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看著虎軀一震的朗群,後者狠狠瞪著自己。

「怎麼,你有信仰,便不許我有信仰么?」 竹馬纏青梅 雷雨淡淡一笑,手中青紫光芒漸漸暗淡。

雷凌長槍低垂,氣勢收斂,一言不發。

「莫小白,你上!打不過你就別活了!」朗群指著雷雨咬牙道。

莫小白瞪大了眼,眨巴著眼看著朗群,「你這個大傻逼,你別害我!」

「你跟我說這個?你到底幫不幫?」朗群冷冷看著莫小白。

「不!我拒絕!」

莫小白斜眼看了一眼滿眼複雜神色的陌軒,滿臉義正言辭,「剛才你還想剁了我,你這時候跟我說情義?」這樣的當自己又不是沒上過,我信你就有鬼了我!

啊呸!

「你信不信從此給你絕交?」朗群咬牙看著莫小白。

「絕交吧!你這麼害我!留著你這個朋友毫無利用價值,絕交最好!」莫小白咬牙看著郎群。

剛才難倒不是你想要殺我的?好歹也是這麼多年交情,你這翻臉不認人的本事也是66噠!

蕭讓被兩人吵得頭炸,看著兩人。

「你日日在將軍身邊連將軍都照顧不好,你還有臉?」朗群冷笑道。

「你半句話也不聽我的,你讓我怎麼解釋?」莫小白皺眉。

「這麼說莫將軍你很委屈了?」郎群冷冷道。

「二傻子,我給你說,你最好別說話,我被坑慘了,上一片鳥毛我就遇到過了。」莫小白面無表情道。

這多少日子真的已經不是人過的日子了,想一想都累。

一邊的陌軒冷冷看著莫小白。

莫小白頓時如芒在背,虎軀一顫:「沒有的事,我過得很好,沒有被坑!我過得很好!哈哈,倒是二傻子你倒是這就找到情緣了,當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哈哈哈!」莫小白在一邊尷尬地打著哈哈。

