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顧詩文羞澀的轉身走去。

白雲飛對想要跟著他的夏秀兒道了:「秀兒,你跟著柔兒吧。我只是去送人,馬上就回來了。你跟著柔兒,幫她做些事情吧。」

夏秀兒微微意外白雲飛不讓她跟著了,但是,想到姜柔是白雲飛的妻子,跟著她,也跟跟著白雲飛差不多,就是艱難,卻也點頭接受了。

接下來,白雲飛很輕鬆的去送了顧詩文了。

走出妖狼谷,通過傳送門,來到公會基地,就是另外的景象了。

妖狼谷已經是傍晚,天色開始暗了,但是,公會基地里,卻是還很明亮。

「這裡還沒有天黑啊。」顧詩文有些兒奇怪。而且,也好奇的打量著這公會基地的規模,覺得一點兒也不比刺宗小。

「白雲飛,這就是你說的公會基地?真的好大啊。一點兒也不比一個門派小。」顧詩文真的意外的道了。

白雲飛微微一笑道了:「你喜歡,有空就來走走吧。我也給了你許可權,你可以隨時過來,晚上也可以來這裡逛街。這裡晚上,也會燈火通明。很明亮的。你要是想帶其他人進來,只要人不多,你可以先進來這公會基地,然後找小白,讓她幫你開通幾個臨時許可權,讓你帶人進來。」

白雲飛說話間,就是召喚了兔子小白突然出現在身邊。

「主人!」見到白雲飛,兔子小白很可愛的吃著大胡蘿蔔,很賣萌的樣子。

「啊,會說話的大白兔子!」見到小白,顧詩文一下就是喜歡壞了,立即就是伸手去捏兔子小白的臉了。

搞得兔子小白的人設頓時崩塌,剛剛一出現時,耍的帥,全都白耍了,惹得它很無奈。

卻也很樂意被一個小美女一會兒捏捏臉,抓抓耳朵的,小白舒服著呢。

白雲飛無語:「大色兔子。」

說笑了一句,然後帶著還不捨得走的顧詩文,通過前往刺宗的傳送門了。

出了傳送門,到了刺宗之谷。

發現刺宗之谷,已經天黑了。

娘和梧桐師兄,已經在傳送門邊等著她了。

見到顧詩文回來了,掌門師娘明顯鬆了一口氣。

「詩文,怎麼這麼晚才是回來啊。」娘真的擔心她了。

顧詩文自己也覺得奇怪的道了:「娘,我也不知道啊。明明我回來的時候,天才剛黑。不知道,家裡怎麼都這麼黑了。」

白雲飛突然明白過來的道了:「應該是我家鄉距離刺宗很遠。所以,我那裡還沒有開始天黑,你們這裡的天,就已經很黑了。」

「原來是這樣。看來,娘是擔心錯了。」娘明白了過來,這才是放心了,然後又是關心的對白雲飛道了:「雲飛,我女兒,沒有給你添麻煩吧。」

「謝謝師娘的關心。」白雲飛馬上笑了:「到了我那裡,小師妹都是跟我媳婦在一起的。她們都是女孩子,相處的很好的。我幾乎都沒有感覺到小師妹的存在,更別說給我添麻煩了。師娘,現在我送小師妹回到家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的媳婦們還等著我回去呢。」

「是這樣啊。那我就不留雲飛你在我這裡用飯了。早點回去吧。」師娘沒有見外的道了。

白雲飛笑了,再別師娘跟梧桐師兄,然後轉身跨過傳送門,人就是一下不見了。

「這道傳送門,真可以通往千里之外啊。」師娘親眼所見白雲飛走過傳送門,仍舊覺得驚奇不已。

自己親身就跨過傳送門的顧詩文,最有發言權的道了:「嗯,娘。這道傳送門很厲害的。跨一腳,就是一腳門裡門外,千里之隔。而且,這個白雲飛他的公會基地,不比咱們刺宗小。這個傢伙,家底比我想象的厚。本事還多。娘你知道嗎?他身為斬宗弟子,竟然還有好幾個副職業?他還是劍宗弟子,杖宗弟子,肯定還有,但是,他的那些媳婦就不告訴我了。她們說,白雲飛的秘密,只能夠成為他的媳婦,才是能夠給人知道。這個傢伙,就靠著這些秘密,不知道欺騙了多少女孩子給他當媳婦。」

