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長輩真是對不住,我沒招惹龍少爺,你們也看到了,我是有家室跟孩子,他才幾個大,對於女人來說美貌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也是壞事,都是因為我長得太美也沒有辦法。」

楚夫人聽她這麼說,一副可憐模樣,嘆了一口氣很是贊同:「這也是,想當年我也是貌美如花,老楚為了我跟別的男了爭鬥許久,這才將我娶回家,這事跟女人有什麼關係,長得美又不是女人的錯。」

楚老爺子有些下不來台,什麼叫做他跟別的男人搶了許久,最後又一想,這也是一種炫耀,證明他有能耐從那麼多人手中搶到了楚夫人。

「我當年也是風流倜儻,所以才會迷倒你,不要跟擱那瞎胡說,對了,明天就是龍老頭八十大壽,你們要一起去嗎?這事我可以帶你們,單獨見他把這事說一遍,龍修那小子明天肯定到,老子不好好修理他,我也非打他一頓不可。」

有了老爺子這話,兩人都道了謝,這才離開,林淵名將他們送出門后,這才回來。

楚夫人沒有了剛才臉上笑容,瞪著他一臉警惕:「孫兒,我怎麼看你對那名姑娘有意思,你真是太糊塗了,她都已經為人妻為人母,你趕緊對她斷了念想。」

林淵名苦笑一聲:「外婆我倒是已經對她斷了念想,關鍵是她看不上孫子,我有什麼辦法。」

楚夫人可是將林淵名捧在心頭上,聽到他這麼說心裡真是不平衡:「這姑娘為什麼看不上你?你英俊瀟洒風流倜儻,跟那個小程也差不了多少,那姑娘看不上是她眼神不好,外婆總能給你找到更好女子。」

他不想在這個事情上多做糾纏,目光看見楚老爺子,繼續轉移注意力:「外公明天這事在宴會上說真可以嗎?就怕那一天人多眼雜被誰聽去,那可就丟了龍老爺子臉。」

楚老爺子笑嘻嘻眼中帶著幸災樂禍,似乎並不把這事放在心上。

「那小子做那些事情還少,這有更丟臉,那小子就前幾個月看上了一戲子,結果他後院那些女人爭風吃醋,可憐戲子懷孕三個月最終死了,所以他龍家臉早就丟光了,丟這一次也不怕什麼。」

他說到這裡,又看了一眼林淵名覺得很滿意,自家孫子什麼都好,光是這些年來做出這些業績,他也臉上有光,加林淵名人品好又潔身自好,除了訂婚那個,算是連女孩子都沒有談過,像他這樣乖巧孫子上那去找。

一想到這裡,他就開始得瑟了:「明天你一定要過去,然後氣氣龍老頭,讓他看看,他們家那個不爭氣孫子,老爺子我這輩子臉,都在你身上長著了。」

他這麼說楚夫人倒不幹了瞪他一眼:「什麼叫做,讓孫兒給你長面子,你面子是自己掙,用得著名兒去給你裝,我不管明天宴會上肯定女孩多,我要給淵名挑一個最喜歡的姑娘。」 看這兩個人因為這件事情吵了起來,林淵名站起身默默退了出去,他可不想等兩個人吵完這事,回來又找他,所以還是先開溜比較好。

他以前來京城總是會在這裡住,所以房間就以備好了,等到他離開兩人這才不在爭吵,出夫人嘆口氣無奈既心疼。

「唉!我這場孫子算是栽進去了,那丫頭長相漂亮說話溫柔可人,無奈早就已經成了婦人,不然老婆子就算豁出去這張臉,也要將這姑娘給求回來。」

楚老爺子沒有她那麼心思縝密只是揮揮衣袖:「這有什麼大丈夫何患無妻,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既然這位姑娘已經結婚,天底下好女兒多的是,也不必非得等著她一個,你們女人就是事多。」

