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能互相打探工資,那她們主管,她主管又怎麼能知道她的工資有多少。如果主管知道,那主管豈不是違反了公司規定。

「沒…沒…沒什麼事…」

「沒事的話,那就去工作吧。現在已經是,正常工作時間。上班時間,是不能擅自離守,到處亂走!」

「我…我腿有點麻。所以我想。稍微走走,活動活動一下,會不會有所緩和。」

「要活動,也麻煩你。在自己的位置上活動。不要在我這裡走來走去。你這樣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會影響我泡茶,你知道嗎?

「啊?」不過從她身旁走過,怎麼會影響泡茶。心裡沒想出個結果。而此時身後,傳來一陣,突發的笑聲。

笑聲十分整齊,聲音幾乎是同時發出。大家這是在笑什麼。張小花忍不住回頭。

想看看大家,究竟是在笑什麼。誰知大家的笑聲,竟然是沖著她來的。可她並不覺得。跟主管談話的內容,有什麼可笑的料點。

以至於,除了美林師傅以外。其他人都笑了起來。就連姜西紅,也在掩嘴偷笑。

雖然,自己看向她的時候。她已經忍住了不笑。但是剛才,她分明就是笑了。現在嘴是合攏了,但是嘴角還有一抹笑意。

再回過來頭,主管還在看著她。於是趕忙解釋

「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會打擾到您。我現在,就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也學著大家,擺著笑臉對主管說。「走了這麼一會。我的腳,感覺已經沒有那麼麻了。」

而主管,已經沒有再看她。低著頭,繼續專心煮她的茶。主管冷淡的態度,辦公室其他人的鬨笑。

事情還沒有開口問,就引來一陣鬨笑。這下她打定主意,還是不要開這個口為妙。

反正就算問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發多少就是多少,那她提早知道又有什麼用。

只是心裡琢磨。自己到底,哪一句話說錯了。本以為主管泡茶,應該是悠閑的事情。

但主管卻說,自己打擾到了她。泡茶也需要很認真嗎?容不得一點分心嗎。張小花想不明白。

就光是在泡茶。自己在她的身旁走了幾步。都會覺得被打擾。要換成是在工作,那她更不敢開口。

主管,每天早上一來,就會煮一大壺茶。然後再開始,忙碌一天的工作。

來了這麼久,就沒有見她閑過。雖然工作做完了,她還會做別的事情。自己去找事情做。所以她總是做不完的事情。

聽說她因為工作,沒有時間談男朋友,更不敢結婚生子。就怕結婚生子,會影響她的事業。

更讓,等她生完孩子,再休完半年的產假。等她再來的時候。廠里,已經沒有她的崗位。

部門的樊雪,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以前會覺得是主管,不通人情,冷酷無情。

現在才知道,樊雪勸退。不是主管的決定。而是公司的慣例,上級會給主管施壓。就連主管自己,也是身不由己。

張小花朝主管,默默點了一下頭。然後會到自己的位置上。

心裏面著急,就像凳子上有釘子一般。就是坐不住。勉強坐了一會,這心就是靜不下來。非常的浮躁不安。

「西紅,去衛生間嗎?」

「我哪有時間,都快忙死了。不像你,那麼悠閑。一會喝水,一會上廁所。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吧!」

頂點 幽月山上,隨著傳送光消失。

剎那間,所有的人族修士消失無影。

天地間,變得一片靜寂。

只有五名宮廷強者,臉色極是難看地看著空蕩蕩的幽月山。

「很好,江寂塵,你逃得了一時,難道還能得了一世?」

「待我打開結界,攻入人間界,到時再殺你。」

宮廷神道境精靈憤怒的開口。

而這些,江寂塵自然不知。

他現在傷得極重,被軒轅青衣抱著。

出現在人間界時,軒轅青衣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南州。

她所布的傳送陣是不定向的,只是指向了人間界。

至於最終被傳送到人間界哪裡,便一切難說。

所以,江寂塵在傳送之前曾對諸女、追隨者言,到時可到落陽城的靈湖島上彙集。

而此刻,江寂塵與軒轅青衣出現在了南州,這倒是出乎於他們的意料。

根據感應,可知道這裡是南州,但具體是南州什麼地方,那就一切難說了。

江寂塵此傷勢重到極點,在軒轅青衣懷中,虛弱無比,無法動彈半分。

軒轅青衣雖然也重傷,但傷得遠沒有江寂塵重。

她依舊還保留有一定的實力,不像江寂塵這般的虛肉無力。

「寂塵,你怎樣了?」

軒轅青衣輕聲問道。

絕美的容顏上,充滿了擔憂之色。

「暫時無性命之憂,但要恢復,恐怕需要一些時間。」

江寂塵有氣無力地道。

最後一擊,他拚命的儘力擋下。

若不是有沉岳,只怕他已當場破碎了。

神道境修士的攻擊,哪怕是最弱的神道境修士,也非他現在的境界能敵。

但不管怎麼說,終於還是活著從神道境修士手中逃出了。

這等逆天之事,也只有他江寂塵的可能做到了。

畢竟,便是一名天道九重境的修士,也根本做不到。

若不然,當時就應該是方詩涵他們上了。

當然,江寂塵道體二重境,再加《不滅經》、《魔鳳訣》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哪怕受到如此的攻擊,依舊不滅。

