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就在裡屋不到二十米的屋內,女兒就在隔壁,真真的強悍啊!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那次跟駱林在隔壁那件破爛四合院野合后,感受到了那種異樣的刺激和興奮,再也忘不了那種超凡入聖的情慾興奮巔峰的感覺了,包括她晚上跟女兒一起睡自己悄然的自我撫慰,都不能達到那種巔峰……

….(刪除和諧!)…可見張倩興奮Y亂到了何種地步,這個女人可真變態啊!

估計只有夏丹,才能和她一拼。

駱林用這種羞恥無比的姿勢,抱著張倩悄聲走到了,鼾聲大作的裡屋門口,門本來就是半掩著的,門框上還掛著半截白色碎花布簾,駱林腳輕輕的一抵裡屋那張木門。

「吱呀呀….」一聲輕響,裡屋的木門被打開了,宋明生睡的正香,鼾聲均勻而綿長,大床上他的臉正對著門口,只不過是閉著眼睛的。

….(刪除和諧!)…駱林一看張倩不動了,再看地面,還好那東西沒掉地上!汗!只有一些水漬而已,趕緊抱著已經興奮過了頭的張倩,閃出了裡屋門口,直接進了她家自己小浴室,其實就是個廁所。

駱林心說,還好現在不是太冷天,不然,還真不好辦了啊!屎都飈出來了!太強悍了!

把張倩輕輕地放在趕緊的水泥地上,把她的衣服都脫了個乾淨,看了下自己身上,我擦!小肚子上全是黃澄澄的一片,散發著異味。

鬱悶了啊!趕緊拿起接在水龍頭上的塑料管,開了龍頭,開始沖洗,心中暗惱,媽的搞啥啊?屎都搞出來了?NND,太恐怖了!

清涼的水,落在地上,飈濺在靠在牆邊,*著雪白身子坐在牆邊的張倩身上。

「嗯….啊!…嗚嗚嗚…壞蛋!你把阿姨…害得臉都丟光了….嗚嗚….」

張倩被清涼的涼水一濺,醒了。醒來第一眼,就看到看到駱林再洗肚子上的黃澄澄,就算是張倩在駱林面前再不要臉,在放蕩也受不了這個吧?

頓時就捂著臉嚶嚶哭了起來,心裡那個羞啊!簡直是無法形容了,連自己那髒東西都出來了,簡直是無語了!能怎麼樣只能哭了!

「嘿嘿…這算啥,小日本,還有人吃這些呢?好了寶貝!別哭了!….」

駱林基本上都把那些東西洗乾淨了,看到張倩哭得像個小丫頭一樣,知道這是女人的臉面在作怪,趕緊安慰笑著說。

撒旦囚愛 「嗚嗚…噝噝…你..亂說….哪有那種人啊?….你就會胡說…欺負我…」

張倩抬起那張梨花帶淚的俏面,抽泣著用那紅腫了晶瑩美眸,瞪了一臉嬉皮笑臉的駱林說。

….(刪除和諧!)…心中是又嬌又羞,氣死了!這個小壞蛋!

駱林乾笑幾聲,說是真的,的確,現在這個年代的她們怎麼知道,幾十年後日本的AV在華夏泛濫到何種地步呢?打死肯定是不會相信的!又讓張倩一陣嬌羞嚶嚀,滾燙的俏面靠在駱林的肩頭,心中暗罵自己不已……

…等兩人所謂的「清洗」出來又過了將近一個鐘頭,張倩要不是駱林扶著,估計就會當場坐倒在地上。

這又快要吃晚飯了都,汗!

沒過多久,宋微和黃晶晶兩個小丫頭過來了,嘰嘰喳喳的嬉鬧著,頓時安靜的外屋,熱鬧起來。

張倩休息了一會,精神恢復了,但是她不太敢出去,這裡住的鄰居可都不是傻子,看她現在那副慵懶滿足的嬌媚樣,就知道她是何等的滿足。

「去看下你爸醒了沒!一天到晚喝得個醉醺醺….真是討厭!….」

宋微突然間發現母親比以前漂亮太多了,內心有一絲異樣飄過,媽媽和爸爸這段時間老是吵架,讓她很傷心,但她也沒啥辦法,她只是小孩而已,看了一臉帶著不耐煩,越來越嬌艷的母親一眼,低著頭答應一聲,緩步走向裡屋。

駱林看見心裡咯噔一聲,宋微很不高興啊?眼睛瞟了張倩一眼,心說,唉!這世間有什麼十全十美的事情呢?希望老宋原諒我,這廝真是難得發次善心。

不過話說回來,不管那個年代的女人,那都是喜歡強勢,有錢有勢的男人。

駱林也只能暗自感嘆一聲,希望宋叔跟張大同混的好點,到時再哈!嘿嘿!

