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從第二點上,讓龍館主確認了,這個人,就是挑戰自己的那位狂熱的武道愛好者。

畢竟,有這樣習慣的武者,全天下可能也就僅此一家了。

而想到蘇嵐的勝績,龍館主不由得感嘆,人比人,真的要氣死人啊。自己也是從小就冬練三九夏練三伏,不說自己有多麼的天資卓越吧,但也自問不遜於其他人。

而就是這樣,,自己在三年前武館成立時,按照規矩到附近武館一個個登門求教,最後得到了其他武者的承認,可以開館授徒的時候,他們是怎麼說的。

年輕人,還需要再多磨礪一下啊。

現在呢,這個狂熱的武道愛好者得到的又是什麼樣的評價。天資卓越,未來註定不凡?

難道說,這真是一個看臉的世界?龍館主想了半天,似乎自己也就顏值比對方差一點點吧。

只是,當龍館主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和同伴提起來的時候,對方卻差點笑掉了大牙。

這個問題的答案,一直痴迷於武道的龍館主不清楚,但是他的合伙人卻清楚的很。

不僅是他,就連蘇嵐也明白問題的答案。

龍館主和自己的顏值相比,哪是差了一點點。

哦,不對,這根本就不是顏值的問題。

最根本得區別在於,龍館主,同樣是開武館的,所謂同行是冤家,雖然他們不能阻止龍館主的武館開業,但是讓他們開口,去誇讚自己的競爭對手,那就真的有點太違心了。

而蘇嵐則不同了,他是依照切磋的規矩上門的,這就說明,蘇嵐並不會開辦武館。

這樣的話,自己打敗了他,自然要好好誇獎對方一番,否則的話,怎麼會顯出自己的本事?

古往今來都是這個道理,否則的話,二十四史上,對於開國皇帝那些和自己一樣競爭天下的對手,為什麼一個個都說的窮凶極惡,但是本事極大?

對手越強大,才越能顯示出自己的能力牛嗶啊。

要不然,一個手握重兵,麾下三千控甲之士的將軍,打敗了兩個手握鋤頭的老農,哪怕你說這場戰爭成功阻止了宇宙再次大爆炸呢,也不能掩蓋人們心中,你這個將軍是慫蛋的印象。

當然,兩個老農和宇宙大爆炸的關係,並不在本書的解釋範圍內。

武者是一個小圈子,而臨海市的武者是一個更小的圈子。當這個圈子再縮小到臨海市開辦武館的武者中時,人數自然就更少了。

蘇嵐挑戰武館的事情,自然在很快的時間內,像是一陣風一樣,很快的刮到了臨海市所有武館的館主耳朵里。

武道大興的時代,全民尚武。這麼大的人口基數,自然能夠養活不少的武館。

在剛開始的時候,沒有被蘇嵐挑戰的武館對於這件事情還不以為然,覺得接受蘇嵐的挑戰屬於受累不討好,純粹是給自己找麻煩。

但是到了後來,那些沒有被挑戰的武館館主開始坐不住了。

為什麼,這個挑戰狂人掃遍了這麼多的武館,唯獨不來自己這裡,這說明什麼?

自己的武館是不是不被他放在眼中?

也就是說,自己的武館,實力不行嘍?

這,就讓他們不能忍了。 事情的發展,有時候就是這麼的出其不意,大角度的轉折之下,讓人有些措不及防。

剛開始,那些答應和蘇嵐切磋的武館館主,都各有各的原因。

或者是因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切磋而感到好奇,或者是因為真的喜歡和其他的武者切磋交流。

