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玄皓背過身來,向隊員們點點頭,一行人開始繼續向下前行。

金猊陰陽眼中,越往下,天地靈氣便越稀薄,異常的重力場讓游玄皓一行更快地到達了目的地。不同於封印金猊靈識的洞穴,囚禁金猊肉體的洞穴無時無刻不在散發出柔和的淡紅色光芒。踏上狹窄的地道的那一刻,一行人感受到了意料之外的輕鬆:濃郁的靈氣充斥著整個洞穴,身體受到的重力也恢復到了在地表受到的重力,而且地道里氧氣出奇地充足,完全如同在地面上一樣。不過腳下黏稠的礦質還是令兩位少女心生厭惡。

往內走了約百來米,眼前便出現了巨大的紅色洞穴。洞穴的中央,是一個高大的石像,如同一頭桀驁的雄獅,俯視地面,但表情中透露出無盡的痛苦。

「這座石像,莫不就是金猊的肉身了。可惜,如果是石化的話,應該是沒救了。」葉子塵試著摸了摸那高大的石像,只覺一股陰寒從那石像湧入手心,趕忙把手移開。這石像之中,竟還有如此混沌的靈氣迴路?葉子塵想不明白,但可以肯定的是,雖然這氣息對自己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卻沒有一絲的生命力。

龍越也道:「這石像分明是金猊死後所化……游玄皓,你的計劃恐怕是落空了。」

游玄皓搖搖頭:「不,我覺得既然金猊語氣如此肯定,那麼就一定有辦法令其靈肉合一。這座石像,給我的感覺很奇怪,它不像是生命力枯竭,更像是……」

「更像是什麼?」蘇小璃好奇地湊上來。

游玄皓把手輕輕放在石像前,一股柔和的真氣自石像頭部貫穿到尾部,途經心臟,與石像內的混亂靈氣相通,再緩緩收回到游玄皓的手心。

「更像是,生命力被封印了起來。這股混亂的靈力並不是金猊的全部力量,他真正的靈力,應該都凍結了起來。我想,如果行得通的話,我們需要把他復活才行。」

「復活?!」 附身 眾人一臉震驚地看向游玄皓。

復活一個天帝級的靈獸,這簡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合體真君也就是天帝級以上的實力,而且需是修鍊過治癒系法術或魂術的大能,才有可能做到活死人肉白骨,哪怕是書中記載的神醫,救活一個天帝級,至少也要消耗自己幾成的生命力。當世最年輕的月下醫仙,以元嬰的修為,佐以天地仙品靈植,復活一個合體後期的修士,也耗費了自己三年生命力,那還是在那名真君剛剛死亡不超過十二時辰的前提下。

他們怎麼會不知道,哪怕五人耗盡氣力,也完全無望讓金猊的肉體恢復一絲半點。

游玄皓笑道:「準確來說不是復活,而是把沉睡的金猊喚醒。」說罷走到石像面前,仔細觀察起來。

葉子塵見游玄皓說話語氣如此淡定,便知道這傢伙一定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與游玄皓待在一起幾年之久,葉子塵又怎麼會不了解游玄皓的性格呢?他既然能說得出口,就做得出來,沒有把握的事,游玄皓是不會提及的。

關鍵時刻,絕不會掉鏈子,這是葉子塵對游玄皓的總結。

本想牽過蘇小璃的手,一起到石像跟前,卻又害怕蘇小璃做出反抗,葉子塵便只好一個人默默地走到了游玄皓的身邊。蘇小璃見葉子塵這般模樣,便偷偷地笑了笑,也跑了過去。隨後簡柔也跟了過去,唯有龍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四處張望,等待著游玄皓所謂的「喚醒沉睡的金猊」。

冰之寒襲在手,游玄皓開啟源天劍圍,感受著石像里靈力的流動。

「動!」游玄皓重劍一揮,劍尖在石像上輕輕點了一下。只見那石像忽的顫動兩下,接著便又沒了動靜。

當那並不代表游玄皓就失敗了。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當石像中龐大的靈力由靜止到向游玄皓劍圍方向流動時,游玄皓終於確定了自己心裡的想法——金猊的肉體只是沉睡了而已。

