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不甘。但不甘又能如何?留下來,只會是死!

當聽到秘術二字時,敖天面色一變。

一旁的小黑用雄渾的聲音對著敖天吼道:「快動手,不能讓他跑了!」

敖天自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收起玩鬧的心思。一道劍氣眨眼之間便發了出去。

半空中的黑虎龍雕椅,瞬間被劍氣切割成了兩半。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但是獨孤一方卻不見了。

只有一團血跡,從空中緩緩落地,像是下起了血雨。

不僅獨孤一方如此,小黑正在追殺的玄冥教子弟也是同樣的結果。

所有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部消失!

敖天落在地上,看了看那攤獨孤一方留下的血跡,表情不快的說道:「血遁秘術?這可不是玄冥功法里的招式……」

小黑不知何時變回了貓的樣子,跳到敖天的肩頭,「既然使用的血遁秘術,我想也沒必要擔心什麼了。」

血遁秘術,以自身精血為引,經絡筋骨為路,用近乎自爆的方式將自己傳送到事先布置有血陣的地方。

雖然此招可以保命,但是精血的損失,至少也需要半年的修養。

這一次玄冥教不僅死了大量的教眾,留下來的,就算是獨孤一方本人,也受了重傷。

如果不出現意外,剛剛出山的玄冥教,將要再次閉關躲藏。

「小子,讓他們跑了,不過他們全員重傷,半年之內不可能有什麼作為。」敖天對著楚歌說道,一邊說著,將屏障收了起來。

楚歌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張天浩說道:「這事兒你和上面彙報一下吧,我總感覺這玄冥教的目的,不止是覆滅古武正派這麼簡單。」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你的事兒已經解決完了,我這一次私造軍令,回去肯定要被關個十天半月的……」張天浩正說著,表情有些怪異的看著敖天和小黑,「早知道你身邊有這麼兩個bt,我就不趟這渾水了。」

「好了,有時間再見!」張天浩說完,便帶著軍隊浩浩蕩蕩的離去。

如今六派被滅的事兒,已經真相大白,楚歌也沒心思繼續逗留下去。

他扭頭看著姬鏡月和清玉說道:「兩位貴客既然來了京城,留兩天再走吧,也好讓我盡下地主之誼。」

清玉聽到這話,一臉興奮的說道:「好……」

她的話還未說完,一旁的姬鏡月就說道:「我等這次前來,只是為了報恩,事情既然已經解決我們也必要留下來了。」

「師尊……」清玉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姬鏡月的眼神,卻生生的把話咽回了肚子里。

「老妖婆,你這分明是不給面子啊!」楚歌裝作生氣的說道。

姬鏡月一臉平淡,「我為什麼給你面子?」

「得,算我沒說……」楚歌說著轉過了身,可是嘴裡嘀咕道:「這女人誰去誰倒霉。」

對於幫助過自己的這些武者,楚歌全都放出了邀請,至於劍憐星等人,楚歌根本就沒有搭理。

從玄冥教手中救下他們的性命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楚歌親自邀請,那些維護楚歌的大派自然不會客氣,他們這一次幾乎沒有損失,全都是一臉喜氣洋洋的……

「咳!」獨孤一方咳出一口鮮血,滿臉的恨意。

下方一名面無血色的長老,半跪在地,開口說道:「經此一役,聖教死亡子弟三百餘人,四長老不幸遇難,如今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都重傷。」

獨孤一方氣的渾身發抖,精心培養的勢力,竟然只剩下了一百多人,而且全都處於重傷。

「教主,接下來,我們該如何打算?」那長老的神態雖然有些疲憊,可是眼神中卻依舊充滿戰意。

獨孤一方深吸了口氣,咬牙說道:「開放血池,讓所有的弟子侵泡療傷!」

「教主,血池乃我教聖地,若是全部子弟都進去侵泡,那……」那長老還未說完,獨孤一方便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面色猙獰的說道:「我說所有弟子就是所有弟子,你的耳朵聾了么!」