但是,從蘇嵐挑戰武館的第三天開始,事情就開始有些變味了。

尤其是在兩位臨海武道界素有聲望的館主,在勝利對蘇嵐進行勉勵並且誇讚的消息傳出之後,蘇嵐是否會上門求教,已經成為了一個表明自己武館身份的象徵。

在武道協會的控制之下,武者自然不會平白無故就任意挑起爭鬥。

但是,在一個地區的同行,之間的明爭暗鬥還是少不了的。

明面上的武鬥不行了,為了保證良好的發展秩序,武道協會禁止武館之間進行私下的擂台較量。

但是,武館之間,總會有其他的辦法。來較量出一個高低上下來的。

比誰手下的學生在高考中的武道分數高。比誰的弟子在全市的年度擂台賽上面拿的名次好。

終歸是有辦法,可以讓館主之間分出個名次來。

不得不說,武道協會的組建,十分的有必要。

在他們的控制之下,武館之間的競爭都處在一個良性發展的態勢之上。

因此,武館之間,並沒有出現生死仇敵。

只是,這麼多年的競爭下來,館主們早就習慣了彼此之間的競爭態勢。

據說,在武道擂台賽上,帶著弟子參賽的館主要是在廁所遇見了,都得比比誰尿的時間長。

可見,他們的競爭已經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激烈程度。

而現在,蘇嵐的行為,又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競爭理由。

為了便於自己快速挑戰,蘇嵐每次選擇的武館,都是處在同一個地區範圍內的。

而到了第二天,蘇嵐再去挑戰的時候,已經是另外一個地區了。

前兩天,蘇嵐還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而到了第三天以後,當館主們注意到了蘇嵐的存在之後,也發現了蘇嵐的這個規律。

而蘇嵐挑戰過的地區中,卻有幾家武館並沒有見到蘇嵐。

換句話說,蘇嵐根本就沒有去。

這下子,已經和蘇嵐切磋過的館主們,終於找到了一個好的借口。

人家來我的武館切磋,但是沒去你的,這是什麼意思,還用自己明說嗎?

我雖然敗給對方了,但是沒關係啊,敗的又不止我一個。

對方實力強,我有什麼辦法。

再說了,這個狂熱的武道愛好者實力越強,不就越說明他的眼光越好嗎。

就這樣,沒有被蘇嵐挑戰的武館,忽然就忙碌了起來。

一個個附近的武館館主上門做客。

而做客的目的也很統一,訴苦。

什麼這幾天攪的臨海市武道館不得安生的那個貨實在是太惹人怨了。

什麼各大武館有很多都敗在了對方手中,多年招牌不保啊。

什麼老哥我也是敗的凄涼,雖然有心殺賊但是對方實力太強,我們武館這下要涼,以後的日子怕是不好混啊巴拉巴拉。

被拜訪的館主自然在心中暗暗翻白眼,這樣的切磋,結果都不會外傳的,你想涼怕是都沒有這個機會哦。

而到最後,他們還都會有意無意的問上一句,不知道你們武館怎麼樣啊。

每當這時候,被問到的武館館主就會臉漲的通紅,吭哧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說那個所謂的狂熱武道愛好者並沒有來自己武館。

而對麵館主那看似羨慕其實暗爽的眼神,總會讓他有一種想要操刀子殺人的衝動。

比武失敗是個很丟人的事情,但是,如果大多數人都和自己一樣失敗的時候,丟人自然也就無從談起了。

對方那毫不掩飾的得意,彷彿能被蘇嵐切磋,是一件很榮耀的事情。

一個館主還好說,但是兩位數以上的競爭對手組團過來刷你的時候,估計誰也不能保持良好的心境了。

沒有被蘇嵐挑戰的武館館主,每天都生活在這樣的水深火熱之中。

氣大傷身,搞不好都要折壽了。

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就會浮起對於蘇嵐的深深怨念。

你說你,切磋就好好的按照地點,挨個找武館切磋也就是了。

為什麼偏偏將其他武館挑戰一遍,然後將我們落下了?

這樣做,強迫症和我都不能忍啊。

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自己總不能將切磋狂人抓回來,和自己打上一場吧。

那樣估計只有更丟人。

沒辦法了,自己這段時間還是老實一些吧。

而當消息傳出去之後,還沒有被蘇嵐挑戰過的地方,哪些武館的館主們,頓時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單純的切磋,已經不再是主要目的了。蘇嵐會不會來挑戰,已經隱約成為了衡量自家武館實力的標準之一。

雖然這並不權威,但是架不住大家都相信啊。

其實實力不實力的,也就是個借口,都是這麼多年的老鄰居了,誰手底下有幾把刷子,大家心裡還能沒點數?

主要就是一個面子問題。

隋國人一直就注重面子,而武者就更加註重了。

這麼多年,他們明知道誰也奈何不了誰,卻仍舊爭來爭去,圖的是什麼,不就是一個面子嗎?

