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每一次,藍葉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一個字:「走!」

就這樣,累了他們就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餓了藍葉就從自己的魔法空間戒指中,拿出隨身攜帶的乾糧來,填飽肚子。

大約都走了一天一夜了吧,才看到從遠方,傳來了一絲絲的亮光!

「總算找到出口了!」

胡月開心的跳了起來,直接拉起藍葉的手,就往前跑去。

不過很快,她又猛然停了下來。

順著她的背影往前看,這並不是出口!

而只是一盞小小的柴油燈,掛著通道的頂上,給無盡的黑暗帶來了一點點的亮光。

從柴油燈下走過,沒過多久,兩人來到了一個交叉「丫」字路口面前。

「往左還是往右呢?」

藍葉停了下來,疑惑的望著遠方。

「這個好辦。」

胡月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金幣,接著說道,「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我們就聽由天命吧!拋金幣玩過吧?正面往左,反面往右!你覺得如何?」

「好啊!」

藍葉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反正現在也沒有別的好的辦法了,與其被困在這兒,還不如試試自己的人品吧!

她輕輕的把金幣拋到了半空。

當它掉落到地面,清脆的聲音,在悠長的通道中不斷的迴響著。

「是反面的!」

胡月的一陣驚呼打斷了藍葉的思緒。

「那就好!我們就聽它的!往右走!」

說著,藍葉又一次拉起了胡月的手,朝著右邊的通道走了過去。

沒想到,接下的「丫」字路口越來越多,不到一天的時間內,他們就遇到了三個。

當然,每一次他們倆都直接向那一枚金幣請教,到底哪一條才是自己的通道呢。

就這樣,整整走了十天十夜,藍葉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了,也不知道自己一共經過了多少個「丫」字路口了。

兩人來到了另一間石屋中,幾乎就和他們剛才到這個空間時的那一間石屋一模一樣。

不過,唯一不同的是,這一間有兩扇大門。 ?從一個起點,又回到了另一個新的起點。

在這個石屋中,拉著胡月的手,藍葉坐了下來,吃了點乾糧。

「你先休息一會兒吧,我幫你守著。」

望著胡月疲倦的眼睛,藍葉輕輕的把她摟在懷裡。

「好吧!」

胡月說著,就閉上了眼睛,沒過多久就響起了陣陣輕微的呼嚕聲。

都已經連續十天十夜,沒有休息,沒有冥思。作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子,怎麼忍受得住?

她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當胡月再次睜開眼睛時,新的征途又接著開始了。

依舊是烏黑悠長的通道,依舊是他們兩人相依為命。

同樣的節奏,相同的速度,兩人慢慢的向著前面未知的世界走去。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今天是藍葉和胡月二人,來到迷宮空間的第二十天了。

又一次來到了第三間石屋。

就在此時,他們突然聽到了從裡面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嘆氣聲!

「這兒有人!」

藍葉精神一振,就是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會不會也是自己藍車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呢?

他們輕輕的向前走去,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藍楷! 腹黑老公:復婚請排隊 你怎麼在這兒啊?」

等看清楚后,兩人便手拉手跑了上去。

「哦?葉子和小月!都二十多天了,總算見到活人了哈!而且還是你們!」

終於見到熟人後,藍楷就是一個勁的傻笑,「每天都是同樣的通道,每天都只是我一個人,我都差點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呢。」

