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是誰?將我帶到這裡想要幹什麼?」雖然如今太史明月對誰都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但面對三名實力全部勝過自己的陌生男子,還是讓太史明月內心恐懼了起來,內心緊張的質問道,生怕實力可怕的雲天羽三人對自己不軌。

「師母,你不要緊張,我沒有惡意。」雲天羽看著臉色煞白,內心緊張的太史明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道。

「師母!誰是你師母,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聽到雲天羽竟然稱呼自己師母,太史明月內心更加緊張,雙手互助自己挺拔的酥胸,恐懼的大聲喊道。

「師母,我這裡有一封書信,看過之後你就會知道我們將你帶到這裡的目的了,希望師母可以看在我師父對你痴心一片的份上,可以和他在一起。」說著,雲天羽將南鴻鵬寫給她的信在雷澤戒指中取了出來,遞向了太史明月。

本想拒絕接信的的太史明月看到書信上書寫的『明月親啟』四個熟悉的字體時,立即認出了此字是何人所為,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有些不敢相信的伸出了有些激動地芊芊細手,接過了雲天羽遞來的書信,迅速撕開信封,拿出了一張潔白的信紙。

當內心激動地太史明月將書信內容仔細看了一遍時,眼淚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來,抽泣的問道:「他還好嗎?」

「沒有你,我師父不會好。」雲天羽故意說道。

「你師父!我想你叫雲天羽吧。」聽到雲天羽對南鴻鵬的稱呼,太史明月立即確定了雲天羽的身份,內心不在惶恐,輕聲問道。

「嗯!沒想到師母你還記得我!」

「不過師母,今天時間緊急,我就把我的目的告訴你,我之所以將你帶到這裡,是想帶你去見我師父,讓你們長相廝守,不知道師母你願意跟我們走嗎?」雲天羽道出了自己此行目的。

「我有選擇的餘地嗎?」放下心來的太史明月露出了一絲睿智的笑容,輕聲問道。

「師母你很聰明,知道了我和我師父的身份,我絕對不會冒險將你放回去的。不過剛剛看在師母的份上,我沒有殺一名太史家族族人,還請師母念在我師父對你痴心一片的份上,跟我們離開吧。」雲天羽誠懇的說道。

「沒想到鵬哥會受到你這麼一個有出息的徒弟,好吧,我跟你們走。」聽到雲天羽剛剛沒有擊殺自己家族族人,太史明月露出了一絲感激之色,點頭同意道。

「走?都留下吧!」就在太史明月同意,雲天羽四人想要先離開時,一道速度極快的光影出現了,將雲天羽四人阻攔住了。

「是你!」當雲天羽看到突然出現的那名藥師時,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將你身上的秘密告訴我,我不但給你兩顆靈心果,還會放你們離開,否則你們就是帶她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們。」虛踏著半空中的藥師老者冷冰冰的威脅道。

「唰!」聽到藥師老者的話,太史明月頓時明白自己身上被設下了追蹤印記,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你是在逼我殺你。」雲天羽面色陰冷的說道。

「殺我!哈哈哈!除了他可以威脅到我,你和他配嗎?」藥師老者大笑一聲,狂妄的說道。

「唰!」藥師老者話語剛落,鶴天涯以極快的速度飛到了半空中,向藥師老者發動了猛烈攻擊。

「蒼心,先帶我師母離開這裡。」鶴天涯和藥師老者激戰在了一起,立即迸射出一股股可怕的能量,迅速向四周蔓延。雲天羽害怕太史明月出現意外,立即傳音說道。

「好!」影蒼心點了點頭,立即拉著太史明月向叢林外面飛去,遠離了激烈對攻的鶴天涯和藥師老者。

「極光!」與藥師老者在極短的時間內交手數千次互不相讓后,鶴天涯抓住時機迅速施展極光,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藥師老者。

「天火三節Lang!」鶴天涯施展極光襲來,藥師老者迅速反應,手持太史仁所贈的中品天器火龍槍,刺出了三股一Lang高過一Lang的火Lang,拍打著轟擊在了鶴天涯施展的極光上。

