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至權臣,下至匹夫,不無有人議論紛紛。

武侯對此保持沉默。

有消息稱,草原公主特地拜訪過相府,也特地探望了相子的傷勢。不過,天波依然對此不在意。

小海每天就這樣悠哉悠哉的過著天波少爺的日子,練功,吃飯,調戲調戲小丫鬟。

活在權貴家庭里,就這點的好處啊。

不過為了這點好處,既要勾心鬥角,又要學會殺人放火。也不懂得,到頭來,值還是不值。

算算日子,大哥和二哥也該回來了吧?

突然,天波府兩側的戰鼓轟然而響!

那是凱旋之音。

大哥二哥班師回來了!

小海一下跳起來,腳剛踏出去,就看到武侯虎步而來,「海兒,著甲,出城,迎接!」

「是,父帥!」

高聳的皇城上今日多了些龍氣,聖上率領著群臣遠遠的迎接著凱旋沙場的兒郎。

武侯身穿黃金甲,高高佇立在皇城上,縱然站在皇帝身前,也沒有人說些什麼。因為,這人,是天波大軍的唯一統帥!

遠處的灰塵越來越清晰,如虎豹般的大軍的腳步轟鳴聲也越來越近。

聖上身後站著的兩個皇子,此時將目光集中在武侯身上。

因為,此時,他更像這世間的唯一主宰!

烙印殘妻 數萬大軍如滾滾江河奔騰到人們眼前,皇城百姓也同樣傾巢而出,熱情飽滿的迎接著這群兒郎。

大軍的戰旗越來越明顯,戰旗上綉著的天波兩個大字更是引起皇城百姓的瘋狂吶喊!

「哈哈,又贏嘍,這下天下太平了吧。」城下一個老頭拿起一壺酒激動著說著。

「哈哈,那是自然,天波大軍哪裡打過敗仗。「又一個老頭說道。

「大家快看啊,那是我們的戰神,天波武侯!」

百姓們一時間都向武侯看去。

如山般巍峨,身著黃金戰甲,雄偉的宛如一輪驕陽!

百姓們甚至忍不住俯身下拜。

「爺爺,以後我也要加入天波大軍!成為武侯一樣的男人!」不知道那一刻,有多少男孩子握著拳頭許下了這一個願望!

大軍勻速的靠近。為首的二將正是天波大少和二少,楊濟國和楊濟民。

小海看著兩位哥哥,心中也充滿了自豪!

「吁……」濟國濟民都停了下來。

大軍都停了下來!

兩人下馬,走向前去,迎著皇城上空的武侯,一跪,吼道:「天波將領楊濟國(濟民)拜見大帥!此行,不辱使命!」

身後數萬大軍齊身而跪,虎目圓睜,齊身嘶吼:「不辱使命!」

」不辱使命!」

「不辱使命!」

武侯傲然挺立,「濟國,濟民!」

「在!」

「天波兒郎!」

「在!」 當娶則撩 又是一陣山呼海嘯的嘶吼。

「起身!」

武侯轉身看向皇帝,微微欠身,「聖上,天波兒郎自星羅戰場凱旋!不辱使命!」

皇帝身子也微微顫抖。如此。四方安定,太平盛世可以宣告到來!

「好,好,好。」皇帝連道三聲,不再說話。

皇城百姓一片歡呼。

凱樂奏,凱歌起。皇城高唱凱歌,如浪濤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若是五十年後,有人問小海,你今生映像最深的是什麼事情,小海一定會說,是那天的凱旋之樂。

之後去太社太廟告奠天地先祖,呈上獻捷獻俘之禮自然不用多說。

一切都朝著預料的方向進行。

禮罷,濟國濟民回到天波府。

「咚咚咚!咚咚咚!」濟國激發一股玄力,砸在天波府側的戰鼓上,那是戰神鼓。

每一次奏響,就代表著每一次凱旋!

「吱嘎……」天波府大門大開,武侯攜小海而出。武侯手握長槍,一把將長槍釘在府前的白玉石上,雙眼瞪著濟國濟民。

「傷亡幾何!」

「天波兒郎亡一萬三千一十九人,重傷四千零五十一人!」

武侯雙眼通紅,「成果如何?」

「殲敵十二萬!消滅星羅戰場所有勢力,大勝!」

「好!」武侯身體爆發出山洪般的玄力,「咚咚咚咚咚咚咚!」將所有戰神鼓全都擊穿!

只有擊穿,才配得上如此大勝!

