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

無論是軒轅輕候,還是獨孤風雲,也無論聖地還是天道,他們與在場的眾位老祖一樣,皆是將信將疑,不敢相信,也不敢不相信。

「天機娘娘托你做什麼?」

「托我傳話。」

「傳什麼話?」

「傳我剛才所說之話。」

蒼顏坐在蓮花廳里的石凳上,自斟自飲,風輕雲淡的說道:「諸位是繼續質問我呢,還是讓我把亘古無名的話傳完?」

當蒼顏的話音落下,場內再也無人質問。

「相信諸位剛才都已經聽見,孔雀明王出面阻止,根本不是因為擔心你們圖謀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他出面阻止,只是出於自己的私心,不忍看佛教八宗白白送死,更不想佛教八宗後繼無人。」

「孔雀明王是如此,玄陽帝王,長風大帝也不例外。」

「孔雀明王出面阻止,不是因為擔心你們你們圖謀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玄陽帝王,長風大帝也一樣。」

「孔雀明王是出於私心,玄陽帝王,長風大帝也如此。」

「與其說是私心,不如說是報恩。」

「孔雀明王報的是佛恩,而玄陽帝王與長風大帝報的是仙恩!」

三國有君子 「哈哈哈!他們竟然是為了報我仙恩?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老泰山突發大笑,漲紅著臉面紅耳赤的喝道:「如果他們真為報我仙恩,就不應該出面阻止,而是助我等鎮壓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只有將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鎮壓起來,才能守住仙道,只有守護仙道,才是報我仙恩!」

「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碰不得,誰碰誰死,這麼簡單的道理,不知道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蒼顏輕描淡寫的說道:「他們知道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碰不得,所以才會出面阻止你們去送死,因為只有保住你們的小命兒,仙道才能得以傳承下去!」

「簡直一派胡言!」老泰山仿若失去理智般,喝斥道:「若我仙道在這場浩劫中隕落,還如何傳承下去?」

「看來還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蒼顏站起身,將半杯美酒一飲而盡,說道:「老泰山,我說的話,你不是不懂,你只是故意假裝不懂罷了,既然你選擇執迷不悟非要為仙道去圖謀什麼大道之首,我說再多也無濟於事。」

「老朽根本不是圖謀什麼大道之首,老朽只是想守護這三千大道,告訴你……」

老泰山還想說什麼,只是蒼顏已經沒有興趣再聽下去,將其打斷,直言道:「相信我,你究竟有沒有圖謀大道之首,我根本沒有興趣,哪怕一丁點也沒有,我也懶得管你們的死活,我說過,我是受亘古無名所託,為她傳話,至於你們聽還是不聽,信還是不信,那是你們的事情,我只負責替亘古無名傳話,僅此而已!」 「你們以為無月、無幽,天宗他們幾位娘娘在這個時候降臨,真是害怕你們去圖謀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嗎?」

「不!她們根本不害怕,因為她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你們既鎮壓不了,也圖謀不了,更駕馭不了。」

「與孔雀大帝、長風大帝、玄陽帝王一樣,她們之所以出面阻止,只是不想你們去白白送死罷了。」

「她們也是來報恩的,報仙道之恩,報魔道之恩,報佛道之恩,報鬼道之恩,報妖道之恩,天道之恩,報聖道之恩,報這三千大道之恩!」

「她們出身於三千大道,成長於三千大道,也是三千大道成就了她們,造就了她們,她們欠三千大道一個恩情,所以,今天是來還三千大道這個恩情的!」

「包括我夫君血河,還有我自己,都是如此。」

殺神媽咪,我罩你 「三千大道註定會被屠滅,沒有人可以阻止,誰也不行。」

「儘管我不想,但不得不承認,諸位身上都承載著這三千大道的希望,三千大道隕落之後,也只有你們才能繼續讓三千大道傳承下去!」

「她們救不了三千大道,也不會去拯救三千大道,原因大行癲僧已經說的很明白,三千大道早已千瘡百孔,腐朽不堪,從根里已經爛掉了,唯有將其連根拔起,屠滅三千大道的本源,真正的大道方能在這場浩劫之中破而後立涅槃重生,只有大道重生,你們才能追求自己心目中的三千大道。」

