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節骨眼上,倒是另外一名強者先一步出手了。

半空中變化出六道金輪,旋轉之間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凌霄絕的強橫攻勢。

接著就見六道天王的法相放大萬倍,屹立在天地之間,氣概寰宇,威震六道。

「凌霄導師息怒,年輕人不懂事很正常,否則就不叫年輕人了,我們這些做長輩的,活了一大把年紀,豈能跟這些小娃娃一般見識。你剛才那一下實在太重了,凌霄孤雲可承受不起。」六道天王威嚴道。

「院長,你別攔著我,這是王族的家事,我要為家族清理門戶,當場處死這小子!」凌霄絕怒道。

「要是在別的地方,別的時間,我保證不插手這種家事,但這裡是極光學院,又是在入學儀式上,在場有這麼多人,全國各地都有人關注這次的入學儀式。你對新生喊打喊殺,實在是有些欠妥。我這個當院長的,實在不能坐視不理。」

「好,院長說的對,我現在就把這個逆子帶回王族屬地,用王族的家規來處置他。」

「他是你們王族的人,由你帶走倒是合理。」六道天王點點頭,然後望向了范浪,「這樣處置,你可有意見?」

站在極光學院的立場,在這裡處死新生肯定是不行的,換做把人帶走再處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六道天王所能提供的庇護僅限於此。

要是真讓王族把凌霄孤雲給帶走了,他的下場可想而知,肯定好不了,被處死都是輕的。

眾目睽睽之下,范浪悠悠道:「這樣處置,我當然是不能接受的。我剛才就說了,是不是收這個徒弟,得等我跟他私下談了之後再決定。在我做決定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殺他,也不能帶走他。如果我不收這個徒弟,誰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與我無關。如果我收了這個徒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個要把人帶走,一個不讓帶走,極光學院夾在中間很難做。我知道你們雙方之間的矛盾,但你們不能在這裡爭來爭去,必須商量出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結果來。」六道天王道。

「這個好辦,我有一個提議,想必凌霄導師也能夠接受。」

「什麼提議?」

范浪轉頭望向了另一邊的凌霄絕,微笑道:「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揍一頓解決不了的,一頓不行,那就揍兩頓。在商言商,武神爭武,不如這樣好了,我跟凌霄導師當場比試一場,誰若是輸了,那誰就讓步。這場比試,除了用來平息爭端之外,同時也算是慶祝今天的入學儀式,算一個小小的助興節目。」

聞聽此言,凌霄絕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身體內外神力激蕩,范浪的這個提議,分明是向他挑戰,要用武力解決爭端!

「這個主意好,既然范導師有此想法,我願意奉陪。大家都是導師,身份平起平坐,再加上你不久前剛剛擊敗青龍導師,確實有資格與我一較高下,談不上誰欺負誰。」凌霄絕厲聲道。

「凌霄導師答應的真是痛快,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我的提議,誰贏了,怎麼做都行,誰輸了,就別再插手拜師這件事。還得申明一點,你出戰,代表的不是你個人,而是整個王族。戰後無論勝負,王族都必須認賬,不能再找麻煩。」范浪道。

「好,以我在王族之中的身份地位,可以代表整個王族,反正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是處置一個家族敗類而已。」

「比試的規則,由我來定,沒問題吧?為了公平起見,場地可以由你來定。」

「規則,場地,統統無所謂,你隨便定,我一律接招便是。」

「那我就不客氣了。」

范浪笑意更濃,躍躍欲試,戰意如同熊熊烈火,在體內焚燒。他剛剛得到巨靈臂,正好想找個強者試一試效果,這個凌霄絕再合適不過。

為了發揮出巨靈臂的效果,范浪特意挑選了一個限制少的比武規則,在這個規則下,各種手段都可以使用,寶物、卡牌、妖寵等等,想用就用。

至於場地,范浪選擇了一個最堅固也最普通的,就是個空空蕩蕩的獨立空間,沒有任何外物。

事已至此,騎虎難下,用武力解決問題,反而成為了最好的方式,能讓各方心悅誠服,六道天王也就沒有再多加阻攔。

至於其他人,就更高興了,巴不得事情鬧的越大越好。范浪與凌霄絕比武,註定會是十分精彩的一戰,不光是有觀賞性,還有參考價值,平時花錢都看不到。

入學儀式暫時停止,要等這場比武結束之後,才會繼續進行。

轟!