張倩現在是完全把駱林當成了她的最愛老公,宋明生自然就被掃進了心底的角落了。

呼!女人就是這樣的,變起心來,毫無道理可言,唉!悲哀啊!

「呵呵…不好意思!駱少! 戰錘神座 …真是怠慢了!你看我這酒喝的!晚上這樣吧!我全家請你吃飯!你幫我這麼大個忙!我都不知道說啥了!…」

當宋明生揉著眼睛,從裡屋出來的時候,看到駱林還坐在他家是,他感到了開心,駱林是啥人啊?那是連市公安局局長都要低頭的角色,自己再倚老賣老的以叔叔自稱就不太明智了。

可見宋明生還真是個當官的料子,能認清自己的層次和身份。

「哎呀!…宋叔!瞧您說的!你就是我叔!駱少!那是別人喊的!咱們是自己人還來那一套,那也太見外了,說不得微微姐還得埋汰我幾句呢…呵呵….行!您請客那我還不得巴巴的去啊!….」

駱林多會做人啊,這裡主要是搞了張倩,還把人家女兒也連帶拐了,人不能太過分不是?趕緊站起來,故作豪爽狀的大笑著,拍了下宋明生有點瘦弱的手臂,朗聲笑著說。

「呵呵…好小子!我就說沒看錯你!你就是個天才!…以後你得喊我爸了哈哈哈….」

宋明生不愧是個溜須拍馬的好手,幾句話就把駱林說的心花怒放。

宋微小臉更是紅得一塌糊塗,心裡那個甜啊!表面上還得故意嬌嗔的錘自己老爸幾下,扭著小腰跑到老媽懷裡埋住自己羞得無地自容的小臉。

張倩的臉上倒是很淡然,抬手摸了下自己的漂亮女兒,沒吱聲,眼神閃著異樣的色彩,看著比自己丈夫高了一截的少年駱林,心說,這個小冤家,真真就是自己前世的冤家了。

呼!自己在他面前啥臉面都丟了,還能怎麼樣呢?啐!不要臉!

「…晚上你看我們去那吃飯!去吃香鍋吧!微微好像都沒吃過!…我們一家人還怎麼出去吃過飯啊!….」

好父親啊!駱林第一次感到宋明生是個不錯的父親,跟自己的那個父親比真是,要讓駱林選。 許你一世平安 他情願選宋明生做父親,你看他對自己的孩子多好,沒有一點虛的。

宋明生在他的心裡分量再次重了許多,雖然自己不是啥好人的說。 碰撞之聲不斷響起,周利不愧是外門的頂尖弟子,即使周元浩施展了絕天三式,也依然被周利壓制。

「你就會這三式劍法嗎?也不過如此!」周利一邊舞動手中的長劍,一邊譏諷周元浩。

周利大喝,手中長劍不斷的幻化,時而化成風暴,時而化成萬千雨滴一般的劍芒,讓周元浩苦不堪言。

「風雨無形劍,是周利師兄的成名劍法!」人們驚呼,看著周利不斷的舞動著手中的長劍,讓周元浩整個人彷彿處在狂風暴雨之中。

噗噗噗……

長劍接二連三的斬在周元浩的身上,讓周元好變成了血人。

風雨過後,周利臉上帶著不屑,站在那裡,目光披靡的看向周元浩:「你終究是個垃圾!」

「你是垃圾,你全家……都是垃圾!」周元浩眼中帶著強烈的不甘心,周利就彷彿他的一個心魔一般,若是不除,周元浩心中永遠有塊陰影,走不出過去。

「你不是想看看我其他的本事么?我就給你看一看!」周元浩一邊咳血,一邊開口,血水滴答滴答的從地面之上掉下來,雙手不斷的變化著。

「焚魂印!」轟鳴之聲在周元浩的身前不斷的升起,一股無形的恐怖的波動,從周元浩的身前傳出。

「什麼武技?」所有人都是驚駭起來,他們只能感覺到周元浩武技的恐怖,但是卻不知道武技什麼樣。

「去……」下一刻,周元浩伸手一推,一道波紋出現在了周元浩的身前飛出,波動四周,看似緩慢,但是卻是瞬間降臨在了周利的頭頂之上。

「小心,那是神魂武技,直接攻擊神魂的!」羅修大喊一聲,提醒起周利來。

「神魂武技?」周利雙眼微微一縮,臉上露出凝重,連忙開始匯聚起自己的神魂,準備對抗來,同時周利雙手舞動,劍芒再次飛盪而出,朝著周元浩斬了過去。

劍芒劃破那波紋,但是卻沒有阻止周元浩的攻擊,剎那間,周利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腦子募然一沉,整個人好像被雷劈了一般。

