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績一醒來便叫起:"別殺我,方昊天,只要你放了我,我回去讓我爹放了你的父親。我爹是家主,你可以用我來換你家人的性命……"

"嗯。"方昊天點頭,笑道:"恭喜你,你的話打動了我,你暫時不用死了。"

"呼!"

徐世績一聽,直接就一屁股跌坐下來大大的鬆了口氣。一股腥臭味從他的褲襠瀰漫,他竟然嚇得失禁了。

貪生怕死,這四個字簡直是為他而創的。

"陪我一起回徐家吧!"

方昊天手一抄便抓著徐世績的左腳,就這麼倒提著這個傢伙向前飛去。

不管徐世績怎麼叫都無動於衷,方昊天提著徐世績光明正大的飛向落星城。

……"這年輕人是誰?怎麼感覺渾身的殺氣?"

"那不是徐世績嗎?"

"不會吧,徐世績?徐家的大少爺徐世績?那小子是什麼人,竟然倒提著徐世績入城?"

"大事情了,大事情,肯定有大事情了!"

"那年輕人怎麼這麼眼熟。"

"徐世績叫得這麼大聲,叫什麼,方昊天?啊,狼衛緝殺令的那個方昊天?"

"他就是方昊天?那就能怪他這麼殺氣騰騰了,我聽說了,徐家滅了方昊天的家族。"

"滅族?那仇可大了!"

"原來他就是方昊天,聽說他是一個大天才,可惜跟魔族勾結。"

"他跟魔族勾結?你信嗎?很多人都說他是被徐家陷害的。如果他真跟魔族勾結,他還能活到現在?你以為狼衛不懂得殺人?"

"之前聽說他已經死了,原來是謠傳。"

"不管他有沒有跟魔族勾結,他現在是要提著徐世績去徐家嗎?他這是送死行為啊!"

"以一已之力就想抗衡徐家?這方昊天真是個瘋子,真的入魔了?"

"不好說。一年前他不是好好的從徐家人的面前離開落星城嗎?"

"那是有軒轅破幫他……不過一年前他還不是元陽境,現在分明已經到了那一步,呵呵,說不定徐家今天要遭殃了。"

"管那麼多幹嘛。走,我們看戲去……看著方昊天倒提著徐世績飛進落星城,下方看到的人紛紛駐足仰望,震驚的議論聲迅速在落星城蔓延開來。

最近一年來,方昊天這個名字簡直是元武郡最響亮的一個名字。聽到這個名字而不知道是誰的人,很少,很少,幾乎沒有。

"方昊天,你快放我下來,你不能這樣。你是要我的命來換你家人的命,你應該對我好點。"

徐世績被這樣倒提著很是難受。

最重要的是現在全城的人都看到了,這讓他很沒有面子。他可是落星城中人人對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徐大少爺的啊!

"你覺得很沒面子吧?"方昊天冷笑,"你要是有了面子,那我面子往哪擱?"

"……"

徐世績現在要是有能力,他絕對會將方昊天的臉皮給扒下來。

你一個小地方出來的土鱉要什麼面子。

方昊天突然問道:"徐家還有多遠……他之前跟徐家雖然鬧得很大,但那是在商會的門口,他到現在還不知道徐家在落星城的具體位置,剛才他還是讓徐世績指的方向。

徐世績趕緊說道:"就在前面那個最大的莊園……只有到徐家他才有活命的機會,才有人救得了他。至於方昊天,徐世績不覺得方昊天入了徐家后還有機會活著離開。

嗖!

徐世績的話音剛落下,方昊天加速向前面那個最大面積的莊園飛去。幾乎是轉瞬到達徐家的上空。

"徐家的雜碎聽好了,速速將我家人放了,否則我血洗徐家!"

方昊天目光朝地面上一掃,聲音貫穿,聲如驚雷,別說整個徐家,就是整個落星城的人幾乎都能聽到。

"什麼,血洗我們徐家?"

"找死!這傢伙哪來的狗膽竟然跑到我們這裡挑釁?"