「所有屍體,家屬必須安排妥當,天波不能忘記任何一個兒郎!」武侯沉聲道。

「是!」

「濟國,濟民,進府!」

「是!」

三兄弟緊緊抱在一起。

這是不同於皇家的環境,天波府內,沒有勾心鬥角,只有手足之情。

祖祠已開,這也是天波的規矩。每次行軍回來,都會祭拜祖先。祖祠是天波府內守護最森嚴的地方,也是最核心的地方,極有可能是,秘密最多的地方。

「小海,你先下去,父親有些事要和濟國濟民說。」

小海一愣,還是先出了祖祠。

既然父親不讓自己知道,那就不要問。

半晌,父親和哥哥們從祖祠回來。

接風洗塵肯定必不可少。

今夜是註定天波的夜晚。

天波府上空煙花不曾斷過,屋內酒令聲不曾斷過,一片洋洋得意的海洋。

相爺從相府看著天波上空的煙花,臉陰沉了下去,相爺背後突然出現一道身影,「相爺,人人都在為天波慶祝,而你卻只能在府邸裝病,為何沒有人在乎你的感受,相爺遭受如此不公,何不與我聯手?」

相爺把頭一轉,怒瞪著那道影子,「我相府永不會背叛王朝!再不走,還要老夫親自動手嗎?」

「桀桀……」影子笑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還會見面的。」

說完,影子消失了。 「何洛在最後這個時候趕回來,處死了雪淵。邪非痛失自己最好的朋友,不願治療臉上的刀傷。所以臉上留下了這一條難看的疤痕。坊間有一些人猜測,這一場暴動是何洛故意煽動起的,當時雪淵的勢力已經大太了,何洛已經有些難以控制雪淵了,而邪非從頭到尾好像都是知道這個內情的。」

王術停頓了下來,看著林北望。他的眼神里,意味深長,又似乎十分明確的給了林北望心中猜想的答案。

林北望自然是心領神會。想不到這個金三角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風雲萬變,人心複雜。見過名門望族間爭權奪利的林北望,心中還是有些難以相信這一切。

「莫姨的兒子就這樣死在這場窩裡斗里了?」

王術點了點頭。

「而且恐怕莫姨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莫黎已經死了。」

「你們真是魔鬼啊!這麼久的事情都能查的這麼清楚!那為什麼當初會不知道我是姑蘇家二小姐的事?」

王術嚴肅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輕鬆的表情。他歪著頭,扯了扯嘴角,無奈的說到,「在那些新聞沒有出來前,總裁從來沒有想過要去查你!只是因為後面新聞出來的太多,總裁不得不去了解真實情況,那個時候才去查了你。」

聽到此的林北望深吸了一口氣,依照剛才王術的講述,林北望有些不敢想了。她支吾著說到,「所以,你們的資料上,到底掌握了我多少的情況?」

王術轉動了一下眼珠,假裝思考著。

那神情,明裡暗裡都在給林北望一個信息——很多……

「到底多少?」林北望惱怒的壓低著嗓音。

「包括林小姐小時候用的紙尿布牌子,喝過什麼牌的奶粉,幾歲換的牙,幾歲不尿床……」

林北望越聽,越氣,雙拳緊握。

王術趕緊跑開。

跑了幾步,他突然猛回頭,沖著林北望一本正經的說到,「這些,總裁大人手上都還有一份整理列印出來的!」

「陸、寒、徹!!!」

林北望緊握著雙拳恨恨的說到!他這哪裡是查背景,簡直就是給林北望設了個調查專刊啊!從小扒到大,事無巨細,一件都不放過啊!

陸寒徹聽到林北望的聲響,飛了過來。看到一臉兇相的林北望,有些摸不著頭腦。

24小時時間還沒到,陸寒徹的魂體沒有因為林北望喊他的名字而進入她的身體里。

林北望上前了一步,眯縫著她的眼睛,昂著小下巴,「聽說你查了我的資料?」

陸寒徹冰冷的眸子了閃過一絲慌張,他矜貴冷峻的臉上有些綳不住自己昔日的表情。他想開口解釋,卻礙於高傲的自尊,垂下了眉目,目光瞥向一旁。

林北望眯縫著雙眼步步緊逼,踮起腳尖,看著陸寒徹躲閃的目光,嘴角痞笑著,玩味的說到,「你就對我那麼感興趣啊?」

面對林北望突然變化的口吻,前頭還兇狠,後頭就痞笑輕浮的樣子,陸寒徹有些措手不及。 小花的臉更紅了,低著頭,咬著唇,就是說不出話來。

林北望翻了個白眼,嘆了口氣。真的是女大不中留啊!