由於鶴天涯沒有盲目動用中品天器寒天劍,所以施展的極光雖然威力極大,卻被藥師老者手持火龍槍施展的天火三節Lang抵擋住。

「沒想到你竟然也是一名七級道尊巔峰高手!不過就算你再強,面對我也休想討得一絲便宜。」感覺到鶴天涯的實力有些棘手,藥師老者迅速取出了一顆碧綠色的丹藥吞到了肚中。

當藥師老者吞食了這顆綠色丹藥時,他身體的潛力立即被激發了出來,強大的氣息立即超過了鶴天涯。

「轟!」藉助自己煉製的丹藥提升了實力,藥師老者立即向鶴天涯發動攻擊,一股股可怕的火紅色槍影直接將鶴天涯籠罩在了裡面,完全壓制住了他的攻勢。

「大魔王,你能幫幫老鶴嗎?他好像不是藉助丹藥提升實力的藥師老者對手。」看到鶴天涯的攻勢被藥師老者完全壓制,雲天羽立即求助於大魔王。

「好,我盡量試試吧,你找個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我出去!」大魔王同意道。

「多謝了大魔王!」聽到大魔王肯出手相助,雲天羽立即依靠速度閃避到了叢林深處躲藏了起來。

一會功夫,一股可怕的氣息籠罩了整個叢林,鎖定了激戰正酣的鶴天涯和藥師老者。

當二人感覺到大魔王釋放的氣息遠遠勝過自己時內心一顫,迅速的分開,警惕的看著四周。

「你們兩個小輩為什麼在這裡激戰打擾老人家我休息。」隨著大魔王聲音在混亂的叢林中傳出,一道模糊地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們兩個面前。

「瞬移,道仙高手!」看到突然出現,渾身上下散發出濃烈邪氣的大魔王,藥師老者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冷峻的臉龐上首次露出了凝重之色。

「不好意思前輩,我並非有意打擾,而是此人咄咄逼人,還請前輩見諒。」鶴天涯曾經見過大魔王,所以看到大魔王現身,立即假戲真做,十分恭敬的說道。

「念你們初犯,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你們可以離開了,不要再打擾老人家我休息了,否則別怪我殺你們。」大魔王不耐的警告道。

「離開!」藥師老者看了一眼不見蹤影的雲天羽,猶豫了一下。

就在藥師老者猶豫之際,大魔王釋放的氣息陡然間凌厲了起來,以極快的速度衝擊向了藥師老者,震懾了他的心扉,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極光!」就在藥師老者以為疑似道仙境界的大魔王想要出手攻擊自己,轉移力注意力時,鶴天涯迅速施展極光,在藥師老者分心之際擊中了他的身體,大量鮮血在他口中噴洒了出來,染紅了他的長髯。

身體受傷,內心不甘的藥師老者果斷選擇離開,幾個閃身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閃婚,老公深深愛 而藥師老者消失后,鶴天涯和大魔王迅速飛到了隱藏在暗處的雲天羽身邊,與帶著太史明月逃到山林深處的影蒼心匯合了。 「天羽,你們將葯火大人打跑了?」隱隱知道藥師老者實力的太史明月看到雲天羽、鶴天涯很快飛了回來,露出了濃濃的驚訝之色,問道。

「那藥師的實力很強,而且他還有不少可以提升實力的丹藥,我們只是動用其他手段將他驚走了,並沒有重傷他。」雲天羽含糊的說道,沒有將大魔王的存在說出來。

「公子,明月姑娘身上被他施加了追蹤印記,那藥師早晚還會捲土重來,你準備怎麼對付他。」影蒼心輕聲詢問道。

「對付他的辦法我早就想到了。老鶴,這段時間我師母就交給你保護了,你帶我師母儘可能遠離太史城,擺脫那藥師追蹤,等我和蒼心回來。」

「我們準備去取對付那藥師的寶物,只要可以得到,就可以輕鬆對付那藥師了。」雲天羽輕聲說道。

而雲天羽之所以沒有讓大魔王或者迷蝶皇解除太史明月身上的追蹤印記,是見到藥師老者的實力和煉藥能力有了想法,想要取得十大天器之一的太阿劍后,嘗試著重創藥師老者,用蝕魂子腦控制他的大腦意識。

