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都起來吧,我們渡魔骨河。」這時,孤林起身叫道。

所有人起身,孤林一馬當先,手裡一道光芒打出,這魔骨河裡便升起了一具具骸骨,並排成橋。

「抓緊速度通過,快。」孤林大叫道。

頓時,一道道人影踏骨過了河。

楚南是最後一個過河的,他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比較靠譜的推測。

比如過這魔骨河,孤林讓大家休整,其實是在等待時間,他讓大家過河時,楚南敏銳的察覺到了魔骨河那一邊的能量變化,所以,他所謂的休整,就是在等待過河的時間。

如果沒有他,在其它任何時間過河,都將發生危險,這是他要讓所有人知道的。

一過魔骨河,一陣詭異的氣息就侵襲而來,讓人從頭到腳都發麻。

「注意,別走散,注意防禦,這邊緣也是有可能出現魔鬼,以及一些魔化的虛空之獸。」孤林警告道。

一行人朝前走去,這邊的世界一片暗沉,空氣中飄著一縷縷濃墨的黑霧。

在遠處,一座無邊無際的巨大城池如同一隻怪獸一般蟄伏著,通體黑暗,給人無邊的壓抑感。

突然間,自旁邊竄出幾隻魔化的虛空之獸,朝著他們撲來,卻被眾人瞬間殺死。

這些魔化的虛空之獸,似乎也不強嘛,這是很多隊員心中的想法。

就這樣,一行人一路走向了那座魔鬼之城,期間受到了幾次魔化虛空之獸的攻擊,但都輕鬆解決了。

終於,一行人到達了魔鬼城之外。

魔鬼城的城牆似乎不應該稱之為城牆,那就是一座座拱門,每一座拱門上方都有一個恐怖的頭顱圖案,到處都可以進入魔鬼城。

「走,我們進去,跟緊了,注意警戒,你們都記清楚了,中途可能會遇到其他人或隊伍,但一定要保持警覺,你分不清楚他們到底是人還是魔鬼。」孤林再度警告。

一行人神經繃緊,跟著孤林從一個拱門進入了魔鬼城。

魔鬼城有著一片片黑色的建築,古老而破舊,有很多都已經倒塌了,但卻仍然可以看出這些建築的精美,那富有想像力的造型與線條讓楚南都覺得驚嘆,這似乎是一個毀滅了的燦爛文明遺迹。

就在這時,前面出現了一個美麗的女子,她看到這支隊伍,走過來惶恐道:「你們好,我是七劍宗的,我與我的師兄弟們走散了,你們可以帶上我嗎?」

魔鬼!楚南的心中一動,竟然看到了這女子臉上那覆蓋著的魔氣,但實際上這魔氣是不存在的。

… ?楚南不動聲色,心中卻有些驚喜,他什麼時候擁有了這麼一雙看穿偽裝的眼睛? 婚婚欲睡 這肯定是晉陞到帝境時才出現的,但他卻為什麼一直沒感覺?

隊員們顯然聽進去了孤林的話,剎那間警覺起來,做出防禦之勢,一雙雙目光凌厲的盯著這女子。

「求求你們,帶上我吧。」女子乞求道,那神情悲凄中帶著絕望,根本看不出有哪裡不對勁。

有幾個人有些動搖了,這真是被魔鬼控制的?魔鬼難道都是人精,對人的神情心理竟然揣摩得如此精準?

幾個人望向了孤林,孤林卻是冷喝道:「小小魔鬼,也敢惑人,去死吧。」

說著,孤林已是發動了攻擊,緊跟著有幾個人同時配合發動了進攻。

這女子驚叫著轉身欲逃,但有幾道攻擊瞬間穿透了她的身體。

一聲凄厲的慘叫,這女子的身上冒出了一陣陣黑漆漆的濃煙,凝成了一張猙獰的臉龐。

孤林衝天而起,手中大刀斬了下去,能量狂涌中,這濃煙凝成的臉龐爆射開來,裊裊消散,而與此同時,這個女子也栽倒在地,變成了一具屍體。

「果然是魔鬼,還真是難以分辨啊。」

「幸好有孤隊長,否則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眾人議論紛紛,第一次看到魔鬼,需要點時間來適應。

這時,孤林在這個女子身上翻出了空間戒指以及她身上佩戴的一些有價值的東西,道:「東西我放進這個限制空間袋中,只能進不能出,十天之後才能打開,我們以十天為一周期,十天一到,我們就打開平分。」

其餘隊員紛紛同意,認為孤林很公平,只有楚南不動聲色,似乎完全不關他的事一般。

一眾人在孤林的帶領下,繼續往前走去,一路上,又出現了幾個人,被一一擊殺,證明都是被魔氣入侵變成了魔鬼的人。

踏過一片片廢墟,漸漸的出現了一些魔化的虛空之獸,還有一些橫七豎八的屍骸,魔氣也變得濃郁起來。

就在這時,前面的拐角處突然出現了一隊全幅武裝的人。

兩隊齊齊愣了一下,隨即剎那間擺出了戰鬥的姿態,但是誰也沒有率先發動攻擊。

這些人到底是人還是魔鬼?