今天楚老爺子跟她抬了一天杠,楚夫人從抽屜裡面拿出雞毛撣子在桌上狠狠一敲:「死老頭子,我看你是活膩了不成,今天吃了炸藥桶誰給你勇氣,跟我犟這麼久。」

天氣好,加上這事有楚老爺子幫忙,相信一定會解決這件事,幾個人打算在商場逛一圈,明天就是龍老爺子生日。

他們也不好空手過去,更不好讓楚老爺子替他們準備禮物,這些錢他們還是能夠拿的出來,剛剛在楚家,閔婉婉就已經旁敲側聽知道了,董老爺子這個人什麼都不喜歡,就是喜歡紫砂壺、茶葉。

本來他們不知道,該到那裡買這些東西,倒是牧原門路廣什麼朋友都認識,倒還真有一個專門做這些東西生意的商人,跟著他去鋪子里買了上好紫砂壺和上好茶葉,閔婉婉當然知道,這些東西還是拿不出手。

他們本來就不是富貴人家,說是送東西也不可能送稀世珍寶禮輕情意重,這些東西是用心挑選,而不是只為了顯擺。閔婉婉也不打算再買其他東西,倒是給念生又買了好幾套衣服。

當然兩個孩子也不能少,既然說了把兩個人孩子養在膝下就要一碗水端平,不然到時候孩子們生了嫌隙這就不好了。

當然幾個人也各自買了幾身衣服,出來逛街當然要買些東西才成,第二天一大清早,幾個人收拾好打開房門就要出去,結果就看到門外停了一輛車,車上坐著熟人,不是詹瑞文還能是誰。

看到他們出來了,詹瑞文沖著閔婉婉搖手:「今天龍老爺子壽宴,我受到了邀請,你們也要去那就一道過去。」

閔婉婉沖他一笑也不好說什麼上了車,他是過去幫自己,這個時候也不好說些什麼反駁,傷了他面子。

一群人上了車來到龍老爺子家,他們家這次去人也不多,就兩位老人加上林淵名,他們這邊人挺多,。

詹瑞文是個自來熟,一見到二老就直接拉開車門跑了下去,先自報家門,又說了是林淵名朋友,直接湊上去。

一路上兩位老人被他哄得呵呵直笑,林淵名在一旁無奈轉過臉去,不聽他們說些什麼。

龍家那可是大家族,五世同堂家族人很多,都是盤根錯節如今各行各業都有,所以龍家老爺子過生日,那絕對是京城最熱鬧的一天,他們家在京城有很多院子,而這一處則是用來專門辦這種宴會所用,要不是他們跟在楚老爺子車後面,怕是連門也進不去。

幾個人下了車跟在楚老爺子身後,被服務員帶了進去,這裡面假山、流水、花園、池塘那是要齊全,而且地方很大,若是沒有個人的路,估計都能走迷路了。

閔婉婉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大地方,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那裡都想瞅一眼,這副模樣,落在其他人眼中,就像是看見了土包子,沒有人願意上來搭話。

倒是有許多人湊到程老爺子面前,不停誇讚林淵名,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或者有沒有結婚,這都是想上來攀親。

林淵名不大喜歡這些人,閉嘴不言只是像他們推到楚夫人那裡,她脾氣好說話好聽,關鍵是有一個七竅玲瓏心,不管什麼人都讓她整的服服帖帖。

沒多久就來到了正廳,房間裡面一眼望去不下四十桌宴席,看來這人確實多,他們掃視一圈,已經坐了十來桌,看來還要繼續來人。

一群人剛剛來到大廳,就有人上前服侍,楚老爺子與他說了兩句,就帶著兩人來到了內室。

牧原跟董璇這次是隨著董家人過來,詹瑞文縱然想去,也不能跟著他過去,倒真沒有什麼話可說,無聊只能坐在椅子上四下張望著。

閔婉婉也沒想到,剛一進門還沒來得及告狀,就看見龍修正坐在龍老爺子身旁,那模樣怪巧得很,倒是沒像他們見到那副破皮無賴模樣咄咄逼人。

當然看到她,龍修也很詫異,不知道她跟楚家還有什麼關係。

龍一心裡也是帶有驚訝,心中隱約產生一種不好感覺,要是這女人在這種時候鬧出事情來,老爺子頭髮可不會好打發,真是後悔那天,為什麼不勸著龍修不要去程元家,不然也弄不出來這種糟心事。

