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浩的語氣是很堅決的,倔強的向琳也愣了一下,乖乖的坐下了,居然沒有出去,另外一個濃妝的女人,本來也準備跟著出去了,聽見周天浩這樣說,也沒有跟著出去。

外面人不多,畢竟是冬天,沒有事情,誰會在大街上賣凍肉,周天浩很滿意,看得人多了,是好事情,自己本來是準備化解衝突的,如果有不懷好意的人,藉機挑撥,自己還真的不好控制了。

男人已經在做準備了,開始解開衣服,看樣子是準備好好打一架了。

「兄弟,你就不要忙活了,實話實說吧,你打不贏我們三人的,雙拳難敵四腿,你就是再厲害,現在也不是逞英雄的時候。」

男人再次的愣住了,他有些不明白周天浩的意思,打架就打架,說那麼多的事情幹什麼。

「**的怎麼這麼多話啊,動手就動手,打不贏我認栽了,這次不行,下次再來。」

周天浩冷笑了一聲,周身突然出現了一種氣勢,那是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看透一切的氣勢,準確的說,是一種不怕死的氣勢,曾經被強制加上了罪名的時候,周天浩就是這樣的氣勢,現在露出來了。

「你嘴巴放乾淨點,以為老子怕打架啊,你這樣的貨色,老子一個人打過三個,還是在京城,同樣是保護女人,老子打過架,要是你不聽,一定要打架,老子可以保證,打得你在醫院睡上幾個月,還要到班房裡面去嘗嘗滋味,不信你就試試。」

周天浩的氣勢,震住了男人,男人的眼神雖然陰鷙,但絕對不是不知道進退的人。

「周天浩,給公安局的楊局長打電話啊,你和他熟悉,叫他來收拾這小子。」

市公安局的楊盛才,在春山市,有著很大的名氣,一般的混混,都是害怕他的,畢竟楊盛才代表了政府,而且在懲治混混的時候,也是毫不留情的。向金山大概是想著,抬高周天浩的身份,讓男人的氣勢降下來。

「閉嘴,都是你惹出來的事情,自己的事情,麻煩公安局幹什麼,還真的想鬧大啊。」

周天浩毫不客氣的訓斥了向金山,一直以來,他都想著找機會,訓斥向金山的,不管怎麼說,向金山是向琳的哥哥,今後,說不定和自己有著特殊的關係,如果不能夠讓向金山有所改變,老是自以為是,老是不怕事,不知道要惹多少的麻煩。

向金山伸了伸脖子,看見周天浩毫無生氣的眼神,沒有說話。不知道為什麼,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突然有些怕周天浩了。

男人不知道周天浩是什麼意思,語氣緩和了一些,至於說公安局的楊盛才,他雖然害怕,不過,為了面子的事情,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好,那你說,怎麼了解這件事情。」

「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他們剛才的做法不是故意的,不是有意想著諷刺你的女朋友,雖然做的不對,就算他們是做錯事了,但絕不是做壞事,所以,我幫他們扛,你有什麼事情,沖著我來,要單挑可以,你要找幫手,我接著。」

周天浩的氣勢震住了男人,也震住了向金山和向福貴,特別是周天浩說出來的話語,擲地有聲,在江湖上行走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講義氣的人。男人知道,剛才的事情,和周天浩是沒有關係的。

這個時候,男人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他想不到,周天浩會說出來這樣的話語,他看了看周天浩。

「你夠義氣,不過,今天的事情,我需要有個交代。」

「你說,需要什麼交代。」

男人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人家就是看了一眼他的女朋友,吹了口哨,沒有動手,更不存在傷筋動骨,要說是交代,還真的不好怎麼說。

看著男人猶豫,周天浩慢慢開口了。

「我有個主意,今天的事情,無論怎麼說,我的兄弟有不對的地方,大家都是有面子的人,要男人在女人的面前道歉,這沒有意思,況且有沒有做出來多大的事情,今天你們在餐館的飯錢,我出了,算是賠禮道歉。」

男人猶豫了,其實周天浩的主意,已經很不錯了,夠給面子了,要說在大街上沖著女孩子吹口哨的事情,誰沒有做過啊。

「我只不過是吹了口哨,有沒有怎麼樣,為什麼要這樣做啊,再說了,那個化妝,也太過分了一些啊。」

向金山沒有吃過苦頭,也有些不服氣,在男人猶豫的時候,開口說出來這樣的話了,眼看著男人神色要變了,周天浩開口了。

「閉嘴,人家怎麼打扮,那是人家的事情,自己覺得漂亮就行了,不需要你評判,與你沒有關係,美國的那麼多嬉皮士,那樣的打扮,你看著不爽,是不是都要說幾句啊,到時候人家要砸破你的頭。」