那長老心頭一顫,忍住痛苦連忙說道:「謹遵教主聖令!」

那名長老離開之後,獨孤一方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

擦去嘴角的血跡,獨孤一方面色陰沉,扭動座椅上的機關,身後的石壁忽然打開,濃烈的煞氣從背後傳了過來。

昏暗的密室中充滿了血腥味,讓人忍不住想要嘔吐。

「桀桀桀!你竟然受了重傷,開心,實在太開心了!」一個陰森無比的聲音在密室之中迴響。

獨孤一方冷哼一聲,「哼!你當我受傷,就能逃出去了么?」

「你還真當老子身上的封印,是你下的不成?」那陰森沙啞的聲音再次傳出,「還是原來的條件,把你的身體給我,我幫你報仇!」

「妄想!」

「那你來我這兒幹嘛?」那陰森的聲音,有些不解的問道。

獨孤一方冷笑一聲,「自然是煉化了你!」

「桀桀桀……就憑你?」聲音里充滿了不屑。

「就憑本尊!」獨孤一方說著,忽然將手伸向黑暗之處。

「什麼?!你竟然……」那聲音充滿了震驚,不過話還未說完,就變成了刺耳的慘叫,「啊!!!」

……

曼珠沙華,特殊區域。

所謂特殊區域,是楚歌在開業之前就特地留下來的地方。

這裡是酒店,地方寬敞,是招待賓客和開會的最佳選擇地。

原本楚歌邀請的,只有當初維護他的雷家等家族門派,可是劍憐星也跟了過來。

和劍憐星楚歌真沒什麼話可說的,如果不是他不分青紅皂白,古武界也不會損失如此慘重。

不過人家跟了過來,楚歌也不好意思趕走,就分了一個包間給他們。

「宗主,弟子不明白,你為何非得跟過來。」一名弟子看著劍憐星不解的問道。

劍憐星面色平淡的說道:「是不是覺得我臉皮很厚?」

那弟子沒有說話,不過臉上的表情卻是一副認同的樣子。

劍憐星嘆了口氣,「如今邪教四起,單憑我們這些正派的力量,已經不足以抗衡。」

「你們也看到了,邪教之徒是何等的猖狂,我等又是何等的被動。」

「老夫問一句,在場的各位,經過今天的一役,還有誰敢自稱九大門派,還有誰敢自稱四大家族!」

劍憐星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如今的古武界已經不是之前的了,邪教的出現,攪亂了所有的平衡,我之所以留下來不是臉皮厚,而是為了今後古武界的發展著想!」

「劍宗主,有什麼話,您直說,我等一定全部贊同!」一群門派掌門、家族族長全都應和道。 「楚歌在這裡,謝謝各位前輩對小可的全力維護,大恩不言謝,今天就在這曼珠沙華請大家吃頓飯好了!」楚歌舉著酒杯,笑呵呵的說道。

不過心中卻在嘀咕,這怎麼有點我當初在高中打完架,請人吃飯的味道?

「楚神醫客氣了,你對我雷家有恩,我們也不相信你會做出那樣的事情,況且最後關頭若不是你讓敖前輩出手,恐怕我等早已被玄冥教徒斬於劍下。」雷玉生也跟著舉起酒杯笑著說道。

李家的太上長老李嘯雲也跟著舉杯站了起來,「雷家主說的沒錯,這一次是我們該好好的謝謝楚少!」

李嘯雲心裡別提有多慶幸了,還好當初沒有和楚歌完全對立,不然以他們李家的那點資本,根本不夠小黑一口吞的。

楊狂看著楚歌笑著說道:「我早就知道你小子不是那麼簡單!」

「敬楚狂徒!」

來參加謝恩宴的,都是一派的發言人,有的最多帶上兩個弟子,以表重視。

所以雅間里並沒有多少人,但是眾人齊喝,依舊惹出了不小的動靜。

「好,干!」楚歌說著,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一時間,整個包間其樂融融,當眾人把酒杯放下之後,敖天那有些幽怨的聲音傳了過來,「以後誰叫我前輩,我跟誰急,你們這群老傢伙這麼老了,我還是你前輩,以後我還找不著媳婦了!」

敖天沒有想到。自己這一句玩笑話卻得到了眾人極度的重視。

敖天是誰?之前不認識,可是當初敖天的手段,在場的可全都記得。

就是這樣一位高手,竟然還沒有媳婦!

