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血使瞳孔皆縮,都是恐懼了,這是毀滅的力量,根本不他們三人匹敵。

一剎那,通山和妖河這兩位血使恨極了蛭劍,正是蛭劍將這等強大引來了這裡,將毀滅的力量引到了這在。

蛭劍血使也明白方昊天一直都跟著他,跟上不殺他,為的就是讓他將血魔殿的據點暴露出來。

「噗噗噗!」

三位血使死。

籠罩著殿廳的氣罩消失了,劍光從殿內衝出,一下子就滅殺了許多血魔。

方昊天將三位血使身上的東西搜走便走出殿廳,開始將這裡的血魔全部滅殺,一個也不留,這些血魔都是該死。

「咦?」

方昊天突然在一個靜秘的小殿廳里看到了一尊雕像。

引起他注意的是他感覺到這尊雕像有點熟悉,居然跟在仙界的聖帝雕像有幾份相似。

相似的不是樣子,而是氣息。

「血魔殿也需要血祭變強大,跟聖帝的手段一樣,這兩者之間難道也有關係?」

方昊天震驚了,這是一個驚人的發現。

「收走,回去研究。」

方昊天伸手就要去抓雕像。

異變驟起。

雕象的嘴裡突然一道劍光出現,向方昊天的心口就射來。

驚人的劍光凝實,變成了一把小劍,將整個小殿都閃耀成了白天一般。

小劍的刺殺很快,方昊天都嚇了一大跳,直接暴退,揮劍拍擊小劍。

小劍似乎有自主靈性,避開方昊天的劍再度衝殺過來,其中暗含的劍招竟然神妙無比。

「有點意思。」

方昊天穩了下來,揮劍與小劍戰了起來。

十幾招后,小劍突然震顫,然後劍光大作,寒氣撲面,再一次與方昊天手中的劍對撞時,小劍爆發出驚人的龐大力量將方昊天撞倒倒飛,身體重重撞上殿壁而摔下來。

方昊天一落地便彈身跳起,七竅都有血湧出。

「嗡!」

那小劍再度爆發威能,它突然炸開,經為千萬道細碎如芒的劍氣,無聲穿透了大殿中的一切。

「魂域,魂幻界,永恆不滅體,魂印,乾坤一劍!」

方昊天瞳孔緊縮,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頓時瘋狂,竭盡全力防守與反擊。

轟隆隆!

劍光將方昊天淹沒。

等劍光消失后,方昊天已經倒在地上,渾身顫動,鮮血從他的每一個毛孔里滲出,完全變成了一個血葫蘆。

太可怕了!

那小劍爆發的劍氣真不知道是什麼層次,簡直毀滅。

方昊天覺得這等劍光之下,混沌境中除了他之外,能扛下來的人億萬中沒一個。甚至他認為,整個天玄古宗弟子當中,能扛下來的人也沒有幾個,包括了那些處於高層次的弟子。

因為這等可怕的劍光,似乎對魂力有一種特珠的破壞力,方昊天能扛下,是因為他修鍊了永恆不滅體,不然的話他也絕對扛不下來。

永恆不滅體號稱保命第一,此時真的又一次救了方昊天的命。

轟轟!

整個小殿突然震動,殿壁開始發出一些斷裂的聲音,上面開始飄灑落下許多粉塵,被劍芒破壞了整體解構,眼看這個小殿就要崩塌。

「會不會整個地下宮殿都要塌下來?」

方昊天臉色再變,猛一咬牙,大手直接抓向那雕像。

這一次雕像再也沒有反擊,那小劍消散后已經是這它最後的威能。將雕像收起後方昊天還是有點后怕。

「那小劍只是雕象中殘留的意志,就憑這點意志竟然都能將我打成重傷,雕像的主人厲害啊,說不定就是血魔殿的殿主。」

方昊天暗驚之餘,覺得將雕象收走以後可能對他有幫助。

嗖!

