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大人喜歡冒險,你花族不去找,別閑著浪費啊。」大黑牛說道。

「花族祖星附近確實有星空戰場,但我不能帶你們去,你實力雖強,但去了那裡,多半回不來。」牡丹仙子搖頭道:「地球就剩下你這一個天人了,你就為地球省點心吧。」

「誰說地球只剩下本神一個天人的?」何凡掃了眼大黑牛,道:「地球天人有很多,道主不止一位,本神孑然一身,又不是什麼救世主,愛幹什麼幹什麼。」

「你孑然一身?那人族呢?」牡丹仙子沉聲道。

「人族與本神何干?」何凡淡淡地道:「那星空戰場,本神去定了,從蠍族回來,就過去看看。」

牡丹仙子怔了怔,看了眼大黑牛,搖頭道:「蠍族附近也有個戰場,以你的實力,應該能全身而退,若是你能帶著我們進去再出來,我才會考慮,帶你去祖星附近的戰場。」

「好,一言為定。」何凡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吃著蛟龍肉,喝著百花釀,身軀忽然一震,道紋閃耀,融入體內,廚神之軀第四級!

吃完蛟龍肉,何凡洗好鍋碗瓢盆,起身道:「走吧,帶你們品嘗蠍族美食,猴子學著點,神帶你飛。」

猴子翻了翻白眼,這是打算帶他們去吃蠍族了,什麼蠍族美食,還不是用蠍族做的。

「再說一遍,不要滅族。」牡丹仙子再次交代道。

「怕什麼。」何凡不屑地道。

「你若真不為人族著想,那我什麼也不會說。」牡丹仙子清冷地道:「你想想你自己都幹了什麼,走到哪滅到哪,現在頂尖大族還沒怎麼關注你,可一旦你身份暴露,不斷滅族,頂尖大族都會恐慌,最後群起攻之。」

「算了,本神給你這個面子。」 契約總裁的惹火嬌妻 何凡一想也是,自己現在實力,還是不能為所欲為,以自己的實力,可將一般大族滅個遍,頂級大族滅好幾個也不成問題,但那樣萬族還真會恐慌。

「呵,男人!」牡丹仙子笑了笑,騎著大黑牛在前面走著。

「呵,女人!」何凡輕哼一聲,帶著他們前往蠍族。

蠍族所在,距離並不遠,只用了三天就到了,何凡將他們藏在道紋之中,快速前往萬界通道。

通道之前,幾隻蠍子恭敬地對著幾頭黑熊說著什麼,黑熊鑽入空間通道。

何凡趁機跟上,順便加速,依附在黑熊身上,幾頭黑熊的話語,讓他們震驚,同時看向牡丹仙子,媧祖當年留下過東西,就在花族? 「這次叫上蠍族,再聯合蛟龍族,前去花族看看。」

「不知道老祖探查的準不準確,若是不準確,就要得罪百花老祖了。」

「老祖排除了那麼多戰場,只剩下花族附近的戰場沒去,花族祖星附近的戰場,傳聞道尊才能全身而退,媧祖留下的東西八成在那裡。」

幾頭黑熊交談著,也不知道有人能在空間通道追上他們,並且緊跟著,偷聽他們的談話。

「媧祖留下的東西?」何凡看向牡丹仙子。

「我不知道。」牡丹仙子茫然地道。

「花族愛好和平,不會就是在消化媧祖遺留吧?」白靈兒嘀咕道。

「你胡說,花族當年和天庭關係要好,雖然後來保持中立,但不代表我們會竊取傳承。」牡丹仙子氣道:「若真是竊取了,花族肯定排名更高。」

「先別說話。」何凡沉吟了下,攔截幾頭黑熊,直接迷惑神魂,詢問道:「花族附近戰場,藏有什麼?媧祖留下了什麼?」

「不知道,只知道是媧祖遺留,與神猿族有關。」幾頭黑熊回道。

「與神猿族有關?」孫無聖皺眉:「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蛟龍老祖聯繫的黑熊族,蛟龍老祖在蛟龍秘境,尋得先祖一絲遺留,得知當初星空一戰,先祖戰敗身隕,媧祖打裂了一顆星辰,將什麼東西藏了進去,之後神猿老祖齊天也前往那顆星辰,之後就不知道了。」黑熊回道。

媧祖埋的東西,齊天在之後也過去了?

