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當則轉身。

常溪就是那個回來報訊的捕快,也是常昆的堂弟。

「是。」

常溪趕緊前面帶路,腳步輕快有力。

有個強大的城守就是好,而且這個城守確實好啊,手下有事,立馬就去出頭,這樣的城守哪裡找?

柳十三等人跟在身後,看著方昊天的背影,也是目光敬佩。

因為急著趕路,所以半個小時左右就到達事發地。

剛到那民院的門口,裡面就有得意囂張的聲音傳出來:「常昆是吧,城守衙門的捕頭?一個小小的捕頭竟然敢掃本少爺的興?告訴你,別說你只是個小捕頭,就算是你們城守大人在我眼中也只是一隻想踩就踩的小螻蟻。」

方昊天眉頭一皺便推開虛掩的門走進去。

只見常昆被一個中年人踩著頭,中年人的身後還有三名神情冷厲的護衛。

中年人的身邊則是站著一個手搖摺扇的年輕貴公子,方昊天進來時正好看到這個貴公子朝常昆的頭上吐了一口痰,極盡羞辱。

常昆憤怒無比,拚命掙扎,但他被人踩著無法起了得身,跟他一起來的那幾個捕快,一個個都趴在地上起不了身,腳竟然都被人打斷了。

院子角落,一家人正瑟瑟發抖抱著一個驚慌的少女。

「你是誰?」那年輕貴公子看到方昊天進來怔了怔后便是大喝。

方昊天繼續前行。

「我啊,只是一隻小螻蟻。」 等楚銀南出現在庭院的一瞬間,迎面而來的便是一記凌厲的拳頭,好不容易才止住的鼻血再次洋洋洒洒地噴涌而出。

「尼瑪,哪個混蛋敢打老子?」楚銀南本能地伸手捂住鼻血,帶著幾分殺氣迎視上眼前的不速之客。

待看清來人後楚銀南面露驚詫,「郁林俊,你是怎麼進來的?」

特么的,今晚的鼻子算是遭殃了,接二連三地受到暴力襲擊。

這兩個混蛋,還真不愧是一家人,動手打人的招數都如出一轍!

「東方王子呢?你把他怎麼了?」

因為距離的近,所以郁林俊清晰地看到楚銀南浴袍上面沾了許多鮮紅的血液,垂在身側的手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頭。

一想到楚銀南有可能把東方王子打傷了,他就恨不能將對方碎屍萬段。

「你這麼緊張秦菲的兒子,東方玉卿知道嗎?」

「你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本事?」郁林俊情緒失控地一拳接著一拳地揮向楚銀南。

楚銀南顧不上血流不止的鼻血,跟郁林俊打了起來,「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他了?」

聞聲趕來的眾人,看到楚銀南的狼狽模樣時,頓時傻眼了,不過還是心照不宣地將郁林俊團團包圍。

原本漆黑的夜色,很快變得亮如白晝。

十幾個回合后,楚銀南明顯處於劣勢,被郁林俊揍得慘不忍睹。

黑狐原本想上前幫忙,卻被楚銀南冷聲呵斥住,「誰都不許插手,否則就給老子捲鋪蓋滾蛋!」

「少爺,你這又是何苦……」黑狐蹙眉,第一次覺得楚銀南愚不可及。

甚至不等黑狐的話音落下,郁林俊一腳將楚銀南踹翻在地,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楚銀南的衣領攥緊,「說,你把人藏哪了?」

「有種你就打死我啊!」楚銀南沒有絲毫的惶恐與尷尬,反倒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瞪著郁林俊。

郁林俊毫不客氣地砸在了楚銀南的臉頰上,疼得楚銀南眼冒金星。

「住手,你再敢打我家少爺一下,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黑狐不吝威脅道。

一個戴著狐狸面具的女孩,也突然出聲,「爹地,你還是放他們走吧,要是秦菲阿姨知道了,估計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帶小姐下去,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她踏出房門半步。」

女孩及時躲開了黑狐伸過來的手臂,「別碰我,你這樣助紂為虐,遲早會遭報應的。」

黑狐被氣笑了,聳聳肩:「無所謂,小姐,請吧!」

「楚銀南,你真悲哀……難怪連秦菲阿姨的兒子也討厭你……」

楚柏穗之所以敢這樣說,是因為她之前站在門外偷聽了。

她爹地的行為簡直是蠻橫、不講理,居然連一個孩子都可以威脅?