「好的公子,明月姑娘交給我你放心,等你們回來,我保證將她完整的交還給你。」鶴天涯輕輕點了點頭,鄭重的保證道。

看到兩大道尊高手對雲天羽言聽計從,太史明月心中充滿了震驚,隱約感覺到雲天羽的身世背景不簡單。

「好!事不宜遲,我們先離開這裡吧。」雲天羽點了點頭,與鶴天涯等人迅速橫穿密林,遠離太史城。

「葯火大人,您受傷了,難道那伙人中真的有道仙高手存在。」正在府中焦急等待的太史仁看到雪白長髯上沾染著血漬的藥師老者返了回來,震驚的問道。

「他們中沒有道仙高手,不過我運氣有些背,就在我即將重創他們中那名七級道尊高手,將他們擒獲時,突然驚動了一名道仙高手。」面色難看的藥師老者喝了一口侍女為他倒得茶水,詳細的將事情經過道了出來。

「道仙高手!我太史城附近有這麼一個大人物存在,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聽到過消息。」太史仁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葯火大人,你可探出他們的身份?那道仙高手不會與他們有關係吧。」太史家族老家主太史仇沉思了一下,眉頭緊鎖的問道。

「他們的身份我沒有探出,不過那道仙高手應該和他們沒關係,不然我就回不來了,而且我在你孫女身上施加了追蹤印記,無論他們逃到哪裡,我都能感應到。」藥師老者滿臉陰霾的說道。

「葯火大人,你在明月身上施加了追蹤印記,那我們速速去追趕他們吧,我怕明月有危險。」得知太史城附近道仙高手與雲天羽等人無關,太史仁暗自鬆了一口氣,滿臉焦急的催促道。

「放心,雖然我沒有弄清他們的身份,但我觀他們對待你女兒的態度,不會對她不利的。而且在我傷勢未愈前,我是不會幫你們追蹤的。」說完,藥師老者不顧太史仁等人有些難看的臉色,立即起身離開,返回到了太史家族為自己特意安排的院子療傷。

雲天羽四人橫穿了太史城外茫茫密林后,簡單的休息了幾個時辰就分開了,雲天羽和影蒼心乘坐飛輪前往了距離太史城並不太遠的靈兵城。

「這兵宗不愧是東幽郡當年數一數二的勢力,竟然將自己的城池修建的這麼漂亮。」雲天羽和影蒼心來到靈兵城外,遠遠眺望靈兵城時,看到靈兵城佔地範圍極為遼闊,城牆修建的比太史城還要高大,堅固。

只不過隨著兵宗鎮宗之寶太阿劍失蹤,兵宗出現大變,靈兵城的繁華大不如前,遠遠不如太史家族控制的太史城,城內戒備也沒有太史城那般森嚴。

「公子,你準備如何刺殺現任兵宗宗主?」影蒼心小聲詢問道。

「如今兵宗已經大不如前,他們的大長老又生死不明留在了太史家族,宗內也只有他們宗主可以威脅到我們,不過兵宗宗主沒有前去太史家族祝賀,很有可能在閉關,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讓他停止閉關,然後對他直接進行刺殺。」雲天羽將早已經想好的計劃告訴了影蒼心。

「直接進行刺殺!公子這個提議我喜歡。」作為曾經頂級殺手,影蒼心也是一個無法無天之人,越是兇險,越能激發他的潛能和激情。

「走,我們先進城打探一下兵宗虛實,看看有什麼機會可以利用嗎?」說完,雲天羽和影蒼心走進了有些衰敗的靈兵城中,經過打聽來到了修建在靈兵城東城一座由兵宗控制,以金色調為主,修建的異常奢華的酒樓金心樓中。