「只要無性命之憂,一切都好說。」

「嗯,這裡是南州何地?」

軒轅青衣聽到江寂塵說無性命之憂,便鬆了一口氣。

同時,問江寂塵這裡是什麼地方。

而這時候,她也才有時間打量四周。

發現這裡是一片巨荒野之地,四周堆著一座座墳包。

這裡看起就像一處亂墳崗。

此時,天色將暗,天地之間,變得鬼氣森森起來。

「我也不是很清楚,先不管是哪裡,先找一處地方休息、養傷吧。」

江寂塵虛弱的回應。

不過,此時埋首在軒轅青衣的懷中,那感覺真的很舒服。

那體香讓人心醉著迷,那完美柔軟的雙峰讓他銷魂心蕩。

哪怕此時極為虛弱,江寂塵也覺得這是極大的享受。

畢竟,若不是受傷,江寂塵也必然沒有這樣的待遇。

這世間,也唯有他一人能得到人間界第一美女這樣的優待了。

這實是一件幸福的事。

可是,此時江寂塵有些無法承受。

身體太弱、太虛。

當真是無福消受呀。

這次真的傷得太重了,若不是他的七彩靈嬰戰甲足夠的堅實,此時只怕已經靈嬰碎滅了。

軒轅青衣抱著江寂塵行走,尋找可以安歇的地方。

然而,茫茫荒野,看到的竟然都是亂墳。

黑夜落下,氣氛變得陰森可怕,甚至隱隱有厲鬼的凄然叫聲。

「這地方,有些不對。」

此時受傷太重,江寂塵的神念受損嚴重,感應明顯的跟不上。

但他依舊可以感應到這裡的不尋常。

南州,何時出了這樣一片地方?

至尊小市民 這一片墳地也太大了吧?

江寂塵心中充滿了疑惑。

軒轅青衣也感應到這裡的不對勁。

但此時,二人皆是有傷在身,很多神通手段都無法施展,面對這樣的境況,有些無何奈何。

江寂塵此時一邊運轉《魔鳳訣》進行修復。

這次傷得太驚人,哪怕擁有《魔鳳訣》,也難以做到瞬息恢復。

同時,江寂塵也在暗暗地思考著眼前的境況。

「現在怎麼辦?」

軒轅青衣平時雖然表現得很強勢,但終究是一個女子。

此時在無助之下,反而依靠起江寂塵。

甚至,在這樣的環境中,力量幾乎盡失之下,軒轅青衣心中有些不安。

不由自主的抱緊了一些江寂塵。

如此,江寂塵就更能感受到了軒轅青衣胸前那兩團軟肉的驚人彈性。

江寂塵雖然虛弱無力,重傷在身,但依舊冷靜異常。

「你聽我號令行走,往前先走十座墳包,再向左走五座墳包,再前走」

於是,軒轅青衣開始按照江寂塵的口令,在墳包之海中行走。

而此時,墳包天地之中,飄渺起了淡淡的薄霧。

只讓這一片天地變得更加的陰森、可怕。

同時,還不時有鬼影飄過。

軒轅青衣按照著江寂塵的提示行走,速度極快。

大概走了一個時辰,他驀然看到前方的竟然出現了一條河流。

那河水泛黃,流向無盡的黑暗深淵。

河流之上,有一條石橋,石橋之上有一個老嫗,在煮著一鍋湯。

「這是黃泉路,奈何橋,孟婆湯?」

看到這一幕,軒轅青衣都頭皮發麻起來,幾乎要失聲驚叫。

「是,也不是!」

「天地大變,想不到亡靈界也滲入了人間,也想瓜分人間界。」

「而且,他們是從南州開始。」

「只怕我們不在這一段時間,人間界發生了很多驚天大事。」

江寂塵聲音也凝重起來。

軒轅青衣也意識到了什麼。

「難道說,六道界已經出現了可以相互往來的空間通道?」

軒轅青衣驚聲問道。

「必然如此,不過,應該還有限制,比如神道境的強者,必然還無法進入這樣的空間通道,跨界而來。」

「但其餘神道之下境界的修士,卻可以通過空間通道到達人間界。」

「人間界,似乎有大秘密,引得六道界都要前來爭奪。」

江寂塵低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