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陳網臉一變。「書記批評得是」

「組織部的工作,你們步子要邁大一點,要把那些瞎琢磨的功夫放到工作上多好啊?桑樟要展。我可不希望組織部拖後腿,你可明白?

陳網連連稱是。心中卻很高興,作為組織部長,他對劉臣的這幾個。提名還是認同的。但是又擔心張青雲因為這個事情對自己有看法,所以這才來解釋。

現在看來自己雖然挨了一頓罵,還是值得的。心中又想難怪劉德才不是他的對手,光張書記這份心胸和氣度,劉德才就比他差太遠了。

見過張青雲狠辣老練的一面,現在再看他堂堂正正的一面,陳網感覺特別舒心和佩服。他知道張青雲並不是沒看透劉臣的意圖,而是他是替大局著想,把班子眾人的心籠到一塊兒好乾大事。

否則劉臣還成比劉德才、朱子恆厲害?書記真要弄死他,頃刻見劉臣就會在桑樟無立足之地,朱子恆在桑棹盤橫了十幾年,樹大根深,他說趕跑人家就將人家灰溜溜的趕跑了,何況是劉臣?

一念及此,他心中對劉臣的種種小手段更是看不上,覺得劉臣那傢伙就像一隻猴子。人家都不愛理他,他一個。人還活蹦亂跳,殊不知他和張書記比,一瞬間就高下立現,幹部群眾,誰得眼睛不雪亮呢?

「好了,好了!別瞎琢磨了,去工作吧!對了,路過余書記辦公室幫我叫一下她。讓她來我辦公室!」張青雲道,面上含笑,已經春回大地了。

「哦,好的!」陳網恭聲道,突然身子頓住,「書記。余書記可能不在辦公室,去視察電視台了!」

張青雲咬咬嘴唇揮揮手示意陳網可以離去了,突然又叫住了他,道:「等一下,聽說黨校正在搞冬刮班,我也去那邊走走,就你陪我去吧」。

陳網一驚,連忙回頭道:「書記,,這,」這次培刮的都是一些村支書,全是大老粗。再說今天培刮要結束了,你看

陳網心裡暗暗苦,心想早知道張書記要視察黨校,就該好好安排一下,這樣一點準備沒有,突然襲擊的過去,萬一下面的那些村支書瞎起鬨,書記面子何在?。

張青雲不管陳網怎麼想,自己已經拿起電話撥給了耿戰,要他將車準備好,然後才朝揮揮手,先下樓,陳網苦著臉跟在後面正準備掏電話,張青雲回頭瞪了他一眼:「你敢通電話我就處分你,干擾我下去調研,錯不」

陳才只好將電話放心了兜里,再沒有了脾氣。

桑樟的街很春節其間倒也熱鬧,全縣各地蜂擁而來採購年貨的人很多,很多商鋪都將攤子擺在外面,幾乎每個店鋪門口都大紅燈籠高掛,春聯、年畫琳琅滿目,跟著大人進城的小孩手中捧著糖果四處嬉戲,一派喜慶的氣氛。

「少叫點喇叭。開慢點!」張青雲瓮聲說道,耿戰為了趕度,這喇叭一直叫著,引的很多人紛紛避讓,看向汽車的眼神明顯有些不高興。

被張青雲罵了。耿戰只好放慢車,汽車度跟步行差不多。張青雲絲毫不覺得慢,饒有興緻的看著街道兩旁,突然他恩了一聲,指了指前面街中間的橫幅!

「熱烈歡迎桑粹的遊子們歸鄉!」

「這是余書記親自指示辦的!應該是歡迎外出務工的農民兄弟返鄉吧?」陳網在一旁道。

「你怎麼知道?」張青雲眉頭一皺,陳網忙道:「不止一條標語,我今早上班還看見她和胥部長指揮現場呢」。

「唔!」張青雲不止可否的哼了一聲便沒再說話,車繼續往前在,前面果然有布置,「展是第一要務,穩定是第一責任!熱烈祝賀桑摔藥材基地被評為省十家藥材基地!展藥材種植,致富千萬家!

