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事,如果承受不了的話,我會通知你的。」江楓睜眼看了洪三道一眼,面前露出了笑容。

「砰砰!」兩聲巨響,較大的白色氣泡陡然爆裂,迸發出來的白色火焰頓時把江楓身前的靈力罩給融化掉,落在了他的胸口上。

「啊!」江楓表情猙獰起來,只見那白色火焰落在他的身上之後,發出「嗞」的一聲,便冒出了濃濃的白煙,過了一會兒才緩緩消散。

至於江楓的胸口上,則是留下了兩道通紅的印記,顯然這白色火焰並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太的傷害,讓洪執事微微送了一口氣。

「這個變態究竟是什麼人,他的皮怎麼那麼厚!」袁海的妹妹袁婧都不可思議的長大了小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其他的執事們紛紛發出驚嘆的聲音,看向江楓的目光里蘊含了極大的興趣,似乎想要把他揪出來徹底查看一番。

「靈動六重天竟然能夠抵擋住蝕骨火的侵蝕,的確不一般啊。他的身體強悍程度,就算是靈動**重天的修鍊者也無法匹敵。」一名執事讚歎說道。

「沒錯,而且生命力極其旺盛。面對火毒滔滔不絕的侵襲,竟然能夠不斷地化解,也沒有顯露出疲態,這小傢伙當真堪比一頭妖獸!」另一名執事也驚訝無比。

洪三道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興奮,狠狠地灌了一口酒,說道:「這蝕骨火能夠輕鬆燒穿一名靈動五重天弟子的胳膊,江楓他卻能輕鬆抵擋,的確不一般。只不過萬一蝕骨火大面積爆發,他還是有很大的危險。」

蝕骨火能夠讓固元境的修鍊者非常忌憚,並且能對他們造成巨大的痛苦,對江楓來說這種疼痛感只會有增無減,但他卻還在其中苦苦撐著。

每當白色爆裂之後,一定會有蝕骨火從中飛出來,有的時候便會落到江楓的身上。沒一會兒的功夫,他裸露出來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紅色。

婚妻已定 甚至有些地方,都已經綻裂流血。但江楓依舊緊閉雙眼,在熔岩當中坐著。就算是痛苦不堪,他也不會挪動一下。

「天雷三藏!」大概過了半個時辰,江楓察覺到自己隱約有些抵擋不住熱力和火毒的侵蝕了,他連忙運轉起來了功法。

當天雷三藏施展出來,他的身體表面立刻被閃電包裹住,這可比靈力護罩管用得多。但面對蝕骨火,依舊是不堪一擊。

但好在,身體的加強,也讓江楓輕鬆了不少。最起碼清除體內火毒的時候,能夠用得上這些雷電的力量!

「這小子的確有些門道,本來快要堅持不下去了。似乎運轉起來了某種功法,讓他又得以喘息一會兒。」馮天俊也忍不住稱讚江楓。

洪三道則是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他本想出手解救江楓,但看他狀態又穩定下來,手裡的葫蘆也重新被拿穩。

白色的氣泡越來越多,爆裂的也越來越頻繁,江楓在承受著熱力與火毒炙烤的同時,還要忍受突如其來的蝕骨火。

在火池旁邊圍觀的人,每當看到氣泡爆裂,都默默地為江楓緊張了一次。因為他們不知道哪一次氣泡的爆炸,就會看到江楓身上出現一個大大的血洞場景。

「老洪,我們要不要去修羅池那裡看一眼。」這個時候,馮天俊表情凝重地看了一眼洪三道,低聲詢問。

洪三道看著馮天俊說道:「應該不用,今天我可沒聽說有人會進去修鍊。況且修羅池只會我們這些執事開放,他們有自保的能力。」

「這次蝕骨火爆發的太過突然,你我都知道那修羅池就是源頭。有沒有人在裡面修鍊倒是其次,現在修羅池到底變成了什麼樣,才是最主要的。萬一發生了大浪潮,我們重蹈上一次的覆轍,我們恐怕都難逃責任。」馮天俊眼睛眯了起來,讓洪三道心裡也有些不安。

「洪執事,你們先過去吧,這裡有我呢。」正當洪三道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袁海往前走了兩步,「如果江楓兄弟出現了什麼狀況,我也有能力把他解救上來。」

