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羽嘿嘿笑道:「言不由衷啊,我看這其中肯定還有其他寒意,剛剛你小子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那絕不是對於族人的歡迎,而是有一種貪婪,那感覺就像獵人看到獵物一樣,似乎我們就是你的獵物啊。」

「怎麼可能?」

李猴臉色猛地一變,他沒想到陳羽的眼力居然如此厲害。

陳羽冷笑一聲道:「你現在的反應證實了我的猜測,說吧,你將我們請回去到底有什麼企圖,如果不交代清楚,咱們可就不客氣了。」

「李大哥怎麼回事兒?」

李猴的臉色很是陰沉,不過他到怎麼害怕,而就在這時候又有十多個蠻靈部落的武者走過來,他們看向葉凡幾人的目光現實肥腸粉驚訝,不過很快眼中同樣有一種類似於貪婪的光芒閃過。

這十多人中有兩個覺醒武士,看到他們的到來李猴原本陰沉的臉色瞬間變成了冷笑,他不屑的掃了一眼陳羽,這才看向葉凡道:「你們還是老實一點跟我們會鎮子,看在大家都是一個部落出來的,我們也不為難你們。」

李猴的語氣完全就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他似乎吃定了葉凡,成為覺醒武士讓他自信心爆炸,可不會將葉凡這個曾今的覺醒武士放在眼中。

「看你的樣子似乎吃定了我們了?」

葉凡有些驚訝,這十多人中也就三個覺醒武士,這點力量就算他的修為毫無寸進,只有覺醒武士的水平,也足夠秒殺他們,他不明白這傢伙的自信到底來自何方。

「嘿嘿!雖然你是蠻靈部落第一個達到覺醒武士的武者,但是我們現在也達到了覺醒武士,三對一足夠吃定你們了,至於其他兩個根本就不夠看。好了,不用再廢話了,是乖乖聽話,去將其餘蠻靈部落的武士帶來,還是讓我們動手,你們看著辦。」

李猴一臉的傲氣,他用俯視的目光看著葉凡三人,他身後的十多個武士同樣有些興奮,那感覺根本不是在看自己的族人,而是一群待宰的獵物。

葉凡幾個交換一個眼神,蠻靈部落的人出現在這裡本來就非常奇怪,現在這些傢伙的樣子更加讓人感覺奇怪了,他們認為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這些傢伙變得如此古怪。

撒旦的寵妻 「既然想要動手,那就動手吧,不用再哪裡廢話了。」

陳羽臉上儘是冷笑,這些傢伙還真是將他們當成一盤菜了,三個覺醒武士就認為能掌控一切,還真是不自量力得很。

「哼!」

李猴臉上露出不滿之色,他認為葉凡三人根本不識好歹,這是在找死。

「給我將他們拿下。」

李猴的地位明顯更高,一聲令下,這些蠻靈部落的武士向著葉凡一行人逼過去,讓人非常意外的就是這些傢伙體表浮現烏光,這是一種特殊的力量在他們的身體中流動。

土之力?

葉凡有些驚訝,他發現這些武士體內都有一種純粹的土性力量,這或許就是這些傢伙自信的根本了。

「看到沒有,我們掌握著這種神奇的力量,雖然你也是覺醒武士,但是我們的實力絕對要你之上。」

李猴臉上竟是得意之色,看著曾今高高在上的人物臣服在自己腳下,那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嘿!幾個小小的覺醒武士就敢猖狂,真是不知所謂。」

陳羽可不像葉凡那樣沉得住氣,李猴的囂張早就讓他著火了。隨著陳羽開口,他身體中的力量開始暴漲,這是一種兵之力,這傢伙得到了兵族的融兵煉體之術,不僅讓他晉陞到骨境,還讓他的鍛造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骨境!

李猴瞪大眼睛,看著體內氣息澎湃的陳羽,臉色很快就大變,原本被他認為吃定的綿羊居然一轉眼花神大灰狼,這感覺很不好。

十多個向葉凡幾人逼過來的蠻靈部落武士都嚇了一跳,骨境武士可要強出覺醒武士一大截,尤其陳羽體內還有兵之力,這讓他們之間的差距難以跨越。

「碰!」

陳羽動手了,這小子可不是什麼好脾氣,對於李猴先前的囂張,已讓他怒火中燒,這會兒不將這些傢伙修理,他的心很難平衡。

陳羽可不是那種經驗豐富的高手,對於打鬥,這小子就是用最強的力量碾壓一切,他就像似在打鐵一樣,抽出自己打造的大劍沖著這些蠻靈部落的武士看去,基本上一個照面就將兩個覺醒武士劈飛。

陳羽倒是沒有痛下殺手,怎麼說大家都算是族人,雖然不明白這些傢伙搞什麼,但是手下留情還是可以的。

陳羽的速度很快,幾劍下去,十多個武士就倒了一半,這時候的李猴已經看得目瞪口呆,他絕對想不到在他印象中就是一個弱雞的陳羽實力居然達到骨境。

這不科學啊!