半空中空間震動,一座擂台被直接挪移過來,處於另一個空間維度當中,人們可以看得見,卻摸不著。

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凌霄孤雲,仍然站在那條天梯之上,進退不得。他沒有去看自己的高祖,而是凝視著范浪。

「小子,我不管你是真心拜我為師,還是有什麼陰謀詭計,事已至此,我是肯定要打這一戰的。這一戰會決定你的命運,我贏了,你跟我走,他贏了,你跟他走,就這麼簡單。」范浪沖著凌霄孤雲說道。

「我覺得你能贏。」凌霄孤雲道。

「哈哈,你還真是胳膊肘往外拐,不盼著家族長輩能贏,卻盼著我能贏。一般情況下,我很討厭叛徒,但你是個例外,你這個叛徒看上去不是那麼的惹人厭。」

范浪哈哈一笑,一個閃爍就進入了擂台所在的空間之中,在那裡等著對手登台。 凌霄絕並沒有讓范浪就等。

他有意的瞪了一眼凌霄孤雲,然後張開一雙雷光閃閃的神翼,一路飛到了擂台區域,落在了堅固的地面之上。

即將交手的兩人遙遙相對,目露鋒芒。

「范浪,你仗著有幾個靠山,就多次跟我們王族作對,真是殊為不智。待會兒我會讓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點小小的代價。」凌霄絕冷冷道。

「呵呵,又拿王族兩個字來嚇唬人了,難道你把這兩個字當成了瘟神,誰聽了都忌諱?」范浪譏笑道。

「你放肆!」凌霄絕怒髮衝冠,整個人面露兇相,激發了擂台的倒計時,決定好好收拾一下范浪。他甚至動了幾分殺心,考慮著要不要直接將范浪先殺之而後快。

雖然范浪有過許多傲人的戰績,實力深不可測,但凌霄絕對自己仍然有著絕對的自信。

放眼整個極光學院,能讓凌霄絕忌憚的人,不超過三個,也就只有六道天王能讓他自愧不如。

他已經看了這次的比武規則,屬於限制最少的那套規則,這對他來說就更加有利了。他身上的手段層出不窮,底蘊富可敵國,無論是寶物還是卡牌等等,都是最好的。

三!

二!

一!

倒計時結束,預示著戰鬥的開始!

契約寵媳 凌霄絕心中懷恨,先一步悍然出手,手上寒光閃耀,多出一柄明晃晃的大刀,刀身兩側滿布法則圖,一出刀便是風雷交加,鬼哭神嚎。

唰!

凌霄絕一刀斬出,四面八方都出現了璀璨的刀光,不留任何死角。這些刀光如同驚濤駭浪,以范浪為中心點,滔滔不絕的撲了過去。

范浪這邊,也已經使出了自己的手段,一開始就動用了狂暴程序,並將巨靈臂釋放了出來。

一冰一火,兩條巨臂閃現出來,體積瞬間放大,每隻都有百丈之巨,瘋狂的吸收著主人體內的陰陽二氣。兩條巨臂的體積,要比范浪本人大得多,再配合伸展開來的至尊翼,看上去極具視覺張力,威風到了一種高度。

純陽一擊!

范浪使出巨靈臂自帶的技能效果,對著地面用力砸去,他出拳,右側的火焰巨靈臂也隨之出拳,兩個拳頭同時砸落在地。

拳頭在這一瞬間壓榨出無窮無盡的純陽能量,化作焚世真火,形成熊熊火海,橫掃四面八方,與周圍洶湧而來的刀氣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

火海吞噬刀氣,瞬間佔據了整座擂台,將對面的凌霄絕都包裹在內。

眼看自己招式被破,凌霄絕神色一變,頗感吃驚,目光落在了巨靈臂之上,立即看出這是一件極其不同凡響的機關術寶物,而且隱隱的覺得有點眼熟。

他靈光一閃,猛然間想了起來。

「這是神匠師夫婦當年聯手煉製出來的鴛鴦巨靈臂!」

凌霄絕脫口而出。

早在百萬年前,這套寶物就誕生了,在當時名噪一時,甚至一度被奉為極光神國最強機關術寶物!