張青雲嘴角彎起了一個弧度,宣傳部這個時機把握得不錯,標語也寫得直白,值的肯定,看來自己罵人出了一點效果,班子在漸漸的在凝聚,明年自己當可大展宏圖。

短短的一段路。足足走了四十幾分鐘,陳剛暗鬆一口氣,他看出了書記心情不錯,只要黨校不出漏子,今天自己的任務也算是圓融圓滿

桑粹縣委黨校就在縣一中旁邊,臨街,外面比較繁華,這比不上雍平的青止、綠水,而且黨校的規模和建築也比不上雍平,外面的面子工程件還可以。

一進去內面房子全是八十年代的老建築,紅磚青瓦,操坪成了亂草坪,四處都是枯草。深得地方有半人深,讓人感覺好似進了荒郊野嶺一般。

,求月票!!, 第七百零四章「海獅」

希特勒仍沒有入侵英倫三島的確定的計劃。m

西線的勝利實際上是來得太快了,他還來不及為渡過英吉利海峽準備好登陸艇或駁船——連一艘也未準備好。相反,他似乎在等待英國求和。

但是,至7月3日,這種希望破滅了:那天,英國皇家海軍突然對停泊在阿爾及利亞港口梅塞爾克貝爾的法國艦隊進行炮擊。戰艦「不列顛」號在13分鐘內沉沒,977人喪生。另外三艘,包括「敦刻爾克」號在內,被重創,人員損失慘重。其餘艦隻脫逃。

英國人懼怕希特勒會利用這些艦隻去進攻英國,並為這種恐懼付出了高昂的代價。英國人從敦刻爾克撤退一舉,在大多數法國人腦中都留下了痛苦的印象。這次進攻,特別是它發生在達爾朗海軍上將發誓不將軍艦交給希特勒以後,在法國全境引起了深深的敵意。「英國人背信棄義」一語,已成了咖啡館里的口頭禪。

此次炮擊也證實了某些人的信念:拯救法國的唯一辦法就是與希特勒合作。

不久前簽訂的停戰協定,實際上已將法國本土分成了兩個部分:北部佔領區和南部的維希政府區——以貝當元帥為首。這次炮擊把他阻止副總理賴伐爾與希特勒更加緊密合作的任務變得更加困難了。與此同時,它也使讓.季洛杜及其他法西斯知識分子尋找新的變節者的努力簡化了。

阿爾弗雷德.法布爾——盧斯在日記中寫道:「英國在一天內殺死的法國水兵比德國在一年內殺死的還多。」英國在梅塞爾克貝爾鑄成的大錯,他預言,正在加速希特勒的「一個歐洲」的進程。它也把德國元首從他的千秋大夢中驚醒:他一面強調他無力控制法國艦隊或圍困英國皇家海軍,另方面又想迅速與英國解決問題。幾乎完全被內陸包圍的他,被令人吃驚的海上力量的機動性弄得目瞪口呆。海軍的爆炸性的行動加強了他早些時候的恐懼。即使英國艦隊未能粉碎對英國的入侵,它也使艦隊的領袖能在加拿大或澳大利亞建立司令部,從那裡統治海洋。

是談判還是使用武力?他在猶豫不決的痛苦中徘徊。「我決不能放棄」他對普特卡默說:「英國人終究會同意我的看法的。」

但是,當勃勞希契和哈爾德於7月13日飛到貝格霍夫時,他欣然批准了他們制訂的入侵英國的計劃,但在片刻后又抗議說,他不想打他的英國兄弟,不想讓大英帝國解體。流血只會引狼入室,分享戰利品。英國為何仍如此不願和平?據哈爾德的日記記載,他自問自答:「是因為英國仍然存在著俄國會採取行動的某些希望。」