「若非如此,你們以為諸位娘娘為何會在幽帝身上種下因果種子?」

「為的就是在這場浩劫之中報答三千大道的恩情!」

蒼顏的話,說奧妙也奧妙,說不奧妙也不奧妙。

能聽懂的人不用想也都懂,而聽不懂的人縱然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比如蒼顏所說,只有屠滅三千大道,大道才能重生,只有大道重生,他們才能追求自己心目中的三千大道。

對於聽不懂的人來說,他們根本無法理解,三千大道都被屠滅了,還如何追求自己心目中的三千大道。

黎城往事 對於能聽懂的人來說,他們都知道,蒼顏所說的三千大道,其實指的是大道的三千本源,如仙道本源,如魔道本源,天道本源,聖道本源等等。

仙道沒有罪,天道也沒有罪,聖道也無罪,有罪的是那些大道本源。

所謂斬滅三千大道,斬滅的也正是大道的三千本源。

千瘡百孔的也不是三千大道,而是大道的三千本源,或許正是大道的三千本源,才令三千大道腐朽不堪。

蓮花亭里。

蒼顏自斟自飲,一張絕美的容顏上掛著耐人尋味的笑意,如談笑風生般,一句一句的說著,道:「當然,奉勸諸位不要把諸位娘娘想的太過無私,更不要把她們想的太過心善,她們沒有那麼心善,也沒有那麼無私,而我更是如此。」

「我出面阻止,與諸位娘娘一樣,同樣也是為了償還這三千大道的恩情,但我並不在乎你們的死活,我只會做我該做的事情,出面阻止你們,至於能否阻止你們,又能否保住你們的小命兒,我不知道,也懶得知道,更不在乎。」

「我唯一知道也唯一在乎的是,我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了,亦等於償還了三千大道造就我的恩情。」

「只有償還了三千大道的這個恩情,我才能斬斷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也只有斬斷我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我才能超脫自己,才能找到本我,才能求到真正的大道。」

「這是我唯一在乎的事情。」

「我是如此,我夫君也不例外,浮生帝君,玄陽帝王,長風大帝都是如此!」

「玄陽帝王只有斬斷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才能超脫自己,尋得真我,求得他心目中的玄陽大道!」

「浮生帝君只有斬斷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才能超脫自己,尋得真我,求得他心目中的混元大道!」

「長風大帝只有斬斷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才能超脫自己,尋得真我,才能成為大公無私主宰公道的青天之主!」

「無月娘娘,無幽娘娘,幽冥娘娘,天宗娘娘,大自然娘娘,包括我師妹蘇嫿都是如此!」

「孔雀明王先前有一句話說的很對,他說阻止佛教八宗是他的私心,確實如此,因為他也與我們一樣,只有斬斷與佛道之間的因果,才能超脫自己,才能尋得真我,才能求得心目中的大道。」

「而我,包括浮生帝君他們,乃至諸位娘娘阻止你們,皆有這等私心!」

「所以,她們也會與我一樣,根本不在乎你們的死活,只會做她們自己該做的事情,能不能保住你們的小命兒,她們根本不在乎,只要做了她們自己該做的事情,亦等於償還了三千大道的恩情,償還了三千大道的恩情,亦斬斷了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

「這既是我唯一在乎的事情,也是他們唯一在乎的事情。」

「方才我說過,浮生帝君是場內為數不多在乎你們死活的人之一,除了浮生帝君之外,還有三人,一位便是逍遙大帝,一位便是大行癲僧,最後一位就是托我傳話的亘古無名。」

「正是因為亘古無名在乎你們的死活,所以,她才托我來傳話。」

「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們,這是亘古無名冒著泄露天機的危險,讓我傳話的,該說的,不該說的,她都讓我告訴了你們,這是她造的因,日後必定會惡果等著她。」