「是嗎?」聽到女兒這樣說,師娘都是覺得好笑又驚訝不已了。

廢材嫡女:紈絝逆天皇妃 「娘,為什麼他可以有副職業,我們都不可以有啊!」顧詩文很不服氣這點。

娘認真的跟女兒解釋道了:「只有杖宗有易經轉髓的密法,可以讓人在同時擁有一個主職業的情況下,擁有一個副職業。這是只有杖宗才是能夠做到的事情。這是佛宗密法,不輕傳的。娘也只是知道,只有少數幾個人有這份機緣。可是,他們都是了不起的人中豪傑。娘真是沒有想到,這麼年輕的白雲飛,就可以得到杖宗這份機緣,授他杖宗密法。看來,這個白雲飛,到現在為止,都是娘小瞧他了。」

「師娘,我之前也只是覺得白兄弟為人豪爽,但是才是知道,白兄弟,真是奇人不露相。我更佩服白兄弟了!」梧桐師兄也跟著一下神情一凜的道了。

最苦澀的滋味,莫過於此,之前還自覺比別人出色,然後突然間卻是發現,自己根本沒法跟那人相比。

這種滋味兒,顯然最為苦澀。 顧詩文就沒有梧桐師兄這種感覺強烈的感受了。

傅先生請深愛 她只是覺得,跟著白雲飛升級,挺有意思的。

「娘,我在妖狼谷升級好快啊。有白雲飛還有他的那些媳婦帶我,娘看我,才是去了她們那裡一會兒,就是升了一級。她們升級真是太快了!」

顧詩文挽著娘的手臂,高興的跟她道。

「是嗎?」娘替顧詩文開心的道。

「當然了!」顧詩文特別驕傲的給娘看她的升級信息。

「真升了一級。她們升級這麼快的啊。難怪荊紅升級這麼快。」刺宗掌門師娘笑著道了。

「娘,白雲飛答應我,我明天還能夠過去。」顧詩文更加激動的跟娘說起這件事。

「去了,可別給人家添麻煩啊。」刺宗掌門師娘人特別好的叮囑女兒,別跟那些幫助她的白雲飛還有他的那些媳婦面前發小姐脾氣。

「知道了,娘。」顧詩文雖然難免會有掌門家千金小姐的刁蠻,但是,平時也會有聽話懂事的時候,畢竟家教好嘛,就猶如此刻。

她乖巧的可愛至極,讓掌門師娘都是不由喜歡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跟她邊說邊聊的帶她回家。

……

晚上,妖狼谷的營地。

白雲飛正在禍害姜柔。

兩人都沉浸在那種忘我的愉悅之中。

之後,姜柔主動跟白雲飛說了好多心裡話。主要是道歉,下午的時候說錯話。

白雲飛呢,則是好好安慰她,讓她不要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白雲飛沒有怪她,還是這麼疼愛她,姜柔的心裡,不由的更加後悔下午的表現,覺得其實她可以做的更好的。

就好像白雲飛一樣,對她那麼大度。不會因為她一次說錯了話,就是心裡埋怨她。

小夫妻兩個說了會兒話,姜柔被白雲飛禍害的也厲害,心思解開之後,不知不覺就是在白雲飛的懷裡,溫暖舒適的睡著了。

姜柔睡著了,白雲飛才是放心的出來她的營帳,想著去找凌音兒和孟雯雯這兩個年輕女孩子,再去體會一下她們的美妙,但是,出來的時候,見到齊韻偷偷掀營帳,又是怕他看見,很快就是把門帘放下了。

