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用【鑒定術】鑒定此物,然而那火光躍動得太快,頻繁太快,快得孟星元居然一時跟不上,只能無奈放棄。

「轟!」

他一拳爆出,打爆一個不知死活,想襲殺他的妖修。望向天穹,目光卻更為灼熱。

「它是我的!」

他認不出來那火光是什麼,然而能引得無數大妖師撕殺,諸多妖宗現身,顯然不是什麼凡物。

而上方,戰況尤為激烈,戰鬥餘波轟殺下來,直接打得地面綻開,如雷擊落地一般。

有不幸被打中的大妖師,直接翻滾著就橫飛了出去,雖沒死,卻也是重傷。

這就有些可怕了。

要知道,上空的戰鬥,離著地面非常遠,少說了也有一兩千丈。

隔著如此距離,還是餘波,都能打得下方大妖師吐血橫飛,可想而知上空在戰鬥的,都是一些什麼存在。 「殺!」

峽谷間的喊殺聲音,如大風狂嘯,如瀚海怒潮,萬馬奔騰,震得天地震蕩,地動山搖。

在這片山谷間,此時有巨龍在咆哮。

那是風的力量,從山口傾泄,向所能觸及的一切渲泄著它的力量。

孟星元此時,無心再關註上空戰鬥,他身如狂龍騰躍,直接拉開重重虛影,切入戰場之中。

銀灰雲幕間的火光奇物,似乎是此地發現的重量級秘寶,可以引得那些高等妖宗們爭搶,甚至不惜以命相搏。

只是除了那火光奇物,此地似乎還有不少寶貝,輾轉於各路豪傑手中,引發大哄搶。

孟星元盯上的,是一株赤紅如血的異草。

以他如今堪比丹道大師的目力,不用【鑒定術】都認得出來,那是一株名為【血鳳淚】的奇草,極為珍稀,在人族百洲,是屬於那種近乎絕跡的寶葯。

在【丹法】第10級里,有一張丹方,是需要這【血鳳淚】入葯的。

那是一張在丹聖神無咎看來,也屬於偏方一類的丹方,因為用得很少。

而用得很少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為【血鳳淚】這種奇草,極其難尋。

他沒想到能在這裡看到。

「【血鳳淚】傳說是在靈株成長的過程中,有火鳳凰之血滴落,為靈株所吸收,得火鳳凰之血澆灌,才最終能成型的靈藥。說是靈藥,其實已近仙藥。因為極其難尋,一株【血鳳淚】的價值,還遠在普通仙藥之上。」

孟星元目光閃動,死死盯著那株血草,「這【血鳳淚】因為蘊含鳳凰之血,對於通過血脈提升生命等級的妖族來說,的確是具有極大的誘惑力。只不過如此奇珍,用來生吞未免太過浪費。」

奪得【血鳳淚】的,也是一位妖宗級強者。

只是此人明顯沒有多強,要不然他也不會退而求其次,放著上空那件秘寶不爭,反而是來搶奪一株血草了。

孟星元眸中寒光點點,對【血鳳淚】的渴望和勢在必得之心剎那顯露,他直接展開身形,便向那名妖宗衝去。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

戰場太亂,他掄動拳頭,打死沖著他來的一眾小卒。

都是大妖師層次的存在,能上古戰場,實力也都非常不錯。然而孟星元太變態了,如果是以往,此時他估計早已祭出【無盡劍域】,方能衝殺出一條血路。

只不過此時,他隻身縱橫戰場之上,卻是從容之極。

巨劍太過沉重,雖然威力巨大,但不方便。

在這混亂的戰場上,他的霸劍太過直來直去,無法應對從四面八方撲殺來的妖修。

與之相比,【破界王拳】的優勢顯然更大。

因為【破界王拳】的發力極快,一拳轟出,馬上收回,再度又是雷霆一拳打出,虛空震蕩。

左右開弓之下,孟星元周身百丈,當即變成一片生命禁區,無人敢犯。

索性,他直接將巨劍收起。

激發出王甲,整個人如狂龍行空,姿態霸道,手無寸鐵,卻是硬生生憑一雙鐵拳,打出一片天地!

「轟!」「轟!」「轟!」……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

他拳揮不斷,不斷打殺著戰場上的大妖師。

甚至是一些巔峰大妖師都抗不住他這一雙鐵拳,一旦被打中,直接身體爆開,當空化為一灘血霧。

要知道,能上古戰場的勢力,能不給他們的戰士發放王甲?