後來神匠師與愛妻黃靈秀分開,巨靈臂也隨之消失,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時隔這麼多年,寶物重見天日,而且出現在了范浪的手上。

像是這種頂級的寶物,對實力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更別提是落在一位絕世妖孽手中了。

「怪不得他要用這套規則比武,原來是打著這個主意,要用鴛鴦巨靈臂來贏我!」

凌霄絕心中一凜。

認出巨靈臂的人不止他一個,周圍還有很多人認了出來,尤其是那些老古董,他們對巨靈臂的印象非常深刻,至今難忘。

「竟然是巨靈臂!這件失蹤多年的寶物,落到了范浪的手裡!」

「是真品嗎?」

「絕對是真品,贗品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那純陽之火,世間沒有多少東西能夠抵擋得住。」

「范浪每次出手都會鬧出天大的動靜,真是讓人不消停,大家快聯手封印擂台,不讓那些純陽之火泄露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范浪怎麼會得到這等稀世珍寶?」

「這一戰,能看到重見天日的鴛鴦巨靈臂,就算是值了。」

各路大人物們議論著,由六道天王挑頭,聯手施展封印,將擂台外圍給封印住了,光是空間結界就加了不知道多少層。

其實擂台本身就有非常堅固的封印,只是這場戰鬥造成的破壞力太大,原有的封印註定難以承受。

戰鬥之中,范浪豈會給對方驚訝的時間,一擊過後就是狂風暴雨般的后招,招招毀天滅地。

純陰一擊!

冰藍色的機械右拳悍然轟出,直奔凌霄絕而去,摧毀沿途的空間,釋放無窮寒冰,直接從法則層面上凍結萬物。

凌霄絕豎起單刀抵擋,電光火石之間還動用了一張防禦型的卡牌,釋放出了一道玄武巨人虛影,手握龜背巨盾,攔在了他的身前。

轟!!!

巨拳轟在巨盾之上,純陰之道發揮效果,將整個玄武巨人凍成冰雕。

玄武巨人可是卡牌製造出來的能量體,並非實體,儘管如此還是被凍住了。

巨靈臂的力量絲毫沒有衰減,繼續向前推進。

咔嚓一聲,巨大的冰雕難以承受那偉大的力量,轟然爆裂開來。

巨靈臂順勢轟中持刀的凌霄絕,將其硬生生的推出,重重的撞擊在了擂台邊界,導致一層層的結界粉碎,各種各樣的能量四散,各種各樣的法則破碎,場面瑰麗雄奇,如夢似幻。

凌霄絕頓時受創,只覺純陰之道入侵體內,從細小的微粒開始凍結,使他全身被冰霜所覆蓋,再這樣下去,非被凍住不可。

「好霸道的純陰之道!」

凌霄絕大驚,被迫使出了全力,施展王族絕學之一,名為「諸天神照霸王功」。

這門功法是王族的秘傳絕學,就相當於皇族的玄照磁光,必須是得到王族允許的少數人才能學習施展,如果沒有得到批准就學習,就等於觸犯了王族的大忌。

諸天神照霸王功的厲害之處在於,能夠打通天道位面,接引天道的力量,某些方面與輪迴聖典相近,只是更加專註於天道。

六道之中,天道至高!