李猴這時候臉色變得很是難看,骨武可不是一個覺醒武士能夠對抗,而他最大的依仗顯然愛陳羽面前構不成威脅。最要命的就是實力最弱的陳羽都是骨武,其餘兩個也不會弱到哪去。

跑!

李猴的反應很快,就在陳羽砍翻七八個武士的時候他轉身就跑,不過他的速度還是不夠快,人才跑出去幾步,他頓時就有了騰雲駕霧的感覺,哪一個他直接甩出十多米,狗吃屎一般砸落地面。

出手的不是葉凡,而是李熊,這傢伙一臉的獰笑,他閃電間來到李猴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道:「小子,剛剛不是挺囂張的嘛,現在還囂張的起來嗎?」

李猴臉色有些蒼白,李熊身上的壓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他見到的那些骨武也遠遠不如,這讓他明白李熊或許已經超越骨武,達到更高一層。

怎麼可能啊?

李猴快要瘋了,這幫傢伙到底怎麼修鍊的,他們也是有奇遇才能夠晉陞到覺醒武士的程度,而這些傢伙居然就連陳羽都是骨武了。

「你們不能殺我!」

「為什麼?」

看著色厲內荏的李猴,葉凡表情很冷。

李猴咽了咽口水,他眼珠子在飛速轉動,顯然在思考要如何應對眼下的情況。

「不要試圖欺騙我們,不然就算不殺你,我們也可以用非常歹毒的法子。」

葉凡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一如既往的冷。

陳羽將最後一名武士砍翻,出現在葉凡身邊,他拿著大劍沖李猴胯間比劃了一下,嘿嘿笑道:「不能殺人,但是可以廢人嘛,你說要是自己沒了第三條腿會怎樣?」

李猴急忙捂住要害,陳羽這個威脅非常管用,但凡男人,沒有哪一個不對要害要緊的。

「說吧,你為何要將我們騙進鎮子。」

「這個……」

李猴很是猶豫,似乎這是什麼天大的秘密一樣。

陳羽冷哼一聲,踏前一步,手中的大劍直往李猴胯間一遞,那距離很近了,只將後者嚇得臉都綠了。男人絕對經不住這樣恐嚇,搞不好真的會不舉了,李猴的臉色很深那看,他渾身直哆嗦,臉上更是有驚恐。

「救命啊!」

只不過李猴的反應還是非常出乎葉凡的預料,這傢伙居然大喊救命,這樣的對手絕對是他第一次遇到。不過讓葉凡意外的就是隨著李猴大喊救命,雲石古鎮上的那些居民都圍過來,當場就有一群武士臉色陰沉的盯著葉凡幾人。

「救命啊,這些傢伙已經知道這裡的秘密,他們試圖反抗,決不能放任他們離開。」

李猴放聲大吼,原本臉色陰沉的雲石古鎮居民們臉色紛紛一邊,那一刻他們眼中都露出凶光,接著他們最快時間內身體出現膨脹,然後發狂的向著葉凡他們衝來。

什麼情況?

葉凡三個有些目瞪口呆,這些傢伙居然集體狂化,難道這裡真的隱藏著什麼驚天秘密?

