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勁氣一炸,齊岳身上的黑霧氣似乎一下了要被震散。

就在身邊的葉秋卻是瞬間驚呆,這麼強大的一劍,直接用手抓住,這個突然而現的強者是誰?

這時地面上,雷劍主也出現在了李意的身邊。

但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空中,所以雷劍主的出現就連李意都沒有察覺到。

地面上的人,除了雷劍主之外,其餘的人看到風槍祖徒手抓住齊岳的劍都是震驚到了極點,同時也都一下子猜測此人是誰。

齊岳更加震驚,因為他最清楚自己的實力。

「你是誰?」齊岳喝問。

「噼里啪啦!」

齊岳突然渾身震顫,他手中的劍碎了,黑霧真的被震得支離破碎,喜出他的身形。

只見齊岳臉色此時慘白如紙,身上氣息迅速減弱,最終都無法在空中停留,直直從空中摔下去。

「啊啊……」

齊岳恐懼尖叫。

可是他剛要摔落到地面時,風槍祖帶著葉秋已經到了地面上。

「砰!」

齊岳重重摔落,身體彈了幾下才停下來,摔不死但摔得幾乎暈迷,嘴裡連連噴血。

如果不是風槍祖臨了暗中托他一下,早被摔得粉身碎骨了。

當然,這不是風槍祖好心,而是想讓齊岳吃點苦頭。

葉秋到現在都難以緩過神來,他看著風槍祖真的是震驚到了極點,這該是多強大的人物啊?

「認識我的人現在都叫我風槍祖,」風槍祖看著葉秋,「我來別山宗是想收你為徒,你可願意?」

「收我為徒?」葉秋怔住,他從來都沒見過風槍祖,也不知道風槍祖是誰啊。

「是的,收你為徒。」風槍祖正色道,「之前你能靠著我的背便是緣份,如果你願意就拜師,不願意我就走。」

葉秋卻是再怔。

靠著背?

他的腦海中突然回想當時那三塊石頭的事。

「還有我。」站在李意身邊的雷劍主也出聲了,「李意,我是雷劍主,我是來收你為徒的,你可願意?」

李意這才驚醒身邊多了一個人,她同樣震驚的看著雷劍主,難以反應。

雷劍主笑道:「當時你背靠的是我,所以是你我的緣分。我也一樣,你若願意就拜師。」

「是你們!」李意的反應倒是快,她一下子明白了,「你們就是那三塊石頭,是你們救了我們。」

葉秋一震,也明白了,但他卻是下意識問道:「另外一塊石頭呢?」

風槍祖和雷劍主呵呵一笑,道:「他啊,是我們的朋友,既是比我們還要強大許多的存在。」

葉秋和李意徹底明白了。

而別山宗的那些人看著這一幕,卻是有點懵,這兩個傢伙誰,跑到別山宗來收徒?

「徒兒葉秋!」

「徒兒李意!」

「拜見師父。」

葉秋和李意本來就對救命恩人感激在心,此時也知道這兩個恩人肯定是極度強在的存在,所以醒過神來后趕緊拜師。

風槍祖和雷劍主大喜而笑,大方接受葉秋和李意的拜師禮。

當葉秋和李意拜完師時,已經有所清醒的齊岳突然驚呼:「風槍祖,雷劍主,你們,你們就是傳說中創建風雷城的兩位老祖?」

「……」

別山宗上下,瞬間石化。

就連剛起身的葉秋和李意,也是一下子僵在當場,很震驚的看著自己的師父。

創建風雷城的兩位老祖?

豈不是說自己的師父是風雷城的真正主宰?

天啊!

葉秋和李意突然激動到無與倫比的地步,自己夫妻兩人這是走了什麼樣的狗屁運而跟這兩位老祖有交集而被他們看上啊!

