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來香江休閑渡假的,徐海寶也會盡量讓她們玩高興玩自在一點。至於保護的話,徐海寶相信以他現在的能力,還是能保護好三女不受什麼傷害的! 對很多男人而言,陪女人逛街無疑是件很辛苦的事。那怕身邊三個女孩各有千秋,走在街上回頭率很高。可對徐海寶而言,陪三女逛街確實很辛苦。

可即便如此,既然已經答應給兩女一個補償,徐海寶無論如何也必須堅持。反倒陪著逛街的林夢楚,很多時候都幫了徐海寶不小的忙,不時給兩女出些建議。

通過這幾次的接觸,徐海寶也終於知道,林夢楚的出身確實很優秀。至於為何會對諸多知名品牌如數家珍,很大原因也是她的成長環境,確實比徐海寶她們都好。

以至陪著三女玩了兩天,徐海寶最終道:「曉涵,明天就讓小雅她們陪你去逛街。你不是一直想去香江的海洋公園嗎?票我已經買了,明天你們就去玩吧!」

「你不去嗎?」

初來香江的這幾天,劉曉涵確實玩的很開心。每天除了品嘗香江的地道美食外,還能毫無顧慮的購物血拚。這樣的體驗,對劉曉涵而言還真是人生頭一回。

那怕從小到大,劉曉涵沒怎麼感受過金錢的約束。可類似這兩天,購買動轍上萬甚至更昂貴的品牌,若非徐海寶的資金雄厚,估計這樣花錢也會被父母認為敗家。

至少這三天逛下來,劉曉涵跟徐清雅都覺得,還是要省著點花。繼續這樣購物下去,等回老家的時候,兩人都少不了要挨父母的批評。

畢竟,不論家境尚好的劉家,還是習慣了勤儉的徐家,父母對於消費都持謹慎態度。相比之下,那怕家境很不錯的林夢楚,其家境還是非常不錯的。

「明天起,我要開始工作了!接下來,應該要忙上幾天。逛街的話,怕是真的抽不出時間來。不過,為了確保你們安全,到時我會派人陪你們一起去的。」

考慮到跟田浩明約定的時間不多,看到需要購買的藥材已經採購完畢,徐海寶也打算試著煉製防毒藥丸。那怕腦中有傳承資料,可徐海寶還真的沒嘗試過。

知道煉製流程,可煉製成藥丸是兩個概念。處理藥材的過程中,火候把控也很重要。稍有失誤,藥丸便有可能煉製不出來。多花點時間試驗,想來也是有必要的。

雖然覺得有些失望,可劉曉涵多少知道,徐海寶來香江是工作,而並非專程陪她遊玩逛街的。能抽出幾天時間陪她,也算做的很不錯了。

「那好吧!工作要緊!」

安撫好劉曉涵跟徐清雅之後,第二天起來的徐海寶,還是給外出的三女派了四名安全組成員尾隨保護。兩明兩暗的配置,也能確保三女外出的安全。

至於徐海寶本人,則來到唐興佑等下租住的公寓。在那裡,有一個房間已經被單獨騰了出來。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徐海寶都會待在這幢房間煉製藥丸。

