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靜了些許。

「進來。」隨後吳繼承聲音低沉,示意柳家父子進來。

柳家父子一進大廳的門,腳都沒站穩就聽到吳繼承道:「柳安吉,我不想浪費時間,就開門見山說話了。你也知道,現在我們兩家已經不同層次了,我現在已經將軍,而你只是一個低等的賤民,我們兩家不再門當戶對,所以我女兒不可能嫁給你的兒子。」

「哼!」吳繼承的話音剛落,坐在他身邊的那個雍容華貴的貴婦人便冷哼道:「我聽說你們父子在酒肆里經常說我女兒是你柳家的媳婦,是嗎?你們父子怎麼就這麼不要臉到處敗壞我女兒的清白?當年的婚事只不過是兩個老糊塗酒後戲言,你還當真了?也不看看你們父子現在是什麼德性,竟然還白日做夢讓將軍的女兒給你們當媳婦?要是我女兒真嫁過去,你們能給我女兒什麼?讓她天天在酒肆里拋頭露面給客人倒茶斟酒?我告訴你,這婚事我們是不會認的,今天叫你們過府知會一聲已經給足那兩個老糊塗的面子,你們以後若再敢說我女兒是你柳家媳婦的話半句,我燒了你們的酒肆,讓你們當乞丐去。」

這個貴女人便是吳繼承的妻子,大家都叫將軍夫或是楊夫人,以前也曾叫過柳安吉一聲柳大哥,但現在卻是這等勢利嘴臉。

「就是。」 https://tw.95zongcai.com/zc/62627/ 吳繼承附和,「你們到處說,你叫我們女兒以後怎麼嫁人?」

柳家父子猛地抬頭,臉有怒色。

柳安吉道:「這說的是什麼話?我父子兩人有自知之明,從沒想過高攀,何來到處說令千金半句?你們要退婚,我們同意,但你們不需要說這麼難聽的話。」

「嘿,難聽?」貴婦人冷笑,「你這種低賤的下等人,還有機會在這裡聽到我們說話已經是你們祖墳積得德,你還嫌難聽?滾,給我滾出去!」

「柳天鋒。」吳賽花看向柳天鋒突然出聲,「我則將要嫁到西府將軍之門,你以後如果再敢說我跟你有婚約的事,就算我吳家念舊情,大人有大量不計較,西府將軍的人也不會放過你,聽到了嗎?」

柳家父子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要離開。

因為此時此刻多說一句話都是多餘的。

「等等,就這樣走了嗎?」吳繼承突然叫住,「我已經準備好了退婚文書,你們父子畫了押再走。」

柳安吉眼眉一挑就要說話,柳天鋒反而伸手阻止父親,笑道:「應該的,白紙黑字,這樣我們兩家就真正清了。」

「呈上來。」吳繼承當則大喝。

有下人將早準備好的退婚文書呈上來。柳家父子沒有猶豫就在上面簽下了字。

完了后,父子兩人對視一笑,都能看出彼此的輕鬆。

這時,一個官家突然跑進來,道:「將軍,西府將軍來了。」

「哦?他怎麼這個時候來了?」吳繼承愕然。

那貴婦人馬上就向柳家父子瞪眼,沒好氣道:「怎麼這個時候來,肯定是因為這對賤民嘍,真是的,真不知道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竟然跟這種賤民扯上關係。」

「娘,別惱氣。」柳賽花笑道:「我的家翁到來可能只是巧合,並不是因為這對賤民到來而來,我們快點迎接就是。」

還沒入門,竟然就稱家翁,分明已將自已當成是西府將軍的媳婦了。

隨後柳賽花突然對著柳家父子吼:「你們還愣在這裡幹嘛,還不快點滾!」

「賢侄女,是誰讓你這麼惱火?」外面聲音傳進來,一個身形高大的中年人帶著一個官家模樣的人走進來。

西府將軍,是負責西區安全的將軍。不但如此,他還姓姜,叫姜濮陽,是皇室中人,在皇城中也算是手握重權的人物之一了。

柳賽花臉色微變,但她掩飾的好,很快就變成了一付溫柔清雅,大家閨秀的淑女模樣,與剛才對柳家一口一個賤民時的形象大不相同。

姜濮陽一身便裝,大約六十左右,身形魁梧,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但他身居高位數年,又是皇室中人,身上自有一種上位者的高貴氣勢。