3天後,他發布了入侵英國的專門指示。

入侵的目的在於消滅作為對德作戰的基地的英國。並且,如有必要,將它全部佔領。這次戰役得了一個具有想象力的代號:

「海獅」

希特勒批准這一計劃的墨跡未乾,便提出了一項他自己的和平建議。「元首將向英國提出一項寬宏大量的和平建議」里賓特洛甫告訴施密特:「勞埃德.喬治聽到這一消息后,恐怕會卡我們的脖子」

7月19日,這一建議出籠了。它開始以嘲笑的口吻攻擊丘吉爾,繼而便威脅說,兩國若打起仗來,被消滅的肯定是英國;最後才是一項含糊其詞的建議:「我盾不出有什麼理由讓這場戰爭繼續下去。」

英國對希特勒建議的回答,首先是由熟悉元首的人帶來的。此人就是現在為英國廣播公司工作的塞夫頓.德爾默。他立時進行了廣播。「希特勒先生」他非常恭順地用德語說:「從前您有時問我,英國公眾的情緒如何?所以,本人今晚擬再次為閣下略效微勞。請允許我告訴您,我們這裡的人對被您稱之為理智和常識所作的呼籲有何想法吧。 錯惹假面總裁 元首和總理先生,我們將它扔回給您,扔回給您那副散發著罪惡氣味的牙齒」夏伊勒是在柏林電台廣播室中等待著向美國廣播時聽到這節廣播的。他要對此事之影響發表評論。「你能搞清楚嗎?」某人對夏伊勒喊了一聲。「你能理解那些英國傻瓜嗎?拒絕和平建議?他們瘋了」

羅斯福總統同樣對希特勒的建議不感興趣。當晚晚些時候,他在白宮發表的接受總統提名的廣播講話宣布,對付極權主義國家的辦法只有一個——抵抗,不是綏靖。狄克霍夫大使向柏林報告說,羅斯福與英國在戰爭的爆發和拖延方面「串通一氣」的一情形,從未像在這篇講話中表述得如此清楚透徹。「英國之方向必不可變,其抵抗必須加強,戰爭必須繼續下去」

幾天後,一個華盛頓大使館新聞顧問,在與聯合廣播公司的政治評論員小福爾頓.路易斯交談后,向德國外交部遞交了一份備忘錄:「常在國外旅行的路易斯,在談到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在開年會時,與來自各階層和各地的美國人見面時說,人民不要戰爭,但在羅斯福的詭計面前,尤其是在他把國會變成只有一個橡皮圖章而沒有自己的意志時,他們是相當無能為力的。」

倫敦仍未正式拒絕德國建議。7月21日,星期天,希特勒將其將領召至柏林開會。他似乎迷惑不解,而不是好戰。「英國的局勢無望了」,他說。「我們已贏得了戰爭。要將成功的前景逆轉過來的可能性是沒有了。」他猜測,英國將會出現以勞埃德.喬治為首相的新內閣。接著他便陷入了陰鬱的沉思。

突然,沉默被打破了。他呼籲「迅速結束戰爭」並說,最有效的途徑莫過於「海獅」。但是,他的保證——或者說,表現出來的保證——便幾乎立即煙消雲散了。他警告說,跨過由敵人把守的英吉利海峽遠征英國,並不像對挪威那樣。決不會是單程旅行。偷襲的成份是不可能存在的。後勤供應的問題又將如何解決?他不停地講著,將嚴重的問題一一指了出來——這些問題海軍上將雷德爾暗中同意。

完全的空中優勢是至關重要的,首批登陸必須在9月中旬完成,否則,日益惡劣的氣候將使空軍不能完全參戰。他轉身問雷德爾:關於技術上的準備,海軍何時才能作一明確答覆?海岸的炮隊陣地何日才能完全布妥?對越過海峽之舉,海軍能掩護到何種程度?