方昊天急速離開這個小殿,直接施展瞬移術出了外面。

過不了多久,整座山都在震動,最後山體塌崩,證明方昊天的猜想是對的,雕像若被帶走,整個地下宮殿就會塌崩要將收取者活埋。

只是布局者可能沒有想過,有能力收走雕像的人,足夠有時間在地下宮殿塌崩之前離開了。

「你破了血魔殿一次血祭,又毀了一處據點,殺了三個血使,血魔殿定然不會放過你。」三長老的聲音響起,「這裡發生的一切他們可能有辦法知道,你以後一定要提防血魔殿。」

「明白。」方昊天道,「我現在去東衛城看看古師兄。」

腹黑老公太囂張 方昊天回到東衛城。

東衛城大劫得度,全城人對方昊天自然都是感恩截德,當方昊天出現在東衛城的上空時,城中有人發現后第一時間歡呼,最後演化為了全城歡呼。

方昊天看著全城歡呼的場面,內心感動,越發覺得血魔殿這樣的邪惡勢力跟聖帝一樣可惡,是萬界毒瘤,理應清除。

古博林正跟六長老和九長老在喝酒,方昊天的回來,他們三人自然也是開心。

最開心的其實是古博林了。

六長老和九長老這段時間一直在這裡,雖不會收他為徒,卻也指點了他不少,古博林獲益良多,對他以後的修鍊之路提明了光明大道,歸一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第二天,方昊天和兩位師傅一起回天玄古宗。

而後半年,方昊天在天玄古宗過上如同其他弟子一樣的平靜生活。

暗地裡,方昊天一直沒有放棄破天式的修鍊,更不會放棄吸收域外混沌力量修鍊。

所以半年時間,他突破了。

他成了天玄古宗歷年來最快突破到歸一境的弟子。

此事徹底轟動整個天玄古宗。

這讓通天派的人對方昊天的忌憚越深,而對付他的心就更盛了。

通天派的人認為,如果讓方昊天繼續成長下去,以後定然沒有通天派立足之地了。

當然,如此耀眼的方昊天,自然是許多勢力招攬的對象,但方昊天全部拒絕了。

再強大的弟子勢力都不可能超越天玄古宗,他有三個師傅,其中一個更是聖尊境的三長老,簡直等於他的靠山就是整個天玄古宗。

有了這麼大的靠山,他為何還要加入其他的弟子勢力而約束自已?

而方昊天到達歸一境后,破天式的威力更大了,他吸收到了更多的域外混沌力,而他不斷嘗試中,靈魂體穿行界壁終於有了突破。

「成功了!」

殘情總裁,媽咪不在 方昊天的靈魂體站在了魂界之外。

他看到了一顆顆圓形的球體,無數,無限。

「你在歸一境就可以看到這一幕,你是第一人,」一道聲音突然在方昊天的身後響起,「看來你距離身體出來的那一天也很近了。」

方昊天大驚轉身,一個白衣老人笑看著他。 方昊天大驚失色,在這等混沌之地,竟然有人出現,這個白衣老人絕對是無比可怕的存在。

「不用怕,我沒有惡氣。」白衣老人淡然一笑,手一招,方昊天身上那具疑是血魔殿殿主的雕像突然飛起。

方昊天錯愕的看著白衣老人。

他沒有出手搶,因為他很清楚白衣老人是一個可怕的強大存在,對方若是想拿走那雕像,他無可奈何。

「我是奉蒙祖之命前來。」白衣老人道,「蒙祖說你以歸一境的修為就能夠到達這裡,雖是靈魂分身也值得稱讚,所以派我來送你一份禮物。」

「原來他也是蒙祖的手下。」方昊天忍不住想到蒙祖世界劍閣的那一個老人,也是一身白衣,同樣也是無比強大的存在。

白衣老人隨之又說道:「這具雕像不錯,強度不比你的法相無劫身強度差,做為你的一具分身沒有問題了。正好你出來的是靈魂體,我就幫你這一道靈魂分身與雕像融合,讓你以此分身回去仙界九層。」

