故事的。

「你們師生二人如果相逢恨晚,想聊一聊遙遠的東方國度,等今天事畢之後可盡情暢談。」九方畢笑道:「西貝耘,你可別忘了你今天來的目的。」

「嗯,九方府長提醒的是,老朽得幹活了!」西貝耘乾笑了下,然後開始取出一件一件形態詭奇,個頭不小的器物,圍著無盡殺獄開始布置了起來。

「這是?」軒轅無命十分好奇。

「他在布陣,布置連接無盡殺獄的一個外附陣法,他需要通過這種陣法更改無盡殺獄的一些規則。」九方皋解釋道:「西貝耘可是我們學府的寶貝疙瘩啊,是一個精通陣法的靈械師,學府里的修鍊地,各處的陣法和靈械都是他在負責。而且他還兼任我們學府陣法和靈械科技方面的首席導師。」

軒轅無命恍然,這可是頂尖人才啊,在這個世界那就是科學家一類的啊,而且從他自己能夠飛行來看,他修為還達到了武神階段,還真是高人啊。

作為大周武國九大學府之一,蒼山學府底蘊還真不弱啊,難怪侯府對學府都十分忌憚。

「那師叔,那你現在可以說一說,你昨天給我賣的是什麼關子么?」

「嗯,當然可以。」九方皋笑應:「其實也不是賣關子,而是昨天晚上我跟你宗政師叔,以及其他一些導師一起開了個碰頭會,針對你這種特殊情況應該接受怎樣的考驗做了交流。」

軒轅無命笑道:「敢情我跟以前的學霸都不一樣?」

「是啊,昨天也跟你說了,你是直接進行終極考核評定,略過了觀察期,很多數據得不到明確的統計,因此你叫遇到的考核難度自然也要提高。」

「嗯,所以要重新調整無盡殺獄的強度?」軒轅無命恍然大悟。

九方皋點頭道:「大概可以跟你說一下,這學霸終極考核,原本就是考量年齡,性別等多方面因素來確定不同品級的挑戰難度。而你,要接受的挑戰難度基本上比以往高出將近一倍,你有意見么?」

「高出一倍?」軒轅無命劍眉輕揚:「也就是說,如果我要接受一品學霸的終極考驗,難度是其他學子按正常流程來的兩倍?」

「可以這麼理解!」九方皋重重點頭。

「你們可是真看得起我!」軒轅無命怪笑了下。

「誰讓你昨天得那麼強?那些導師都說,如果是常規考核,恐怕這一品學霸的名頭真要被你摘去了。」九方皋哈哈一笑。

軒轅無命微愕:「難道學府不希望出一個一品學霸么?如果不希望,那要不然師叔把二級學霸的評判標準給我,我就整個二品學霸玩玩就是。」

「你這說的什麼胡話?」九方皋眉頭一橫:「這學霸評定是小孩子過家家么?這是武靈大陸最高級教育的標尺,也是對我們人類天賦極限的一種展望,是不容褻瀆的。」

軒轅無命心頭一凜,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躬身抱歉道:「對不起,師叔,我沒有褻瀆任何事情的意思。」

「要是你真有褻瀆這事的意思,就算你師父在這,也會剝奪你接受學霸評定的權力的。」九方皋正容道:「武靈大陸的教育制度能成為現在這個樣子,最初是無數先輩用鮮血創造來的,這學霸評定可是融合無數教育先驅者畢生的精力,我們自當飲水思源,以最虔誠和鄭重的態度來做這件事。」

看著在這一刻顯得無比神聖的九方皋,軒轅無命心頭感慨萬千,他突然意識到,這就是一代教育家內心的信仰。

軒轅無命不由想到了前世的教育制度,不由更是感慨,要是前世的教育家都有這種對教育事業的尊重能達到信仰的高度,那就絕對不會出現滿社會都是師長無德,教而分類的可笑情況。

再看看周圍無數導師和學生,都在無比真誠地期待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軒轅無命更加意識到,今天這事真的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事。

因此在這一刻,軒轅無命更是將內心最後一分輕視和玩笑心態都收起,他暗暗對自己說:「軒轅無命,你只有盡全力地去完成考核,才是對這個世界的尊重。就把今天這學霸評定,當成你向造化,向閻王爺,向你的新生交付的第一份考卷吧!」

更改無盡殺獄的規則和強度,這顯然不是一個小事。

西貝耘足足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方才徹底布置好了數十個信號塔一樣的陣柱,然後很仔細小心地檢查了每一個陣柱的位置和上面鑲嵌的靈晶。

軒轅無命看到他一直檢查了三遍,方才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走到九方皋和軒轅無命身邊:「可以開始了!」 與此同時,整個陣法驟然啟動,那數十個陣柱驟然綻放出明亮的光芒,如同驟然開啟數十盞大型礦燈。

嗡!