動作雖然小,白雲飛還是注意到了。

然後心裡想到,也有兩天沒有去齊韻那裡折騰她們這些成熟大姑娘了。

想到她們獨守空房也難熬,心裡就想著,正好讓凌音兒孟雯雯今天養養身子的新傷吧,先去齊韻和荊紅這裡吧。

晚上,晚上便是臨時改了主意,去折騰齊韻和荊紅兩人去了。

兩個人都是成熟大姑娘,十分禁得起白雲飛的禍害,卻也最後也還是不是白雲飛的對手,依舊臣服。

出來后,白雲飛才是去了夏秀兒的營帳。

說了,今晚會去找她,白雲飛就不會食言。

跟夏秀兒沒有什麼感情,夏秀兒是報恩,所以,夏秀兒只是早就在被子里脫好衣服,等著白雲飛來。

白雲飛來了,夏秀兒把燈吹熄,她一句話都不說,任由白雲飛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她就是報恩而已。

心裡也沒有白雲飛其他媳婦,初次服侍枕席時,擔心服侍不好的擔心。

甚至,在一下成為白雲飛的女人之時,嘗到成為女人必經的痛楚之時,她心裡還是很幽怨白雲飛,幽怨白雲飛連她這個乾瘦的瘦豆芽都是下得去手的。

但是,現在想什麼都晚了,已經把身子給出去了。

剩下的,就是夏秀兒在心裡默默的忍受,只希望白雲飛能夠快點結束,然後,她的痛苦也就解脫了。

心裡越是想著白雲飛快,就是越是覺得度秒如年。

但是,終究,白雲飛不可能一直下去。

終究,夏秀兒還是解脫了。

白雲飛翻身下來,很是疲憊的摟著她,跟她說了幾句話,她也沒有聽清楚是什麼。因為心思已經不在白雲飛的身上了。

她此刻只想,她終於報答完了白雲飛,苦頭也吃完了,可以結束這一切了。

夜深了,她等著白雲飛睡熟了,悄悄起身,忍著身子的不便,手裡就拿著一個單薄的包袱,然後便是悄悄離開了營地,她一瘸一拐的身影很快沒入夜色之中。

她要回去她熟悉的地方。

以後,都跟白雲飛沒有任何交集了。

現在的她,雖然剛剛吃過很多苦頭,但是心裡卻很是快樂。

因為感覺已經不欠誰什麼了。

她通過傳送門,來到斬宗之城的郊外,然後繼續往更遠的郊外走去。

她要回她從小熟悉的小村子。

雖然家人沒了,但是,家鄉還在。

先回到家鄉,住一段日子,然後再去更遠的地方,去看外面的世界,反正她就一個人了,去什麼地方,都沒太有所謂。

「秀兒。」

就在她心裡輕鬆不以,想要儘快趕回家鄉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從身後叫她的名字。

她的臉色,一下就是變得擔憂不已了。

她不知道,白雲飛會不會怪她一個人偷偷走了。

她停下了腳步,卻是沒有回頭去看向這個人。因為此刻不敢面對白雲飛。

「別怕。你想走,我不會阻止你。我過來,就是想告訴你,咱們雖然沒有感情,可是,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呢。我會想你的。你啊,無論走到哪裡,心裡累了倦了,就隨時回來我這裡。我希望你的心裡,對我能夠有一些牽挂。畢竟,你的清白身子,是給了我的。我想,你應該不會能夠忘記這麼一個欺負你的壞人吧。秀兒,你的背包里,有一張夫妻傳送符。做了我的女人,都會有這張符。你隨時都可以使用它,立即回到我的身邊來。」