「閉嘴!」楚銀南隔空瞪著當眾忤逆他的楚柏穗,恨不能讓人給她打一針,永遠地陷入沉睡狀態。

說來也夠諷刺的,這是他處心積慮以秦菲的樣貌克隆出來的小女孩,居然脫離了他的掌控?

剛開始的時候,這個名義上的女兒確實乖巧、懂事……直到跟秦菲接觸后,就慢慢地跟他產生了隔閡。

不過唯一值得楚銀南欣慰的是楚柏穗跟他小姨蕭夢兮相處融洽,經常留在醫院照顧蕭夢兮。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麼你別後悔。」楚柏穗冷著腔調說完后,就轉身離開。

黑狐示意其他人護送楚柏穗離開,而他依舊站在原地靜觀其變。他清楚郁林俊的身手,所以不敢放任楚銀南找死。

就在雙方陷入僵局之前,從他們的頭頂上方傳來一個軟糯的嗓音,「舅舅,我在這裡。」

東方王子的聲音猶如是天籟之音,猛然間就讓處於暴怒狀態下的郁林俊快速冷靜了下來。

「王子,你有沒有受傷?」

郁林俊抬頭望去,便看到東方王子臉色蒼白地站在二樓的窗台上,瘦小的身板微微地顫抖著,郁林俊的心沒有來由地刺痛著。

楚銀南眸底劃過一抹慌亂,繼而佯裝淡定地說,「喂,小鬼,你快點下來,萬一摔了怎麼辦?」

「你派人送他們離開,我就下來。」

「你先下來,有話好好說。」

東方王子當仁不讓地懟回去:「我只給你一分鐘考慮的時間,你若不同意,我就跳下去。」

「不要!王子,你相信舅舅,我會帶你們離開這裡的。」一向以冷靜自恃的郁林俊,在這一刻也慌了。

「舅舅,對不起,如果你有機會見到我媽咪就幫我轉告她—我愛她,我永遠都是她的兒子,只可惜不能孝敬她了。」

不等郁林俊回應,楚銀南搶先回答:「好,我答應你,我馬上讓人送他們離開。」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東方王子突然情緒激動地吼了一嗓子。

「我敢對天發誓,我若是欺騙東方王子,就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聽聞楚銀南對自己的詛咒,銀狐捏的拳頭「咯吱」作響。

東方王子攥緊小手,指尖有些輕顫,「那你現在就安排他們離開,我要確保他們安全回到家,我才會下來。」

楚銀南氣得咬牙切齒,卻又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小傢伙一個不留意從二樓摔下來。

雖然這樣的高度還不至於一命嗚呼,但他不敢拿秦菲兒子的命去賭。

「好,聽你的。」楚銀南輕聲安撫著,繼而看向不遠處的黑狐,「還不快去安排車輛,小傢伙要是傷到一根汗毛,我讓你們大家跟著陪葬。」

「這麼晚了,只怕……」黑狐試圖勸說楚銀南。

「快去,哪那麼多廢話!」

郁林俊黑沉著一張俊臉,仰頭看著二樓窗台上那一抹小身影,莫名覺得心酸不已。

大概是東方王子站得時間久了,瘦小的身體有些微的顫抖,看得楚銀南膽戰心驚的。

郁林俊微眯眼眸,突然笑著提醒,「王子,你再堅持一會兒,注意安全。」

楚銀南轉身瞪著郁林俊,顯然不明白他為何不是勸說小傢伙下來呢?

不過從斜刺里伸出的一雙大手,才讓他恍然大悟,郁林俊是為了吸引東方王子的注意力,為營救小傢伙爭取時間。

東方王子驚呼出聲,「啊……」 這世上竟然有人說自己是螻蟻?