龍老爺子一看到楚老爺子,站起身來大步走到他跟前,拉著他胳膊坐在椅子上,今天他身為壽星穿著中山裝看起來格外精神,臉上帶著慈祥笑容,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掃了一眼。

「每次我過生日,都不見你帶人過來,我還想著把淵名那小子帶過來,讓他跟修兒多接觸一下,你那小子有出息,一天到晚整天忙在工作上都沒時間應酬,我家這小子一天到晚瞎跑,今天一來就來了一大堆,好在淵名這小子跟你年輕時候一模一樣。」

被龍老爺子著嫌棄了,龍修也不生氣,只是低頭陪笑,好前他們見到那個龍少爺是假的。

兩個老人倒是互相踩對方,估計年輕時候也可能是情敵,所以吵了一輩子,鬥了一輩子,嘴上說著看不起對方,不過心中始終是有。

幾個人在一旁,跟了兩個人說了好久,這沒有要聽嘴意思,林淵名這才無奈輕輕咳嗽一聲,提醒楚老爺子是有正事要辦,再拖下去就要開宴了,這話就不用說了。

楚老爺子接到暗示伸手一拍額頭,看著龍老爺子咧嘴一笑,:「龍家小子倒是威風,在外面聽說了你好多事迹。」

龍修並沒有任何慌張,而是一臉驚訝,看著他一臉懵懂無知,彷彿真沒有做錯事情一樣。 「楚爺爺看不上我,但是我真沒招惹你們家,看到你們人我都是拐了彎就走了,你也不能誣陷我呀!」

龍老爺子見事情不對,心中似乎已經有了頭底,也沒有著急開口替龍修說話,這小子肯定是做錯事情了,不然楚老爺子那性子,才不會多管閑事,尤其是在宴會上說這種事情,那肯定是要緊事。

幸好這傢伙,還知道給自己留個臉,沒有在外面吵起來,要是這事被外面那些人給聽到,又得笑話他了,這些年已經被笑話了不少,可是在大壽宴會上面,又被笑話,心中多有些不爽。

不用別人開口詢問,他直接一巴掌拍在桌上:「你這逆子又做出什麼事情了,自己交代,不要老楚說出來我扒你一層皮。」

閔婉婉心中暗笑老爺子倒也聰明,知道楚老爺子一輩子跟他爭鬥,就想壓他一頭,從他嘴裡面吐出來,這話語不怎麼好聽,龍修開口說事情怎麼說還不是憑他一張嘴。

龍修喝了一杯茶,目光放在閔婉婉身上,這目光帶著炙熱,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兔子,自己輕易獵物不想一口吃掉,反而逗弄著等到她精疲力盡了,再一口一口慢慢吞下,享受這種過程。

「真沒想到,閔老闆倒也有手段,能夠跟著楚家搭上關係,來這裡告狀,既然你想說那說就成,我也不攔著你。」

龍一有些擔憂,這要事是被這女人給抖出來,少爺又免不了一頓責罰,關鍵也得連累著他,龍老爺子說過了,要是少爺犯錯,他身邊人一樣也要受罰,甚至比少爺罰的,還要重一些,不知道攔著反而縱容他。

林淵名抬頭看了她一眼,嘴角難得扯出一個溫柔笑容:「有什麼話放心大膽說,老爺子是講理人不會徇私舞弊。」

他這話倒是把龍老爺子堵得沒話說哈哈大笑起來:「你小子剛見面,就給我氣受,真是要套我話,我今天話就放在這了,主要是這些事真是我家這臭小子做錯了,我就認了罰他。」

這話她得要琢磨好,龍修到底是龍老爺子親生孫子,也不可能廢了他,實話說出來,能讓老爺子一時生氣,等到他氣消了,還不得又緩過來,所以她得往重點上說。

「老爺子這事說來,也可能是誤會,前兩天龍先生上門是要門做生意,剛好我跟董家那小姐認識,她當時也在就認出了龍少爺身份,這事本來也沒什麼說頭,不過我是想了又想,龍家是大家族,我不過是一弱女子,這生意萬萬做不得。」