「師父!」

葉秋和李意忍不住尊敬無比的喊了一聲。

風槍祖和雷劍主輕輕點頭。

風槍祖道:「你先忙你的事。」

說完,風槍祖和雷劍主飛身而起,在眾目睽睽之下飛向其中一座高殿之頂。

方昊天也覺得此時不需要隱藏什麼了,魂幻界撤去,四人顯現出身形來。

頓時間,別山宗上下再度驚呆,他們就是傳說中真正的神靈么?

葉秋和李意突然明白方昊天就是另外一塊「石頭」了,夫妻兩人突然對著方昊天遙拜。

方昊天見此,對這一對夫婦也很有好感,心念一動便將一些小秘術打入他們的靈魂:「既然你們見到了我那也是你們的福緣,這些小秘術就當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

葉秋和李意大喜,趕緊叩謝。

他們的師父可都說了,方昊天是更強大的存在,這樣的人物送得出手的禮物自是非凡了。

方昊天擺了擺手,示意葉秋和李意不要多禮。然後他看向風槍祖和雷劍主,道:「我們要走了。但有一事你們一定要注意,齊岳應該是邪魔……」

他詳細將邪魔的情況說出來。

風槍祖和雷劍主臉色都是變化,一下子提高了大警惕,邪魔的存在那就要徹查了,否則的話風雷城會被毀滅。

「也許我還會回來找你們。」方昊天帶著三位妻子飛起,轉眼就沒入虛空消失,聲音則是在風槍祖和雷劍主的耳中響著。

風槍祖和雷劍主眼眸大亮,然後就明白方昊天的意思了。

定然是因為神祖殘識的原因。

「我們一直以為外面的實力已經不如我們風雷城,現在看來我們就是井底之蛙。」風槍祖說道,「我有個提議,如果昊天尊者一百年內沒有回來,我們就出去找他,順便看看外面的世界,如何?」

雷劍主哈哈一笑:「這個好,我們就說定了。反正教他們一百年,也足夠將我們的衣缽傳下了。」

風槍祖和雷劍主再傳音交代葉秋和李意如何找到他們后便離開。

送走師父后,葉秋和李意看向齊岳。

「你該死。」

葉秋出手殺了齊岳,然後看向其他的人。

但凡沾了李家人之血的人,都要死。

……

神墓禁地的出口處,方昊天回頭看向風雷城的方向。

「神祖殘識和邪魔的事……」

方昊天略微沉吟后便毅然轉身,帶著三位妻子離開神墓禁地。

嗖!