看著這幾天讓唐興佑等人買來的東西跟藥材,徐海寶仔細檢查了一遍之後才道:「虎鯊,這幾天我都會待在這裡,除非我叫你們,不然誰也別過來打擾我。

至於吃的東西,你們做好放在門口就行。等我想吃時,我自然會吃。另外交待紅鯛跟章魚,保護好我妹妹跟女友。若是有事,等我出來時再說!」

「好!我知道了,等下我會親自守在門外的!」

雖然不知道徐海寶為何這般謹慎,可想到徐海寶這段時間讓他們採購的東西,趙極同樣覺得滿頭霧水。因為除了不少中藥材外,徐海寶還購置了不少炊具。

根據徐海寶所得到的傳承,煉製藥丸的程序雖然沒煉丹那樣繁瑣,可依舊需要煉丹爐這樣的東西。很可惜的是,短時間想購買到真正的煉丹爐,想來也沒什麼可能。

這種情況下,徐海寶只能選擇購買一些高端炊具,希望能夠煉製出需要的防毒藥丸。只要掌握好火候,徐海寶相信防毒藥丸還是能煉製出來。

一切準備妥當,徐海寶連手機都調製成靜音狀態,全身心投入到煉製藥丸的工作中。看著一味味藥材,經過熬制煎煮之後變成藥膏,徐海寶還是覺得蠻滿足。

這些藥膏是煉製蛇心防毒丸的配藥,真正的主葯還是蛇心草。為了確保蛇心防毒丸的藥效,徐海寶還是費了一番心思,專門採購了一大桶純凈水。

至於所謂的無根之水,徐海寶覺得跟純凈水也差不多。古時煉丹士,用玉器乘接從天而降的雨水。其目的,就是覺得天上的雨水未落地,應該是最為純凈的。

可如今這個時代,空氣污染嚴重,那怕雨水沒落地,想來也受到了不少污染。這種情況下,用過濾的純凈水代替無根之水,在徐海寶看來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一個特別定製的高壓鍋,還有一批能實時檢測溫度的感應裝置。這一套看似古怪的裝備,被徐海寶拿來煉製藥丸,讓懂古法的煉丹士看見,估計也會覺得莫名其妙。

可在徐海寶看來,如今這個時代跟古時有很大不同。古時很常見的煉丹爐跟一些煉丹用的輔助器物,現在想找到真的沒太多可能。藉助高科技煉藥丸,方法還是可行的。

至少第一天煉製出來的半成口輔助藥膏,徐海寶仔細分辨之後,還是覺得藥膏煉製的蠻成功。當然,前幾次煉製的藥膏,也變成一坨坨惡臭燒胡了的藥渣。

看著放在身邊煉製好的配藥,覺得精神有些疲憊的徐海寶,稍顯滿意的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讓他有些意外的是,時間似乎已經過去十多個小時了。

等到徐海寶拉開房門走出房間,看著放在門口的飯菜,還有趕忙過來的趙極,徐海寶心有感動的道:「虎鯊,這麼晚,怎麼還沒休息?」

「沒事!這些飯菜怕是都涼了,要不我讓人給你熱一下。先前要不是你交待,我還真有些擔心你是不是出事了。在這房間一待就這麼久啊!」

聽著趙極的關切,徐海寶笑著道:「沒事,炮製些藥材花費了不短時間。第一次嘗試,經驗不是很足。好在結果不錯,今天就到這,你先去休息吧!」

「我沒事!不過,先前你女朋友打了電話過來,詢問你的事,我說你在忙,她沒說什麼就掛斷電話了。那你今晚,在這邊休息還是去那邊?」

「算了!我還是過去一趟,等明天天亮我在過來。房間我上鎖,你們也別進去。接下來這幾天,估計我都要泡在裡面。看來有些事,真做起來沒我想象中那樣容易啊!」

笑著交待了一些事情后,徐海寶帶著一身的藥材味,終於回到了距離公寓不遠的別墅。看著這麼晚回來的徐海寶,待在客廳看電影的三女也是滿心詫異。

「哥,你回來了!你身上什麼味道,怎麼跟熬了中藥一樣?」

「鼻子蠻靈嘛!在那邊熬了些葯,所以沾了不少藥味。你們怎麼樣?今天玩的開心嗎?」

對於煉製藥丸的事,徐海寶也沒跟劉曉涵等人講的太清楚。只是告訴她們,這兩天要調製一些葯。這些葯,也是給趙極等人調理身體所用。因為量大,所以比較費時間。

清楚徐海寶懂一此中醫之術的兩女,也沒太過關心這事。至少她們知道,徐海寶沒故意躲著不陪她們就行。既然是要做正事,那她們也不能添亂嘛!