龍老爺子倒是高看她一眼,以前不管這孫子鬧了什麼天大事情,那些女人無疑都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用這樣手段逼迫他,這女人明知道修兒看上了她,想要強迫,表面上這功夫一字不落,就是說龍修強迫做生意,她不願意,就是為了這件事。

他突然間提了幾分興趣,這女人頗有心機:「他真是想要和你做生意,沒有強迫你,別害怕有老頭子替你做主,絕對嚴懲這傢伙。」

閔婉婉心中想笑,知道這老爺子,就算龍修做了什麼事情,那也只是責備,大不了罵一番打一頓,就這麼完了,也不可能將他繩之以法,所以她如今說出龍修心思,只會讓老爺子面上難堪,其實她就只想讓龍修,不要糾纏她就行了。

她向著龍老爺子再次一拜眼中帶著認真:「今日是老爺子壽宴,楚爺爺帶我過來,沒有別的意思,不想讓你不開心,這大壽可是大喜事,不能因為我的事情,惹你不開心,就是這點小事,今天過來也是給你拜壽,阿硯趕緊將東西給拿過來。」

程硯當然知道,閔婉婉心中在想什麼,連忙把東西拿了上來放在桌上:「老爺子這是我們特選紫砂壺,還有一些茶葉,不是最好,卻代表我們夫妻兩個心意。」

他懷中還抱著孩子,他不知為何突然間哭了起來,哇哇大哭聲音在這大廳里格外響亮。

龍老爺子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他走到程硯面前低頭看著懷中孩子,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臉頰,臉上笑容也多了真誠:「這孩子長得真可愛,可比修兒小時候,還要可愛一些,你這婦人說的也對,你還是在家好好回家相夫教子,不要在外面拋頭露面,對你們一家人都好。」

他說完目光看向龍修,像是在問他是什麼意思,龍修知道事到如今,老爺子已經知道了,也不能對她再動粗,不過要是閔婉婉喜歡跟他在一起,這些老爺子也沒辦法,所以想著先退一步日後再做打算:「老爺子說的對,是我唐突了,這事沒想清楚,以後不在上門做生意了。」

楚老爺子哈哈大笑,替閔婉婉解圍:「這時間也差不多了,馬上又要開宴了,還是趕緊出去照顧一下兄弟們,不然一會又要罰你酒喝。」

兩個人走出去,閔婉婉這才鬆一口氣,林淵名走到龍修身旁,抓住他胳膊人:「許久未見,我正有些話想與你說一起走走。」

龍修被他扯著離開,兩人回到宴會,和楚夫人坐一桌,這一頓宴席絕對是她吃的最好一頓飯,不管是從配菜,還是做工材料上面那是一等一的好,詹瑞文這次過來沒有幫多大忙,到是在會上認識幾個朋友,都有他有合作意想,宴會結束大家都各自回去。

兩人回了牧原家,兩個今天去董家不回來了,時間很快過去,到了晚上閔婉婉去廚房做飯菜,程硯負責哄孩子,現在程硯心情不怎麼好,她就沒有去煩做了點小菜熬了稀飯。

程念生被放在搖籃里,兩個人正準備吃飯,響起門鈴聲,閔婉婉起身來就要想出去開門,程硯拉住她:「應該是程元來了,我出去開門,你在裡面等著。」

程硯已經想到程元一定會來,慢慢悠悠打開房門,就看見他站在外面,短短几日不見他整個人消失了一圈,瞬間像是老了七八歲,臉上皺紋兒遮都遮不住。

看到程硯,他眼中閃過一抹殺意,隨後又被掩飾下去:「就這麼歡迎舅舅,不讓我進去坐坐,在這門口被人看到了,還以為你不孝。」

他說話時候,眼睛盯著程硯一眨不眨,等著程硯將他請進去,這才好說下面的話。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上次陪那個男人,程元都沒說過這種話,蘇雪對龍修就更加感興趣了,伸手推了推壓在身上的程元撒嬌著:「程總那人什麼情況,你跟我說說唄!那樣我才知道,該怎麼對付他。」