受窘的海軍上將雷德爾,卻在琢磨其它問題:大部分步兵都得靠內河或運河駁船運送,而所需的駁船仍得從帝國國內拖來。這支弱不經風的艦隊如何抵擋得住英國的皇家海軍?在挪威一役中受損后,可供作戰的只殘存48艘快艇、1艘重巡洋艦、4艘驅逐艦、3艘魚雷艇。雷德爾有點狼狽地回答說,關於某些技術上的問題,他希望在幾天內獲得回答。

但是,在空中優勢尚未成為事實時,他該如何開始作好準備?勃勞希契用堅定的信心回答了他的悲觀。他喜歡「海獅」。戈林的副手說,空軍已萬事俱備,只要命令一下,便可在空中發動強大的攻勢。希特勒未發表看法,令雷德爾儘早將報告呈報上來。「如準備工作無把握在9月初完成,那就要考慮其它計劃。」於是,「海獅」的重擔便落在海軍的身上了。

身邊無其他人時,希特勒對勃勞希契說:「羅斯福正與英國眉來眼去,目的在於使英國繼續戰爭並把我們拖垮,以便爭取時間,拿到和平時期到來時拿不到的東西。」

希特勒在西線取得的戰果雖然顯赫,但它並不足以為他帶來他所需要的政治上的穩定。他給予英國的打擊,不過是令這個頑強的國家更加頑強罷了。他對法國維希政府採取的撫慰政策——以便讓它參加他的十字軍——也正在土崩瓦解,因為對方支支吾吾。這樣,德國便得不到積極的援助。

儘管有這些失敗,希特勒仍信心十足,認為他有能力阻止這場衝突發展成為世界大戰,並確信英國即將投降。於是,他便下令立即加強反對英國的宣傳戰。戈培爾的第一個行動,是通過秘密電台向英國廣播業已兌現的諾斯特拉達穆斯預言,以及倫敦將於1940年被毀滅的那個預言。諾斯特拉達穆斯預言之現代解釋,是克拉夫特作的。他曾預言啤酒館爆炸事件。

不到24小時,那個作出了決定的人又在動搖了。他發布了兩道指示,一是號召迅速征服英國,另一道是對此舉是否可行表示懷疑。第一道指示開頭便頗具信心:「為了製造最後令英國投降的必要條件,本人希望向英國本土進行的海軍兩棲戰得以加強。」德國空軍必須儘快征服皇家空軍,然後便為「海獅」養精蓄銳。「我保留作出這種決定的權利:進行恐怖進攻,作為報復手段」他指出。

第二道命令是凱特爾用元首的名義簽發的。它命令「海獅」的準備工作務必於9月中旬完成。它接著說:「在8月5日開始的空襲英國后14天,元首將決定是否今年入侵英國:他的決定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空襲的結果。」

凱特爾雖將命令發了下去,但他仍覺察到了元首的矛盾心情。「表面上看來,元首好像非常熱心,全力投身準備工作。為此,他曾要求對準備工作隨時作出改進,以加速其進程。但是,我卻有這樣的印象,那就是,一旦真正要實施這個計劃時,他又懷疑起來,舉棋不定了。他十分清楚要冒何等巨大的風險,也明白肩上的責任有多重。」凱特爾也感到,最重要的是,元首「不願意失去用外交的辦法解決與英國的戰爭的最後機會。這點,我相信,他是求之不得的。」凱特爾從未想到過,這不過是搖擺的表演而已……………

希特勒也想不到,8月1日的兩道命令的主要內容已被「超級」機密破譯。這些電文使丘吉爾相信,他確已掌握了德國的密碼。過了不久,「超級」機密又送來了戈林的指示:把8月13日定為「老鷹戰役」,即對英國進行全面空襲的開始。這便使丘吉爾完全相信了。