虛空破裂,就好像一塊巨布被人從中間撕裂了一樣。

人影閃射而出,正是方昊天帶著三位妻子從神墓禁地出來了。

容雁冰三人回頭看,不免有所感慨,大有劫後餘生感。

當初逃入神墓禁地是迫不得已的選擇,原本以為有進沒出,卻沒想到不但能出來,還能夠與丈夫重聚,真是天公厚愛了。

容雁冰突然出聲道:「昊天,我們先去找凝雨吧。」

正陽山是鐵定要回去算帳的,但對她們來說,與柳凝雨見面,姐妹重聚更是重中之重。

方昊天點頭,「也好,反正去正陽山也要經過凝雨殿。」

路上,方昊天這才將他這些年的經歷跟容雁冰她們說,她們都是驚嘆連連。

當然,她們的經歷更是險之又險,真的差點丟了性命。

當方昊天帶著容雁冰三人到達凝雨殿時,柳凝雨激動出迎。

姐妹四人相見,頓時相擁而泣,喜不勝收。

在凝雨殿逗留了五天,第六天便離開。

「正陽山該付出代價了。」

對正陽山,容雁冰、虛夜月和蘇青璇都是恨意難消。

說起來,她們三人的情況跟葉秋和李意差不多,都是被小人陷害而成了正陽山的叛徒,遭到追殺,這一次回去,當然是要將那幾個小人全部除去。

只是有一點不同的是別山宗跟正陽山比起來,別山宗就是一隻小螞蟻,身為仙界十大宗門之一的正陽山絕對是真正的巨無霸。

現在夫妻五人前往正陽山討公道,便意味著在挑戰一個大宗門,這可是絕對能夠震驚整個仙界第八層的大事。

但他們倒也不急,夫妻五人一路上遊山玩水,同時尋找可以幫姜啟重逆肉身之寶。

半年後,終於湊齊材料,姜啟終於復活。

「真沒想到……」最激動的人自然就是死而復生的姜啟了,「我本名叫姜啟,但我也給自己起了一個名字叫姜思鄉。姜啟已死,以後就用姜思鄉,這世上就只有姜思鄉了。」

他不但肉身重塑,一身修為更是猶勝死前。

方昊天對姜思鄉,真的是再造之恩了。

姜思鄉的話,方昊天等人都是忍不住遙望東方,雖然很遙遠,但他們都知道那是洪武世界的方向。

思鄉的人,何止姜思鄉?

姜思鄉復活三個月後,一行六人終於到達正陽山的山腳。

此時姜思鄉完全駕馭和適應這具身體了。

「姜長老……啊!」

守山門的弟子看到姜思鄉和容雁冰幾人時都是怔了怔,隨後震驚,急急發出信號。

正陽山,皆動,殺氣自山頂直接就瀰漫下來,如同天威。 正陽山,真正的名字應該叫正陽山宗。

身為仙界第八層十大宗門中排名猶在雲陽宗之上的大宗門,弟子之眾,實力之強自然是極為恐怖的存在。

正陽山之頂,簡直已經開闢成一個大城。

城中,眾多弟子潛心修鍊,潛心問道,人人都想登上那武道巔峰,成為俯視眾生的無敵存在。

正陽山的一座恢宏宮殿內的大廳中,八名正陽山的長老正在喝著酒,七男一女。

他們身上強大的氣息自然瀰漫整個大廳,無一不是聖尊境的存在。

坐在首座的那中年面相的長老左手放在桌底下伸進了身邊那位女長老的衣裙之底,另外那六個長老似乎不察,又或是早就見慣不怪了。

首座中年面相的長老正是正陽山的大長老候不群,他右手端起酒杯道:「經過大家的努力,姜啟那一系的人清洗的差不多了,姜啟也確定死在了神墓入口,從此以後正陽山便是我們說了算。哈哈,姜啟又名姜思鄉,思個屁啊,他沒機會回去他所說的那個遙遠的故鄉了。」

「哈哈,祝賀大長老,以後正陽山大長老唯我獨尊。」

「姜啟這個頂心針除去,宗主又長年閉關,以後大長老就是實際上的宗主了。」

「來,喝酒。」

他們紛紛舉起酒杯,為掌控正陽山而慶祝。

正陽山的宗主是個修鍊狂人,常年閉關,幾乎不理宗務,全交給了大長老候不群。

久而久之,候不群就有了野心,想徹底掌控正陽山。

但長老當中有一個叫姜啟的長老看出候不群有狼子野心后便處處反擊,但最後還是候不群這一系的人獲得了勝利,姜啟若不是遇上方昊天也真會徹底隕落。

當然,在姜啟的眼中,姜啟真的死的,現在只有姜思鄉活在世上。

「該死的姜啟,如果不是他,我師父還活著,我們的實力比現在更加強大,也就不需要我能力不足而接任長老之位,影響到大家的整體實力了。」

突然有個長老氣憤捶掉,自己也感覺不足而自慚。

「戴長老,跟一個死人惱什麼氣?」候不群輕笑道,「你師父他們滅殺姜啟有功,你接任長老之職是天經地義,只要你以後繼續忠誠於我,長老會中永遠有你的一席之地,我從不虧待任何一個有功之人。至於實力,現在我們完全掌控正陽山資源,只要忠誠於我的人,強大都只是時間問題。」

「忠誠大長老,唯我獨尊。」

眾長老趕緊起身表態示忠。

「長老,長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