「啊……」凄厲的慘叫之聲響起,周利整個人口吐白沫,趴在了地面之上,哇哇亂叫起來。

噗噗噗……

與此同時一道道劍芒也是洞穿了周元浩的身軀,不過周元浩卻是避過了要害,目光中帶著瘋狂,看著倒在地面之上的周利。

刺耳的摩擦聲響起,周元浩手中提著長劍,劍尖摩擦在地面之上,發出陣陣的響聲,火星四濺,朝著周利的方向走去。

「周利站起來!」羅修大喊,看著依然痛苦的周利,希望周利能夠站起來,將周元浩反殺。

百丈……九十丈……

周元浩走的很慢,血色的腳印出現在周元浩的身後,顯然周元浩也是身受重創。

「你真的很讓我意外!」就在周元浩距離周利不到三十丈的時候,周利卻是顫顫巍巍的從地面之上爬了起來,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目光虛弱的看著周元浩。

「但是這次,你依然還是贏不了我!」周利腳下踏步,朝著周元浩沖了過去。

「結束了!」人們看到周利飛奔,心中暗自嘆息,知道這長比斗結束了。

周利雖然狀態差,但是看起來卻是要比周元浩要好上許多,周元浩看起來像是走不動了。

「看來,還得用師傅的幫助啊!」周元浩目光看向翹著二郎腿的洛天,從始至終,洛天除了攔下蘇天陽之外就沒動過。

周元浩伸手一揮,兩道黑芒,從周元浩的手中飛出,遁入到了虛空。

剎那間,周利便是殺到了,距離周元浩只剩下了不到十丈的距離,而就是這十丈的距離,卻是如同天譴。

兩道黑芒,瞬間沒入到周利的身軀之中,讓周利的身軀定在了原地。

「啊……」下一刻,周利便是慘叫一聲,整個人抱頭,在人們驚恐的目光下,直接化成了一片黑水。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滋滋……

黑水沒有消散,腐蝕著永生擂台,掀起了大片的白煙,留下一灘黑色的印記,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一個呼吸不到,周利徹底消失,空氣再次安靜下來,兩個銀針掉在地面之上,發出脆響,異常的清晰。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蒙了,看著周元浩,如同看待怪物一般。

「毒,是毒!」羅修驚呼一聲,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憤怒之色。

「周雄你竟然用毒,卑鄙!」羅修大喊,不過卻並沒有爆發,因為他在剛才那周元浩扔出毒針的一瞬間,同樣感覺到了危機。

「太嚇人了,這是什麼毒?竟然不到一個呼吸,就將一個真仙後期毒沒了!」人們臉上帶著驚恐,渾身升起了雞皮疙瘩。

周元浩所用的自然是毒針,也是洛天交給周元浩的,而這毒針即使是仙王強者,碰到都要脫層皮,更別說一個小小的真仙後期。

「吼……」周元浩仰天大吼,抒發著心中的鬱氣,這麼多年他們師徒二人實在是過的憋屈了,周元浩第一次如此揚眉吐氣,整個人的氣勢都發生了變化。

「誰,還來受死!」周元浩身軀搖搖晃晃,但是還是看向那些長老們的弟子。

安靜,那些長老們的弟子瞬間安靜下來,想到周利剛才的慘死,實在是讓人頭皮發麻。

「他這種毒肯定不多,現在他身受重創,賭一賭或許就能贏!」剩下的五名弟子目光看向要死不死的周元浩,心中自語。

「賭一把……」下一刻一個真仙後期的青年飛身而起,化成一道流光朝著周元浩沖了過去。

「嗡……」不過就在周元浩抬手的時候,人們便是絕望了,知道這個青年也要倒霉了。

青年非常緊張,在看到周元浩抬手的一瞬間,他心中便是一陣抽搐,想要躲避,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慘叫之聲再次響起,一灘黑色的液腐蝕著擂台,逐漸乾涸下去,讓人們心神顫抖。