「不對,當初星空一戰,齊天老祖已經失蹤,怎麼可能再出現?」孫無聖眉頭緊皺道:「難不成,老祖當年沒有失蹤,是在星空之戰中隕落的?」

何凡心中也有很多疑惑,當初天庭與萬族先祖,巡視諸天萬界,突然就出事了,所有老祖不知所蹤,之後是萬族圍攻天庭,然後才是星空大戰。

難不成,那些失蹤的諸神有的沒死,最後死在了星空大戰?

「老祖若是那時還在,應該回神猿族,至少留下傳承才對。」孫無聖面色凝重地道。

「看來,花族祖星附近的戰場,必須過去一趟。」何凡淡淡地道:「花姑娘,這次你不會再阻止本神了吧?這是我地球媧祖埋的東西,是我的!」

「那也是地球的,怎麼就是你的了?」牡丹仙子翻了翻白眼,道。

「本神負責帶回地球。」何凡正色道,嗯,能吃的話,順便吃了,給他們帶個念想。

「黑熊族老祖難不成是一位道尊,敢去花族祖星的戰場?蛟龍老祖呢?」何凡又問道,這個問題很關鍵,以自己的實力,與一位初期道尊放對沒問題,再強就要跑路了。

「老祖乃是道源頂峰進化者,此次也是想尋找機緣,成就七級道尊。」幾頭黑熊回道。

「那本神就放心了。」何凡鬆了口氣,道:「蛟龍族的呢?你知道么?」

「蛟龍老祖,一樣是道源頂峰,此次三族聯合,以蛟龍族為主,同取機緣。」黑熊道。

何凡收回力量,加速前往蠍族,幾頭黑熊迷茫了下,繼續趕路。

「三族聯合啊,讓本神說,先下手為強,滅了他們好了。」何凡咽著口水說道。

「廚神,你還是為人族考慮下吧。」孫無聖沉聲道:「之前就說過了,滅了他們容易,但會引起更多的族群圍攻。」

「其實,還有種辦法。」何凡瞅了眼牡丹仙子,低聲道:「要不,本神滅了,你們花族擔下來,這樣和人族就沒關係了。」

「不行,他們要去戰場找死,那就讓他們去。」牡丹仙子搖頭道:「花族主張和平,不會開戰。」

「當初面對天庭,佛門,都敢反,區區一個花族,又算什麼?」何凡冷聲道:「為何不聽本神的意見,先下手為強,才是王道。」

牡丹仙子依舊搖頭:「要去戰場,到時我會請示老祖,你要去也行,死活與我花族無關。」

「好吧。」何凡失望了,牡丹仙子居然不上當,這個鍋若是背下,絕對能讓花族名震諸天,當然,也會有很多麻煩。

「要不神猿族,牛魔族來擔下?」何凡又看向大黑牛和猴子。

「廚神,那也得我們族群有這個實力啊。」一猴一牛齊翻白眼,他們一個封鎖祖星苟延殘喘的族群,一個一般大族,怎麼可能滅掉兩個頂尖大族,一個排名在牛魔之上的頂尖族群?

「給你們名震諸天的機會,都不知道抓住。」何凡撇嘴道。

「你能不能不要老想著滅族?」牡丹仙子嘆道,他感覺何凡殺心太重了,心中又怪大黑牛了,找個機會,再和他彈彈琴。

「說這話之前,先問問他們,是不是想著滅人族。」何凡冷聲道:「憑什麼只能他們圍攻天庭,切我族傳承,滅我族群,本神就不能滅了他們?」

牡丹仙子張了張嘴,一時無言。

天醫凰后 蠍族祖星到了,一個陰暗的世界,無數巨大蠍子到處晃悠。

何凡直接抓了好幾隻,串起來,一邊燒烤一邊問道:「蠍族祖墳在哪?」

「在禁地,西方神山之上,有禁制籠罩,只有族長才能進入。」蠍子回道。

「來,你們一人分一個,剩下歸本神。」何凡烤熟蠍子,分給他們:「花姑娘,你若不吃,本神可以不分給你。」

「誰說我不吃。」牡丹仙子輕哼一聲,接過一隻烤蠍子。

「本神怎麼覺得,你就是只想佔便宜,不想擔責任呢?」何凡看著牡丹仙子,這花姑娘太賊,想著桃花,吃著蛟龍,現在連蠍子都不放過,你特么跟我說你愛好和平?