即便只是王一品的戰甲,其防禦能力也足夠驚人。

更不用說,妖族體內流淌著的血液,原本就跟純種凶獸一脈相承。

雖然比肉身,妖族整體還是比不過純種凶獸,卻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天生肉身防禦力強大,再加上王甲的保護,都能被一拳打爆,可想而知,孟星元現在的拳頭有多麼可怕。

當然,他也不是不會受傷。

畢竟攻擊從四面八方湧來,他也不是三頭六臂,無法一下兼顧各方。

然而在他的血脈天賦技能當中,除了【元素洪流】以外,還有一個【不死之身】,還有一個【離能】。

【不死之身】,讓他可以在受傷的情況下,快速恢復過來。

而【離能】,可以幫他抵消大部分的非純肉身攻擊手段。

再加上【游龍身】的恐怖歸避能力,他在這混戰之中,簡直比泥鰍還要滑手,雖然小傷,大傷不斷,卻沒有真正被重傷過。

反而是在他的鐵拳之下,只要被打中,通通身死!

如此強勢的風采,一下引起場上強者的注意。 童虎此時滿心激動,他覺得自已化身成為了神!掌握了神的力量!

「轟隆隆~~~!!!」

劍氣海洋力量勃發,那力量,強大到令人窒息,然而童虎動用起來,卻又是那麼隨心所欲。

他翻掌間,便輕鬆能滅掉那些以往他無法想象的可怕對手。

什麼巔峰大妖師,在他面前便如同螻蟻般,被輕鬆捏死!

他滿目的不可思議。

看著眼前的敵人,他只要動動念頭,要讓他死,便有無盡劍氣噴薄而出,替他做到。

這一刻,他真有一種化身為神王的錯覺,彈指間,強敵灰飛煙滅!

一旁,童凰同樣玩得不亦樂乎。

兩道【無盡劍域】,一人一道。

童凰甚至比童虎還要興奮。

「寶貝!我的!」

她眼睛發亮,不斷動用【無盡劍域】的力量,在奪寶。

如果說童虎是為戰而狂,為殺而殺的話,那麼她就是為財而狂,為寶而殺!

戰場上,只要是被她盯上的,無一例外化為冰涼屍體。

至於屍體身上的財物,則是被她當場捲走,落入自已的口袋!

她在發戰爭財!

甚至童凰眼中都不是只盯著那些異寶重寶,只要她看上了,覺得可以賣出好價錢,即便是別人所用的兵器,所穿的戰甲,統統被其扒走!

她此時,因為亢奮,因為殺戮,整個人顯得有些邪魅。

在她那張絕美容顏上,此時有一種妖異的美感。

猶如紅薔薇,危險,卻又充滿著致命的誘惑。

她的臉,就彷彿是紅薔薇上最美,最艷麗的花瓣一樣,只是這花瓣,混著血,混著殺戮的氣息,配合著她那張傾國容顏,妖艷的氣質更甚,猶如毒藥,令人完全無法抗拒。

她就像一位女皇,高高在上,手掌著生死。

在她一念間,這片區域血花朵朵綻放,屍橫遍野,血流漂杵。

兩人一人分據一方,展開血洗。玩得不亦樂乎。

相反的,峽谷中的人感受到那股無敵的劍氣海洋,眼見人被捲入劍海之中,連骨頭渣都要被完全絞碎。

一個個倉皇逃竄,恨不得肋生雙翅,離開這兩尊魔頭!

戰場生死很正常,身為百戰之士,這些妖修也早已看淡。

然而看淡,並不意味著不怕死。

誰不怕死?

但死至少也不能死得這麼窩囊吧?

好歹也是大妖師級別的生命,大部分還都是站在大妖師巔峰,只差臨門一腳便可蛻變,成為高高在上的妖宗。

毫不誇張的說,這些人絕對是各大族的精英,即便是在各族之中,也是一時風雲人物。

若是放在天妖城,會有無數冒險團體,商行戰隊開高價錢邀請他們入伍。

巔峰大妖師,不是蟲子!更不是螻蟻!

他們可以死,但不能死得這麼卑微!

就算大妖士在面對大妖師,此刻的他們,如同在面對著一尊無敵妖尊一般。

對方手段太過可怕,輕飄飄,便能殺死他們。

這都不跑,還等什麼?等死?!

都是戰場血性男兒,此刻卻是哭爹喊娘,滿目的惶恐,彷彿受驚的小姑娘,慌不擇路,四下逃散。

數千,上萬的巔峰大妖師,被兩個低等大妖師殺得丟盔棄甲,連一絲一毫反抗之心都沒有,這說出去,只怕要讓人笑話。

只不過此刻大多數人都忙著逃跑,根本無心他顧,也根本沒發現童凰童虎兩人的真實情況。

瞳老守護在周圍,算是掠陣。

力量,總有消耗完的時候。

而這種道具的力量若被消耗完,童凰童虎馬上就要被打回原形。

低等大妖師在這種戰場上,連炮灰的資格都沒有,他必須得看好這兩個小祖宗,以防出現意外。

另一邊。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妖師一頭,獲得1000點殺戮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