林北望拉過小花的手,搖了搖,「好了,我不逗你了。知道你心裡惦記著什麼!不想離開就不離開吧。好好獃在你的金三角吧!」

林北望一邊拉著小花的手,一邊眤著雙眼冷冷瞥向遠處的邪非。呵,叫你不讀書,兩個文盲,準備王炸金三角啊!

站在夜空下的林北望,眼中只有遠處的邪非。邪非正和手下的人交談著。林北望心中想著,莫黎當年帶走了父親手中關於古墓的資料,那這個時空隧道的傳言是父親資料上寫的。既然父親知道這個古墓資料,那母親日記本上後面幾頁所寫,應該也是這個古墓的內容。日記本被厲千陽撕了,那厲千陽一定也知道這個古墓里關於時空隧道的傳言了!

林北望想到這些,整個人因為驚訝而頓住了!

這一群比這山間猛獸還兇猛的人類。

她倒吸了一口氣,明天墓門開了,那絕對會是一場混戰了!她的目光尋向厲千陽,厲千陽正靠在一棵樹下,環抱著雙臂,閉著眼睛睡覺,臉上神情自如。

他倒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怎麼厲千陽一來,你的眼睛里就只有他了?」

林北望的身後響起一聲冰冷的彷彿來自地獄修羅的聲音,冷冽的氣息能穿透過皮膚。林北望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身子頓在那裡。

魂體陸寒徹一個飛速,光影之中就飄到了林北望的面前。居高臨下,雙眸深邃冰冷的看著林北望。

林北望莫名的心跳加速。眨了眨眼睛,想到,不對啊,明明先前是他有錯啊,是他命人調查了林北望全部的資料啊!雖然說是為了了解她,可是誰家了解一個人了解到連嬰兒期用什麼尿不濕都知道的吧!這也太太太,那啥了!

林北望想到這裡便抬起頭,鼓起胸膛,迎向陸寒徹冰冷的眼眸!堅決不畏強權!

剛才在暗處看林北望一直看著厲千陽的陸寒徹,現在看林北望一副毫無歉意的樣子,心口處騰的燒起一處酸酸的怒火。他嘴角勾抹起一絲冷冽的笑意,眸子微眤,心中冷哼,林北望你是越來越大膽了!

魂體陸寒徹一手摟住林北望的腰,低頭鼻尖輕輕摩過林北望的鼻尖,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半眤的眸子里微光閃閃。

林北望的心感覺漏跳了半刻,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下喉嚨,臉上現出紅暈,眼睛不由自主的閉了起來。

魂體陸寒徹看到林北望此刻的表現,臉上的笑意意味深長。他很滿意林北望此刻的表現。

就在林北望身子緊繃,滿懷期待的時候,魂體陸寒徹放開了林北望,後退了幾步。

林北望驚訝的睜大了雙眼,臉上的神情既是尷尬又是惱怒!這個陸寒徹現在也太會撩人了吧!

「這是對你的懲罰。」

魂體陸寒徹低著頭,一臉冰冷的說到。 林北望拿著地圖失神著走到季楠風的跟前,自顧自的說到,「是時候開墓了。」

林北望的手上始終緊握著地圖,她看著一處的目光,有些空洞。腦海里卻是沉沉的思量著。她已經準備好了面對這種種的一切。她知道只有開了墓,才能真正知道邪非到底要幹什麼!才能知道當年父母親在古墓經歷過什麼!與其跑去質問邪非父親所繪的地圖為什麼會在他手上,不如自己親自去揭曉這些答案。

季楠風瞥向林北望,看她目光空洞心事重重,便不再多問。 誤惹豪門:wuli老公欠調教 示意了周邊的人過來幫忙。

就目前有限的工具下,還有這瞬息變化的局勢來看,大開墓門是不太可能的事了。更不要說保護文物,能活著出這個古墓就算是不錯的了。但是作為一位考古學者來說,儘可能的保護古墓遺址還是必要的。

季楠風拿著鐵鏟小心翼翼的挖著,時不時指導著身邊的人如何進行挖掘。

季楠風挖到深一層的土壤時,便發現了這裡曾經有被人動過的痕迹。心中有些疑惑,擔心這個古墓是否曾經被盜墓過。不知道墓內結構是否還完整。

林北望拿著地圖,坐在一旁認真的看著。之前瞎糊邪非說墓內機關眾多,現在認真看地圖發現確實不少,而且這個墓的結構有些複雜。雖是秦漢時期的古墓,但是墓結構卻仿製古埃及的金字塔結構。只不過一個在土層上,一個在土層下。在土層下倒也是能理解的,畢竟那個朝代的人還是講究入土為安的。這和古埃及的信仰還是有所不同的。只是為什麼要把墓建在這裡呢……秦漢時期的人就已經走到古埃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