「我只是拿點花肥。」牡丹仙子面色微微發紅,收下蠍子沒吃:「留著給那些未開啟靈智的,加速她們成長。」

「滅族吧。」何凡再次道。

牡丹仙子:「……」

我就想跟著混點花肥,你動不動就要滅族,換誰來,誰心裡不慌?

何凡帶著他們趕往秘境,猴子吃著蠍子,嘎嘣脆:「以前怎麼沒發現,這蠍子味道這麼好,早知道以前打死的全吃了。」

「也不看看是誰做的菜。」何凡傲然道,順手又抓了一些蠍子:「廚神廚藝天下第一。」

神山之上,何凡秘法之眼窺探道紋,再加上天書之靈在一邊分析,不過片刻,就弄清楚了蠍族道紋,直接鑽了進去。

「呦呵,又有意外收穫,這隻邪子夠肥。」

「它好像是蠍族族長。」

牡丹仙子面色難看地看著烤串上,那隻巨大的邪子,這特么要是傳出去,花族的名聲就毀了,哪有進人家祖墳烤人家族長的? 「這隻蠍子,本神烤熟放著,就不分給你們了。」何凡收下蠍子,道主後期,基因數據+1,現在自己想要成天人六級,還缺很多基因數據,就不分了。

幾人也沒打算吃蠍族族長,這傢伙簡直了,真是什麼都敢吃,你把人家族長都給吃了,蠍族豈不是要大亂?

兩個世界的時差 「挖墳,挖墳。」何凡順手又烤了一些蠍子,分給眾人,自己拿著幾隻吃,同時拍了拍白靈兒:「吃歸吃,別忘記你的專業。」

「大人放心,我們進入墳后,只要不是太高級的,靈兒絕對能找到。」白靈兒說道。

何凡點點頭,看了一座墳,直接將禁制拆了,墳頭扒了,若是找不到好東西,就當扒墳出氣了:「有點慢了。」

何凡手掌接觸到墳頭禁制,在牡丹等人眼中,墳頭的禁制這和墳墓快速消失,被何凡吸納,露出份內的一切,何凡這才滿意點頭:「這次是專業的挖墳技術。」

「你只是個廚子。」猴子嘴角直抽。

「小猴子,你要明白,不會扒墳的進化者,不是一位好廚子,廚神是萬能的,廚道包含萬法。」何凡教訓道:「你想想你以前乾的都是啥事,齊天的後裔,就特么偷幾個桃子,丟不丟猴的臉?要干,就得干大的。」

「比如刨祖墳?」猴子面色獃滯地道。

「對,齊天還敢偷太上的金丹,你為啥不敢刨祖墳?花族是和平種族,刨一下應該死不了,你可以練習一下。」何凡提議道。

「廚神!」牡丹仙子臉都綠了,你要教他刨祖墳我沒意見,但為什麼是拿我花族祖墳練習?

猴子沒有看牡丹,而是將目光移向了大黑牛:「要不,兄弟你犧牲一下?」

大黑牛:「……」

這特么關我什麼事,我都沒說話啊!

