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子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年輕人手裡拿的那把淡黃色的手槍,是十三處和異能國安局共同開發研製的,十三處出技術,異能國安局出靈力,再加上風塵異人的幾道符咒更是如虎添翼翼。

因為異能手槍所需要消耗的靈力比較強大。所以目前為止,只成功地研製出了二十把,由於靈力的大小,製作槍支的材料,這二十把手槍的威力也大小不同。根據威力強弱,分為黃金手槍,白銀手槍。青銅手槍三種。在這二十把手槍中,其中黃金手槍有一把,白銀手槍有兩把,其餘的十七把都是青銅級別的。黃金手槍據說在異能國安局局長手裡,兩把白銀級別的,楊華已經見過了,在金童玉女手裡。

按照規定,像年輕人這種力量級別地十三處人員。根本沒資格獲得異能手槍,不過,因為人家的家世原因上面專門批示,給他留了一把。

如今在別墅看管江凌的十三處人員。 重生:上流千金 也就他一個人擁有異能手槍。

「怎麼樣?見識到我的厲害了吧?識相的就束手就擒,免的浪費小爺地子彈。」年輕人一擊成功,顯得很是狂妄,雙眼不離花子的性感身段,嘴角一副浮蕩的樣子。

花子是准高級忍者,身經百戰,當然不會讓一把異能手槍給嚇住。

「你們退下,我親自來。」

花子知道自己這些手下,顯然不能應付那把手槍,與其浪費手下的性命,不如自己親自出手。

她有絕對的自信能對付眼前地年輕人。

忍者的手段可能會差上一點,但是花子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陰陽師,她曾師從多拉家常高野著名的陰陽師橋本。

只見她雙手結起鬼印,口中念念有詞,滿頭的秀髮無風自動,全身散發出一股黑色的氣流,讓人心生恐懼。

楊華知道她在召喚周圍的怨靈。

「老公,那忍者要是召喚在怨靈,十三處的人根本就對付不了,要不我阻止她施法?」胡菲兒問道。

「菲兒不急,先讓這年輕人吃點苦再說,我看這傢伙實在不順眼。」

說實話,楊華對十三處和異能國安局並不看好,尤其是他們的品德操養,從金童玉女到眼前的年輕人,一個個都是狂妄之輩,沒一個符合楊華標準的。楊華打算回去一定要和金老爺子好好談談16k小說www.16k.cn首發這方面的事。十三處和異能國安局必須得進行一次大換血。

楊華沒想到,自己一個想法,引發了國家高層的動蕩,一些位高權重的大佬也國此下馬,權利更加集中到了政治局。

事實證明,這次的權利集中是正確的,凝聚力的增強,使得國家建立了一支強有力的神龍戰隊。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說。

在花子的召喚之下,周圍很快就聚集了大量的怨靈,一時間怨氣衝天陰風大作。

年輕人握槍的手已經開始顫抖了。

旁邊的中年男子見情況不妙,急忙飛進別墅,再次發出了求救信號。

漫天的怨靈在花子的指揮下,不斷的發出凄厲的尖嘯,圍繞著年輕人,慢慢的逼近。

就在那些怨靈快要接近年輕人的時候,他的身上突然閃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附近的怨靈尖見一聲后,瞬間被金光腐蝕。

「佛光?」

花子沒想到這年輕人身上還有正宗的佛家法器。

年輕人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觀音像,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

記得這個觀音像是爺爺的一位知交好友送給他的,說是可以驅邪,平日里也沒怎麼在意,要不是爺爺一再囑咐,說不定他早就扔了。沒想到今天派上了大用處。

年輕人得意的往前走了幾步沒,那些怨靈隨著他的腳步,驚恐的後退著:「呵呵,現在知道爺我的厲害了吧,看在你模樣長的不錯,我不會殺你的,留下做我的情人,要是把小爺伺候爽了,我也許會放你回去。」年輕人本來就是一個太子黨,平日里依仗著自己家裡的力量,到處胡作非為,尤其是喜歡漂亮的女人。 別看他只有二十歲的樣子,從十三歲開始上女人,到現在,毀在他手裡的漂亮女孩沒玻一千也有七