洪三道看了袁海一眼,點頭說道:「那江楓就交給你了,我們去去就回。」權衡利弊之後,洪三道便和馮天俊兩人向火煉之地更深處走去。

「還記得十年之前么?」馮天俊忽然開口,洪三道瞥了他一眼,點頭說道:「我怎麼可能不記得,正是十年前我的五名弟子都死在了這裡,所以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收過弟子。」

馮天俊神情凝重,說道:「沒錯,十年之前修羅池浪潮爆發,許多來不及撤離的弟子,都被火焰吞沒。只希望這一次是虛驚一場,畢竟修羅池這幾年總是動蕩不安,讓人心裡沒底。」

兩人走到了火煉之地的盡頭,眼前乃是一處牆壁,洪三道走上前去,在牆壁上快速的用手指點過,一道裂縫忽然出現。

「轟!」巨響伴隨著震動,牆壁橫移拉開,一股熱浪直接鋪了出來,洪三道和馮天俊兩人也是同時張開了靈力護罩抵擋。

待熱氣消散之後,他們走了進去,整個牆壁之後的空間都被一股極熱的霧氣籠罩著。就算是已經達到了固原七八重天的執事們,都有些吃不消。

撥開煙霧,兩人終於來到了一處就像是溫泉一般的池子前。 冷王盛寵:驚世廢柴妃 池中的熔岩完全都是白色的,顯然是由蝕骨火聚集而成。

「修羅池竟然沒有大規模的爆發!」洪三道和馮天俊兩人都吃了一驚,他們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過了一會兒,洪三道才緩緩開口:「這就怪了,修羅池如此平靜,那外面的火池為什麼會有蝕骨火爆發出來?」

馮天俊也沒有任何的頭緒,過了一會兒,他開著玩笑說道:「這個江楓可真是個不祥之人啊,他一來火池就出事。」

洪三道白了他一眼,說道:「只要修羅池沒事就行,我們走吧,等過兩天咱們再來較量較量,看看誰在修羅池裡堅持的時間長!」

「我會怕你?」馮天俊冷笑兩聲,與洪三道一同走了出去,隨即那巨大的牆壁也再次合上,看起來就像是完整的一塊。

「怎麼樣了?」等洪三道和馮天俊回來了,便向袁海詢問,袁海回答道:「一切都還好,江楓兄弟這體質我真是前所未見。」

不單單是袁海,那些執事們也都非常驚訝。江楓已經在火池裡待了半個時辰,還飽受蝕骨火的煎熬,但依舊沒有生命危險。

尤其是那種痛苦,他還能夠忍受得住,這樣的毅力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

「那就好,我們繼續等著吧。」洪三道點了點頭,「修羅池並沒有任何的異樣,這次外面爆發了蝕骨火究竟是什麼原因,還得慢慢查探。」

江楓正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在火池當中浸泡得越久,便會感覺熔岩越來越熱。那些熱氣和火毒侵蝕的力量,也更加的強大。

如果不是江楓體內的生命力異常強大,恐怕也堅持不了這麼久的時間。再加上他意志力頑強,才能承受這莫大的苦楚。

就在這個時候江楓身前的第五道漩渦突然發出了光芒,並且從他的體內飛了出來,在火池當中急速旋轉著。

不過在旁邊圍觀的人卻沒有看到這番異象,只有江楓一個人能夠看得清楚。只見那漩渦將許許多多的白色氣泡,全部都吸了進去。

等所有的蝕骨火都消失不見的時候,漩渦才回到了江楓的身上,最後暗淡下去,隱藏到他體內。

「蝕骨火消失了!」洪三道等人再次驚訝起來,不單單是江楓這一座火池,其他火池裡的蝕骨火也都不見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眾人都一頭霧水,這次蝕骨火的出現跟源頭修羅池沒有任何的干係,究竟為何出現也是一個天大的疑惑。

但他們也並沒有深究,那些執事們再次帶著自己的弟子,前往火池當中修鍊。而江楓已經在火池裡,足足待上了一個時辰,讓馮天俊心服口服。

「江楓,一個時辰到了,你該出來了。這火池雖然有幫你修鍊的功效,但也得適當休息才行。」洪三道露出了笑容,對江楓喊道。

江楓睜開眼睛看了洪執事一眼,為了對付這些熱氣和火毒,他體內靈力消耗巨大,也的確再吃撐不了多久。

江楓點了點頭,換換從火池裡站了起來,走到地面上之後把衣服給穿好。剛才第五道漩渦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心裡也有著疑惑。