聽著徐清雅跟劉曉涵講述了一些事,徐海寶也適時道:「你們也早點休息,我先去洗漱一下。接下來幾天,我怕是都要待在那邊。如果太晚沒回來,你們不用等我的!」

「好,那你先去洗澡吧!」

看著走進卧室的徐海寶,尾隨進來的劉曉涵也沒了看電影的心情。對她而言,徐海寶才是她在意的重點。看著神情有些疲憊的徐海寶,她知道徐海寶應該很累。

給徐海寶找來換洗的衣服,劉曉涵也很貼心的道:「很累吧?」

「累倒不是很累!只是這次做的葯,量有點大,又是第一次嘗試,有點費神。沒事,休息一晚就好。今天晚上,放你一天假,高興吧?」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劉曉涵也忍不住臉紅道:「哼!好象誰稀罕一樣!洗你的澡去吧!」

將徐海寶推進浴室之後,劉曉涵依舊覺得心有些呯呯跳。對她而言,那怕有些事已經習以為常。可事實上,每天晚上她的睡眠質量都很高,卻也覺得有些過於頻繁了。

甚至有時候,實在堅持不了的時候,劉曉涵也覺得有人替她分擔一下火力才好。至少她能感覺到,很多時候徐海寶都沒能盡興,而她已經無力承歡了。

對於所謂的『放假』,劉曉涵倒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反正這個暑假時間還長,她也用不著太心急。真要天天晚上折騰,劉曉涵反倒要擔心,她的身體能不能吃的消。

只是看徐海寶這麼累,她也很好奇徐海寶到底做的什麼葯,為什麼會這麼累。可涉及到製藥的事,她也幫不上什麼忙。能做的,或許就是別給徐海寶添亂。

可令劉曉涵意外的是,等第二天她醒來之時,徐海寶跟往常一樣已經不再身邊。知道徐海寶應該去晨練的她,也有些佩服徐海寶的恆心。

那怕昨天工作這麼累,每天清晨的鍛煉依舊不鬆懈。相比之下,談了戀愛之後的她,對於身體的鍛煉,似乎不像以前那般積極了。看來戀愛,也會使人懶怠啊! 首次嘗試煉製無名珠傳承的煉藥之術,儘管經歷了幾次失敗。可徐海寶還是覺得,煉製這種以蛇心草為主葯的防毒藥丸,也沒他想象中那樣困難。

當然,第一天的煉製經歷,讓徐海寶同樣體會到,煉製這種很普通的防毒藥丸,也沒他想象中那樣容易。若非準備的藥材多,估計他首次煉藥便會以失敗而告終。

好好的休息一晚,跟往常一樣清晨起來打坐晨練之後,徐海寶發現這種極度消耗心神的煉藥過程。雖然無法增長他的修為法力,卻能鍛煉他的精神力。

有了這種感情,徐海寶對於煉製防毒藥丸的積極性更高。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徐海寶發現增長修為,只要日積月累終會有所進步,反觀精神力想獲得突破卻很難。

精神力在某種程度上,便代表著他的心性感悟境界。如果境界得與突破,修為增長也能水到渠成。以至第二天走進煉藥室,徐海寶的積極性比第一天還高。

依舊跟趙極交待一番,徐海寶並未直接煉製藥丸,反倒把壓力鍋預熱一番。將所有煉製程序,在腦海中過了一遍之後,徐海寶才小心翼翼取出用玉盒乘放的蛇心草。

看著裝在玉盒中,依舊泛著烏青之色的蛇心草,徐海寶內心也很清楚,這幾株蛇心草非常難得。煉壞一株,便意味著一盒蛇心防毒丸泡湯,想補救都沒辦法。

將昨天煉製好的配藥,徐海寶很小心放進壓力鍋中,待其慢慢溶解之後,才投入一株蛇心草。伴隨蛇心草融入配藥融液中,徐海寶用玉勺小心攪伴。

這個過程中,必須確保蛇心草跟配藥完美融合。如果融合不好,這鍋價值珍貴的蛇心防毒藥丸便宣告失敗。相對的,融合成功便意味著大功告成。

雖然蛇心草是極毒之草,可配合其它的中草藥一起煉製,便能生成一種能免疫各種蛇毒以及一些奇毒的防毒藥丸。古醫講究的相生相剋之道,在此刻也展露無疑!