百了。這些年,他爺爺見他大了,老這樣混著也不是辦法,所以利用自己的關係把他送進了十三處,混

點資力,過上兩三年,立點小功,他好幫他在軍隊中安排職務。憑心而論,十三入的規定還是比較嚴格

的,年輕人自從進入三十處后,收斂了許多。今天見周圍沒人,自己又佔了上風,不禁有點得意忘形,

恢復了本性,妄想將化子騎在垮下。

花子冷哼一聲:「真不知你是怎麼進的十三處?」花子和十三處的人交手不下百次,雖然是仇敵,

但是她對十三處人員還是比較尊敬的,用多拉家常的話說,他們是真正的武士。沒想到今天卻遇了這麼一個

無賴。

停了一下,花子不屑的說道:「小子,如果你就這點手段的話,今天你完了,別以為有佛光的保護

,我就奈何不了你。」年輕人的脖子上戴的佛器自身散發的保護能量,對付一般的人是足夠了,但是遇

上花子這樣的高手,就不行了。

年輕人完全不知自己大禍臨頭,手中握著脖子中的佛器一步步的向花子靠近,似乎花子已經是他的

手中獵物。

「哼,你要找死,就別怪我。」

花子嘴角露出一絲陰笑,雙手結起一個法印,四周瞬間變的寂靜,一陣青煙從花子的嬌軀冒了出來



隨著青煙的瀰漫,周圍的氣溫陡然下降。

年輕人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他還沒發覺,佛器的光輝已經在慢慢的變淡,用不了多久,就會消散



「老公,這女人還有點本事。」

「菲兒,這女人身上融合了幾條惡靈。怨靈之氣濃厚,那年輕人身上的佛器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隨著青煙的增加,年請人脖子上的佛器已經完全失去了光澤,年輕人瞬間感覺自己全身發冷,你像

是掉進了千年冰窟一樣。

「呵呵,小子你地佛器已經沒作用了,這下看誰來救你。花子笑著說道,滿臉的不屑。

「你。。。。你。。不要過來。。。」

花子冷哼一聲,左手打出了一道黑芒直取年請人的命門。

眼前年輕人就要斃命。突然,現場閃出一道人影,一道淡黃色的光芒,接住了花子打出的黑芒。

「玄門正宗?」花子的語氣有點吃驚,「沒想到玄門正宗的人也出世了,看來你還有點真本事,剛

好拿你來祭我的孩子們。」花子沒想到在這能遇見玄門正宗的人。好在來人的力量並不在自己之上,加

上自己帶來地中級忍者,勝算絕對在自己這邊。

年輕人見來了救星,急忙跑到那人身後,喊道:「快,快殺了這個妖女。」

來人是一個中年男子,一身道袍,身後背著一把長劍。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他並沒有理會年輕人

,雙眼緊緊的盯著花子,道:「閣下,可是里野的人?」

花子微微一驚,沒想到這道人還知道里高野。

「請問道知認識里高野的哪位高僧?」花子也算是半個裡高野的人,生怕這道人和里高野有深交,

打錯了自己人。

「哼。里高野的妖僧這些年一點長進也沒有,就知道玩這些鬼把戲。」中年道人用行動否認了自己

和里高野有什麼交情,左手撮指成劍,引動劍訣,背後地飛劍頓時長嘯一聲。 盛世貴女之王牌相師 飛將了出來,發出陣陣劍

光,將周圍的陰靈全部絞殺。

花子怒道:「你這道士毫不講理,本以為你和里高野的高僧有深交,我才沒有和你動手,沒想到你

卻不識抬舉。孩子們出來吧?」說話間,花子的周圍已經出現了五條怨靈,這幾個怨靈形象比較清楚

,面目可辯,全是女的,長的面目清秀,皆是美女。

中年道人鄒了鄒眉頭,對手顯然不弱,這五在怨靈自己曾經在里高野見過,無一不是身具淘天怨恨

的死靈,沒想到這女子年紀輕輕就能操縱他們,看來自己要小心應付才是。

此時,五個美女怨靈已變了樣,個個七竅掛滿血跡,凄厲可怖。口中不斷的吞吐著黑色地腥臭之氣



中年道人也不驚慌,從懷中抓出一把刻滿符咒的褐色桃子劍,念動咒語,桃木劍吸收了咒語之後,

瞬間爆發出黃色光芒,圍繞著中年道人旋轉起來,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道黃色的防禦罩。