雲天羽和影蒼心剛剛走到金心樓二樓時,立即聽到裡面傳出了一陣陣嘈雜時,三名凶神惡煞的大漢正在一名白衣男子指揮下,與六名中年男子激戰在了一起。

不過六名中年男子雖然人數佔優,但三名魁梧大漢的攻擊力極強,整個身體彷彿與手中的地器融合在了一起,兇猛的攻擊很快壓制住了三人,不斷有人傷在了一道道兇猛的器芒攻擊下。

「兵凌,你還不速速命令他們住手,如果你們敢傷害我,我保證我伏家和你們不死不休。」一名身穿紫色長衫,揮舞著一對巨斧的中年男子一邊全力抵擋,一邊大聲威脅道。

「不死不休!好啊,我兵宗等著,我倒要看看教訓了你們,你伏家敢來我兵宗為你們討公道嗎?」一臉囂張的白衣男子嘴角微微上翹,毫不畏懼的說道。

「怎麼,你們真以為兵宗還是原來的兵宗,現在的兵宗只是一個沒有牙的老虎而已。」白衣男子話語剛落,計從心來的雲天羽突然接話道。

「媽的是誰?是誰在侮辱我兵宗!」聽到雲天羽的嘲諷,囂張無比的白衣男子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扭頭大罵道。

「我沒有侮辱你兵宗,我只是在說實話而已。」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毫不客氣的說道。

「媽的,既然你找死,本公子成全你,給我將他的舌頭割下來。」觸碰到雲天羽不屑的目光,白衣男子暴跳如雷,大聲命令道。

「割我的舌頭!就怕你們沒有這個本事。」雲天羽神色自若的說道,目視著兩名魁梧大漢手持各自的地器攻擊向了自己。

不過還沒等他們兩個靠近雲天羽,雲天羽身後的影蒼心迅速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迅速印出了兩掌,擊中了兩名魁梧大漢的胸口,直接將他們擊飛了出去,砸穿了堅硬的牆壁,摔倒了院子外面。

「喂,小子,你怎麼了?我還等著你割我舌頭來。」影蒼心兩掌擊飛了兩名魁梧大漢,立即震懾住了全場,雲天羽看著目瞪口呆的白衣男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故意說道。

「你,你們不要過來,我乃是兵宗二長老的親孫子,如果你們敢傷害我,我發誓兵宗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見識到影蒼心的實力,白衣男子頓時沒了底氣,既沒有骨氣的搬出背景威脅道。

「既然你是兵宗二長老親孫子,那就讓你爺爺親自來這裡領人吧。」雲天羽根本不理會白衣男子的威脅,身體微微一閃就出現在了白衣男子身邊,釋放強大的元嬰之力,輕鬆將他控制住了。

白衣男子剛剛被控制,白衣男子僅剩下的最後一名隨從立即出手攻擊雲天羽,不過當他剛剛舉起手掌的地器時,影蒼心手指尖迸射出了數道劍影,以極快的速度刺穿了他的身體,將他重創了。

「去,給你們兵宗帶個話,此人冒犯我,讓他爺爺親自來這裡領人,如果一個時辰沒人來領,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雲天羽冷冰冰的命令道。

「公子莫怕,我馬上就回來。」見識到影蒼心和雲天羽的實力,魁梧大漢不敢再放肆,忍住身體劇痛,迅速向兵宗趕去報信。

「多謝閣下仗義出手相助,不過兵宗實力很強,閣下一定要小心。」劫後餘生的紫衣男子等人見識到雲天羽和影蒼心的實力,紛紛走到他們身前,幸災樂禍的看了一眼被雲天羽控制住,臉色煞白,雙腿微微有些發顫的白衣男子,提醒道。