周天浩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對面的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了,這一下,不僅僅是周天浩,向金山和向福貴也感覺到奇怪了。

「就沖你這句話,今天的事情算了,兄弟,聽你這麼說,我才舒服一點,濃妝艷抹的,老子也看不慣,早就想著發脾氣了,你這樣說,我好受一些了,怎麼打扮是人家的事情,哈哈。。。」

周天浩有些目瞪口呆,事情就這麼了解,他實在是想不到,按說後面還需要說一番話的,甚至可能是動手,只有在氣勢上先壓住了對手,動手的時候,才有可能獲勝的。

男人倒也乾脆,說完話之後,直接朝著小餐館走去了,彷彿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的,周天浩搖搖頭,也朝著餐館走去,向金山和向福貴,自然跟在了後面。

進入餐館,周天浩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原來,向琳和這個濃妝的女孩子,也好像是兩隻發怒的母雞,相互都瞪著眼睛,似乎隨時準備找對方的麻煩。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男人進去之後看見了這一幕,他倒是沒有瞪著向琳,而是對著女孩子低聲吼了一句話,意思是叫女孩子坐下,在春山市幾個月時間,周天浩基本上能夠聽懂這裡的大部分方言了。周天浩也是瞪了向琳一眼,叫老闆趕快上菜。

「你不是男人,你個沒用的東西,人家欺負我了,你都不敢出手,你個窩囊廢。。。」

尖叫聲傳過來的時候,周天浩看見,女人正在指著男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男人的樣子有些不服氣,但好像是說不出來什麼。

「我不跟你了,我去告訴你的兄弟,就你這樣的窩囊廢,也做老大。。。」

女人站起來,惡狠狠的瞪了一下周天浩等人,準備離開了。

「站住,你敢走出去,老子毀掉你這張臉,不信你就試試。」

濃妝女人一個哆嗦,站在原地不敢動了,本能的捂住了臉。男人有些驚愕的抬起頭,發現說話的竟然是周天浩,他臉上重新出現了怒氣。

周天浩根本就沒有看男人,徑直走到了女人面前,接著開口了。

「你以為你有多了不起啊,要不是跟著這位兄弟,他的兄弟會拿正眼看你,臉上畫的像鬼一樣,以為這樣多漂亮啊,多看看香港的電影,濃妝的女人是幹什麼的,可惜了這張臉。」

男人臉上的怒氣正在慢慢消失,看著周天浩,沒有說話,他就是再笨,也聽懂了,這是周天浩在幫著他收拾女朋友。

「我這樣化妝與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沒有關係,不過,你應該知道,女為悅己者容,這樣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我真的替你可悲,你這個樣子,以為男人會喜歡你嗎,女人一輩子圖的是什麼,吃喝玩樂一輩子嗎,人老珠黃的時候,鬼才理你,剛才這位兄弟,看見人家對你吹口哨了,就想著替你出頭,**的想什麼了。」

周天浩開始說粗話了。

「叫自己的男人出去打架,對方還是三個人,明明就是打不贏的,**的是女人嗎,**的喜歡自己的男人嗎,**的想過後果嗎,是不是男人打殘廢了,**的就去攀下一個男人啊,所有的事情,你都是為自己考慮,根本不管他人,自己的男人都不知道珍惜,有你這樣的女人嗎,要是我,早他媽的一腳踹死你了。」

男人聽見這番話,顯然開始沉思了,雖然周天浩說的是髒話,但卻是大實話,是啊,自己的女朋友為什麼不想想,打架是什麼後果,自己打打殺殺慣了,怎麼不知道這樣的道理啊,回到家裡的時候,父母總是萬分擔心的,那才是真正的關心啊。

女人大概是明白了什麼,剛想繼續對著男人說話的時候,卻發現男人的神情已經變化了,變得有些冷漠了。 「照顧好你乾爹,他醒來第一時間通知我!」小軍站起身,走進房間,輕聲的對著守在察因身邊的秋兒說道。

