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海眼中露出野心的光芒。

然而,在李大海暗自思索的時候,古言繼續攻向鳳嬌,憑藉著他真龍體的強大力量,他完全一路碾壓鳳嬌,令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太強了!」

李大海看得滿臉嫉妒。

要知道,這古言的修為境界還沒有他高,可是實際戰鬥力卻將他甩得遠遠地,哪怕是不可一世的鳳嬌,此時都不是古言的對手。

看到老對手被打得這麼凄慘,李大海心中即使興奮,又是嫉妒。

他已經下定決心已定要跟隨顧子瑜加入鴻基商會。

他現在終於明白那些大宗門和大勢力的弟子,為什麼這麼看不起他們這些散修了。

因為那些大門派的弟子,有著比散修更加強大的武技,戰鬥力也自然遠比他們這些散修強橫。

「嬌嬌!」

不遠處,鳳小鹿看到鳳嬌的慘況,心裡頓時越發焦急。

而顧子瑜也看準了這個機會,一拳狠狠地轟在鳳小鹿的身上。

「什麼,你也擁有真龍體?」

鳳小鹿慘遭中船,嘴角溢出一絲血跡,瞳孔緊縮,死死地盯著顧子瑜。

「哈哈,連我的手下都修鍊成了真龍體,我這個少主又豈能不會?」

顧子瑜哈哈大笑。

這可是他的底牌,不到重要時刻,他絕對不會動用的。

「鴻基商會!」

鳳小鹿咬牙切齒,眼中露出一絲苦澀。

真龍體不是那麼難修鍊,至少他們這些出竅境強者花費一點時間還是可以修鍊成功的。

可是,修鍊真龍體需要真龍的精血才行。

也只有鴻基商會,才能有這個實力得到真龍精血吧!

「難道老天真的要亡我九鳳島嗎?」

鳳小鹿心中泛起一片悲涼。

對方的實力強過她,就算戰士奈何不了她,但是鳳嬌呢?

還有九鳳島那群散修他們呢?

同樣的絕望,也浮現在鳳嬌的臉上。

但是這個倔強的女人,還是咬著嘴唇,不顧一切地沖向古言。

「就算是要死,我也要拉你墊背!」

鳳嬌大吼一聲,彷彿飛蛾撲火一般,在哪一瞬間,無比的璀璨,照亮了整個天穹。

「可惜你沒有那個實力!」

古言冷冷一笑,他將真龍體催動到巔峰狀態,一身金光如同太陽一般熾熱。

轟隆!

碩大的拳頭,綻放出億萬道奪目的光華,像似太陽爆炸了一樣,釋放出無盡的燦爛光輝,將在場所有人閃得瞬間雙目失明。 「噗!~」

鳳嬌再度遭受到重創,整個人像似斷了線的風箏,從高空中落下。

她的嘴角,如同是鮮花那般殷紅,流下一抹血紅。

「我來殺你!」

腹黑男的小綿羊 李大海看準機會,越過古言,朝著鳳嬌殺去,想要給予對方最後一擊。

而古言看到李大海乘人之危,搶走自己的獵物,他不屑的撇了撇嘴,眼中不屑之色更加濃郁了。

不過,他也並沒有阻止,對付一個已經失去戰鬥力的女人,他也懶得出手。

「李、大、海!」

鳳嬌咬牙切齒地看著怒沖而來的李大海,想要提起最後一絲力量。

可是她卻發現自己全身疼痛,連骨頭都碎裂了一大片,再也提不起一絲力量。

「哈哈,鳳嬌,你沒想到會有今天吧,你終究還是要敗給我。」

李大海滿臉得意之色。

這一刻,他等待了太多年了,他終於打敗了九鳳島了。

「與虎謀皮,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

鳳嬌滿臉怨恨地瞪著李大海。

「哈哈哈……這個就不勞你掛心了,即便我出了什麼事。」

「那也是你看不到的事情,你還是安心上路吧。」

李大海滿不在乎地笑了笑,一拳轟向鳳嬌。

鳳嬌見狀,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在她的腦海中,此時此刻只有一個身影,那就是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人,他背負著一柄長劍,目光是那麼的深邃和凌厲。

「李大哥,你還活著嗎,嬌嬌好想你!」

鳳嬌輕聲呢喃道。

「轟!」

一道璀璨的劍芒,如同從黑暗深淵之中劈出,帶著霸道無匹的威能,直接將李大海幾人鴻飛出幾十丈遠。

「咳咳咳……」

李大海大口大口的吐血,臉色頓時蒼白,胸口一片血肉模糊,還有一道深可見骨的血色劍痕。

「什麼人?」

古言滿臉震驚地看向鳳嬌的背後,他沒想到竟然還有人趁自己不注意,意見重創李大海。

「海主大人,你沒事吧!」

京城第一金剪 鳳嬌之感覺自己被一個有力的雙手抱住,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一張年輕的面孔,紫色的長衫,手持著一柄血劍,目光無比的犀利。