「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了,聽與不聽,信與不信,一切悉聽尊便。」

「這場浩劫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場關乎三千大道的生死存亡的浩劫,也不是一場無道時代能否開啟的浩劫,更不是一場原罪真主制霸天地的浩劫!」

「而是一場斬斷因果,超脫自己,尋得真我,主宰自己命運的浩劫!」

「對於大道而言是這樣,對於天地是這樣,對於你們所有人都是如此。」

「我們迷失了自己,這天地大道同樣都迷失了自己,正因為迷失了自己,所以大道才必須屠滅三千本源,超脫自己,尋得真我!」 場內。

無論是大道老祖還是原罪老祖,在聽完蒼顏說的這些話之後,全部都陷入沉默當中,而蒼顏的話亦如驚雷般在他們腦海中不斷回蕩著。

黑水山上,老乞丐更是如此。

他或許不知道其他老祖聽完蒼顏的話之後是什麼感覺,但他很清楚自己的感覺,毫不誇張的說,亦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一般,更如撥開雲霧見明月,令他內心震蕩不已。

以前。

他一直以為這場浩劫很簡單,簡單到如同那些大道天命一樣。

大道天命都是應運而生,無論是皇權還是帝印,還是王座星君都是如此,誰能問鼎這些大道天命,誰就能成為大道霸主。

老乞丐以為原罪真主也是應運而生,只不過與那些大道天命不一樣的是,誰能問鼎原罪真主,誰就能屠滅三千大道,誰能開啟無道時代,誰就能成為制霸天地的無道尊上。

他以為是這樣,所以在荒古時代才會侵染原罪,圖謀原罪真主。

隨著在這場浩劫越陷越深,他漸漸開始意識到,這場浩劫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這場浩劫中還牽扯到了命運。

他以為這場浩劫是大道與命運之間的爭鬥,原罪不過是命運的化身,命運化身原罪來屠滅三千大道。

再後來,他又覺得這不是大道與命運之間的爭鬥,而是原罪與命運之間的爭鬥,大道不過是命運的化身,原罪想要屠滅三千大道,從而開啟一個沒有命運的無道時代。

漸漸的。

他又覺得這場浩劫似乎與命運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命運之書上只不過是記載了這場浩劫的預言罷了,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原罪也不是命運的化身,三千大道更不是。

老乞丐又以為這場浩劫是原罪與大道之間的爭鬥。

直至大行癲僧醉醺醺的說出這場浩劫的真相之後,老乞丐才意識到,原來這場浩劫也不是原罪與大道之間的爭鬥,而是大道與三千本源之間的爭鬥。

原罪是大道的原罪,同時也是大道的化身,原罪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屠滅三千本源,正是因為有三千本源的存在,故而導致大道千瘡百孔腐朽不堪,換言之,三千本源是乃罪魁禍首。

唯有屠滅三千本源,大道方能破而後立,涅槃重生。

老乞丐以為這就是這場浩劫的真相,這就是浩劫的意義。

然而。

當他聽完蒼顏說的這些話之後,才終於明白,這場浩劫的真相或許是屠滅三千本源,大道方能破而後立,涅槃重生。

但這僅僅是浩劫的真相。

這場浩劫的意義則是救贖自我,超脫本我,求索真我。

對於大道而言是這樣。

對於在場的原罪變數,應劫定數,大道天命,原罪之子以及各大洞天福地的老祖都是如此。

亦如蒼顏所說的那樣,大道迷失了自我,當大道孕化出三千本源的時候,或許就已經迷失了自我,在這漫長的迷失過程中,隨著三千本源愈發的腐朽,大道漸漸意識到孕化三千本源是一個錯誤。