沒有收起劍圍,游玄皓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認真思考一番,卻並沒有想通如何能夠很好地將石像活性激發。

而此時的簡柔卻發現了異樣。

自進入此處以來,她便一直感受著洞穴里循環流動的空氣,就連一絲的微風都能被她敏銳地捕捉——或許其他人沒有注意,但她修鍊的靈力自帶風屬性,這就讓她對周圍的風動十分敏感,再者,她本身也是個對周圍環境十分謹慎小心的人,以前還沒體現出來,自從這幾年隨著龍越出去歷練,出了不少意外后,她就對不熟悉的環境有種莫名的抵觸感,性格也更加內斂了些。

突然感受到空氣中一絲奇怪的風力波動,簡柔趕忙把游玄皓拉過來,道:「小皓,我剛剛感受到了一縷異常的風,這風好像含有一種令人鎮靜的奇怪靈氣,我剛剛試探著吸入一點,就感到神經疲憊了些許,體內靈力流動也有減慢,按照我的判斷,這很有可能是毒!」

眾人聽得心驚,心理作用下,下意識覺得自己全身都乏力起來。

游玄皓也憑藉源天功感受著周圍的靈氣,搖頭道:「這更像是一種法術。如果是毒氣,按理說應該早就擴散開來,我們也不可能這麼久都沒有察覺,因此,施毒的可能性不大。看來囚禁金猊的始作俑者為了保證金猊的肉體能夠一直沉睡,在這裡施加了某種陣法,這陣法釋放的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靈力,它的作用準確來說,應該是壓制我們體內的靈力流動,也就是說,這股靈力存在著不小的威壓。這股靈氣,是過一段時間才釋放一次的。我想,現在大家應該也隱約感覺到了。不論如何,如果在這裡待得太久,或許我們就會像金猊一樣沉睡於此。」

龍越聽罷,差點沒立刻離開這裡,還好被簡柔一個略帶鄙夷的眼神鎮在了原地。

解鈴還須繫鈴人,游玄皓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腦袋裡那些記憶殘留上面。然而回憶來回憶去,一點線索都沒有。沒辦法,只能試試通過激活石像體內的龐大靈力來喚醒金猊了。

「各位借我一些靈力。」 冷婚暖愛:做你心尖寵 游玄皓認真道:「我要放大招了。」

大家聽完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出於對游玄皓的信任,立馬將體內的靈力傳輸給游玄皓。

游玄皓運起體內靈力核心以及三十六靈力旋渦,將四人傳來的靈力轉換為自身的靈力,很快,游玄皓體內的靈力就多了整整一倍。在靈力核心的作用下,靈力中蘊含的各種元素都被剝離出來,保證了游玄皓體內靈力的純凈。游玄皓自己也沒想到,靈道修鍊對自己的身體改善竟如此可怕,只是隨便吸收一點隊友的靈力,轉化率竟是高達百分之九十。無意之中,這吸收來的靈力更是刺激著三十六死穴,短短几秒鐘,修為就有所長進,讓游玄皓更加感受到修鍊靈道的好處。

墨月真訣·離冥三玄道,這是游玄皓修成后第一次使用,也是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展現。雖然三玄道中的三重道法游玄皓目前還只勉強掌握了第一重,但是對於現在來說已經足夠了。昨夜在玄冥丹的作用下瞬間突破到五十五級的游玄皓,在四人的靈力幫助下已經暫時達到了一般大帝級的巔峰,離冥三玄道運起之時,空氣中的靈氣也瘋狂地湧來。這時,游玄皓感到離靈道第二重的突破已經不遠了。