畢竟剛才自己沒有出現生命危險,正常來說漩渦是不應該發動的。

「江楓,你真的堅持了一個時辰,憑你現在的修為,已經可以用奇迹來形容了!」洪三道激動地看著江楓。

袁海也笑著說道:「江楓兄弟,你快看看自身有什麼改變。要知道在火池裡修鍊,在抵抗熱力和火毒的同時,也是一個轉化吸收火屬性靈力的過程。頭一次修鍊的人,往往得到的好處是最大的。更何況,你剛才還經歷了蝕骨火的洗禮!」

「袁海說的沒錯,江楓你把氣息釋放出來,讓我們看看到底有沒有提升。像你這樣靈動六重天就經過火池洗禮的人,修為最起碼應該提升一個小境界才是。」洪三道也十分期待。

江楓微微點頭,使用剩下的靈力將自己的氣息散發出來,隨即眾人眼前一亮。

「靈動八重天!」 江楓也沒想到,經過這一個時辰的折磨,他的修為竟然再次一躍兩重天,達到了靈動八重天的境界!

最主要的是距離他晉陞到靈動六重天僅僅過去了一個多時辰,這樣的速度,讓洪三道大為驚嘆。

「恭喜江楓兄弟晉陞修為,要突破到固元境指日可待。」袁海上前恭賀,在他看來,江楓就是一個怪物,說不定下次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是固元境了。

洪三道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你小子的確讓我非常驚訝,到底是吃什麼東西長大的,體內的底蘊竟然如此豐厚。否則,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連續提升修為。」

江楓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他能夠有今天的突破,可以說完全歸功於那隻魔族怪物,如果沒有他的生命力以及那些修鍊者的靈力和生命力,自己也不可能提升得這麼快。

「不錯,真不錯,比我那寶貝徒弟好多了。」馮天俊也不得不搖頭讚歎,「老洪啊,你是收了一個好弟子。這小子還是個煉器師,在我們丹器同盟里也是一個奇葩啊。」

「那倒是。」洪三道笑了起來,「反正我來到同盟的這麼長時間裡,從來沒有一名煉器師或者是煉丹師,會成為我們這些外門執事的弟子,你的確是個異數。」

江楓露出了疑惑地表情,問道:「為什麼內門的那些人,就不能成為外門執事的弟子呢?難道他們不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么。」

袁海苦笑一聲,說道:「江楓兄弟,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在丹器同盟當中,永遠都是以內門為重。我們外門充其量就是內門弟子的保鏢,他們根本就瞧不起我們。更何況,有修鍊的時間,他們也都用來煉器煉丹了。」

江楓點了點頭,他也弄明白,為什麼歐亦雪看到洪執事之後,一點都沒有恭敬的感覺。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內門核心弟子的身份,都要和外門執事差不多。

「江楓,你這是第一次吸收了火池當中的火之力,能夠有這樣的提升也算是情理之中。等下一次來,恐怕就不會幫助你提升境界了。但多在火池裡修鍊,好處也不少,你想來跟我說一聲就行。」洪三道對江楓說道。

馮天俊在開口道:「就是,煉器固然重要,但你自身的修為也不能落下。真不知道那些煉器師都怎麼想的,只讓你當一名雜役弟子。」

「好了江楓,今天的修鍊就到這裡。你的修為提升到了這樣的程度,我想也足以應付即將開始的大會了。你不用擔心,這次大會,各個勢力只會派遣代表過來,你不會有危險的。」洪三道對江楓說道。

江楓點頭,就算是各個勢力的首腦來了,他也不會擔心。首先是書生府的人要搶奪他們的戰利品,卻被密隱殿的人殺了,這怪不到他的頭上。

「估計歐亦雪那個小丫頭也好著急了,你趕緊回去吧。她可是所有核心弟子里最難應付的一個,你得小心點,別被驅逐出去了。」洪三道囑咐著。

馮天俊則是冷笑一聲,說道:「依我看,把江楓逐出同盟才好呢。這樣我們外門就可以再把他招進來,看那些煉器師還能怎麼樣。」

袁海在一旁聽得也是不停苦笑搖頭,外門和內門之間不可能一點矛盾都沒有,這樣的矛盾也持續了很多年。

尤其是這些執事們,大部分都跟那些煉器師和煉丹師合不來。內門的人來送靈器丹藥的時候,也不會給外門弟子好臉色。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江楓見兩位執事已經說完,便跟這些人打了招呼,離開了火煉之地,回到歐亦雪的洞府里。

