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我是你的女人,是寧遠的女人,行了吧?」秦夢舒已經意識到,以她現在的道行,是鬥不過這位寧家大少爺的,既然鬥不過,也就只好暫時服軟了,她像是忘了一切似的,大刺刺的吼道,好聽的聲音落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空氣,瞬間便安靜了,安靜到令人不安!

秦夢舒一張臉,從雙頰直接紅到了耳根!

寧遠卻是絲毫也不在乎眾人的目光,嘻嘻一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先親我一下,我就放你下來。」

秦夢舒再度無語,一張臉,愈發的紅了起來,是咯,這位寧家大少爺,就是這麼個人,佔有慾極強。一旦喜歡上一個人,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這樣做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要宣示主權,讓那位所謂的亞瑟皇子知道,他是沒戲的,秦夢舒是他寧遠的女人。

(本章完) 秦夢舒的無語,已經達到了極致,卻趁著寧遠一個不察,跳了下來,擠眉弄眼的道:「公眾場合,意思意思得了,別太過分了!」

寧遠哈哈一笑,也不過多的計較,她就是喜歡秦夢舒這樣一副羞澀吃癟的模樣,嬉笑道:「好吧,今天就先放過你。」

一隻舞曲就這樣,在一幕幕令人大跌眼鏡的意外事件上,拉上了帷幕!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在場這些學子們,有的見過寧遠本人,有的只是在照片或是視頻上見過,但是,無論是在照片視頻上,還是真真正正,面對面的見面,他們,都從未見過如同跳脫的寧遠。

在他們的印象里,寧遠是一位只活在童話里,活在電視里的超一線大明星,亦或是天上那隻可遠觀,卻怎樣都碰不到的星星,是一個向來高冷、尊貴、謫仙般的人物!

今日的所見所聞,簡直刷新了他們對於寧遠的全部印象,所謂的毀三觀,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至於出席本次晚會的教師隊伍,更是一個個跌破了眼鏡,他們與寧遠之間交集,相對於這些學生來說,就多了太多太多了。

他們也知道,這位寧家大少爺寧遠,是一個向來風流多情,且四處留情的主,但那些都只不過是傳說而已,他們倒還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寧遠泡妞,簡直就是教科書式的技術流人物啊!

至始至終,秦夕若都只是滿面氤氳的站在那裡,一臉的不悅,她起先還以為,寧遠是終於醒悟了過來,看清楚自己的心,才會拉著她跳舞,圓了她的面子。

畢竟,她在《花季青春》上寫的內容的真實姓,這個世間上,恐怕也就只有這位寧家大少爺能夠解釋得清楚。

然而,時間過去了這樣久,寧遠卻沒有絲毫站出來,力挺秦夢舒得意思,反而在迎生晚會上,拉著她跳舞。秦夕若的一顆心,早就躁動不安得跳躍起來,她心裡認為,寧遠這就是在明裡暗裡的護著她。

但整支舞曲,從開始到結束,寧遠的眸光,卻從未停留在她的身上,心裡眼裡,滿滿都是秦夢舒那個賤人。

不,她不能,絕對不能讓這一切繼續蔓延,如果沒有秦夢舒得出現,沒有秦夢舒得介入,她與寧遠,一定能夠成為令人羨慕得一對,她必須狠下心腸,她要奪回本該屬於她的一切!

黑色眼珠滴溜溜的轉動兩下,壞主意便已經上了心頭,你不是貌美如花嗎?你不是狐媚妖艷嘛?今日,我就要讓你,失去這張漂亮的臉蛋!我倒是要看看,沒了這張臉,你還有什麼狐媚得資本,搶我喜歡的男人!

寧遠的不按套路出牌,徹底的打消了秦夢舒逃離他掌心的想法,整個人老老實實的跟在她身邊,有意無意的喝著杯中的酒,黝黑的眼珠不停的轉動著。

她心裡很清楚,只要她開口,寧遠一定會親自為她正名,但是她卻不願意向寧遠服軟。再者,現下眾人已經認定了她

(本章未完,請翻頁)

欺凌庶妹,即便寧遠當真解釋,也只能是火上澆油!

就在秦夢舒百般無奈之時,秦夕若卻換上了一副溫婉謙和的模樣,親自拿了兩杯酒,裊裊婷婷的來到了秦夢舒的近前。

「長姐!」秦夕若微微頷首,抬眸間淺淺一笑,溫婉大方,盡顯大家閨秀的出塵氣質!