離冥三玄道的第一重道法,控制靜態的天地靈氣或靈力。當第一重道法練到極致,便可以將靈氣凝聚為實體武器,作為襲擊的暗器以及防禦的盾牌都不在話下。至於第二重和第三重,游玄皓自認為沒有幾十年是修不成的——第二重,控制靜止的實體,如果能練到極致,便有操控江海山河的超強戰力,至於第三重,便是控制世間所有動物的心智了,雖然說起來只有幾個字,但是如若擁有這種逆天的能力,那麼便幾乎與神無異了。

回歸正題。

游玄皓靜下心來,保持著靈台清明,開始嘗試控制石像內沉寂的靈力。這個過程對自身靈力的消耗十分巨大,游玄皓甚至完全無法保證在喚醒金猊后,還能剩下多少靈力來控制金猊。

不得不說,這種打亂自己計劃的感覺實在是令人不好受,但是游玄皓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將自己的靈識鎖定在金猊肉體內的靈力上后,游玄皓開始控制靈力的流動。無數細微的靈力匯聚,凝成半實體的小型球形物質,沿著金猊體內的脈絡沖向緩慢搏動的心臟。

咚咚——

游玄皓的一絲靈識隨著靈力到達金猊的心臟,聽到金猊的心跳在逐漸加快,游玄皓感到自己的努力並非白費,露出了欣然的笑容。

但是,這種刺激還不夠。當金猊的心跳已經恢復正常的時候,只見他全身突然顫抖了一下,之後卻又完全沒了動靜。這時,游玄皓突然察覺到金猊石像散發出一股惡寒之氣,當他意識到大事不妙時,卻已經慢了半拍,還未來得及收手,一道陰寒靈力便如同箭矢一般,沿著游玄皓的手臂飛速刺在了游玄皓的右胸內。

噗——

一口鮮血從游玄皓口中噴涌而出。巨大的刺激讓游玄皓險些緩不過氣來,他只覺自己的右肺像是要炸裂開來一般,別說是呼吸,甚至是肺部一點毛細血管里的血液流動,都能讓游玄皓感到不小的痛苦。

這種時候,眾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其他人輸入的靈力減小了不少,而蘇小璃的光屬性靈力則加倍灌輸到游玄皓的胸口來。

巨大的靈力消耗,讓游玄皓和身後默默輸出的四人感到有些疲倦。尤其是蘇小璃,原本兩次使用光明之翼所耗費的靈力就不小,此時還堅定地大力輸出自己的靈力。

這時,葉子塵好像想到了什麼,大喊一聲:「快,用魂術攻擊他!」說罷再次減慢了對游玄皓的靈力輸出,全身綠光閃耀,第一魂術飛葉發動。

大帝級別的飛葉,如同無數把尖刀,插在了金猊石像的身上。葉子塵的五個魂術里,攻擊方面就只有第一個技能最為簡單有效了。這裡沒有草木,第五魂術自然是無法施展,就算能夠使用,效果也絕對比不上第一魂術來的快。

龍越明白了葉子塵的意思,第四魂術帝王突刺陣發動,十餘根刺狀的岩石自地里鑽出,猛地刺入了金猊的腹部。

「吼!」

巨吼聲,震耳欲聾。隨著一層薄薄的石塊脫落,那邪魅的金光逐漸重現人世。

眾人已經顧不得那許多,拉著游玄皓向後飛退,看著巨大的石像金光閃耀,不知此刻該作何感想。

耗費這麼大的力氣,喚醒了魔王一般的存在,想來不論怎樣都是血虧了。但是即便如此,五人卻陷入了無盡的興奮之中,似乎是為完成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而感到滿意,一種莫名的成就感讓各位充滿了精神。

唔——

碩大的雙眸緩緩睜開,兩道邪魅之氣瞬間衝出,哪怕那詭異的重瞳沒有與眾人相對,但他們還是感受到了一種來自靈魂的震懾。

蘇醒的金猊怒吼著,銳利的目光終究還是投向了眼前的游玄皓五人。

游玄皓吞咽一口唾液,天心鐲光芒閃耀,右臂紅光綻放,下一刻,游玄皓周身已經亮起棕、白、藍、紅四色的光芒,地之陷落、光之詠嘆、冰之寒襲、火之狂嘯四把絕世寶劍在游玄皓身旁圍繞起來。