江楓剛剛進去,就看見歐亦雪冷著臉坐在了正座上,抬頭問道:「洪執事帶你去火煉之地修鍊了?」

江楓點頭說道:「是的,我的修為也一躍達到了靈動八重天。」江楓並沒有任何的隱瞞,實際上,他真想跟固元境的修鍊者交手,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究竟如何。

歐亦雪眉毛微微一掀,目光中閃過了一絲詫異,輕聲說道:「這外門果然是有點門道,但你要記住,你是一名煉器師,一切都要以煉器為重。」

江楓淡淡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歐亦雪沉默了一下,便開口道:「你回來得正好,我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江楓站在原地,等著歐亦雪發號施令。在這裡,他畢竟是一名雜役弟子,歐亦雪的話,他必須要聽從。

「去葯閣幫我取一些地靈丹還有融血丹,我空間戒指里的已經不夠用了。」歐亦雪對著江楓淡淡說道。

「好,我這就去。」江楓轉身出了歐亦雪的洞府,比起一開始的時候,歐亦雪已經很少會刁難江楓了。

除了洞府,江楓路過中央廣場,一路前往了葯閣。這葯閣和器樓坐落在了中央廣場的兩邊,相互對立,看上去有合作也有競爭的味道。

至於中央廣場的最上面,則是一座大山,山頂上有一座巨大的宮殿,那是盟主居住還有跟眾多執事長老議事的地方。

江楓走了一會兒,看到一個巨大的石碑,上面正寫著葯閣兩字。江楓走了進去,便感覺出這裡和器樓的區別。

進入到了葯閣的範圍之內,他就能夠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葯香味。在每一個山頭頂上,都往外冒出了各色各樣的煙霧。

許許多多葯閣的弟子,在這些山峰之間來往,手中偶爾還會多出幾個藥瓶,裡面裝得都是剛剛煉製出來的丹藥。

「讓開,你這個沒用的廢物。」江楓還沒走兩步,從不遠處傳來了幾聲叫罵。處於好奇,他走了過去,打算看看發生了什麼。

只見幾名靈動九重天的葯閣弟子,正圍著一名同樣境界的女弟子在打罵。那女弟子衣著破爛,左臉頰上則蓋著一大塊的痂,看起來十分滲人。

「像你這樣的廢物,根本就沒有資格留在葯閣,要不是當初莫長老活著的時候將你領養,早就把你扔出去喂狗了!」一名葯閣弟子大聲叫嚷。

有不少其他弟子路過,但都是看了兩眼,就面無表情地走了過去,就好像是再看一件司空見慣的事情一樣。

「就是!」另一名弟子一腳踩在了她的腦袋上,「不會煉丹,人長得也丑,我勸你還是死了算了,活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女弟子任憑這些人欺負,也不說一句話,更是沒有留下一滴眼淚,對她來說好像都習以為常。抵抗,只會得到更過的拳打腳踢。

「你手裡抱著的葫蘆是什麼,是不是又在偷偷煉製什麼丹藥了?」跋扈的葯閣弟子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你只要把它交出來,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為難你。」那弟子低下了頭,伸出手來想要將女弟子懷中的葫蘆給奪走。

但她卻死死抱住,無論那男弟子使出多大的力氣,也無法將這葫蘆給奪走。

「你這個醜八怪,別不識好歹。這葫蘆里的丹藥,肯定是莫長老臨死前留下來的,趕緊交出來,要不然就宰了你!反正你這樣沒用的傢伙,死了也不會有人在乎。」幾名弟子圍了上來,又是一陣亂打。