在這種時候,蘇雪還想知道龍修情況,程元不由得有些惱怒,直接伸手掐住蘇雪脖子,語氣都變得不大友善:「怎麼那麼想知道他情況,那就伺候好我,再告訴你。」

接了好幾天,龍修一直在店裡守著,店裡珠寶首飾基本已經到了,這一次他是直接跟國外某知名珠寶合作,掛他們牌子,珠寶也是從國外直接引進國,所以價格不菲。

不過有他這麼一塊活招牌,商場所有女人只要看到他,都會樂意進來,就算不能跟他說上話,只是看著他也願意花大把錢,閔婉婉看到他店裡生意那麼火爆,恨得簡直是咬牙齒,真是太無恥了,把店裡顧客都給吸引過去,只要是女人都在那邊了。

她店裡也就是幾個男顧客給女朋友買禮物,根本就不會花多少錢,這個月營業額十分慘淡,就只能勉強付清所有員工費,還有水電,根本就沒有掙錢。

閔婉婉磨了磨牙齒,心裡想著該怎麼辦才好,小花在一旁也是干著急,這兩天都上火了:「老闆這個怎麼辦?要是他繼續在那站下去,估計咱們店裡都沒生意了,我也去找個長得帥的小伙在門口站著,指不定能拉回生意呢!」

閔婉婉無奈龍修那長相,除非讓程硯每天站在這裡,才能生意給搶回來,這可不是長期可用辦法,她就不信,龍修每天都站在門口。

蘇雪跟著程元來到店門口時候,就看到這麼一幅場景,她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以前閔婉婉多麼囂張,說她腦子比自己靈光出現,看來再怎麼聰明的腦子,在帥哥面前也根本屁用都不頂。

她放開程元胳膊,大步跑到閔婉婉面前得瑟起來:「怎麼現在店裡生意這麼差了,我忘了有龍少爺在,你店裡生意怕是永遠都要這個樣子了,還真是慘,這一天光人工還有店費,那也得不少了。」

見她這麼幸災樂禍,閔婉婉咧嘴一笑轉身走進店裡,根本就不屑與這種人多說話,真是小人得志,再說這龍修店裡生理好,跟她又有什麼關係,見她離開,蘇雪倒也沒追過去,依舊站在門口處裡面望著,店面根本沒有幾個人心中頗為自豪,看來這一次她一定贏了。

程元現在正跟龍修在一旁說著話,之前蘇雪開那家店也沒有這麼多人,他真是對外貌沒有過多重視,現在看來以後開店也可以招一些長相出眾的人,往那一站這可費盡心思說話好多了。

「龍少爺您這店剛剛開張,生意這麼好,我在這裡堅持恭賀一下,順便帶你認識一下,我朋友蘇雪。」

福至朝夕 他指著蘇雪介紹,龍修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笑著點頭:「生意確實不錯,你在北京待著跑到這邊來做什麼,再說那位蘇女士怕不止是你朋友,而是你女朋友吧!」

在龍修面前程元根本就不用掩飾,兩個說到底性格十分相似,所以才能成為朋友,尤其是在女人上面態度都是一樣。

程元帶蘇雪過來抱有什麼心思,他當然是清楚明了,要是放在以前,那倒也無所謂,可是如今有了閔婉婉什麼野花野草,他都沒有辦法放在眼裡了,這蘇雪長相也就一般般。

程元沖著蘇雪招手,她扭著腰肢來龍修面前笑的燦爛:「經常聽程總提起龍少爺,如今見到果真和傳聞中一樣英俊威武,只要是個女孩見到你,肯定會被你迷得神魂顛倒。」

這種女人他見多了,並沒有放在心上,將目光撇向一旁:「蘇小姐說笑了,既然程總舉薦你做這邊店長,那麼我當然歡迎,不過從話說在前面,我開店可不是鬧著玩是要掙錢,達不到我要求,可別怪我把你開除了,你到時候別向程總告狀。」

