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無極發現,自己也被吸入了上方的漩窩中。

隨後,漩窩通道似乎正在緩緩關閉。 看著一個個從秘境通道中出現的身影,所有的人都伸長了脖子。

張仙人、紀正千、震陽子、忘劍子等人更是心急如焚,目不轉睛。

「怎麼還未出現呢?」忘劍子喃喃自語。

「師傅!」一個聲音響起,忘劍子吃了一驚,抬頭一看,正是郭興霸。

郭興霸有些興奮,他在秘境中吃了不少苦,不過也有不少收穫。不但採得了幾味靈果,而且在一個靈力鬱結之處接連提高了兩重修為。

「出來了。有沒有見到厲無極?」忘劍子心不在焉。

「他ma的,一出來就詢問這小子,真是晦氣,他有什麼好!」郭興霸心中暗罵道,神色卻非常的恭謹,搖了搖頭,「沒有,剛進去的時候我們就失散了,不知道他在哪裡。」

隨後,摩天派的禹正、萬毒教的湯哲、百草門、七煞殿的弟子全都出來了,還是沒有厲無極的身影。

「快看,又出來一大批人,竟然全是隱仙谷弟子。」眾人紛紛說道。

見到這些人,張仙人不由興奮,「第五弄影,歐陽駿,你們過來。」

「仙祖。」兩人上前,連忙行禮。

「不錯,居然都有進境。」張仙人點頭,「你們可曾看見厲無極那小子?」

歐陽駿搶先答道:「弟子曾經在秘境的陽虛城見過他一面,後來就沒有消息了。」

「仙祖,一個多月前我也見過他,就是在九龍湖畔,他還害得我把您給的寶貝給丟了。」第五弄影說起謊來眼都不眨,直接將責任全推到了厲無極頭上。

「哦?說來聽聽。」張仙人面色陰沉,對於厲無極,他也是恨得咬牙切齒。

第五弄影添油加醋,說馬上就要收取靈脈了,卻被厲無極橫插一腳,爭鬥中將白蟒驚動,這才掉了寶貝。

「好他個厲無極,竟然是這等背後小人。我一定會與你討回公道的!」張仙人怒聲道。

……

藍安雄心中焦急,「鳳兒呢?可不要出了什麼意外。按道理不會啊,有玄天秘符護身,她又是這等機靈的一個人……」

眼見一撥一撥的人走出來,藍鳳兒終於出現了,她與石琳站在一起,身上的氣質異常惹人注目。

「鳳兒,快過來!」藍安雄大喜。

藍鳳兒笑靨如花,走了過來,「爹,你在這裡啊,我師傅呢?」

「只記得你師傅,卻不關心爹,白養你了。」藍安雄佯裝不悅。

藍鳳兒卻已經在四處打量了,眼中疑惑,「厲大哥呢,怎麼沒看見他?」

藍安雄收了喜悅,正色道:「鳳兒,見到厲無極沒有,所有的人都在找他。」

「沒有。怎麼了?」藍鳳兒很著急。

「是這樣的……」藍安雄將滅日山莊、逍遙宮和隱仙谷等人的指證說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真是含血噴人!」藍鳳兒立即否認。

此時,入口處金光越來越暗淡,秘境通道都快要關閉了,可是厲無極的身影仍然沒有出現。

「難道這小子出了意外,殞身在了裡面?」許多人都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張仙人、紀正千、震陽子三人面帶失望,一起向著忘劍子看來。

「快看,那不是厲丹王嗎,他出來了!」一個年輕的聲音大聲喊道。

所有的人不禁轉頭,向著秘境入口望去。

通道出口,正緩緩走出一個青年,此人一襲青衫,面上雲淡風輕,頗有幾分瀟洒出塵之感。

「哎呀,果然是這小子!」張仙人大喜,上前幾步,玄元幻化的大手驀然探了過去。

紀正千向旁人確認后,也沖了上來。

震陽子卻是在照海鏡中見過厲無極,當下毫不遲疑,暴掠而出。

轟!轟轟……

空中突然響起巨大的雷鳴聲。

啪!劈啪!