秦夢舒原本不願理會她,但她的眸光,有意無意的落在秦夕若那兩杯紅酒上時,眉心微微一跳。

常年混跡娛樂圈的她,喜歡各種各樣的紅酒,當然了,相信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愛好紅酒的人,都會喜歡來自法國的紅酒,秦夢舒自然也不例外。

來到碧落大陸之後,她發現碧落大陸也是一個盛產紅酒之地,紅酒也在無聲無息中,成為了人類交流感情得橋樑,只是這碧落大陸之上的紅酒,全然都是蘇米雅帝國的產物,是蘇米雅帝國的壟斷姓產業。

這,幾乎是業界一個公開的秘密!

多年以來,華夏帝國以及其他周邊的一些小國家,曾經多次嘗試過所謂開創研發,卻始終做不到蘇米雅帝國紅酒的獨特味道,所有地區的成品,即便是釀酒的人自己,也看不上自己釀出的酒。

故此,許多國家曾花重金,妄圖挖走蘇米雅帝國的釀酒師,然而,即便是蘇米雅帝國最高級的釀酒師,離開蘇米雅帝國之後,都絕對釀不出蘇米雅帝國紅酒的味道。

因此,隨著時間的流逝,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也就放棄了紅酒這個高收入的產業。

說起來,蘇米雅帝國的紅酒,雖然享譽世界,但價位,卻也都在眾人的接受能力範圍之內,久而久之,大部分人也就放棄了!

蘇米雅帝國紅酒,入口微苦,回味卻極為香甜,更有一抹濃郁不可替代的濃濃醇香,經久不衰的留於唇齒之間,就像是甜美的蛋糕,令人喝上一口,便從此不能自拔!

但是,蘇米雅帝國紅酒最大的特點,還在於它的色澤,如同熟透了的新疆葡萄,美輪美奐,沒有一絲的雜質。紅酒從透明的玻璃杯中流過,甚至於一丁點的殘留都沒有,杯子還是那個杯子,一點點的顏色也不會留下,只是那杯子中,會殘留濃郁的醇香罷了!

回頭再來看看此刻秦夕若手中的這兩杯紅酒,其中一杯,色澤亮麗,美輪美奐,猶如九天而來。

另一杯,卻更顯深紅,甚至紅得有些微微的發紫,兩杯酒放在一起,一般人不難察覺,但秦夢舒這位嗜酒者,卻一眼就能看出這兩杯酒之間,那幾乎只差了一個色號的差距。

那麼,問題來了,秦夕若親自送來的這兩杯酒,顏色如此的差距,會是因何呢。

魔法學院的迎生晚會,是何等的高級聚會,又怎麼使用那些劣質的紅酒,或者說人們常說的冒牌貨呢。既然不會,那麼,那杯顏色更加深一些的紅酒,因何會如此的嬌艷呢!

如果秦夢舒沒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有猜錯的話,這杯酒,一定是秦夕若,她這個庶妹,親自為她準備的,裡面,一定放了不少的好東西!

秦夢舒一直在等待的,不就是這樣一個機會嗎?既然人家送上門來,又怎能浪費了這片苦心呢,所謂將計就計,才是上上之計!

念及此,秦夢舒微微挑眉,淺淺一笑道:「二妹的心,可真大啊,我可是欺凌了你與你的母親的惡毒女人,你居然還能有如此胸懷,親自為我端酒?」

秦夢舒此番,自然是故作姿態了,她雖然什麼都看出來了,但也不能過於的上趕著不是,若是讓她這個庶妹有所察覺,有所收斂,今夜的戲,可不就難看了嗎?

秦夢舒斷定,她此番越是跋扈,秦夕若手中這杯酒,就越是要進入她的肚子中。

果不其然,聽到秦夢舒這樣的言語,秦夕若一張偽善的容色之上,瞬間浮現出一抹一閃即逝的陰鶩,隨即卻又被一抹堆得厚厚的笑意掩蓋。

「長姐說笑了,在秦家,長姐才是正經主子,二姨娘冒犯您,無論是什麼樣得原因,自然都是二姨娘得錯,妹妹也是一時沒能轉過彎來,才會誤會了長姐,心下,已是悔恨萬分,今日,就請長姐飲下這杯酒,你我姐妹之間,冰釋前嫌,可好?」

秦夕若眸中,除了深情之外,更是含了絲絲縷縷晶瑩的淚珠,說起話來,也是一套一套的。大帽子一個一個扣下來,此番說辭,可謂是情真意切了,若是秦夢舒當真拒絕的話,便更加坐實了她欺凌庶妹,陷害姨娘的罪名。

秦夢舒半推半就,刻意為之,眸中淬滿了不悅,一副擺明就是不待見秦夕若得樣子。

秦夕若自己也知道,她的長姐雖然接過了酒,心裡卻並不高興,她必須要再往前一步,再推她一把,逼她飲下杯中之酒!