蘇雪臉上笑容一僵,怎麼覺得這龍修跟她想象中不一樣,程元跟她說過龍修是個花花公子錢又多,如今看來見到她眼中也沒有喜歡,難道程元騙她。

還想再開口,就發現程硯也來了,因為兩家店鋪剛好就面對樓梯,所以一上來就可以看見。

程硯當然也看見,龍修店裡生意那麼好,閔婉婉店裡生意那麼慘淡,至於蘇雪和程元他也沒有上前說話意思,無視三個人直接進店中,好像跟他們根本就不認識一樣。

他一推開房門,就看見閔婉婉坐在沙發上揉著頭,眉頭皺起來像是有心事,不用猜也知道她為什麼發愁,程硯坐在她身旁,伸手在她額頭上輕輕按摩了起來。

「需不需要,我把店裡男員工給調上來,讓你店裡女員工去我那邊學習一下,看來以後要經常要交換工作了,至於龍修那你放心,今天下午反正店裡也沒事幹,我也在門口站會相信可以吸引來不少生意。」

看他這麼正經模樣,意思還真想這麼做,閔婉婉翻個白眼,伸手就揪住他耳朵:「這種餿主意,你想也別想,他在那站一天,你就跟著站,他是大少爺不用掙錢,你不用掙錢呀!不用理他。」

他知道閔婉婉是心疼,不願意讓他跟龍修正面撞上,怕龍修會羞辱他,果然不出所料,前兩天龍修還能站在門口,是想要見到閔婉婉,後來發現她一上班就鑽進辦公室,根本不出來溜達,時間久了對這事也就沒有了興趣。

再加上他在市裡面還有別的事做,也就沒有過來店鋪這邊,果然他一走店鋪生意就一落千丈,光靠蘇雪這個腦袋簡單的女人,根本想不出辦法跟閔婉婉相抗衡。

所以龍修一走,閔婉婉店裡生意又恢復,平常甚至比之前,還要紅火到幾分,如今市內正在搞旅遊開發,這商城就是現在市裡最好商場,人流量特別大,閔婉婉當時選在這裡,也是看上了市場前景。

這不今天一大清早開點后,生意就很好,反觀龍修店裡生意就不怎麼好,蘇雪對店員十分苛刻,讓她們一天到晚,站在那裡不許說話,也不許笑,要是有人接接頭接耳,還會訓斥。

店裡氣氛很沉悶,不像閔婉婉店中氣氛很熱鬧有說有笑,客人一進店裡就能感受到愉悅氣氛。 加上她還有活招牌,許千金每次出席活動身上所帶首飾都不同,所參加活動首飾,都是閔婉婉店裡贊助,當然讓她帶也就送就給她了順便還付了代言費。

做生意不能忽然吞棗,要一項一項給算清楚各有各的賬,短短四五天時間,閔婉婉店裡的營業額,就已經追上之前定下的任務目標,所以店員一個個很開心。

這幾天龍家人知道龍修要做生意,所以將他叫回去詢問了一番,當然最重要還是龍老爺子將他訓了一頓,說是讓他在外面好好做生意,可不許胡來,那也是因為龍老爺子最了解他脾性,若是安心在外面做生意,那才是怪事,一定抱有某種目地。

擺脫龍家人,他立馬坐飛機回到市裡,龍一被一直留在店中,這幾日蘇雪所作所為,都親眼看在眼中,不過這種小事他可不願意管,知道龍修回來后,一定會處理搜尋,所以他也沒有開口。

果真龍修一踏進店裡,就發現氣氛不對,之前生意那麼好,每天都有很多客人,而今天竟然只有零星幾個,也只是看了看,沒買就走了,他心中十分不悅,不過平日裡面遇到什麼事情,他臉上也總是帶著笑容,蘇雪不了解他性格,看到他回來立馬貼了上去。