凝視著蛇心草如同硫酸一般,變成一灘難聞漆黑的液體。在這個過程中,徐海寶不時攪伴配藥的溶液,儘可能包裹住蛇心草融化之後的毒汁。

不時調整壓力鍋的溫度,確保其處於文火的溫度之後,徐海寶也不時關注著壓力鍋中溶液的顏色。根據無名珠的傳承,溶液由黑轉青便意識著成功。

翻動著壓力鍋中,份量不多卻很珍稀的藥液,徐海寶眼睛死死盯著溫度變化跟藥液的變化。正是這種專註,特別消耗心神。以至很多時候,會讓人覺得累。

看著鍋中那灘藥液,漸漸早稀變干,藥液的顏色也在不經意間轉換。知道距離成功不遠,徐海寶攪拌翻動藥液,就顯得越發小心。越到最後時刻,越需要小心謹慎。

直到壓力鍋中的藥液,變成一個鴿蛋大小的青色圓球。徐海寶深吸一口氣,捨棄手中的玉勺,捏起這個鴿蛋大的圓球,開始在雙掌中滾動起來。

辛苦修鍊出的真氣,也在雙掌中交替旋轉,不斷擠壓出鴿蛋中的雜質。直到這個圓球再次縮小三分之一,徐海寶手心之中也出現了一顆青綠色的小球。

「就剩最後一步,看看我的極限有多大!」

剩下一個步驟便是拉丹,按照無名珠傳承的煉製技法,一顆半成品的防毒藥丸,在高手手中能拉出七十二枚防毒藥丸。可對徐海寶而言,他覺得有點困難。

首先做的第一步,徐海寶便是利用自身修為,將藥丸平均的一分為二。隨後再將藥丸二分為四,每次分割的過程,比例必須把控精準。稍有失誤,藥丸便宣告泡湯。

當藥丸分成十六份時,徐海寶知道藥丸已經很小,卻依舊咬牙開始加拉。當第一枚小藥丸一分為二時,聽到撲哧一聲響之後,徐海寶知道失敗了。

內心有些意外之餘,徐海寶卻鎮定心神,繼續捏起第二枚藥丸開始分割。等到十六顆藥丸經過二次分割,徐海寶的手中很快出現二十四枚藥丸。

在拉丹的過程中,有四枚半成藥丸宣告失敗,變成一堆粉末掉進壓力鍋中。望著剩下的二十四枚藥丸,徐海寶知道這已經是他的極限。再拉,怕是註定失敗。

有了這個想法,徐海寶也沒太過貪心,拿出一個雕刻好的玉瓶,將這二十四枚蛇心防毒藥丸裝入其中。此刻的防毒藥丸,不再有惡臭之味,反倒有股草木清香之氣。

等到藥丸裝進玉瓶,終於能鬆口氣的徐海寶,很快感覺到自己額頭竟然出汗了。除此之外,昨晚休息養精蓄銳的精神力,已經消耗了大半。

這個發現,令徐海寶忍不住感慨道:「煉丹,還真是勞心費神之事啊!」

有了這個想法,徐海寶也沒急於煉製第二鍋藥丸。而是從空間中,取了一些無名珠水打坐修鍊。一邊恢復精神力,一邊也恢復先前消耗的真氣。

不得不說,無名珠水在這個時候,確實能快速補充徐海寶的消耗。換成其它修士煉丹,很多時候煉製一爐丹藥之後,往往都要閉關修鍊很長一段時間。

打坐修鍊兩小時之後,感覺消耗的真氣已經恢復,精神力雖然沒恢復太多,卻應該夠再煉一爐藥丸后,徐海寶又開始嘗試第二次的煉製。

在徐海寶沉浸於煉製藥丸之中時,遠在江南的田浩明,也將案件移交省里的專案組。隨著林明跟丁破軍的被捕,這個隱藏江南多年的黑惡勢力終於被連根撥起。

有關注事情進展的鐵忠義,在收到這個消息之後,表情錯愕的道:「這怎麼可能?」

「老大,雖然我也不願相信,可事實就是如此。根據我打聽到的消息,明王物流公司已經被查封。南軍娛樂公司旗下的舞廳酒吧,也一律被查封。

丁破軍手下的八大金剛,除了老二跟老三被捕之外,其餘全部在逮捕過程中負隅頑抗被擊斃。而且我還得到消息,丁破軍被抓回警局時,手腳都被人打斷了。

甚至明王手下那個殺神阿虎,聽著也被人給廢了功夫。跟明王有關係的那些人,這次算是倒了大霉。你說這事,會不會真是那個姓徐的小子搞出來的?」

「你問我,我問誰去!真想不到,明王這樣的人物,說倒就倒了!紅名,記住我早前跟你說的話。既然我們已經洗手上岸,道上那些事能不沾就盡量不沾。

對了,明天你陪我去趟東海,我要請成林吃個飯。雖然不知道這事,跟姓徐的有沒有關係。可我覺得,省里突然重拳出擊,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的。