「呼~幸好我們進來時就手拉著手,要不然這麼多天一個人,我肯定會發瘋的。」

胡月在一旁暗自慶辛。

「葉子!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呢?」

藍楷一邊吃著乾糧,一邊問我道。

「怎麼辦?還是繼續趕路吧!既然我們會碰面,接下去還會有可能會和別的同伴會合。今天,咱們就先休息一會兒吧,明天一早,再繼續趕路。」

藍葉思考了一會兒,回答道。

「好吧,你們倆趕緊休息一會兒吧,我來幫你們看守。要知道我在這兒都休息了一天多了,精神充分著呢。」

藍楷說完,就直接將他倆拉入了石屋。

確實,藍葉都已經二十天沒有睡覺了,當他一坐在地上后,就直接進入了夢鄉。

藍葉再次睜開眼睛時,胡月和藍楷正坐在地上休息呢。

見到他醒來,就圍了上來。

「你這傢伙可真會睡啊,足足睡了三天三夜,要不是藍楷一直守著你,不然我早就把你給叫醒了。」

胡月從懷裡拿出了一塊乾麵包,遞給他了。

稍稍休息了會兒,又開始了新的征途。

不過這一次,他們又增加了一個夥伴——藍楷。

就走了沒多久,就來到了一個「丫」字路口前。

「怎麼辦呢?」

藍楷轉過問看著藍葉。

「你之前是怎麼辦的呢?」

藍葉滿臉疑惑的看著他,問道。

「隨機啊!每一次來到『丫』字路口前,我就閉著眼睛隨意的拋出一塊石頭,看它落在哪個方向,就往那個方向走!」

藍楷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哈哈,你這個辦法OUT了,看我們的吧!」

藍葉回過頭,示意了下胡月。

見狀,她就從懷裡掏出了那個救命的金幣,看都不看直接拋到了空中。

金幣在空中不斷的打轉,在落到地面的那一刻,猛地反彈了一下,便安安靜靜的躺了下來。

「耶!這回是正面的! 追婚記 那就是……往左!」

胡月開心的沖著大家喊了一句,便頭也不回的向著左面的通道走去。

「這……你們也……太NB了吧?」

藍楷頓時傻眼了。

就這樣,三人一路前行。

第二十四天!

第二十五天!

很快都要在這個迷宮空間中一個月了。

就在第三十天,一個月的時候,他們依舊在通道不停的行走著。

突然,從前面傳來了打鬥的聲音。

「不對!有情況!」

藍葉三人忙向前狂奔而去。

只見江朔源和黃頁,在和一個赤黃部落忍者武技師服裝的人,打的正熱鬧。

這只是一個普通的下級忍者武技師,修鍊等級才不過十級。

就算他吃了瞬丸,也依舊遠遠不是江朔源和黃頁的對手。

眼看他就要口吐白沫時,藍葉才猛然反應過來。

衝上前去喊到:「住手!阿源!黃頁!你們可千萬別把他給打死了!」

莫名聽到有人喊他們的名字,江朔源和黃頁同時愣住了,當看清楚是自己人時,才停了下來。

那個下忍武技師已經快不行了,只能躺在地上,揣著粗氣。

「沒想到是你們幾個啊!」

黃頁衝來上來,拍了拍藍葉的肩膀。

「葉子,為什麼要留下他呢?」

江朔源一臉奇怪的表情,「要知道……他可是赤黃部落的忍者武技師啊!」

「是啊!他確實是來自赤黃部落的人!所以他才應該知道這個通道的正確走向吧?」

藍葉自信滿滿的看著他們。

不過,大家沒看到的是,那個下忍武技師一臉鄙視的眼神。

「你說的沒錯,我確實知道這個迷宮空間道的正確走向!但想要我告訴你們這些來自沉藍部落的野狗?做夢去吧!!」

下忍武技師的話剛說完,就毅然咬斷了自己的舌頭,很快便死了。

「唉!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熟悉方向的人,可惜……一不小心就讓他自殺了……」

藍葉無奈的搖了搖頭。

還好,因禍得福!現在大部隊一共有五個人了!

「你們是在第幾天碰面的啊?」

大家坐在地上吃著乾糧填飽肚子,藍楷開心的問江朔源道。

「我們?我們剛進入這個迷宮空間的第二天,就遇到了。只是在這兒轉了近一個月,才在今天碰到你們三個!」

江朔源將手中的肉包塞入嘴裡,一邊吃一邊說道。

「還是你們四個好運……」

藍楷一臉鬱悶地說道,「就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這枯燥泛味的通道中,獨步了二十多天後,才遇上了葉子和小月他們。」

「那我們還是繼續趕路?」

總算填飽了肚子,藍葉站起身來,拍了拍屁股說道。

「也只有這個辦法啦!希望下一次遇到一個好說話點的忍者武技師,別動不動就咬舌自盡。」

黃頁也站了起來,看來他還在為剛才那個下忍的意外自殺,都沒來得及詢問迷宮空間的具體走向,而懊惱。

「沒事的,葉子!」

藍葉走了過去,和他握了握手說,「現在我們已經是五個人了,人多力量大,還怕找不到出路?」

「對啊黃頁,說不定在下一個路口,我們就已經成功走到了迷宮空間的終點了!」

胡月也走到了藍葉的身旁。

「出發!我們繼續趕路!」

藍楷高呼一聲,便率先往前大步的走去。 ?在接下去的一個月里,藍葉五人每一天都在拚命的往前奔跑,只是唯一感到意外的是,居然這麼長時間了,都沒有見到一個人。別說是藍車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了,就連赤黃部落的忍者武技師,都沒再碰到第二個。

而在這沒日沒夜的迷宮空間中,如果沒有藍楷隨身攜帶了魔法計時器,大家或許都搞不清楚,已經是進入這個神奇空間的第幾天了。

又是一個月過去了,在這兒時間過得很快啊。

在這個月里,大家又遇到了肆肄傭兵團的大團長——鈣介戈和他的女朋友蓯莘菀,以及他們的兩位大長老——天鐳和風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