一時間,沒有被蘇嵐挑戰過的地方,人人自危。

武館館主們沒有心思去忙其他的事情了,都齊刷刷的守在了自己的武館中。

有些館主,平日里已經將武館交給徒弟打理,自己專心衝擊武道境界了,現在也在武館之中,等著蘇嵐的到來。

雖然說蘇嵐會去挑戰絕大多數的武館,沒有去的,到現在為止也不過是一兩家。

但是,就只有這樣才最致命。

誰也怕,怕自己成為那一兩個特例。

每個館主都下了銘刻,一旦有人來要求切磋,必須第一時間通知自己。

就這樣,在蘇嵐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整個臨海市的武館圈子,對他大開綠燈,迫切的等著他找上門來切磋。

每個武館館主都在心中吶喊,來啊,來打我啊。

每當蘇嵐到達一家武館,館主幾乎是歡天喜地的迎上來,沒有廢話,立刻開打。

一時間,蘇嵐的效率都提高了不少。 蘇嵐一天天挑戰過去,效率越來越高,速度越來越快。

事實證明,蘇嵐所用的辦法,是完全成功的。在各大武館館主的共同努力下,他所控制的子蟲數量,越來越多。

而他體內的母蟲,同樣,實力也是越來越強。

蘇嵐已經很久沒有提升過的修為,又開始緩慢的增長了。

雖然還沒有到打通下一條經脈的程度,但是卻已經開始了打通竅穴的進程。

這幾天挑戰的武館中,再也沒有出現像是賀祥那樣的地級大圓滿。蘇嵐幾戰,全部告捷。

當然,不出例外的,蘇嵐所挑戰過的地區,又剩下了兩家武館沒有去。

這下子,已經被挑戰過的武館館主們頓時就高興起來,而沒有被蘇嵐挑戰的武館,自然又門庭若市。

被挑戰的館主絡繹不絕的前來拜訪,讓他們悲憤不已,但是又只能忍氣吞聲。

沒有辦法,對方挑戰與否,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蘇嵐不來,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

到底自家武館是造了什麼孽,為什麼他會不來挑戰呢?

幾家武館的館主苦思冥想著,自己到底是犯了什麼忌諱?

他們當然不知道,蘇嵐是被賀祥的事情給搞怕了,害怕再出現同樣的尷尬狀況。

因此,蘇嵐在前往武館進行挑戰之前,對於每個武館進行了簡單的甄別,被懷疑是與蘇嵐的乾親團有關係的,便被他避開了。

當然,蘇中和自然是又沒有給他詳細的名單。

但是蘇嵐山人自有妙計,他之前所翻看的那些允許內部傳閱的治安官內部簡報,自然不是沒有道理的。

蘇嵐按照蘇中和擔任治安官期間的大概時期,對比著同一時間內的內部簡報,將所有那時候出現過的治安官名字都記錄了下來。

可以說,這是一個大工程,不過,幸虧治安局對於人物簡報的分類十分科學,不僅僅是按照任務時間排序,同時簡報中還列出了參與任務的治安官名字。

時間的起始點,蘇嵐是以蘇中和十五歲的年齡為開始。

按照蘇嵐的想法,這個起始點已經足夠了,畢竟,自家老爸再妖孽,也不會早於這個年齡成為治安官的。

而時間的終點就更好計算了,蘇嵐直接標定為自己出生的日期。

即使如此,出現的文檔,也讓蘇嵐足足花了三個晚上的時間,才將所有的治安官的名字都列出來。

這段時間內,正是國外勢力企圖壓制隋國發展的高峰期。面對著開始騰飛的隋國,國外勢力算是用盡了渾身解數,那時候各種事件頻發。

這些,不僅僅是發生在公眾知道的經濟領域,在其他領域也同樣如此。

那時候的治安局,面對著以米國中異局為首的各大超能組織挑釁,用盡全力在維護著隋國的尊嚴。

蘇嵐在抄著治安官名單的時候,自然也看了一些任務簡報,對於那個時代的波瀾壯闊,也有了幾分了解。

尤其是當蘇嵐抄著抄著,忽然看到前面曾經出現過的一個熟悉的治安官名字上面被打上了黑框之後,情緒,也跟著低落了下來。

蘇嵐看到那上面的任務簡報,再想想自己成為治安官來這段時期的經歷,他所經歷的任務,相對於那段時間相比,已經是差的太多了。

沒有他們的浴血奮戰,或許現在的治安官,也不會過著在那時候看來,近乎於清閑的日子。

只是,在抄寫的過程中,蘇嵐發現了一個疑點。

所有的人物簡報中,自己見到的治安官名字,熟悉的,只有賀祥一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