此時雙方的心裡都在狂測,魔鬼也有成群結隊的。

楚南掃了一眼,沒有在這些人身上看到魔氣,知道他們是一支人類隊伍。

那一隊的隊長看著孤林,目光不自覺的收縮了一下,他似乎想說什麼,但終究沒有開口,打了一個手勢,這一隊人一邊警戒,一邊朝著另一條街道移去。

很快,這一隊人消失在眼前,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也猜到對方應該不是魔鬼。

不過,楚南卻是看到了那一隊隊長眼睛里的神色,得出結論,其一,他認識孤林,其二,他對孤林很忌憚,其三,他似乎想要提醒什麼,但因為種種顧忌沒有說出口。

但是,他是想提醒孤林呢?還是想提醒其他人?或者是想提醒他們所有人?這就不得而知了。

楚南心中的警覺卻是更甚了,無論如何,防著點為好。

孤林帶著一行人七拐八彎,他對這裡的地形似乎極為熟悉。

不多時,一眾人出現在了一座殘破的黑色大殿外。

「這座大殿里,有不少魔鬼,幸運的話還能找到至寶,因為這座大殿是這座上古大城中一位強者居住的,裡面有許多地方沒有人踏足,定然有不少好東西。」孤林說道。

一下子,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孤隊長,既然有許多地方都沒人踏足,那肯定是極度危險的地方,以我們的實力能行嗎?」一個頭腦稍微清醒一些的男子問道。

「當然能行,因為我偶然間發現了一個通道,可以避開那一群群附體魔鬼以及實體魔鬼,但是通道中也是有一些魔鬼的,以我一個人的實力,是無法穿過去的。」孤林回答道。

其餘人都點頭,心中疑惑盡去。

「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孤林問。

見得沒有人再提出問題,孤林就一馬當先的沖入了這大殿,其餘人跟在了後面。

殘破的大殿內有不少的屍骨,有著一股混雜著腥臭陰冷的味道,讓人作嘔。

穿過一片片殘亘廢墟,孤林的速度慢了下來,往後打了一個戒備的手勢。

轉過一個殿區,所有人的心都在剎那間停跳了一下。

只見得在前方,密密麻麻簇擁著一片片的魔鬼,有一些是黑霧凝聚的形狀,有一些是被魔氣入侵控制的人類。

「大家小心,從邊緣貼著牆壁行走,一旦引起這些魔鬼的注意,我們都會被撕成碎片。」孤林沉聲道。

一行人貼著牆壁而行,一個個神情緊張。

楚南是最後一個,他一邊貼著牆壁,一邊望向了那群魔鬼,這些魔鬼聚集在一起,倒是有些奇怪,肯定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它們。

正當楚南思索的時候,他們已經轉到了一個小小的房間,房間很破敗。

這時,孤林掃開一堆碎石,按下一個機關,小房間里便出現了一個通道。

一行人魚貫而入,這通道重新閉合。

往前走了一段,前面是一扇打開的石門。

一行人進入了石門,發現裡面是一個用黑紅相間的岩石鋪成的標準通道,黑暗中,那岩石上的紅色竟然發出淡淡的光芒。

楚南心中一跳,湧起了強烈的危機感。

而就在這時,前方帶隊的孤林突然消失了。

「砰」

身後的石門也瞬間合上,在寂靜的黑暗中發生的聲音震得讓人心重重一跳。

「孤隊長,孤隊長……」

「人呢?剛剛還在的?」

這時,這些人紛紛拿出應急玄力燈,通道內照得如同白晝。

但也就在這時,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因為這通道根本就是一個死胡同,除了進來的石門,對面根本就沒有出口。