本打算找到丹藥就離開的江楓也看不下去,這些葯閣的弟子太不是東西,竟然連一個女生都欺負。

「住手!」他走上前去,大聲喝止。

那些弟子紛紛停手,轉身看向了江楓,囂張地問道:「你是誰啊,這裡沒你的事,如果不想斷胳膊斷腿,趁早滾蛋!」

女弟子把葫蘆抱在懷裡,不停地搖頭,發現沒人打她之後,也抬起頭來,醜陋的臉上有一雙明亮的眼睛,正看向了江楓。

「你們這樣欺負一個女人,有些過分了,該滾蛋的應該是你們。」面對五名靈動九重天的修鍊者,江楓絲毫不懼。

「你說什麼,讓我們滾蛋?你的腦子是不是也有毛病,需要我們幫你修理一下。」五名葯閣弟子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看你這副樣子,應該不是我們葯閣的人吧。外門的那些狗奴才,見到我們也應該卑躬屈膝的,這麼說來你是器樓的人了?」一名葯閣弟子問道。

江楓淡淡點頭,並沒有說話。那五個人繼續打量著江楓,另一人開口道:「那些正式弟子我們就算不認識但也臉熟,新來的也是如此。可你我倒是沒聽說過,這就只能說明,你是一名雜役弟子!區區一名雜役弟子,也敢來管我們的事情?」

眼前這五人,顯然都是葯閣的正式弟子,也正是如此,才讓他們這般囂張。

半趴著的醜陋女弟子,則是一直盯著江楓,見他沒有說話,低聲說道:「你走吧,不用管我。」

江楓倒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名女子看起來有些瘋瘋癲癲,這個時候還會替自己著想。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江楓笑著搖了搖頭,「我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再不離開,我就不客氣了。」

「就憑你?」一名壯碩的葯閣弟子站了出來,「先不說你的身份問題,難道以為憑藉靈動八重天的修為,就能打敗我們五個靈動九重天、一隻腳邁進固元境的修鍊者么!」

「就是,小子,我再勸你一句,這女人如此醜陋,不值得你為了她變成殘疾人。你現在走,我們可以當你沒來過。」一名葯閣弟子掐著腰,對著江楓說道。

在他們的眼裡,江楓的修為完全對他們構不成任何威脅。畢竟自己這邊有五個人,想要打敗一名靈動八重天的弟子太容易了。

「你還是走吧,我已經被人欺負慣了。更何況他們說的有道理,我這副模樣,不值得你來救。」倒在地上的女子,用半長的頭髮遮了遮左臉頰上巨大的痂,沉聲說道。

江楓深深看了她一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不能容忍打女人的渣滓。」 「口氣還真不小,那我們就來好好地教教你,該怎麼對我們這些正式弟子說話!」五名煉丹師瞬間把江楓包圍,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猙獰的笑容。

在他們看來,江楓跟倒在地上的醜陋女人沒有任何的區別,只有兩三下就可以打到在地,然後被他們隨意欺辱。

江楓站在五人中央面不改色,如果放在修為提升之前,他還真會有所忌憚。可是現在不同了,靈動九重天的修鍊者,在他看來和小綿羊一模一樣。

「我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跪下磕頭,便能免受皮肉之苦。」一名葯閣弟子,尖著嗓子說道。

江楓運轉起來了天雷三藏,剛剛晉陞了修為,他想要全力釋放自己,看看戰力究竟會產生多麼大的變化。

「有意思,面對我們五個人面不改色,甚至還要主動攻擊,真不知道你是白痴還是傻子。」那名弟子一點都不著急。

「既然他那麼想找死,我們就成全他好了。」壯碩男子掄起自己的拳頭,慢慢向江楓走了過去,其他人都面帶笑容地看著。

江楓凝神四顧,腳下忽然一動,整個人化作了一道流光,在葯閣弟子還沒有看到他動作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尖聲說話的那名弟子身後。

「嘭!」一掌在其背後拍打而出,那名弟子瞬間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更是飛了出去,狼狽的摔在了地上。

江楓並沒有動用全部的力量,畢竟和這些人沒有什麼太大的過節,如果殺了人,那也是會違反了同盟中的規矩,也是要被處死的。

「你什麼時候到他身後的?」其他四人大吃一驚,尤其是向江楓走過去的那名壯碩男子,這一切也僅僅是發生在了眨眼之間。

江楓並沒有說話,他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葯閣弟子。這人已經被他給打暈過去,怕是要過一會兒才能醒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