年輕貴公子跟他的手下都怔了怔。

「大人……」常昆見到方昊天則是大喜,忍不住叫了一聲。

這一叫,但也是叫破了方昊天的身份。

「你就是此地的城守?」年輕貴公子臉上頓時浮現玩味的笑意,「原來就是你啊!」

「嗯,是我。」

方昊天輕輕點頭,看向那個踩著常昆的中年人,接著說道:「能不能放了常捕頭?」

中年人看向年輕貴公子。

年輕貴公子笑道:「我最喜歡當著主人的面殺狗。」

那中年人頓時一笑,腳下用力。

「轟!」

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突然撞擊,那中年人直接倒飛,人沒落地身體就炸開。

「真巧,我跟你一樣,也喜歡當著主人的面殺狗。」

方昊天笑言,他走到常昆的身邊彎腰要將常昆拉起。

三道凌厲的刀光突然斬來。

「大人小心……」

柳十三等人頓時驚呼。

但好像遲了,三道刀光都落在了方昊天的身上。

那年輕貴公子輕笑:「我的狗都很厲害……」

聲音驟頓,臉上的笑容也是瞬間凝固。

叭叭!

刀是斬在了方昊天的身上,但刀斷了。

方昊天好像完全不知道刀斬中了他,仍然將常昆拉了起來。

而他的手抓住常昆的手時,一股氣機瞬間湧入常昆的體內,一下子讓常昆恢復了許多。

甚至常昆一下子覺得自已有了突破的跡象。

「沒事了,站到一邊雲。」方昊天拍了拍常昆的肩膀。

「是。」常昆大聲應諾。剛才還重傷不堪的他,現在卻生龍活虎的走到了柳十三的身邊。

柳十三眼含諮詢,常昆輕聲道:「沒事,城守幫我療了傷。」

「城守真乃神人!」柳十三等人忍不住讚歎,就拉下手竟然就幫常昆療了傷,手段之神奇簡直匪夷所思。

這時,方昊天看著那年輕貴公子笑道:「你的狗很厲害?不覺得啊……」

年輕貴公子雙眼眯了眯,終於有了些許正視的樣子,聲音微沉:「你敢殺我手下?」

方昊天笑道:「有何不敢?但你說錯了,死的那個不是你的手下,是你的狗。」

「哈哈哈……有趣。」年輕貴公子怒極而笑,「真沒想到來到這個小小的龍關城,竟然真有不長眼的東西敢跟我叫板,你憑什麼?」

方昊天很驚訝:「我都殺了你的狗,你還不知道我憑什麼?」

「不知死活的螻蟻。」年輕貴公子身上突然瀰漫起驚人的氣息,隱約中身上發出噼里啪啦爆豆一樣的聲音,「小小一個城守而已,今天我讓你知道你的官位和實力在我眼中都是螻蟻,我讓你知道什麼叫螻蟻……」

「啪!」

年輕貴公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記響亮的耳光打斷,然後大家看到年輕貴公子就倒在了地上。

年輕貴公子雙手捂臉,很憤怒的盯著方昊天:「你敢偷襲我?」

「砰!」

方昊天二話不說,又一腳踢出。

年輕貴公子這次有了防備,本是捂臉的雙手當然灌注力量,兇狠無比的抓向方昊天的腳。

「砰!」

年輕貴公子飛了起來,他的雙手被踢得骨折,無法抵擋方昊天的力量。

「大膽!」

那三個斷了刀的護衛反應過來了,同時大喝同時出手。

「恬噪!」

方昊天揮了揮手,那三個護衛當則倒飛,未落地時身體也是炸開,根本不給他們活命的機會。

「叭嗒!」

那年輕貴公子重重摔落地上。

方昊天一抬腳便踩在了年輕貴公子的臉上,居高臨下道:「什麼叫螻蟻我已經知道了,你現在告訴我,被一個螻蟻踩著是什麼滋味?」

「可惡。」年輕貴公子憤怒到了極點,「你竟敢如此對我,你知道我是誰嗎?哈,你知道我是誰嗎?」

方昊天笑了,道:「就等你這一句話了。好吧,請告訴你,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