唯有屠滅三千本源,方能救贖自我,唯有救贖自我,方能超脫本我,唯有超脫本我,方能求索真我,也唯有屠滅三千本源,大道才能涅槃重生。

對於浮生帝君、長風大帝,無月娘娘、天宗娘娘等人來說,他們生於三千大道,也成長於三千大道,更是三千大道造就了他們。

他們欠三千大道一個恩情。

如今三千大道註定要被屠滅,他們此次則是來償還三千大道這個恩情的。

他們救不了三千大道,也不會去救,唯一能救的就是在場的各位大道老祖。

因為這些大道老祖身上承載著三千大道的希望,也只有這些大道老祖活下來,才能在這場浩劫過後,將三千大道繼續傳承下去。

仙道不是罪,魔道也不是罪,佛道,天道聖道更不是罪,有罪的不過是大道的三千本源而已。

所謂的無道時代並不是沒有大道。

大道浩然長存永恆不朽,亘古傳承。

三千大道也依舊會存在,不在的只是三千本源而已。

極品小農民系統 此乃大道歸宗。

明白了。

老乞丐終於明白了。

明白之後,老乞丐的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有自嘲,也有感慨。

嘲笑自己太無知太愚蠢也太自不量力,以為自己看透了迷局,其實從一開始都不過是一隻井底之蛙。

他感慨,感慨自己實在太過渺小,渺小的如同螻蟻一般。

真是這種感覺。

尤其是瞧著浮生帝君、長風大帝還有諸位娘娘這些存在,人家都早已看破了這場浩劫的迷局,看透了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而自己呢,在這場浩劫中如同一個瞎子一樣,非但看不破看不透,有時候就連聽都聽不明白。

比如現在,蒼顏已經將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盡數說了出來,老乞丐仍舊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他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浮生帝君這些應劫定數,還有諸位娘娘一個個都信誓旦旦的說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碰不得。

他們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為何如此篤定誰也無法圖謀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

還有就是他們怎麼就那麼肯定,大道的三千本源一定會被屠滅。

又如何知道斬斷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就能救贖自我,超脫本我,求得真我呢?

難倒他們很早很早以前就推演出來了?

諸位娘娘既然能在幽帝身上種下因果種子,說明她們推演的本事都極其了得,若說推演出這場浩劫真相意義,倒也不是不可能。

可浮生帝君、長風大帝,玄陽帝王呢?

他們並沒有在幽帝身上種下因果種子,又是如何斷定幽帝身上的神識魔念碰不得?大道的三千本源一定會被屠滅?他們怎知斬斷與三千大道之間的因果就能求得真我呢?

難倒就因為他們是應劫定數?

不好說!也說不好。

既然這場浩劫的真相是乃救贖自我,超脫本我,求索真我的話。

那麼他們這些所謂的應劫定數,應的劫恐怕也是救贖之劫,超脫之劫,求索之劫。

或許他們這些應劫定數,隨著在這場浩劫中越陷越深,漸漸悟出了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也悟出了自己所要應的劫難。 可如果浮生帝君、長風大帝能夠漸漸悟出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那麼同樣身為應劫定數的聖道九天子、天道九天子,為何悟不出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

還有玄天仙道的太玄太妙兩位仙老以及玄天老仙翁,乃至聖地那些所謂的聖老,上清天那些所謂的天老,他們不僅僅是大道的老油子,更是一直守護著大道的三千本源,不可能不知道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吧?

要知道大道的三千本源,曾在荒古時代皆被無道尊上屠滅隕落。

隕落之後,又在太古時代開始復甦。

隕落的三千本源絕對不會平白無故復甦的,定然與那些仙老,天老,聖老有很大的關係。

甚至,他們很可能早已推演出荒古時代那場原罪浩劫,清楚大道的三千本源在劫難逃,故此在暗中做好準備,等荒古終結之後,立即著手讓自己的大道本源復甦,趁此機會圖謀大道之首。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些老傢伙不可能不知道這場浩劫的真相意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