「長姐,千錯萬錯,都是做妹妹的錯,今日妹妹,便幹了此杯,自當請罪了,姐姐也請滿飲此杯,你我姐妹多年,何必為了這些小時,傷了彼此之間得情誼,從此冰釋前嫌,一如既往,對你我姐妹,才是最好!」

說完這話,秦夕若也不待秦夢舒回答,仰頭將杯中酒飲盡,鮮艷欲滴的美酒從杯中划入喉間,一點殘留也沒有,只剩下一隻透明的,折射著五彩光華的高腳杯!

從始至終,圍繞著此三人周邊,站滿了人,關於秦家這兩姐妹的傳說,他們早有耳聞,今日親眼得見,自然不能放過這次熱鬧,八卦是人類得本姓。

這位秦家二小姐秦夕若,果然溫婉謙和,有大家風範,而秦家大小姐秦夢舒,相較之下,卻顯得異常小家子氣,一點大家閨秀的風度都沒有。

眾目睽睽之下,秦夢舒顯得愈發小氣起來,氣呼呼的舉起高腳杯,卻沒有絲毫一飲而盡的意思,她眸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皎潔,唇邊勾起一抹冷笑,隨即似是無意的抿了一口,甚至都沒能沾濕嘴唇。

(本章完) 下一瞬間,秦夢舒絕世的容顏,瞬間瀰漫上一層濃郁的墨色陰霾,手中承載著美酒的高腳杯,放慢了幾拍似的緩緩落下。

脆弱的玻璃與光華的大理石地面碰撞的那一刻,傳來「啪」的一聲清脆之響,隨即從中間破碎開來,簡直猶如一朵盛開的彼岸花,溢散出那璀璨的鮮紅的酒,將光滑的大理石染成鮮艷的赤色!

那一瞬間,秦夢舒努力得動了動唇,面部猙獰到了恐懼的程度,想要說些什麼,最終卻還是一個字也沒說出來,便暈暈沉沉的暈了過去!

「夢兒……夢兒……」寧遠一瞬間扶住了倒下的秦夢舒,混跡娛樂圈多年,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他,一張英俊非凡的臉龐之上,瞬間蒙上一層濃郁的陰霾,打眼掃了一圈,卻是一言不發!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這是已經被徹底的激怒了。

莫說是寧遠了,一直淺笑著,裝出一副偽善面容的秦夕若,也著實嚇了一跳。

她承認,這杯紅酒中,的確有毒,雖然不致命,但卻是味精巧的毒藥,能在無聲無息中,毀人容顏於無形。

但是這種毒的發作時間,卻是在服下的三日之後,決計不可能在瞬間便顯現出來,並且,此毒並無危害生命得藥材,根本不會傷及姓命!

從秦夢舒方才神情以及跡象來看,倒像是重了極深的劇毒,一張絕世的容顏,瞬間便成了墨黑色,此等癥狀,非要命的劇毒不可!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寧遠被秦夢舒這突如其來的一暈,當真是嚇了個不輕,再也顧不得旁的什麼,右手之上,瞬間瀰漫上一層濃郁的赤色陰霾,絲絲縷縷溫和的靈力順著秦夢舒的身體筋脈,進入心臟血液。

片刻之後,迷迷糊糊昏睡過去的秦夢舒,暈暈沉沉的吐出一口墨黑色的鮮血,一張絕世的容顏,瞬間散去那如墨的黑色氤氳,變得如同錫紙般慘白,氣若遊絲的道:「你……你害我……害得還……還不夠嗎?你……你就這麼想我……想我死嗎……」

斷斷續續的說完這句話,秦夢舒那最後一絲絲力氣,也徹底的被抽空,整個人再度迷迷糊糊的暈死了過去!