葉凡沒有出手,幾個蠻靈部落的武士直接擋住這些傢伙,他們實力最弱的都是骨武,這些雲氏部落的武士雖然狂化后實力大漲,但是根本就不是對手,他們很快就被砍翻在地。

「你認為自己能夠跑掉嗎?」

葉凡沒喲參與戰鬥,自然注意到了試圖開溜的李猴,他一個閃身就將這傢伙攔住,飛起一腳就將之踹飛,那一刻差點將這傢伙全身的骨頭都踹碎。

這裡的大戰動靜自然驚動了整個雲石古鎮,這個鎮子上所有的居民都瞬間狂化,他們手持各式武器,瘋一樣朝著葉凡一行所在殺來,這些傢伙跟不久前的熱情好客完全不同,他們的眼中只有殺戮,似乎要將一切異族碎屍萬段。

很快這邊就聚攏了數百名雲石古鎮武士,這裡就算是小孩子也是武者,他們的眼中都有血紅之光,竟全都狂化了。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葉凡很是吃驚,這種情況絕對出乎他的預料。 雲石古鎮的戰鬥越演越烈,越來越多的武士朝著這邊趕來,很快就有十多個骨武出現。

看到這些骨武加入戰團,被葉凡一腳踩在地上的李猴哈哈笑道:「你們跑不掉的,這片區域的外來者就是我們的獻祭者,在這裡你們根本寸步不行。」

「獻祭者?」

葉凡很是好奇,踩著李猴的腳在不斷加力,讓這傢伙的得意笑聲戛然而止不說,還發出如同殺豬一樣的慘叫聲。

「告訴我什麼是獻祭者,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

「你不能殺我,只要我一死,你一定會觸怒這裡的執法者,那時你一定會死得很慘。」

李猴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他跟葉凡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讓他在葉凡的手中根本就是毫無還手之力。

「執法者?他們實力很強大嗎?」

「當然強大了,就算是鎮長這樣的骨武在執法者面前也跟螻蟻一樣,有一次我聽鎮長說這些執法者最弱的都是神武,其中還有些非常可怕的神巫,這片區域沒有人可以對抗執法者。」

李猴說著說著又淡定下來,他認為葉凡在聽到執法者的恐怖之後,絕對不敢講自己怎麼樣。

「神巫?」

葉凡嘿嘿笑道:「還以為實力有多強了,原來也就神級而已,那不知道有沒有魄境武者?更甚者是否存在仙武跟仙主?」

李猴頓時懵了,他不明白仙武跟仙主有多強,不過他卻知道神武之上就是魄境。

咽了咽口水,李猴小心道:「大……大人如今什麼境界?」

葉凡挑眉道:「我如今什麼境界?也不是很強了,只是一尊仙武而已,在真正的強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仙……仙武要比魄境的武者更強嗎?」

李猴小心翼翼的說。

葉凡不屑道:「魄境武者在仙武的面前就是螻蟻,你說強不強。」

李猴震驚道:「大……大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強?」

「我為何不能有這麼強?」

葉凡冷哼道:「告訴我你們是怎麼來這裡的?」

李猴有些猶豫,談論這事絕對是禁忌,他可不想違背這裡的生存法則。

「你很怕是對吧,擔心說了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不用擔心,你不活我自己弄死你,正好我也想看一看這個什麼執法者的實力到底如何。」

葉凡冷冷一笑,飛起一腳將李猴踢飛,他可不是純正的蠻靈部落,對於這個部落的情感幾乎等於無。葉凡可從來沒有將李猴當做是自己的族人,所以這一腳踹得毫無心理壓力。

這邊的戰鬥不僅將雲石古鎮的人引來了,還將葉凡的人引來了,一群女神可是很暴力的,當即祭出自己的兵器,將雲石古鎮的人紛紛砍死。女神們可不在乎會惹麻煩,她們殺起來非常痛快,這可都是經歷過神戰的超級存在,殺氣人來說絕對是手起刀落,麻利的叫這些悍不畏死的雲石古鎮居民都要驚恐。

「你們會後悔的!執法者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一尊老者竭斯底里的怒吼著,他是一名神武,只不過看著瘋狂屠殺的女神們,他的眼中只有絕望。女神們表現出來的殺傷力實在是太恐怖了,他這樣的神武都只有被宰殺的命運,能夠阻止這些人的也只有執法者了。

神武真的不算什麼,別說是女神們,就算是葉凡也沒有將要一個神武放在眼裡。

這尊雲石古鎮的神武怎麼死的?