楚歌已經娶了兩個嬌妻,一個是忘心閣閣主,一個是忘心閣首席弟子,這些家族是沒什麼機會了,但是敖天……

李嘯雲第一個反應了過來,連忙開口說道:「敖前……兄!我們李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家族,可是族內的女子卻是俊俏姣美。就說我那孫女。乃我李家第一美女,介紹給您如何?」

「你孫女?」

呆萌嬌妻,腹黑總裁惹不起 「是啊!」

「很漂亮?」

「是啊!」

「卧槽,你這老癟三,竟然想要老子給你當孫子!」正在笑著的敖天。忽然收起笑臉。變成了一臉森寒。

可是李嘯雲卻沒反應過來。繼續說道:「是啊!」

「不是!敖前輩,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是說……」李嘯雲一下子著了急。生怕敖天一個不開心,把自己給砍了。

堂堂一個古武家族的太上長老,驚慌失措成這樣,整個雅間卻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

「敖天,別玩了!」楚歌對著敖天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對著李嘯雲說道:「李前輩您莫介意,他和您開玩笑呢!」

「開玩笑,開玩笑!」李嘯雲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一邊坐了下去。

表面上敖天是不想給別人當小輩,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敖天根本就沒有結婚的意思。

惡魔霸少的逃寵 事情過去之後,整個雅間有恢復了其樂融融的樣子。

這時,忽然雅間的門被人推開。

只見劍憐星闖了進來,他身後還跟著一個服務員。

服務員一臉驚恐的看著楚歌說道:「楚董,這位前輩一直嚷嚷著進來,我攔也攔不住,我……」

「你退下吧,這裡沒你的事。」楚歌對著那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點了點頭,連忙離開,不敢多說一句話。

楚歌將手中的酒杯放下,看著劍憐星問道:「不知道劍宗主有何事?」

劍憐星沒有說話,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震驚的舉動。

二話不說,劍憐星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男兒膝下有黃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不僅是男兒,恐怕這是所有人心裡尊嚴最後的底線,更何況是劍憐星這樣的一派之掌。

楚歌一時間也有些發愣,不知道這劍憐星玩的什麼把戲。

不過還是連忙上前,將其扶起,「劍宗主這是幹嘛。」

「楚少俠切莫扶我。」劍憐星阻攔了一下楚歌,然後說道:「我之所以跪下,是來給楚少俠賠罪,說到底這次你被圍攻的事情全都是我劍憐星造成的。」

「事情都過去了,劍前輩何須在意。」楚歌搖頭說道。

劍憐星眼中閃過一絲喜色,不為別的,就為這稱呼從劍宗主變成了劍前輩!

由此可見,楚歌已經原諒了他。

打鐵要趁熱,劍憐星繼續說道:「第二個原因,是為了報答楚少俠不計前嫌的救命之恩。」

「言重了。」

「第三……」劍憐星說著,忽然叩首,「老夫代表自己帶來的所有武者,懇請楚少俠擔任武林至尊之位!」

聽到這話,在座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沒想到劍憐星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所謂的武林至尊,其實就是武林盟主,江湖中的皇帝。

只是這樣一個位置,從來沒有一個人真正意義上的擔任過。

古時的武林,正邪混雜,沒有人可以服眾。

準確的說,這千百年來,武林盟主從來沒有出現過,出現最多的,是正道盟主,所謂正道盟,就是當初正邪雙方較量的代表和領事人。

楚歌還沒有說話,雷家眾人也跟著說道:「我覺得劍宗主這個提議不錯!」

「是啊,楚少俠雖然年幼,但是實力在那裡放著。」

「沒錯,沒錯!我們李家舉雙手贊同。」

劍憐星不是傻子,這個決定是他思考很久的結果。

敖天厲害么?厲害!小黑厲害么?厲害!

那麼,這個兩個人言聽計從的楚歌。厲害么?更厲害!

玄冥教的出世,讓劍憐星明白了一個道理。

無論是九大門派,還是四大家族,與如今玄冥教比起來差的太遠。

如果沒有楚歌的幫忙,即便他們所有人都聯合起來,也無法戰勝。

但若讓楚歌當了盟主,玄冥教便會有所顧忌,不敢貿然行動。

論心性,楚歌足以,論人氣。楚歌救了所有人。也足以!

武林盟主這位置,若是讓楚歌坐上,只會有好處,而沒有壞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