「你這麼沒骨氣了?」朗群疑惑地看著莫小白。

莫小白心虛地瞅了瞅陌軒,再轉頭看著朗群,咬牙切齒:「你自求多福!」

「什麼意思?」朗群不明所以。

郎群剛才便是因為蕭二將軍看起來很痛苦而發火,結果蕭二將軍醒了,自然便消散了那些氣勢,此刻看到莫小白噤若寒蟬的模樣,一臉懷疑。

「沒什麼意思!」莫小白看了看四周,小聲底底道:「你自求多福!」

「哦?什麼意思?」郎群低頭看著莫小白,兩人頭靠著頭。

「我給你說,將軍這情況我遇到過,不然我能不為將軍出頭?」莫小白小聲道。

「你怎麼不早說?」郎群鋼牙緊咬。

「你一進來就要殺我又要滅雷家軍,你給我時間說了么?」莫小白瞪著郎群。

後者臉色漸漸黑了。

「將軍可以成全么?」雷雨突然懇求地看著蕭讓。

正在低頭密謀的兩人大眼瞪小眼看著雷雨,再看蕭讓。

雷雨在一邊看得貝齒緊咬,自己所知道的一向冷漠的郎群朗將軍居然也有這個時候。

從剛才郎群冷冷看著自己,自己便看出來了,蕭讓一醒,郎群便沒了之前氣勢,此刻雷雨竟然對蕭讓佩服得無以言加。

如果自己天涼國有蕭讓,天涼與九黎之間,到底誰是最後霸主,還難說呢。

郎群聞言心驚膽顫,渾身顫抖地看著雷雨。

後者淡淡一笑。 「你真遇到過?」郎群疑惑地看著莫小白。

「廢話,我什麼時候說過假話?」莫小白瞪著郎群。

「什麼樣子的?」郎群皺眉看著莫小白。

「廢話!」莫小白看著郎群,面無表情道:「知道我腦瓜子這一大包怎麼來的么,我和小將軍三個月前收服的羽族,這就是代價?」

「代價?」郎群疑惑地看著莫小白,卻看到莫小白一臉後悔神色。

「嗯,代價,別說我和陌軒相互不喜歡就成了我現在這樣,你自己想想要是雷家那妹子喜歡你,你怎麼辦。」

郎群聽得滿頭霧水,正要再問,卻聽到一邊的淡淡聲音傳來,「剛才沒打完,現在再試試如何,看看我們天涼雷家兄妹,是不是如你所言的那般不堪一擊?」

「我不想跟你打。」郎群轉頭淡淡道。

「你真慫!」莫小白瞪著郎群。

「我真慫!」郎群毫不猶豫:「你不慫你上啊。」

莫小白聞言打了個寒顫,頭也不回,轉身就跑。

「砰!」

莫小白跑得急,看也沒看,一頭撞在了營帳的柱子上,頭盔晃了幾晃,莫小白痛得咬牙切齒,敢怒不敢言。

「噗!」身後的陌軒輕笑出聲。

莫小白虎軀一顫,扶了下銀盔,頭也不回繼續疾跑。

「你給我站住!」陌軒瞪著莫小白逃跑一樣的背影。

莫小白聞言虎軀一震。

朗群看得目瞪口呆,幾月不見,莫小白怎麼變得像個受欺負的小媳婦兒了?

「我拒絕!」莫小白頭也不回。

「你個大傻鳥!」郎群冷笑。

「關你鳥事!」莫小白冷冷道。

「不是腎虛了吧?」朗群看著滿臉菜色的莫小白淡淡道。

「……」莫小白虎軀劇烈顫抖,依舊不回頭。

「你給我回來。」陌軒秀眉微蹙,聲音不大,但是剛好夠莫小白聽清。

蕭讓笑了,餘光看了眼一臉淡然的陌軒,後者美眸瞪著莫小白,似乎在思索什麼。

「將軍!」

莫小白看著正看著自己的蕭讓,面色變幻,滿眼絕望,怎麼自從收服羽族,到哪兒哪兒都有自己的倒霉事?

「別掙扎了!還是回來吧……」陌軒噘嘴笑看著莫小白。

「我……我能不回來么?」莫小白掙扎了一下。

「軍令難為!」陌軒好心提醒。

「將軍如此氣重你,你是不是想想都有點小激動?」陌軒滿臉嘻笑看著莫小白。

「對啊對啊!我激動得都快飛到天上去了!」莫小白手舞足蹈一手指著天,心中偷偷加了個「日」字。

「幾天不見,你這傻子看來真的快樂得不行啊?」朗群滿臉疑惑地看著莫小白。

「那是那是!」

莫小白打著哈哈,邊往回走邊笑,「沒有你這個傻逼在,我確實快樂得不行了,吃得好睡得香!」

「……」

眾人無語。

「正經些!」蕭讓提醒。

「難道不是將軍你教的么?」莫小白聞言朝蕭讓咧嘴尷尬一笑。

蕭讓皺眉,看了眼莫小白,後者繼續咧嘴嘿嘿笑,緊接著,莫小白只看到蕭讓對著自己看了眼陌軒,莫小白轉頭看去,只見陌軒身前豎起的三根蔥白小指緩緩彎了一根,莫小白身體一緊,咬牙切齒,「將軍講得對!」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莫小白滿臉大義凜然,大步返回! 婚後極寵:高冷男神萌萌愛 一邊走一邊打著哈哈,「歡迎雷家兄妹加入銀麟軍!簡直讓我們蓬蓽生輝!如虎添翼!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莫小白上前就抱住了雷凌,猛拍後者後背,雷凌身後有傷,被莫小白這一拍,本來就是強撐著的身體,險些栽倒。

「哈哈,雷家將軍這腎不好,晚上我就叫伙軍給將軍準備幾個豬腰子,管飽!保證明天就精神百倍!如虎添翼!」

「你是傻子嗎?」雷雨皺眉看著這五大三粗的傳言中的莫副將,聽說這將軍和朗群朗將軍號稱蕭二將軍的左膀右臂啊,怎麼現在看起來是見面不如聞名?