徐家的人如往常一樣過著日子,享受著大家族的榮光。方昊天的聲音讓得徐家上下每一個人都是一愣,隨後一下子炸開。

人影閃動,徐家的高手飛快掠出,個個滿臉殺氣,凶神惡煞。

"救命啊,快救我。"徐世績突然大叫,"他是方昊天,快救我。"

"是方昊天那小畜生?"

"他找死。"

"混賬東西,真是狗膽包天,竟然敢來我徐家來挑釁,今日必要將其碎屍萬段!"

"對,今天絕對不能再讓他有命活著離開這裡!"

"方昊天,快放了我家大少爺,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快,快去通知家主。"

"不用通知了,家主已經來了!"

徐家的高手出現的越來越多。如此挑釁,當全家出動。

此時,整個落星城也騷動了。

無數元陽境強者飛掠到空中。無數的人都想盡辦法跑到最高點,一個個驚愕的看著如同魔神一般懸浮在徐家上空的方昊天。

"這小子真牛啊!竟然在落星城如此挑釁徐家。"

"雖然這是找死行為,但這份膽量倒是讓人敬佩。"

"他就是方昊天?從小小的青元城出來的方昊天?"

議論城,淹沒落星城。

現在,整個落星城的人都關注到這邊來了。

自徐家被公認為落星城第五大家族以來,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大膽的挑釁過徐家。

全城驚動。

方昊天要的是這個效果。

他第一個目的是來救人的,讓虛夜月救人。他在這裡鬧的動靜越大越好。他要讓所有人的注意力落在他的身上,讓徐家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得不落在他的身上。

所有人都盯著他的時候,自然就沒有人盯著虛夜月了。

當然,救人之餘要是能殺徐家的人,他不介意。

殺多少都不介意。

殺光了也不介意。

方家死一人,徐家死全家,也不介意。

……城主府深處,唐斬的父親唐家家主唐悲慈和唐火火的父親落星城城主唐道臨正在密談,當聽到那名城主府護衛的彙報時兩人都大吃一驚。

但兩人雖然吃驚卻不意外。

唐悲慈笑道:"那小子果然在這幾天就來了,王爺的卜算越來越神機可測了。"

唐道臨身為元武郡十大城主之一,知道的會更多點。他遲疑了一下,說道:"王爺……也許已經是天人了。"

唐悲慈渾身一震。不為王爺成天人而喜,反而眼眸深處漸漸的凝起憂色:"真的?"

"我也無法百分百確定,但我覺得八成是。"

唐道臨站了起來,道:"走吧,我們去看看。雖然那三家因為我們的原因不會插手,但徐家的深淺連我們都有點摸不著,說不定這一次會因為方昊天而暴露出一些底細。"

"嗯。"唐悲慈也起身,"火火失蹤了這麼多天,說不定今天會因為方昊天而出現……道臨,你覺不覺得王爺對方昊天特別了點?"

"所以我才覺得他已經是天人了。"

唐道臨似乎答非所問。

唐悲慈邁出的腳步微僵了一下,眼眉喜挑了挑,但他不再說什麼。

嗖嗖!

落星城最強大權力最高的兩位大佬脫掉身上的錦袍換上了平常的灰衣,沒有帶任何一名手下迅速離開城主府,朝徐家方向掠去。

……落星城狼衛堂。

"方昊天出現了?敢跑去徐家救人?"

諸良臉龐陰森,手指在桌子上輕敲著。

他的面前,狼衛堂數名高層低頭靜立,噤若寒蟬。

現在的諸良已經不再是他們以前認識的諸良。現在的他心狠手辣,實力更是提升快速,短短一年的時間居然到達了深不可測之境,渾身透著一股讓人心寒的氣息。

"傳令下去,所有狼衛出動,一旦方昊天有機會脫離徐家便全面狙殺。這一次不惜一切代價,絕對不能再讓他有機會到達混亂谷鎮。"

"是!"

狼衛堂一眾高手齊聲應諾。

……落星城的虛空之頂,郡王爺姜放空懸浮而立,他的身邊有一個渾身瀰漫著黑霧的人,赫然就是唐火火。 唐火火盯著徐家,眼眸全是赤紅,身上戾氣更是涌動不休,讓得他身周的黑霧也翻滾的厲害。

"讓我下去,我要幫他。"唐火火聲音嘶吼,"我要跟他一起滅了徐家……說話時,他的樣子漸趨瘋狂,有種壓制不住的衝動與躁動。

"冷靜點,你真的要徹底的墜入魔道,被九臂魔君所控嗎?"姜放空陡然一喝,聲音透著一股玄奧的意味,"你現在這樣子一出現,誰也保不住唐家。為了方昊天,你打算讓你唐家滅門嗎?"