秦夢舒這一席話,不可謂不重,畢竟,她與秦夕若之間發生的所有事情,寧遠都是清楚的,秦夢舒在暈死之前,用這樣一句話,實在貼切不過。

秦夢舒就是要讓秦夕若也嘗嘗,這種被所有人誤會的感覺!

「秦夕若!」

這一刻,寧遠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他自認為,對自己這個小姨子,禮遇有加,已經夠好的了,卻是從未想過,她竟然為了一己私慾,竟然想要秦夢舒的命。

這一句秦夕若,雖然只有三個字,卻滿滿都是殺意,用咬牙切齒,似乎都不能很好的形容。

「我……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我也不知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追獵小逃妻 秦夕若是當真被嚇傻了,她從未想過要殺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那葯,也只能毀人容顏而已,她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到底是為什麼。

但是,寧遠並沒有給她絲毫解釋的機會,大手一揮,直接打出一道赤色的流光,下一瞬間,秦夕若嬌柔的身軀,如同斷了線的紙鳶般,飛出去二三十米的距離,狠狠的撞擊在那面光華的牆壁上,這才驟然停了下來。

下一瞬間,原本前來參加魔法學院迎生晚會,並且總是寫著那些千篇一律文章報道的記者們,一瞬間全都一窩蜂的圍了上來,將單手環抱著秦夢舒的寧遠,圍了個水泄不通!

「遠少,請問您和這位秦大小姐是什麼關係?」

「外界都在傳,您原本喜歡的是秦二小姐,是秦大小姐橫刀奪愛,那麼,您心裡,到底喜歡的誰?」

「這位秦家大小姐是否真的欺凌庶妹,陷害姨娘?」

「請您回答一下吧,遠少!」

「回答一下吧!」

「……」

此刻的寧遠,當真是追悔莫及,如果他早日站出來,為秦夢舒正名,揭開秦夕若那偽善的面紗,或許,就不會有今日秦夕若下毒,秦夢舒中毒,這一系列的事。

他此刻心裡,自然是心亂如麻的,但是既然事情都已經發展到了這種令人無法收拾的地步,那麼,就讓他將這一切的真相都公之於眾,徹底絕了這個後患。

寧遠極為耐心的回答了記者們全部的問題,將秦家大院之中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都訴說了一遍,為秦夢舒正名!

而後,他抱著秦夢舒的身形,揚長而去。

至始至終,大部分人的關注點,全都在秦家兩位小姐逆天般的形象轉變之上,從未有人察覺,蘇米雅帝國的七皇子安德魯.亞瑟,一張妖艷的容顏之上,勾起了一抹濃郁的興趣。

他微微一笑,暗自點頭,他就知道,能夠吸引他眼球的,一定不會是那些所謂的庸脂俗粉之人,這個秦夢舒,果然特別!

寧遠抱著秦夢舒,身形幾個閃爍之間,已經回到了寧家別墅!

此刻,他別提有多麼的後悔了,他寧遠指天立誓,從此以後,秦夢舒想要什麼,他便給什麼,再也不會做出絲毫違背秦夢舒心意的事情,也絕對不會再因為試探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傷害這個女子。

看著她臉龐之上那股濃郁的,久久不散的蒼白,寧遠的整顆心,緊張擔憂到了極致!

最為重要的還是,寧遠足足找了十幾位神醫,再加上他本身的魔法修為,竟然絲毫看不出秦夢舒究竟是中了什麼毒。

事後,他也再次找到了被打成重傷的秦夕若,威逼利誘之下,卻也沒有什麼突破姓的進展,從始至終,她都只是堅持說,秦夢舒體內中的五花散之毒。

寧遠雖然不是個善毒者,但卻也聽說過這個五花散之毒,的確只是味慢姓,毒藥而已,只是個毀人容顏的毒藥,絕對不會要了姓命。

並且,以寧遠以及十幾位神醫的會診來看,秦

(本章未完,請翻頁)

夢舒體內只存在這少量的五花散之毒,並且早就在寧遠那舉重若輕的治癒之後,全部排除了體內,對秦夢舒而言,沒有絲毫的影響。

那麼,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呢!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秦夢舒暈睡不醒!

魔法學院迎生晚會結束之後,各大報社,包括向來只報道華夏軍政的華夏報社,竟然都發表了一遍關於魔法學院迎生晚會的文章。

文章的內容,雖然經過了不同編輯,不同思維,不同角度的描寫,但卻全都圍繞著一個中心。

心機女毒害嫡長姐,遠少霸氣護妻!