「將軍。」吳繼承夫婦已經迎上站在了姜濮陽的面前。吳繼承趕緊拱手行禮道:「將軍竟然親自到小將府中來,小將一家受寵若驚,受寵若驚啊。」

吳繼承在禁衛中雖是副將,但說白了也只是一個小統領而已,跟真正手握大權的西府將軍比,當然是拍馬都比不上。

可是西府將軍姜濮陽沒有接吳繼承的話,而是很驚訝的看向柳天鋒,道:「天鋒殿下,是你?」

柳家父子楞在當場,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姜濮陽。現在姜濮陽竟然一眼就認出柳天鋒,而且還叫柳天鋒為殿下,語氣中竟然透驚喜,父子兩人真的很莫名其妙。

吳繼承一家更是怔住,心裡都是大跳,西府將軍竟然認識柳天鋒,還叫柳天鋒為殿下?

「殿下,你不記得我了?」姜濮陽臉上的驚喜之色卻是濃了,「那時候殿下才七歲,我有幸得你師傅指點,我記得殿下當時就站在你師傅的身邊。不過也是,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殿下那時候還小,不記得我也正常。」

柳家父子更是莫名其妙了。

他們真不認識姜濮陽啊,柳天鋒更不是什麼殿下啊!

殿下是什麼?

按照洪武皇朝的叫法,能被叫殿下都是那些王爺或是當今帝上兒子之類的人物。

柳天鋒不姓姜,根本不是皇室中人,怎麼可能是什麼殿下。

還在,柳天鋒什麼時候有個師傅?

父子兩人心裡在想,這個西府將軍是不是眼花認錯人了?

柳家父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他們有點懵了。

但吳家上下更是呆住,簡直石化了,隱隱中他們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這婚退了后對吳家怕且不是一件好事啊! 「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外國專家,原本已經抵達了羊城,但不知為何突然失去了聯繫。」東方玉卿看著秦菲,毫無隱瞞的說道。

秦菲聽了他的話,眼神空洞地盯著躺在病床上的秦慕年。

也就是說,東方玉卿也是剛知道不久,然後才謊稱公司有事情要忙,而他卻跑來她哥的病房尋找對策?

秦菲臉色蒼白,緊握的雙拳里,指甲陷入了掌心。

「車禍是人為的。」秦菲開口說道,倒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的語氣。

東方玉卿矢口否認:「菲兒,你別胡思亂想,警方會給我們一個公道……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卧床修養,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我哥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你以為我可以心安理得地閉眼休息嗎?」秦菲據理力爭,顯然對東方玉卿的提議置若罔聞。

為什麼一直有人處心積慮地陷害她?

她現在不過是個失憶的孕婦,她明明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為何還要背負這麼多劫難呢?

東方玉卿看著秦菲一副情緒失控的樣子,不由皺起了眉頭,「看來你絲毫不在乎自己的身體,可是你就算再怎麼折騰,你哥也不會即刻痊癒的。」

東方玉卿明知道這樣說很欠妥,但為了能說服秦菲,也只能委屈秦慕年了。

「你跟我爭論這個有意思嗎?我可沒有你那麼好的心理素質,我的心很小,能夠容納的東西也有限。」

秦菲緊緊咬住嘴唇,很慶幸她現在眼眶乾澀,不用在這兩個男人面前流出令他們不屑的眼淚。

好在秦瓊也不是外人,她也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丟臉。

東方玉卿被懟得啞口無言,卻又不好跟秦菲發火。

秦菲掙扎著下來,緊緊握住秦慕年的手不放,語無倫次地說著:「哥,你睜眼看看我啊,不要丟下我……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你說過要帶我去浪跡天涯的。」