「知道了!」秋兒眼圈濕潤,臉頰的淚痕還沒有消散,乾爹傷成這個樣子,秋兒很是自責,如果自己早些發現胖德的異常,並且及時告訴乾爹,也許就不會有昨天的事情發生了,自己還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管理者。

野王直播間 小軍走到秋兒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事了,一切都會過去的,察因這不是沒事嗎?你也就別自責了,這不怪你!」

「嗚嗚嗚!」秋兒突然忍不住,抱住了小軍的腰,把頭靠在他的腹部,低泣不止,從昨天到現在,她經歷了人生除了兒時流浪外的第一次不知所措和惶恐不安,一直壓抑壓抑,直到此時,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脆弱。

小軍沒有動,撫摸著她的頭髮,讓她發泄出內心的情緒。

幾分鐘后,秋兒的低泣聲音消失,臉頰有些微紅的鬆開抱著小軍腰的雙手,低著頭說了一句:「謝謝!」

「客氣了,照顧好察因,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我先替乾爹謝謝你,讓你這麼費心!」秋兒不敢抬頭看小軍,低著頭感謝。

小軍笑了笑,轉身往外走去,關上門的一剎那,開口說道:「他是我地兄弟。一切都應該的,大侄女!」

「啊!」秋兒捂住嘴,把剛剛叫出的聲音收回,這個左少,還真會佔便宜,明明比自己都小,還叫自己大侄女,不過從乾爹這論。還真叫得著,他為什麼要開自己的玩笑?是不是?

秋兒的秋兒,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左少是什麼人,怎麼會與你這樣的人交織在一起。

秋兒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壓抑住心底那一點點的萌動,專心致志地照顧乾爹。

這邊小軍走出房間,才跟著薛雨龍和李澤明來到薛雨煙的小別墅,走進薛雨煙的房間。打開衣櫃,果然,裡面有自己尺碼和喜歡的顏色款式的衣服,從霜兒開始,她們幾個,都有這樣的習慣。任何一個住處,都有自己的衣物。

「我沖個澡,支票都濕了,阿明,從公司的賬上,給永盛200萬,警方那邊也是200萬,謝謝他們的幫助,我左昊軍記在心裡了。」小軍拿出衣服扔在床上,拿了條內褲往浴室走去。

「跟他們。不需要這麼客套地!」李澤明歪著頭不解道。

「你們是你們,這是我的心意,不是好處費。還有,我要找到胖德,還需要他們幫忙,這死胖子,也不知道離沒離開xg,當死耗子抓吧,瞎找也要找。」小軍擺了擺手,走進浴室。

「呵呵。你還不知道小軍。別人敬他一尺,他絕對還人一丈。今天的事情。如果沒有這兩方面的人幫忙,察因就危險了。通知人給他們送去吧,小軍的心意!」薛雨龍比李澤明要了解小軍。

李澤明點了點頭,拿起電話,通知心腹去送錢,同時傳話,找到胖德,即使把全xg翻個底朝天。

電話打完,小軍也從浴室走出來,一邊走一邊用毛巾擦頭,健碩的身材充滿著爆發力,小麥色地肌膚閃著健康,道道疤痕顯示出這個男人的彪悍,薛雨龍和李澤明都是第一次看到小軍裸露的上身。

「靠,做人的差距雜這麼大,我這,不比了,傷自尊李澤明摸了摸自己略顯的小肚腩,搖著頭說道。

「毒藥,一個完美的女人毒藥。」薛雨龍也帶著羨慕的目光看了看小軍健碩的身材。

「小軍,有一天咱們哥三個沒錢了,把你小子領到那個富婆的身邊,她一準傾家蕩產的包你,哈哈!」李澤明哈哈大笑,腦海中想著小軍要是給一個4、50歲地中老年婦女保養,會是什麼樣的情形。

「靠!」小軍把手中的毛巾甩到李澤明地頭上。

李澤明拿到毛巾,還是不停的在笑。

穿好衣服,小軍嚴肅的對二人說道:「今天的快艇你們怎麼看?」

何家的快艇來接丁亞利,這不能不讓小軍浮想聯翩,何家跟丁家聯合?兩個不搭調的家族怎麼會湊到一起?這也說不過去啊。

「這個不好說,問問妮可?」薛雨龍也拿不準,畢竟察因跟何家有沒有恩怨,這誰都不清楚,難保這次的事情何家不會參與到其中。

小軍想了一下,拿起電話,撥通了妮可留給自己的幾個電話中家裡地電話,沒在。

又撥通了賭場她辦公室地電話,自從妮可接受了小軍的指導,賭術大為精進,何生也兌現了當初地諾言,把賭場的一半交給妮可管理,有了機會,妮可幾乎天天泡在賭場中,平時管理,閑暇時間全部都撲到了賭術的練習中,一改往日的模樣,曾經關係密切的女朋友也徹底的不來往,每日都沉浸在賭術提升的喜悅中。