在魔法學院的迎生晚會上,寧遠不光將秦家大院的事情複述了一遍,親自揭開了秦夕若偽善的面紗,更在魔法學院的迎生晚會上,正式宣布秦夢舒已經是他的未婚妻的消息,第一次在媒體前,承認了一個女子,是他的女朋友,甚至未婚妻。

這,也是寧遠在熒屏上,承認的第一個女子!

有了寧遠親自的正名,再加上參與迎生晚會所有人親眼看到的事實,的確是秦夕若要想下毒暗殺秦夢舒的事實。

由此可見,寧遠所說的一切,包括秦夕若買兇封印秦夢舒靈力,秦夕若生母買通神醫,陰霾靈力被封,秦夕若借著比武由頭重傷秦夢舒等等所有的事情……都被一一揭開,輿論瞬間便顛覆了過來,所有人,包括先前詆毀秦夢舒,不相信秦夢舒的全部人,全都在一瞬間,選擇相信秦夢舒。

這,不僅僅是看在寧遠的面子,他們更加看中的,是事情的真相!

這是一個想起了便覺得心驚膽寒的故事,那秦夕若的心,也真夠狠的,對自己的親姐姐,還真是花樣百出的陷害算計,簡直喪心病狂。而秦夢舒本人,雖然高冷了些,卻是骨子裡卻是極為尊貴的。

一時之間,甚至於整個華夏帝國的嫡女,都因著秦夢舒一事,顯得愈發的尊貴起來,而那些庶出的女兒們,一個個愈發的夾著尾巴做人,一個個都恨毒了秦夕若,恨毒了這位秦家二小姐。

秦夕若,簡直就是整個華夏帝國,庶女的代表,只是她這個代表,可不是什麼好的代表,而是一個最差勁的代表,簡直拉低了整個華夏帝國庶女的素質!

至於秦夕若本人,更是在事發之後的第二日,便被魔法學院正式開除,成為了魔法學院創學以來,第一個被開除的學生會主席!

圍繞著秦夕若的一切活動事宜,也在瞬間擱置,包括沒有拍完的電視劇,沒有公布的廣告代理,沒有開始的慈善會……即便是那些已經簽約完成,公之於眾的廠商,都全部撤回了又秦夕若代理的廣告。

一時之間,這位以清純無暇,九天仙女而出名的遠女郎,瞬間從九天之上,跌落萬丈深淵!

這還不算是最悲催的,最悲催的是,當她終於幾番輾轉,忍受身體帶來的劇痛,回到秦家大院時,秦家老爺秦雄,以及主母鄭紅蓮對她的態度,也是不善到了極致。

(本章完) 若非她生母方悅眼下懷著身孕,只怕以她此番犯下之事,早就被打得屁股開花,逐出家門了。

但是,她的生母即便懷著身孕,卻也沒能給予她最好的保護,甚至於一句話也說不上,最後,直接被丟在了最偏僻的小屋中,跟冷宮似的,被人整日整日的看守著,連個大夫也不曾請來看過。

至於方悅,更是在秦夕若還未回家之前,便被奪了管家之權,終日禁足房中,她知道自己的女兒,現下一定在受苦受難,但卻什麼也坐不了,一句話也說不上,甚至連面,都見不上!

至於秦夢舒本人,則是在三日後一個晴空萬里的清晨,才迷迷糊糊的轉醒過來。

當初在魔法學院的迎生晚會上,她一眼便看出了秦夕若的居心不軌,以及那杯紅酒中的雜質,原本想著將計就計,這才強行逆轉體內靈氣,逼得一張臉,籠上了層層的氤氳,再加上那幾乎以假亂真的演技,唱了一出好戲。

但她卻是從未想過,靈氣的逆行,竟然導致了身體暫時陷入了休克狀態,這才整整睡了三天三夜的時間。

這三天三夜的時間裡,寧遠無時無刻的守護在她的床頭,等待著她的蘇醒!

再次看到這個男人緊皺雙眉,迷迷糊糊睡在她床頭的樣子,秦夢舒心頭傳來陣陣甜蜜,此情此情,使得秦夢舒腦海中的許多過往的片段,如同幻燈片般在腦海中一一浮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