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心將連夜做的假鬍子取出來,細細地粘在程曦嘴唇上,讓她的嫩紅菱唇不至於太過明顯。又將松花粉和鍋灰調在一起,撲在程曦臉上遮去她膚色,並為她畫粗眉毛。

打扮妥當后,程曦爬著梯子上了牆頭。

秦肖已然等在牆的另一邊。

他搬來一些假山石塊堆在牆下,程曦踩著石塊便翻身下來。

「怎樣,摸到地兒了嗎?」她問道。

秦肖點頭,看了眼程曦唇上的假鬍子,頗有些想笑不敢笑的模樣。

讓程曦狠狠一敲腦袋:

「快走!」

他們來到荒廢莊子另一間院落的圍牆下,踩著秦肖早就搭好的石塊翻牆出去。

馬車停在牆下,兩人上了馬車便一路朝東南而去。

這般趕了二十餘里地,馬車停了下來,秦肖指著前頭燈火輝煌的莊園道:

「小姐,世子的車駕就是進了那座莊子。」

程曦鑽出車子看去,只見莊園外停了許多大大小小的馬車,車旁有眾多車夫侍衛隨從候著。

莊園里燈火映天,隱約可聞絲竹聲。

她微微皺眉:

「走,瞧瞧去。」

她與秦肖對換位子,趕著馬車過去,在莊園外停車下來。

秦肖已然換上程時的錦袍,大步走上前去。

兩人在門外被攔了下來。

守門的護院笑呵呵地請秦肖出示名帖,秦肖自懷中摸出程曦備好的名帖遞過去。

那護院打開名帖看了眼,忙恭恭敬敬還給他。秦肖抬腳就要進去,誰知卻又被攔了下來。

護院陪著笑道:

「程四爺,許是小的記岔了,在宴客名單上看漏了您大名。您請在此稍等,待小的去報與主子問個真切。」

程曦一愣,沒想到這招居然行不通。

通常這種宴會只要身份足夠,都是遞了帖子便放行的。

誰知這裡居然拒絕不速之客!

她如何敢讓人去通報,忙悄悄拉了拉秦肖。

秦肖立時領會,面上便作出一副生氣狀,哼聲冷笑:

「好大的派頭!」

說著一甩袖子便帶著程曦走人。

程曦暗忖今日是混不進去了,只能與秦肖打道回去。

她一路上琢磨著明日該用什麼法子才能混進去,卻一籌莫展。

他們回到那座荒廢的莊子外下車。

秦肖先行翻過牆跳下去。

他站穩身子,剛要開口喚程曦,便聽身後傳來腳步,有說話聲自遠而近傳來:

「世子爺,今晚便只能在此將就了……」

秦肖一驚,猛地回過身。

就見迴廊轉角處慢慢泛出光亮,繼而一行人提著風燈走了出來。

秦肖站在空蕩蕩的院落中,無處可避,就這麼直直地與那行人打了個照面。

對方猛然見到院中杵著一個人,也是一驚。

還不待秦肖看清楚,便有兩道人影忽然竄出朝他躍來!

秦肖敏捷躲過襲擊,誰知還不及回身,又有兩道人影朝他欺來。

四個人團團圍住,立時便將他制服。

秦肖讓人扭著胳膊,壓下身無法動彈。

他深怕程曦此時候冒出來讓人發現,卻更不敢出聲提醒她,不由心下大急。

有人忽然「咦」了一聲,繼而驚道:

「秦肖?!」

秦肖一怔,抬頭看去。

只見那人提著風燈朝自己照來,卻是許久未見的裴霖。

裴霖身旁之人長身玉立,黑眸映光。

「容、容少爺?!」秦肖失聲道。

容潛乍然見到秦肖,眼中露出一絲驚訝。

牆上傳來一道輕輕的驚呼。

容潛倏地抬頭望去。

只見斑駁灰牆上趴著一個小腦袋。

唇上的鬍子掉了一半,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此時正直愣愣地瞪著他!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容潛一怔,隨即眼中有流光閃過,在黑夜中異常明亮。

程曦趴在牆頭獃獃看了容潛半晌,忽然猛地探出身子驚喜道:

「容晏行!」

腳下一滑,卻差點摔下去。

容潛臉色倏變,幾步踩著亂石堆瞬間躍上,一把就抓住她攀住牆頭的胳膊。

「踩穩了嗎?」他低聲問道,語氣中有毫不掩飾的笑意。

程曦堪堪踩住石碓,抬起頭笑著看他,眼睛彎彎的十分明亮:

「你怎麼會在這裡?」

菱唇上掛著的鬍子隨她說話開合一晃一晃,讓容潛眼中笑意泛了出來。

他輕咳了聲,指了指自己嘴唇暗示她:

「……掉了。」

程曦反應過來,忙伸手將鬍子按回去,隨即又笑嘻嘻問道:

「我這妝化得怎樣?要是方才不曾喊你,你是不是認不出來?」

容潛輕笑,順著她高興,道:

「嗯,是。」

程曦又讓容潛這一笑給晃了眼,心情很好地抓了抓腦袋上的小包,笑嘻嘻的卻又不知要說什麼。

她莫名有種「他鄉遇故人」的喜悅。

而院中眾人抬頭看著站在牆頭聊天的兩人,面上神色均有些異樣。

裴霖看了眼未得命令不敢擅自放人的眾護衛,以及仍被眾人扭著的秦肖,暗忖若不提醒一下,興許世子爺能和程小姐站在上頭聊一夜。

他咳了聲,硬著頭皮走上前:

「少爺、程小姐,咱不如先下來再聊?」

秦肖也滿臉哀怨道:

「……小姐。」

程曦這才注意到仍被四人扭住的秦肖。

她不由橫了容潛一眼,嗔怪道:

「你怎麼還不放人!」

容潛便皺著眉向裴霖看來。

裴霖覺得自己簡直冤枉——若不是她大小姐方才一個沒站穩,嚇得世子爺顧不上別的,秦肖會被扭了這老半天么?

他扭頭朝眾人一揮手,喝道:

「放開放開,快放了!」

眾人忙鬆開秦肖。

秦肖甩著發酸的胳膊,就要走上前去接程曦下來,卻被裴霖一把拽住。

「手酸罷?」裴霖拽著秦肖就往院子外走,「這些人下手沒輕重,走走走,隨我去取些藥酒,極為管用!」

秦肖讓幾人架著往外走,一臉的莫名其妙:

「我沒事……不是,小姐她……」

讓裴霖一句「我家少爺在呢」就給堵上了,生生被人拖著走出了院子。

容潛回過頭,看著程曦問道:

「能過來嗎?或者你待著別動,我去接你。」

程曦一擺手,笑嘻嘻道:

「不用不用,你讓開些,我能爬過來!」

說著便手腳並用翻上牆頭。

容潛跳下石碓,抬頭看著她磨磨蹭蹭爬下來,最後伸手托住一躍而下的程曦。

程曦抓著他胳膊站穩后抬頭,只見月光下容潛衣飾矜貴,腰間環珮琳琅,身上還散出淡淡的酒氣。

她忍不住好奇,一連串問道:

「你怎得會在這裡?這次是光明正大來的嗎?是路過此地還是要去京城?」

容潛鬆開手,看著她笑道:

「這次是光明正大來的。」他頓了頓,「……此處是我的莊子。」

程曦倏地瞪大眼:

「這、這個莊子是你的?」

容潛點頭,看著她身上打扮,問道:

「你怎得在這裡?晚上可有辦法回府去?」

程曦楞楞地眨了眨眼,忽然想起十年前與程時在附近果園遇上何玹等人。那時林備打聽來,說這個莊子是江南一家富戶名下的。

如果這是容潛托在別人名下的產業,那麼何玹與他兄長會出現在附近也就說得通了。

她看著容潛笑得很是開懷,答非所問道:

「……咱們居然又做了鄰居!」

容潛一愣,隨即抬頭看向隔壁莊子的方向。

「隔壁那莊子,是我家的!」她笑嘻嘻道,卻忽然皺起臉。

肚子忽然發出咕嚕咕嚕的叫聲。

程曦按著癟癟的肚子,才想起自己晚上沒吃東西。

容潛也聽見了。

他微微皺眉:

「沒吃飯?」

程曦苦著臉點頭,自從西境回來后,她如今一挨餓便會胃心痛。

可是她還有許多話要問容潛,不由便猶豫道:

「你以後都住在這裡嗎?還是待一陣就回北……呃,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