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華則是指尖動了動,留一口氣什麼的……這語氣略欠揍啊。

容華微微一笑:「既然要打,那你是不是也該告訴我一下,為什麼你會找上我?」容華笑的端木拾背脊一寒,端木拾不由深深的看了容華一眼,倒是打消了心底的一些輕視。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雖然早就知道能登上天才榜的沒有一個是善茬,但端木拾在看到容華的時候還是不自覺的有些輕視。

因為容華不滿兩百歲的年齡在這個動輒幾十萬幾百萬壽命的仙界實在是太小了,也因為容華的修為。

離仙,金仙,大羅金仙,兩個大階的差距,縱然他很冷靜,但面對容華時還是忍不住有了些優越。

不過,那點微不足道的優越也在容華這個讓他感到莫名危險的笑容下被消彌的一乾二淨。

端木拾抿了抿唇,倒是沒有隱瞞:「看見你時,我隱隱有種感覺,和你戰上一場,我就能夠抓到突破的契機,成功突破為仙君。」

突破仙君?唰的一下,四周的仙人都把目光放在了端木拾身上。

如果他們沒記錯的話,端木拾今年似乎才四千多歲,就已經要突破仙君了?!

容瑩雪也是瞪大了眼睛,別看她家三哥一千多歲的時候成為了仙君就以為仙君是很好到達的階段。雖然仙界明面上的仙君人數不下千萬,但要知道,仙界可是有幾十萬億仙人的!她家三哥當初在天才榜總榜上的排名不是第一不假,但在他在前兩名之前成為仙君並且暴露出自己是九階煉丹仙師之後

,整個仙界那都知道,她家三哥那是隱藏太深。

雖然天才榜上的天才都有藏一手,但誰也沒有她家三哥藏的深……當然,現在她家三哥的那兩個孩子,容華和容景藏著的,怕是比她家三哥更深……

在仙界,十萬歲以下能突破仙君的仙人那都能被稱上一聲天才,天才總榜上的天才,能在萬歲以內突破仙君的,那更是天才中的天才!

五千歲以下能突破仙君的,那更是百萬年難見其一……說好的百萬年難見其一呢?!她都見了兩個了!一個她三哥,一個端木拾!

「這樣啊……」容華語氣里有一絲若有所思,看來這一次要全力以赴了。

當然,容華是可以拒絕的,但機緣難求,尤其是突破契機這種機緣,壞人機緣無疑是結下死仇——明明是可以成為朋友的,結果卻弄成仇人這種事,有腦子的人一般都不會這麼做。

端木拾點了點頭:「地點,時間由你來決定。」

容華也是點頭:「那就明天城外見。」

既然是要生死一戰,那自然是要挑一個能夠全力施為的地方。

「好。」端木拾乾脆的撂下一個字,就要轉身離開。

「你這麼急著突破,不想參加天才大賽了?」容瑩雪好奇了,往屆的天才大賽也就罷了,這一屆天才大賽的冠軍獎品可是道心神果,這人不想要?

要知道,突破仙君之後名字就會從天才榜上消失,自然也就不能參加天才大賽了。

端木拾一頓,轉眸看了容瑩雪一眼:「想要,但我若參賽,輸在我手上的天才都會死。」端木拾一旦開始戰鬥,不殺死對手那是停不下來的,這和他的功法,也和他的經歷有關,他師尊曾說過,等他突破仙君之時,便能控制,而他現在,大羅金仙大圓滿,離仙君只差一步之遙,但就這一

步之遙,還不足以讓他控制自己。

縱然天才大賽上生死不論,但能參加天才大賽的天才大多背景深厚,就算是原本背後沒有勢力的,成為天才榜天才之後,也自然會有勢力拉攏。

所以,端木拾實在不想在大賽之上殺了對手之後,然後被那些天才身後的勢力們追殺,到時候,就算他得了道心神果之後,怕也是沒有時間服用的,何必呢?

