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師弟,你認識這隻貓?」

雲天目光看向那黑貓,眼前的黑貓是一隻衍輪境的妖獸,但給他的感覺十分的可怕,不是普通的衍輪境妖獸。

楚楓道:「他是我的一個朋友。」

金虎目光看向雲天,打量了一下,道:「修鍊星辰戰體,難怪給我的感覺十分的奇怪,這個功法十分的強大,可惜是一個殘缺的功法。」

雲天聞言眉頭微動,沒有想到對方居然一眼可以看出自己所修鍊的功法,以此來看對方必然不簡單。

楚楓走到金虎面前,將其直接提了起來,怒道:「你這個傢伙是不是早就來了,看到我有危險你居然不來救我。」

金虎淡淡的道:「我正打算救你,可惜被搶先一步。」 金虎看向雲天,道:「你小子去殺那個什麼陰冥法王,這個傢伙交給我就可以了,另外提醒你一下,陰冥法王脫困,會吞噬那幾個將他放出來的傢伙,實力會提升不少。」

「我知道了。」

雲天面容冷酷,道:「我師弟拜託你了。」

說完,雲天朝著小陰山核心之地走去。

楚楓看向雲天離去的身影,有些擔憂的道:「師兄不會有事吧,那個陰冥法王是什麼人,很厲害嗎?」

金虎淡淡的說道:「一個沒有達到王者的廢物而已,不過對於我來說是廢物,但對於你們來說那是頂尖的存在,一口氣就能夠滅殺你這樣的螻蟻萬千。」

楚楓臉色一變,擔憂的道:「什麼,那麼三師兄不是很危險。」

「全勝時期的陰冥法王很強大,但如今十分虛弱,不過具體還有著多少實力,我也不是很清楚,既然派他前來,必然不會是讓他來送死的。」

金虎懶洋洋的說道,隨後直接趴在了楚楓的肩膀上,道:「別管他了,我帶你去尋寶。」

「尋寶?」

楚楓疑惑的道:「這裡有寶藏?」

金虎道:「當然,這小陰山布置一個十分強大的陣法,幾百年來,這陣法吸收了無盡的日月精華,你之前採摘那銀月花不過是吸收了其一絲力量,你要是能夠將那幾百年來吸收的日月精華煉化,可以讓你突破元丹境。」

楚楓聞言面色狂喜,如今他缺少能量,只要有著足夠多的能量,他就可以凝聚出本命元丹,真正的踏足元丹境。

金虎帶著楚楓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很快來到一顆蒼天古樹之前,這古樹比四周那些大樹大了兩三圈,長得十分茂盛,蘊含著濃郁的生機。

金虎說道:「這顆樹下有著一個陣基,這棵樹之所以長得如此茂盛就是因為吸收了那散溢而出一些天地精華。」

楚楓手中天荒劍斬出,一劍要劈開這地面,但劍擊中地面時候發出『鐺』的聲響,那地面堅硬如鐵金石一般。

金虎催促道:「催動你武魂全部力量,這裡乃是陣基所在,普通的力量是無法破開這裡。」

我的總裁 楚楓目光看向金虎,狐疑的道:「你帶我來這裡,是因為你破不開這裡,所以才會找我來的吧!」

剛才他那一擊雖然不是全力,但蘊含著鋒利的劍意,即便是如此也無法在上面留下痕迹,顯然這裡的陣法之力十分的強大、

當然,要是陣法防禦不強大,那麼也是無法將那陰冥法王困住幾百年。

金虎臉上露出尷尬之色,他原本是打算自己一個人前來,但發現這裡的禁制太過強大,他破不開,所以只好將楚楓找來,藉助其誅天劍魂之力,破開這裡的禁制。

金虎不會說出,而是說道:「這裡的能量如果不儘快取走,等到那個陰冥法王脫困,吸收這裡的能量,你那個師兄必然會慘死在陰冥法王手中。」

「什麼?」

楚楓聞言臉色一變,目光露出凌厲之色,身後誅天劍魂浮現,隨後飛入手中天荒劍之中,劍光大放,只是散發出來的劍氣就讓虛空都扭曲起來。

「破。」

楚楓一劍落下,直接破開了那一層無形的屏障,地面炸裂開,一股恐怖的光芒從地面之中激射而出,直衝天穹,光芒照亮天地。

「砰。」

楚楓直接被那道光芒震飛了出去,五臟六腑都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金虎看到那光柱,眼眸之中露出興奮之色,道:「小子趕緊快一點,否則這裡能力散發掉,可就太過浪費了。」