而此時,進來的石門閉合,孤林不知所蹤。

一個男子憤怒的攻擊著進來的石門,但石門上卻籠罩著一層奇怪的能量,石門在攻擊下紋絲不動。

這時,有更多的人開始轟擊這石門,聲浪在通道里不斷的反射增幅,令人不得不閉住六識。

「這是一個圈套,我們一開始就被孤林這混蛋騙了。」有人終於醒悟大聲叫道。

「不可能吧,說不定孤隊長遇到了危險。」有人卻仍然不肯相信。

「是啊,他把我們困在這裡又是為何?」有人接著道。

而就在這時,整個通道里開始瀰漫起了濃郁的魔氣,魔氣包裹著玄力燈,讓燈光都透射不出來,而更多的魔氣開始包圍這裡的人。

通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因為所有的人都開始抵禦魔氣的入侵。

但是,魔氣越來越濃,一張張猙獰的臉龐成形。

就在這時,有一個女子渾身一震,眸子睜開,閃現出一片魔光,她站了起來,詭異一笑,手中之劍突然捅入了身邊一個男子的胸膛。

這男子一睜開,生命之色黯淡,轉眼間就有魔光閃爍,他也站了起來,與那女子開始攻擊身邊的人。

如此這般連鎖反應之下,這一隊十餘人瞬間就皆被魔氣入侵,成了魔鬼。

而在這個通道下,卻還有著一個小密室,此時,這密室里有六個人,其中之一正是孤林。

六人的面前有著一塊晶璧,上面正是通道內的情形。

「哈哈,孤林,幹得漂亮,解決了這一批后,我們就能完成任務,得到那魔鬼令了。」一個光頭大漢大笑著拍著孤林的肩膀。

「都是老大你想出來的絕妙辦法,把這些人變成了魔鬼,我們殺了他們不僅可以完成任務,還能堂而皇之的奪走他們身上的一切寶物。」孤林諂媚的說道。

「不僅僅如此,這樣的話他們的師門也追蹤不到我們身上,我們完全沒有後顧之憂。」光頭大漢笑道。

於是,其餘幾名男女送上了一通通馬屁,將這光頭大漢拍得飄飄欲飛。

「好了,解決這些魔鬼。」光頭大漢大聲道。

有人按動了密室的機關,突然間,那通道里射出萬道光芒,這些化為魔鬼的人在剎那間千瘡百孔,一道道魔氣散去。

通道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孔洞,一截斷肢從孔洞中掉落到了下方的密室。

六個人竄了上去,開始搜刮屍體上有價值的東西。

「咦。」突然間,孤林驚詫的叫了一聲,目光如電一般在這些殘肢斷體上尋找著什麼。

「怎麼了?」光頭大漢問。

「還有一個人沒在這裡,此人拿著一把寶刀,我本想借花獻佛送給老大的。」孤林道,心中突然湧起了強烈的不安感。

光頭大漢眼皮一跳,突然間轉過身朝著那密室入口電一般射去。

但就在這時,一道光芒在那入口閃過,直接將這光頭大漢彈了開來,一個玄陣緩緩流轉,將那洞口隔離了開來,而洞口上方,楚南正用冰冷的目光望著他們。

「楚南,你怎麼會……」孤林蒼白著臉大叫道。

「怎麼沒事是嗎?因為我在一開始就察覺到你目的不純,只是沒有想到你會如此惡毒。」楚南淡淡道,任由幾人瘋狂的攻擊著他的玄陣。

孤林此時是悔恨交加,就是看上了楚南的寶刀,將他拉入了隊伍,卻不想栽在他的身上,做人不能太貪婪啊。

這時,那光頭大漢臉色難看的揮手示意停止攻擊,這玄陣能攻破,但一時半會兒卻是辦不到,而這個傢伙一旦下了密室,操控機關,他們的下場和之前那些人沒有什麼兩樣。

「兄弟,有話好說,既然事已至此,我們把我們所得分一半給你,不,全都給你,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吧。」光頭大漢說著拿出百餘枚空間戒指堆在地上。

「殺了你們,這些還不都是我的?」楚南冷笑道。

「兄弟,不要,我完成了這個虛空任務,得到了一塊一級魔鬼令,憑著這魔鬼令可以讓自身不受魔鬼的攻擊。」光頭大漢道。

「是嗎?把那魔鬼令扔過來。」楚南道。

「兄弟,你得先讓我進來啊。」光頭大漢卻沒這麼容易上當。

楚南卻是笑了起來,道:「其實,我很想看看,你這塊一級魔鬼令到底有沒有用。」

光頭大漢六人臉色變得慘白,開始瘋狂的攻擊著玄陣。

而楚南的身體瞬間落在了下方的密室,將入口關閉,他看著那晶幕與旁邊的機關按鈕,一共只有兩個,一個釋放魔氣,一個萬箭穿心,無論哪一個,按哪一個都不會有錯。

楚南隨手一按,從晶幕上可以看到通道里瀰漫起了濃郁的魔氣。

「你們這麼喜歡用種辦法殺人,那就自個兒嘗嘗這種滋味吧。」楚南自言道。

魔氣入侵,六個人中,有五個人變成了魔鬼,那光頭大漢拿著一塊漆黑的令牌,臉色慘白,但是無論是魔氣還是那五個變成魔鬼的同伴都將他當成空氣一般。

「看來果真有用啊。」楚南目光一亮,想起了進來時那聚集在一起的萬千魔鬼,有了這魔鬼令,他豈不是就可以大搖大擺的混進去了。

想到這裡,楚南按下了第二個按鈕。

剎那間,萬道光芒射出。

「不……」光頭大漢不甘的大吼著,與那五個變成魔鬼的同伴一樣身上多了無數個血洞,鮮血奔涌而出,他睜著眼睛,死死抓著魔鬼令,軟軟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楚南沒有急著出去,而是在這密室里轉了起來。

轉了一圈,沒有什麼發現,楚南才打開出入口,將所有有價值的東西一掃而空,光是空間類儲物器具就有一百七十多件,能進入虛空世界第二層的,都是各宗派的帝境強者,都累積了一些財富了,所以,這收穫還是十分不錯的。

楚南拿過了那一塊魔鬼令,看著很沉,入手卻是輕飄飄的,周圍一共有九個凹槽,卻只有第一個凹槽閃爍著光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