端木拾這句話的潛台詞,容瑩雪聽懂了:「……」怎麼辦?更不想讓他和自家小侄女一戰了,打起來不殺死對手停不下來什麼的,真是太糟心了。

容瑩雪目光陰鬱的盯著端木拾離開的背影:「小侄女,你真的要和他打?」

容華笑了笑:「我這不都已經答應了。」

容瑩雪明白容華的意思,這是要幫端木拾一把的意思,她不自覺蹙眉:「可是那會很麻煩。」

不把對手打死不會停下來這一點……容華和端木拾打起來,要麼端木拾殺了容華,要麼容華殺了端木拾,要麼容華有辦法能讓端木拾完全沒有戰鬥能力,並有辦法喚醒他的理智……

不然,一旦端木拾脫困,卻沒有從戰鬥狀態脫離的情況下,還是會纏著容華繼續打。

容華拉著容瑩雪往回走:「小姑姑你就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我們先回駐地和我爹他們說一聲。」

容瑩雪哼了一聲:「你就不該答應,雖然壞人突破契機這種事無異於是給自己結仇,但咱們容家又不怕他……」

那些留在原地的仙人們互相對視一眼,眸中都是帶著幾分興奮之色,天才大賽未開始之前,就有兩個總榜前十的天才先行一步對上,而且還是生死之戰……真是個大熱鬧啊!

……

天機城某間酒樓二樓靠窗的位置。

三男兩女五個極為出色的年輕人圍坐在一張桌上。

聽著下面人熱烈的討論,一身紅袍,一雙桃花眼勾魂奪魄的妖孽男子唰的一下展開摺扇扇了兩下,唇間勾起一抹淺淡的弧度:「有意思,真有意思。」

另一個一身藍衣,氣質溫潤,眉眼柔和的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要去看看嗎?」

他旁邊,穿著藍裙,眉眼間和他有幾分相似,卻柔和許多的女子輕笑一聲:「自然要去看看的,我對容家的孫小姐可是很好奇吶!」

明明才是個離仙後期,哦,當時才是真仙大圓滿的實力,就能壓下一眾金仙,大羅金仙成為總榜第四……如何能不讓人好奇?

「我對她的哥哥比較感興趣……」一身白衣,五官精緻,艷麗嫵媚,身材火爆,讓人一看就忍不住心頭火熱,但眉眼間的清冷之色卻讓人彷彿被澆了一人冰水……帶給人以冰火兩重天感覺的女子。

不過,她的話尚未說完,一身紅袍,手拿摺扇的妖孽男子就撲了過來:「嚶嚶嚶~然然,說好的你只對我感興趣的,你怎麼可以變心呢?」

白衣女子冷若然只是淡淡瞥了妖孽男子一眼,就讓那男子瞬間噎住,原本正欲出口的其他哀怨之語也吞了回去,悻悻的坐回自己的位置:「我只是太在乎你了嘛……」

「你明明只是想演一出痴心男子負心女的大戲。」冷若然涼涼開口。

妖孽男子不說話了。

冷若然這才繼續接著自己方才的話說:「容家那位孫小姐的哥哥,可比他妹妹的修為高了整整一階,排名卻只比他妹妹高了一位……這其中若是沒有問題,你們信嗎?」

妖孽男子弔兒郎當的把玩著手裡的摺扇:「容家這倆兄妹藏的不是一般的深,容華已經有端木拾代我們試探了,明天他們不是會在城外動手?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介時我們去瞧瞧就行了。」