強烈的靈能波動,讓整片天地引起一陣嗡然震響,那些靈能紛紛射向無盡殺獄高塔腰部的空間,在距離高塔還有數丈距離的地方形成了一個靈能光圈。

軒轅無命能感覺到,就是那個靈能光圈,其實就是無盡殺獄的整個陣組跟這個外附陣法建立靈能通道之處。

至於具體是如何建立的,軒轅無命不懂,如果有一天他能接觸陣法布置和靈械科技,他可能會更明白。

與此同時,無盡殺獄也跟著啟動了,軒轅無命發現原本存在的那些光環內的入獄點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另外一處聚光燈一般照耀的一個明亮的光點。

西貝耘含笑著指著那個地方說道:「那便是你入獄之地,你進入的殺獄空間跟以前的已經不同了。」

軒轅無命點了點頭:「那我現在就開始?」

「嗯,只要你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進去。」西貝耘頜首應道。

「西貝老師可對我有什麼建議么?比如這大概的規則和變化?」軒轅無命看向西貝耘。

軒轅無命相信他的實力,應該足夠完成一品學霸的考核,哪怕它的難度是以往一品學霸考核的兩倍。可是對於這次考核的重視,他更願意搞清楚所有的情況。

西貝耘點了點頭:「這次考核的模式跟無盡殺獄相同,都是層出不窮的幻象敵人,而且這些敵人會越來越強,越來越多。平常的無盡殺獄,上一批幻象靈能沒有消耗光之前是不會出現下一批敵人,而學霸考核不一樣……」

「幻象不但會無縫銜接地出場,同時還會按照固定時間出場,不管你有沒把上一批敵人消滅光,下一批敵人都會按時出現。所以不要用打無盡殺獄的方式進行學霸考核,拖時間會把自己逼死的。而且,你完成考核的時間也是一種考核標準。」

軒轅無命恍然:「那就是說我要儘可能快地擊敗這些幻象,別出現敵人越積越多的情況,是吧?」

「是的,其實以你的戰鬥力,要通過這次考核並不難。關鍵的是你要保證好你自己的持續戰鬥能力,別一開始消耗太大,到最關鍵的敵人出現時,卻無靈能可用,那就麻煩了。」這個建議,是九方皋提出的。

其實九方皋知道,把學霸考核的整體難題提高了兩倍,對於軒轅無命都只是小兒科,畢竟他現在十七歲,這終極考核就是以十七歲的標準設定的。

而軒轅無命的實力,比起十七歲的絕頂天才應該擁有的實力還強太多,畢竟一擊之力能爆發將近萬牛的力量,那他的戰鬥力真的很難估量。

在軒轅無命站到那個聚光點上,閉上了眼睛,整個人的精神進入全新的無盡殺獄考核空間時,西貝耘將一張單子遞給了九方皋。

「這是我估算的十輪考核中幻象數量和實力的情況。按照規定,這是應該公布出來的。」

九方皋接過了單子,然後轉身面向了眾導師和學子。

「百息過後,軒轅無命就會在殺獄空間中開始他的學霸終極試煉,因為他沒有通過正常的學霸考核期而直接進行學霸終極試煉,他的試煉難度將會是原定的兩倍。」

「而在這裡,我將公布他在殺獄空間中會遇到的十批幻象對手的實力和數量。因為陣中能量有一定的波動,這個數量是一個近值,具體的數值要視具體情況,不過具體實力相差不多超過一成。」

聲音微頓,九方皋環視了眾人一眼,看著單子上念道:「第一批敵人,他會遇到兩個靈通境五星的幻象。」

九方皋這話一出,眾皆嘩然。

「這也太弱了吧?」

「就是啊,軒轅無命連靈寂境六星的白乙超都能殺了,這靈通境五星,來再多,不也是放個屁就崩死了?」

「沒錯啊,就這個考核,他會不會過得太輕鬆了?」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九方皋笑道:「覺得實力太弱?你們別忘了,這才第一批敵人,而且他才十七歲。你們當中不說十七歲,就二十歲之前的,上來幾個,看看誰敢嘗試一下?」