「鈴鈴鈴!」

「你好,我是何妮可!」

「妮可,我是左昊軍小軍的話還沒有說,那邊妮可已經興奮的叫了起來。

「師父,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呵呵,我還以為你把我這個徒弟忘了呢?」

妮可親近的話語讓小軍有些尷尬,確實,如果不是有事情,自己真的很難想起這個初期給自己心想極其不好,後期才有所改觀的女孩。

「妮可,有時間嗎?我在xg,過來聊聊!帝王大廈的深海!」小軍發出邀請,有些事情還是當面問比較好。

「啊!好的,師父,我這就出發!」

電話在掛斷之前,小軍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噼里啪啦的瓶瓶罐罐碰倒的聲音,心中有些不解。

「小軍,前段時間我和阿明去了am一次,見過妮可一次,她薛雨龍搖了搖頭,沒在說話。

「怎麼了她?」

「呵呵,你見到就知道了,保證很驚喜!」 太子妃升職記小說 李澤明賣著關子不說,薛雨龍也用一絲怪異的目光盯著小軍,也不開口。

等到小軍真正的見到何妮可時,才明白薛雨龍和李澤明那怪異的表情是什麼含義。

原先把自己打扮得極其男人化的妮可,那個時候她會給人一種奶油小生的感覺,精緻的面孔不沾粉黛,走起路來、說起話來、做起事來都是一副男人的模樣。

而此時走進深海包廂的女人,小軍一時之間,都沒有敢開口確認她是不是妮可,直到妮可開口叫「師父」,小軍才知道,眼前這個現在可以稱作極度妖媚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徒弟何妮可。

怎麼說呢,很像從前的煙兒,沒成為自己女人之前的煙兒,比她那個時候更加的性感,更加的妖,長長的睫毛,留長的頭髮,精心雕琢過的面孔,修長的身材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裙、高跟鞋,渾身上下,無一處不散發出成熟女人的性感。

小軍也知道了電話掛斷前,那些瓶瓶罐罐碰撞的聲音,化妝品。

「受不了,受不了,妮可,如果我不是知道你還是喜歡女人,我肯定被你迷死了!!!」李澤明捂著額頭,一副暈倒的模樣。

「我就是不喜歡女人,我也不會喜歡你,紈絝子弟,要喜歡我也喜歡師父這樣的男人!」妮可走到小軍的身旁椅子上坐下,如果說對李澤明是正常女人的語氣,那對小軍則完全不同,嬌滴滴的聲音弱弱的開口:「師父,我想你了!」說著就要摟抱小

「臭丫頭,耍你師父是不是。」小軍沒有被妮可的外表假象騙過,伸手彈了妮可的腦門一下。

「疼!」妮可捂著額頭,撅著小嘴不依的說道:「師父你不是討厭我以前嗎?現在這個樣子你滿意嗎?」

小軍點煙一支煙,笑著說道:「我對於你的對象選擇方面,並沒有歧視的意思,只是不喜歡你那種糜爛的生活方式,如果你真的找到一個心愛的女人,我還是會祝福你的。我的初衷可不是讓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稱之為禍國殃民不為過,你這不是給廣大男性同胞找麻煩嗎?說吧,是不是最近很多男的在追你!」

「咦?師父你怎麼知道,那些男人討厭死了,整天纏在我的身邊,煩死了!真想揍他們,要是以前,哼!」妮可恢復了正常說話的聲音,但也不是從前那刻意裝出的男人聲音,而是正常的女孩聲音。 小軍哈哈大笑,外表雖然變了,但是內心還是從前的她。

「師父,煙兒呢,沒回xg嗎?」妮可毫不在意三人的笑聲,開口詢問薛雨煙。

「她在天京,這邊現在有點麻煩事,在天京,還算安全,那裡畢竟是華夏的首府,與這邊很不一樣的。」小軍不去正眼看妮可,儘管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可即便是這樣,那性感勾人的外表,也讓人很難不升起邪念。

妮可也大約知道了,小軍突然把自己叫到xg,肯定是跟所謂的麻煩有關係,遂開口說道:「師父,有什麼我能做的,儘管吩咐。」

「有件事情想問問你。」小軍沒有避諱,沒有隱瞞,把關於察因的事情撿重點的地方說了一下,話語中的含義是問何妮可,是何家還是個人在做這樣的事情,何家的快艇怎麼會來接丁亞利,或者說下面人私自調動快艇?