「還……有么?」周元浩目光繼續看向剩下的那些,咧嘴一笑,給人一種寒意。

「野心已經起來了!」洛天看著周元浩的狀態,心中長長的嘆息。

從一個懦弱的人,到現在這種讓人懼怕,這種感覺會讓人上癮,若是處理不好,將來周元浩說不定會走上歪路。

這一次沒人敢繼續挑戰周元浩了,實在是太嚇人了,揮揮手,就死人,誰知道他還有多少毒針,甚至就連那些長老們,都不敢出聲,對於那毒針忌憚無比。

「我們走!」幾個長老只能強忍著,最後恨恨的撂下一句話,離開永生擂台。

「各位,你們是不是忘了點什麼?」洛天卻是攔住了眾人,攤了攤手。

「對賭對賭,你們沒有人繼續挑戰那就是你們輸了,是不是將賭注給我!」洛天冷笑一聲,目光看向羅修等人。

「你……」羅修臉上露出憤怒,那種毒針,周元浩都有,洛天這裡不可能沒有。

「給你!」七人強忍著憋屈,將堪比六品丹藥的寶物和資源送到了洛天的手中。

洛天心中有些嫌棄,但是還是將這些資源拿了過來,蒼蠅腿也是肉嗎。

收完東西,洛天將周元浩傑接了下來,朝著自己的院落走去。

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下,洛天走回了他的院落當中,而隨著洛天一起回來的,還有大片的外門弟子。

「師傅,我這輩子就認定你做師傅了,誰都打不走!」一陣陣的呼喊之聲,在洛天的院落之外響起,

太強了,幾乎在一瞬間,周元浩一人獨戰外門十大弟子其中八個的事情被傳揚開來。

十天,從真仙初期,進入到真仙後期,如今更是外門弟子的第一人,不管什麼手段,還是將周利,李顯昭等人給殺了,周元浩的成長堪稱奇迹。

而這一切,人們都知道,是因為周元浩的師傅,周雄!

整個周雄的院落之外,圍滿了弟子,全部都是想要拜周雄為師的人,在他們看來,周雄得到的傳承絕對是驚世的。

對此,洛天並沒有理會,而是調理著周元浩,讓其迅速的恢復。

「元浩,心態要放端正!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調理,好好恢復吧,恢復之後,明天我們就去內門!」洛天沖著躺在床上的周元浩開口,讓周元浩重重的點了點頭。

「無論我將來怎麼樣,您都是我的師傅!我願為師傅,赴湯蹈火,殺盡所有師傅的敵人!」看到洛天遠走,周元浩低聲呢喃。

洛天緩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間,盤膝坐在了床上,思索著接下來的計劃。

「內門,應該問題不大,最難的是如何進入到永生殿中,只要能夠找到師傅的神魂,那麼我就可以不顧一切了!」洛天心中自語。

「寶物,驚世的寶物,絕對能夠打動那八個傢伙,我就有機會進入到永生殿之中!」洛天雙眼露出凝重,思索著自己能不被人認出來的寶物。「補天石……」最後洛天將主意打到了補天石的身上,龍雀也是個選擇,但是洛天真怕龍雀那傢伙一暴躁,把自己給燒了。 清晨,洛天緩緩的站起身,站到了院落之中,看著院落周圍那人山人海的畫面,嘴角一抽。

房門開啟,周元浩精神煥發的從自己的房間之中走出來,看到洛天,臉上帶著恭敬。

「師傅!」周元浩躬身施禮,如同以往一樣尊重洛天。

「不錯,今日你去申請內門弟子的資格,而為師要申請內門長老,這外外,我們師徒二人不呆了!」洛天沖著周元浩開口,帶著周元浩走出了院落。

穿過人群,兩人行走在寬敞的山路之上,一路走下了外門的山峰,朝著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越往內門之中走,仙氣越是濃郁,而越接近內門的山峰,居住之人也是外門越有地位之人。

「周雄!」一座院落中,蘇天陽站在那裡,看著洛天帶著周元浩走過他的院落。

「內門,周雄想進內門!」與此同時其他外門長老,也是收到了消息,說洛天往內門走去,讓他們瞬間想到洛天的意圖。

「想進內門,做夢!」幾乎在知道的時候,幾名長老便是咬牙切齒起來。

而洛天則是繼續往內門走著,讓洛天意外的是,距離內門最近的院落,竟然不是羅修的。

「沈玲媛!」不過之後,洛天便是看到了站在院落中,那粗壯的身影。

肥胖的身軀,如同一團泥一樣攤在椅子上,身旁有幾個年輕的男弟子侍奉在那裡。

這幾個男弟子身軀幹瘦,雙目無神,顯然是被掏空了身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