「來,教你們挖祖墳的正確方式,一定要仔細觀察道紋。」 諸天之龍脈巫師 何凡讓白靈兒尋寶,帶著他們走向一旁的墳墓,一邊講解一邊消化。

墳頭扒開,裡面躺著一隻漆黑的無頭蠍子,這些基本上都是天人級的,身軀不腐,裡面蘊含的能量也還剩不少。

何凡也不嫌棄,烤熟了就吃。

牡丹仙子默默跟著收了幾具蠍子屍體,打算拿回去當花肥,這些屍體蘊含的能量很精純,絕對是頂級花肥。

白靈兒跟著何凡,一個個墳墓查看,等何凡取了蠍子屍體,她負責搜尋剩下的墳墓,有沒有寶物遺留。

挖墳取蠍子,何凡一個個墳頭走著,最後直接開啟大範圍挖墳,這些道紋禁制都差不多,弄清楚了,直接消化掉。

牡丹仙子跟在後面,拿了一具,又拿一具,下手賊快,大黑牛和猴子都跟不上。

祖墳空間很大,這裡足有數千座墳,但是再大,也經不起何凡扒,很快將墳墓扒乾淨了。

「你幹嘛?」一道幽冷聲音響起。

「誰在說話?」牡丹仙子心頭一驚,這聲音,不像是何凡的,也不是猴子他們的,這祖墳除了他們,就剩下蠍子屍體了。

「你在挖我族祖墳?」幽冷的聲音搞清楚狀況,多了一絲陰冷,一道烏光快速地刺向牡丹仙子:「花族,你給我去死。」



牡丹仙子終於看清了,這是手上抓的蠍子在說話,連忙將邪子給丟了,道紋閃耀,抵擋那道烏光。

噗嗤

蠍子含怒一擊,牡丹仙子道紋一顫,直接潰散,烏光刺入胸口,殷紅血水瞬間染紅了衣襟。

「牡丹仙子。」大黑牛和猴子面色一變,連忙迎了上來。

何凡目露詫異,看著傷人的蠍子,直接抓了起來:「你沒死透?」

「螻蟻,吃本座一記毒刺。」蠍子怒吼一聲,尾巴直接扎向何凡。

噹啷

蠍尾直接在何凡身前停頓,護體氣罩閃耀,何凡神力關註:「你是怎麼回事?活的怎麼被埋在祖墳?」

「我是蠍族上一代族長,得到了老祖傳承,詐死在此地修鍊。」蠍子回道。

「又是族長,你們蠍族族長真熱情好客。」何凡感嘆一聲,又問道:「蠍族有什麼好東西,統統交出來,你是怎麼瞞過本神的探查的?」

「佛門隱藏氣息之法,老祖傳承中的。」蠍子道。

「蠍族有什麼特產,就是蠍族獨有的,神話時代有沒有拿到什麼好的神葯種子,比如蟠桃樹?」何凡繼續問道。

「大人,你快來看看,牡丹仙子中毒了。」猴子連忙叫道,同時死死地壓住大黑牛。

「來了,你拉著大黑牛幹什麼?」何凡皺了皺眉,走了過去。

「這死牛說要把毒素吸出來。」猴子急道,這大黑牛真是不要命了,那蠍子是上一代族長,乃是道主級進化者,比你強的牡丹都擋不住,你個死牛不是找死么?

「有前途,知道攔著他,讓本神吸,猴子,本神決定以後好好照顧你。」何凡看了眼牡丹仙子,傷在胸口處,好地方,好傷勢。

猴子:「……」

為什麼你和這死牛一個尿性?你怎麼說也是一位強大的神明,道源級都殺過,居然這麼齷蹉?

牡丹已經昏迷了,否則非的氣死不可,這兩個都是混賬。

何凡想了想,牡丹年紀太大,還是正常解毒好了,不能委屈了自己,一縷光芒打出,沒入牡丹仙子體內,將毒素煉化,化為精純力量彌補自身廚神之軀,這毒奈何不了他。

救完之後,何凡繼續逼問蠍族特產和進化法,從佛門偷出來的,肯定是好東西。

大日如來真經六七篇內容,這蠍子沒有基礎,藏了多年,沒摸到竅門。

「走吧,蠍族還有兩位道主老祖,一位道主後期,一位道主頂峰。」何凡思索著道:「我們去吃掉。」

「廚神,都吃了人家族長了,再吃掉一個老祖,這和滅族有何區別?」猴子忍不住道。

「牡丹仙子對你好么?」何凡看著猴子,問道。

「好。」猴子點點頭,沒有否認。

「她被蠍族傷了,我們應該為她報仇,只是吃一隻後期的,吃完了,再去附近的星空戰場轉悠下,要不了多久。」何凡大手一揮,帶著他們前去找蠍族老祖,兩位老祖的閉關之地,已經問清楚了,道主級進化者,對於何凡來說,已經不堪一擊了,這次吃頂峰的。

幾個傢伙,再次轉移目標,前往蠍族老祖閉關之地。 星空戰場,距離蠍族祖星不遠,何凡抓了蠍族道主頂峰老祖,基因數據+1.1,直接帶他們前往星空戰場。

「造化之力,佛門之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