空襲如期開始,但由於氣候條件越來越惡劣,參加這次空襲的只有第三空軍大隊。空襲的次數高達五百餘次,但由於英國的雷達極靈,再加上「超級」機密截獲並破譯敵方電波的及時警告,英國的損失輕微,德國的損失卻慘重:德國空軍折機45架,皇家空軍只損機13架。次日的戰果也使戈林同樣失望。

15日,德空軍3個大隊全部出動。這一次,「超級」機密準確地得悉了戈林將使用什麼力量和襲擊何地。由於這個情報,皇家空軍能將有限的殲擊機組集中起來,派往準確的地點和高度,有效地將德國機群分割,使德國的每個機群都遭到最頑強的抵抗。在迄今最大的一次空戰中,皇家空軍擊落敵機75架,自己損機34架。「老鷹戰役」成了酸酒一瓶:17日,雙方的損機比例是70:25。這天,戈林未讓飛行緩慢的「斯圖卡」俯衝轟炸機——這些飛機曾把法國炸得一塌糊塗——參戰,因為它們根本不是「噴火」式的對手。

19日,天氣仍然惡劣,使德國空軍在爾後4天不能離地。戈林利用這個喘息機會,召集各將領開會。對飛機製造廠或類似目標進行的轟炸,原在白天進行,現改在晚間進行。戈林也趁機嚴厲呵斥單引擎和雙引擎殲擊機的飛行員,說他們表現不好。「無論哪一種殲擊機,都不準因為氣候不好而擅自不完成護航任務」,他命令說,誰擅離職守,誰就要受軍法審判。

8月23日,天氣放晴。當晚,德機飛過海峽,大規模進行空襲。一隊轟炸機迷了航,將原計劃要投放在倫敦城外的飛機製造廠和油庫的炸彈,卻投進了城內。8名市民被炸死。英空軍認為這是德空軍故意乾的,便於次日晚轟炸柏林,作為報復。損失雖小,柏林人卻大驚失色。「他們料不到會挨炸」,夏伊勒在他的日記中寫道,「戰爭開始時,戈林曾向他們保證,柏林是不會挨炸的…………他們相信了他。所以,他們今天的覺醒便更大。你只要看看他們的臉色便可量度出來。」

3天後的夜晚,英機再次前來空襲,炸死市民7人,炸傷29人。

希特勒大怒,因為德機轟炸倫敦原系航向錯誤所致。但他仍不讓德機轟炸英國首都。

柏林又兩度被空襲。希特勒被惹火了。9月4日下午,他在體育館臨時發表演說,揚言要進行報復。一聽到要超過丘吉爾,聽眾中的婦女社會工作者和護士們便同聲歡呼。

「如果英機投放二千、三千或四千公斤的炸彈…………」他說:「那末,我們一夜中便投15萬公斤,或23萬公斤,或40萬公斤」

大廳內頓時人聲鼎沸,他只好停頓了會:「他們若宣布增加對我們的城市的進攻,我們便把他們的城市夷為平地。我們一定要阻止這些空中強盜的所作所為,讓上帝保佑我們兩國總有一國被打得粉碎,但這決不會是國家社會主義的德國」

聽眾的回答是瘋狂的喊聲:「不會不會」

兩天後,海軍上將雷德爾到總理府向希特勒彙報。 萌寶入懷:攝政王的神算小卦妃 兩人小心謹慎地討論了「海獅」計劃,好像兩人都不怎麼相信這計劃似的。末了,雷德爾提了一個本來會惹來激烈反駁的問題。「『海獅』戰役萬一不打。」他問:「元首的政治和軍事指示是什麼?」

然而,希特勒卻一點兒也不惱怒。雷德爾多少有點滿意地告訴他的同事們說:「元首關於在英國登陸的決定還不是最後的,因為元首有這個信念,就是說,不進行登陸,英國也可能投降。然而,與先前一樣,從各個方面看,元首把登陸看作是結束戰爭的一種打擊性的手段。如果風險太大,元首便不想進行登陸」。