一說到「浪跡天涯」,秦菲的腦袋倏地閃現出許多凌亂的畫面……似乎曾經也有個男人對她說過,要一起去浪跡天涯。

看到秦菲雙手捂著腦袋,一臉難以忍受的痛苦模樣,東方玉卿慌了,「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你走開,別碰我!」

秦菲情緒激動地推來了東方玉卿,腦海中頓時閃現出一個陌生男人的臉龐。

饒是畫面模糊,但秦菲能意識到自己對那個男人的排斥,所以她剛才算是遷怒於東方玉卿了嗎?

東方玉卿大受打擊,顯然沒料到秦菲會突然跟他翻臉,尤其秦瓊還在場。

「你是誰?你究竟要幹什麼?」秦菲捂住頭,嘴裡莫名其妙地念叨著,像是被人下過蠱似得神經兮兮。

東方玉卿怔愣在原地,有些懵,總覺得秦菲有哪裡不對勁。

短暫的驚詫后,秦瓊好心提醒:「二哥,趕緊送回病房。」

就算再強悍的女人,也折騰不起,更何況秦菲才生產後不久。

「老婆,我送你回房。」

東方玉卿試探地想要抱住秦菲。只可惜還沒靠近,就被秦菲狠狠地推了一把。

「我警告你,離我遠一點……我男人不會放過你,你們這幫混蛋遲早是要遭報應的。」

這下輪到秦瓊大驚失色地看著秦菲,而東方玉卿為了不刺激到秦菲,也不敢輕舉妄動。

「站著別動,否則我死給你看。」秦菲依舊神志不清。

東方玉卿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秦菲這是怎麼了?

怎麼感覺她像是……不敢往下想,東方玉卿示意秦瓊也不要輕舉妄動,先安撫好秦菲的情緒再說。

重生香江1981 秦菲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秦慕年的病房內出來的,只覺得頭重腳輕,眼前一片漆黑。

只憑藉著感覺朝前走著,然後突然撞到了對面的一個人,整個人跌倒在地,頓時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依舊是這家醫院,秦菲被送進急診室的時候,血糖血壓都相對低一些,醫生給她緊急輸液。

一直到天黑了,她才慢慢清醒過來。

秦菲睜開眼,看到郁林楓正坐在她的床前黯然神傷。

「菲菲,你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呢?」郁林楓看到秦菲睜開了眼睛,握著她的手。

秦菲看著郁林楓,感覺他像是哭過。

郁林楓看著秦菲,隱忍的眼淚終究是奪眶而出:「醫生說你才生完雙胞胎,一定要卧床休息啊。」

今天要不是他來醫院複查,正好路過了秦慕年的病房,恐怕這會兒他還不知情呢。

「阿楓哥……」

秦菲看著郁林楓,眼淚濕了枕巾,「我哥的腿可能保不住了,都是因為我……」

她可以在東方玉卿偽裝堅強,但是現在面對眼前的這個男人,秦菲將所有的脆弱都暴露了出來。

從今天第一次聽到秦慕年有可能要截肢開始,秦菲的心就已經千瘡百孔了。

大概沒有一個人能體會到她心裡的沉痛,她現在失憶了,卻還要連累自己的親哥哥變成殘疾人?

郁林楓心疼又愧疚的看著秦菲,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安慰才恰當。

「菲菲,你別胡思亂想……你哥會沒事的,你要相信阿卿。」

秦菲沒辦法回答郁林楓的問題,因為她也不確定那個離奇失聯的外國專家能否及時趕到,而東方玉卿也應該被她的無理取鬧惹生氣了吧?