聽了白雲飛的話,夏秀兒也不知道為什麼,聽著白雲飛的話,卻是把她給感動哭了。

總裁的盛寵小甜妻 她哭著道:「嗯。 困獸進化場 以後,也許,我會來看你。可是,那時,也許你已經忘了我了。」

聽了這話,白雲飛笑著道:「這是傻話。我不會忘記我自己的媳婦的。你走的時候,我給你的105級裝備,你沒有帶著。我知道,你是不願意讓人覺得,你跟著我,是圖這些好處的。我其實比你想象的要了解你。現在,我把這些裝備,都給你帶上了。你一定帶著。江湖險惡,你要保護好你自己。別讓人欺負了你。受委屈了,心裡難過了,就來找我說。我呢,惦記你了,也會過去主動看看你的。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你把身子給了我,你就是我的女人。走到天涯海角,你也是我的女人!」

聽了白雲飛這番話,夏秀兒哭的更厲害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但是,她還是沒有改變主意,想要留下來。

可是,她還是收了白雲飛給她準備的那個包裹,裡面有105級的裝備,105級的法寶,還有餵養法寶的月華,還有一些用來精鍊裝備的符篆,以及坐騎馬牌。包裹不大,可是裡面的東西真的很實在,透著白雲飛對她的一片關心。

夏秀兒心裡想,白雲飛應該不是為了她的身子,才是追出來她的。她自己知道她自己的身子,有點兒乾瘦,大概沒有白雲飛其他的妻妾那麼美好。何況,白雲飛身邊不缺女人,應該不至於為了一個女人的身子,還追出來。

現在,白雲飛能夠為了她追出來,夏秀兒心裡願意相信,這是白雲飛為了情意。

「我會回來找你的。你相信我!只是,我也不知道多久才會來找你。」白雲飛所做的一切,夏秀兒並不是鐵心石腸,她感受到了,所以,雖然還是選擇要離開,但是,她給出未來的許諾了。

她會回來的。

「我信你。秀兒,好好保重你自己!多久我都等。」白雲飛笑了,然後又是送了夏秀兒好長的一段路,夏秀兒也沒有拒絕。

兩人在黎明時分,才是分開。

雖然還是離開了,但是哭著跑走的夏秀兒的心裡,多了一個可以想念的人。

這個時候,突然感到,昨晚被白雲飛壓在身下的欺負,也並不全是那麼痛苦,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白雲飛對她還是很溫柔的。

不嫌棄她干豆芽般的身子,還願意好好的對待她的女孩子身子,就是最大的溫柔了。

夏秀兒回想的哭了,但是,臉上卻也有了微微的幸福笑容。

本來想去外面的世界,到處走走,隨遇而安,行屍走肉一般,走哪兒算是哪兒的想法,此刻,也跟著改變。

她想先留在家鄉,多住一段時間,想清楚心裡的想法再說。

早上。

女人們挨個都起床了。

齊韻伸著伸腰,舒舒服服的走出營帳,風韻的身子,美美的,養眼至極。

荊紅也是一樣。小臉蛋兒紅撲撲的,眼角一股水潤之意,昨晚被白雲飛用雨露滋潤過,就是不一樣。

女人神采煥發。

姜柔作為正妻,除了身子不方便的那幾天,都會被白雲飛每天要禍害一回,那是更不必說。

明顯身材的風韻程度見長。

那身材真是越來越好了。

其他女人,也是這樣各種程度不一的見長情況。

起來了,卻是沒有見到白雲飛。

「夫君呢?夏秀兒也不在。」

發現這個情況,大家都有些覺得奇怪了。

倒是不擔心白雲飛帶著夏秀兒去哪裡偷偷快活了,是擔心夏秀兒來歷不明,別對白雲飛圖謀不軌。

姜柔立即在夫妻頻道問了一聲,白雲飛也馬上告訴她們了,夏秀兒走了,他去送送。

馬上就回來。

「夏秀兒走了?」女人們都很奇怪。

昨天,夏秀兒不是寸步不離的跟著白雲飛嗎?

怎麼會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