「如果幾位沒事,可否給在下說說兵宗。」雲天羽旁若無人的坐下,輕聲說道,並讓影蒼心將金心樓二層所有的食客全部清走了。

「當然可以!」看到雲天羽如此的鎮定,蒙受雲天羽大恩的紫衣男子等人將兵宗的情況詳細的講給了雲天羽聽。

得知兵宗之中一切正常,除了現任宗主和大長老外,再無道尊高手,不過兵宗中有一個強大的攻擊大陣十分可怕,就算一般道尊高手深陷其中,也很難脫困而出。

「多謝,我想兵宗的人就要來了,你們趕快離開吧。」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道。

「你們多保重!」說完,紫衣男子等人急匆匆的離開了。

「既然兵宗有一個難纏的攻擊大陣,那我們就將一會到來的二長老擒住,將兵宗宗主引出來擊殺吧。」雲天羽當著被自己制住,動彈不得,無法說話的白衣男子,毫不避諱的說道。

「好!」影蒼心點了點頭,輕輕為雲天羽倒了一杯茶水后,靜靜等待了起來。

而白衣男子聽到雲天羽和影蒼心竟然要擊殺自己宗主,嚇得差點昏厥了過去,恐懼的眼淚不斷在眼眶打轉。

就在時間剛剛流過半個時辰時,七級道聖境界的兵宗二長老殺氣騰騰的帶著十餘名兵宗高手出現在了金心樓營救自己被擒住的孫子。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靈兵城傷我兵宗弟子,制住我孫子,還不速速放人。」平時在靈兵城作威作福慣了,警惕心極低的二長老走到金心樓第二層時,看到雲天羽和影蒼心正神色自若的喝茶,而自己孫子嚇得面無血色,一連恐懼的禁制在旁邊,氣的火冒三丈,大聲喝斥道。

「你就是兵宗二長老,實力也不怎麼樣嗎?」雲天羽輕輕放下手中的茶杯,瞥了一眼怒氣沖沖的二長老等人,神色平淡的說道。

「媽的,你找死!」被雲天羽當眾嘲諷,立即激怒了七級道聖境界的二長老,他毫不猶豫的施展強大的招式,向雲天羽和影蒼心發動了攻擊,想要擊傷二人,救會被禁制的孫子。

「影殺之劍!」二長老憤怒的攻來,影蒼心立即施展影殺之劍迎了上去,一道道影子劍芒以極快的速度絞碎了二長老施展的道技,擊穿了他的身體,一擊就將他重創。

而剛要協助二長老攻擊的兵宗高手看到影蒼心一擊就重創了二長老,一個個被震懾住了,沒有一個人敢在出手攻擊。

「回去給你們兵宗宗主帶句話,讓他今夜來城外領人,如果不來,兵宗以後可以換一個二長老了。」影蒼心一擊重創了二長老后,雲天羽立即冰冷的命令道。

說完,影蒼心帶著傷勢嚴重的二長老,雲天羽帶著動彈不得的白衣男子,在一名名被震懾住的兵宗高手注視下,從容的離開了。

「怎,怎麼辦?」雲天羽和影蒼心離開后,一名回過神來的兵宗高手才結結巴巴的問道。

「能怎麼辦?你沒看二長老都被那人一擊重創了,我們這些人怎麼是對手。我們速速將那人的話帶回去,一切讓宗主大人定奪。」一名兵宗高手提議道。

說完,跟著二長老前來的兵宗高手急匆匆的返回到了兵宗報信。

「公子,你說兵宗宗主會來嗎?」快速來到靈兵城外密林中,影蒼心將傷勢嚴重,動彈不得的兵宗二長老扔到地上,輕聲問道。

「我感覺他應該不會來。不過就算他不來,他們兵宗二長老出事,他也絕不可能在閉關,所以等到晚上,如果他不出來的話,我們兩個就悄悄潛進兵宗,對他進行直接刺殺。」雲天羽冷冷的說道。

「那他們怎麼處理?」影蒼心繼續詢問雲天羽意見。

「等我獲知完有價值的信息,就廢了他們的修為,讓他們以後自生自滅吧。」雲天羽淡淡的說道,將迷蝶皇召喚了出來,藉助迷蝶皇的迷惑力量,將三長老腦中信息全部套問了出來。

套問出信息,影蒼心立即出手震斷了他們全身的經脈,廢掉了他們一身的修為,將昏死過去的二人扔到了叢林深處。

處理完二人,雲天羽和影蒼心悄悄潛藏在了靈兵城外,依靠大魔王的感應耐心等待起來。

不過當天色漸漸陰暗下來時,兵宗宗主也沒有出現,這讓雲天羽和影蒼心決定執行第二套方案,換上了兩身黑色殺手服,穿過漆黑的夜空,快速的向修建在靈兵城城南的兵宗靠近。

「蒼心,根據二長老告訴我們的信息,兵宗攻擊大陣非同小可,而掌控印符在兵宗宗主手中,所以我們只有一擊必殺的機會,如果刺殺失敗,讓他啟動了覆蓋整個兵宗的攻擊大陣,我們會很麻煩。」