走到龍修身旁想要拉他胳膊撒嬌,那想到龍修往後退一步,跟她拉開距離:「不要想著跟我撒嬌,先說說這兩天營業額怎麼樣了。」

蘇雪一聽這話心裡咯噔一聲生起一股不妙感覺:「你聽我說嘛!生意有好就有壞,這幾日生意就是不怎麼好,那還不是因為你沒在嗎?你要是在店裡,那就是活招牌,往那一站去徐千金算什麼,怕是給你連提鞋都不配。」

她這話不說不打緊,一說店裡正在挑選首飾的徐千金,頓時抬起頭看著她,抽了抽嘴角,這女人真是嘴賤捧龍修沒事,踩低她這是什麼意思?

如今她性子可是被經紀人養得越發高了,直接將手中鐲子往桌上一扔,大步走到蘇雪面前,將臉上口罩給取了下來瞪著她。

「你們店裡就是這麼做生意,當著我面,就要踩我,蘇雪就你這樣子還能當店長,龍少爺怕你一個月不回來,你們店鋪就要倒閉了,這種態度誰還會過來買東西。」

她話說完直接轉身離開進了閔婉婉店中,蘇雪沒想到她這麼說,半天沒有回過神來,等她反應過來時候,徐千金早就已經走了。

她嘟著嘴唇眼中帶著怒意,剛想開口,那想到龍修直接一巴掌扇在她臉上,這一巴掌來得太快,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打的蘇雪直接趴在地上捂著臉,只覺得耳朵嗡鳴作響,甚至都要懷疑是不是毀容了。

「我讓你做店長,那隻看在程元面上,你以為他算什麼東西,在我眼中也只是哈巴狗,你來我店裡不好好工作就算了,還將生意弄成這樣,你當真以為我傻,龍一這段時間你是怎麼看店,把事情給我通通說一遍。」

蘇雪渾身顫抖那敢再說什麼,龍一沒有著急回答,而是走到店門口直接將店門關上,拉下卷閘門。

這才走到龍修身旁低頭小聲說著:「這女人趁著少爺離開,經常辱罵店員,還說讓她們給客人推薦最貴首飾,每人要是完不成任務,就直接扣當天工資。」

當然蘇雪些罵人的話,他並沒有說出口,就連他都看不慣蘇雪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小人得志,要不是龍修走之前說了,將店裡交給她管理,龍一早就將人出去給攆出去什麼東西。

龍修並沒有著急說話,目光在店中員工身上掃了一眼詢問著:「剛剛龍一說話,你們有沒有什麼意見,如今給你們一個機會站出來,將你們心中不怨都給說出來。」

店員一個個低著頭,根本就不敢出來說話,就在龍住都要失去耐心時候,一個女孩站了出來。

「龍總,這兩日蘇店長營銷方向不對,顧客來店裡買東西,那就應該根據客人消費水平賣東西,而不是不管是什麼人都以為推最貴,而且她對我們管理方式也不一樣,要不是龍總今天提出來,我們也打算過幾日就辭職了。」

龍修沖她點點頭揮手:「行了,這事都知道了,蘇雪你說這情況該怎麼辦?這幾日店裡損失了多少錢?你要全額賠償,現在你可以滾了,以後不用過來了。」

一聽這話蘇雪立馬不幹了,她抬起頭來眼裡淚水嘩嘩往下落,這可不成要是她現在就走了,這事一定會被傳到閔婉婉耳朵中,那她真就成了一個笑話。

「龍總我錯了,不應該這麼做,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改變,不會再這樣行事了,你千萬不要趕我走,我可是程總推薦過來的人。」

龍修掏了掏耳朵看向龍一:「怎麼你年齡大了,理解能力也變差了,我這人說話說一不二,不喜歡再重複第二遍,還不把她給弄出去,省得讓我心情不好。」

龍一幹事相當乾淨利落,從小在龍家被培養成保鏢,他任務,就是執行龍修所說每一句話,不管讓他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