凌霄絕的身後浮現天道位面的恢弘景象,各種祥雲祥瑞,雲端站著各路「神祖」法相。

來自天道位面的能量打入到凌霄絕的體內,令他實力倍增,渾身綻放神光,原本凍結的神軀,瞬間消融恢復。

「就算你有巨靈臂又能如何,仍然不是我的對手!」凌霄絕連人帶刀一個閃爍,瞬移到了范浪的頭頂。他一刀劈砍下來,隨著這恢弘一刀,幾位「神祖」法相從天道降臨,同時出手強化這一刀,彷彿要將宇宙一分為二! 范浪雖然開了掛,但不代表能夠立於不敗之地,這一刀劈砍下來,仍然對他構成了致命威脅,逼得他不得不閃身躲避。

一寸短,一寸險。

武神的近距離搏殺更為致命!

凌霄絕一刀落空,手上變換招式,腳下龍行虎步,身法又快又猛,手中大刀再次斬落。

范浪這次沒有閃躲,而是拔劍出鞘,舉劍格擋,雪亮的元邪龍劍與對方的大刀招架在了一起,碰撞出層層波動,整座擂台都為之一震。

刷!刷!刷!刷!

雙方展開一連串的近身搏殺,如同兩道糾纏在一起的閃電,身影頻頻閃爍,時不時的碰撞在一起。

數招過後,范浪分心催動巨靈臂,他本人出劍,而巨靈臂自行攻擊,如同兩個人在聯手。

陰陽雙滅!

巨靈臂張開雙手,關節處無數的金屬部件傳動咬合,一紅一藍兩隻手執掌不同的道之法則,右邊燃起火海,左邊化作冰河,兩種力量節節攀升。

火焰的顏色迅速變淡,直至變成了純凈的白色,冰河的顏色不斷加深,直至變成了純黑色。

巨靈臂對準凌霄絕,雙手猛然合攏,白色火焰,黑色冰河,在掌心上濃縮凝聚,化作了一個黑白分明的太極,將凌霄絕困入其中。

太極球由大變小,越小就越危險。

凌霄絕被困其中,感受到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在摧殘自己,僅僅是一瞬間,就毀掉了他身上的護體衣甲,傷到了神軀本身,可謂萬分火急。

他當機立斷,猛然抖擻衣袖,取出了一捲圖錄,名為「天庭盛景圖」,是一件空間類寶物,裡面自成空間,有一個迷你版的天道位面,是挖掘天道位面的一個角落煉製而成。

天庭盛景圖抖擻開來,圖錄迅速展開,裡面有著美如仙境的建築群,可謂一步一景,繚繞著夢幻的雲霧,還有各種珍禽異獸。

這樣一件寶物的價值可想而知,比起巨靈臂也不遑多讓。

凌霄絕一步踏入圖錄之中,整個圖錄重新閉合,接著化作一道流光,強行洞穿了空間,脫離了危險區域,來到了擂台的另外一片地方。

圖錄重新打開,凌霄絕從中走了出來,還順便換了另外一套戰甲護體。

這次的比武規則,拼的就是底蘊,拼的就是手段!

范浪眼看著敵人脫困而出,鎖定了那片位置,巨靈臂做出投球的動作,將整個太極球用力丟出,太極球呼嘯而過,洞穿空間,破滅法則,在沿途的擂台上犁出一道深痕。

要是被這個太極球砸一下,那也夠受的。

凌霄絕再次抖擻天庭盛景圖,釋放空間效果,直接將整個太極球吸入其中,巧妙的化解了這次的攻勢。

像是這種空間效果,運用好了就跟變戲法一樣神鬼莫測。

好在范浪自己在這方面的手段同樣不差,並不是弱項。

他手掌一翻,手上多出了空之界,張開空間通道,如同一張吞食天地的大嘴,將凌霄絕整個人吞入其中,挪移到了空之界內的空間。

眼前豁然開朗,完全是另一片廣闊的天地,至於剛才的擂台,已經消失不見。

凌霄絕聽到上方傳來巨響,抬頭瞪眼一看,就見一雙巨靈臂破碎虛空而來,體積放大了萬倍不止,拳頭如同兩顆恆星,由上至下,怒砸破空,威能難以估量。

光是雙拳落下時形成的壓力,就導致大地深陷下去,形成了拳頭輪廓的深坑,還有狂風席捲開來,掀飛一切。

這一波的攻勢,讓凌霄絕不敢招架!

嘩啦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