「按照原定計劃!小璃姐負責吸引注意力,龍越和我強攻,簡柔和小葉助攻!」游玄皓腳下踏起銹劍,向上迅速升起。

「阿皓,你的傷……」蘇小璃下意識道。

游玄皓微笑著搖搖頭,示意自己無大礙,注意力又放在了金猊身上。

蘇小璃趕忙自儲物法器中取出一顆補充靈力的臨時丹藥,以及游玄皓提供的限量聖水,盡皆吞下,立馬念起咒語,發動了第二魂術——光影。

身上刺眼的金光成功地吸引了金猊的注意,金猊目露凶光,猛地張開血盆大口,噴出赤金色的火焰來。

蘇小璃微微一笑,擦擦臉上的汗,光影一閃,到了金猊的背後。

火焰蘊含著巨大的靈力沖在了洞穴的壁上,整個陰陽眼頓時劇烈顫抖起來。果然不愧是接近聖尊級的實力!

游玄皓大吼一身,全身靈力輸入四把寶劍之中,右手一招,四把寶劍飛向金猊。他知道,方才金猊的攻擊,根本只用了四成實力,而且在「起床氣」的影響下,金猊的精神力並沒有完全集中,因此,他必須趕快用全力結束這場戰鬥。

「吼!」金猊始料未及,四把劍深深地插在了結實的肉體上。刺激的炙熱感,徹骨的寒冷感,瞬間遍及金猊的身體。然而對於沒有靈識的金猊肉體來說,這都算不了什麼,只是這莫大的刺激,讓他身體反應更加激烈起來。

再次怒吼一聲,四把劍從金猊的肉體里彈出,帶著強大的靈力不可控地飛向了游玄皓之外的四人。

「不好!」

游玄皓趕忙運起靈力,卻發現自己完全與四把神劍斷了聯繫。

「快防禦!」游玄皓大喊道。然而此時的他要想幫助任何一個人恐怕都做不到,因為四把寶劍飛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龍越第一個反應過來,張開巨大的龍翼,來不及發動魂術,猛地向前一躍,將簡柔撲倒,護在身下。

簡柔保持著鎮靜,趕忙發動第三魂術風之牆,緩衝著兩把神劍的進攻,但這一切都太遲了。

噗——

鮮血從龍越背部流出的同時,也從他口中噴湧出來。

簡柔顫抖著望向龍越的臉,眼神中還帶著久久未平復的驚愕,更多的卻是心疼。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龍越並沒有直接從自己身上起開,而是從法器中取出一塊手帕,替簡柔擦去了染在她脖頸上的鮮血。

「嚇到你了。」

簡簡單單四個字,帶給簡柔的,卻是靈魂上的轟擊。簡柔笑了,她明白,自己這一輩子恐怕都離不開龍越了……

與此同時,蘇小璃身形連閃,勉強躲過了冰之寒襲的攻擊。然而以速度聞名的她卻不敢有絲毫鬆懈,因為被金猊放出的冰之寒襲速度已經不是一般的快了,而她的靈力卻不是用之不竭的。靈力迅速消耗之下,蘇小璃滿頭大汗,氣息也變得混亂起來。

唯有葉子塵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游玄皓看向葉子塵,驚詫不已,眼看著地之陷落就要到達小葉面前,自己卻已經來不及擋下攻擊了。

葉子塵拳頭緊握,看著地之陷落飛來,忽然嘴角上揚,全身爆發出恐怖的靈力波動來。

「當了這麼久配角,也是時候展現真正的實力了!」 只聽葉子塵大喝一聲,周身閃耀的綠光瞬間變為死灰色,身後顯現出九顆魂珠來。

——九珠,天帝級?!

怎麼可能?