小軍的語氣已經很委婉了,妮可明白,三人把自己叫來,是試探也是信任,同樣也是關心,察因的名字她自然聽過,這件事情如果牽扯到何家,那等到察因醒來后,會有多大的麻煩。

「謝謝師父,我現在就回am,會用最快的時間給你們一個交代,我現在可以說的就是,這肯定不是整個何家的態度,這點我可以保證。」妮可正容說道,出了這麼大的事,她也沒有心思在這裡敘舊,站起身告辭離開。

「丁亞利沒死,他肯定在a現在,我要這個人,代表我自己和察因,轉告你父親。答覆。我只等1小時,1小時后我會親自帶人去am。」小軍端起茶杯,低著頭喝了一口,在妮可走到門口的時候說道。

「薛!」薛雨龍只吐出一個字。

「李!」李澤明同樣開口。沒有了剛才的嬉笑表情,很是嚴肅的說道。

妮可推開房門的右手頓了一下,腳步也停了一下。

「如果在,一定。」

餘地,妮可為自己。為何家都留下了,如果在,她替父親做了這個決定,何家會儘力,但對方如果在這幾個小時跑出am,自己也無能為力。

小軍嘆了口氣,這已經不是強勢的態度了,而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如果不是顧忌何家地顏面,剛剛直升機就直飛am了。丁亞利受了傷,這是自己在落入海中那一剎那看到的,在am,即便不停留。也不是一兩個小時能夠離開的,斬草一定要除根,找到他,是自己必須要為察因做的。

三人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深海包廂中,小軍端著茶杯,緩緩的喝著,儘管茶杯中的茶已經涼了。那小小的茶杯中那麼一點點的茶水。小軍喝了半個小時。

朋友,可以無私地幫助。但絕不可能總是單方面的行為,薛雨龍和李澤明無條件的代表兩個家族支持小軍,不僅僅是因為三人的關係,還有著察因的原因,一個在t國經營控制多年的大佬,只要他不死,那麼就沒有人能撼動他的位置,只要他醒了,反擊即將開始,現在多做的,代表著以後察因多欠下地。

妮可半個小時就趕回到了am,敲開父親的書房門,三言兩語就把事情地起因結果述說完畢,她知道,時間不多,如果真的是何家內部有人做了這樣的事情,還需要一點時間讓父親來處理,無論再如何親近小軍這個師父,家族的利益永遠是第一位地,現在這個局面,一個處理不好,麻煩會很大。

她是多麼的希望,這件事情是下面的人私自調用的快艇。

何生聽完女兒的敘述,把手中的雪茄放下來,皺著眉頭拿起桌上的電話,接連撥通幾個電話號碼,寥寥數語,沒有避諱最近越來越出色的二女兒。

「我要知道今天快艇地出動詳細調動表!」

「把所有有權力私自調動家族快艇離開am地人員名單給我!」

「把人給我撒出去,我要一個受傷的年輕男人,槍傷。」何家想在am這彈丸之地別說尋找一個人,就是找一條狗,都不會浪費太多地時間。

時間不長,電話回撥過來,妮可沒有聽到電話那頭的話語,但是父親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怒意還是被她捕捉到。

幾分鐘之間,接連幾個電話回撥回來,何生面無表情的掛斷電話,拿起雪茄,抽了一口,數息之後,才開口對著妮可說道:「私自調動的人是下面一個人,可以把他交給左昊軍。另外,那個男人在半小時前,離開了am,我們的人已經追出去了。」

妮可聽出了話中明顯帶著的敷衍之意,輕輕的對著父親問道:「值得嗎?」

「她是你的姐姐。」 在江湖客棧 何生沒有隱瞞妮可,作為何家說一不二的掌舵人,想要了解自己家中發生的事情,不難,調查到快艇,一個看似何妮蕊心腹的下屬,可以在何家內部是妮蕊的心腹,可在何生面前,他只是何家的人,自然不會隱瞞大小姐緊急調動快艇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