無數的金色閃電迅速劃過。

隨後,天空驀然變得陰沉沉,無數的雷雲瞬間成形,迅速的朝著弒仙谷下壓。

「這是怎麼了?」眾人驚呼。

眨眼之間,天地風雲色變,簡直聞所未聞。

「雷劫,這是天罡雷劫成形的景象。有人要突破返虛境界了,到底是誰?」人群中有聲音驚恐不已。

化神修士突破返虛之雷劫,稱為天罡雷劫,雷雲正是金色的。返虛修士突破渡劫境的雷劫,稱為大雷天劫,雷雲是黑中帶紫,顏色與一般雷劫迥然不同。

這兩種雷劫都十分恐怖,雷雲之下,攻擊是毫無差別的。如果站在雷劫範圍內,更是與渡劫者完全一樣,承受滾滾天雷的無情攻擊。

天罡雷劫,就是渡劫境的修士都不願意輕易承受。大雷天劫更是,令渡劫境和問道境的高人聞之色變。

「到底是誰,竟然在弒仙谷渡天罡雷劫。這裡有誰是化神九重大圓滿的境界啊?難道不知道要提前做好準備、布置防禦陣法,而且要請同門護法嗎?」

「這般草率,竟然在這裡進行突破,真是不知死活……」

「大家趕緊離開,先到谷外,你看這個雷雲鎖定的正是弒仙谷。」

聞言,許多的人向著谷外飛遁而去。

張仙人和紀正千遲疑不定,他們感覺自己好象在雷劫範圍覆蓋的中心。

厲無極剛從通道中走出來,突然就感應到了無盡雷劫。

他怎麼都想不到,在秘境中遲遲不出現的雷劫,這才剛出來,立刻就成形了。

「太好了,只要渡過這次的雷劫,我就能夠成為元嬰修士了。」厲無極心中大喜,期待不已。

閃電劈下,天雷滾滾,無盡雷劫瞬間落了下來,讓人一絲準備都沒有。

轟轟轟!

三道如成人手臂般粗細的天雷突然轟在了厲無極身上,把張仙人和紀正千嚇了一跳。

「竟然是他渡劫突破,只是這小子的雷劫怎麼是金色的?只是一個結丹修士罷了,這人留不得,否則後患無窮……」兩人心思相同。

轟轟……

又是六道天雷同時落下,張仙人和紀正千微一感受,雷劫確實恐怖異常,不比一般的天雷,連忙退了開來。

他們決定,等雷劫過去,再將厲無極擒拿過來。而且修士渡過雷劫后,一般都會虛弱無比,到時候,就是想逃都沒有力氣。

「啊!」一個慘呼聲將張仙人和紀正千再次嚇了一跳。

「難道這小子連這第一重天雷都承受不住?」兩人連忙看去。

這哪裡是厲無極發出的慘叫,這個聲音是從一個中年修士口中傳出的。

兩人暗暗皺眉,不由退得更為遠了一些。 三道天雷落下的時候,厲無極看見一個中年修士朝自己衝來。等到六道天雷同時落下,這名修士收勢不及,竟然也被天雷劈中,發出了驚人的一聲慘叫。

「傻逼!」厲無極心中暗笑。此刻他並不知道,這個中年修士就是震陽子,也就是那個打算在石斛山攔截殺害自己的人。

震陽子毫無防備,被天雷擊個正著,不禁發出了一聲慘叫。他感覺這個天雷的可怕程度,比他從元嬰修士渡劫為化神時還要厲害的多。

「這到底是誰在渡劫?」震陽子來不及細想,轟轟……又是九道天雷猛然落下,他不禁慌了神,「哪有天雷不經過醞釀,直接就轟落的道理,而且還是九道天雷同時落下。」

震陽子不敢再有任何保留,猛然噴出兩口精血,在體表迅速隔絕了幾個玄元護罩。

「喀嚓!」只是瞬間,第一個玄元護罩就破裂無形,緊接著,後面幾個護罩也全都破裂。不過幸好,總算抵擋了一息時間,使他得以順利的脫離了雷雲的中心。

厲無極神色平靜,這九道天雷雖然迅猛,但是卻有三道落在了中年修士身上,對他來說,還是能夠承受的。

九道天雷落下后,雷雲開始重新凝聚,似乎在積攢更強的力量,好將渡劫者一舉轟滅。

震陽子神情萎靡,頭髮披散,身上的衣服也裂開了幾處。見到雷雲重新凝聚,他再也顧不上厲無極,慌忙向著谷外飛遁而逃。

天雷毫無徵兆,而且是九道齊落,他是真的怕了。

天,更加黑了。

金色的雷雲滾滾。

閃電劈啪著,奪人心神。

雷雲似乎積攢好了全部的力量。

轟轟……

又是九道天雷一齊落下。這九道天雷,比前面的粗了將近一半,聲勢愈發的駭人。

「原來是他渡劫!」山谷外的眾人這才恍然。只是他們很奇怪,為什麼結丹修士突破元嬰,雷劫竟然這麼恐怖,堪比返虛修士的天罡雷劫。

成就元嬰,這是修士平生要經歷的第一次雷劫,一般都是一九或者二九雷劫,只有那些天資特別卓越的修士,才有可能需要經歷三九雷劫。

很顯然,厲無極屬於後者。

九道天雷落下后,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看了過去,不知道厲無極抗住了沒有。這樣恐怖的雷劫,估計就是化神修士都很難抵擋下來。