如果這事真是姓徐的出手所致,那我們想逃過此劫,怕是只能去求成林了。甚至接下來這段時間,你的酒吧也盡量少碰那些違法的東西,避避風頭吧!」

「好的,老大,我等下就吩咐下去!」

關於鐵忠義等人的震驚,徐海寶自然無暇理會。可對田浩明而言,這次指揮特事處挖出這樣的大案要案,自然也受到上級領導的充分肯定。

將情況上報之後,特事院的領導也很直接的道:「浩明,看來這個徐先生,對你還是很信任的。既然他有意償還這個人情,那過兩天你親自去趟香江。

拿到徐先生煉製的防毒丸后,立刻將其護送到京城來。到時候,上面會通知香江方面,給你安排一架專機。如果這防毒丸效果真的好,那我們也要多採購一些。」

若大一個特事院甚至國家,很多時候也需要進行一些科研探險。一些經驗豐富的老專家跟武者,往往都會在這種科研探險中不幸中毒遇難。

要是徐海寶煉製的防毒藥丸,真如其所說的那樣有奇效,甚至免疫所有蛇類的毒素。那對特事院而言,也是非常有價值的東西,自然需要多儲備跟採購一些才行。

事實上,目前特事院儲備的一些藥丸跟丹藥,都是花大代價,從一些隱世門派跟懂古法煉丹的修士手中購買到的。可問題是,很多修士煉丹只為己用很少出售。

若是徐海寶真懂古法煉丹,那麼特事院也非常有必要,提升對徐海寶的重視跟拉攏。雖說眼下天材地寶奇缺,可誰也保證未來徐海寶,不能煉製出一些奇丹妙藥呢?

涉及到生死跟治病的奇丹妙藥,相信任何人都不會嫌多。加上徐海寶自身修為極高,多加拉攏跟培養的話,或許未來特事院很有可能新增一位最年青的供奉。

有了上級領導的許可,田浩明自然非常高興跟期待。原本田浩明想告知,徐海寶承諾給他做一次葯浴提升修為。可這件事,田浩明覺得暫時隱瞞比較好。

並非田浩明想獨吞好處,而是沒親身體會葯浴的效果之前,田浩明還真不知怎麼跟上級彙報。如果效果很好的話,誰敢保證特事院其它人沒想法呢?

總之,隨著跟徐海寶打交道的次數增多,田浩明越發覺得跟徐海寶結識,確實是他的幸運。假以時日,或許憑藉跟徐海寶的良好關係,他也有可能進階更高的武者境界啊! 為了確保每株蛇心草都能有效利用,考慮到煉製過程非常消耗精神力,徐海寶每天只煉製兩株蛇心草。休息一晚之後,也能確保精神力在第二天恢復過來。