中年道人的桃木劍顯然是鬼物的客星,黃色劍芒所到之處,鬼物頓時消散,就連五大怨靈也有點畏

懼不敢向前。

花子冷笑一聲,從懷中哪出一個小巧的黑色鈴鐺,輕輕的搖了起來,五大怨靈頓時力量大增,撲向

了中年道人,將他圍住,不過終究還是不敢發動攻擊,桃木劍和鬼物地天生相剋,使得五大怨靈不敢前

進。

花子見狀,隨即又念出一段咒語,五鬼頓時桀桀怪笑起來,一道道綠芒從十隻白慘慘的鬼眼射出,

緊緊的罩向了中年道人。

綠芒和桃木劍發出的黃色劍芒兩相抵消,終於在中年道人周身二十公分處無法突進。

「本命真元?看你能撐多久?」花子知道中年道人是在用自己的本命真元抵抗五大怨靈地攻擊,時

間一久,他便會力竭。

花子的判斷是正確的,沒過多長時間,慘綠的陰火就再次推進了幾公分。

「臭道士,誰叫你多管閑事。」花子見五大怨靈佔據了上鋒,得意的說道。

說起來中年道人也該倒霉,本來一直在深山修鍊,今天出關轉山,剛剛飛到此處上空,發現有大量

大死靈聚集,這才按下雲頭,前來查看,沒想到碰上了五大怨靈,偏偏自己那件趁手的法寶沒用帶。

「菲兒,我們幫幫這中年道人,瞬間從他這打聽一下修真界的情況。」

「恩。」

真龍 此時中年道人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體內的本命真元已經去了十之八九,眼看很快就會成為怨靈的

食物。

突然,現場響起一個聲音。 單火四隻是二月。翼州黃河中下游,趙匡胤在黃河下游雕蝦處都登極,立國宋,盤踞在黃河中下游廣袤的肥沃土地之上,北據吳國,清國,西抵唐,南接魏,漢,可以說是四戰之地。

宋國北方邊境漆州,漆州位於渤海邊沿,與吳國,清國兩大勢力犬牙交錯,同樣這裡也是宋國東北門戶,宋王趙匡胤為了守住這道門戶,派出大將潘美為漆,營,桓三州刺史,節制三地兵馬,潘美控制三州,以大將楊業為漆州廂都指揮使鎮守大宋北部邊境門戶。

潘美雖然是三州刺史,然則手上兵馬不過二十萬,而以漆州為基的楊家就節制著八萬兵馬,其中光是楊家軍就有三萬之數,可以說是重拳

握。

詭夫大人太兇狠 漆州城,雖然地處三國混戰之的。然則土地肥沃,由於三國初立,邊境戰事也一度安靜了下來,這也讓豫州地界仿若太平盛世,田中稻禾隨風搖擺,捲起層層波浪,官道之上,往來的商人車水馬龍,往來如織,清,吳,宋三國在翼州大的上可謂是宿敵,從烽火二年,三國初成氣候,期間齷齪不斷,戰事更是頻繁,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可謂是遍地餓俘,腐屍遍野。

從烽火二年打到烽火四隻。兩年多的時間裡,三國不斷的吞併,兼并那些小的勢力,就好似大海中,大魚吃小魚,不斷的長大,三國之間開始是為了爭奪三國之間的小勢力,而後是直接兵對兵的對抗,幾次大戰打下來,誰都沒有奈何誰,到了烽火四隻,烽火大陸出現了神器,獸群霍亂大地,三國也開始處理獸群,隨後陸續建立諸侯國,建國之後,三國見繼續打下去都討不到好處,而且國內百廢俱興,尤其是糧食生產的更改,讓三國不得不將精力放在了國內的建設和發展上,也正因為如此,三國邊境難得的陷入了一種平靜之中。

吳國建國之後,目光放在了東部幽地,而清國也將目光放在了蒙古大草原上的蒙古部落,而被夾在四戰之地的宋國也因此得以喘息,由於宋國的地理位置,國內以平原為主,河流縱橫,土地肥沃,加上宋國不忌商,所以宋國的國力增長的很快。