否則,他怎麼會不在病房守著她。

秦菲聽了郁林楓的話,閉上了眼睛,竭力調整好自己的情緒。

「菲菲,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可是你記住哥的話,沒有過不去的坎。」郁林楓看著秦菲,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

秦菲閉上了眼睛,點了點頭,只是剎那的功夫便有兩行淚從她的眼角滑落。

後來醫生過來做了一次檢查,叮囑秦菲要注意卧床修養,切記情緒波動太大。

東方玉卿是半夜過來的,秦菲和孩子們都已經休息了。

他站在秦菲的病床前,看了很久。

幸好秦菲沒什麼大礙,也幸好她現在睡著了,否則她看到他的樣子一定會被嚇壞的。

話說今天下午,東方財團突然出現很多合作商撤銷合作的項目。東方玉卿派人去了解情況后發現,這背後其實是有人在暗中操控。 「殿下幾年不見,越發神采不凡了。」姜濮陽似乎沒有察覺到大廳中此時詭異的氣氛,徑自說著:「我剛才正好路過這一帶,遠遠看到殿下,我一開始也只是覺得眼熟,因為我沒有想過殿下跟吳將軍一家竟然有關係而且還不惜屈尊降臨。我是想了許久才確定真的是殿下便趕緊過來,沒想到我還真的沒有認錯人,果真是殿下。」

柳天鋒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他完全無法反應,他自已都不知道自已什麼時候成了什麼殿下。

姜濮陽笑了笑,然後看向吳繼承,有點怪責的樣子道:「吳將軍,你這就不對了,你我既是同僚又是好友,你跟殿下關係這麼好竟然也不跟我透漏半句,你是我沾了你的關?你太不地道了。」

「……」

吳繼承真不知道說什麼,他腦子被吳濮陽一口一個「殿下」給震得嗡嗡響。

姜濮陽終於察覺到吳繼承神色有異了,怔了怔道:「吳將軍,你這是怎麼了?」

吳繼承這才定了定神,弱弱問道:「將軍,柳安吉只是個賣酒的,他的兒子怎麼可能是什麼殿下?一個賣酒的兒子叫殿下,這不是殺頭大罪嗎?」

「哈哈……」姜濮陽笑道:「殿下的父親是賣酒的,但他的師傅就是天尊皇啊!」

「什麼?」

吳繼承直接就嚇得軟下去。

天尊皇,是洪武皇朝現在對姜熹的尊稱。

柳天鋒如果真是姜熹的徒弟,地位之高那就是跟當今帝上是同輩,是當今帝上的師弟,帝上的兒女們見到柳天鋒都得恭敬的叫一聲師叔呢!

柳安吉也是一驚,看向柳天鋒道:「鋒兒,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天尊皇收你為徒的事?」

這時,柳天鋒的耳中有聲音清晰響起:「柳天鋒,我就是常去你酒肆喝酒的先生,其實我就是姜熹,我曾教過你,也算是你的師傅了。當然,如果你願意,一會你回到酒肆后就可以正式拜師傅。」

柳天鋒這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對父親說道:「天尊皇就是先生。」

「啊?」柳安吉呆住,「先生,先生就是天尊皇?」

柳安吉確實覺得先生很了不起,好像什麼都懂,是一個有學問的人,可是他怎麼想怎麼高看先生,怎麼覺得先生了不起,都不可能想到那個和氣的先生就是當今世界的至高存在天尊皇。

天尊皇,那可是前帝,如果他不自願退位禪讓帝位給當今帝上的話,現在天尊皇還是帝上啊!

「怪不得,怪不得了……」

柳安吉明白西府將軍為什麼叫柳天鋒做殿下了。

天尊皇的徒弟,確實有這個資格。

姜濮陽笑道:「柳老闆,原來你也不知道啊。哈哈,看來殿下真的是一個低調的人。」

吳繼承一家聽到這話卻是要哭了。

他低調,可是害慘我們了。

吳賽花更是臉色慘白,她有更不好的預感。

她退了柳天鋒的婚,姜濮陽還敢讓兒子取她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