「所以我決定,一會刺殺時,我執行第一次刺殺,吸引兵宗宗主的注意力,而你執行第二次刺殺,一定要儘可能了結他的性命。」出現在兵宗堅固的府牆外面,雲天羽又和影蒼心商議了一下刺殺計劃。

「放心吧主人,如今我也達到三級道尊境界,刺殺一名同等級別的高手沒有問題。」影蒼心輕輕點了點頭,小聲回應道。

「好,我們走!」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藉助時空夢境遮掩了身體氣息,與影蒼心一起,化作兩道黑影進入到了戒備森嚴許多的兵宗之中。

「大魔王,幫我感應一下三級道尊境界的兵宗宗主在什麼位置。」藏身在兵宗內一棵枝繁葉茂的樹冠中,雲天羽立即溝通大魔王。

「前院沒有,去後院看看。」大魔王釋放靈魂之力感應了一下,沒有再前院感覺到三級道尊高手,傳音回應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身體輕飄飄的在茂盛的樹冠上躍下,腳尖輕輕點了一下地面,緊接著消失不見。

「天羽,我感覺到那兵宗宗主的氣息了,不過他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如今正在那攻擊大陣陣心之處休息,如果你和影蒼心刺殺失敗,大陣將會啟動,你們可能會有危險。」當雲天羽好似鬼魅一般,繞過一道道巡邏的防衛出現在兵宗後院時,大魔王強大的感知力察覺到了兵宗宗主三級道尊境界的氣息,立即傳音告訴了雲天羽。

「我相信蒼心,我們雙重刺殺一定可以殺死他。」雲天羽深吸一口氣,沒有動搖信心的說道。

「天羽,一會如果刺殺失敗,用那顆幻霧石試試,那幻霧石瞬間產生的幻象應該可以延緩他反應能力,給你和影蒼心創造出刺殺的機會。」大魔王傳音說道。

「嗯!」雲天羽點了點頭,將幻霧石取了出來,悄悄靠近了過去。

靠近了兵宗宗主所在的正堂,雲天羽聽到緊閉的正堂中除了兵宗宗主,還有其他人存在,沒有立即進行刺殺,而是耐心的隱藏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耐心等待,等待機會的出現。

「吱!」的一聲,雲天羽耐心等待了半個多時辰時,一名身材魁梧,面色嚴峻的中年男子輕輕打開了正堂的大門走了出來。

藉助時空夢境收斂了氣息,隱藏在暗處雲天羽透過打開的門縫,鎖定了坐在正堂正中央的兵宗宗主,腦中立即浮現了刺殺的距離以及最佳的刺殺軌跡,繼續耐心等待著。

又等待了一會,又有一個人打開正堂古木大門走出來時,剛準備進行攻擊的雲天羽發現兵宗宗主所坐的位置發生了變化,立即放棄了刺殺,重新計算刺殺距離和軌跡,繼續等待,沒有盲目的出手。

多年來的殺手生涯培養出來的冷靜、沉著、精細等等種種素質表露無疑。

當夜色漸漸濃郁,一股股涼風拂過時,正堂中一下子走出了三個人,僅僅留下坐在剛剛椅子上未動,陷入到沉思中的兵宗宗主。

就在最後一名兵宗高手想要關上古木門的一瞬間,雲天羽突然施展瞬移,穿過了還未關閉的門縫,快速的向托腮沉思中的兵宗宗主靠近。

雲天羽瞬移靠近,陷入沉思的兵宗宗主立即感覺到危機,不過還未等他啟動大陣,瞬移中的雲天羽施展瞬殺之劍,化作了一道凌厲的劍光,刺向了他的喉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