宋國的商人不斷的來往各的。加快了物資的流通,也讓宋國擁有了更強大經濟基礎,而作為宋國北部門戶,所獲得的稅金自然不少,而按照趙匡胤的意思,北部邊關的稅金除去用作軍費之外,全都用於增強邊境防禦之用,而作為漆州兵馬使。整個漆州城這座軍管的城市,基本上就是楊家說的算。

楊家並不象說書中的那樣,有七個兒子,各個都文武雙全,實際上楊業只有一個兒子,就是楊延昭。這漆州城,楊業是主帥,楊延昭則是初出茅廬,只在軍中擔任一軍都虞候,手下不過兩千餘人。

漆州城冉,吳國丟失了山海關的消息自然瞞不過在吳國內經商的宋國商人,很快有板有眼的消息就被商人們傳到了漆州城內,漆州主街的一處茶樓,楊延昭穿著一身白袍,俊朗高大的外表,吸引著街上大姑娘小女兒的指指點點。

「楊少爺,今個。怎麼有空到我茶樓來坐快將網收來的凌雲山霧茶拿上來,用露水煮上。」正在撥拉著算盤的掌柜看到楊延昭走了進來,連忙放下算盤,笑著走了上來,這漆州城你可以不認識潘刺史,但不能不認識楊家大少爺,楊家大少風度翩翩,外表俊朗,儀錶堂堂,最重要的是文武雙全,一把鑲鐵銀環槍要的虎虎生威,頗有乃父之風,勇猛不可敵,而且楊家大少可是從一個士兵一點點爬上來的,非但沒有因為自己老子的身份而沾到光,反而幾次三番建了大功,最後卻被壓了下來,否則以楊大少的厲害,怎麼可能還是軍中一個都虞候:「楊少爺,二樓還有靠窗的位置。我帶您去!」

楊延昭點了點頭,隨著掌柜上了二掛,不過大廳內的靠窗位置卻已經客滿,不過在幾個好位置上,卻有著幾個雅閣,楊延昭略微一猶豫,還是隨著掌柜到了雅閣,其實說是雅閣,不過是周圍圍了一圈屏風,單獨隔出一個小空間,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不過說話什麼的卻依舊能聽的仔細。

楊延昭才坐下小二已經蹬蹬蹬上了樓,一手端著一個。還冒著熱氣的茶壺,另一隻手則拖著一個托盤,小二知道來的是貴客,雖然直接上的八小碟,四樣糕點,剩下四樣著是瓜果,每一樣都用精緻的小盤

著。

掌柜的笑著給楊延昭斟上一杯茶水,一股淡淡的霧色從褐紅色的茶杯中騰起,茶水顯然著淡淡青綠之色:「楊少爺,嘗嘗,這是本樓新進的貨色,據說是大夏的商人不遠萬里用船運過來的極品貨色。」

楊延昭一聽掌柜說到大夏。不由地的來了興緻,道:「掌柜的,這個大夏你有什麼了解么?」

自古以來,茶樓之類的地方本身就是消息靈通的地方,而掌柜雖然沒去過大夏,但是卻聽過不少。聽到楊家少爺詢問,立刻笑著答道:「這個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經常聽來往的客商說,大夏距離我宋國光是海路就有數千里之遙,據那些去過大夏的商人說,大夏地廣數千里,境內用數條大河流經,百姓富庶,更是擁有百萬雄兵,聽說大夏剛網打敗了附近幾個大的諸侯,不過還沒停歇多久,就與另外兩個國家聯盟又打了起來,大夏國的造船業十分發達,現在渤海之上到處都是大夏國的商船,而這次運來的茶葉也是大夏商人運來的,說起來大夏商人做交易的地方還是屬於我們諜州沿海地界。」

楊延昭聽了掌柜的話,倒是呵呵一笑,看來這個大夏到是窮兵默武啊!國內才滅掉幾大勢力,不抓緊時間統合消化,反而又興兵四處打打殺殺,而且還不遠數千里,奪取了吳國腹地的山海關,他到是對這個大夏有些感興趣