厲無極站在弒仙谷中,抬頭看了看上方的雷雲。他全力運轉玄元,將混沌境的防禦徹底激發,同時在體表隔絕了數個玄元護罩進行加固。他知道,這九道天雷絕對不是結束,後面肯定還會有雷劫。

上次成就元丹的時候,自己就經歷了三九雷劫,現在突破元嬰,如果還是三重雷劫,說出來他自己都不會相信。

因此,他需要小心防禦,保存體力,應付接下來更為兇險的場面。

果然,九道天雷擊破體表護罩后,被混沌境的身體硬抗了下來,但是雷雲並沒有散去。

「怎麼回事?三九雷劫后,他為什麼還是結丹修士?」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張仙人和紀正千本來打算上前的,見狀也止住了腳步,神色驚疑不定。

「快看,上方的雷雲並沒有散去。難道說還有雷劫?」有修士指著弒仙谷上方道。

「第一次雷劫,就超出了三九雷劫,簡直是聞所未聞!」又有人出聲,聲音震撼不已。

「真是妖孽啊,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抗下來。」

「抗下來又怎麼樣,沒看到這些人都在找他的麻煩嗎。難道你以為憑裂天劍派一家就能將他保住?」

眾人議論著,如果讓他們知道這是厲無極第二次渡雷劫,不知道又要做何感想。

劈啪!轟轟……

就在眾人議論間,九道天雷在閃電的裹挾下,狠狠的劈了下來。這九道天雷比一開始的又粗了一倍不止,聲勢更加的駭人。

恐怖的力量瞬間就絞滅了升龍破天的威猛黑龍,在破除了厲無極體外的數個玄元護罩后,還是被擋了下來。

即便有混沌境的防禦,但是厲無極仍然被轟得皮開肉綻,破裂的青衫上儘是鮮血,觸目驚心。

藍鳳兒被父親拉著出了山谷,站在谷外見到厲無極這般,不禁花容失色。她已經從藍安雄的口中知道了眼前雷劫的可怕,更是萬分擔心。

「爹,他會不會有事?」藍鳳兒眼光濕潤。

「不知道。按道理不至於啊,都已經四重雷劫了。」藍安雄搖頭,疑惑不解。

四九雷劫后,雷雲依然沒有消散,這如何能說得過去。

所有的人都萬分驚詫,想一睹渡劫的最後結果。這樣的雷劫,真是驚心動魄。

張仙人看著谷中的身影,眼中寒光四射,厲無極表現的越是非同尋凡,他心中越是殺意盎然。此等妖孽,若不早除,恐怕隱仙谷弟子永無出頭之日。

震陽子更是后怕不已,還好自己見機的早,退了出來。要是留在下面,恐怕會被轟得不成人形。

「我堂堂化神修士,在結丹修士的雷劫中如此狼狽不堪,豈不是會成為天大的笑話,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萬幸啊萬幸!」

厲無極深吸了一口氣,衣袖連揮,手中射出數十道符文,迅速地在周身開始布置防禦陣法。

啪啪……

轟隆隆……

雷雲中再次落下九道天雷,混合著金色閃電,聲勢可怕至極。

此刻,陣法還未完全成形。

厲無極眼角微縮,一泓秋水在手,周身的氣息再次變強。

「來吧!」

漫天的劍氣突然閃現,旋即化成一面巨大的陰陽盾牌,擋住了上方的天雷。隨後,厲無極甩動衣袖,再次射出了幾道符文,「可惜了,時間太短了,只能勉強布置出這樣一個簡單的陣法。」

喀喀喀!天雷擊碎劍盾,轟然下落。

轟隆隆……

與此同時,雷雲中突然又是凝聚出九道天雷,也一齊轟了下來。

「媽呀!六九雷劫,而且如此古怪,這小子死定了!」人群不禁驚呼出聲。

「這樣恐怖的雷劫,估計就是元嬰修士,也會被轟成殘渣。」

……

九道天雷擊碎劍盾后,又落在了防禦陣法之上。陣法搖晃了幾下,轟然破裂。

此時,後面的九道天雷也接踵而至。十八道天雷合在一起,厲無極體表的幾個玄元護罩應聲而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