"我一定要幫昊天,我一定要幫他,我不能看著他死。"唐火火聲音越來越低沉,如同獸吼,他盯著姜放空,雙眼赤芒更厲,"姜放空,如果方昊天死了,你可別怪我。"

姜放空搖頭說道,"他有他的路,我們不能事事幫他,這對他沒有好處。你就看著吧,你應該相信你的兄弟,他敢來救人,自然有他的把握,我相信他不用任何人幫忙都能救出他的父親,然後全身而退。"

"是才好。"唐火火眼中的赤芒稍微減了些許,"如果他死了,我要天下人陪葬。"

……"爹,爹,救我。"

徐錚出現了。徐世績被倒提的難受,看到父親,急急出聲求救。

"閉嘴。"

徐錚和方昊天的喝聲竟然同時響起。

徐世績哭了。自已都被人欺負成這樣了,方昊天喝他倒正常,可是父親怎麼也喝他啊!

"方昊天,你想幹什麼?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找死嗎?"徐錚充斥著冷意的目光鎖定方昊天,面色極端的猙獰與陰厲:"你以為用我兒子就可以要挾我嗎?你識趣就放了他,否則的話,老夫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你四肢砍斷,掛在城牆之上示眾!"

隨著徐錚的暴喝,他身後的一眾徐家高手頓時間爆發出一道道兇悍氣息。

氣勢一時無兩,強大驚人,盡顯徐家第五大家族的風範與實力。

"老雜毛,別唬我。若是你們徐家識趣的話就將我的家人放了。放了他們,我就將徐世績放了,扭頭就走,以後我與你們徐家的恩怨再解決。"方昊天冷笑,聲音傳遞:"堂堂一個大家族竟然做出抓我家人來要挾我的事情,你們不覺得丟臉嗎?"

"牙尖嘴利的東西,你是在找死!"

徐錚冷冷的盯著方昊天。

"少廢話,想你兒子就放人。"

方昊天目光落到下方一名婦人的身上。這婦人哭得厲害,最為緊張,方昊天覺得有可能是徐世績的母親,於是接著說道:"你就是徐世績的母親吧?你還要不要你的兒子的命,一句話。"

"徐錚!"那婦人立馬哀聲而呼。

"閉嘴。 你的一場情深 "徐錚怒喝,然後盯著方昊天,說道:"身為徐家的子弟,隨時都可以為家族的利益付出生命,他要是死了,我替他報仇就是。"

"爹,爹,你不能這樣,你要救我啊!你放了他的家人就好了。他們都是賤民,我的命換他們的命值得啊!"

徐世績聽著父親的話,嚇了一大跳,趕緊大叫。

"徐錚!"

徐世績的母親沖著徐錚悲嚎。

"家主。"徐天虎的凝聲成線對徐錚道,"大少爺在他的手上,大家投鼠忌器都不好動手。我們就用方雲浩和方敬山換大少爺回來,只要大少爺不在方昊天的手上,我們想怎麼對付他都行。"

如迫不得已,徐錚當然不想自已的兒子死。聽了徐天虎的話后,他回頭看向身後那些徐家高手。

大家也都勸他先將人換回來再說。方家的人隨時可殺,但大少爺死了就死了。

"帶方雲浩和方敬山過來。"

本就不想兒子死的徐錚順勢下令。

聽到父親下令放人,徐世績鬆了口氣,然後對方昊天道:"我爹同意放人了,快放我下去。"

"別急。"

方昊天目光看向徐家的深處。

方昊天不動,徐家的人也不動,都在等方雲浩和方敬山被帶過來。

但四周卻是隱現嘩然聲。

徐家同意放人,就意味著傳聞是真的,方昊天剛才的話也是真的。徐家滅了方家並沒有將人全部殺光,真的抓了方昊天的家人來威脅方昊天。

"徐家果然一如既往的卑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