「謝謝前輩,謝謝蒙祖。」方昊天頓時大喜若狂,這份禮物對他來說足可比肩破天劍魂水的貴重了。

破天劍魂水能他參悟破天式有大幫助,可以說他能夠這麼快參悟出破天式,最大的功勞就在於破天劍魂水。

而現在這具分身煉融合后,他就又多了一具分身,還能回去仙界九層幫助本尊度過難關,對付聖帝,這個禮物當然也是巨大。

現在仙界九層的情況真的危在旦夕了,聖帝已以攻打到了伐魔帝域的帝城。

大家現在全部困守帝城,如果帝城破,聖帝就正式一統仙界九層,生靈塗碳。

當然,蒙祖這個時候派人前來送此大禮,怕是也知道方昊天的本尊在仙界九層的處境,有心再幫方昊天一把。

方昊天自是暗暗感激。

雖然他不知道蒙祖這等強大的存在為什麼幫他,但人家既然幫了就得感激。

「我要開始了,你不要掙扎!」

白衣老人抬起了左手。

左手心頓時泛起驚人的漩渦將方昊天的身體吸起來飛入漩渦,那雕像也飛了進去。

「融合!」

強大的力量強行將方昊天的靈魂體打入雕像當中。

「你……」雕像中突然有一聲怒吼,然後一道可怕的劍光直接就轟殺向方昊天。

雕像當中竟然還有殘念隱藏,連三長老聖尊境層次的人物竟然都無法察覺。

也幸好現在這個白衣老人要幫方昊天融合雕像,不然的話,方昊天自已在研究雕像時,雕像突然再度爆發這等刺殺的話,也許方昊天難以化劫。

但現在有這個強大的白衣人在,雕像的殘念如何能夠得手?

「大膽!」白衣人陡然一喝,那劍光就散開了,那道殘念也直接就被抹殺,然後方昊天感覺到自已再度擁有了身體。

「融合。」

白衣老人再是一喝,聲音帶著一股難明的奧妙。

方昊天頓時感覺雕像活了過來,變成了真正的血肉之軀。

此雕像真不知道是什麼財料做成的,明明堅硬冰冷,完全是死物的雕像,但在白衣人手段之下卻是漸變靈活。方昊天的靈魂體與雕像越來越融合,他開始慢慢對雕像有了一種掌控的感覺。

他試著抬手。

雖然很僵硬,但手卻是抬了起來。

這是好的開始。

方昊天繼續試著動起來,抬手,抬腳,扭身,轉臉……不斷重複,不斷練習,直到他感覺完全沒有任何阻礙。

「差不多了。」白衣老人一直在旁邊靜看著,直等方昊天完全掌控身體后大手突然在混沌虛空一抓。

「嗡!」

白衣老人的手掌心漸漸凝集出一團精純的混沌力量。

「我幫你將這具分身提升到混沌境,」白衣老人將這團混沌力量打入方昊天的體內,「以後再想強大,只能靠你自已修鍊了。但你已經悟出破天式,以後用混沌力量修鍊,將會成為歸一境中進步速度最快的人。」

轟隆!

混沌力量入體,方昊天頓時有種強烈的撐爆感。

他很是震驚。

一次就打入這麼大量的混沌力量,就算是他的法相無劫身那具身體估計也會出現難受,但現在這具以雕像為載體的分身完全承受了下來,除了有撐爆感之外並沒有任何痛苦與難受。

由始可見,雕像身體果然強大,甚至它的強大比方昊天之前的想象還要強大。

「快煉化!」

白衣老人見方昊天他心,趕緊輕喝。

方昊天趕緊穩住心神,煉化混沌力量。

這具分身的修為頓時節節攀升,直到混沌境才停下來,而他的身體也突然變高大,變成了正常人類的高度,甚至比方昊天原本的身體還要高大些計。

「好了,我送你回仙界九層,」白衣老人做事很乾脆,都不等方昊天說一聲謝謝就揮手將方昊天送回仙界九層去。

當方昊天的身影沒入仙界九層的界壁后,白衣老人笑了笑道:「真是個幸運的小傢伙,希望他不會讓蒙祖失望才好。」

白衣老人的身體漸漸散開,消失於混沌虛空。

而方昊天則是「嗖」的一下就穿過了仙界九層的界壁。

「回來了。」

方昊天內心無比激動。

他落到地面上,站在了一條大河邊。

「嗯?」方昊天忍不住微怔,竟然是鬼沙河,當年他為了幻魂天極石曾經來過這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