楊延昭揮手打發了掌柜的,獨自一人自斟自飲了起來,翼州之地不產茶,所以茶葉都是從外地流通而來,所以陰犧不菲,般的人壞真卜不起泣茶樓,不討茶樓紋種幽雅書卻是商人們的最愛。

楊延昭一邊品著茶,一邊望著窗外的風景,五月的天氣已經漸漸的熱了起來,不過街上的人卻絲毫不見少,宋國國內民風還算開放,兼容並包的融合和不同時代的人,正因為這種包容,所以宋國的國力要遠勝於北面的吳國和清國,翼州三國之中,宋雖然不算贏弱,但所處的位置卻讓宋國成了眾矢之的,因為宋國佔據的地方是黃河中下游,也就是半個中原腹地,平原面積廣闊,土地十分肥沃,宋國的面積或許沒有如今大夏的一半的大但人口卻足有八千萬。

而北面的吳國,清國如果不是內部出了一些問題,或許如今的宋國根本就不可能在眾多勢力的夾擊下,生存下來,吳國前身的明發生的軍變,讓明內亂了好一陣,而清朝內部更是有著兩種不同的山頭,而矛盾的焦點則是國內究竟是留髮還是留頭,滿漢臣子為此爭鬥不休,讓清朝虛耗了不少實力,如果不是清國有一個。明主,怕是清國早就四分五裂,被人吞併了。

楊延昭正在想著,屏風外面卻響起一個嬌柔的聲音:「小姐,那邊還有雅間,咱們去裡面坐著等會吧!估計一會就會到了!」

「恩!」那小姐聞言點了點頭,主僕二人走向一個。雅間,楊延昭透過並沒有閉合的屏風瞥了一眼走過的那個小姐,腦海里卻是快速的勾勒出一個身影來,難怪聽著聲音那般熟悉,原來是她們。

楊延昭到烽火大陸的時候十五歲,如今已經是烽火五年,年紀已經二十,不過跟著父親南猛的討。這婚事自然也就託了下來,如果在現代二十歲估計還在上學,狗屁不懂,但在古代,二十歲卻是弱冠之年,孩子滿地跑的十分普遍。

而這主僕兩人則是在家中見過一次,至於目的么,自然是他母親著急給他尋個老婆,而那個小姐自然就是其中之一,雖然並沒有言明,但話里話間,卻都透著那麼一個意思,這個女子年芳二九,也算不小了,長的端莊賢淑,最重要的是懂的持家,據母親說是這漆州城有名望的豪門之女,要知道烽火大陸上一切都是白手起家,而稱得起豪門的那自然都是有本事的人,否則怎麼可能在四五年間就積累下偌大的家業,而據說竇家萬貫家財有一半是靠著這寞家小姐積攢下來的。

「小姐,那些大夏的商人各個都是賊精的主,不見兔子不撒鷹,而且賣給咱們的藥材價格普遍都要高出市價兩成,咱們幹嗎還非要跟他們做買賣!」楊延昭正想著,就聽到身邊的雅間內傳來那個嬌蠻的女僕的



寰思雪嬌笑一聲,抿著還散著熱氣的茶水,道:「你懂個什麼,大夏的藥材是要貴出許多,不過你也要看藥材的成色啊!聽說大夏的鎮國神器是神農鼎,所以藥材的品級要相對高上一等,所以貴上那麼兩成還算公道,何況咱們這次是要與大夏的商人建立起聯繫,如今這海上的商船儘是大夏商船,我宋國的船隻卻不出渤海三十里,你以為著裡面就那麼簡單么,所以趁著這次生意。我打算去大夏走一趟,去了解一下大夏的情況,尤其是大夏的絲綢雖然精美,不過卻不比我宋綢柔美,不過在絲質上卻還是大夏更勝一籌,我穿家雖然買賣遍布各行各業,但基礎還是絲綢買賣。」

「小姐是打算偷藝去,不過聽說大夏距離宋國還幾千里呢?坐船要二十多天才能到,如果遇到暴雨狂風,說不定還有危險!」

「哪有那麼背,而且走海路可比陸路要安全多了,我已經打定主意了,你要是害怕,就呆在家裡好了!」

「人家才不是怕呢?只是」只是楊老夫人有意招你做炮婦呢?咱們這要是一走,怕是兩三個月回不來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