「哈哈哈哈!」

莫小白打著哈哈,又要抱雷雨,後者後退幾步。

陌軒一巴掌拍在莫小白伸出的手上,冷冷瞪著莫小白,「你想吃她豆腐?」

朗群亦瞪著眼看著莫小白,神色不明。

「哪有哪有!」

莫小白笑得像個傻子,又伸出了爪子向朗群走來,後者滿臉戒備,一巴掌拍了開去,皺眉看著莫小白,「你怎麼了?」

莫小白摸著被打開的手,愣眼瞪著朗群,「你這傻逼似的悶罐子,怎麼也那麼逼逼叨叨了?」

「你!」朗群反手提槍,打算給莫小白一點教訓。

「我不跟你打!」

莫小白連連擺手,轉頭,看了看好像沒人可以抱了,這樣怎麼可以慶祝現在這麼高興的氣氛?

莫小白不理郎群,轉頭看了看陌軒,卻見陌軒秀眉微微皺起,看自己目光好像看到了一個陌生人一般,先不說陌軒會不會讓自己抱一下,即便是強報一下,自己好像也承受不起這抱一下的後果。

莫小白訕訕轉頭看蕭讓。

蕭讓滿臉淡然看著自己,眼神帶笑,卻好像沒看到一樣。

莫小白一把抓住身邊的季紅:「哈哈,這麼高興的時候,值得慶祝啊,來抱一下!」

說完伸出雙手一把抱住季紅!

季紅被摟得眼珠子突出,腹中氣息越來越少,臉上憋出了血色,一口氣眼看就接不上了,「二……二傻子……哦……不……將……將軍……哦……」

「這麼高興的時候你叫得這麼銷魂做怎麼?」莫小白瞪著滿臉潮紅的季紅,後者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眼看一口氣都接不上了。

「你要謀殺么?」

蕭讓看著莫小白,險些笑出來,這真是個活寶,應該是快要瘋了。

「哈哈!今天銀麟軍終於為王上打下了天下,以後就天下太平了,慶祝嘛!慶祝!」莫小白打著哈哈,放下了季紅。

季紅一個趔趄,險些栽倒在地,勉強扶著營帳,看莫小白的氣力都沒有了,直踹粗氣,愣愣瞪著莫小白。

「……」

「這就是蕭家軍的軍紀么?當真……當真……」雷雨愣愣看著,滿眼不敢置信,剛才還緊張的氣氛,竟然在片刻就消散不見,看來銀麟軍當真是個奇特的地方。

「是不是特別崇拜?」莫小白轉頭看著雷雨咧嘴嘿嘿笑。

「有……有點……」

雷雨薄唇抿了抿,艱難地點了點頭。

「那就好好學著!」莫小白打著哈哈。

蕭讓依舊淡笑。

https://tw.95zongcai.com/zc/53155/ 眾人都看著莫小白。

莫小白一臉莫名其妙。

眾人繼續瞪著。

「你有完沒完?」陌軒實在看不下去了。

當初自己都適應了好久才知道原來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傳言中所謂的無可披靡的蕭家軍,原來這麼不正經,莫小白首當其衝。

要不是這幾個月下來都習慣了。

要不是這幾個月蕭家軍對自己還可以,說到的都做到了。

除了這個腦子有點病的莫小白。

陌軒想著就來氣!

真想一巴掌拍死莫小白!

「啊?啊?」莫小白轉頭看著陌軒,全身微微顫抖。

「你這麼怕我?」陌軒瞪著莫小白。

「不是!我對女俠的崇敬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莫小白斬釘截鐵,滿臉肅然,面無表情!

「原來莫將軍怕的是這位羽族的公主?」解解一臉好笑。

「哦!」

一片唏噓聲。

朗群恍然大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