這時的洞窟之內,哪怕是心性最穩重的游玄皓,此刻也驚愕地向後退了幾步,險些向後跌去。

天帝級意味著什麼,四位魂道修士不可能不明白。九十級,那是大陸上絕大多數魂法師一輩子也達不到的高度,僅次於半神的存在,在大陸上可以說是屈指可數,而那些達到大帝級的人中,最年輕的一位據說當年也修鍊了足足一百年,可葉子塵作為斗木帝國皇子,年齡不過十八歲而已,怎麼會……

這一刻,無數的猜測湧入游玄皓心頭,他甚至懷疑,這位天帝級強者,是有意偽裝成葉子塵的相貌,甚至能自如地偽裝自己的實力,恐怕是為了奪取斗木帝國的皇位——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太可怕了。

想到這,游玄皓不由倒吸一口涼氣。細心如他此時也沒有發現葉子塵那九顆珠子有什麼奇異之處。

不過,他沒有發現,不代表別人不會發現。

「小葉,你這珠子怎麼是灰色的?」蘇小璃沒有像游玄皓一樣想得那麼多,倒不是說她不懷疑葉子塵,而是他們現在太需要強大的實力,而九珠的葉子塵,無疑幫了他們大忙。

的確,不同於真正天帝級的修士,葉子塵的魂珠中前五顆魂珠分別閃爍著黃黃藍藍黑的光彩,而後四顆卻都呈現出灰色,散發出的靈力也毫無生機。灰光籠罩之下,此刻的洞穴中氣氛變得肅殺起來,葉子塵的身體也開始變成半透明的血紅色。空氣也逐漸變得寒冷,幾道白色的氣流在葉子塵周身環繞,葉子塵眼中紅光一閃,彷彿世間萬物都變得渺小起來。

「這是禁術。」簡簡單單四個字,卻是給其他四人極大的震撼。

禁書之術——大紅蓮限界,發動。

作為葉子塵所盜禁書記載的第二道禁術,大紅蓮限界的作用非常之顯耀:大紅蓮限界的作用範圍約為方圓一里,範圍之內皆屬於葉子塵的絕對領域。凡是在領域內的物體,只要不是神,葉子塵都可以令其強制靜止五秒,並且以冰魄死氣攻擊目標,一旦被命中,目標物便會逐漸化為朽木,過程不可逆,即一旦死亡,無法復生。

何為絕對領域?就是領域中技能的效果對任何人任何物都絕對有效,哪怕是神,如果在大紅蓮限界中被葉子塵的意念鎖定,也逃不脫被靜止五秒的命運!五秒,什麼概念?對於凡人來說可能不算什麼,可對於魂法師和仙修來說,這五秒鐘,可以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當然,如果是神,又怎會讓他有發動的機會呢?

眼看地之陷落離自己的額頭只有不到半米之遙,葉子塵用手輕輕一招,地之陷落隨即在空中停滯下來。右手綠光一顯,葉子塵用藤蔓將地之陷落纏住,甩回到游玄皓的手中。游玄皓接過地之陷落,目光卻一直在葉子塵身上,感覺眼前這個看似文弱的皇子已經化身為滅世的魔神一般。