不是被女神們砍死的,而是被冥女一箭射死的,如今的她已經獲得一枚火神徽章,實力晉陞非常快,這一點就算是葉凡都要吃驚。火神徽章並不是女神給的,這東西乃是傳承之塔弄出來的,根據艾米娜的說法,這是傳承之塔給冥女量身打造的一個火神徽章,她能夠晉陞這麼快不是沒有原因的。

冥女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幹掉唯一的神武之後就不出手了,她的神兵冥獸也坐在那裡抱著一根巨大的狼牙棒打瞌睡,這傢伙如今的實力也達到仙武了,體型同樣要比原先大出一大截。

冥獸已經不是純粹的冥獸了,同樣也不是那種強行融進光明屬性的合成怪獸了,在一點上傳承之塔絕對要比母娘這些神靈製造者高明很多。

如今的冥獸看上去雖然仍然會讓人感覺猙獰,但是他的體型更加的人形化,尤其站起來時要不是有一條尾巴,絕對會給人巨人的感覺。當然了,這個巨人是不能看臉的,不然任誰一看冥獸的臉就會知道這是一頭恐怖的魔獸。

如今的冥獸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力量,不是純粹的冥力,也不是純粹的光明神力,而是一種完全柔和了光明跟冥力的力量。

光冥力!

這就是葉凡第一次見到重新歸來的冥獸時傳承之塔告訴他的,如今的冥獸擁有聖炎,不過這是獨屬於他的聖炎,能夠剋制死亡生物,同樣也能夠剋制光明系生物。

現在的冥獸應當叫做光冥獸,似乎隨著自身的進化,它的只會越來越強大,這一點絕對要超過他還是純粹的冥獸之時。

李猴看傻眼了,就連身上快要散架的痛處都沒有心情去管了,葉凡不僅殺了這地方的人,還進行了屠殺,這傢伙簡直就是瘋子。

「你死定了!居然敢團伙這裡的居民,執法者絕不會放過你,你甚至會害死我們蠻靈鎮,你……啊!」

李猴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葉凡一腳踹飛,對於這個嘰嘰歪歪的傢伙很是不耐煩了。既然這裡有執法者,葉凡打算等這些執法者過來,他到底要看一看這些執法者到底是什麼東西。

雲石古鎮有數千人,葉凡自然沒有將這裡的人屠殺乾淨,在將最強的一群武者幹掉之後,對於那些弱小的居民全都採取封印的方式。

「這些傢伙到底怎麼回事兒?」

葉凡自然觀察過這裡的居民,他發現他們的體內有一種特殊的力量,這種東西就是不久前雲石古鎮居民瘋狂的根本原因所在。

「這應當是一種特殊的神族所為,根據我們的判斷,這應當不是死亡系的神靈,或許是這個區域有什麼生靈晉陞到神靈境界了。」

「你的意思是這裡有神靈?」

葉凡聽到這個消息還是非常吃驚的,如今的他就算是仙尊都搞不過,要是碰到神靈,那也就只有跑路的可能了。

「這個很難說,這些傢伙利用這些人弄來祭品,我感覺這尊神靈肯定遇到了麻煩,要不然這種事情他自己去做豈不是很容易。」

邪鳳到沒有什麼好擔憂的,就算是真正的神靈也不會害怕。

葉凡皺眉,對於邪鳳的說法還是有些相信的,畢竟如果自己是一尊神靈,哪裡用這種低劣的手段,如此一來,這尊神靈肯定受了傷,或者說被封印了。

被封印了?

葉凡想到了這裡的鬼域,他猜測或許跟著東西有關,只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就難說了。葉凡認為自己既然要離開血仙大陸,那麼穿越鬼域就是唯一的選擇,所以不管要面對什麼,他都應當毫不退縮的走下去。

等!

葉凡很快就堅定下來,不管這個背後是否有真正的神靈,一切都要碰一次在說。

執法者來得很快,這樣瘋狂的屠殺肯定會讓操控這裡的存在感到非常敏感,這一次葉凡一行幹掉的雲石古鎮才成員有上千人之多,這種傷亡數量對於這片區域來說可是非常恐怖的。

執法者的到來並不是直接一大群人殺過來,事實上根本沒有讓葉凡等多久,當天詭異的黑霧就將雲石古鎮包圍,一股非常可怕的壓力作用於鎮上,就算是葉凡也要感到一陣壓抑。

這到底是什麼?

詭異的黑霧向著雲石古鎮靠攏,看樣子似乎要將整個鎮子吞噬。

「執法者來了,你們死定了! 誤撞成婚:緋聞總裁復仇妻 你們這回死定了!」

李猴正在竭斯底里的大笑著,這傢伙看上去已經徹底的瘋了,整個人變得語無倫次。

葉凡沒有理會李猴,他的目光試圖穿透籠罩雲石古鎮的詭異大霧,不過非常可惜,他的視線根本無法輕易穿透濃霧組成的屏障,這一點讓他很是無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