議論聲頓時小了許多,因為許多人也驟然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至於北堂恨炎、雎鳩兮兮和拓跋凌他們就沒有發表這種言論,參加過學霸終極考核的他們自然明白軒轅無命所要通過的這種考核原本難度是有多高。

畢竟在他們十七歲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剛突破靈通境不久,修為最高的也不過靈通境五星,戰鬥力強的也不過堪比靈通境九星,勉強算得上個准靈寂境武靈。

這還是雎鳩兮兮和北堂恨炎這種級別才能達到的高度。

可是軒轅無命現在要面對的第一批幻象敵人就是靈通五星,還是一次兩,這個難度絕對是空前的。

這種評定級別,放給其他人,只要是能戰勝第一批,也就能評定為一個四品、五品學霸了。

「第二批,是靈通境六星武靈,也是兩個!」

也就在眾人議論紛紛間,九方皋迅速將軒轅無命將要碰到的十批幻象敵人的實力和數量悉數報了一遍。

幻象敵人的實力提升得很快,每一批跳一個檔,跳得眾學子是心有戚戚焉。

就連第五批到第六批敵人,也都是直接從兩個靈通境九星的幻象變成了兩個靈寂境一星的幻象,而第七批就直接是兩個靈寂境二星的幻象。

聽到這裡的時候,北堂恨炎的表情都變了下。

他回憶了下當初他接受的終極考核,比這個要輕鬆得多,他面對的最後一個對手就是一個靈寂境二星的幻象,而他就是敗在這個幻象之手。

如果是單獨作戰,他其實能夠殺死一個靈寂境二星的幻象,可是之前的連番戰鬥把他的靈能全部耗光了,就連精神都疲勞無比。

而那個時候,北堂恨炎是十九歲,比軒轅無命大了兩歲。

北堂恨炎也再次意識到了他這個二品學霸跟一品學霸一比,從考核內容就可以看出,有很大的差距。

這還是北堂恨炎在九方皋說出來的考驗除於一個二。

北堂恨炎沒有拿自己跟軒轅無命比,如果軒轅無命擊殺白乙超的能力真的是他自己的,那麼北堂恨炎不得不承認,他和軒轅無命之間的距離更是遙遠,遠到一個望塵莫及的地步。

他今天會來這裡,很大一個原因就是,他不相信這世間會有這樣的天才。

所以當北堂忠義提議要讓他過來看看時,他就做好了安排,一早就騎著吞炎珀睛虎趕了過來。

「第十批,靈寂境五星幻象,兩個!」

而就在九方皋說完后,嗡的一聲震響,整個九重寶塔徹底被靈光籠罩住,外附陣上的靈光環一放一收間,驟然浮起十條如游蛇的乳白色光條,每一條白蛇的形態差不多,但是色澤濃淡不一。最淡的如同氤氳之氣,最濃的卻如同實質的存在。

「這是?」九方皋有些疑惑地看向西貝耘。

「為了方便我撤除外附陣法后,以前的無盡殺獄可以不做任何調整就能用,我重新架構了一個殺獄空間。這次考核的十輪幻象,都是這個新的殺獄空間汲取外附陣法中的靈能凝聚,那九條靈能光鏈,就是外附陣法總能量以遞進方式分成十分而得來。」西貝耘解釋道。

九方皋笑道:「這就是為什麼需要以前一品學霸考核的三倍靈晶支持的原因是吧?」

「是的,不過這樣做的好處絕對不少,比以前還更直觀了,不用時候觀看影靈戰盤,也能大概知道考核進度了。」西貝耘一臉驕傲,畢竟這是他自己研究而來,也算是一大創新。

九方皋點頭道:「的確……看,靈能光鏈已經消失了一條!」

「好快!」西貝耘感嘆了一聲。

「估計是一槍一個!」九方皋嘖嘖稱嘆。

靈通境五星,基本上不少高級學子的標配實力了,很多學子都是要在二十多歲的時候才有這個實力,可是對於軒轅無命來說,卻是塞牙縫都不取。

「又一條!」西貝耘驚愕出聲。

「哇……」

嘩然的驚嘆聲從這個時候開始,就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態勢延續著。

因為前一聲尾音甚至還沒消,新的驚嘆聲又起。

基本上都是一兩息的功夫就消失了一條靈能光鏈,這個速度一直沒有減,直到最後一條靈能光鏈也如期消失,所有的人已經獃滯了。

「這……這怎麼可能?」北堂恨炎臉色淡定不了了,軒轅無命只有不到二十息的時間,就把十批幻象敵人給消滅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