下一秒,葉子塵雙腳動了。只見他右腳向後一蹬,身子已經如同閃電般極速地向金猊方向衝去,手中匯聚起龐大的冰魄死氣,在離金猊只有幾遠的地方將死氣釋放了出去。

「滅!」

空——

半秒,從葉子塵衝出開始不過半秒時間,死氣已經化作一條寒冰巨龍,直接撞在了金猊的一條腿上。

咔咔——

「吼!」金猊痛苦地大吼一聲,那條被冰魄死氣攻擊的腿已經開始化作酥軟的腐木。 紅塵深淵 錐心之痛令金猊越發狂躁,整個身軀瘋狂地擺動起來。

又是怒吼一聲,金猊口中吐出赤金色的火焰,攻向禁術加身的葉子塵。他雖然沒有靈智,卻也知道現在必須盡全力應對這個恐怖的人類。

「機會來了!」游玄皓知道,金猊把注意力放在了葉子塵身上,而這一刻,也是最好的一次機會,一旦錯過,可能又會困難許多。

踏起銹劍,飛到金猊背上,三十六靈力旋渦開啟,地之陷落猛地插進了金猊的背部。

而此時的蘇小璃也已到了龍越的身旁,與簡柔將兩把寶劍拔出后,便不顧自身的疲憊發動了治癒紫光。

「小璃,你……」簡柔看著豆大的汗珠從蘇小璃的額頭流下,她甚至感覺到蘇小璃的氣息在顫抖,她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只能在一旁為蘇小璃提供僅剩的一些靈力。

終於,龍越慢慢得以恢復,呼吸也沒那麼急促了。

葉子塵的冰魄死氣碰上巨大的火焰,瞬間在空中凝結了無數的冰霜,下一刻洞穴中便多出了一棵枯樹。彷彿只要有葉子塵在,勝利便不過是時間問題……

然而就在下一刻,葉子塵全身劇震,身上的光耀黯淡下來。口中吐出幾口黑血,他已經倒在了地上。

「小葉!」

游玄皓看著自己的兄弟倒下,內心越發的不平靜。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前程,怎麼會讓朋友們受傷?他們在背後默默支持著自己,但是自己又為他們做了什麼?

源天劍氣自地之陷落爆發,直接滲透入金猊的肌肉中,開始瘋狂地絞肉。

「吼!」

這一招,蘊含著游玄皓絕大部分的真氣,又豈是一副空洞的肉體所能輕易承受的?金猊何曾受過如此痛苦,哪怕是被東方澈剝離靈魂,也不曾感受如此撕心裂肺之痛。然而不管自己怎麼甩,都甩不掉背上的游玄皓和那把可怕的寶劍。

游玄皓眼看著自己也快堅持不住了,開始控制起其他三把寶劍。 崔大人駕到 回歸游玄皓控制的三把劍光芒閃爍,接著便飛速插在了金猊沒有受傷的其他三條腿上。

「吼!」金猊早已疲憊不堪,沒有料到游玄皓突如其來的攻擊,幾隻腳同時一軟,倒了下去。

見金猊氣息變弱,游玄皓暗自感嘆還好自己還留有幾分靈力,不然可能倒在這裡的就是自己了。拔出地之陷落,游玄皓踏著銹劍飛至葉子塵身旁。

「龍越的傷勢還好么?」游玄皓將葉子塵扶起,看向蘇小璃三人。

「放心,老子活得好好的……」龍越被簡柔扶著坐起來,向游玄皓比了比大拇指。

「辛苦各位了。」游玄皓滿臉愧,「我這個隊長當得真是不稱職……如果不是各位,今天我游玄皓或許就屍骨無存了。」

「沒有的事。」蘇小璃和簡柔同時搖搖頭,微笑道。

「那麼我們就先休息一會,恢復得差不多了就回到上面去,只要金猊與我們合作,把滅教的事處理好后,待到聖元之潮,我便不是你們的隊長了。」游玄皓認真道,「也不知小葉的禁術消耗有多大,看來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了,還好呼吸還算平穩。」

龍越傷口癒合后,蘇小璃便來照看暈倒的葉子塵。看著這個藏著許多秘密的俊朗皇子,蘇小璃眼神里滿是溫柔。

游玄皓起身,看了看此刻溫馨的場面,鬆了口氣。因為這次行動,各成員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好,游玄皓覺得這是自己這段時間裡唯一做對的一件事情了。

天心鐲光芒一閃,游玄皓將金猊的肉體收入其中,洞穴里的空氣慢慢恢復了清新。

然而就在金猊肉體從洞穴消失的時候,地面開始劇烈顫動起來。

「什麼情況?!」眾人不由大驚。預料之外的情況,讓本就精疲力竭的隊員們心裡越發疲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