「至於容景……」妖孽男子看向一直未曾開口的黑衣冷漠男子,「就麻煩阿肅了。」

要知道明肅可是他們幾個裡面戰鬥力最強的一個了。

黑子冷漠男子,也就是明肅淡淡點了點頭:「嗯。」

藍衣女子微微挑眉:「原昱你怎麼不自己去試探?就看肅哥脾氣好是不是?」

妖孽男子原昱搖了搖頭:「嘖嘖,當真是女生外向啊,這就抱不平了。」

藍衣女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原昱:「你算什麼內人?」

原昱:「……」好吧,他只是朋友,明肅那傢伙卻是未婚夫,他確實比不上明肅這個『內人』。

原昱嘆了口氣,語氣略帶憂傷的說:「我這麼美的人,怎麼能去乾和人打架這麼不華麗的事情呢?」

藍衣女子眼角一跳:「不華麗?那是誰把青家小少爺揍成了豬頭?又是誰連滅惡人山一十八個勢力?」

原昱不知從哪摸出一條帕子沖藍衣女子一甩:「討厭~揭人不揭短,藍綰綰你居然光揭我的短,還能不能做好盆友了?」

原昱語氣一拐三折,冷若然和明肅還好,都是習慣冷著臉的,看不出什麼來。

藍綰綰和她哥哥,那個給人以溫潤柔和感覺的男子藍閆那臉色可都是綠了一下。

藍綰綰轉頭看著冷若然:「阿然你真的不管管他,就這麼讓他在這噁心人?」

冷若然一個眼神掃過原昱。

「……」原昱瞬間就老實了,他哀怨的看了一眼冷若然,明明是藍綰綰那丫頭先懟他的,然然怎麼就幫著那丫頭呢?

冷若然嘆了口氣,給了原昱個安撫的眼神。

原昱瞬間就傻樂了起來。

一邊的藍綰綰簡直不忍直視,這麼蠢,也幸好阿然喜歡他,不然這貨費多糟心啊。

……

等容華說完事情經過,容瑩雪滿心期待的看著容原老祖,希望老祖能好好說說容華,最好打消她和端木拾對戰的心思。

卻只見容原沉吟片刻,然後說:「既然你已經決定,那就按你的打算去做吧。」

容瑩雪頓時急了:「可鸞兒才是離仙後期,端木拾都已經大羅金仙大圓滿了!」

容原看著容瑩雪:「瑩雪,你覺得鸞兒是衝動的人嗎?」

容瑩雪愣了愣:「……不是。」

經容原這麼一問,容瑩雪也反應過來了,鸞兒並非衝動之人,那她答應下來肯定是把握的。

其實這一點容瑩雪一直都知道,可她就是難掩擔心。雖然相處時間短,但容瑩雪是真的喜歡容華這個小侄女,小侄女要和一個修為高她兩階的人對戰,容瑩雪真的沒辦法冷靜。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容瑩雪轉頭去看容函:「三哥,你也同意鸞兒和端木拾一戰?」

容函嘆了口氣:「瑩雪,你究竟在擔心什麼?」

「端木拾已經是大羅金仙大圓滿,而鸞兒才是離仙後期,他們之間的實力差了整整兩階,而且端木拾一旦動起手來,不殺死對手是不會停下來的,鸞兒她……」容瑩雪急急開口。

卻還沒有說完就被自家哥哥容許打斷:「瑩雪,你關心則亂了。」

容瑩雪不服氣,張了張嘴正欲反駁,卻聽容許說:「三哥是鸞兒的親生父親,他對鸞兒的了解,對鸞兒的在意能比你這個做姑姑的少?」

容瑩雪搖頭:「我當然比不上三哥對鸞兒的在意和了解。」

「既然如此,那你還擔心什麼?」容許微微挑眉。

容瑩雪頓時沉默了,隨後有些羞惱的開口:「是我多管閑事了,行吧!」

說完,她轉身就走了。

容瑩雪心裡也是挺委屈,她就是好心關心侄女,怎麼叫他們說的,她還做錯了?