這樣的目光,讓她感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

「海主!海主!」

莫宇辰皺了皺眉頭,連忙給鳳嬌灌注真氣,很快鳳嬌的臉色便恢復了一絲紅潤。

「莫長老!」

鳳嬌終於清醒過來,她驚愕地看著莫宇辰,當發現自己就在莫宇辰懷中的時候,不由得驚呼一聲,連忙掙扎開來。

可惜當時,鳳嬌的傷勢太重,剛剛掙脫開來,便差點跌落下來,還好被莫宇辰扶住了。

「海主,這裡交給我,你先回九鳳島吧!」

莫宇辰一揮手,渾厚的真氣凝聚出一隻巨爪,抓住鳳嬌的嬌軀,將其送往九鳳島中。

「小子,你找死!」

古言發現莫宇辰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不由得氣得大吼一聲,朝著莫宇辰一拳轟殺而去。

「莫長老小心啊,他是擁有紅龍傳承的真龍體。」

鳳嬌驚呼道。

「紅龍傳承的真龍體嗎?」

莫宇辰眯著眼睛,看向衝來的古言,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了這一絲詭異的笑容,古言心中陡然升起一種不好的直覺,不過這時候收拳已經來不及了。

他直接咬牙,繼續轟向莫宇辰。

「我就不相信你一個小小的散修,還能有多強。」

古言大吼一聲道。

「轟隆!」

莫宇辰收起血劍,同樣揮出拳頭,與古言對拼一拳。

整個天空頓時一陣顫抖。

正在戰鬥的鳳小鹿與顧子瑜都震驚地望了過來。

此時,就連回到九鳳島的鳳嬌也瞪大了眼睛,所有觀戰的散修都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莫宇辰渾身上下綻放出無盡的光芒,如同是一尊太陽一般璀璨,那金色的拳頭,直接轟碎了古言的拳頭,將他整個人的半邊身子都轟得粉碎。

頓時,血水染紅了蒼穹。

「呃啊!~」

古言慘叫一聲倒飛出去,他的半邊身子被莫宇辰轟碎了,雖然以他的實力,即便這樣也沒有死,但是也收到了全所未有的重創,也失去了戰鬥力。

僅僅一拳,就將古言重創!

莫宇辰站在天空中,如同一尊天仙一般耀眼,讓在場所有人都仰視著他。

鳳嬌小嘴張得老大,滿臉震驚和震撼,她沒想道莫宇辰的實力這麼強,就算換成她姐姐來,也不可能一拳就重創古言。

鳳小鹿和顧子瑜也大驚失色,前者是驚喜交加,後者是不敢置信,緊接著臉色便難看起來。

「莫長老威武。」

九鳳島的一眾散修在震撼之後,不由得激動地大呼起來,所有人都在奮力吶喊,一個個都無比興奮,聲震四野。

在九鳳島最為危險的罐頭,莫宇辰就像一個救世主一樣降臨,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古言擊敗,就下了酒瘋,這絕對算是力挽狂瀾。

「該死的!」

顧子瑜心中怒吼,滿臉猙獰,他知道自己已經失敗了,可是他不甘心,他真的很不甘心。

本來勝利在望,但是想不到一個莫宇辰,讓他的勝利一下子就消失了。

「怎麼樣?我也給你一個投降的機會,否則你帶來的這些鴻基商會強者,就別想活著走出迷霧海峽了。」

鳳小鹿譏諷的聲音傳出。

顧子瑜聞言又驚又喜,剛才他還逼得對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現在卻換成是他了,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不過顧子瑜到底是心高氣傲,他冷哼一聲道:「我承認小看了你九鳳島。」

「但是想要留下我的人,你也太痴心妄想了。」

「是嗎?」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顧子瑜聞言,心中一驚,豁然抬起了頭,頓時瞳孔緊縮。

只見莫宇辰抓住李大海和古言出現在不遠處,滿臉冷笑地看著他。

「莫宇辰!」

顧子瑜咬牙切齒,滿臉怨恨的看著眼前這個少年。

都是因為這個人,讓他的計劃功虧一簣,他對莫宇辰的恨,比天都高,比海都深。

「給你一個機會,告訴我為什麼要攻打九鳳島,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莫宇辰沒有理會顧子瑜的恨意,而是懶洋洋地說道。

不遠處的鳳小鹿也停下了手。

他非常想知道,顧子瑜為什麼要攻打九鳳島,干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 「就憑你也想逼迫我?」

「你小子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顧子瑜怒喝一聲,根本沒有把莫宇辰放在眼裡,並且趁著鳳小鹿停手,直接殺向莫宇辰。

「莫長老小心,他也擁有紅龍的傳承。」

鳳小鹿出聲提醒道,可是她心中倒是沒有絲毫擔憂。

因為從先前莫宇辰出手重創古言來看,莫宇辰的實力顯然不比她弱。

重生之嫡女裳華 只不過,當時古言爆發了真龍體,那刺眼的紅光,卻也遮掩了莫宇辰。

「紅龍傳承?」

莫宇辰聞言冷哼一聲。

剛才他也施展了真龍之軀,可惜的是沒有人能看得出來。

不,是別人看出來了,但卻以為是古言在施展,壓根就沒想到莫宇辰也擁有真龍傳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