很明顯,「海獅」若敗北,希特勒是不能容忍的,因為這肯定會提高英國的威信。他要的是能一舉結束戰爭的成功的閃電戰——沒有風險的閃電戰。普特卡默對新近在布洛涅舉行的登陸演習所作的目擊報告說,由於潮水的關係,用拖輪拖的駁船被搞得一塌糊塗。這特別令希特勒擔心。普特卡默認為,在英國海岸登陸時,情況若相類似,結果肯定同樣是個災難。

入侵能否成功,英國能否投降,這全要以空襲情況如何而定。

於是,在與雷德爾單獨會面后次日,希特勒便批准對倫敦進行大規模空襲。一隊又一隊的德機飛往英國。

當天下午晚些時候,320架轟炸機,在僚機的重重保護下,從戈林的頭上飛過——他在開普布朗內的懸崖上觀察機群。密集的機群像蜜蜂似的飛過英吉利海峽,朝泰晤士河飛去,轟炸伍爾維奇兵工廠、發電站和碼頭。戈林一聽到最後一個目標已成「一片火海」的消息,便急忙走至麥克風前,向聽眾廣播說,倫敦正被毀滅。他吹噓說,他的計劃是要「擊中敵人的心臟」。這次毀滅性的進攻一直延續至拂曉,並於次晚恢復。在恐怖的兩天內,842名倫敦人被炸死。希特勒利用將「他們的城市夷為平地」的威脅,趁熱打鐵,批准進行另一次大規模空襲——9月15日舉行。這將是最後一次大規模空襲,其目的不僅在於懲罰倫敦,而且要消滅皇家空軍。

「超級」機密又一次向丘吉爾提出了警告

. ※姍請樟嘗校校長是組織部陳網親自兼任的,集體管事的人嚏驢副校長金耀。

「停!」車開到草坪中央,張青雲示意停車。

耿戰將車停穩。下車拉開後門,張青雲踏地而出,道:「陳部長,我們先隨便逛逛?」

「好,好!」陳網道。擦了擦額上的冷汗,暗罵倒霉。本來平常校門口都有一個守門老頭的,今天也不知跑到哪裡去了,縣委一號車進門,全校上下沒一個看見,

「書記,黨校今天正式放假。所以」呵呵!」陳剛笑道。

「唔!」張青雲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漫步在校園中眉頭卻漸漸皺了起來。學校基礎環境太差,基本停留在田年代水平,這作為黨培養幹部的地方,確實太顯寒磣了點,桑樟即使太窮,本也不該如此的,這種情況唯一的解釋就是以前大家對此不重視。

「陳部長。黨校工作是一級黨組織很重要的工作!這個我已經說過多少次了。明年財政這邊要給黨校撥點基礎建設費用,把這邊環境改善一下!」張青雲淡淡的道。

陳網連連稱是,臉上神色一松,看書記臉色羊沒生氣,心裡也暗鬆了一口氣。

兩人走走聊聊,陳網不斷給他介紹黨校師生目前生活、工作的情況以及學校周圍環境。張青雲都聽得很仔細,面上卻不動聲色。

突然,兩人聽到一陣喧囂、嘈雜的聲音,應該是教學樓的方向,張青雲一擺手,連忙走了過去。

黨校教學樓其實就是一幢兩層小慌,教室6間,教室里擺放的都是那種老式的連椅凳子,牆壁斑駁,都沒有混刷過。台階下面也是枯草連天。

「安靜,安靜!你們這些老旮是方言,有土包子的意思,跟你們講的東西。都是希望你們回去能學以致用,你們反過來誆我」。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從最右下角教室里傳出來。