容許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去看看她,免得她鑽牛角尖。」

容原點了點頭:「也好。」

容瑩雪的院子里,容瑩雪坐在院子中央的石桌旁的石凳上生悶氣。

「怎麼這還不高興了?就知道你這丫頭心眼小。」容許略帶調侃的聲音從院外傳來。

容瑩雪狠狠的瞪過去:「好心被把當成驢肝肺,怎麼著還不許我氣一氣了?」

容許坐到她對面:「我們也沒說什麼不好聽的話……」

容瑩雪沒好氣的打斷他的話:「是沒說什麼不好聽的話,但字字句句都是在反駁我,我知道鸞兒既然已經答應了,那就不好反悔,可你就不能說幾句好聽的安慰我?」

容許:「……又不是我自己人反駁你,為什麼就我要說幾句好聽的安慰你?」

容瑩雪看他一眼,理直氣壯:「容原老祖是長輩,平素也不親近,三哥雖然是平輩,但我憷他,而且鸞兒明天要出戰,三哥肯定很擔心……算來算去,只有你最適合安慰我!」

容許哭笑不得:「敢情我就是你那個退其而求其次的其次啊?得,本來還擔心你鑽牛角尖,看來我是白擔心了。」

容瑩雪努努嘴:「我雖然心眼小了點,但也不是什麼心思敏感的,怎麼可能為這麼點事鑽牛角尖?不過,有點委屈有點氣惱倒是真的。」

容許點了點頭:「不錯,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容瑩雪登時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確定你是因為擔心所以追著我出來,而不是故意來氣我的?」

顯然,看見容許,容瑩雪就知道他是為什麼會出現了。

容許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我不是都說了,自然是擔心你才來的。」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我還真沒看出來——本能的,容瑩雪就想懟回去,不過,看見容許嘴邊帶著的笑意,到底沒有說出口。

……

第二日,城外。

容華和端木拾相對而站,因為兩人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約戰,所以周圍明裡暗裡看熱鬧的人不少。

不過兩人都沒有太在意那些人。

兩人並非是在擂台上,自然也不會有裁判。

容華和端木拾並沒有讓圍觀的仙人們等太久,也沒有先來一場氣勢比拼。

而是彼此道了一聲請之後,就直接動上了手。

知道端木拾找上門是為了尋求突破的機緣,所以容華沒有選擇拉開距離,用弓箭對戰,而是直接就和端木拾拉近距離,硬碰硬!

眾所周知,硬碰硬這種方式最考驗真實實力,在戰鬥中尋求機緣的話,無疑也是這種直接以修為硬撼的方式最有效果。

兩人接近,端木拾手中長槍毫不花哨的沖著容華就砸了下去,金系仙靈力灌注,瞬間那把長槍更加鋒銳。

容華手腕一抖,手中竟也是一把長槍,灌注火系仙靈力,往上一擋,手腕微微一沉,確實擋住了端木拾手中之槍,且是單手。

端木拾眸光一亮,挽了個槍花,槍槍奔著容華周身致命之處,容華竟也是輕描淡寫的擋了下來。

周圍本不看好容華的仙人們也是啞然,怪不得這容家孫小姐敢答應和端木拾的生死一戰呢,原來是真有把握啊。

幾招試探之後,端木拾確認了容華的戰鬥力確實不能用修為來衡量,也就放下了心,全力進攻。

槍勢愈急,槍意化龍,環繞槍聲,發出低低的咆哮之聲。

身為和端木拾交戰之人,容華自然能看出端木拾的變化,他眸中站著愈勝,驟現金戈鐵馬,已然在短短時間內陷入了殺戮之境中,戰鬥本能被提升到最高。

容華心中瞭然,怪不得端木拾會說一旦打起來,不殺死對手他是不會停下來的,原來竟是因為殺戮之境。

殺戮之境會讓人完全沉迷在殺戮之中,從而對戰鬥的領悟達到最好,也算是一種特殊的頓悟狀態。

陷入殺戮之境的人不會感覺到痛,不會在意受傷,不會疲憊,只有在殺死對手之時才會停下來。

長姐難爲 可若是經歷的多了,或者本心不夠堅定強大,那麼就會完全沉迷在殺戮之中,淪為殺戮的傀儡。

端木拾倒是好運,修鍊的功法保證他不會陷入殺戮之中,又能讓他在戰鬥之中進入殺戮之境體會殺戮之意提升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