前次在荒島採集到七株蛇心草,最終煉製出近兩百顆蛇心防毒丸。這個結果,對首次嘗試煉製丹藥的徐海寶而言,相對還是比較滿意的。

最後一次拉丹時,徐海寶拉出三十顆分割了五次的藥丸。雖然依舊浪費了一顆,可成功率還是令徐海寶比較滿意。若非蛇心草太少,徐海寶真想嘗試六次分割的結果。

花費整整五天的時間,徐海寶終於完成首次煉製丹藥的體驗。那怕整個人看上去有點精神疲憊,可徐海寶卻依舊顯得很高興,知道這次煉藥對其收穫甚大。

先不說,煉製出近兩百顆防毒藥丸,單單精神力的增長,就值得徐海寶高興一番。等下次修為再次增漲,或許徐海寶真可以嘗試,看看能否將修為突破至第四階。

看著門外整整守候了五天的趙極,早前已經服用過一枚防毒藥丸的徐海寶,也笑著道:「把老唐跟老游叫過來,這幾天辛苦你們了,給你們吃點補藥!」

此話一出,趙極愣了愣道:「箭魚,你這幾天都在煉製補藥嗎?」

「嘿嘿,打個比方而已!接下來給你們吃的葯,能讓你們擁有免疫蛇毒跟大多未知毒的體質。形容的具體一點,就跟打了某種疫苗一樣。這種葯,很稀有的!」

「啊!這麼說,往後我們不怕被蛇咬了?」

「確切的說,服用了這種葯之後,往後毒蛇看到你們都會繞路走。當然,碰上一些特別兇悍的毒蛇,說不定也會咬你們一口。可蛇毒對你們的危害,應該會大大降低。」

簡單講述了一下蛇心草防毒藥丸的效果,徐海寶將打撈團隊的幾名組長召集起來。給他們每人準備了一小杯兌過水的無名珠水,還有一枚青色的藥丸。

在眾人準備服用的過程中,徐海寶也適時道:「這次製作出來的防毒藥丸數量有限,你們做為跟我最早的人,這也算是你們的福利之一,其它人稍後也會有。

服用藥丸之後,你們會感覺到肚子很痛。因此,派人看一下衛生間是否夠用。藥丸下肚之後,趕緊進衛生間蹲著。這葯能起到防毒的效果,也能起到排毒的效果。

至少我相信,等你們從廁所出來,你們會感覺到一身輕鬆。只是這個過程嘛!稍稍有點痛苦,希望你們能堅持忍耐一下。溫馨提醒一下,記得把衛生間排風扇提前開起!」

聽著徐海寶說出的這些話,眾人雖然覺得滿頭霧水,卻知道這個不起眼的小藥丸,應該是很稀有的東西。已經對其醫術很信任的眾人,也沒多說什麼直接服藥。

伴隨藥丸混著兌水的靈水吞下肚,體質稍差的游光偉立刻捂著肚子道:「箭魚,這葯沒毒吧?怎麼剛下肚,我就覺得肚子好疼呢?」

「老游,有這廢話的時間,還不趕緊去蹲坑!有沒有毒,等下你就知道了!」

話音剛剛落下,性格沉穩些的唐興佑,二話不說捂著肚子便衝進距離最近的衛生間。看到這一幕,游光偉立刻笑罵道:「老唐,你這傢伙不厚道啊!」

其它服用藥丸的人,包括行事穩重的趙極,也跟其它人沒什麼不同,紛紛抱著肚子衝進公寓各房間的廁所。想起之前徐海寶說的,這些人還是趕緊打開排風扇。

等到他們紛紛在馬桶上坐好之後,立刻感覺到腸胃似乎在抽搐一般。沒多久,身體內便有東西不受控般噴涌而出。這個過程雖痛快,可排泄的感覺卻很舒暢。

隨著排泄出來的東西增多,趙極等人也開始聞到衛生間傳來的一股惡臭之味。那怕點燃香煙,依舊無法排解這種臭味。可肚子還在咕咕叫,他們又不可能立刻起身。

反觀此刻待在客廳的徐海寶,卻一直通過精神力,關注著幾名服藥人員的情況。相比他是直接吞服藥丸,也免不了蹲了一會坑,這些人蹲的時間怕是有點長。

原因很簡單,修為進階到第三階段的徐海寶,已經有過幾次排毒的經歷。加上經常服用帶有靈性的食物,他體內儲存的有害毒素並不多,排泄過程自然不長。

可趙極等人都是普通人,平時在身體內日積月累的各種毒素自然不少。兌點靈水的話,也是確保他們不會虛脫。一下排泄太多,估計他們免不了腿軟一兩天。

正如徐海寶所猜測的那樣,坐在馬桶上的趙極等人,根本沒想到自己身體內,竟然排出了這麼多有害的東西。等到肚子不叫時,他們都有種快虛脫的感覺。

重新走出衛生間時,那怕平時作風硬朗的趙極,也忍不住有點雙腿發抖的感覺。至於游光偉的話,打開衛生間那一刻,忍不住道:「來個人,幫忙扶一下,我腿軟了!」

聽到游光偉的呼喊,徐海寶也忍不住笑著道:「柱子,去扶一下老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