「哎,我說閨女。你說的那些俺們一句都不懂,俺們村裡的茶樹沒你說的那些兒東西,沒有。沒有!」一個粗粗的嗓門嚷道。

他這一嚷下面立囊附和,一陣插科打輝。顯得有些混亂,張青雲上前幾步,才看見教室里刃多個農民模樣的漢子,亂鬨哄一片。甚至連抽早煙的都有。

講壇上站著一二十齣頭的姑娘,正面紅耳赤。滿面怒氣,從黑板上的字跡看,應該是在講茶樹病蟲害防治方面的知識。

「怎麼?黨校還培這些東西?」張青雲皺眉道。

陳網臉非常難看,正要衝進教室,一聽張青雲問話。連忙苦著臉道:「書記,我們對村支書的培訓,一般最後都會卑針對性的培刮一點農業知識。

這次培的村支書是從爐火、張家山幾個茶葉產區過來的」。

他話說一斗,張青雲便抬手止住了話頭,指指講台上的小姑娘道:

「這也是黨校的老師嗎?」

陳網眯著眼睛仔細的瞅了內面一眼,搖搖頭恭聲道:「不是!農業局那邊的技術骨幹,這個」咦,余芳?書記,這丫頭是余書記的女兒!」

張青雲恍然點點頭,這是內面吵鬧更烈。很多人又嚷嚷這今天放假,要提前走,一時下面幹什麼的都有,就是沒有聽課的。

「你們,」女孩氣結的喝了一聲,將粉筆一摔黑著臉的準備離場,一眼看見陳才,連忙迎了過來,氣鼓鼓的道:

「陳叔,這課沒法上。一群旮旯子硬說我講得不對,又說我茶樹樣子都沒見過,哪會種什麼茶,你看,」你看,」她邊說邊指教室裡面亂鬨哄的人,「以後黨校再有這種培,甭叫我了!」

陳網不自然一笑,耍要說話,卻見教室里的一幫人已經三三兩兩走到了門口,他臉上青氣一現。大聲吼道:

「你們!誰也不準出教室一步。你看看你們這些大老爺們,哪裡有幹部的覺悟」陳網是桑樟多年的老幹部,也是從鄉一級爬上來的幹部,那幫人很多人認識他。他這一通臭罵,果然收到了一些效果,雖然很多人不情願,但也像一群鴨子般被轟回了教室。

「一群旮旯子!」女孩癟癟嘴,一臉不屑的啐道。

「小姑娘,課沒上好你也是有責任的,怎麼隨便能說我們的幹部是土包子呢?難道上農業課。不能用專業術語,你不知道?」張青雲皺眉道。

女孩扭頭,才恍然現還有一人,她瞅了張青雲一眼。一看這傢伙比自己大不了幾歲,滿口老氣橫秋,不由得癟癟嘴道:「狗拿耗子!我怎麼上課還要你教?」

張青雲一呆,饒有興緻的上下打量刀。臉衛並沒有怒葳,余漢英的女兒,果然和她母親有些心,不過這脾氣可比他老媽厲害多了。

見張青雲上下打量自己,臉上笑得曖昧,女孩臉一紅,連忙退後幾步,嗔道:「哎!你這人朝哪裡瞅呢?「死色狼!還組織部呢,組織部的幹部都像你這樣,咱桑粹的幹部全沒希望了。」

「哈哈!」張青雲哈哈一笑。道:「年紀不大,知道得不少,色狼你都知道?女孩可得純潔點,別整天腦袋裡盡裝些三俗的玩意兒!」

女孩雙眼一瞪,眼珠子都差點滾了出來,臉上青氣立現,見過無恥的,沒見過張青雲如此無恥的。瞅了人家大姑娘,被人罵了還倒打一耙,和著是自己齷齪思想作祟?她正要作,張青雲擺擺手先說道:

「你不要不服氣,我們打個賭。我給他們講一堂茶葉病蟲害的課,保證他們聽得津津有味!」

女孩一呆,臉上馬上露出不屑的神色,道:「你?風大也不怕閃舌頭,我看你才是真正沒經過風吹日蚯的書獃子,好歹本姑娘我還下過幾天鄉,茶樹葉大葉小你知道嗎?」

張青雲洒然一笑,道:「放心,我不會將茶樹當喬木!」一抬步,朝教室門口走去!陳網正在記人,見張青雲過來了,臉一變,清了清嗓子就要說話,張青雲道:

「陳部長,等等!」張青雲邊說邊擺手示意他退下,陳網一遲疑又要開口,張青雲已經站上了講台,拿起一支粉筆,拍了拍桌子將大家的吸引力都引了過去。

「大家都安靜一下!剛才余老師跟大家講課,你們都說聽不懂,那下面我來跟大家講講如何?」張青雲含笑道。

「嗡!」下面又是一鍋粥,嘰嘰喳喳,但是他們顯然有些對陳網怯火,起高腔、抽旱煙的真沒有了。

「網走了一黃毛丫頭,又來一白皮後生。俺們搞了一輩子生產,還要他們這些白面書生教俺?」坐在最前面的幾人嘀咕道,聲音很低,但是很清晰,都能聽見。

「哈哈,嘿嘿!」教室里又是一陣鬨笑,陳剛青著臉又要說話,張青雲連忙用眼神制止了他。

「哎!我說小後生,咱爐火鄉路遠,今天還得趕回去呢?您就饒了俺們吧?下次俺們進城給你帶洋芋頭土豆還不成嗎?」終於有人忍不住說公道話了,張青雲一眯眼,果然是剛才嘀咕得最凶的那個,人,一頂瓜皮帽子,酒糟鼻,o歲左右,人很高,但是棉襖很整個人看上去有些怪異!

「哈哈!」教室里又爆出笑聲,還夾雜著其他人的附和:「草老支書說得有理,咱文化低,真聽不懂!」

「是啊!是啊!這不是折磨人嗎?」

場面又到了失控的邊緣。

饒似張青雲見過大風大浪。看到這樣的場面也不禁暗暗搖頭,桑樟的基層建設確實問題很大啊!這哪裡是村支書,就一群烏合之眾嘛!

婚愛有毒:總裁,離婚吧! 教室後面,一雙靈動的眸子熠熠生輝,余芳神色十分古怪,固然氣憤這些土旮旯,但更多的可能還是見張青雲吃癟她高興。

「不自量力的小子,姑奶奶都辦不成的事,你能辦成?盡說大話,看那老氣橫秋的樣子就知道是個沒譜兒的主兒,哼!」余芳心裡暗道,看向張青雲的眼神夾是取笑和嘲諷。又想起這小子在外面看自己那肆無忌憚的眼神,心中更是快意,「要是陳叔不站在那裡就好了,他如果不在,保管這小子要被這群旮旯子扒光了出去!」

一想到張青雲光溜溜**裸飛奔而逃,余芳哧一笑,瞬間臉又一紅,自己怎麼想一個大男人光著身子呢?真是羞死人了。

余芳心裡得意,陳網則心中苦,他也清楚村裡鄉下的這幫老油條的性子,這一鬧書記的面子丟光了。這一懺怒下來如何了得啊!

一邊苦思冥想如何化解這事,一邊又暗嘆書記畢竟還年輕,想想也是,一個二十多歲就當縣委書記的,出去了哪能不顯擺顯擺能力呢?只是這下找錯對象了,跟這幫油條攪和上了,這脫身是難了。

幸虧事先沒有暴露身份,不然今天這事對張青雲的形象影響會很大,至少爐火等幾人鄉鎮老百姓嘴中有笑話可傳了。

張青雲眯著眼睛含笑看著下面眾人,主要看那草支書,萃是土家姓,又是爐火的人,爐火那邊的理條件跟雍平栗子坪鄉相差不多,一念及此,他心中有了主意! 1940年8月2日,日本舉行全民公投。葉^子~悠~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