說完,金虎直接朝著那光束衝過去。

楚楓從地上爬起來,朝著那破開的地穴看過去,那光芒之中蘊含著十分精純的力量,只是呼吸一口氣,就讓他感到神清氣爽。

楚楓跳入洞穴之中,進入了一個銀色的水池之中,水池之中的水散發著璀璨的光輝,雲霞蒸騰、霞光璀璨,那光輝蘊含著十分精純的能量。

金虎趴在水面上,吸收著那銀色液體,表情十分的愜意,道:「這是幾百年來儲存的日月精華,比那什麼靈池要高級幾十倍。」

楚楓只是浸泡在其中,就感覺到渾身舒坦,體內的傷勢在快速的恢復,急忙的運轉功法,吸收這精純的能量。

原本乾枯的丹田之中不斷的湧入精純的能量,那金色的液體在一點點的增加,他感覺在這裡他可以凝聚出元丹,突破到元丹境。

隨著楚楓不斷的吸收,在其四周形成了一個漩渦,那無盡的能量瘋狂的朝著其體內涌去,隨後只見八條靈脈,宛若是八條長龍,橫跨在天地間,瘋狂的吸收著那天地精華。

「我艹,吸收這麼快。」

金虎被楚楓吸收煉化速度驚住了,這裡的能量可不是靈力,而是更加高級的日月精華,蘊含的能量是靈液的幾倍。

楚楓吸收煉化的日月精華不僅僅化為他丹田之中精純的能量,同時還在淬鍊著他的身體,讓他身軀變得晶瑩,體內經脈得到了進一步的淬鍊。

楚楓直接混元訣好鎮獄魔天聖體一起運轉,雙管齊下,整個人化作無底洞,瘋狂的吸收著那無盡的能量。

「瘋子,又沒有人和你搶,用得著這麼瘋狂嗎?」

金虎被嚇了一跳,急忙的遠離楚楓,否則他都會被吸過去。

「不行,我再不吸收,就全都被他吸收了。」

「吞天納地。」

金虎張口,直接大口大口的吞噬這些液體,速度並不比楚楓慢多少。

因為楚楓破開了這裡的陣法,使得整個小陰山的陣法都出現了破綻,在小陰山核心之地,那乾屍劇烈震動。

「怎麼回事?」

「這個陰冥法王不會還沒有死吧!」

「不可能,雖然陰冥法王號稱擁有不死不滅之體,但這幾百年來的磨滅,不可能還不死。」

……

黑袍人感受到那乾屍之中有著一股力量散發而出,讓他們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脅,倆上露出擔憂之色。

「這陣法好像破開了,我們乾脆直接帶著屍體和那把劍一起離開,如今這麼的變動,恐怕會引來天劍宗強者的注意。」

一個黑袍人看向遠處那衝天的光芒,面色凝重的說道。

雖然他們不知道是誰破開了這裡的陣法,但那道光柱所在之地必然是陣法被破之地,他們是邪道武者,待在這裡,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桀桀……不用離開,在這裡你們就可以得到我的力量,和我融為一體吧!」

一道陰冷的笑聲響起,隨後只見那乾屍之中散發著滔天氣息,將四周籠罩在內,陰寒之氣瀰漫開來,將所有人的人都包裹住了。

「啊……」

「救我,我還不想死。」

「好疼,救我。」

……

凄慘的叫聲發出,那些黑袍人感覺自己的血肉在慢慢的被融化,即便他們經歷過無數磨難,但此時一個個疼痛的叫起來。

突然,一道光芒從一個黑袍人身上亮起,那黑袍人正是那位齊師兄,齊師兄身上有著烏光包裹,朝著遠處遁去。

「身上居然有著一件秘寶,算了,少了一個不妨礙我破陣。」

那陰冷的聲音響起,其餘黑袍人身軀紛紛炸裂,化作漫天血霧,沒入那些陣旗之中,頓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那陣盤之中爆發而出,凝聚出一隻巨大的手,朝著那乾屍頭顱上的劍而去,銀色的劍緩慢的被拔出。

「現在這些傢伙,一個個太過仁慈,一開始就將其他人血祭,不是可以更快的放我出來嗎!」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陰冷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埋怨和鄙視,身為邪道武者,就應該冷酷無情,不管是正道還是邪道,所有人皆為自己所用。

「他們和你不一樣,他們至少有著一絲同門之情,但你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魔,也難怪這麼多年來沒有人來救你,想必你死了,恐怕不少邪道強者在暗中拍手稱快。」

此時,一道聲音傳來,只見遠處雲天踏空走來,身上星光纏繞,整個人有著聖潔,要凈化這天地。

陰冥法王睜開眼眸,那一雙眼眸宛若是深淵一般,吞噬一切,看向高空之中的雲天,冷笑道:「我看你也並不怎麼受人待見,否則怎麼會讓你一個小傢伙來送死。」

「對付你我一人足矣。」

雲天淡淡的說道,言語之中充滿了霸氣和自信。

陰冥法王聞言那乾癟的臉顯得有些陰沉起來,寒聲說道:「真可謂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想我一代邪道巨擘居然被你一個剛斷奶的小傢伙如此輕蔑,你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你的身軀比那個小傢伙要好不少,就用你的身體成為我的心載體吧。」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陰冥法王的身軀之中散發而出,那頭頂上的銀色長劍被逼出來,銀色的劍上散發著璀璨的銀色光輝,要凈化天地間的邪惡,但奈何他自身的力量無法抵擋那無盡的邪惡之氣。

雲天目光看向那把劍,他心中感覺那把劍十分的適合自己,手一揮,頓時那劍直接朝著他飛來,落入他手中,他感受到這銀色長劍之中蘊含著十分璀璨的星辰光輝。 「好劍。」

雲天那冰冷的臉上露出笑容,道:「從此以後你就跟隨於我,隨我征戰八荒,斬盡諸天邪魔。」

「嗡嗡……」

銀色的長劍震動起來,發出嗡鳴之聲,聲音之中帶著喜悅。

雲天道:「從此以後你就叫玄天斬邪劍。」

那銀色的長劍上散發出璀璨的銀色光輝,一劍斬出,銀光宛若是一輪月牙朝著陰冥法王斬去。

「冥門。」

陰冥法王體內氣息爆發,凝聚出一道魔門,那門上有著無數頭顱,臉上露出痛苦猙獰之色,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砰。」

劍芒落在那冥門之中,在冥門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不過那一道劍芒被擋住了。

「劍是好劍,可惜你太弱了。」

陰冥法王冷笑說道,四周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著他湧來,被封印幾百年,他體內的力量早已消耗殆盡,剛才那力量還是吸收之前那幾個黑袍人所得的力量。

雲天沒有在意陰冥法王的諷刺,剛才他只是嘗試一下,真正的戰鬥才剛開始。

在雲天身後出現七棵星辰,這些星辰組成北斗形態,散發著無盡的星輝,溝通九天星辰之力。

「星辰類武魂?」

陰冥法王看到雲天身後的武魂,面色一變,星辰類的武魂對於他有著一定的剋制作用,而且和那把劍十分的契合,能夠更大程度的發揮出那把專門鎮壓他打造的寶劍。

撒旦囚愛 ……

楚楓瘋狂的吸收著那日月精華,身軀得到了進一步的蛻變,體內經脈變得晶瑩剔透,堅韌十足,肉身之力達到了一百五十牛。

楚楓丹田之中有了一缸左右金色液體,金色的真液散發著璀璨的光輝,蘊含著濃郁的力量。

「凝。」

楚楓掌控那金色的真液要將其凝聚出元丹,混元訣運轉起來,抽出一絲神魂之力,融入那金色真液之中。

很快,那真液化作一個巨大的圓球,直徑達到了一米,要將其壓縮至拇指大小才算是真正凝聚出元丹。

那金色的圓球不斷的被壓縮,同時不斷的抽離楚楓神魂之力,抽取的神魂之力十分的多,讓他感到神魂都在被撕裂,疼的他面色扭曲起來。

普通人凝聚元丹之時神魂雖然會被抽出一部分作為種子,但這是抽出一部分,即便是疼痛也只是疼痛一會,但楚楓確是不斷的抽離。

抽出的神魂之力越多,種子會越大,對於日後可以承受大道之力有著很大的的幫助,但如今看來這好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

元丹之中的神魂類似於武魂的魂源,是承載大道之力的載體,不過一個是在剛出生之時就自動分離,一個是後天分裂,兩個有著一定的差距。

金虎感受到楚楓的變化,虎眸之中露出震驚之色,喃喃自語的道:「這個傢伙的丹田有問題,想不到凝聚元丹居然會這麼困難。」

對於楚楓的丹田,金虎知曉一些,但具體的情況並不是很清楚,因為這和他以往所知的那些變異丹田有著很大的區別。

在楚楓凝聚元丹之時,天地間的靈氣瘋狂的朝著他涌去,即便是這蘊含著無盡能量的日月精華液也在大量的消耗。

「不會吧,這些東西即便是紫府境,足以撐爆十幾個人,這個傢伙吸收這麼多不會有事吧!」

金虎看到楚楓的身軀鼓氣,感覺其身軀彷彿隨時都會爆裂一般,但這個時候他無法做什麼,因為這種事情外人是無法插手,否則他的力量一旦進入楚楓體內,會造成其根基不純,日後武道之路將會就此斷絕。

一道光芒從楚楓身上升起,一把劍懸浮於其頭頂,散發著璀璨的光輝,在那光輝之中有著萬千異象,諸天臣服的景象。

一道人影俯視諸天,從遠處踏天而來,神聖而神秘,劍芒撕裂天地,諸天在其身後流轉,其就是天地主宰。

「這、這……」

金虎虎眸之中露出驚恐之色,忍不住要跪拜,他感覺自己要是不拜下去,會被滅殺,那是一股無比霸道的氣息。

一雙眼睛,那一雙眼睛深邃無比,不過那一雙眼睛只是一閃即逝,彷彿從沒有出現過一般。

「砰。」

金虎趴在地上,臣服下去,他雖然實力遠超楚楓,但依舊是沒有能力抵擋那股可怕的氣息。

楚楓體內那元丹呈現金色,散發著璀璨的光輝,在金色的光輝之中有著龍吟九天,有著彩鳳飛翔,有著麒麟踏空……

「轟。」

楚楓體內氣息爆發而出,一股元丹境的氣息展露而出,隨後四周的天地精華瘋狂的湧入其體內,修為在急速的攀升。

元丹境初期。

元丹境中期。

元丹境後期。

元丹境巔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